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共的宣传与洗脑对人的身体与意识的影响的讨论

比如听到“新闻联播”里的共匪言辞或谎言、“共匪国”歌等等时,身体或潜意识会不由自主的产生特有的感觉(不能理解这种感觉的话,可以想象粉红或以前还是粉红时听或看到这些内容感到自豪、骄傲时身体做出的反应,就是这种感觉)。
又或者在网络上看到“中国分裂”的言论、各种著作里关于“中国分裂”的论述或描写,心里总是不禁产生不快的感觉。即使在产生这种感觉后立即在意识层面上罗列出共匪的罪行、咒骂共匪,也无济于事,就像巴甫洛夫的狗一样。

拿上面的“中国分裂”分析,我认为有两个原因,一是共匪无时无刻的复读机式洗脑,二是出生自带的“中国人”属性,如中国人不会对中东国家的分裂有任何切身感受。

1. 自小生活在中国的环境里的你们会有类似的感觉吗?
如果有,你们是如何抵抗或消除这种条件反射式的感受?在移民后会减轻这种感受吗?

在这种环境下沉浸过久(小学初中高中大学,还没认识到共匪的面目前),初始自带的“中国人”属性加上共匪洗脑对这个标签的加固,我觉得非常难根除这种感觉的产生。
例外还是有一些的,比如台湾。我接触关于台湾的共匪宣传相比“中国”这个概念要少,也没多少对台湾的感受,加上自从认识到共匪的面目后主动将“台湾”与“中华民国”两个词汇联系,想到“台湾”就会联想到“中华民国”标签,不过并没有条件反射式的身体感受。当然这也是我的立场。

2. (特别感兴趣)在自由世界(中华民国、美国等等)自小成长起来的你们会有类似的感受吗?
身边的人呢?
例如作为美国人看到有描写美国分裂或美国分裂后的内容事件、以美国分裂为背景的虚构的文学作品(比如攻壳机动队里的美国内战分裂背景)会有什么样的感受?

这些话或许看起来是无病呻吟。一些人可能会说不去接触这些东西就行了嘛,但我并不能预知一切并提前回避,总会有不经意时听到、看到的时候,这时身体或潜意识的反应让我恶心的不行。
有啊,我有时候听到土共的"国歌"竟然还觉得很安心… …
 
人毕竟是生物体,幼小的时候接触的东西,不亲自被它伤害一回,是不会改变一些根深蒂固的想法的。
 
所以有追求的、不想活得迷迷糊糊的人们才会翻墙出来寻找真相
 
而且在党内人士圈里呆久了,神经变得特别敏感
 
如何克服这种反应,我想就是多翻墙看真实的消息吧、感受真实的、自由的讨论氛围,比如
 
文昭的视频啊、美国之音啊这些。
 
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平台也是嘛。而且我觉得我们还要克服一个,我们本来就是少数群体了,相互之间真的没有必
 
要再发生任何形式、任何级别的矛盾了… …我认为我们翻墙的人在这里交流, 至少都是讲逻辑的, 有什么就讲道理..
 
并互相分享有用的社会信息.
EPSON Allahu Akbar
这个嘛,如果你肉身不能翻墙的话,解决了又有什么用呢?不是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吗?

正经回答一下:不要看这些宣传,把自己的精力放在解决一个科学难题上面。或者强迫自己读很多书--当然要是好书。
利维坦 Thinker 利维坦
这就是你的“情绪”了。情绪是人肉体上的感受,譬如热恋时身体会欣快地发抖,失恋时心脏处真的会痛。这是人最为自然的本性,不要紧的,接受就好了,不是说接受某种观点的正确性,而是接受你有情绪反应这件事,因为太自然不过了,人人都有的。然后去观察这个情绪,这样会让你从被情绪左右的主体,变成观察的客体,这样你就从“情绪”这头自说自话的“大象”身上下来了,它仍然是你最亲密的朋友,但却不再是左右你的事物,这种状态下你的心情可以平和,也更有利于你运用你的理性。
 
我自己是非常反专制的人,反法西斯,但是我依然可以在民族情绪甚至是法西斯式的民族情绪中得到欣快、高昂感。我完全反对“只爱民族不爱民”的前近代民族主义,但是我也完全可以从完全宏大叙事忽视个人的文艺作品中感受到美感。只不过与此同时我自己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情绪的来由,我可以和那头自说自话的情绪大象和睦相处,我可以接受我作为仍然有血肉有动物性的人类拥有这些东西。只要情绪不至于伤害你的理性。
 
不要在你的情绪上来的时候强行要扭转它,你做不到的,你越强求,你就越焦虑,而焦虑才是你感到难受的原因。而等到你运用理性慢慢把一些事情搞清楚,用chunk-down的方式把宏大的问题具体化,情绪自然就驯服了。
Pepperoni ? 已停用 人间失格
我一直觉得所谓“大一统”,指的是中央集权,一种方方面面的权利集中制,而非地理上的中国统一。说对抗大一统就一定要‘诸夏’,而不是对权利集中的倾向展开反思,最后即便是'诸夏'了,也无非如历史上无数个‘地方独立’一样,再次迎来大一统结局。当然,我自己认为台湾事实上就是独立的政权,西藏等少数民族若认为无法共和,等待汉人主导民主共和无望提出独立,也应该予以支持。
 
我并没有条件反射的感受,大概是小时候家里就从来不让看电视,新闻联播……远离垃圾文化吧……
 
美国内战分裂是一方的确占据了更加文明进步的立场,其不惜战争挽回联邦和中国所谓武力‘统一‘还是有区别的。当然,在美国南部还有好些个家里挂联盟国国旗的,想必他们心里面还是很膈应的~
 
最后,若是地理上的中国若真能达成共和,自然是最理想局面,从地缘政治和国际竞争力角度。
 
 
诸夏搞成功最爽的就是毛子了,吃掉满洲就又有一个不冻港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有哪位葱友能帮我调查一下新品葱到底有百分之几的用户是只看标题不看context不看说明内容就动手打字回复的?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1-07
  • 浏览: 3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