体制内的清醒者和体制外的自干五,谁才是可能的团结对象?

问这个问题之前,是需要先假设一个个人立场的:那就是你自己就是体制外的公民。

我知道和自干五辩论会把肺气炸,但我觉得从根本利益关系上来讲,体制内的清醒者绝对不是我们需要强调团结的对象。

这些人的俸禄是你的工资,你企业的利润,他们不生产价值,他们只是拥有不受约束公权力的资源分配者。他们能看清,他们当然看得清自己是趴在谁身上吸血。嘴上骂骂赤纳粹,身体上却很诚实,恨不得全家都挤进去当公务员。一定程度上来说,中共国体系下的体制内的人都是有原罪的,他们虽然讨厌这套规则,但他们才是实实在在的这套规则的拥簇者。

清醒而不作为,就是睁眼的恶鬼。
已邀请:
winkcat Thinker
当然是体制内的清醒者了,你去让自干五理解这个制度是一个把所有人都带向内战悬崖的死亡列车,是个成本非常高的事情,他既不给你提供消灭体制的弹药,也不能变成盟友,那就没有争取的价值,或者说这个价值的优先度很低。

而体制内的人清楚这一点,所以就算有利益,也不跟最高层捆绑,因为最高层手上有六四后的种种血债和清算的危机,但体制内中下层没有那么大的恶,是可以商量的,现在各种堵资本流出,他们在墙内吸再多的血,却不能跟最高层的家族一样把钱放到安全可以享受的地方,还要战战兢兢受各类巡视组和党法的规管。

那他们吸血赚这么多钱也没有任何用处,反而会成为纪委抓人的把柄,因为中共的封闭是服务于体制内最高层的家族,所以就算再开倒车,他们也不受影响,而中下层体制内的官僚,就无可避免成为牺牲品。

其实稍微清醒一些的,体制内的官僚其实都知道这样捆绑下去沉船时,他们也是死的最快的那一批,因为他们直接接触民众,又直接受高层约束,里外不是人,一旦打内战或民变,他们很大几率被民粹暴力给挂路灯替高层家族背锅,而高层拥有的资源和权限,随时可以有军队保护,或者直接跳船外逃。

不过有一点就是,体制内的人不会自己主动行动,纯粹是被动地看局势变化,但多他们一分力量也好过多一个敌人。

论原罪,他们的比不上最高层,论利益,红色家族垄断了绝大部分,他们即便有也是拾人牙慧,或者干脆是替人保管还得承受风险。

社会么,最后还是要和解的,清洗是必然且必须,但不是无意义的扩大报复,大和解需要的前提是针对合适的对象,首先就必须利用体制内中下层对自己利益的关注,先清洗了最高层,避免他们外逃流出极大量的资产让改革开放以来的财富都付诸东流。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两少一宽和所谓的少数民族优待
两少一宽是一种典型的法家策略,兼具了抹黑胡耀邦,劣化维族和激化民族矛盾三重功能。
两少一宽最早由胡耀邦提出,但那仅仅是严打的配套方案,仅仅是一个临时政策,本来在严打结束时就应该结束。而在严打结束时,连赵紫阳都垮台了,胡赵一脉的政治力量被连根拔起,没有不可能存在一个继承胡赵的政治力量继续执行这个政策几十年。
同时,在新疆的所谓少数民族优待是一种非常僵硬的优待,仅仅就只是规定每个企业必须雇佣一定比例的维族而已。实际情况就是因为大多数维族受教育程度低,单纯是作为一种企业成本被白养起来的。一方面汉人认为维族受到优待觉得嫉妒,另一方面,中共的驻疆兵团占据的大量新疆资源划归军用,而剩下的新疆企业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也不会雇佣必须比例以上的维族人。同时,在新疆,很长一段的时间里,不允许被骗来的汉人迁出新疆,来了就不准走,但是少数民族可以随意迁离。通过这些政策逼迫新疆的维族人离开新疆谋生。
而两少一宽的本质是什么呢??就是鼓励你去作奸犯科偷鸡摸狗不是么??试想维族人受教育程度低,民风剽悍,被逼离开了新疆,还被赋予了偷鸡摸狗的私掠许可证,他们会做出诸如切糕小偷之类的行为不是完全顺理成章么??这不完全是被政策鼓励出来的行为么??一方面这个政策本身就劣化了维族,一方面这个政策挑拨了民族矛盾,另一方面,也顺利抹黑了胡耀邦。把胡耀邦说成胡乱邦明显是具有政治宣传色彩的。
就我看来这种政策是一种长期的法家策略,而缘由可能就源自89年,因为在89年的时候,维族和汉人站到了一起,特别是吾尔开希和李鹏的对线,给很多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可能共匪也由此产生了心理阴影。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