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平价共青团可反驳葱友的文?

来了品葱对爱国有了新的理解,但内心还是很困惑纠结,毕竟尼国就是只有一个执政党啊,就是和古代帝制一样呗,古代爱国就是忠君爱国,现在就是爱党爱国了,古代爱国人士看到对国家不好的地方或者对人民不好的地方就是向上谏言,现代的我们已经木有这一权力了,不过古代普通人也没这权力只是现代有权力有声望的人也不管屁民了。反共就相当于古代反皇帝,那时也是视作判国,我其实不知道推翻土共会是怎样的结果,但是土共又不会变好呜呜...但为啥大家都说是体制问题,为啥我觉得主要是他们人品太烂上面烂下面也选烂人,要是他们能给大家言论自由也不那么维稳大家可以游行罢工上访提建议能被采纳不关小黑屋,让官员都像所宣传的那样爱人民,人大投票也是真的投票,是不是就可以了呢?虽然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但我就是觉得是他们太烂了,可以只有一党专政但是党内应该允许不一样的声音,他们所有说的话都变成真的不要是谎言,感觉就会很美好。还是这是一党专政避免不了的呢?但我觉得当年希拉里和特朗普也是选烂,好多人都讨厌。我看品葱里的一些言论感觉好多人是反共也不爱国的,虽然国家强大了土共也强大了更没法推翻了,但看到还是内心复杂,想起毛泽东说感谢日军,正是他们来打中国他才有机会夺取政权(为考证是否真说过但我觉得是他会说的话)
下面是共青团17年发在知乎上的文章,不知道大家看过没,感觉就像对葱友说的,我直接复制过来了。大家有什么平价嘛 和最近大家讨论过的觉得不好就去加入去改变文文很像,感觉看完又被洗脑了,最重要的是我们没有军权没武器连群众聚集都要被防咋推翻tg啊,是不是只能让他们内部瓦解了……是不是只能我们加入去改变啦

声音|这盛世,还不如我所愿!

4,800 人赞同了文章
分享一篇微博帐号“刘樊婷”于6月30日发布的博文。我们始终相信国家的未来是属于敢于直面不足、永远心怀希望、坚持奋勇前行的年轻人。并以此文,与大家共勉。

以下是正文:

————————

昨天,因为在共青团的微博评论里发表“我们,能让中国变得更好”这样的言论,被各路网民给喷惨了(当然也有支持和鼓励我的,向你们表达深深的感谢)。

其实,来骂我的也好,嘲讽我的也好,无非是以下几种观点。

1、爱国≠爱党,我爱国,但这个执政党没救了。

2、哈哈哈哈哈,你个屁民还想改变国家?

3、你说的那些公知他们不过是比你早看清这些并对你的表现感到可悲而已。

不论言语偏激的,苦口婆心的,冷嘲热讽的,我都没有做回复,思考了一个晚上之后,我想说几句话。

有些网民说他们看清了无非是觉得这个国家没救了,而他们觉得我们可笑,或许是因为我们觉得,我们能改变这些。


难道你觉得我们没有看清么?

我们和你们一样,我们痛恨贪官,我们对庸官当道感到愤怒,我们反感堵塞言论的行为,我们看到了这个社会所存在的种种问题。

但是,我们和你们不一样的是,当看清这些以后,你们说,没办法了,太黑暗了,烂透了,无法改变了。而我们说,真的不合理,真的落后,但是……或许,我们能改变这些。一年两年不行,五年十年不行,但二十年三十年呢?

那,我们该怎样努力呢?我想,可能我将来也注定会走向平凡的工作岗位,但是,我会坚持住我心里认为对的事,我坚持理智,坚持正直,坚持善良,坚持乐观,始终为这个国家变得更好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我一个人如此,说不定会感染两个人,有更多的人如此,就会感染更多的人,而终究会有一些能力比我强,学识比我丰富的人,他们会走向更高的工作岗位,去影响更多的人。


很多人非常反感一句话:“这盛世如你所愿”,那么我们今天就说“这盛世,还不如我所愿”,但如果像我刚才所说的那样,或许,慢慢的,慢慢的,这个国家会变成我们所期许的那个样子。

而那些嘲笑我们“太天真,看不清”的人,那些说我们是“屁民”根本无力改变这个国家的人,那些说这个政党无可救药的人。你们除了会说几句嘲讽别人的话,除了从别人所谓的“天真”获取一点优越感,你们又做了什么?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你们连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好的责任都不想承担,你们还好意思说你们爱国?祖国的年轻一代,肩负着国家的未来,理应乐观积极有责任感,而你们却冷嘲热讽,试图消磨年轻人的热情,告诉他们,放弃吧,到处都是黑暗!你们觉得,你们这是爱国?


最后,我希望,我们年轻一代,要充分认识到祖国的不足,但不要放弃希望,不论别人怎样冷嘲热讽,我们都应该明确,我们的责任,就是让中国变得更好。一个人两个人不行,那一代人呢?一年两年不行,那一代人的时间呢?上一代人不是用了30年的时间就让中国富起来了么?再上一代不也是用了30年的时间就让中国站起来了么?


我爱中国,从未有一个事物,让我如此深爱。中国,终究是我们的中国,让我们手擎火把,步伐坚定,奋力前行。

我们的国家,终将成为如我所愿的盛世!

————————

本文作者:微博帐号“刘樊婷”
编辑于 2017-08-23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已邀请:
17年的文章,他们现在还有脸写出来?                                                                      
fb_china_today https://twitter.com/fb_china_today
这种情况只适用于公民。中国境内的非核心党员基本属于共产党的战利品, 对于奴隶首要考虑的问题是推翻奴隶主。等成为自己国家的主人以后再来考虑改造问题。
台灣來的麻雀 當我們都走上街/當我們懷抱信念/當我們起身扮演/英雄,電影,情節
「如我所願的盛世」
如小粉紅所願的盛世,
細思極恐啊⋯⋯
ItsMyDuty 愿荣光归武汉
多党的好处在政党之间可以相互监督,执政党犯再小的错都可以被抖出来,不像你国一样用限制言论和高压维稳藏了一堆见不得人的东西,吃屎味巧克力总比巧克力味的屎强。
”这个执政党没救了“。。。

团团还真敢转啊,团系统的现在都这么嚣张了吗
江世俊 早知道生出个蛙人,不如阉了我自己
楼主贴的所谓反驳文技术含量和周带鱼张维为等跪舔奴才差不多,反驳的必要都没有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国家兴亡,肉食者谋之。
什么体制都不是完美的,只有让人民监督,言论自由,才能不断进步。
写了半天不就是指望慈禧自发改变大清的意思。建立在狂热盲目上的系列推断根本不值得反驳,根就是错的
香港魔法師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首先得確定你是絕對主義者,還是相對主義者。我是位相對主義者,相對主義就是說這個世界沒有絕對。道德問題沒有絕對答案。

數學可能是絕對領域,我相信數學,但心理也有一個可能性說, 零不一定是零。

相對來說,世界上什麼東西都有可能,只是我們未發現。

就是那種看很多東西,有了自己立場,但還是經常懷疑自己,儘管最後沒有因此改變立場。

天生反共到不得了,但還是知道獨裁的優勢在哪。

總結來說,就是文宣戰吧,有什麼是反駁不來的也?看多了,會精神分裂而已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看名字,江會四邑人
歡迎共青團五毛赴朝鮮為社會主義建設添薪加瓦,見識真正的共產主義烏托邦,但小心巴士翻溝裏
cakmi 热爱分裂祖国,维护祖国分裂。
花几代人建设这个国家 ×
让几代人继续被割韭菜 ✓

你家楼下堆满了垃圾,让你很不适,你该做的不是投诉,而是自己去清理。
一顆蔥 玉ねぎです。
我覺得這個博主並不算壞,甚至是很有抱負的一個年輕人,只是對中共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
要救中國必須反共。大家都看到了,中國近年來一直在開倒車,言論自由還不如從前,還有某領導人恢復了終身制,最近民族主義情緒還越來越高漲。可以說,中共並沒有在中國社會整體有所進步的條件下做出改變,甚至開始反制民間的自由呼聲。所以說很難想象中共會主動讓位。
更何況,中共高層至今是紅二代紅三代的地盤,實際上已經是一個龐大的利益集團,想說服他們放棄現在的一切簡直是做夢。新的人進去,也不得不主動迎合他們,畢竟你要反一黨專制(就是反對中國共產黨領導)還要搞西方資本主義自由化,第一個就要把你刷下。看看現在所謂的青年大學習就知道了,什麼想改變中國就加入中共,中共要把你改造好了才讓你加入呢!
radio 自由,平等的美分分子,倡导西方思考方式,无法接受墙内的憨憨行为
其实,大多数人来墙外,还是应该多看。如果觉得有些自媒体会乱说,可以去查查被党封禁的资料。他们的党史,大陆被封的历史课(石国鹏和袁腾飞这两个老师,他们讲的是比较透彻的,讲民主讲共和,只是可惜被封了)。我最开始出来也很纠结,这国家是不是这些人说的那么黑暗,所以我退出了一段时间。后来,youtube超前的疫情信息,中共隐瞒疫情,真的让我看到了真实的中国。有些事情在时间的推动下会自然的明了。
都七十年呢,改nm呢?还在这骗傻子,你把国家给美国管,信不信美国20年就能给你治理出个像样的来?
绯翠色的韭彩 願世間追隨正義與理想之人,終能獲得長久的幸福
適當打一打雞血可以,但是總是沉醉在雞血文構想的烏托邦里百害而無一利。
首先人的意志力是有限資源,如果你一定要在體制內改變中國,你應該有詳細的如何不被同化的計畫方案。雖然你懷揣著改變中國的理想進入體制,但是你如何確保你在成為既得利益階層后不會為虎作倀?我相信大部分人進入體制最初都不是想禍害中國,但是在面對上級的施壓与審查、風險很低的利益誘惑等現實問題下,只靠熱血就太蒼白無力了。
其次就算你能夠堅持本心,現實也不能接納你。雞血文里從不告訴你風險。你想要坚持理智坚持正直坚持善良坚持乐观確實不錯,但當你觸及到上級的利益,你經受趙彈鐵拳打擊,被精神病、被反黨反社會、被坦克碾壓、被自殺時,你應該怎麼保全自己,你是否後悔你的決定?
綜合以上,推翻中共、推翻這個腐朽的制度,難道不是比你空洞的靠一己之力改變中國的口號更有效、更合理的讓中國更好的方案嗎?
天主至上 爱,是解决问题的答案
我不讨厌社会主义,我甚至不反对中共作为政党的存在,要知道在我的眼中基督就是世界上第一个实行社会主义的人,但是可悲的是,这世界上也只有耶稣是真正实践社会主义的人。

现在的中共国家弄的一团乱(当然再怎么样它还是有支持者的)而其我们也无法发出我们自己的声音,我不想发生什么革命,更不想把国家弄得更加乱,我也不是什么民粹主义者那样以我们的想法强加于人民的想法。但是现在,我们连基本的言论表达自由都没有。为了可以叹一口气,我不得不用脚来投票,虽然在国外的生活不差,虽然我在中国也没什么牵挂的人或事,虽然在我年幼之时学校,社会,中国人他们都狠狠的伤害了我。但是每次想到自幼长大的城市,那间房,那些离我渐行渐远的亲人,这些都然我感到乡愁的痛苦。我有个朋友,他比我小一岁,他是被抛弃的小三生的孩子,他的父亲身份神秘。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现在在美国在念高中最后一年级,他很坚强,他知道他自己的身份,他也知道他的原生家庭是特殊的,他也哭过,他也埋怨过,但是这并没能将他给击倒,他成绩优异,他是完美的,能有这样优秀的朋友真的是我的骄傲。所以至那些生活不宜的中国人啊,要为自己活着,若你信主,那就同时为主好好活着。只有大家都好好活着的时候,我们的思想才能真的自由,理性的民主才会到来,那一天一定回来的。作为少数派的我会一直保持质疑的态度,反对的声音只要存在,我们就不会孤独,而我永远都会是一个少数派。

我爱我的国家,正是因为我爱它,所以我才批评它。 ——艾未未
Badshit 逛品葱就像回家一样~ 里面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喔唷——超喜欢品葱der!
靠进入体制改变根本是杯水车薪

【湖北恩施辞职县委书记说:你们看过的所有官场小说,都没我的经历精彩】任内铁腕反腐,在湖北恩施州巴东县县委书记任期将满时得到提拔公示,可他却毅然选择了辞职。陈行甲,清华大学毕业,在任期间把近百名干部和老板送进监狱,其中还包括当时的县长和副县长。2016年9月7日,拟为湖北省恩施州领导班子换届新提拔(重用)人选考察对象。2016年9月,陈行甲正式向湖北省委提出辞职。2016年12月2日中午,陈行甲在微信朋友圈发出一篇《再见,我的巴东》告别信,宣布离任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巴东县县委书记。 


试问有几个人能做到这样? 钱权诱惑下还保持初心,还能和贪官污吏斗智斗勇? 大部分人还不是自己也变成了恶龙? 而且大概其只是恶龙的走狗罢了。 更何况即使他这样的,最后也只能无奈辞职。

人民要重获权力就要从人民的位置去抗争,现在大家上不了街,就用舆论的力量让他们不能肆意妄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当下我们能做的,也就是多备几十个小号,赶怒敢言,用口水淹没他们,他们才知道有所收敛。
索多玛之所以还没被毁灭,就是因为城里还有义人。中共派白区党扮演民主人士也是出于这个目的。对品葱上的大部分人而言,最好的前途就是跑路。至于谁来扮演天火的角色,只有上帝知道。
他用doublespeak不斷的把質疑者貼上不愛國標籤
然後又在不愛國的標籤上貼上不愛國的人必然不負責任與充滿負面思考
並利用這點反過來吹捧自己是理智、正值、善良且樂觀的,是這些人的反面
且一開始就把框架框在愛國與不愛國
接下來你怎麼說都逃不出這個假定前題
順著這個框下思考下去也只視被他牽著鼻子走而已,一點意義都沒有
再者,你們中國人都沒想過為什麼要愛國嗎?
為什麼人民必須愛自己的國家?
別人不愛國就不愛國啊,那又如何?
國家說穿了也只不過是一種體制、一種概念
又不是真實存在的東西,就算沒有了國家
站在這塊土地上的人也還在啊
恶俗克星张祥如 反对桂枝,有你有我
还以为是什么高水平的文
其实就是让你安心做韭菜
真tm恶心
樱花白帝剑 在毁灭的大火与硫黄从天而降之前,他们愿意毁掉一切希望,以为靠着恐惧与肆无忌惮,可以挡住耶和华的怒火。
熵增定律说明了一个封闭系统内的熵只会增高不会减少,直到消灭(熵高就是很混乱,熵低就是安然有序)。无论哪个统治阶级,只要封闭自己不广纳贤才与时俱进,就只会越来越腐朽直到灭亡。
beark 小熊维尼
笑死了,这种文章有什么好反驳的,它什么都没说啊。

你知道么,以前我带辩论队的时候,有一次,我们遇到一个对手,一辩攻辩能力很强,他还是反方(意味着他在我们之后发言),我的对策是什么?就是这样,让我们的一辩读一篇散文就好。

反驳对方的前提是对方提出了论点论据,这种散文,空喊口号,有什么好反驳的。
  用狭隘的预设立场组织语言文字去引导舆论,进而掌控受众的思想动向,这本身就是最大的错误。把原生地个体思想的独立性、客观性、多样性、视而不见。限制在为专权统治制造的政治思想保护伞下,一层层的抹杀个体的思想、削弱个体的情绪表达,让个体的思想和情绪逐渐沙漠化、空洞化之后,再乘虚而入!其用心之险恶,手段之狠毒,让人不寒而栗!
  生活在这样的社会中,长期浸泡在这样的思想舆论环境之中。如果不是现代通讯传播方式的巨大改变(网络时代、数据时代)。那么我们大多数人还是会被专制独裁的强大舆论宣传攻势所压制,对这种生活方式和国家治理模式感到深深的赞同。也让如团团这种宣传工具在进行宣传工作时,找到其观点的合理之处。
  墙筑得如此之高,不是因为高墙下的人民好受高墙的“保护”。而是立于高墙之上的统治者可以轻易地控制墙下的人。当亿万人生活的国家社会中的声音只剩一种的时候,那一声为专制独裁的辩护,大的好像能淹没亿万人民常识理性的呐喊!
Daredeer 不管你是哪個國家,你說你的國家完美無暇,我都會用看傻子眼神看著你。
推薦他去看韓國瑜的演講,一模一樣呢!完全喊口號不負責。

那些戴口罩支持言論自由的,還有推武漢關燈反應民意的都比這只會嘴砲的勇敢有智慧一百倍。

你要改變,現在就可以行動。
pc6650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
你家附近方圆百里内只有一家粮店,这家粮店价格很高、利润也很高,因为所有人都只能到他那买粮食,不买就挨饿。

这时,有三个人分别提出了降低粮价的方法:

甲说:希望有人去粮店应聘当伙计,升职发财迎娶粮店老板女儿,然后给弟兄们把粮价降下来。

乙说:我们抄家伙砸了粮店大家平分粮食。

丙说:希望有人再开一家粮店参与竞争。

我说:如果你不认为甲是个大傻逼,那大傻逼就是你。
这是最基本的生活常识性问题。
兴盛之光 一只小小光
每次看到这种论调都想笑,你得了癌症,医生建议你切除肿瘤,你带着这个肿瘤,不管怎么治最后的结果都是死,然后你说肿瘤是你的一部分,你还准备把肿瘤变回正常细胞,这可能吗?你不把肿瘤先切了怎么治疗?一说切肿瘤就说你想让我开刀吗?你想让我疼吗?没错,就得让你开刀,就得让你疼,因为癌症带来的痛苦远超开刀带来的疼痛,这肿瘤不切,早晚死于癌症,而且你得的还是脑癌,癌细胞都控制你的意识代替你思考了。
Xitler习特勒 中华第一帝国元首,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党魁
脑子都他妈没了
”做奴隶虽然不幸,但并不可怕,因为知道挣扎,毕竟还有挣脱的希望;若是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陶醉,就是万劫不复的奴才了!”——鲁迅《南腔北调集》
konami 請明澤姊姊跟我進行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
不想浪費時間反擊,只有一句話:
如果你今年二十歲,相信共產黨可以和平演變為真正的民主。那是你太年輕。

如果你今年三十歲,相信共產黨可以和平演變為真正的民主。那是你頭腦太簡單。

如果你今年四十歲,還在相信共產黨可以和平演變為真正的民主。那你不只有蠢,還有壞。
一个稍有常识的人 包食者鄙,未能远谋
2017年离当年已经28年了,而恰逢30周年时聚众下跪也犯法了,这就是让桂枝站起来的方法?
天佑西朝鲜 爱党爱国新青年,为了八毛钱来品葱视奸。
「去遊行,天安門廣場」
「爲什麼?」
「因爲這是我的職責」

理性的愛國主義必須建立在公民社會之上。

當今中國人的愛國不是出於對個人利益和社會公益的追求,而是一種延續兩千多年的對強權的屈從,對法西斯美學的追求,對虛榮心的滿足。簡單來講,中國人愛的是“奴隸主”,而不是現代意義上的國家。
润之的忏悔 反党积极分子
把你们的正直和那些被引蛇出洞的右派知识分子们去说吧。

把你们的善良和那些被谋财害命的乡绅士族去说吧。

把你们的理智和那些在天安门广场绝世抗议的学子们去说吧。

把你们的乐观和牺牲自己启蒙中国人的刘晓波去说吧。

我和你们只有一句话要说,你们父辈走过的路我有觉悟重走一遍,你们父辈流过的血我有觉悟再流一遍,换江山的八千万颗人头算我一个。
無紋水仙盆 勤洗手、戴口罩、不摸眼鼻口
有沒有注意到,他並沒有說「上一代人不是用了30年的时间就让自己富起来了么?」
而是說「上一代人不是用了30年的时间就让中国富起来了么?」

富起來的「中国」說的是誰?是那些孜孜矻矻的「上一代人他們自己」嗎?
如果是的話,為什麼不直接說「上一代人讓自己富起來了」,反而要拐個彎說成是讓中國富起來?很明顯他偷偷的混淆了指代的對象呀XD
未知数 为了爱与正义!Justice will be done. For Justice!
她的文章说的其实很美好很激励,但是,文章里面“我们的国家,终将成为如我所愿的盛世!”能实现的前提是要假设国家向正面改进的能力大于向负面改进的能力

If (国家-›美好)の力量 ≥ (国家-›黑暗)の力量 
Hence 
时间流逝_国家变得更好;
else
时间流逝_国家维持原状或者变得更不好;
活摘刁近乎睾丸 沉默的大多数
再上一代,用了30年时间让中国人民重新跪下去了,整死、整残人数接近一亿。

上一代用30年时间让中国权贵阶层富起来了,并且越来越富,而普通屁民仍在原地踏步。

这一代人不仅没打算继续改革,还准备走再上一代的老路

摘自品葱数个粉红转反贼的话:我曾经也希望再等等,再等等,党会改变的。但等来的是一尊修宪的噩耗,我们还能继续等下去?
Oregay 无可奉告
看了题主的一些发言,感觉题主像是刚开始接触自由世界,很多想法还很幼稚。

像你开头居然把爱国和传统意义上的忠君爱国联系到一起,居然还认为这是正确的。这种“忠君爱国”其实是当权者为了维护自身合法性提出的,属于洗脑。真正的爱国,或者这种认可并热爱自己团体的思想,应该是自发的、自然的、在心理学上被证实的一种爱自己的情感。这种情感不需要任何宣传,任何把这种情感标为“正义”并道德绑架你去做其他事的行为,都是耍流氓。

你看到了很多中共的恶,但你看到的大多是表象。什么意思呢?一个有缺陷的体制,如果官员作恶可以不受惩罚,那么稍有利益诱惑,人人都会去作恶。而一个健全的体制,像美国这样的,有各种对政府的制衡,官员作恶会受罚,那么人人都不敢作恶。所以我们追求的不是开明的领袖,而是完善的体制,而目前为止只有民主和法制才可以做到。

所以你看到的这篇文章,它是在告诉人们:你抱怨体制没有用,不如自己好好努力去改变这个国家。这就是胡扯。你怎么努力,体制不变,权力掌握在同一批人手里,国家怎么都变不好。不过它说抱怨没有用,这可能是真的。现在的情况是要么底层发动革命建立新体制,要么高层自我改革才能改善。目前发动革命过于遥远,期盼高层改革也与我无关。所以我们能做的,只是告诉人们真相,让更多的人清醒,意识到问题。

总结下,那篇文章的意思就是别想那些负面的事,好好做事国家就会变好。然而在现在环境下要么你好好做事但没有任何影响力,要么你爬上高层自己成为恶人。那篇文章表面上看只是犯了点微笑的逻辑错误,但是其意图是愚民。一定要有逻辑思辨能力,保持清醒
品茐嗅雪 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E7%8B%AC%E6%80%9D%E9%85%B1
世俗社会一党专制和民主是不能共存的

正如八九六四时期,人们的政治思维都还很幼稚,赵紫阳本人、学生们的所谓“爱国民主运动”(包括现在墙内信息茧房教育下的大多数年轻人、改良派)都还认为一党专制和民主是可以共存的;他们认为自己的诉求只是要求解决腐败、开放言论等等,根本不认为自己是想要推翻共产党,所以绝食要求官方撤回反动反党反革命暴乱的社论定性;很多学生根本不知道过去共产党干过那么多坏事,更不认为所谓解放军、子弟兵会对学生、人民开枪。只有邓小平等强硬派和想搞颜色革命的各方“黑手们”是清醒的。最后邓赢了。

邓小平知道一旦搞选举、自由化,最后一步步就会动摇中共一党专制。赵紫阳也是在去世前才慢慢改变自己的看法的。

陈云:
1中国人好管,饿死也不造反。       
2党内不能判死刑,因为儿女不好相见。       
3权力要交给儿女,不会挖祖坟。       
4不能开放新闻自由,国民党就是因为开放新闻自由,才让中共可以煽动百姓,今天如果开放,草民就会来夺权。
陈云&邓小平:红色家族每家出一人担任接班人,其余经商。党的统治不可侵犯。
习近平:要守住共产党的家业。

王军涛:搞专制的人如果你仁慈,人民很快就要自由要民主了,到那时你是彻底抛弃专制呢,还是对人民亮剑?只要你剑一亮出来,惯性就会逼得你一步一步地,从所谓的维稳,到最后建立彻底的独裁和专制。

————

专制体制会让原本想做好事的人,变成腐败的受益者,特权的维系者,体制的辩护者。

有个官员刚上任时看到苦难的受灾农民向他送礼物感谢,希望他能为民做实事。当时他感动得热泪盈眶,心里发誓一定要做父母官。十几年后,一样贪污腐败,把家人、亲戚、情人,朋友,官场同事,照顾得很好,关系融洽。

小粉红们:难道我们没有看清吗?
是的。
有的人想帮国家解决问题,有的人想借问题解决国家。
如果你觉得你的祖国不好,你就去建设它,
如果你觉得政府不好,  你就去考公务员去做官,
如果你觉得人民没素质,  就从你开始做一个高素质的公民, 
如果你觉得同胞愚昧无知,就从你开始学习并改变身边的人,
而不是一昧的谩骂,抱怨,逃离。 

有的人想帮国家解决专制腐败,有的人想借国家之名维护专制独裁政权。

有的政府解决问题,而有的政府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国家是个不动产,是中性的,没有好坏。

不好的是体制和政府,所以要推翻维护专制体制的政权。

如果你爱国,请不要把它贱卖给专制独裁政府。

我只做公民选的官,不做专制体制和中共给的官。

民众素质不高的原因正是专制政权的愚民教育和政策,改变只能从推翻体制开始。

当法律和承诺被践踏,批评和建议被污名,声讨和控诉被禁声,维权和自救被打压,还在为体制开脱辩护的人便是罪恶的帮凶。

就像《铁齿铜牙纪晓岚》中,纪晓岚对救灾不利的腐败官员嗤之以鼻、愤恨不平,和绅却道出背后原因:不先喂饱官员,谁来给你发粮食救灾,自古以来清官凤毛麟角,贪官不计其数,不靠贪官我能靠谁。https://pincong.rocks/video/1156

皇帝和贪官能赚轻松的钱为什么要赚做职业化、市场化的物业公司的钱。几千年的专制体制现在还在继续着。

没有监督,没有权力制衡,社会运行成本高,且脆弱。

没有民主、宪政,中国千年专制轮回还会继续上演同样的悲剧。

夏业良:
那些说批评政党是没有建设性,没信心的表现,难道我们没有建设性吗?我要讲对中国进行根本性的制度变革,才是最大的建设性

————

专制体制受益者面临体制被推翻时的清算名誉扫地,维持现状对ta来说是最好的。

体制内人心声:早革命不如晚革命,晚革命不如不革命不革命不如反革命

一方面他们可以继续从体制中受益,另一方面作为非高层统治者又可能不被彻底清算,而同享变革的新天地。

除了屈指可数的一些彻底清醒者,几乎没有主动投入变革的动力。

期望专制统治者良心发现主动交权于民更是不可能的。

夏业良:
如果有人告诉老百姓说,如果上帝可以改变中国,让你选择让中国变成一个类似于美国那样的,先进的、文明的,发达的,自由民主法治的国家,我相信中国的老百姓绝大多数都会选择愿意。

但是有些人你要是跟他讲路径,你说,我们通过一场革命,通过暴力流血的方式推翻中共,来实现这样的制度,这时候,公开场合90%以上的人可能会不愿意,私下可能有70%-80%说不愿意。

原因什么,因为他们有可能遭遇风险、社会动荡,虽然对他们来讲最终的结果是好的,但是一场革命要多长时间啊,10年20年或者更久的话,会影响我的生活,我不知道,结果不确定,现在能看到的结果虽然差点,但觉得能过。

所以必须有外力冲击,能够让大家都有信心,都有动力,愿意拿出自己的财力、时间精力投入到这场运动中,达成那样的一种态势,才有希望。

但是现在绝大多数人都觉得:唉,民主是个好事啊,你要说民主自由我支持你啊,但是要我出钱、出时间,长期地来帮助你做,对不起,我没时间,你们做吧,我支持你们,但是我不来。


李伟东:
我曾当面质疑红二代太子党改革派朋友,既然你们的老子是要推翻旧制度,建立一个平等的制度,你们为什么不去继承你们父辈的精神,也去造你们老子的反?要求你们的父辈流传下来的权力,还给人民,兑现当年共产党的承诺。为什么不这样?

你们反道说,我的江山是用三千万人头打下来的,谁想要拿去,你就再拿三千万人头来。这就是陈云的说法。

我说这三千万人头应该是你们的负债啊,怎么成了你们的资产?你花了三千万人民的头打下江山,然后你承诺把权力还给人民,那你应该还这三千万人头的债才对啊!怎么成了你的资产,你拿出来要挟别人。但是他们就是这么认为的。

他们是这样认为的,他们认为这个江山就是他们打下来的,所以财产和权力都应该由他们红二代太子党继承。

我说你们讲打江山,坐江山,是不是又陷入到你们老子所反对的专制和封建主义当中去了呢?得不到正面的回答,反正他们是这样认为的。

~~~~

没接触过社会的粉红被困在一个有人喂养的信息茧房中,没体会过社会真实的运行规律,很难有反思感悟。不过好在中国没有像朝鲜那样封闭,信息还是能通过缝隙传进去,这就是一场信息舆论战,已经持续70年了。

以下心理适用粉红、自干五、五毛、党员、官僚、红色权贵等:

1选择相信大多数人是容易的,做清醒的异类是艰难的,哪里都是这样,压力像空气就在那里。
2路径依赖,走容易的道路就很难主动换一条艰难的路,而不靠特权获利、探索真相、坚守初心和原则不仅需要勇气,还要耗费时间精力。
3加上屁股决定脑袋,其上家庭的利益基本都在墙内,还有很多人为了生存和更好的生活,自身利益有意无意与党国绑定
4最后是自我合理化需要,人很难否定(特别是公开否定)自己做过的,和认知的是错的,那会导致认知失调,也没面子,谦虚是需要认知能力的

----
————

ps:
墙内人从小接受的教育是民族主义爱(党)国教育,就像传闻习近平在一张画着熊、鹰、等动物围绕大陆,代表所谓列强环伺中国的《时局图》前久伫不肯离去一样,被植入了一种受害者心态,潜意识就会想到所谓”报仇雪耻、民族复兴“这样的极权专制、集体主义主导的宏大叙事,零和博弈思维和历史因果仇恨感。

而不是现代平等非种族的原子个人式的面向未来的开放理解包容的心态。

于是这样教育下的人普遍会以国荣为荣以国耻为耻,诉求外部归因,外部解决,而没有任何对政府改变、改进、问责、参与的要求和意见,缺乏公民意识。

大多数人是随大势的(就像《让子弹飞》中谁赢老百姓帮谁,社会中的大多数人优先想的都是要混一口饭吃,真正有信仰或者清楚的信念、原则的只是极少数),更处在信息茧房中,从小被洗脑,信息不对称,不用期望三言两语能让对方直接转变,那种情况极少,所以降低唤醒预期,同时注意方式方法。

————
喝茶+口袋罪入狱+镇压出头者制造恐惧心理+收买、留把柄、互纳投名状+统战+党组织建设毛细血管化+从小洗脑愚民教育+新闻出版管制+文化审查+网络防火墙+封号、删帖、控评、五毛网军+官媒舆论引导+海外大外宣&布局大V+党控经济=[统一战线]+[统一思想]+[封锁舆论]+[愚民洗脑]=[枪杆子]+[刀把子]+[笔杆子]+[钱袋子]=暴力+谎言=中共党天下专制运营


ps:清醒的葱油始终要明白两点:

(1)墙内民意不是真的民意,因为没有【话语权】;封锁言论之下的民意是操纵下的民意,言论不自由的环境下民意是扭曲的。如果不是封号、删帖、控评、网军,舆论阵地早就被攻陷了。

专制体制对话语权的垄断将承受所有求真者永恒的批判和对抗。

(2)专制统治靠的是暴力+谎言,光有暴力是不够的。所以我们需要揭露它的欺骗和隐瞒,撕毁它虚伪的面具,让它暴露在阳光下,逼迫它露出獠牙。被欺骗的人们一旦看见它真实的面目,也就知道是非了,至少很难再与它为伍。暴力维稳机器也需要经济做支撑。要揭露其经济繁荣假象,吸血压榨事实,曝光背后掩藏的无数人道主义悲剧。

墙外人、清醒者,放弃唤醒、解救以至于仇视全体墙内人,正是中共希望看到的,正中了它统战的下怀。

所以希望清醒者们坚持【自保下渗透】,传播翻墙知识和软件,传播真相,揭露中共维稳手段。
争取【破局的契机】。
一旦大规模起势,希望大家根据自己的实际能力和情况支持:挤兑银行/加入上街抗议人群/车开上街塞车堵路阻碍警车/等等...Its our duty.
                            ------一个墙内人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问题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4-10
  • 浏览: 11594
  • 关注: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