恕我直言,在座的各位都是云革命家,精神叛逆,身体老实,颅内造反,毫无担当。

来自YouTube  习包子也想挑战念诗之王  评论区
-11
分享 2019-03-26

53 个评论

你不是?
事 我鼓励你打响第一枪
恕我直言,好不容易肉身过墙,为什么要为小粉红五毛们去奋斗?又不是我喝毒奶粉 打毒疫苗,被爆炸,还要每年享受超级大放水。
rtgzddgh 已停用
姨学回答大概是这样的
"恕我直言,如果中国未来几年不爆炸,我也该肉翻了.
真爆炸了我就去教堂或者清真寺.
为什么我要为中国人去奋斗?为中国人流血是不值得的呀"
旧品葱被端了,这足以说明党国怕这个
新品葱动辄有五毛搞破坏,也是因为戳中了党国的G点,说明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
在此感谢品葱团队,让网上有个相对自由中立的发言之地,共勉
恁说得对!
革命不止有上街,起义,造反。任何对抗中共的行为都很重要,都最终会汇聚成推到中共的一股力量。 建立品葱,倡导言论自由是。github上分析fuck-xuexiqiangguo是,推特上的“notpresidentmy”也是。在这里说句fuck Chinese communist 也是。

当然,我也赞成我们有时候可以更大胆,可以讨论来一起做更多的事情,特别是在64的30周年。最好既能告诉大家我们不会忘记64,也不会危及大家的
深明大义,还长得漂亮,不愧是程序媛!
真想认识你!
神TM透过屏幕看到长得漂亮
你快少自树靶子打吧。我们几时否认过自己是费拉?诸夏一天不成立我们都是费拉。
我们和你们的区别只在于我们知错能改而已。而不是别人一指出我们的错误就急得跳脚,妄想自己被羞辱了。
实干革命家>精神革命家>精神反共者>闷声发大财>实干小粉红>精神小粉红>五毛大外宣。
如果你处于鄙视链下游,恕我直言,嘲笑鄙视链上游的人,您还不配。
已删除
根据小二的批判的对象,认为费拉都活该被独裁,都是该死的,那么承认自己是费拉则认为自己是活该被独裁和该死,因此就没有知错就改的余地了。知错就改的前提是有改的可能性的,只是某些人一口一个「注定」「活该」「必然」的话还怎么改?
没有组织怎么行动?有谁愿意一起行动啊?共匪掌握好了年轻人,就掌握了未来,你去大街上说一句反动的话,立马有一群红卫兵(学生)冲上来打你,骂你。
你这就属于对别人语言上的漏洞进行恶意利用。
很简单的一个问题:如果费拉就活该被独裁,那还要诸夏干什么?诸夏难道不是费拉的自救之路?这句话正确的说法是“明明是费拉还拒绝改正的,活该被独裁,除死之外无他路”,只不过很多人说话未必会这么严密而已。
rtgzddgh 已停用 回复 小钙
举个例子,当我说“想核平白人夺取生存空间的人,配被核平”,只是一个价值判断。
这说明我主张了屠杀费拉吗?说明我否认了费拉还可以知错就改吗?

一口一个必然,一口一个活该,该杀的老用户并不多(以超过50贊为界限)
rtgzddgh 已停用 回复 小钙
其实我指的是之前的核平贴下观测到的现象。
“如果中共把西安以东的人当人肉盾牌,人肉盾牌还支持中共的行为,支持中共去核平其他人,那我觉得,至少在我的价值判断下,人肉盾牌被核平,不能怪核平他的人,当然得怪中共,但也得怪人肉盾牌自己”
你觉得这种主张有很大的错误吗?蒋介石拿租界华人当人肉盾牌进攻帝国主义,人肉盾牌还捐款捐物支持他,人肉盾牌落到任何下场,比如落到了共产党手里,都不能(只)怪别人,是吗?

我觉得费拉论的温和版本是这个问题,费拉在这种问题下的精确词汇是人肉盾牌
已删除
我并没有恶意利用,只是单纯发问罢了。因为大部分人是不理解姨学的,你不能默认所有人在品葱都理解姨学。实际上,你并不知道某些人把该死和没救拿出来的时候,到底是在冷嘲热讽,还是在恨铁不成钢。我有时候真的怀疑这些迫真姨粉到底理不理解费拉的真正的含义,还是仅仅是歧视别人自己找优越感。

如果是后者,我希望这些人能够说的明白一些,否则很容易和后者混淆。当你把姨学摆出来的时候,你就要默认读者并不理解,如果读者已经知道,就没有必要再阅读了。如果是前者,那大可不必来品葱,毕竟品葱不是用来发泄情绪的,而是用来交流思想的。小二反对的大概只是前者,因为这两者真的很难区分。
我没说老用户,我的确没见过一口一个该杀必然的老用户,只在部分回答和问题里见到,我一般默认是反讽,而不是发自真心的歧视。这种人一般是「伪支黑」,而发自真心的歧视是「真支黑」。

你说的核平问题,当然主要问题是人肉盾牌的锅,如果他们真的核平了其他人,自己也应该遭到核平,毫无问题。我没有反对刘仲敬的核平,我认为刘仲敬的核平就是对粉红的嘲讽,这没什么好说的。我反对的是把核平认真对待认为并认为是唯一出路的人,在他们的姨学框架里核平就是最优解。刘仲敬可没提出过什么姨学和核平学,我觉得都是迫真姨粉无端黑屁出来的
价值观的碰撞,就是价值输出了?少唱高调了。这周有任何价值观的碰撞文章吗?失去价值观碰撞,现在剩下什么?
以往虽不如旧品葱,至少中西差异得以体现,现在只剩新闻,下面谩骂中共,这难道是你们要的?
给一些刚翻墙出来和还太浮躁的人一点时间和空间就好,不用太计较。
说的很好,赞,只管去做
刘仲敬最大的问题就是利用极端言论造势,制造舆论进而宣传自己的思想。这种传播方式很有效,但也有反作用,就是真正的极端主义者是会真的take it literally,而不是figuratively,此时刘仲敬的话就被真的拿去给这些新纳粹当盾牌了。这些人是真的犬儒到认为费拉是没救的,而且没有救的必要的,是真的该死的,这就是小二反对的冷嘲热讽,因为它不仅没有帮助,而且打击别人追求真理的希望。这种人是真的存在,而且推特上很多,我看新品葱也的确有不少这种人,这也是为何我问这个问题的原因
你忘了提及总结性的关键字:非暴力抵抗。
rtgzddgh 已停用
这贴主题就开了嘲讽.而且是小粉红视角的嘲讽.用的显卡吧头像(其实我还以前挺喜欢去哪个贴吧的).
我当然知道楼主在想什么,"你们这些反华废物说的震天响,敢自己搞革命吗?我们亲爱的党就是把你们云革命家压得死死的.气不气!"
我也开嘲讽,很合适.而且加了引号.代表姨学视角怎么嘲讽这批人.
rtgzddgh 已停用
而且我在模仿上一个回帖的"恕我直言,好不容易肉身过墙,为什么要为小粉红五毛们去奋斗?又不是我喝毒奶粉 打毒疫苗,被爆炸,还要每年享受超级大放水。"

想队形嘲讽气死贴吧来的小粉红.
已經有人針對部分管理層散佈仇恨性言論了!請引起重視!!!!
我只是来看楼主头像的。
@rtgzddgh @第三新索多玛
新来这批来闹的看样子很厉害,通过反串和大量膜来造成内部分歧。然而,管理阶层也分不清谁是谁,只能分辨出谁赞同他,问题是他不知道这样做有什么后果。例如,之前提议新号挖坟不推前,实际上造成大量小号在后面刷分,然而老用户没发现来踩,在后面赞了大量分数。或例如,大量小号来膜,这也造成老用户的踩赞分歧。不少老用户本来就是从膜乎来的,对此宽容并不令人意外。我们不赞同的反而变成偏激派。

所以停止继续辩解吧,我们已变成少数派。
建议看看:@admin @小二

我一直不知道新号居然可以赞,去年11月发了个这种养号的问题,今年3月就已经成了。目前品葱差不多已经半死不活了,我是真佩服你国五毛
@rtgzddgh @第三新索多玛

下一个剧本看样子也写明,要提倡封闭注册了。把老用户和分化完成后,再埋入不少互膜小号。最后再使用大量支帐闹版,逼管理员关闭注册。那么失去老用户,又只剩膜小号的封闭盒子是什么?上周和这周,讨论氛围差这么多,都感受的出来吧?
你出来辩解,还成了偏激派,不被管理员谅解。

停止辩解吧,我们已是少数派,是时候离去了。
rtgzddgh 已停用 回复 公共帐号1
那倒还真是挺勤劳的.默默在一个新网站耕耘了至少一个月?
即使有反抗组织,怎么可能在网上公开活动,就跟CIA或当年共产国际一样,人家有顶级的加密通讯工具,严密的组织,资金来源,这种事情,只干不说。这里只是言论自由而已,你看了谍战片革命电影多了?你想太多了或者是有意捣乱。
最后一句话可以看出,原来您可能就是唱双簧把人撵走得大手子?您到底是哪个大师又代表少数派了?
这个人不是我,信不信我把你出道了
他有可能是故意来捣乱的,跳梁小丑而已。
rtgzddgh 已停用 回复 公共帐号1
最后那句话有点突然.虽然我能理解很多人希望新品葱如旧品葱一样.但直到一周前其实气氛都挺不错的.
這一樓火氣十足。。。。。

雲革命家也是革命家,這個帽子太大了!

品蔥是一個交流平台,上品蔥必須是什麼什麼家的,這樣的要求,你自己不覺得是太過分了嗎?
第一,大陆那些一天到晚喊着武(嘴)统台湾的人,为什么不上战场?颅内喊统,四肢萎缩?
第二,中共五毛不是想解放全世界吗?怎么没有行动?颅内解放,身体老实?
很多品葱用户,尤其是不少头部的品葱大V,把品葱作为一个反共战线,想用品葱推翻中共,搞颜色革命,搞价值输出。

---------------------

对于不懂的尊重常客特别大客户的店小二,俺是会请其另谋高就的。

@小二 @admin
楼主全家出门被泥头车撞死,尸体碾碎了,大肠被狗叼走
五毛自干五小粉红七字狗网警全体,待遇同上
呵呵哒
我同意。我们反对集体主义,反对那些为了国家我们应该现身的言论
已删除
谁跟你说的或者哪些细节让你认为大家都是云革命家了?嘿,大家还真不是你认为的“光说不练假把势”,下面这篇标题的文章你看不到么?

【教中国老百姓如何上访,教中国异议人士如何异议,原创】

谷歌搜一下上面【】内的标题文字就可以看到了
除了拿武器或者肉身直接和别人干架,别的行为都属于“文斗”吧,老毛据说也很少亲自开枪的
说得好,这明明是个很好的反共平台,怎么就仅仅用来倒共产党脏水呢?暴殄天物啊,天天抱怨,能哭死董卓否?
不把他们从洗脑的境地中拉出来,中国别想有救
你看秦晖说晚清地视频,其实清朝攘夷地走狗们未必不知道,那些反洋叫的最凶的大臣,其实私下里在日记里甚至比要学习西方的大臣更加激进,也更加知道学西方的必要,但是他可能各种原因表面上依旧支持反西方,这跟今天很象
云革命家,精神叛逆,身体老实,颅内造反,有什么不好的,这就是所谓的思想革命啊
难道要像过去那样去革命去造反吗?那已经过时了,已经不适合这个年代了,现在没有人愿意把社会搞的动乱不安,就算暴力造反成功了又能怎样?思想不改变谁当权都一样
说得好,说的太好了!品葱需要你这种诚实的人,请多多发言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