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长无权披露疫情,是共产党集权制下中央与地方权责不对等造成的

作为一个拥有1100万人口的城市,一市之长居然无权向社会公众在关键时间公布疫情的真实情况,还需要先向所在省汇报,省再请示中央政府,等待中央政府回复,这样冗长的过程,蚂蚁都要变成大象了,怎么能在第一时间处理好疫情,网友们都说关键时间如果不封口哪需现在的封城。

中央与地方的权责不对等会造成很大的问题和灾难,这个问题已经有了很多的研究。94年朱溶基搞分税制让中央收回了地方的财政权,京城就有了很多的驻京办,你们肯定都知道这些驻京办是干什么的,这不仅让各级政府效率变低而且助长了相当大的腐败。地方的财政都交给了中央,而地方政府才是离民众最近的地方最需要钱的地方,地方没有钱也就什么事都办不了。

现在武汉肺炎也是这样,只有地方政府才对病情最了解,才最有可能作出最正确的决定,你一层一层上报给中央,而中央政府是对真实的病情是最不了解的,让最不了解的人来做决定其结果可想而知。面对传播力如此厉害得肺炎,靠如此低效的共产党行政机构怎能不造成大祸。

中央集权的好处经常被说成是能集中力量办大事,我看这也是一句鬼话,在单一社会或生产力低下的农耕社会或许可行,在现在这种超越360行并越来越多元化的社会,集中力量办大事肯定会损害大多数人的利益,只会为特权阶层办事提供方便,如动不动还搞封城这样的事。早期不封口的话蚂蚁就不能变成大象也无需封城。

所以品葱已经有很多讨论,中国民主以后,最有可能的还是实行联邦制,让各省或州有独立自主之权,要立法既不能让各省行政官员再关起门来当土皇帝,又要保证地方行政效率的高效。这可能是宪政专家或政治家们首要要考虑的问题。
21
分享 2020-01-29

17 个评论

中国的基层也是这样,基层选举的官员本质上还是要听上面的
老问题了,共产党集权原罪。
避开了最关键的问题:为什么在发现病毒可以人传人的第一时间没有公布?

在12月31号就已经公布了疫情,但一直坚持说没有人传人,隐瞒了事实.
从1月1号到17号,都是有在公布疫情和就诊情况的,隐瞒的是病毒可以人传人的事实.
直到钟南山到武汉后,才报道说有医护人员感染,随后专家组也承认自己被感染.

所以关键不是没有公布疫情,而是隐瞒了疫情的真实情况!

十分怀疑对病毒可以人传人的真相进行隐瞒的真实原因就是:病毒是一次事故.
卫生部派出的专家组都能配合隐瞒事实真相,说明他们的同僚和上级很可能牵涉到事故里.
直到北京出现了病例,再次派出的钟南山专家组才不得不承认病毒人传人的事实.
因为事故已经直接威胁到了在京的官员,所以才不得不公开承认病毒人传人.
维尼的新年出行也很不一般,只去了一个关系不怎么紧密的缅甸,然后滞留在云南多日不归.
如果是一开始内部就知道了是事故,而且病毒人传人,那么维尼匆忙逃走就很好解释了.
疫情的发展本质还是共产党的一党专制造成的,在一个良好的民主社会,一旦有不明病理的病情很快就会发布给社会,社会就会警惕起来,而共产党就是一脱再脱,地方官员为了乌纱帽就会隐秘病情致使病毒传播。终究到底还是体制的原因
一党专制的坏处。
一句话,民众手中没有选票,各级官员把底层民众不当人看,对民众在心底里就没有尊重。体制原因.
可以簡單概括成中國在中共垮臺後需要同時建立以法治,對全體公民的政治負責制和行政高效的國家機器三者為基礎的保障地方充足自治權的聯邦體制。當然,在中國建立政治負責制和法治的難度由於中國的現狀和兩千年秦制歷史的原因要遠遠高過建立集中高度權威的國家機器。
无论是不是联邦制,地方行政长官、地方立法机构由地方选举应该是最基本。
帝国制度就是这样。
还是要三权分立啊
主要是避免担责,无论是披露信息,还是采取防疫措施,甚至是如实上报,都需要承担相应责任,譬如披露信息造成“社会动荡”,影响春运,更影响正在进行的地方两会。建立隔离区会造成社会恐慌,会影响经济,影响省级考核。如实上报会担心上级并不愿意向更上级上报过多的数量,自己本身也会因为大规模疫情而承担责任。当然还有其他怀疑的因素,譬如泄露之类,但并没有直接证据,也就不做说明了。寻求上级授权是避免担责的有效方法。

此次疫情武汉市和湖北省表现出了很明显的对于处理权限的顾虑,甚至超过了官僚系统的一般水平,对于上级指示的等待,因为官僚系统的冗长链条而非常缓慢,而且我猜测是经过多轮的,迁延日久,耽误了时间。而且很罕见的,地方政府几乎没有做任何有效的准备。
地方政府并不会认为他们有向公众披露信息的责任,因为他们不需要向国民负责。等此次疫情尘埃落定,他们就算被免职也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而受到丝毫处分(只会因为他们不敢担责、对上瞒报或者处置不力)
知情權是西方價值觀,蒙古大夫 堅決不搞這一套。
平心而论,现在如果给武汉市委和湖北省委一个机会,回到十二月底一月初的时候,他们是会愿意听从中央瞎指挥瞒报民众,还是会违抗命令,根据中央事后甩锅的态度,父母官们大概率不会听任中央,这也是为什么大量地方政府出现了各自为战,中央被边缘化的局面。

所以觉醒不仅在于民众,也在于官僚,那批能够意识到自己权力来源,并且能够正确权衡利弊的官员显然能够在这场中央权力崩塌中保护自己避免被淘汰。
目前地方与中央的锅都在乱甩,广东汕头前一天封城,一个小时后解封,可能前者是汕头地方自己封城后来又接到了省级或中央命令又立刻解封。
我认为地方政府并没有隐瞒,如果隐瞒了那1月1号左右就不会有国家卫健委的专家组来了,专家组来了之后所有的疫情实际上就是国家卫健委负责处理,地方上只需要配合就好了,我认为是国家卫健委的错误判断直接导致了疫情的延误,这个锅主要在国家卫健委,地方上错就错在抓造谣封老百姓和医生的口导致没人敢说话
地方政府明显是失职的,什么叫可防可控,什么叫不明显的人传人,这都是不确定的用语,没有引起公众的重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1-31
  • 浏览: 4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