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正丽2015年发表的论文:“我们构建了一种嵌合病毒”。 豆瓣转载 已被删除

这是豆瓣搬运过来的原文
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164292094/

2015年,著名的自然医学电子刊物上发表了一篇论文,主要作者为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武汉大学病毒研究所教授石正丽。

这篇论文说,他们医学研究发现,只要把蝙蝠身上的S蛋白里的ACE2这个受体开关一调,这个病毒马上就可以传染给人类。利用病毒基因重组技术将蝙蝠的S蛋白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组,得到的新病毒可以和人体的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结合,能很有效地感染人类的呼吸道细胞,毒性巨大。他们发现新病毒明显地损害了老鼠的肺部,所有疫苗管失去作用。于是,石正丽团队继续用猴子做实验,模拟病毒在人体上的效果。

这个实验当时引起美国医学界非常大的争议,医学专家Declan Butler也在Nature Medicine上撰文表示,这种实验没有什么意义,而且风险很大。由于缺乏技术,当时石正丽团队是和美国北卡罗莱纳的一个医学小组合作。2014年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意识到这个病毒有可能成为生物化学武器时,立刻已经叫停了这种病毒改造计划,并停止拨款给相关的研究。

这是Declan Butler 质疑文章 (写于2015年)。
engineered bat virus stirs debate over risky research

以下是石正丽及团队发表的关于改造蝙幅沙士病毒研究文章。(写于2015年)
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


以下是论文简介的一句话及翻译
Using the SARS-CoV reverse genetics system2, we generated and characterized a chimeric virus expressing the spike of bat coronavirus SHC014 in a mouse-adapted SARS-CoV backbone.
谷歌直译为:使用SARS-CoV反向遗传学系统2,我们生成并鉴定了一种在适应小鼠的SARS-CoV主干中表达蝙蝠冠状病毒SHC014的尖峰的嵌合病毒。
42
分享 2020-02-03

56 个评论

给石正丽女士验血,检测其身上是否带有武汉肺炎抗体。
you may want to remove the (tracking) string in URL
当时这项科学研究成果引起了党中央的高度重视,习主席亲自批示把成果交给军委,从这次的武汉疫情来看,实验还是很成功的,挽救了党,挽救了国家,建议授予小石同志国家一等功。
y阴毛论的味道越来越浓了

y阴毛论的味道越来越浓了


沒有陰謀吧, 就是共匪低能泄漏了, 又沒多少人說故意放出來的
我本来不信这个的。。。但看现在确实对石研究员的质疑越来越多了。。对她的实验室进行调查并不过分
很好奇當初石這個團隊怎麼還可以拿到美國的資金做研究,怎麼說服美方的?實在是太厲害了,雖然美國最後叫停了,但基本上可以確定他們的研究的方向是有意往生化武器上進行的.否則這種研究的意義到底在哪裡?對人類根本毫無益處啊!
我看过这论文,是美国的一个项目,石正丽排名第四作者。
其它作者是什么看法?

y阴毛论的味道越来越浓了


这件事真的不是阴毛论 只是在于是意外泄露还是故意泄露,故意的话目的是什么??
这个比印度那个论文更有说服力
這是我暫時見過的最大猛料,查一查美國方面的訊息就能fact check 了
樓主,be careful,不建議保持某些網站的登陸狀態來上品聰,請清理browser後修改你的link
https://i.imgur.com/elFyFKK_d.jpg?maxwidth=640&shape=thumb&fidelity=mediumhttps://i.imgur.com/4hpiMPq_d.jpg?maxwidth=640&shape=thumb&fidelity=medium

这件事真的不是阴毛论 只是在于是意外泄露还是故意泄露,故意的话目的是什么??



我也覺的不像是故意洩漏的,不過我傾向意外洩漏…
这是要实锤吗,阴谋论都不需要猜测了。


这个武小华的微博似乎查不到了,但在微博的搜索中查武小华或加博士两字后,还能看到一些其它的微博信息提到这个事情。石有可能是被先扔出来试水反应的吧?
这篇文章里的作者名次,两个武汉病毒所的人都排到很后,从contributions来看似乎没有参与核心的工作 但是如果阴谋论成立的话,说明他们俩不仅对这项研究的细节非常熟悉,还以此为基础更进一步

我看过这论文,是美国的一个项目,石正丽排名第四作者。其它作者是什么看法?


石没有排到第四,几乎在最后 另一个通讯单位是武汉病毒所的Xingyi Ge排的更前面一些


舌 尖 上 的 中 国

很夸张的管理混乱,病毒涉露就不奇怪了。



品聰之前就討論過支那瓦房店研究所的管理水平,窮比研究生把實驗動物賣到野味市場的可能性,一語成殲

石没有排到第四,几乎在最后 另一个通讯单位是武汉病毒所的Xingyi Ge排的更前面一些


是9个机构联合制造出来的,武汉毒所排第四,其它合作单位现在有人出现说明了没有?
内地网络上开始有给石漂白的文章了……依据“党国的新闻反着读”就明白了。

是9个机构联合制造出来的,武汉毒所排第四,其它合作单位现在有人出现说明了没有?


目前没看到其他单位(特别是牵头的北卡)出来说话,我还真想听听美国的机构怎么说

当时这项科学研究成果引起了党中央的高度重视,习主席亲自批示把成果交给军委,从这次的武汉疫情来看,实验...




明明是国家最高科技奖,追授共和国勋章

这篇文章里的作者名次,两个武汉病毒所的人都排到很后,从contributions来看似乎没有参与核心...




关键是负责了什么内容啊,如果真的参加了动物实验,那不是没可能的

目前没看到其他单位(特别是牵头的北卡)出来说话,我还真想听听美国的机构怎么说


估计是和贺建奎那样,回来自己搞,如果其它单位证实武汉病毒通过论文那种流程产生,基本石锤了。没有底线的中国人,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估计是和贺建奎那样,回来自己搞,如果其它单位证实武汉病毒通过论文那种流程产生,基本石锤了。没有底线的...

但是你根本没有生物学知识

关键是负责了什么内容啊,如果真的参加了动物实验,那不是没可能的


文末Auther Contribution是这么写的:
Z.-L.S. provided SHC014 spike sequences 提供实验材料
X.-Y.G. performed pseudotyping experiments 做假型实验(我也找不到合适的翻译)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从现在来看
还有这篇, 结合起来一起看, 我感觉石要被钉在历史的耻辱住上.


武汉新型肺炎事件病毒来源的三种可能性 
(原文: http://bbs.creaders.net/education/bbsviewer.php?trd_id=1451671)


刘正 教授/文学博士



2015年,著名的自然医学电子刊物上发表了一篇论文,主要作者为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武汉大学病毒研究所教授石正丽。(最近这个名字大量出现在国外有些网络,她时翻译为“Zhengli Shi石征利”,那是错误的。)另外几个作者是葛行义、李嘉路、杨兴娄。

笔者因为曾经是武汉大学历史学教授,在武汉生活和工作几年,略知一二。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是医学外观而同时有深厚的军方背景的双重神秘科研机构。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国家病毒学实验室在当地是国家一级保密单位,严格禁止任何外人进入。

这篇论文说,他们医学研究发现,只要把蝙蝠身上的S蛋白里的ACE2这个受体开关一调,这个病毒马上就可以传染给人类。利用病毒基因重组技术将蝙蝠的S蛋白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组,得到的新病毒可以和人体的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结合,能很有效地感染人类的呼吸道细胞,毒性巨大。他们发现新病毒明显地损害了老鼠的肺部,所有疫苗管失去作用。于是,石正丽团队继续用猴子做实验,模拟病毒在人体上的效果。

这个实验当时引起美国医学界非常大的争议,医学专家Declan Butler也在Nature Medicine上撰文表示,这种实验没有什么意义,而且风险很大。由于缺乏技术,当时石正丽团队是和美国北卡罗莱纳的一个医学小组合作。2014年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意识到这个病毒有可能成为生物化学武器时,立刻已经叫停了这种病毒改造计划,并停止拨款给相关的研究。

石正丽个人具体介绍如下:

石正丽,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现为中科院新发和烈性病原与生物安全重点实验室主任、武汉病毒所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武汉国家高等级生物安全实验室(P4)副主任和生物安全3级实验室主任。

现任《病毒学报》编委、《中国病毒学》编委;中国微生物学会病毒专业委员会委员。

石正丽研究员1987年7月毕业于武汉大学生物系遗传专业,获学士学位。1990年7月毕业于中科院武汉病毒所,获硕士学位。2000年5月获法国蒙彼利埃(Montpellier)第二大学博士学位。长期从事新发病毒的研究,在病毒的分离和鉴定、病毒的遗传进化、病毒的检测技术、病毒的分子流行病学等方面有长期的积累和研究经验。

主要贡献有:在蝙蝠体内发现遗传多样的SARS样冠状病毒,并首次成功分离到与SARS病毒高度同源的蝙蝠冠状病毒,证明蝙蝠是SARS冠状病毒的自然宿主,揭示了SARS病毒从蝙蝠到人的生态传播链(Science, 2005; Nature, 2013);在我国蝙蝠体内检测到烈性病毒尼帕病毒和埃博拉病毒的抗体,为蝙蝠病毒引起的烈性新发传染病的预防提供了预警策略(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 , 2008; Virology Journal, 2012);首次解析了2种蝙蝠的基因组序列,提示蝙蝠具有独特的抗病毒免疫特征,为后续研究蝙蝠抗病毒免疫机制提供了基础(Science , 2013);在蝙蝠体内检测到遗传多样的腺病毒、腺相关病毒和圆环病毒,进一步证实蝙蝠是多种病毒的自然宿主(Journal of Virology, 2010; Journal of General Virology, 2010和2011)。

目前承担有国家973、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项目等课题。

代表性论文:

J Virol. 2016.  Bat SARS-like coronavirus WIV1 encodes an extra accessory protein ORFX involved in modulation of host immune response.

J Virol. 2016. Isolation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a novel bat coronavirus closely related to the direct progenitor of SARS coronavirus.

Nature,2013,Isolation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a bat SARS-like coronavirus that uses the ACE2 receptor.

Science, 2013,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Bat Genomes Provides Insight into the Evolution of Flight and Immunity;

Science, 2005, Bats are natural reservoirs of SARS-like coronaviruses;

JV, 2013, Deep RNA Sequencing Reveals Complex Transcriptional Landscape of a Bat Adenovirus;

JV, 2012, Metagenomic Analysis of Viruses from Bat Fecal Samples Reveals Many Novel Viruses in Insectivorous Bats in China;

JV, 2010, Host Range, Prevalence and Genetic Diversity of Adenoviruses in Bats;

JV, 2008, Difference in receptor usage between SARS coronavirus and SARS-like coronavirus of bat origin.  


这次武汉肺炎的病毒之所以说直接来自实验室,是基于以下证据:

首先,S蛋白的ACE2能奇迹地被改造成可以在人身上传播的人工改造痕迹。

其次,从病毒NDA序列上分析武汉的类SARS冠状病毒就是来源于“中国科学家”2018年从舟山蝙蝠身上发现并成功分离的新型冠状病毒。

因此,这显然是人工改造后的病毒,而不是自然变异的。

这次武汉肺炎的病毒序列可以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基因子数据库找到(NIH的GenBank),这是由南京市某军事医学科学单位作为重大成果提交的。他们通过DNA编辑工程技术故意更改了舟山蝙蝠病毒,于是出现了人类之间相互接触传播的新病毒。2018年中央电视台正式发布过这一重大科研成果,为了掩盖他们的南京市某军事医学科学单位的军方背景,中央电视台报道中只介绍他们是“中国科学家”,根本没有说明他们的具体科研单位。

那么,结论来了:谁是这次全球冠状病毒大流行幕后责任人?

有人说是华南海鲜市场上吃野生动物(比如蝙蝠等等)。然而,这只是金蝉脱壳的闹剧。因为第一个患病人从未到过那里。也从未接触过到过那里的人。武汉等地的人年年吃野味,为何一直没问题?!

而且根据上述叙述,这次武汉肺炎的病毒序列保存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基因子数据库(NIH的GenBank)。由此而来可以证实这次事件负责人和始作俑者是石正丽教授。

我推测事件应该是属于实验室病毒泄露所造成的。

实验室病毒泄露在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出现过多次。被实验的猴子多达几百只,其泄露渠道有如下三种:

第一个泄露渠道是负责给病毒猴子每天饲养的饲养员临时工所接触到。他们又到武汉各个海鲜市场购买活候时,和市场贩卖人员和猴子产生了接触传染。

第二个泄露渠道是被实验的猴子在饲养时从饲养员临时工手中逃走,传染给了武汉当地的部分实验室饲养员和其他动物。

第三个泄露渠道是患病猴子死后没有被焚化,而是被饲养员临时工运到海鲜市场作为野味贩卖给商家,从此开启了大规模人传人。

结论是意外病毒泄露。但是P4实验室的领导人为了掩盖真相,立刻授意某些网络作者四处散布所谓的美国阴谋论,这些网络文章中把病毒来源指向美国。另一方面,他们又故意夸大武汉海鲜市场贩卖的野味是源头,故意掩盖P4实验室病毒出现泄露才是问题核心关键。

此文只是我个人一家之言。欢迎来信质疑或反驳。
要是维尼不幸染上武汉肺炎了,然后得知肺炎病毒竟然是武汉病毒所的科研成果,维尼的心里估计也是一万头草尼马.

还有这篇, 结合起来一起看, 我感觉石要被钉在历史的耻辱住上. (原文: 2015年,著名的自然医学...


可怕,武汉病毒所附近确实出现过神秘的猴子,而当地的野生环境下并没有猴群.
如果猴子是从中科院武汉病毒所逃脱的,那么........就可怕了

新浪新闻:武汉卓刀泉南路现一公猴 最爱靠近成年女性
http://hb.sina.com.cn/news/b/2013-12-19/0754130634.html

文末Auther Contribution是这么写的:Z.-L.S. provided SHC014...



不懂生物啊。。pseudotyping的意思是: Pseudotyping is a general term describing the use of a foriegn viral envelope glycoprotein to alter the tropism of virus.

总之这个研究和如果改造病毒有很大的关系
有懂生物的葱油来解释下吗,这个病毒是人工修改过的还是天然形成的?如果是前者那就坐实了是实验室意外泄露的吧

还有这篇, 结合起来一起看, 我感觉石要被钉在历史的耻辱住上. (原文: 2015年,著名的自然医学...



老哥你这篇文章,给的细节很多。。。比印度人的论文严谨多了。如果石不敢出来对线,至少证明她心虚的

不懂生物啊。。pseudotyping的意思是: Pseudotyping is a general...


这个解释我懂了 利用外来病毒包膜糖蛋白改变病毒的特异性的操作

改造病毒实锤:)

哦这个解释我懂了 利用外来病毒包膜糖蛋白改变病毒的特异性的操作改造病毒实锤:)



有一说一,你共真是作死,拿这个世界最高档的实验室,玩最危险且无意义的操作。。。这和在市中心研究原子弹有啥区别呢。。

还有这篇, 结合起来一起看, 我感觉石要被钉在历史的耻辱住上. (原文: 2015年,著名的自然医学...


卧槽,看来真的是通过猴子传播出去的,华南市场最先被感染那批就是水果店的老板和周边的人,卖海鲜的没被感染。
题主为什么不把作者贴全,就说石是主要作者?算了,我来贴吧。

Vineet D Menachery, Boyd L Yount Jr, Kari Debbink, Sudhakar Agnihothram, Lisa E Gralinski, Jessica A Plante, Rachel L Graham, Trevor Scobey, Xing-Yi Ge, Eric F Donaldson, Scott H Randell, Antonio Lanzavecchia, Wayne A Marasco, Zhengli-Li Shi, Ralph S Baric

讨论阴谋论没问题,但基本事实得搞清楚吧。你去 Nature 或 Google Scholar 点一下那个省略号就能展开全部作者。如果排在倒数第二名的石是主要作者,那么请问前面那些人是什么作者?次要作者吗?现在品葱帖子的质量怎么连大纪元都不如了…
[quote]题主为什么不把作者贴全,就说石是主要作者?算了,我来贴吧。Vineet D Menachery, B...[/quote有啥奇怪的,病毒是人工合成跟病毒意外涉露不矛盾,无论这个病毒是谁主要研制出来的,该病毒在武汉病毒研究所这个事实成立的话,按照披露出来糟糕到极点的管理水平,病毒意外流出就没啥奇怪的。

有一说一,你共真是作死,拿这个世界最高档的实验室,玩最危险且无意义的操作。。。这和在市中心研究原子弹...


比市中心造原子弹还可怕

题主为什么不把作者贴全,就说石是主要作者?算了,我来贴吧。Vineet D Menachery, B...


石是共通讯,知道什么叫做共通讯吗?
自然杂志还特别对那个实验室的动物管理表示了担心

(虽然中国可以很容易获得猕猴)“但那些猴子会抓会跳会跑”

石是共通讯,知道什么叫做共通讯吗?


你自己去 Nature 上看。石在哪?

Corresponding authors
Correspondence to Vineet D Menachery or Ralph S Baric.

你自己去 Nature 上看。石在哪?Corresponding authorsCorrespond...


确实,那这意思就是石只提供实验地点的意思?并不知道内情。但这篇文章涉及的SHC014-MA这个改造完全可以通过后续和流行病病原的序列比对来证明是否是同一毒株。真相早晚水落石出的。

确实,那这意思就是石只提供实验地点的意思?并不知道内情。但这篇文章涉及的SHC014-MA这个改造完...


那个实验的主导者怎么没有一个出来发话?
石研究员的“转发辟谣”实在有些恼羞成怒的味道,什么“打脸”,“臭嘴”都用上了,让人想起华春莹。这只能让人更加怀疑。

那个实验的主导者怎么没有一个出来发话?


主导是谁不重要,石知道目的是啥,怎么用就行了

主导是谁不重要,石知道目的是啥,怎么用就行了


主导实验者为什么不重要? 包括美国在内的9大机构,有人站出来声明他们的实验的确可以制造出2019-nCov,那就100%石锤了。
看确实是美帝用来斩首包子的生物武器,包子已经中招了,石博士是民族英雄。

题主为什么不把作者贴全,就说石是主要作者?算了,我来贴吧。Vineet D Menachery, B...

谁是主要作者不重要,重要的是谁是做动物实验的人。
谁和你说了是共同通讯啊。瞎子

谁和你说了是共同通讯啊。瞎子


你没看我后面的回复么,瞎子。
《自然》杂志上有此论文的全文: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m.3985
美国国家生物技术信息中心有论文的摘要: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6552008
已删除
1、這篇文章除了石正麗,還有排名較靠前的葛行義,葛行義現在也在武漢病毒所。

2、石正麗團隊做了大量的蝙蝠和冠狀病毒研究,2018年他們還編輯過豬流感的冠狀病毒,加入S蛋白摻進HIV。

To evaluate the incorporation of S proteins into the core of HIV virions, pseudoviruses in supernatant (20 ml) were concentrated by ultracentrifugation through a 20% sucrose cushion (5 ml) at 80,000g for 90 min using a SW41 rotor (Beckman).

論文地址: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86-018-0010-9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中国人素质低”,辱华警告;“所以不适合民主”,中国人民的老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