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解决HIV携带者的手术问题?

其实不光是HIV,通过血液传播,无法根治的传染类疾病的患者/携带者 都面临着一个棘手的问题:如何手术

对于医生来说,医生虽然职业要求需要他们为患者提供医疗服务,但是他们自身的健康权也需要保护
对于患者/携带者来说,有些人为了活下去,会采取各种各样的方式隐瞒;也有的人选择彻底放弃任何形式的手术,他们能理解这种痛苦,不想让他人也和他们一样

目前沦陷区的现状是一纸文件要求医疗单位不得拒诊,但是实际上出现了很多问题:
医院依旧拒诊、愿意接收患者的医院少之又少,
操作标准不合格,愿意接诊的医生往往暴露在巨大的风险之下
手术机械臂目前技术还有待进一步发展,很多手术、步骤依旧需要人工操作,手术机械臂价格高昂、维护成本也高
……

葱油们认为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
ps:有点像电车难题?似乎不是伤害患者就是要伤害医生
万恶的大自然

另,感谢高耀洁女士对沦陷区HIV问题所作的贡献
abomination Entropy Fan
最大风险在于患者瞒报,导致医生没有注意风险采取保护措施。如果医生知情并按成套的操作标准应对,暴露风险会小很多,说是电车难题略有夸张。
nonsugar 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对贱蛆说的了,除了去死这两个字
做手术的医生本来就该把每个病人当艾滋病人对待,哪有什么特别标准啊这种,被病人的血感染这种危险本来就该杜绝
白頭翁 小學畢業
我不是醫療人員,但是我猜解決問題的方法永遠是錢,然後中國沒有錢。  沒有人應該為了陌生人犧牲自己的性命連帶影響到自己家人的健康,中國醫療環境應該差勁,唯一的方法就只有拒收
Kingsaager Communism is a mental illness
一個醫生可以救成百上千個病人,他的價值比拿自己碰瓷的將死之人高到不知道哪裡去了,雖然醫生普遍有犧牲自我的職業要求也不等於應該替治不好的送死,就算是我家人或者我本人遇到此類情況也理解。

站在道德高地碰瓷的明顯不了解醫生行業,根據很多醫生自述在手術中被器材不小心碰傷很常見,不是小心一點就能躲得掉的問題。

如果拿電車問題套用現實的話當然是不管,電車問題的官方答案等於“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這屬於道德碰瓷學
sky26qq 新北電子科相關
台灣雖然有健保系統,但是現在也有面臨到這問題
1.初次感染的患者隱瞞(又以同性戀居多
2.同性戀陣營想要推動隱藏病歷

不反感同性戀的大多數民眾幾乎都是因為這類問題不支持同性戀
已隐藏
anonymousLiu 为中国人的自由而奋斗
很多人有错误的假设,认为医生救艾滋病患者是在”牺牲“自己。
但艾滋病药物最主要的功能,就是降低血液里艾滋病毒的浓度,很多情况下,艾滋病人血液里其实根本没有多少病毒,也是为什么现在艾滋病人能活那么久的问题。
所以,只要有以下的准备,是完全可以给艾滋病人动手术的。
1.病人好好吃药
2.提前告诉医生,让医生做出各种准备。
2.1 病人手术前大量服药,进一步降低病毒量
2.2 医生改变手术方法,比如少递剪刀手术刀这种尖锐的东西,多用钝器,让医生自己拿器具(哪怕这会延长手术时间。或者干脆不开刀,用微创手术。
3.没有生命危险,尽量不要开刀,这能同时减少医生和患者的感染机会。
可以读读这个文章,这是南非医院(南非因为黑人多,艾滋病比例极高,但医生又都是白人,所以天天遇到这种问题)的探讨,认为并不存在太多问题。

当然,上面是理想情况。实际问题要大得多,得艾滋病的人绝大多数都是乱性或者吸毒者,这种人群会愿意坦白自己是病人的几率不高。如果病人隐藏自己的病情,那问题就非常大了。所以起码北京的医院无论多小的手术,都会要求先检验一下艾滋乙肝甲肝这些症状。
同时,艾滋病人也可能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持续吃药。导致血液病毒浓度很高,太危险。实在没办法,外国的医生也是可以拒绝手术的,他们认为医生必须有挑选患者的自由。

但总体来讲,艾滋病人动刀不一定得是什么电车难题道德难题,就是一个技术操作的问题。
在中国这个话题能那么火,其实是因为医生对待遇非常不满意,延申出来的对患者的刁难和苛刻。然后中共的卫生局也拼命把火力和压力甩到到医生上,导致医患矛盾严重。
像美国那种年薪50万的主刀医生,地位又高,饱受信任,是没脸像支忽医生那样叫嚣我不救的。
很多艾滋病人紧急手术前都会瞒报,但手术一定需要验血,是不是有艾滋最后一定能知道。手术医生一旦手术过程不慎受伤与病人血液接触,第一就要查你有没有艾滋,有的话算病人违反手术协议,医生赶紧吃阻断药,事后再起诉病人。
强国万岁 观察 强国征服世界
没人愿意做的时候一般是党员和行政主任上。。。。。。。。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演歌界の黒船,日本第一位黑人演歌歌手,2008年日本唱片大奖最优秀新人奖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0-21
  • 浏览: 3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