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当年纳粹能把伤残几百万的德国瞬间忽悠成战狼国家?

一战德国死亡超200万,伤残400多万,高于英法,伤亡率占总人口10%,在一战前这种程度的伤亡是难以想象的。按理说德国短期内不可能轻易再卷入一场大型战争了,就像英法两国在二战前的绥靖,就是因为惧怕一战那样恐怖的死亡率再次到来。

纳粹究竟是如何洗脑的,能在短短几年就把一个经历600万伤残死亡的战败国,短期内就洗脑成战狼国的?那时候的德国父辈们,难道不想让自己孩子老老实实生活下去吗?

德国的悲剧对现在的中国有什么启示吗
https://i.imgur.com/3ANw97A.jpg
中华菊头蝠 年年有蝠
对中国没有启示,因为德国太强,一战觉得输得冤,你中国什么水平根本不经打的。一战前德国人口也不比现在人口少多少,体量远超英国和法国本土,科技也不输英国。想想看那时候美国也就不到亿把人,各国实力远没现在拉开那么大,对德国来说就是一战定乾坤,赢了世界霸主,输了慢慢萎缩像现在一样。德国输两次世界大战,到七十年代美国本土出生的诺奖人数才开始超过德国,你就想想德国赢了拿下大把殖民地是什么实力好了。
看上去很美 新注册用户
那时候的德国父辈们希望撕毁不平等的凡尔赛条约和重铸德二荣光。

借鉴点被复读太多遍了,就是马丁尼莫拉的《我没有说话》
华国锋 严格坚持两个凡是
成王败寇,你开上帝视角当然可以说德国不吸取教训,但问题是只要不进攻苏联本土,继续轰炸英国两周,英国已经打算投降了。美国靠原子弹打下来日本,德国和谈未必美国未必会扔原子弹,不然早就扔给中国东三省了。冷战会是美苏德三足鼎立。

而且战后马歇尔计划反而帮助德国日本迅速崛起,美国不愧为活雷锋。
幸亏老子隐瞒武汉病毒,甩锅美帝,短短1年美帝伤亡数字超过以往战争伤亡数字总和。备战打仗喂战狼,不怕将来拉清单。
一战德国是输在国力上,而不是军事上,所以全国都有一股“臣等正欲死战,陛下何故先降”的怨怼在蔓延。
加上法国对德条款极其苛刻,并且趁魏玛德国经济危机的时候派兵占领鲁尔区,令德国经济雪上加霜。
就算没有希特勒,这股怒火迟早也会发泄出来的。
德国一战输的不多,战后工业基础还在,所以造成了一种只要战术再成功一点就能打赢的想法,其实二战德国战术还是挺成功的,把法国打倒了,只是综合国力差英美苏太多了,闪电战没法克服空军海军的劣势,也不能打倒有巨大国土的苏联,又没有离间英美苏之间的矛盾,英美苏联手,德国是没有胜算的
核心问题不是三德子忽悠能力强,而是你德本身的定位问题就没有解决。

三德子的崛起,根要回到二德子身上找。你德和英法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她是一个有着帝国遗产的国家(神罗也是罗)。法兰西作为你球第一个现代民族国家,能够被成功发明,和她本身没有帝国遗产有很大关系。法兰西只是一个王国,而神罗是一个帝国。Kaiser和King的区别是非常大的。普鲁士发明了包括巴伐利亚巴登符腾堡等根本上和普鲁士得利益不符合的德二,就注定了一战。而德二失败之后,德国的定位问题依然没有解决,因此才有了三德子。德二和德三走上不归路的最大推手也不是后来被彻底批倒批臭的容克,恰恰是比如说南德那边的新兴资产阶级。站在巴伐利亚的角度上,我自古以来和哈布斯堡帝国有很深的联系,但是我认同了小德意志路线不愿意跟匈牙利人混,所以我委屈了自己参加了德二,把你普鲁士核心柏林政权捧成了德意志帝国皇帝。所以仅此一项,你们柏林政权就要补偿我们--那就是你们柏林政权要向西南方向下手,为我们巴伐利亚资产阶级创造生存空间。以普鲁士老容克的传统来说,让他们的军队去进攻低地国家之类或者说搞砸英德关系是绝对傻逼的。所以普鲁士看似弱小,实际上在外交上很灵活,德二看似强大,但是四面八方都已经被锁死了。

以一战后的形势,没有希特勒也要出东特勒。定位问题没解决,无论如何都会暴走。
然后对于芝麻来说,启示作用就是定位问题解决不好,一切都白搭。改开干部集团对位的就是当时德二内部的小资产阶级。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在沪宁·戈培尔看来,德国的战败就是因为没有海军,于是要大造海军,而且德国太失败了,戈培尔的大外宣哪里有新版沪宁戈培尔厉害,都放到美国之音里去了。软性“登陆”成功。

实际来说么,我还是认为爱国主义都是悲哀的,热爱自己的土地是可以的,这是良性的,就像良性竞争的企业,那是会带动整个市场,NASA与苏联良性竞争就能去月球、火星,而后来几十年都浪费了时间。恶性爱国主义就和恶性的企业竞争一样,我就希望你死。这样就是恶性,主要目标不是自己生产出好的产品,而是想办法用各种方式整垮对方公司。

我小时候中共国搞的抵制日货,那时候我啥都不知道,也不知道六四,我就想了,要抵制啥呢,我抵制低级产品,你们中国要是能生产出比日本更好的东西,求我买日货我也不买啊。我只看重产品的,就跟中共国人,给他移民朝鲜,他也不去啊。当然,给我移民冈比亚、委内瑞拉等国,我是去的,因为在我眼中,这些国家比中共国好得多。
Nemrac 我们追求善良与智慧
因为如果一大群人长久地想要做什么事情的话,那这群人迟早是能做到的,借用林肯的那句话就是:你可以长久地阻止少数人,也可能短暂地阻止多数人,但你不能长久地阻止多数人。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的各国的认知当中,国家仍然是图腾化的,在他们的想象当中,拆除武备,给出赔款就像是一个人打残另一个人一样,但是事实显然不同于想象,把人的手砍掉人就废了,很难报仇,但是几千万人完全可以轻易地搞出梅福券或者干脆直接大规模举债来避开赔款之类的限制。

所以二战的一个重大教训就是所谓的“胜利者向失败者的赔款”,只有不断扶植失败者才有可能让几千万人乃至上亿人不再期望着另一场战争,进而维持住胜利者主导的战后秩序。如果美国智库比你葱部分人要聪明的话,那我们就可以确定:这样做比不断防备着另一场战争更加省钱。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德國的戰狼性是腓老爹的鍋,再甩頂多甩到俾斯麥,反正不是奧地利人的
一颗韭菜 大陆小韭菜一颗
建议看看丹尼斯·甘塞尔导演的德国电影,《浪潮》。当某个人享受到了集体主义给他带来的优越性和护身符。他会随之疯狂
因为一战战败后 英法对德国压榨得太厉害。导致德国经济崩溃,陷入大萧条。所以民怨沸腾,给了极端民族主义者一个机会。

二战后 美国就是吸取这个教训,经济援助欧洲。
谢邀!德国一战后不服不忿,很快跳起来再死磕有几个原因。

(第一)
德国的一战,战争层面是“不输而输”,西线在1918年4月刚刚大破英法联军,最前沿离巴黎仅37公里,要不是美军及时登陆一战未必谁输谁赢。

东线1917年11月俄国因长期战争,经济社会不堪重负导致十月革命后退出一战,德国结束了东西两线作战的吃紧状态。

海上战斗德国主力舰44vs英国62,打不过只能用无限制潜艇去击沉所有来往船只,最后惹毛了美国。

但是就在总体战争态势可控情况下,同盟国盟友先后在三个月内崩盘,首先是保加利亚经济崩盘,马其顿被攻陷后引发国内社会连带崩盘,皇帝费迪南出逃,最后在1918年9月投降;保加利亚投降时,奥斯曼土耳其刚在南高加索地区激战,他的主力都部署极远,失去了保加利亚的协防防区,协约国兵峰直至其首都伊斯坦布尔顿,不得已在10月也投降了两国的投降深深震动了奥匈帝国政局,奥匈想尽早趁着自己有筹码时谈妥战后利益问题,11月初就接受了美国的“十四条协议” 结果用力过猛,导致全国上下闹独立,曾经巍巍然的奥匈帝国居然顺间解体。

德国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在11月11号签署了停战协议,其实输的是不太服气的。

(第二)战争其实也不是德国直接挑起的,虽然其中有德法欧洲大格局的背景,德国也唆使小弟动手。 但是萨拉热窝事件死的是奥匈帝国皇储,巴尔干半岛第一次干的是奥斯曼,第二次是分赃不均的保加利亚回头咬塞尔维亚。 波斯尼亚民族危机本质也是奥匈帝国和斯拉夫人的矛盾不可调和。 所以德国就觉得很憋屈,你们打架喊大哥,大哥来了你们撤,什么逼人呢?

(第三)就是德国在一战原因里未必是“不正义”的一方。 普法战争本来是普鲁士大胜,打得法国皇帝被俘,但是后续很多事情欧洲大陆拉偏架。《伦敦条约》里制裁的是奥斯曼土耳其,仅保留伊斯坦布尔,放弃一切巴尔干权益, 保加利亚又把马其顿拿走了,这就是后来所谓的“大日耳曼民族复兴”由来,当时作为战胜民族的日耳曼联邦,在几十年后复杂的欧洲政治妥协中其实是弱势群体。  

第一次摩洛哥危机也是法国咄咄逼人,非要捆着人家手脚给人家修宪,然后把人家税收揣兜里。 第二次摩洛哥危机更过分,海关,警察都放上法国人执勤了。 气的德国皇帝向人民保证“肯定没有下一次了”

所以一战在德意志人甚至整合德,奥,土的奥斯曼人眼里,他们是正义的一方,被欺负的一方,还“不败而败” 就很窝囊。

(第四)就是德国一战虽然趴下了,英法也没好哪去,法国人每7个人里就有一个或死或残,英国每4个家庭就有一个年轻人在一战中死亡或者重伤失去劳动能力。德国一看:你麻痹不就是我潜艇炸了美国佬船你们才挺住的吗。 这里顺带说一句,德国人总结经验教训的方法思维极为奇葩,他觉得美国人来了是因为我揍英法不够快,下次我趁着美国人来之前我给你干了,我就赢了。 丫永远不会想,我打一开始就别碰美国船。所以二战时他就闪电战,果然一下子给法国闪抽水沟里去了,多亏英国佬比较轴,一根筋跟你拼到底,要不还真让德国霸占欧洲了。

(第五)就是德国一战后被制裁的非常过分,13%的国土,12%人口,系统性通膨掠夺德国的财富导致德国国币一跌到底。

(第六)就是德国人思维问题,德国人喜欢用量化的态度去看待欧陆战争,你看无论是总参谋制还是闪电战,无论是制海权概念还是火炮战法,一直到坦克集群推进和大迂回。 德国人特别精于”计算” 在人类战争史上,德国最精于计算,日本最精于战备,日本一个战地罐头他能做出四个菜来,他打中国之前的22年就开始培养相关的军事人才,并且整个国家教育和社会导向都跟着走,这个非常厉害,整个国民体系和一个钟表似的,大齿轮带动小齿轮咔嚓咔嚓往前走。 美国则是最精于“组织” D-Day诺曼底登陆时,海空一共分86层,全方位立体组织,海湾战争期间,陆军第三集团军每天要1660多车次的卡车,150多架次飞机的补给,丝毫不紊乱。所以这三个国家是当代地球上最骁勇善战的国家。 但是德国人精于计算他就喜欢把敌我双方量化了去评比,他一战二战都是犯了这个错误,地球上有个国家他的战力不能单纯量化,那就是英国佬。 英国这种老牌绅士国家,他永远不会投降,你可以把他人杀了,你可以把他船炸了,你可以把他房子烧了,他还闲庭信步的保持绅士风范跟你斗争,这玩意不是任何民族学得来的,他就是骨子里那种,到了生死存亡节点上的民族深层意识觉醒。德国一战二战两次计算英国佬挺不住,他都挺住了,最后把德国人挺躺下了。所以德国人一战后为啥这么快又蹦起来干? 就是他计算,我要把法国闪了,英国人按照我的“计算”他挺不过一年。

(第七)共产主义
我们看一下时间线吧,1918年11月11日德意志签署停战协议,54天以后,1919年1月5日德国工人党成立(就是后来的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即纳粹)。 1921年希特勒任党魁,28年第一次参选,参选结果要多惨有多惨,32年赢得多数席位。33年开始统制德国。  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为啥28年参选只赢了12席,2.6%的获票率,怎么32年就这么厉害了呢? 答案是1929年大萧条来了。

我直接说结果,纳粹这种东西其实就是共产主义变种,他的亲爹就是一战战败,他的亲妈就是大萧条,连带着各种失业,民族情感危机,消费萎缩,流通萎靡,他就诞生了。

所以说并不一定是楼主问的那样“纳粹怎么洗脑了德国民众,一战受损那么严重,却迅速反跳挑起二战?”

真实情况是“一战德国输的不服,理上不亏,下场太惨,对手也半残,而且经过计算我其实能干死你” 在这种大前提下,一战和大萧条相互碰撞,催生了“纳粹”,然后纳粹在反过来支配和加速德国,走上了二战的道路。

问题回答到这里就是我个人理解和研究下的“一战—二战”中德国这一块的大框因果关系了。

至于中国可以从中提取的经验教训,因为篇幅问题,慢慢再聊。
道可道非常道 现高三学生
首先第一个原因是《凡尔赛条约》对德国太苛刻了。富勒在二战后就认为《凡尔赛条约》是二战的起源
其次是大萧条中德国经济损失太大。希特勒的党本身影响力相当小的大萧条之后才崛起,但是也一直没有拿下过议会多数。他被任命为总理感觉也有一定的偶然性。
还有一点是德国的国家构成,俾斯麦用独特的方式让德国统一。但事实上,德意志第二帝国和它周围的很多共和制国家,比如法国还是有一定区别的,地方权力尤其巴伐利亚还是比较大的。很多人认为德国正式形成民族国家是从一战战败废除贵族开始。不过这一点和一战的爆发有更大的联系。和二战爆发有多大联系有些说不准,似乎一楼那位大佬说的挺有道理。
忽悠?你觉得绝大多数德国人都是真傻逼?那是他们真心拥护的好吧,小胡子就是民主选举出来的具有合法性的独裁者,否则他一个外乡人敢满嘴胡诌分分钟就会被德国人踢出德国去。
wget 程序猿, 左派, 反右反极左
就你国也配碰瓷德国, 但是德国有的先进科学技术你国有吗, 先进军事理论你国有吗
佐助 公民的素质是民主的结果,而不是民主的前提。实行民主选举,老百姓参与这个过程,就会逐步提高素质。如果没有这个机会,他永远不会有这方面的素质。所以,以公民素质来说中国不能搞民主选举,是本末倒置的。
19世纪浪漫军国主义认为,撇开战争的战略目的,战争本身也是一种有益的活动。

无论是自由派还是保守派,都接受这样的观点,
即战争调动起英雄主义、自我牺牲精神和男子气概,布尔乔亚社会充斥着矫揉造作和物质享受,而战争是荡涤颓废、振奋人心的良药。

今天,对一项专门用来杀人和从事破坏的事业怀有崇敬之情,绝对被认为是发疯。
但在当时,作家们纷纷表示:

战争总是扩展人民的思想,提升他们的品格。
——亚历克西斯·德·托克维尔

(战争就是)生活本身……我们必须吃和被吃,世界才能生存下去。
只有好战的民族才能兴旺,一个民族一旦放弃武装,它的死期也就到了。
——埃米尔·左拉

战争的崇高就在于,它用伟大的国家精神彻底摧毁渺小的个人,
让同胞相互牺牲的情操,让爱、友谊和强烈的同生共死的情怀,得到最充分的张扬。
——海因里希·冯·特赖奇克

当我告诉你战争是一切艺术的基础时,我的意思也是说,它是人类一切崇高美德和力量的基础。
——约翰·罗斯金

战争是可怕的,但又是必要的,因为战争将国家从社会僵化和停滞中解救出来。
——格奥尔格·威廉·弗里德里希·黑格尔

(战争是)一次净化和一次解放。
——托马斯·曼

战争是人类进步所必需的。
——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

相反,和平则成为“一种梦想,而且不是一个美妙的梦想”,
德国军事战略家赫尔穆特·冯·毛奇(Helmuth von Moltke)说,“如果没有战争,世界就会在物质主义中沉沦。”

弗里德里希·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对此表示同意,他说:
“如果人类忘记了如何制造战争,他们就只剩下些幻想和漂亮的情感,除此之外还能期待的所余无几(甚至是荡然无存了)。”

依照英国历史学家J·A·克拉姆(J. A. Cramb)的解释,和平的意思是
“世界在迟钝之中沉沦……一场噩梦成真,如同太阳变成冰块,留下行星在一片黑暗的空寂中默默地沿着轨道运行”。


甚至反对战争的思想家如康德、亚当·斯密、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奥利弗·温德尔·霍姆斯、H·G·威尔斯、威廉·詹姆斯,对战争也说了不少好话。

从詹姆斯1906年的文章《道义战争》的标题,就能看出他谈及的是战争的积极性,而不是战争中的恶。
当然,他在文章的开始对军事浪漫主义战争观做了一番挖苦:
“可怕”的战争是拯救世界的唯一方案所要支付的小小代价,
否则世界将成为小文员和教师、男女同校、热爱动物者、“消费者联盟”和“慈善联合会”、毫无节制的工业化信徒,还有就是没羞没臊的女权主义者们的天下。
人类将不再有廉耻,不再有坚强,更不会有勇气!这个星球上将住满了懦夫,唾弃它吧!
但是,他又表示:
“我们必须有新的能量和奋斗来维持我们的刚强气概,这是军人所忠实信奉的品质。
尚武美德是久经考验的黏合剂,英勇无畏、蔑视懦弱、放弃私利、服从命令,仍然是一个国家立国的基石。”
所以,他提出了一项强制性国家服务建议,这个项目应该:
“招募我们那些娇生惯养的年轻人,为了戒除他们身上的幼稚,将他们送往煤矿、钢铁厂、渔轮和建筑工地。”


浪漫民族主义和浪漫军国主义互为营养,在德国表现得尤为突出。

德国是欧洲国家晚宴的迟到者,但自认为也配得上拥有一个帝国。
在英国和法国,浪漫军国主义信誓旦旦地说,战争的景象绝不应该是它所显现的那样恐怖。

相反,西莱尔·贝洛克(Hillaire Belloc)这样写道:“我多么渴望一场大战!它将像扫帚一样横扫欧洲的污泥浊水!”
保罗·瓦莱里(Paul Valéry)心里有着同样的念头:“我几乎在盼望一场毁灭性的战争。”

甚至夏洛克·福尔摩斯也忍不住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阿瑟·柯南道尔在1914年让福尔摩斯感叹说:“这会是冰冷和苦涩的,华生,在它大爆发之前,我们中间不少人可能就已经枯萎了。
但是,说到底这是上帝的狂风,风暴过去后,阳光下会有一片更干净、更美好、更坚实的大地。”

各色隐喻不胜枚举:清扫灰尘的扫帚,振奋人心的清风,修枝裁叶的剪刀,荡涤污泥浊水的风暴,还有提纯精练的火焰。
雙加不好的鴨語者 doubleplusungood duckspeaker
一戰德國敗,不是敗在工業,而是敗在農業,國家沒有足夠糧食供養人口下,反戰浪潮爆發。
而德國工業也保持完整,還是歐洲第二大工業國,和世界學術界的中心。一戰後的間戰期都過了21年,青壯人口也有所恢復。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追求平等,博爱,客观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8-13
  • 浏览: 9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