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谁成功唤醒过身边的自干五长辈么?

说来惭愧,我也算是觉醒了十多年的老自由党人了,却连我妈没都唤醒。

我妈以前是不怎么关心政治的,但自从有了微信以后,她老人家自干五的倾向却越来越明显,而且这两年随着中美冲突的升级还有明显的加速现象。我和她辩论多次,基本每次我都用无可争辩的事实把她辩到哑口无言,但没用,回头她还是继续坚持她的自干五陈词滥调#@&*…………

当然,这可能和我们只能通过微信沟通有关,很多话题无法在微信上展开说,我也试图让她装个电报或者Wire啥的,但她又不愿意,还说我是被西方的互联网给洗脑了#@&*…………

不过无论失败多少次,只要她还想和我聊,我还是会继续尝试下去,哪怕这注定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已邀请:
我在大陸有一個表舅,他親爹是被共匪當年搞運動給活活打死的,親爹啊!可他如今卻是一個超級自干五...每次看到他,我都盡量少聊時事,以免發生不愉快。喚醒是絕對不肯能的了....
我觉得真正经历苦难的人无需唤醒!!!
我母亲从未上过一天学。在老毛时代,由于外公被评定为富农成分,备受折磨,外公把所有被折磨的苦难转嫁给母亲,在那非人的岁月里,她也被间接折磨,在有记忆的童年里几乎没有一天能吃饱饭,从她后来的描述中,小小年龄承受了无尽的苦难,她的整个童年都是灰色的。
她也见识过国民党经济崩溃、败走大陆,留下一文不值的金圆券,贴满整个墙壁的情景。
外公去世时她并无太多悲伤,谈及老毛时,想起这人给她及整个家庭带去的无尽苦难,她是恨之入骨的。她知道我的政治观点,但是出于对运动的恐惧,她让我别在公开场合说自己的政治观点。同时对于我的储粮、换刀等操作,她是认可的,并积极支持。
对比我的母亲,那些在非人的年代里,被压榨、凌辱的人。有如训猴人与猴子一般,虽然训猴人早已化成腊肉,但那些猴子至今仍念念不忘训猴人。这些人只能用一个词形容,斯得哥尔摩综合症。
刘慈欣 - 萨格尔王不在乎。
跟家里不少自干无长辈聊过,发现他们都有一个特点:只要有一口饭吃,就算上来的是猪是狗也要拥护。
特别是一位长辈说“现在是习大大我们得听话,未来上位的是马大大照样也得听话。(我当时真恨不得把八个大大东征的事给他说)”然后他又说"如果东突打到这里,你也得当维族人“。
所以,那些长辈都是基本不可能被说服的,唯一可能打动他们的方法,只有让他们吃不上饭。这也是我坚信只有经济崩溃共产党才能下台的原因。
PS:以后八个大大干脆改名叫马大大算了。
鸡鸡 - 暗中观察
那辈人有个想法,就是
你搞这些有什么用,你又没有枪,还要被警察抓住。

只后你再说什么都不济于事

再补充一点,你个小屁孩,我吃过的屎比你吃的米都多,
你有什么资格给我安利。
今年初手把手教我爸翻墙看油管,他还觉得挺好的,后来告诉我也没怎么翻了。他更多是喜欢看抗日神剧跟怀念腊肉,腊肉忌日这天还一连串发了5-6条怀念腊肉的朋友圈,全都是毛左写的,我们都看不下去那种东西。这代人在文革中长大,没办法纠正他们,实在要讲也就是骂骂二共,反正只要不说腊肉坏话,还是有得聊的。
自干五都是明白人,有费拉的觉悟。自由党人什么的属于费拉而不自知
共和国皇帝 -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文革年代长大的基本没办法,特别是出身农村的,文革里被打击得不重,信息渠道狭窄,世界观已经定型了,不然包皇也不会像现在那样。
Dualeagles - academic insight
自从我妈找到江峰时刻后,天天上课,说要把以前的全部看完,完全是一副小学生补课的样子。
Geena - 🐈🐈
不要指望改变什么,也不要吵架,不要表态,以学习历史的名义,在家里公放江峰历史上的今天,通俗易懂,起码先传播真相。
樱花酱 - 80后
他们那个年代被所谓的红学洗脑得太彻底了,很难改变。
5毛请走开 - 5毛请走开
我成功的用YouTube和全球卫星电视唤醒了我那三十年军龄的双亲。当然现在全家都不在墙内了。
已删除
我说我们需要自由思想——“你不要以为自己是留学生,没有点思想就是落后了一样。” 

我说我们需要知道真相的权利—— “你想知道什么?知道了对你有利吗?想说什么,说了有什么用吗?你知道了,又如何?国家强大起来才是最重要的。”

我劝我妈移民——“我觉得你就是被洗脑了,你想想现在那么便捷幸福的日子是从哪里来的”
没可能。除非你天纵英才年纪轻轻靠自己的能力就是酒桌上最有钱最有权势的那个。那样即使他们内心不认同也会顺着你说。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