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不是体制内的人反而很少有粉红和战狼?

梳理了下近期自己的朋友圈和微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体制内的朋友同学极少有公开发表挺港警 打港独这类言论,或是转发类似文章的,相反体制外却有不少嗓门极高的,有些是长期深粉,有些是近期变成这样的,以前真的没有丝毫粉红的痕迹。不知道是体制内有要求不要乱讲,还是自发性的闷声大发财。另外tg宣传功力着实赛高,眼见这身边多了一群粉红,有的交情还不错,桑心呐。



由此想到,论坛经常看到如何劝服身边人甚至转化粉红的讨论,个人愚见,如果是接受过本科以上教育,或者工作超过五年的还是粉红,请不要试图去转化,一来基本不可能成功,二来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风险。这种粉红除了社会主义铁拳没人能叫醒。当然有时甚至铁拳都不起作用 。私人关系好的照旧处朋友,顶多点到为止,关系不好的看着他们越变越傻逼也不失为一件乐事 。
悠悠球 来自太阳系
告诉你一个公开的秘密,体制内人通常不会在公众面前(如互联网)涉及政治,在人比较多的地方都是说莫谈国事,因为敏感点很多,一不小心触碰到就炸然后被请喝茶(而且还是算小事的就被撤职的也不少),并且教育自己的小孩不要在网上发表任何与政治有关的言论。相当多人私底下在可信的人面前,都是骂CCP的。
支那五毛网评员 请称中国为支那。梵语Ci^na—stha^ na音译为支那,与葡萄牙语荷兰语德语英语中的China以及法语中的Chine皆源于大一统暴秦chin。也可用俄语Китай称中国为契丹。
是的,事实就是如此。身边某个朋友家七口人,五个党员,金融、海关系统,没一个信共产主义那一套,入党动机很简单,正常作息加班少,能稳定的升官发财,医疗养老双轨制。房地产火爆时,三套小区房地段好而且政府内部价。不像做生意迎来送往、点头哈腰。当然作为党员表面还得作作样子给周围人看。这不就是习禁评常说的两面人?呵呵,共产党员尽是这种两面人,哪个共产党员还为无产阶级工人农民争利益?崔永元低头道歉、王林清电视认罪、北大马克思学会强制改组、深圳佳士科技工人维权被镇压,还看不出来共产党什么货色嘛?
所以说,越是了解内部信息的越反动,体制内的反贼n多,反而是那些信息不对称的,体制外的无知群众群情激昂表忠诚。搞笑得很,韭菜为镰刀加油助威。我早就放弃说服了,韭菜嘛,让他们一辈子浑浑噩噩,不好么?被割还说镰刀好,没有镰刀就活不下去。哈哈哈
wickyy 都不要丧
身边一实权小领导的妻子(同为体制内),某次主动说起其最敬佩的三个领导人,分别是奥巴马、习近平、普金。听闻此言我不禁天雷滚滚。
不过他们是真·爱党爱国,比较幸运没有被社会主义铁拳波及,因为体制内身份时时有些明里暗里的好处。
会主动看下新闻联播,会由衷感叹多亏了党和政府,自己有平稳安逸的生活。
新闻联播怒斥美国时,女方跟着同仇敌忾:“美国真是太坏了!”
我内心又一次天雷滚滚。
HenkGao 我姓高,叫高老庄
是的。
因为习近平搞的那套反腐、两学一做、学习强国,受折腾最严重的就是体制内的基层。而社会矛盾没有得到真正解决,受老百姓气的也是他们。
小粉红、战狼,都是慨他人之慷。
荣誉非国民 请不要忘记品葱第一原则:拒绝情绪化发言
我见过黑共产党最狠的不是民运不是法轮功也不是郭文贵,而是中央党校党史研的研究员。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世界上最大、最强、也可以说是最残暴的极权国家。
它剥夺了近14亿公民的基本人权。在中国,没有言论自由、思想自由、集会自由、宗教自由、行动自由或任何哪怕表面的政治自由。在“终身制主席”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共造出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先进的镇压机器。在中国西部的新疆,政府正在利用科技手段对维吾尔族穆斯林施行文化灭绝,其规模甚至超出它在西藏的做法。人权专家说,新疆有超过100万人被关押在拘留营,另有200万人被迫接受“再教育”,其他人则受到无处不在的监控摄像头、人工智能和其他高科技手段的侵入性监视。

这些都并非秘密。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愈发明显地成为了一个奥威尔式国家;它不仅更严厉地打压本国公民,而且还把数字枷锁输出到世界各地的威权主义者那里。但不同于东德、朝鲜或种族隔离时期的南非这些我们曾经讨论过的流氓国家,美国和欧洲的立法者、西方媒体和世界上最大的企业很少正视中国的真实面目,它在日益对世界各地的人类自由构成关乎存亡的威胁。
陈美丽 拥护品葱习惯法
搬运之前的一篇回答,不妨一看。

共产党体制并不是铁板一块,体制内很多人比我们更憎恨这个政权。

刘仲敬:體制外的人往往以為體制內都是鐵板一塊,都統統是共匪,但是實際上體制內大多數人是相互仇恨而且仇恨共產黨的。這一點跟其他的勢力不一樣,例如有很多人說共產黨像伊斯蘭教或者說是像蒙古征服者之類的,但是實際上,蒙古人只是殺那些不是蒙古人的敵人,蒙古人跟蒙古人彼此之間還是相互信任的,伊斯蘭教徒也可能會殺異教徒,但是穆斯林和穆斯林之間是有一定的相互信任的。像共產黨這樣的,是歷史上非常少見的,也就是說,共產黨殺共產黨,比共產黨殺外人還要更殘暴,共產黨不信任共產黨,比共產黨不信任外人還要更徹底。這是列寧主義特別邪惡的地方,但確實是體制內每一個人都非常清楚的。每一個體制內的人都知道,你如果失敗了,不可能像美國的失敗政客那樣過安分日子的,你必須用比對付外人更狠的手段對付你自己內部的競爭對手。


这样的体制很容易由一个小伤口引发大崩溃。

刘仲敬:所以這樣的體制很容易因為一個小小的傷口就突然引起戲劇性的崩潰,而崩潰以後,確實是像習近平說的那樣,「竟無一人是男兒」,大多數沒有資格當上領導人的共產黨員或一般幹部是會松一口氣,現在我總算是安全了,也許會受窮,也許會挨罵,但是總不會隨時隨地有被雙規、被抓起來坐黑監獄的危險了。這樣的結果,從長遠來看是必然的,你只是不知道突破點在哪一點。所以在最極端的情況下,我們可以假定,郭文貴真的在中共內部製造出派系鬥爭來,而這些派系鬥爭真的會引起中國內潰


这预示这未来中国的两种命运:可能成为苏联,也可能因内外交困而分裂溃败。

刘仲敬:所以未來的發展也無非是在這兩個極端之間:第一個極端就是,共產黨變成一個類似蘇聯式的挑戰者集團,跟美國和西方世界進入類似冷戰的鬥爭當中,但是內部還能夠維持足夠的團結,而且對外鬥爭對它對內團結是有幫助的;另一個極端就是,它內外交困,對外的挑戰不成功的同時,內部也陷入分裂和潰敗之中。郭文貴肯定是希望後一種結局出現的,這對他最為有利,也是他最習慣的,比起終老在西方、哪怕是在安全情況下當一輩子義工要好得多。在最極端的情況下,假定體制完全崩潰了,他憑他在體制內的長期經驗和他的經濟資本,完全可以到國內去大顯身手的。
aggie 已停用
当然了,这不是常识吗?

体制内的人又不是傻逼。

老干部都和我说过,扛着红旗反红旗啊!

粉红战狼一般都是社会底层。其实我没那么恨粉红战狼,都是些智商为负的纯屌丝,实际上没有影响力。哪天要是换了皇上,他们一样拥护。
粉红战狼一般都是脑子缺根弦 体制内不会有脑子缺弦的人
pc6650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
是的,我的观察也是如此。
我朋友圈里,越是体制内的,越是接近核心的,越不会被中共那一套骗的,因为,,,因为他们自己就参与了骗人,,,
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彻底麻木,而另一部分尚有些正义感的人,往往抱着一种“加速主义者”的心态在执行命令,但我总觉得有点自我欺骗了:啥都知道,也有点良心,但又没什么别的办法,或舍不得这份工作,只好找这么个理由自我安慰。
大差不差 830868FF18B405C6191F974D5272D6E5E295ABC2AE729C69ECC46E46015DC9879004E9367BB12B5981505360D293E660574465CC9E8F9075622ADBD602383A56
因为他们不是韭菜,他们是镰刀。

品葱上现在有一种很奇怪的论调:越是体制内的越反共。这个观点也许对,也许不对。但是这个话术,俺以为很危险。难不成按照此逻辑,体制内的都可以解读为反共者的朋友?

俺以为,对于体制内的人,光强调他们不容易被忽悠的一面是很不够的,还要将他们的镰刀本质暴露出来。

所以粉红战狼属于韭菜,体制内的人只能说他们属于不容易被割韭菜的一类。

体制内的人之所以不是小粉红,只是因为他们大都是既得利益者,千万不要把这些人当成自己人。毕竟中共垮台首先倒霉的他们,饭碗没了。所以,请保持清醒。

如果这里有朋友是体制内的真反共者,请不要见怪,弃暗投明是另外一回事,说的不是你们。但是俺不认为体制内弃暗投明的是多数。
体制内的要么窝囊到抑郁,要么聪明到你无法想像。后者会白天拍马官升无数级,晚上会翻墙用各种国际社交网站(也许也来品葱上来个反共言论)。顺便利用职权把自己小孩早早送出国,说是自家小孩不适应中国的应试教育。为父母早早买妥坟地,说是死人墓比活人房价贵。当然自家房子不能太显眼,不然有贪污之嫌... 这种人是你想像不出的厉害角色。
     中共体制内,虽然大家都是“共”字头的,但是,在“共”字头底下的斗争,却一点都不简单

     今天“三个代表”,明天“八荣八耻”,后天“社会主义价值观”……从表面上看,这些层出不穷的话术,都符合“马列毛”的大方向,但是其实呢,每个不同的口号,都代表了一次新的“运动”,都会造成新运动和老运动参与人员之间的斗争,都有人要丢乌纱帽甚至丢命。

     那么问题来了,假如,你是中共的体制内一个小官,现在,上面新传递下来一个新口号,整天新闻联播里播放,比如说就是 “一带一路”吧。你要怎么应对?

      完全不去关注,是不行的
      不和大家一起行动,不紧跟潮流,不“学习精神”,那你是要被拉出去杀鸡儆猴的。哇,人家新皇登基,新官上任三把火,御笔题了个口号,开始搞运动,你敢无视?你不死谁死

      但是按小粉红和战螂那样高强度地喊口号,也是不行的
      跟潮流的太紧,喊口号喊得太热情(也就是所谓的小粉红、小战螂一样的狂热表现)……那么,你敢保证现在这个口号,就是永远正确的么?永远不会“过时” ?中共历史上,新一轮“运动”刚一开始,就对上一轮“运动”展开清算的案例,简直太多……万一有一天,因为你当初喊口号喊得太热情,招来了灾祸呢?

     所以,确实,体制内想要存活,不能做战螂或者小粉红,那样的话,纯粹就是嫌自己命长
zeony 驅逐黃俄,恢復中華。民主自由,照耀中國。
還記得那個蘇聯笑話嗎?共產黨員的三大優秀品質:忠誠、良知和智慧,但是每個人最多只有兩個。
庸俗不堪 一群没有互联网论坛经验的人,设计了毁站规则
养狗人为何要吃狗粮?
拉宾诺维奇斯基 苏维埃公民
当总路线发生变化的时候怎么办?和总路线一起动摇///
niubility 八九六四 坦克人 tankman 天安门 木犀地 维园晚会 学生动乱 陈光诚 蟹农场 谭作人 高智晟 唯色 盘古乐队 方励之 魏京生 达赖 东突厥 世维会 戒严 活摘 暴动 翻墙 无界 自由门 动态网 明慧 法轮功 九评 退党 黄俄 习包子 五大诉求
身为非赵家人的体制内共匪,我来回答:体制内的人确实很少有(表现出来的)粉红和战狼。

相对而言这个群体的教育水平没那么差,青少年的生活没有那么贫乏。一方面不太需要靠吼爱国来表演,另一方面家庭早早就提醒过:不要轻易表达政治态度(不论哪一方面)。

大部分人,如果不是为了割韭菜,就不会像吴京和德国女战狼那样。

但是要说他们反共,或者期待他们反共,就有难度了。像我这种吃饭砸锅的真不多。

这种情况,可以参考另一个指标:体制内违反计划生育的,是不是也非常少?
天下无贼 你想多了…………
并不会。

体制内总的来说应该还是支持当前体制的更多,人家已经用脚,用身体投票了啊。
Bitcointalk BitcoinLawyer
很简单的道理,如同演戏。
台上的都是演员,真正被骗却的是观众。
能在體制內混的,絕不是傻子,都是兩面人。林彪飛俄羅斯,王立軍夜奔美國領事館。他們是黨國最大的威脅。
是的,我所认识的体制内的几乎都把子女送出国
守法刁民 观察 不知曾幾何時,品蔥就有那麼一群人,他們嘴上說著反專制,事實上卻鼓吹專制政權不可戰勝論、中華永無希望論,他們並不希望專制政權倒台,因為專制政權倒台,他們也就失去了嘲笑生活在專制統治下的民眾,來為自己失敗的人生尋找存在優越感的機會,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請勿對號入
确实如此,因为体制内的人了解的真相比体制外的人多太多了。不过埋怨归埋怨,他们还是相当拥护体制的。

(仅以我周边了解真相仍然拥护赵家的人为例),他们都是拥护赵家的统治,这是个客观现实,我们不应该去回避。但!墙内民众维护赵家的统治并不是因为觉得赵家统治得好,更不是拥有什么共产主义的崇高理想,或者你会很好奇,既然不满赵家的统治又没有信仰的支撑,为什么还会拥护赵家的统治,这就不得不佩服赵家的愚民洗脑的高超,他们这些赵家的拥护者认为,赵家虽然罪犯滔天、罄竹难书,但如果赵家不复存在,中国就会变成下一个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委内瑞拉、津巴布韦、埃及,圈养再差也比生活在斗兽场里好。
Gorbov 自由人
粉红和战狼要么是底层被洗脑的,要么是有一定即得利益的人
vousmevoyez 往后不会更新了。
是的。
但是體制內也絕對擁護共黨,因為這樣做他們利益最大化。不大聲說可能也是顧慮到體制內身份的問題。
Wesminster 上崖山
是的。体制内的人很少有粉红战狼,那是因为粉红战狼是支共最最低级的产物
体制内发出的骂声容易给人以错觉,ta们骂是因为ta们屁股坐的牢,心还是那颗共产主义的心,换句话说就是小骂大帮忙或者大骂小帮忙
您以为为啥差不多十年前体制内护照就全部上交,出国各种审批管制,因为怕人出国多了有二心了,出国跑了或者屁股歪了。之前我还不信支共内部报告也充斥着大量假信息,现在我信了,所以别说粉红战狼视美帝为香港黑手,西方势力报道抹黑小白花阿忠哥,体制内人真的也吃这套,愚忠的令人无言以对,那股小农劲儿乡土气息是刻入骨髓里的,总觉得外国人看不起中国人,其实中国人最看不起中国人自己
其实也是不乏清醒的人的,但是马列情怀和近代屈辱史真的害支,想想真的很无语凝噎,现在就觉得,看开点,都走吧
是啊。我外公是地方级别比较高的干部,把建国以来每个时期都黑了一遍,还说他以前同僚的笑话。尺度大到我外婆害怕又像文革的时候那样被抓起来。

父母一辈的那些党员入党纯粹是走程序。有的甚至还和我妈一起搞代购赚外快。战狼个头,发财要紧。
以我认识的粉红来看,是混得困难、平时被欺压的人,有温饱他们就恨不得天天给皇帝磕头,他们没有自己的值得骄傲的地方,经常被地位比自己高一点点的人甩脸色,自尊心受到打击却无法平衡,唯有以国之名获得一点心理安慰,这样可以暂时忘却自尊心的伤害。

以前认识某二线市政府的官,经常来往,听到他说了不少中央和地方上的一些官员的事,后来因为一些原因不再来往。
我的判断:
他们因为比韭菜知道的更多而不相信匪裆。
他们因为知道的更多而不敢轻易暴露不忠诚。
他们因为知道的更多而歧视很多韭菜的愚昧,所以也不愿意韭菜给他们当猪队友。
所以,他们对匪裆不抱希望,对韭菜不报希望,唯有在不被双规的情况下尽可能利己。
所以,不指望能看到墙国有一天变成民主自由的社会,只管在自己还有官职的时候把自己的小家照顾好,把子女送出国,不欺压群众就已经很好了。
所以,为了自己的利益,他们绝大多数都是拥护匪裆的,只是各属不同派系罢了,都是吃人的。
体制内的人都明白,只是跟共党混点汤水喝喝,沾点赵家人的便利
XIJINPINGSL XIJINPING
我认为一件事情在每个人看来,都会辨别好坏,然后又作出他在当时状态下应该说真话还是假话的决定。
认为好,说真话;
认为坏,说真话;
认为好,说假话;
认为坏,说假话。
nerv二号机 只要微笑就够了
我有一个长辈,当年去北京参加过64,现在是处级干部。你说他到底相不相信CCP那一套呢(笑
玻璃美人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认识的高层个个都是反贼贼贼
字数字数字数字数
konatsu konatsu
就我認識的幾位雙親或家人是中共體制內核心群的朋友,他們確實不會那麼戰狼或粉紅。有位朋友曾經說過,他來台灣讀書的原因之一,就是媽媽告訴他:「去台灣洗洗被中共污染的腦袋跟肺,看能不能洗乾淨點。」
Hiaigntv 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洋洋,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勇敢、更有热量的人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普通公务员挣得又少,又看着一堆体制内不公平现象,看着同事成天勾心斗角,清楚地知道各个机构是什么办事效率,同事们到底是把解决问题放在首位还是把晋升放在首位,不准备晋升的天天混日子赚了多少纳税人的钱,而且是朝令夕改天天学习的带头人,再加上要天天喊口号表忠心,换谁谁都不行……
体制内接触到的信息又多,知道哪个清廉办实事的领导又被搞掉了,知道国企一天天都怎么坑钱割韭菜,知道官老爷们有什么样的特权,自己又不是既得利益者……

是既得利益者的,天天忙着斗争和刷政绩呢……最多背背新口号,哪有时间粉红……
反贼头目习明泽 厕所革命从我做起
潜水好久了,专门注册来答一下。
俺们家全家都是体制内的,爸妈都是地方中层干部。
体制内的人,尤其是基层的干部,各种烂事见的太多了,战狼粉红与他们基本无关,越老的干部越如此。
我爸是军转干部,就这都丝毫不战螂,当然也不是反贼,他是一个改良主义者,喜欢资本主义,喜欢邓小平不喜欢毛泽东习近平。我爸农村出身,成分不好小时候受了些苦,上大学也因为穷只能念军校,应该是他反对老毛的原因。
我妈是呼吸过八十年代自由风的国企子弟,看日本电视剧香港电影听台湾音乐长大的那一代人,虽然是党的干部,但是完全和粉红不沾边,但是也不关心政治,喜欢吃吃喝喝看电影听音乐,纯粹的现代都市人。
很多前面的葱油都讲过了,我讲讲基层干部对习近平对看法。
其实根本就不用想吧,没几个喜欢他的,主要是2017年后反腐扩大化,加上扫黑,开始大规模收拾基层干部。葱油们体会不到现在基层抓人有多狠,我们这边的区纪委,十年前一年连一个案子都办不了,现在一年能办100多个案子,我很多小时候玩伴的父母都进去了(就最近一年多的事)。而且大规模的举报越来越风行,我家人就被举报过,幸好没事。
这个其实已经完全脱离过去“运动式反腐”的正常套路了,那么共党为啥这么干?其实就是为了抢钱,补地方财政的大漏洞。我们这甚至要求领导干部回缴补贴,简直匪夷所思。
现在党政机关里真的是人人自危,谁都不知道哪一天会被突然带走,或者哪个月工资发不出来,还要提防同事的恶意中伤,被出事的领导拉出来顶包。
对干部都这样,对老百姓肯定更狠了,现在上访的集会的不给你人间蒸发就算好的,我们这破地方财政一坨屎,然而公安的装备都他妈和香港警务处看齐了,摄像头越来越多。共产党是真的怕啊,它怕哪天就被推翻了,所以才在军队和维稳上下这么大功夫。相对应的,党的好干部就受苦了。
当然2013年后的各种取消用车取消补贴取消礼品等等就不提了,近年各种乱七八糟的政治任务、学习活动也让机关的人很反感。
所以俺真心觉得,将来某一天共党撑不住了,这些曾经的铁盘基本没有人会去护它的。让那些丘八去扛老百姓的怒火美国人的炸弹吧,基层干部不给你丫的带头反水就算好的。
看上面的回答很多都说不是

那再问这样一个问题:你自己真的是"反贼"吗?

既然不是粉红战狼,那么当单位党支部召开小组会的时候,表态表了吗,写大大治国理政学习心得材料,交白卷吗? 上级布置下来的工作,不做吗?

肯定有人说他们只是被迫的,混口饭吃,心里还是反对的,或者至少是无感的。

我就告诉你,不可能,但凡心里反对共产党,这些事根本就做不下去,受不了!

你看见的所谓反对体制只占他所有态度的百分之一,其他百分之九十九都拥抱体制,为什么?尤其是领导,你不打心眼里认同体制那你根本就到不了这个位置。

嘴上反一分,身体可是很诚实的,你以为见微知著,几乎是联想过度。

如果要这些体制内人士交出利益:垄断企业取消行政保护,政府官员全部选举产生,取消老干部的福利待遇,一般人士退出福利房,你看看他们粉红不粉红?战狼不战狼?

体制对人的筛选是全方位的,一个人选择进体制,虽然不能说是坏人,但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任何一个时期都是。(改开前根红苗正,改开后技术性官迷,千禧年进体制不是无能的关系户那就是战狼小粉红了)

再说,不是战狼粉红这又算什么标准呢,不咬牙切齿反对中共基本上就是有道德缺陷了,特别是今天。
去年体制内还有一条罪:罔议中央!

体制内有反贼,也有支持者。
都默不作声,是因为都害怕啊,不知道哪句说错了就要倒大霉,那就都不说了。
喚醒歲靜研究生 香港 Master 内地生 抗爭者
回答這個問題很簡單, 把官員資產公開就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當然厲害國即使公開也是造假
作为体制内潜伏的反贼,我表示十分赞同,周围的同事,私下里都不怎么待见土共,大家还都是党员2333333
这个现象,Bending Spines(中文《弯曲的脊梁》)这本书里讲的很透彻:对普通个体而言,由于极权政体对公开反抗者的严厉打击和媒体的垄断宣传,个人很容易陷入周围的人都是政权积极拥护者的错觉。但事实上,真正发自内心拥护政权(对政权的各种宣传口号深信不疑)的永远是极少数,因为极权政体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宣传口号和现实的严重脱节。公开反抗政权会导致极大的个人利益损害,所以大多数人会选择表面上的服从。对这些人来说,只要顺从体制能够获益,或者顺从体制带给他们的损害比反抗体制造成的损害小,他们就不会去主动地反抗这个体制,但是同样的,他们也不会去积极地拥护(牺牲自己的利益去维护)这个体制。
一代风流人物 讨厌虚情假意,坚持活出个性
什么人活的舒服,当然是体制内的人。每天工作六小时,月初补贴油费话费,月底拿统计局工资,每季发放各大商场购物卡,一日三餐机关食堂,还有公费医疗养老和学历进修,在外购物享受免息贷款。午休、双休、黄金周、带薪年假、五险一金俱全。你以为这样就够了?他们退休后还有双轨制待遇。
战狼和小粉红是宣宣和团团发展的外围,没必要对他们的言论太当真,不过是些提线木偶.
体制内的人才是目睹了真相的人.
镰刀也好,韭菜也好,都深受TG之害,TG作的恶,罄竹难书,人人知道。但是,TG擅长统战,擅长转移矛盾,擅长假大空,通过长期对几代人的洗脑,让十四亿韭菜形成了几个共同的G点:怕乱求安,怕穷求富,怕分求统,至于什么是文明,什么是道德,通通不如一个钱字。这也正好说明人人自危的现状,用不择手段的赚钱来武装自己。
体制内的人对TG的本质看得更清楚,没有韭菜那么多幻想,我身边的几个“高官“,台上和私底下完全是两个人。
gerryzeng 我爱台湾,台湾是一个国家,小粉红和酸民滚出我的视线
好困扰,体制内的很反共,像我们呆在体制外,特别是外企的就不能反共了吗?
体制内的粉红跟体制外的不一样。体制内的粉红是真心实意的,因为为既得利益者,而且所得到的利益非常人能想象,他们是真心拥护ccp统治的。体制外的粉红纯粹就是蠢极傻坏,但是一旦自身利益被触犯,立刻会倒戈,体制内的粉红才是最可怕的,感觉也并不在少数
村里人 即便无力反抗黑暗,也不要为黑暗摇旗呐喊
不同意,也许体制内的人是最清楚制度的腐朽和黑暗的一批人,但他们也是最不希望体制完全崩溃的一批人,最多一部分能算是改良派。
ppp111 初来乍到,多多指教
错,我家就有反常的!我家亲戚(夫妻两)一个混人大,一个混卫生,然而每次聚餐那种谈吐间无不表示沦陷区还是蒸蒸日上的,什么一带一路以后去欧洲可以火车了,什么生活更加方便了,等等!我不知道他俩是不是小心行事,即便在家人面前也不敢表露某些政治立场!
总之我接触这两位亲戚,我就一个感觉想当沦陷区共产党干部但又怕被党的机器反噬自身(比如因为上面贪污或者站错位置而把自己给拖下水),同时毕竟又在体制内享受着体制带来的福利,所以这种拧巴的心态我也无法形容!
还有一个人不得不提-我爹,也是国企一破员工,可笑的是他倒是挺信党机器的宣传,乃至相信到了习近平能带领大家步入共产主义
--------总结
越是体制边缘的人物,对体制的认同度越高,尤其是在其中享受了丰富的资源;越是靠近体制内的,约明白这个体制是什么东西,因而见多了里面肮脏的事情,多半是不信这东西根子上是好的!
是的,我有非常多好朋友就是如此。
其实你看一下那些公务员考试是考什么就知道了。
行测就是智商
申论就是写作
面试就是演讲

没错,说到底就是怕这类人所以收编。
怕他们智商高策划事件
怕他们用文笔写反洗脑文章
怕他们有煽动他人的能力

我不知道外国是怎样的?

现在他们连临时工都开始这样做了,就是怕有漏网之鱼。

这种考核只会让那些非常机灵的人进去吃皇粮,可同时这类造反的人才也同时难控制。
所以他们就大力的增加公务员的待遇。

因此我觉得假如经济崩溃,连公务员都出不了工资的话就倒台了
被强迫高强度学习之后的心理状态感觉粉不起来红
多韭公 不敢为天下先
油管有一个叫时光昊的基层,市场监管部门的。他的节目够得上反动了,我很好奇他怎么还能继续在国内当公务员。这个人还大摇大摆告诉观众他是哪里人,干什么的,还跑到特警训练基地拍视频。
那要看在体制什么层级上。中基层很多反对习近平,因为他把人都折腾的够呛,高层习派不会。
ChenAi烟波暮影 人在中国,身不由己
人在海外,感觉海外的粉红比内地多,就是那种每天说着越出国越爱国的垃圾
每利坚合中国 什么?有人居然以为赵共是共产主义政党?*本号为我第一个品葱号,创建于19/1/2020
我大姨父是副处官员,1990s初入伍,2010转业(士兵叫退伍/复员,干部叫转业),当时一转业就是副处级。
他在武警20年,后期一直升不上官,他说那时候乱,买官卖官,给钱才能升官,所以他气的转了业,到政府干活。
结果10年了还是副处!我问一定要等正处退休你才能当上正处?他说是。
我:不是2,3年就民主改选一次?
他:***的改选,都是终身的,还不是谁有钱,谁有关系谁当官……

这种东西,普通民众只能偶尔听到,我因为有这样一个亲戚所以了解的多一点,也很愤怒。但是我们毕竟不是体制内亲身经历者。只有我大姨父这样的亲身经历者,亲身感受到体制里那种腐朽,那种浪费生命,已经影响到了自己仕途乃至人生,才深有体会。他懂了,还怎么可能无脑吹捧呢……

为所有被扭曲体制的牺牲者默哀3s
智行合一 我是这个世界的过客,亦是永住者
  我们家也是这样,前段时间我爸说挺羡慕我在国外的。
  因为他说他自己这个工作连沉默的权利都被剥夺了,只能不停地唱赞歌,而且光唱还不行,还得唱得比别人更响。
  而且最有趣的就是,他一回家就看VOA和文昭,连他自己都吐槽说自己这活得和精神分裂一样,但他又有什么办法?我们是体制内的得利者,扛着红旗反红旗是需要极其大公无私的精神的。
  反倒是我们学校的一堆屌丝是狂热粉红(当然或许也有我不知道的体制内粉红),我有时候觉得这简直太魔幻了,我之前还因为支持普世价值和这帮人吵过,(按理来说应该是他们支持普世价值,我支持共产党才正常啊,虽然我们家算不上什么大富大贵,但也算得上是比较滋润,民主制度要是在中国一确立,我过得可能就不能像现在这么滋润了)然而这帮人的三观真是让我大开眼界,这场景简直就是一个奴隶主的儿子告诉那些奴隶说你们要反抗,结果却被那些奴隶大骂说我对我爹不孝顺一样。
饲养员 半导体行业女博士。
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一厢情愿,

用《那年那兔...》这部洗脑动漫作为头像的十有八九是小粉蛆。
小君撫 大雄维尼
曾经在事业单位干过,领导精着呢。
每次吃饭都给我们骂习近平不让吃饭报销,虽然后来还是都钻洞子报了。
哈哈,我本人就是体制内的,在组织部上班,不知道大家知道组织部吗,简单来说就是管理干部的地方,领导干部的调动和思想教育,党员的管理这些都归组织部管,当然肯定是人家书记说了算,我们负责传达书记的意图,自从习上台以来,我能明显感觉到体制内的工作人员对这个二货的厌恶啊,尤其是我们这些核心部门的年轻人更是讨厌这个二傻子,自从他上台,我们忙的要死要死的,他放个屁都要我们弄个心得体会,形式主义一套一套的,今天学习他的这个讲话,明天学习他的那个讲话,可是傻子都知道他的讲话没一个是他写的啊。一场政治运动接一场,群众路线、民主生活会、扶贫、不忘初心,每一个运动都是声势浩大而屁用没有,大家都开玩笑的说,他上台以后最爽的莫过于打印店了,因为不管哪个运动,都要造成成吨的纸质垃圾,真的是垃圾啊,一点屁用没。每个人都厌恶这样的工作,可是又没办法,尤其是基层干部更是苦不堪言,任务一层一层下来,全部责任都到了基层,上面的人基本负责转发文件,和下来吃喝检查督导,发现问题就让你整改,但是不提供你任何帮助,着实也搞笑。所以,体制内的人作为一场一场运动的见证者和参与者,能粉红才真的见了鬼了。
x小粉红爱党,反贼恨党,公务员们则是党的一部分。公务员可以有反贼思想,可能有改良思想,但他们本身就是体制的一部分。不要再纠结这一点了。
有的人想推倒柏林墙,有的人维护柏林墙,有的人他们本身就是柏林墙的一块砖。
体制内也有很多种人。但很大的一部分体制内因为他们自以为掌握了不对称的信息,在体制崩溃前有足够的时间和能力给自己在新体制内创造地位(类似前苏联各加盟国领导成为后来的寡头)而又享受着当下体制内的特权,因此态度很中庸。
体制内一个个都是人精 怎么可能是粉红战狼那种脑残
范松忠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是,外面愚民总是“假如我是习粪坑”等,体制内反而清醒一些,为了中共政权自己丢了命有必要么。
沉默是他们唯一的权利。
其实大家心里都知道怎么回事,这个东西,有正有反,没得说。但说不好可是要丢饭碗殃及家庭的,没人会单纯为了过嘴瘾而承担失去现在的生活的风险吧?
sora2021 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
体制内的人,无论立场如何,都只会觉得粉红和战狼浅薄。
亲眼见过上访,接过上访,见识过体系阴暗面的人,哪怕很支持ccp,也不会认同ccp伟光正,国内一片祥和,境外势力教唆勾结这样的想法。
见识过钓鱼处理群体性事件手段的,也不会相信香港是一群暴乱分子
正儿八经考上公务员的不说是百里挑一,但也算是略微出众了,加上体制内摸爬滚打,连这点驭民之术都看不出,还怎么忽悠老百姓?
扛麦运动健将 疯狂宇宙里扛二百斤麦子遨游星瀚
不赞同,我爸就是体制内的一个县处级干部,手机只买华为,旅游一次必去一次红色景点,天天跟我讲维尼有多好??
蔡孝乾 爬雪山 過草地 眾人拾柴火焰高 一舉殲滅省工委
體制內當然也有一堆
但是他們會分清楚上下班時間該做什麼事
愛國是工作 下班當反賊是生活跟養寇自重
我建議各位蔥友都去考公
一起把他們吃垮
上班加速下班也加速
黨國要在基層迫害人的時候還可以陽奉陰違
裝作沒看到 偷偷放水
把興趣跟職業統一起來
Jaehan2019 楚材晋用的材,韩民族的韩。
看完这题底下的大部分回答浑身发冷,甚至还有人把进体制跟加速联系起来了,怎么着这是要推行“默存心中的反贼”制度吗?

就像一位答主说的,他们是镰刀不是韭菜,在体系里的功能本身就和韭菜不一样。韭菜负责摇旗呐喊,他们负责的是用教育和强制手段保证韭菜会去摇旗呐喊,再把不愿意摇旗呐喊的那部分声音,甚至肉体消灭掉。嘴上说着自己清醒,还嘲笑被自己戕害的无知群众战狼粉红,肉体却为体制添砖加瓦,把专制建设得更牢固,这种人一点不值得理解。
凤梨味的小熊 观察 喜欢吃凤梨的小熊熊
体制内也只是混口饭吃,入不入党也是自愿,没必要把体制内和粉红战狼划等号。大部分体制内的人还是想安稳度日而已,并不想谈论政治。
xjp 00hou
最近在qq上看新闻,只要有一个说美国的好或者中国的不好,则一群傻子群起而攻之,什么污言秽语都说的出口。我心里明白都是最新被洗脑的一群年轻人,但是心底不还是由升起一种悲凉的感觉。这种洗脑教育教育出来的大多数是畸形,唉
品葱也是一样啊,各种加速主义类的口号党。

媒体的功能是宣传,是抓眼球,而生活的真理往往就是那么朴实无华,太过于抓眼球必然会在一定程度上脱离现实。

作为一个维持70年的政府,作为一个墙只立起来不到10年还能爬梯子的社会,大部分人对墙外并不是一无所知,媒体不然讨论的大家私下也会聊,更别说这些负责行政的政府人员了,不管是企业还是政府机关,哪个领导不想多几个踏实办事的人呢?

分析中共问题时,千万别被这些叫唤得最凶的声音晕了头。
为什么我见过的大小官员都是粉红战狼到恶臭?
一线基层公务员也一样。
过来看看 观察 过来看看
你错了,是体制内出反贼很明显,所以你觉得多,其实绝大部分都是粉红
岳飞武穆宗帅 自我主义,本质主义者
就我认识的来说,反贼的程度(或者说知道共匪什么德性的)副部级退休知识官僚>副县级退休技术官僚>他们的儿子>大学生退役士官>地方央企文书秘书≥基层局级事业单位股级员工。中间摇摆偏向党中央理客中的多数为研究生学历直接到基层事业单位或者考进公务员的小干部≈本地土著进入国企事业单位后从事行政工作的。而粉红和比较粉红的多数是银行工作人员或者大部分私企人员(无论老板还是员工)。总的来说,其实可以说工作内容和接触到的体制内不同级别信息决定了对共党的了解程度,且跟家庭教育价值观很有关系。
我觉得也不是,我父母身边有许多体制内的朋友,但是顶多就是餐桌酒局上骂一骂,而且有的人骂的是某一个人、某一个单位,没有思考是不是体制的问题。况且,就算嘴上骂,身体倒是对CCP很忠诚,领导给的违背人性的任务敢不干吗?党章敢不抄吗?还不是一个个继续溜须拍马,年底评先进评职称一个比一个积极,一个个见了领导还不是满脸堆笑。比如,我父亲有一个负责维稳的同学,虽然嘴上骂共产党坏,迫害、腐败,在新疆还不是杀反共的穆斯林,往死里杀。
真正的反贼可不会只是嘴上说,行动也不会按照CCP的意愿。
上天教主 观察 要阴天了
因为那部分人并不傻,不像那些被洗脑的小年轻没有自己的主见,完全被洗脑了,
当然是啊,聪明人都去做官了,只剩下蠢货反清复明(笑)
是(认真脸),体制内除了那些刚进体制的和特别蠢的,绝大部分都不是粉红更不会是战狼,否则出国的怎么会那么多?
相反,体制内是更清楚体制本质的人,所以堡垒是一定从内部攻破的,品葱的反贼就连摇旗呐喊的资格都没有,因为动辄“你支”的人永远是大多数人的打击对象。
想想,刘仲敬,周孝正,辛灏年,哪个不是体制出身?还有六四叛逃的许家屯等体制内开明派,都是在脚踏实地的从各方面解构体制合法性。
而那些民运分子呢?他们的弱智化言论只会激起墙内人的反感,我个人觉得,这些人就是中共和美国左派豢养的反向五毛,客观上只起了反作用。
有相当一部分就是党国不分的,那种”言必汉唐,虽远必诛“转化来的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卓越した領導者、 最高司令官、 革命武力の最高指導者、 不世出の先軍統帥者、 党・軍・人民の最高指導者
虽然给亲王贝勒们封了个大师兄的头衔,但是见过达官显要带队义和团冲锋的吗?
越是体制内越是会清楚
Gyishi 观察 大熊恒恒
楼上说的好,送死的,用于实验品的,都是老百姓,特别是自60年代以来开发的定向能武器,能直接影响人的思维,让你心甘造情愿去送死,低人权优势打造了一代又一代的木头,红警 尤里不是传说,黑太阳731啊,多少家庭斑斑血泪啊。
反共左派 观察 認同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共異議人士
我遇到很多因為對香港人羨慕嫉妒恨所以希望共匪壓迫香港的東亞大陸人,他們本身是認同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的,只是因為長期無法得到所以特別仇恨得到部份自由的香港人。
体制内等于骗子集团,体制外等于受骗群众+骗子集团打手,骗子集团内部的众多骗子们肯定绝大多数不相信它们炮制出来的骗术啦!如果因为骗子集团的骗子们不相信自己人搞出来的骗术就觉得他们比受骗群众强是不是有些本末倒置了?
库兰德 观察 呼吸新鲜空气
在中国体制内的人受到的约束太多,混体制的人图的就是稳定,你不想给自己找麻烦就最好不要多事,就算有心也只能忍住,不然你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体制内活得舒服, 享受生活,没必要来网上发泄情绪。 
过的不好的容易有情绪,需要发泄。 粉红偏“爱国”,反贼上品葱。
Wade_Samson 观察 观点十分幼稚,基本没啥见解,请轻喷。
一般体制内坐得稳的都还是有点儿家底,战狼、小粉红都是现实中一无所成靠给别人扣帽子,自己天天表忠心来依靠群体找到存在感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奋斗新时代,扬帆起航。我是新时代小旗手,我为自己带葱!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31
  • 浏览: 39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