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獻給(所有)逃亡者的歌

自序:
今上昏庸無道,百姓生活貧瘠,為理想信念,遠離故園。而逃難、流亡從來沒有遠離這片土地。古有“衣冠南渡”,近有中日戰爭、國共內戰帶來的“西遷”“南遷”,中共建政後的“偷渡潮(逃港)” “黃雀行動” 以及至今仍在發生的“脱港潮”。時值歲末,進來讀陸游《十一月四日風雨大作二首(其二)》有感,特地為近年肉身翻牆或是逃離香港的朋友做此歌。


夜深沉,
人難寐,
窗外雨霏霏,
朔風蕭瑟春未回,
遙望桑梓滿襟淚。
流浮山前海滄茫,
漂泊人何時能歸?


異鄉山,
異鄉水,
要怎樣陶醉?
天下興亡百姓苦,
去國尚思戍輪臺。
川壅土潰,終必有
革命薪火代傳。
劍影,不昨日,
鐵馬冰河入夢來。


流浮山:
當年逃港者上岸地點,被稱作“偷渡聖地”。不成想,半個世紀後香港人也要踏上逃難的旅程。(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80%83%E6%B8%AF 維基百科--逃港--“紀念”部分)

去國尚思戍輪臺:
輪臺,陸游原意指邊塞。我想引申為深港邊境或者自己家園的“邊境”——家門、校門等,也想指輪臺所在的新疆,表明為維吾爾族等當地原住民守護家門,一同抵禦中共之意。因此,陸游原句“尚思為國戍輪臺”的“為國”實在不恰當,在此改成“去國”。


我原先想寫詩,但文學功底淺薄,詩不像時,詞不像詞,獻醜了。
拜託各位斧正~
如果誰會譜曲就更好了。
2
分享 2019-12-05

4 个评论

你這首歌很動人。我以當年剛從中國逃亡出來時寫的一首“天淨沙”來共勉吧。

夜落橡林深幽,
溪水山中自流。
黃金鄉何其好。
今朝無酒,
子亦不知鄉愁。

絲竹案牘不究,
人寡壁徒無憂。
心遠罔若隔世。
此一所有,
王侯將相難求。
你這首歌很動人。我以當年剛從中國逃亡出來時寫的一首“天淨沙”來共勉吧。夜落橡林深幽,溪水山中自流。黃...


同是天涯淪落人, 相逢何必曾相識
好老派的词啊,有当年叱咤本港乐坛之三大黄霑、卢国沾、郑国江神韵!
作曲当找顾嘉辉可也:)
好老派的词啊,有当年叱咤本港乐坛之三大黄霑、卢国沾、郑国江神韵!作曲当找顾嘉辉可也:)


我刚认识他,他还不认识我,哈哈哈哈哈哈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