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認為肺炎事件可以什麼樣跟支共體制問題掛勾?

大部份人仍停留在個別官員瞞報導致,思考所限看不到根本的體制有甚麼影響,社會出了甚麼問題。

就算不是粉紅戰狼,中國人也最喜歡說“只想過好自己的生活”,各家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
那麼如今逃離武漢的人也是抱著如此心理,只好應接了“都是一樣的”大眾思維模式,請問這樣的人有甚麼資格去指摘武漢市民?只不過今天爆發的源頭不是你的省份,封鎖的不是你的家而已。

口裏常說愛國,共同抵制外國,今天自己同胞有難,每人轉發的消息不外乎是留在家中別去探親,沒人去反思社會體制深層次原因,官媒繼續歌舞昇平,頌讚政府應變處理得好,流沙社會,毫無凝聚力,各人只想疫症別傳到自己地方就好,事到如今,一名醫院感染離世,我從未見一篇關心前線醫護的文章轉發,所謂血濃於水的中國人,不過是放屁。

就算洞悉了社會有問題的,我相信大部人仍然是將“又不能改變甚麼”作回答,正正是這套奴隸思維,造就了今日凡事都不理的冷漠社會,供給專制體制養分。
這些人,都是間接的幫兇,最沒資格指摘武漢人民。
同意,没有义务就没有权利,没有权利就没有义务。

国家缺少公民付出与回报的环境。

只知道一国之君的名字,却不知道自己城市发生了什么。
KONOKUNI 抠脚JK
我提一个思路吧。
政府/官方/党不应该有权力控制所有的媒体,他们掌握了所有信息的传播渠道,这是很可怕的事情。
经常关注境外网站的朋友们也应该早就知道了武汉肺炎的事情,不管清不清楚这个疾病的危险程度,大家也都知道周边国家的感染情况。大家都是普通网民,平时获取信息的方法非常有限的,相比从事媒体行业的人。
按理说,出了这种事情,记者为了搞新闻应该跑的比谁都快,新闻行业的人比起我们普通人肯定有更多更全面的信息渠道,各种真假消息早该出现了。但是墙内的情况却是,官媒发消息之前一片噤声。
试想一下,如果媒体没被党国带上口球,武汉普通人在十二月和一月的时候也会和现实情况一样,不知死活地当作无事发生吗?有坏事大家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民众不仅会做出一定的自我保护,也会议论疫情,迫使政府作出措施。事情不至于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
问题是,让一个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没有任何约束的团体不控制媒体、不控制信息传播渠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人家凭啥让媒体报导实情啊?凭良心吗?这就牵涉到体制了。
但是你要是说体制,墙内又没人理你,他们早就把“我陷思定体问”给污名化了,你一提体制,顿时就要坏事。我觉得还是从权力的约束和制衡这方面去考虑比较稳妥。
洪七公 挺直脊梁 拒做犬儒
現在就算是武漢人民自己發出最大的聲音,都還只是停留在省政府。
雖然某程度上被現實打醒一半,知道權力面前自己是屁,不過跟上升到認清體制及最大的社會問題,環環相扣似乎仍然是很遙遠,事情冷卻後,劣根性又會再次長出來,直到下一次敲響人命的警鐘。
f530aed932b5a5 监管不力瞒报疫情可防可控丧事喜办坐地起价是谁造谣
病毒來源,真是來自市場、吃野味,這一步早可以在源頭監管遏制;沒做到,執行不力。

病毒疫情已發,反應速度、數據公信,廢。

一時的措施、疫苗,能醫一時的病;好的制度,才能降低發病概率。
这完全就是体制问题啊。
今天武汉市长鱼死网破再弱智的粉红脑子稍微一转弯儿也能想明白上级授权是那个上级。
原则上他们要先报给省里,省里报给国务院,国务院报给包子,包子再给压下来,这么低效的体制是瞒报的祸首。为什么地方没有决策权?因为包子上来后更加强调中央集权啊。别说一个小小武汉市,就是国务院也没权限,国务院的直属单位比如中科院这些现在也不归国务院领导统统归了包子。
这就是包子集权的弊端。虽然当皇上爽,但是出了事也全是他一个人的,谁让他集权啊。
另外还有媒体不自由,少了多种渠道让大家了解信息。
户籍制度造就庞大的返乡春运潮。
人民不能决定自己税款使用,他们可以随便拿着钱大撒币扩充军备和维稳军费建集中营,而不用在民生上,这次到处物资短缺就是证明。
等等等等……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正常國家出現疫情

第一天
小明:醫生我怎麽樣啊
醫生:X!我從沒見過這個病毒欸!
小明的Twitter:醫生説我的病毒是最新款的,怎麽辦啊……

數日后
醫生A:我疑似發現了新病毒欸
醫生B:欸?具體情況什麽説來聼聼

又過了數日後
某國際媒體:X國發現新型疾病!

中國出現疫情

第一天
小明:醫生我怎麽樣啊
醫生:X這我也沒見過啊
小明的微博:我似乎得了新品種病怎麽辦啊

第二天
某國内媒體:小明(化名)因散播謠言被逮捕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挺直脊梁 拒做犬儒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1-31
  • 浏览: 2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