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深度小粉红的一天是怎样度过的?

一个24K纯粉红的一天(欢乐恶搞):

早上:睡梦中听着八路军军号闹铃起床,吃完早饭后准备出门上班,兜里装着最新款的华为mate30 pro手机,手机外壳是五星红旗上面写着"中国加油",下楼开着最新的国产红旗车去公司,车屁股上贴着中国地图的涂装,上面写着"中国一点也不能少"。提前10分钟到了公司(国企),打开手机上的学习强国,努力刷分,看着习近平的视频,频频点头微笑,刷到30分,开始上班。

中午:午休与办公室同事聊天,带头大骂美国和川普,称赞中国防疫牛逼,海外水深火热。为移民在海外的华人而深感惋惜。

晚上:下班前得知今晚要加班,同事们有的在抱怨,小粉红义正言辞的纠正"加班也是福报,咱国企员工也要有进取心,要坚决履行习大大的艰苦奋斗精神才对!"

回家:补看今天的新闻联播,睡前继续刷学习强国,把当天分数刷到满分。手机微博关注"人民日报" "共青团中央" "央视新闻" "新华社"等。
謀之不臧則具是依 我視謀猶伊於胡底
睡前:看著包含九段線和台灣的地圖打手槍,大喊一句留島不留人後爽到翻白眼。因為音量太大受到樓上樓下鄰居敲門房抗議,狠狠的以愛國主義和習近平新時代社會主義教育眾人以後心滿意足的睡去。
帝國主義 黑名单 帝國主義者
在這方面丰富想像力沒有任何意義,他們都是只是被洗腦和接受扭曲訊息的普通人。

你在這裡嘴炮,發揮想像力,和牆內粉紅 幻想全世界水深火熱,中國一片大好 又有什麼差別?
他们还真没这样,他们只是对固定问题产生了固定的回答逻辑,而并没有思考为什么。
不考虑公民社会,用广东话概括起来就是“关我鸠事,同埋又关你乜鸠事”
反組引力球 若问题只是硬性的,物理的,那只要敢于豁上命去莽,终归还是能解决的;然而桂枝的所有顽疾都是软性的,精神的,中毒太久以至于浸烂了骨头
不开玩笑讲,现实生活中我还真没见过什么言行很浮于表面的粉蛆,绝大多数人的表现都是岁静,不过记得一次大学近代史必修课,大部分人照常低头玩手机,我画小人,前面一个同班同学却听得是咬牙切齿,中途似乎还来了句“他们怎么能对我们做这种事情”,后来在跟朋友的聊天中确认了,这人是个粉红,具体程度不清楚,但像他这种能听课听到高潮的,真的很稀罕

至少以我的见识是如此,绝大多数的粉蛆言行还是仅止于线上
NZRdlClr5 來的架我都買啊|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紅旗只能是夢想,紅旗裡下來的都是土豪,也都是夢想。現在我是只能開個比亞迪唐啦,不過我相信總歸有一天我能坐進紅旗的。再說比亞迪也不錯,你看秦啊唐啊命名得多有中國氣質,又環保,保護環境才是愛我中華嘛嗯嗯
手機我還是用iphone的啦。那些號召大家買華為反蘋果的傻B都不懂,iphone現在都是中國生產的了。美國人以為自己有多厲害,其實連個手機也做不出。中國人買越多iphone就讓蘋果越依賴中國,也就會找更多中國工人,那些賺美國人錢的中國工人。真要愛國,就應該像我一樣,支持國產外國品牌,支持中國工廠賺外國資本家的錢
你居然在車屁股上塗裝塗中國地圖?這可是對祖國疆土的大不敬啊。日曬雨淋褪色了怎麼辦且不說,萬一有個追尾事故,祖國疆土豈不是歪七扭八了嗎?我都把國旗放在車內,讓它遠離風吹雨淋
大罵川普?萬萬不得啊。要知道特朗普他老瘋子可是千載難逢的美國滅亡總加速師,沒他美國還能延壽呢。特朗普好,特朗普妙,油門踩到底,美帝早滅亡!
其實真的也沒什麼必要再去罵已經被美國肺炎搞得奄奄一息的美帝了,想投毒我武漢?這下玩脫了吧,嘿嘿,自討苦吃。結果中國反而疫情控制得世界第一,羨慕不羨慕?
——————————————————————————
編到這裡差不多了,比我想的難
林肯 當你找到了自己想要守護笑容的那刻,你將無法繼續歲靜,並注定要邁向生命中的高光時刻,你已經找到戰鬥的理由,為要扭轉這個被惡者掌控的世界。
小粉紅的生活沒有你說的那麼充實,打完零工就去吃掛逼麵,過兩天再去三和人才市場找臨時工去。
[u][/u]
目前来看是隔代遗传,维尼的前一代不是小粉红,后一代也不是。
生活中我真见过每天刷、,新闻联播、央视4套7套的人,但这些人大多是属于排队领退休金的群体,比起街边的广场舞大妈们战斗力还要差一个层次,本来就属于社会歧视链的底层。
至于胡锡进、金灿荣、司马南这些人,我认为应归于刁民一类,也就是见风使舵随时可以反水的
wolowick congchu
生活过于愉快,很难像一个粉蛆这么恶毒,一般不都是三本/专科毕业,找不到工作,去了扫大街类的有编制但是极度贫穷的工人岗位么,你这是领导岗位了,回家反贼率挺高的
红色江山代代传 社会主义的接班人都得给老子死
小粉红很多都不是国企编制,真要是国企还好了,外企或者合资企业的也不多啊,一般是那种中小型私企,生活不如意的
每一个人都拥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力,现在最悲哀的就是在中国这道不定项选择题只设置了一个选项,而政府还告诉大家,这就是一道不定项选择题,谁怀疑政府它不是,他就是在受教育过程中出现了问题,他需要再教育,再学习,重新学习,重新做人。
Kenshiro 黑名单 中国是汉族民族主义反人类法西斯国家,必然遭到比当年德国日本苏联更悲惨的结局!狗娘养的汉族民族主义有你们哭天喊地的时候!Они не люди.У них нету культуры и человечности.Это самый низкий народ
哈哈哈,太真实了,其实粉红充其量就是群炮灰,连炮灰的资格都没有,最可恶的还是汉族民族主义恐怖分子,绝对的反现代文明反人类
深度小粉红买得起车买得起华为pro 30?
此字条为凑数回复万恶的二十字
恶俗克星张祥如 反对桂枝,有你有我
晚上一定要对着日本纸片人撸他几管,然后心满意足地睡去
意淫别人的生活实在是没什么意思,塑造一个可笑的小粉红形象,除了各种嘲讽发泄,还能怎样呢?

品葱也走在粪坑化的路上。
很多女粉红都是饭圈文化的二次元,男的多是刷抖音快手的。都挺傻逼的沉浸在虚假的文化中

标配大概是微博抖音b站,上次还看到约稿作者画中共搞得还很二次元
The Black Doctors Association takes COVID-19 testing in its own hands https://whyy.org/articles/black-doctors-consortium-takes-covid-19-testing-into-their-own-hands/" said pediatrician Ala Stanford Because of the rise in the number of coronavirus cases in Philadelphia in the past few weeks, she is increasingly worried about the city’s black residents.


She said: "In Philadelphia, African Americans make up 44% of the total population, but the last inspection accounted for 52% of deaths." "For me, this is unacceptable."


Stanford University grew up in North Philadelphia and now runs a medical consulting company and has a private clinic in Jenkin. She is also an employee of Abington-Jefferson Health.


She said that with the passage of time and the record of more cases and deaths in the city, she began to feel more and more frustrated. "
井浪名桵 宁向锋丛敲瘦骨 不教沟陇染寸身
刷学习强国的真的有。
我就认识两个,还是那种被迫害的最狠的基层公务员。
只能说活该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