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大家不对任何遭受到痛苦的生命幸灾乐祸。

这是一篇迟来的文章,也许是我的晚期拖延症,让早就想要写出来的这篇文章拖到了现在才出生。

自武汉区域出现肺炎以来,中国和世界各国有不少人自己或亲人或朋友受到了感染,他们在病毒与共产党的各种不当措施的影响下,身心饱受煎熬,病毒肆虐于躯体,层层的压力作用于精神,苦不堪言。

当有些负面消息或新闻传来时,时常会看到一些对他们的遭遇感到幸灾乐祸的言论。有些人的评论也许是怒其不争,有的人也许是在表达自己的无奈,有的人也许只是单纯的顺便在评论时发泄自己对共产党的不满情绪,但也有人在觉得他们活该,并对此感到快乐。

人,不应该是那样的,不应该对他人的痛苦感到快乐,快乐的基础永远不该来自其他生命的痛苦。希望大家能努力控制自己的心态,不要让幸灾乐祸的心态占据自己的心灵

受苦的人,有的也许是对政治不清楚、受到蒙蔽的平民,有的也许是略知社会的黑暗面、却无力发声的平民,有的也许是顶着黑暗努力助人的好心人,有的也许是同流合污的体制得利者,有的也许是恶行的实施者,但无论如何,他们都是在受苦的生命,大家的心也许被伤透、也许被仇恨填满,因而不想对他们留出同情的心,但是,请至少不要乐于他们遭受痛苦的状态

尝试让正面的情绪充斥心里,而不是负面的情绪,生命会更加的美丽。



附个佛教的观点:
从佛教的角度来看,乐于他人受到痛苦的状态,这业力的果报应该是受到他所乐于的受到痛苦的状态。因此,请控制好自己的心。



附上一个生气对身体的影响的说法,先说了,我对论文不熟悉,不知道是否权威。

New Study Shows Profound Impact of Anger on Your Health…
June 17, 2010
https://articles.mercola.com/sites/articles/archive/2010/06/17/what-happens-when-you-get-angry.aspx


更新:解释一些本文的内容。

非常抱歉,我在建议中直接就提到了最难达到的目标,让不少人起了反感。我用幸灾乐祸这些词所表达出来的意思不够精确,心里不幸灾乐祸,算是最高难度的要求了,事实上,看到他人痛苦时哈哈大笑或去踩一脚也可以说幸灾乐祸,看到他人痛苦时恶言相向也可以说幸灾乐祸,看到他人痛苦时心里得意也是幸灾乐祸,这个词可以用在身、语、意的行为上。

我的建议的意思是,如果不能对他人所遭受的痛苦保持中立,至少尝试不对他人的痛苦心怀欢喜;如果不能,至少尝试不在他人痛苦时恶语相向;如果不能,至少尝试不在他人痛苦时踩上一脚,用行动来攻击对方。

再次更新:
虽然我们无法改变他人的做法,也无法强求别人怎么做,但是,至少我们有能力改变自己的行为。
89
分享 2020-02-25

149 个评论

沒有一個是無辜的
中國人跟共產黨挺搭配的
下面又蠢又壞又刁又陰

你說別幸災樂禍 
你知道李文亮是粉紅嗎    甚至很多品蔥的跟黨媒一樣  當時無腦吹李文亮
其實它不過是 在某個群說的  說的時候還強調不要外傳
然後就無意間成了 “英雄” 這個詞彙 有這麼廉價嗎

還有那個死的貴州的43斤 (不是KG)餓死的女大學生
到死還是粉紅 國外媒體想報道 她不接受 援助 不給“國家”抹黑

這些是不是懲罰 是不是活該呢
沒有一個是無辜的中國人跟共產黨挺搭配的下面又蠢又壞又刁又陰你說別幸災樂禍 你知道李文亮是粉紅嗎   ...

也许他们受苦是因为过往所造之恶业,但是,我们完全可以选择让自己不对他们幸灾乐祸不是吗?
很大愛左派政治正確的感覺,你不應該「建議」別人應該怎麼怎麼來滿足你的設想。

在品蔥,誰不是因為中共和某些低劣的中国人而遭受痛苦?你這種要求別人不要「幸災樂禍」的做法,某程度上只是另一種「幸災樂禍」。
沒有一個是無辜的中國人跟共產黨挺搭配的下面又蠢又壞又刁又陰你說別幸災樂禍 你知道李文亮是粉紅嗎   ...

我的车轱辘话暂且再滚一遍吧。何必要求每个人都要把反共写在脸上呢?良知,人性的本身就是反共的
“世界上圣人是绝对的的少数。他以前做过什么,和他现在如何高风亮节,互不冲突,互不否定,影响。比起树立一个道德标杆,更应该做的是发自内心认同高尚的行为。对别人的思想行为极尽苛求,也属于“圣人情节”
就好比胡耀邦作为早期改良派典范,也曾经推动过计划生育。中国历史上地位最高的良心犯赵紫阳,也曾经参与在胡耀邦失势是对他的批评,刘晓波先生也曾在狱中不堪折磨而有妥协行为,如此种种…
但这些能掩盖他们为良知而行动,为良知而高风亮节,为良知而殉道的光辉事迹吗?显然不能。
同理”

不是英雄,是良知犯,人性犯,是尽尽自己职责而因良心与人性之举被迫害的无辜者
附上一个生气对身体的影响的说法,先说了,我对论文不熟悉,不知道是否权威。

New Study Shows Profound Impact of Anger on Your Health…
June 17, 2010
https://articles.mercola.com/sites/articles/archive/2010/06/17/what-happens-when-you-get-angry.aspx


这论文可能会刺激部分唯物主义葱友了。呵呵
很大愛左派政治正確的感覺,你不應該「建議」別人應該怎麼怎麼來滿足你的設想。

是的,我不可能强制要求其他人怎么想,因此,这只是一个建议,希望大家看到别人受苦时,至少能想到不要幸灾乐祸,对他人的痛苦感到快乐时,至少能控制自己,停止继续这么做。但是,如果不能或不愿意,我也没办法的。
建议把标题改成“如果死都不足以成为某些人的救赎的话,我们是不是比我们所恨的人更冷血?”
的确幸灾乐祸也不好

还是要向上一点 有人是来寻求安慰的
不反对楼主的建议,但是我做不到,太多的人活该被清算了
我會在推特上看小粉紅被鐵拳打。

每次看到怎麼錘都錘不醒的人 我內心一開始是憤怒+無奈+失望,會特別疑惑和無語 想那些人怎麼就那麼愛黨?怎麼就錘不醒?

後來為了讓自己內心輕鬆一點 就乾脆不多想了,反正他們是「活該」,看個樂呵算了。

如果我按你的說法去做的話 自己絕對會陷入深深的自責,那樣也不輕鬆。

不過每次底下一陣飽含仇恨的、狂歡的評論也不符合我的口味就是了。
这话我不太赞同,如果说经历了灾难,经历了生离死别,经历了邪恶侵袭,还不醒悟我不怜悯他,但如果说经历了一切醒了,还是要关怀的,毕竟这样的人越多越好!如果匪党有一天发现只有他自己在自娱自少了人应声符合,那么离匪党灭亡就近了!是好事我们应该欣慰和高兴!
不反对楼主的建议,但是我做不到,太多的人活该被清算了

毛掌權時從上到下太多人倒霉。估計習一波高速倒車,天道輪迴,歷史又重現,估計大洪水近了
我也不想的啊,可是有时真的忍不住啊,哈哈哈哈哈

https://pbs.twimg.com/media/EPdl_ksUYAIZQOk.png
我會在推特上看小粉紅被鐵拳打。每次看到怎麼錘都錘不醒的人 我內心一開始是憤怒+無奈+失望,會特別疑惑...

为什么会自责呢?
为什么会自责呢?

因為我看到他們被錘我還挺開心的 自動化開心😂(但沒有特別特別開心就是了。
这话我不太赞同,如果说经历了灾难,经历了生离死别,经历了邪恶侵袭,还不醒悟我不怜悯他,但如果说经历了...

是的,有些人也许因为各种原因而无法对他们感到怜悯,但是,这跟不对他们遭受痛苦的状态感到快乐并不冲突。

如果能的话,可以试试看,注意自己的心,至少不要幸灾乐祸。
把自己抽離出來,讓自己好過一點吧,要不能怎樣呢?悲天憫人?
看到小粉红们被铁拳和现实混合双打的时候,我可以做到不落井下石,但你不能强求我心底里不会升起一股强烈的愉悦感和快乐。强调正面情绪是没错的,过分强调则和所谓正能量这种ZZZQ又没什么不同了。
韭菜都想被中国温柔以待,现实情况呢,一茬一茬的割。有幸灾乐祸的人也只是韭菜一点点的心理慰藉吧,对现实无憾,世界照常运转,人们照常忘记。
因為我看到他們被錘我還挺開心的 自動化開心😂(但沒有特別特別開心就是了。

如果你也觉得对他们被锤而感到开心是不好的,你可以尝试看看控制自己,我们都是凡人,有时那已经习惯生起的不好的心很自然的在自己反应过来前就生起了,但是,不要过度的追悔于过去的错误,只要不再犯下新的错误即可。

不好的心生起了,我们可以选择中断它,而不是放任自流。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16470
「如何才能救救自己,發現自己道德墜落越來越像小粉紅?」

樓主可以看看這篇文章。

我理解樓主的意思,誰一開始就總在幸災樂禍呢,都是太多太多的失望和受傷積累來的。

說個清奇的,就連小粉紅的幸災樂禍也是,以為港台人民與他們是一家人,沒想到都是想分裂國家的白眼狼;以為美國是善良大哥,沒想到處處惡意針對中國。

每個人的幸災樂禍背後都是太多太多的失望。
如果你也觉得对他们被锤而感到开心是不好的,你可以尝试看看控制自己,我们都是凡人,有时那已经习惯生起的...

我是讓自己覺得:「我就開心一下也沒什麼」而得到了釋放🤦‍♂️(我還是比較想用這種方式 不過你說的我也很認可
人总会因为他人受“痛苦”而“快乐”。
你的呼吁不过是呼吁口是心非罢了 


/建议转水
为什么会自责呢?

同理心吧
我可以对齐奥塞斯库夫妇死时遭受的痛苦幸灾乐祸吗?
我觉得发泄一下也是有必要的,反正我们high我们的,墙内high墙内的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16470「如何才能救救自己,發現自己...

看了这个帖子,说一说我的个人理解。

人的心是很敏感的,有时在沟通时自己心里带有一点嗔恨或傲慢,自己未必注意到,但是正在沟通着的对方就能很明显的感觉到。

既然一点点的嗔恨或傲慢对方都能感觉到,那么,更何况是日积月累的仇恨与傲慢的言论,多数人受到外来的各种负面情绪的影响后,自己心中也出现了负面情绪,仇恨的锁链就此出现,你恨我,我恨你,仇恨逐渐堆积,实在是苦。

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对方那边过来的仇恨我们可能无能为力,但是,至少我们能从自己做起,不让仇恨连锁和持续的堆积。

引用一段佛教的偈颂(《法句经》)
莫向任何人粗言恶语,
受辱骂者将会反击。
愤怒之言的确是苦因,
换来的只是痛击。
中国这次遭疫情无辜的人只有两种,一种是不懂事的儿童,他们是无辜的;二是平常看到中国各种不公义现象发出过自己声音的人,和共产党决裂的人。

爱党舔共,岁月静好,诗与远方,头像挂红旗的群众就算了。共产党可以像今天这样横行霸道,想抓谁就抓谁,想屏蔽谁就屏蔽谁,想训诫谁就训诫谁,都是你们岁月静好默许的,那就求仁得仁何怨乎?
產生同理心和幸災樂禍都是人類本性.
遭受過相似的苦難,就會產生同理心.
否則人心底必然產生的是幸災樂禍的潛意識.
壓制也沒有,人類就是一種如此被創造的機器.
不過不建議公然嘲諷他人的苦難,即便那是立場不和之人.
我可以对齐奥塞斯库夫妇死时遭受的痛苦幸灾乐祸吗?

如我前面的回复所说,每个人心里怎么想我是管不了的,也管不着。但是,如果能的话,请不要对任何生命遭受到的痛苦感到快乐,哪怕他们是齐奥塞斯库夫妇这些人。

也许对方让你厌恶,但是,只有慈爱才能化解心中仇恨,对他人的痛苦幸灾乐祸无济于事。

引用一段佛教的偈颂(《法句经》)
在这世上,恨绝不能止恨,
唯有慈爱方能止恨,

这是永恒的真理。
搞笑。
我可以明白无误的指出:这个观点就是极左的观点。把人性绝对化,根本无视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情况什么人。如同东郭救蛇。
这也是我为什么极其的讨厌极左派(稍靠左我还能接受)。
这世界,不是人我就得以人性的光环人性的慈悲去面对。
爱人,首先对方得是个人,是有自己可以理解可以包容的人性。

所以,同时,我支持川普。
搞笑。我可以明白无误的指出:这个观点就是极左的观点。把人性绝对化,根本无视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情况什么人...

我的文章的主题是不对他人幸灾乐祸。

也许某些人无法给予一些人慈爱、怜悯与包容,但是,那些人可以选择不对他们报以仇恨,哪怕那些人只是对他们保持中立的心态。此两者并不冲突。
你可以建议别人怎么想,但请不要道德绑架他人,硬要别人悲天悯人,以德报怨,既往不咎。

与其要求葱友们心胸宽广,不如谴责始作俑者暴行害人。因为葱友心胸再宽广,再悲悯,受害的中国人还是受害者,而不宽容,不悲悯,去谴责,至少还能指出问题所在。

我个人是不会去对肺炎灾民幸灾乐祸,因为他们太惨了,他们是受害者。我不会谴责受害者。墙内所谓幸灾乐祸的人们也是中共暴政的受害者,他们因为受害,所以才对粉红有仇恨,我觉得很合理,我也不会谴责他们。
怎么说呢,我就是个和稀泥的,我不认为多少人是真的在幸灾乐祸,只是更深一层的讽刺,如果喊着正义的人眼中看到的正义只是像圣母一样装扮慈悲,那也是挺肤浅可笑的。

我一直以来大概也是对生命都抱有爱和宽容,因为我也是被决定论影响过的人,或许在这世上,在痛苦之下,没有人是幸存者。也因为我一直选择站在弱者的一边,所以自己在看到那些死亡后,只有深深的悼念。

不过虽说行为类似,但我也和楼上很多人一样非常反感他这种道德绑架的大爱宣传,一面表现着尊重他人,一面又在建议着自己的「真理」,很滑稽。

有的人可能觉得满口仁义道德和爱,是做作。我不认同但也不否定,我想表达的更多是对不同于他那信仰的观点,在这个世界上,爱真正的力量远远无法与恨,或者说与人性进行比较,除了在宣传的时候。

当然,很多人愿意相信爱是真理,至少这样以为,他们能活的快乐一点。信仰从来都不是多么珍贵的东西,爱也不是神性下的珍宝,纵然有类似传教一般的需求,也别把这里的人当成傻子,某些话更适合说给不如自己的人听。

而说回小粉红,只能用可悲来形容吧,他们活该吗?活该。会为他们难过吗?会。

所以我就是和稀泥的。
有些人觉得这像是在道德绑架,其实我只是给一个个人的建议,一个我觉得是好的做法给大家多一个选择

我没有能力改变其他人的心,人的心是要靠自己去改变的,因此,这只是一个建议
就要幸灾乐祸,就要在黑皮狗瘟死时买光酒,有机会了还要痛打落水狗还要落井下石,革命了还要有冤报冤 有仇报仇
我也觉得,不必非要那样。我是认同环境影响人的,如果不是我遇到的一个又一个契机,说不定我也像他们一样。而且转念想想,如果我们中国的情况继续恶劣下去,往法西斯化的方向发展了,以后大批大批的狂热粉红搞出更加极端的事情。那么后世的外国人看待中国人,会不会就像现在的一批中国人看待日本人一样。
我看厉害国新闻就是为了看笑话的

二十字二十字二十字二十字
同意樓主的觀點,對於生命的尊重應該是一以貫之的,而無論對方的身份、階級、價值觀等等,如果這一次因爲對方是粉紅而對其幸災樂禍的話以後也有可能因爲其它情況而隊別人幸災樂禍,你在凝視深淵時深淵也在凝視你,每個認生而自由平等是我們的價值觀,即使有可能與我們的情感相悖也穎勉力堅持
人類的悲歡并不相同。中國人對外國人苦難幸災樂禍的少嗎?多少人被中共被中國人迫害地抑鬱崩潰,現在天譴來了樂一樂怎麽了?
建議黑警染肺炎的時候你也去對慶賀的人們表達一下自己的獨立思考
以直報怨,以德報德
以德報怨,何以報德?

善意是好,但該予以報復性手段時不用,只會助長惡行,通往地獄的捷徑由善意鋪成

請想清楚,抽空場景的泛道德規範是沒意義的,這場景下恥笑受害者真的不道德嗎?

I don’t know 
沒有一個是無辜的中國人跟共產黨挺搭配的下面又蠢又壞又刁又陰你說別幸災樂禍 你知道李文亮是粉紅嗎   ...

要恨的不是人是罪啊

道理上,是不該對任何生命幸災樂禍
但是大多數人修爲都不夠,真的到了那一刻還是會情不自禁感到喜悅,或者情不自禁詛咒某人下地獄
只好多提醒自己這樣不好
沒有一個是無辜的中國人跟共產黨挺搭配的下面又蠢又壞又刁又陰你說別幸災樂禍 你知道李文亮是粉紅嗎   ...

那墙内反贼们。底层无力者,正遭受迫害群体也都不是无辜的吗。墙内普通民众不是政府意志的体现,粉红的事情我不去落井下石,至少我认为我个人不该倒这样的霉。
希特勒走路摔一跤磕掉一顆門牙,猶太人會說好可憐磕掉一顆門牙真慘,還是說活該磕掉了一顆門牙,又或者說怎麼不摔死他呢?我本來認為非猶太人的選擇應該會比猶太人更偏向前者,但是選擇最前者的人還是會很少,但現在我好像沒辦法這麼認為了。
樓主的論點和論據自相矛盾,所以對於樓主的建議我是不會接受的。樓主所反對的所謂幸災樂禍——其實不過是人們長期以來的壓抑以某些事件為機會的紓解。

樓下有一位葱油提到“我就是嚥不下這口氣”——“嚥下這口氣”這個表達方式真的很貼切。與負面情緒相關的疾病是“嚥”出來的——是壓抑、憋悶、委屈導致的,不是“吐”出來的——釋放自我,哈哈大笑,或者痛痛快快地罵一場哭一抱,都有紓解之用。樓主自己轉的“論文”裏有整整一小節在説明了我這個觀點:
Why Unresolved Anger Can be Deadly”小節


很遺憾,樓主精心挑選的資料有造假之嫌。該文所在網站和其創始人 Mercola 是在美國食藥監局FDA警示上被點了名的:https://en.wikipedia.org/wiki/Joseph_Mercola#FDA_warning_letters

樓主聲稱自己“不熟悉論文”,卻偏偏能找到這麽冷門小道的“alternative medicine”(非主流醫學)大師的網站,該文章一開始引述的專家“Eurekalert” 在Google Scholar上幾乎沒有任何發表,無醫學相關,https://scholar.google.com/scholar?as_q=&as_epq=&as_oq=&as_eq=&as_occt=any&as_sauthors=Eurekalert&as_publication=&as_ylo=&as_yhi=&hl=en&as_sdt=0%2C50

樓主在下面的某篇回復裏說了,自己首先確定了三個詞——anger, poison, chemistry,然後就依靠自己對“論文格式”的估計,隨便確定采用了上面這篇三無“論文”。我不禁要問,樓主是不是對科學有什麽誤解,自己先預設了怒氣、毒素、和化學之間的關係去網路上摘櫻桃(cherry-picking)? 這種援引“資料”的方式恐怕連大學入門課程的文章都通不過的。能用來説明什麽嚴肅的思想?樓主究竟是想提出一個科學建議呢,還是帶有別的什麽目的?

在我看來,樓主的“科學建議”實際上是想規範一種道德價值,過濾人的自然情感表達。這種教化不僅要教人該如何回應,還要教人如何感受——我想請教,這個行爲和傳銷洗腦有什麽不同?披著科學的外衣傳銷洗腦和共產黨的“思想工作”方式有何不同?

最後獻上一首歌,輕鬆一下:《我來自武漢》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UPIqbqzIc
樓主的論點和論據自相矛盾,所以對於樓主的建議我是不會接受的。樓主所反對的所謂幸災樂禍——其實不過是人...

那个附上的生气导致身体受到伤害的链接,是我随意搜索出来的,而不是精心挑选的。因为刚好想到负面情绪,联想到这几天刚好有看到有些人在某类争议性的页面问到这个问题,所以就顺便搜索了。

我用关键字angry poison找到了一篇文章,但是作者看起来不是教授,所以我以那网页用到的chemistry加入关键字,搜索angry poison chemistry得到那个链接。

我只是看到好像是正规的论文格式,看起来是在说生气对身体不好,于是放上来,如此而已。

我的论点是基于宗教理论,只是最近出现了不少传教行为,导致一些人心生反感,于是我不加入宗教上的原因,只是单纯的以建议的方式说出来。

我也知道很多人可能看到宗教相关会不喜欢,因此我特意没在里面提太多宗教上的观点。

既然你提到了,等下我打出来。
目前為止我還做不到像個聖人
聖母就交給其他人去做
咱的話,不會阻止反賊去幸災樂禍,因為那是他人的自由。
不過熊不會去幸災樂禍。
我只會幸災樂禍當年幸災樂禍過別人的小粉紅、自干五、五毛、網評員、黨員。
不知道,前輩能接受我這種態度嗎?
咱的話,不會阻止反賊去幸災樂禍,因為那是他人的自由。不過熊不會去幸災樂禍。我只會幸災樂禍當年幸災樂禍...

再读一遍吧。这个只是建议,能调整自己的心态自然是很好的,不能的话我也不可能怎么样的,每个人都会为自己所作所为负起业力上的责任。

那个做法在佛教的角度来说不太好,人家在承受着过去的不好的业力的果报,而你当下正在造着新的不好的业力。
Acrosome 黑名单
我虽然会幸灾乐祸,可我也会因为有些人运气好而逃过一劫而感到痛心和愤怒。所以说我的正面和负面情绪是平衡的,不会伤身也不会触怒自身难保的泥菩萨,所以多谢关心!
再读一遍吧。这个只是建议,能调整自己的心态自然是很好的,不能的话我也不可能怎么样的,每个人都会为自己...

跟墻內的一個朋友跟我說的意思其實是差不多的。
道理我也懂,我只是咽不下這口氣,唉,算了…前輩的話其實是正確的,我是知道的,我只是心態調整不過來。
沒有主動作惡的人,我願意用寬容的心態去看待
助紂為虐當然另當別論了,不要成為自己反對的那種人
對那些罪有應得、甚或加害過自己的人幸災樂禍,不是失去人性,反倒是人性的表現,因為人總會對不公道的事感到不忿,但偏偏那些罪有應得的人是得不到審判的,這個世界沒有留給他們的監獄和法庭,所以遇上這種「天罰」事件,我們都覺得很解氣。如果發展成凡是人受苦都無差別地幸災樂禍,那的確是失去人性的徵狀,建議看心理醫生,但我很肯定至少我不會,我還是很分得清是哪種人受苦了。

舉個簡單易懂例子,那個網警死了,大家都說活該,為甚麼?因為他的一直在打壓言論,甚至可以說現在的疫情鬧成這樣,網警抓「造謠者」要負上很大的責任,那你說他不活該?不要說他就打工,能做的工作可多了,可以不做這種傷天害理的。

以直報怨才是真人性,你的敵人不講人性,你對他講人性,你會很危險。

我以前是相當大愛主義的人,但我慢慢發現這個世界上的確有不少我認為該死的人。大愛主義只有在烏托邦社會有用。關心該關心的人,至於該死的人,死了就開一下香檳慶祝,也不用過份沉醉,就是給大家苦中作樂的機會而已。
跟墻內的一個朋友跟我說的意思其實是差不多的。道理我也懂,我只是咽不下這口氣,唉,算了…前輩的話其實是...

是的,如果接受佛教的观点的,多数会认可这是正确的建议。

是的,这很困难,过往无数世积累的习性确实不容易改变;所以在恶道的众生满满,而在善趣的生命就那一点点,只要一个小范围内的蚊虫之类的动物都可以超过人类的总数了。

不用对此感到压力,这只是个建议,大家都喜欢尽量往好的方向、好的行为靠拢,能做到多少就做到多少就好了。做不到也不要因此而感到追悔,提醒自己下次不要再重复做就好了。
是的,如果接受佛教的观点的,多数会认可这是正确的建议。是的,这很困难,过往无数世积累的习性确实不容易...

我比較讚同前輩的觀點,只是因為比較難做到,
而且有時候怒氣攻心的時候,很多這種正確的道理全部扔到九霄雲外了。
同意前輩說的這是一個好的方向,只不過或許我會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做到…_(:з」∠)_
你不会真有人觉得品葱上一部分极端份子有人性吧?他们本质和小粉红是一模一样的,只是立场不同罢了。
是的,如果接受佛教的观点的,多数会认可这是正确的建议。是的,这很困难,过往无数世积累的习性确实不容易...

阁下是南传还是北传?大众部还是上座部?
已隐藏
  有一个人(就是他一个),如果他这次被感染死了,我真的会放点小鞭炮🧨。
你不会真有人觉得品葱上一部分极端份子有人性吧?他们本质和小粉红是一模一样的,只是立场不同罢了。

只是一劝,有缘人若是愿意听的话,那很好,若是不接受,大家是自己的业的主人,我也无法干涉。
阁下是南传还是北传?大众部还是上座部?

南传。
t他们只是死得其所
@未知数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你一个佛系的就不要要求正常人和你一样了吧?你清心寡欲,站在道德制高点说这些只能证明你是一个没被揍过、没被强拆过的局外人…
楼主你说的不错,我是赞同和支持的,并且我也极力保持克制了。

但是我要说但是,极个别人我无法同情,那些明明清醒的人却要助纣为虐,实在无法同情。

打个比方,那个追着运尸车无奈痛哭的母亲,车上是她儿子,我能够感受到那种切肤之痛,人并非机器做不到道德完美,楼主你话虽如此但是万一呢?我不想说一些不好的话。
已隐藏
幸灾乐祸是正常的反应,因为心中郁结的闷气太多了,别说它们只是得了肺炎死的悲惨,就是下十八层地狱被剥皮,下油锅也没什么可怜惜的,毕竟大多数人不是圣人。当然从另外角度说,人生而有罪,它们虽然罪有应得,可我们难道就没罪过吗?我们也曾助纣为虐,我们也曾作过令人困扰的事,也说过令人困扰的话。使别人长时间沉浸在精神痛苦之中,那也请上苍一并降下灾祸惩罚我们吧。
有一種善良,來自於極致的聰明

一直以來,朋友圈都盛行着一句話——叫做“善良比聰明更難”。

這句話出自亞馬遜創始人貝索斯在普林斯頓大學做的一場演講,而在大量傳播之後成了衆人眼裏的金科玉律。

現在很多時候,要做一個善良的人,成本似乎非常低。

我們可以在朋友圈轉發一個不明實情的求助帖子,順手就展示了自己的善良博愛;

我們可以默不吭聲毫無原則地遷就別人,藉此獲得別人眼裏寬容大度的好名聲;

我們也可以義憤填膺地對別人進行人道主義譴責,以善良之名滿足自己的道德高尚感。

這樣的善良,毫不費力,無需動腦,卻實實在在地完成了一個人對於『我是好人』的認同感。

善良是一種選擇,不過沒有智慧作爲支撐,那也可能是一次盲目的善良。

有的人爲了彰顯自己的善良,選擇去放生,殊不知隨意將動物放生到一個特定的環境,它們的存活率不僅不高,甚至有可能造成生態破壞。

這樣的善良不是真善,反而因爲缺乏常識,缺乏思考,最終淪爲一種無知的邪惡。

有的人喜歡站在道德的制高點釋放自己的善良——

因爲熊孩子沒有欺負到他頭上,所以勸別人:“別跟孩子計較。”;

因爲自己不想讓座,所以才急衝衝地指責:“你怎麼不給老人讓座,這麼不懂事!”

這樣的道德綁架自以爲站在善良的一方,實則是對他人肆無忌憚地攻擊,而如此的善良不是讓人悔過,而是讓人恐懼。

在我們的生活中,從來不缺乏善良,但卻總是缺乏有智慧的善良。

很多時候,我們的善良過度氾濫,沒有底線也沒有原則,只有善良的外衣,卻不具有善良的內核。

而我所推崇的另一種善良,來自於極致的聰明,懂得理性和剋制,在做一個好人的同時也做一個智者。

之前和朋友聊天,他抱怨自己在職場中總是處於弱勢,別人干不好的活扔給他,多做了事情還被嫌棄效率低,甚至在老闆面前,所有的功勞都被其他人給邀走了,自己反而成了問題的背鍋俠。

他非常氣憤,可卻又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我對他說:你這不是真正的善良,如果善良沒有長出牙齒來,那就是軟弱。

美國密西根大學的政治學家阿克塞爾羅德曾經探討過一個問題,在多次博弈中,什麼樣的策略最有效?

所以他就在全球範圍內徵集一種計算機遊戲程序,最後選擇了14個程序參與競賽。每個程序都是用一套自己的規則,與其他程序各進行200輪對局。

在每輪對局中,都會有各種選擇,你可以選擇和我並肩作戰,擊敗別人,也可以在跟我合作的時候,趁我掉血嚴重暗算我;你可以選擇遵守自己的承諾,也可以選擇耍點心機,不按契約行動。

這樣循環比賽下來,最終勝出的遊戲是一個叫阿納托爾·拉波波特的人設計的,而他的遊戲規則非常簡單——

1. 我選擇信任所有人都是好的,總是釋放善意,總是選擇合作;

2. 如果別人跟我合作,我就會兌現自己的承諾;

3. 如果對方選擇背叛,我就會選擇懲罰你,絕不姑息這種不忠的行為;

4. 如果你後來選擇跟我合作,不再背叛我的時候,那我就繼續選擇寬容,重新跟你合作。

這個策略叫做『Tit for tat』,意為『以牙還牙』,看似簡單,卻蘊含著大智慧。

它不是讓人一味地善良,毫無底線,而是讓善良自配一副鎧甲,具有透明可行的原則。

簡單來說,『Tit for tat』這項策略主要包含以下幾個基本原則:

1) 善意先行

不管對於任何人,我們首先打出的都是友善牌。

相信每個人內心的都是善良的,這本身就是一種善良的選擇。

在這種善意的內心狀態之下,我們選擇的是一種合作的姿態,給他人發出的是一種積極的共贏信號,從而後續的溝通成本自然降低,合作的成功率也相應提高。

2) 根據反饋靈活應對

當對方強勢甚至蠻橫無理的時候,你要懂得迎頭還擊,絕不手軟;而當對方願意合作,共築雙贏的時候,你也懂得寬以待人,既往不咎。

這就是所謂的不卑不亢,不怕事也不怕人,自身變得靈活有韌性,懂得拿捏為人處事的尺度。

秉持這樣的信念,既不會因為對方的強勢而變得懦弱,也不會因為對方的單純而自以為是。

3)極度透明,極度簡單

當你把這項策略用於人際交往中的時候,你其實就是讓自己秉持了一套有跡可循,簡單透明的行為方式,長此以往,別人會放棄對你的揣測,從而對你建立了一種穩定的判斷和認知。

而這種穩定的認知,可以降低溝通成本,讓彼此之間的合作更高效。

當我們的善良變得更有智慧,更有力量,也就更能夠獲得別人的善意。

『聰明的善良』並不需要多幾個心眼,多幾分猜忌,而是在變化無常的生活之中維持一種簡單真實的人格穩態,以不變應萬變,從容地收穫最有價值的關係。

關於善惡好壞的道德評判,德國哲學家康德有一個基本客觀的定義——

  1. 你的行為是否具有邏輯的普遍性?
  2. 你的行為本身可不可以持續?

而一個極致聰明的人,往往會具有一種遠見,洞察自己行為的普遍性和持續性,從而成就至善的自己。

知乎上有人問過——「什麼是真正的善良?」

其中有位網友的故事挺有意思。

他說,他的老闆,上億身價。捐款總數加起來有好幾千萬,不過,對於媒體上網絡上報出來的貧困地區家庭,重病沒錢醫治的家庭,他卻沒有捐一分錢,而他所有的捐款都用來建學校和資助學生了。

網友問他老闆為什麼這麼做,他老闆是這麼回答的——

「我是個商人,我做事情追求收益。同樣是10000塊錢,我把它捐給困難家庭,也不過就是幾個月的口糧而已,等花完這一萬塊,他們還是原來的樣子,那我要拿多少一萬塊才能養活一個家庭呢?

如果我把10000塊錢捐給癌症患者,也許能讓他多活一段時間,但是這一萬塊的旅程到這裡也就結束了,它不會產生其他收益了。

如果我把這10000塊,捐給上不起學的學生呢?等到他們畢業工作,他們自己就能掙到很多個一萬塊,他們能夠養活自己和家庭,不再需要別人的幫助。他們還有可能去幫助別人。一本萬利啊。」

不可否認,不管是資助貧困家庭還是重病家庭,這都是一種善意的表達,但是這位老闆看似功利的善良選擇,卻往往更具有普遍性和可持續性。

當我們表達對一個人的善意的時候,是否可以進一步思考,這份善意是否能夠去構建一個更普遍更具有持續性的好事呢?

就像你去幫助一個貧困的人,你是簡單地給他一筆錢,還是教他賺錢的方法,改變他貧窮的心態呢?

Googlg公司有個口號叫Don』t be evil(不要作惡)。

當Google不把廣告內容放入它的搜索結果,它其實就堵死了自己賺容易的錢,賺惡錢的捷徑。

Google看似愚蠢的行為,其實恰恰具有普遍性和持續性,這種向善的選擇,正是來自於一種極致的聰明。

它沒有深陷於賺快錢,賺惡錢的誘惑,因為它很清楚這只會讓他們越來越傻,越來越惡,從根本上喪失創造性和可持續發展。

相反,它選擇了另一條路徑——創新之路,發展自己的搜索技術,通過數據挖掘技術獲得對每個搜索者需求的洞察力,然後依據這種洞察力在內容搜索結果的右邊放置跟你的需求相匹配的廣告,這樣就會大大增加你點擊廣告的可能性。

而在這種創新之下,Google既沒有干擾搜索結果,同時它也賺到了錢。

驅動這種改變的是創新,是這種創新給它帶來了用戶喜聞樂見的普遍性和持續性,同時也讓它能夠越走越遠,越走越好。

來自於極致聰明的善良,正是一種大智慧,它不是標新立異,自我吹捧,而是在對事情的普適性有清晰完整的認知,同時又對事物發展規律有詳盡細緻的審視之後,做出的最佳選擇。


好人做好事的時候,都有一個特色,就是特別心安理得。

但這種『心安理得』,其實應該來自於自身的智慧——

一方面,他要有原則,明是非,懂得一味地忍讓和取悅並不是善良,而是懦弱;

另一方面,他也能有意識地去反省自己的行為是否得當,是否合理,是否具有普遍性和持續性。

在人生的旅途中,善良是一種選擇,而高級的善良,來自於極致的聰明。

越善良的人,越需要聰明;而越聰明的人呢,他才有能力越善良。
樓主的論點和論據自相矛盾,所以對於樓主的建議我是不會接受的。樓主所反對的所謂幸災樂禍——其實不過是人...所以在我看來,樓主的建議實際上是想“規範化”一種道德價值,並用來控制人的感情。

同意,人本来有喜怒哀乐,非要以道德正确之名去除别人的一种情感,难道没有发现自己来自地狱吗?
以大爱之名来切除人类本性中的情绪,难道不是中共同类?
这里都是中共统治下不能发言的用户,来这里发大爱之言,为什么不去中共那里讲讲大爱?
以言定罪,和中共一样脑子有问题吧?
看到作者写一个坏人就把作者杀掉?
怎么知道一个所谓在品葱幸灾乐祸的无耻之徒 在现实中那怕见到自己嘲讽的对象也会伸出援手?
我们怎样知道这种所谓大爱之人在现实中是谁是怎样一幅嘴脸?
支持樓主看法
人命是很嚴肅的
不能拿來開玩笑和興災樂貨

但其實也能理解其他人恨鐵不成鋼的心態,但在體制內,反抗真的太難了,
甚至是螳臂擋車,毫無意義的。
你自己on9係你自己既事, 
回想近十年的血海深仇, 呢D時間點可以唔落井下石 !? 
支那人沒有一個是無辜的 !!!!
@adt 
这个是论据。如果那附上的文章有违反佛法的地方,我为我没有仔细阅读就放出来而道歉。

以下内容基于佛教理论是上面的观点的根源,不喜欢的可以不看。如果不包含这个基础,我的帖子其实只是一个单纯的建议。

业果法则为自然法则,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人們會體驗到不可喜、可喜或極可喜所緣是由自己的過去業所決定。如是所遇到的目標提供過去業成熟的因緣,而生起為果報心。該果報心自動地會與該所緣的自性相符,完全沒有刻意造作,即有如鏡中的臉影與真正的面容相符一致。 

由於不善業成熟,人們遇到不可喜所緣,以及生起識知該所緣的不善果報心。在此,根識、領受、推度與彼所緣肯定是不善果報心。除了苦俱身識之外,它們都是捨俱。

反之,由於善業成熟,人們遇到中等可喜或極可喜所緣,以及識知該所緣的善果報心。在此,根識、領受、推度與彼所緣四種果報心肯定是善果報心。除了樂俱身識、體驗極可喜所緣的悅俱推度與悅俱彼所緣之外,它們都是捨俱。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四章:心路過程之概要”,彼所緣之定法

至于有些人可能会问:为什么有的人行善积德看起来没善的果报,有些人作恶看起来没不好的果报,我在这边有提到。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246600

这边也有帖子提到(在4、那边)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tem_id-138386

五、(lobha): 貪是第一個不善因,包括一切自私的欲念、渴求、執著與執取。其特相是執著目標;作用是黏著目標,如肉黏著熱鍋;現起是不能捨棄;近因是認為導致束縛之法有樂味。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二章:心所之概要”,節四:十四不善心所

有六十二種心是悅俱,即:(一)十八種欲界心:四貪根心、十二欲界美心、及兩個無因心,即悅俱推度心與生笑心;(二)四十四種屬於初、第二、第三、第四禪的廣大與出世間心。(12 + 32) 
節三:依心分類

在內文裡所列出的六因,貪、瞋、痴三因必定是不善;無貪、無瞋、無痴三因則可以是善或無記,當生起於善心它們即是善,當生起於果報心或唯作心它們即是無記。無論是善或無記,這三因都是美心所(sobhana)。  
因之概要

十二、速行(javana): 直譯巴利文 javana 的意思是「迅速地跑」。在心路過程裡,這是確定之後的心識作用9,由一系列的心(一般上是七個同樣的心)執行,「快速地跑」向目標以識知它。在道德的角度,這速行階段是最為重要,因為善或不善的心即是在這階段生起。10 
作用之概要


《阿毗达摩概要精解》,“第三章:雜項之概要 ”

欢喜他人受到痛苦的状态应该属于贪心,贪心是属于不善心,每个生起的善与不善心都会在其成熟时导致相应的果报。

不善业成熟时将导致造业者遭受不善的果报。

如我在前面的回答所说,正在遭受不善果报的个体,因为过去所造下的业力而受到不善的果报,而当下正在欢喜那遭受不善果报的个体所受到的痛苦者,正在造下新的不善业力。未来当这恶业成熟,会受到相应的不善的果报。

依业果法则的角度来思考,我希望大家不幸灾乐祸,因为这是在造下不善的业力,在其成熟时会受到不善的果报。我以这角度来思考,希望大家的未来更美好,不受到这个原因导致的不善的果报,但是,我不可能强制改变别人的思想,让他人接受这个看法,所以,这只是一个建议,愿意接受的就接受,不愿意接受的话,我也无能为力
樓主的論點和論據自相矛盾,所以對於樓主的建議我是不會接受的。樓主所反對的所謂幸災樂禍——其實不過是人...

再通过回复@一次,刚才没@成功。
这格调还不如法轮功,人家法轮功至少恩怨分明。品葱就是一个反贼论坛,墙内的葱友是冒着危险上网发帖的,楼主要主张宽容敌人那就最好不要来品葱了。
很同意楼主的观点。

很多人对楼主这样的观点有反感,或许是因为对所谓“道德凌驾感”的排斥。换言之,我们都自居“既然已经来到品葱,自然货真反贼”,道德观怎么会有问题,怎么会会容许别人说三道四?

其实在我读起来,楼主没有说教的意思。只是分享了他/她自己的一种哲学观而已。如果诸君不认同,换个帖子看就是。没有必要强行驳倒之。


接下来再从技术角度分析。楼主提倡的是不落井下石幸灾乐祸。这个没有问题。

“落井下石”的反集并不是一定是”同情“,也可以是”漠视“。不对旁人的死说三道四,我觉得这个没有问题。不送花,也不去刨坟。楼主并没有说要对死者抱有同情或者去追悼。这个概念是很多看客臆想出来的。

古人讲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我们天天在品葱上对天下国家说的眉飞色舞,我觉得适当的反省一下自我道德品行修养没有问题。
再通过回复@一次,刚才没@成功。


我觉得你的原帖是有很有道理的。后面的回复,没有必要一一去争执了。这样争下去双方都会被带入牛角尖。

你的观点已经摆明。引用你们佛家的一个说法,信不信,随缘吧。再争下去就有点冲淡原帖主旨的意思了。争道德制高点这种东西,真的没什么意思
老衲現在心情不好,懶得幸災樂禍別人也懶得同情別人
樓主在下面的某篇回復裏說了,自己首先確定了三個詞——anger, poison, chemistry,然後就依靠自己對“論文格式”的估計,隨便確定采用了上面這篇三無“論文”。我不禁要問,樓主是不是對科學有什麽誤解,自己先預設了怒氣、毒素、和化學之間的關係去網路上摘櫻桃(cherry-picking)? 這種援引“資料”的方式恐怕連大學入門課程的文章都通不過的。能用來説明什麽嚴肅的思想?樓主究竟是想提出一個科學建議呢,還是帶有別的什麽目的?

刚刚看到这段,

我是想起了在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19070
有人质疑这个,就从印象中想出关键字,顺便搜索看看有没有内容,找到了顺便放进去,确实没多想,所以没想到链接的内容跟我的文章刚好冲突了。
2016年,美国杂志发表了一篇题为《坏心情产生毒素》的研究报告,报告称:“人类的恶念,能引起生理上的化学物质变化,在血液中产生一种毒素。当人在正常心态下向一个冰杯内吐气时,凝附着的是一种无色透明的物质。


樓下有一位葱油提到“我就是嚥不下這口氣”——“嚥下這口氣”這個表達方式真的很貼切。與負面情緒相關的疾病是“嚥”出來的——是壓抑、憋悶、委屈導致的,不是“吐”出來的——釋放自我,哈哈大笑,或者痛痛快快地罵一場哭一抱,都有紓解之用。

是的,但是是因为执取,所以负面情绪才会持续生起。然而,如实了知各人所遭受的是自己所造的业所导致,让负面情绪过去,不再紧紧抓住,自然就好了。

附上四正勤
第一、已生恶令断
第二、未生恶不生
第三、未生善令生
第四、已生善令增长
我觉得你的原帖是有很有道理的。后面的回复,没有必要一一去争执了。这样争下去双方都会被带入牛角尖。你的...

是的,该解释的都解释完了,该说的也说了,剩下的就是看个人自己是否接受了。
@adt 这个是论据。如果那附上的文章有违反佛法的地方,我为我没有仔细阅读就放出来而道歉。以下内容基于佛教理论,...


【理論】是指“人類對自然、社會現象,按照已有的實證知識、經驗、事實、法則、認知以及經過驗證的假說,經由一般化與演繹推理等等的方法,進行合乎邏輯的推論性總結。”——請樓主不要濫用科學名詞。

我尊重宗教,也非常欣賞某些宗教教化人心的效果。但是,宗教之於心性和科學之於理性是兩個不同層面的教化。非要混爲一談,如果不是別有用心,就很可能是發言人自己缺乏智慧——如果自己既不瞭解科學理論的論證,也不能區分宗教經文和心理學、醫學、社會學等理論之間的界限,自己強要從自己不瞭解的角度提人生建議,那這樣的“建議”我只能敬而遠之。

歸根結底,您如果是傳教佈道就大大方方的傳。如果是科學討論就請拿出權威實驗論文。如果是純粹的心靈鷄湯,請照顧大家的情緒。不然的話,鷄湯會變味,化成嘔吐物。
也许他们受苦是因为过往所造之恶业,但是,我们完全可以选择让自己不对他们幸灾乐祸不是吗?

反对你道德绑架。你愿意为他们祈福是你的事,我们以直报怨,毫无问题。
既然本樓是在認真討論心情和健康,那麽請允許我補充説明爲什麽樓主會讓我的心情突然變得糟糕想吐。

樓主說:

尝试让正面的情绪充斥心里,而不是负面的情绪,生命会更加的美丽。


共青團說:

本次活动主要分为三个环节:正能量墙、破负情绪、勇往直前。参与活动的同学在正能量墙上写下能量激励自己的话语,正能量墙被贴满,有〝顺利毕业〞〝找个女朋友〞〝英语四六级裸考过〞。

除了现场咨询和测验,为了吸引更多同学参与活动,了解心理健康知识,体验快乐等情绪,活跃活动气氛,还举办了飞行棋等活动。通过这次活动,向全师生宣传了我院心理健康教育工作及开展活动的成果,也向同学们普及了不少心理知识。

來自:《共青团福州软件职业技术学院委员会:5.25心理健康月系列活动圆满成功》http://www.fzrjxy.com/tw/archives/474 (墻内,慎入):
幸灾乐祸我倒没有,不过也没有同情。毕竟我从小也是受支那人的歧视长大的,说不恨支那人也是假的
既然本樓是在認真討論心情和健康,那麽請允許我補充説明爲什麽樓主會讓我的心情突然變得糟糕想吐。樓主說:...

那实在抱歉,我有读过激励书籍,但是已经是好些年前的事情了,也很久没碰那种鸡汤文章,这边的遣词是靠自己的感觉打出来的,因为本来打文章时要尽量避开偏宗教性的词汇,所以选择不是很多。

我知道共产党有在大量宣传正能量这个东西,但是因为我基本上没去看中国的宣传,所以不知道这些词已经被过度泛滥的使用,让人看了就反射性的反感,因而刺激到你,实在不好意思。
已隐藏
香港黑警得武漢肺炎遭受痛苦,我非常幸災樂禍,非常樂於他們遭受痛苦的狀態

我就樂!配大拇指梗圖
沒有一個是無辜的中國人跟共產黨挺搭配的下面又蠢又壞又刁又陰你說別幸災樂禍 你知道李文亮是粉紅嗎   ...

那是因為她被政府蒙蔽了,歸根究底這都是洗腦教育的錯。她活下去都艱難,怎麼會想到去了解政府的陰暗呢?
香港黑警得武漢肺炎遭受痛苦,我非常幸災樂禍,非常樂於他們遭受痛苦的狀態我就樂!配大拇指梗圖


Do U need some Champagne,bro?
你把他們當作受難者,但也有人將他們看作始作俑者,我尊重你的觀點,但你也要尊重別人的看法,而不是一直「建議」指導別人照你的方式思考。

產生負面情緒就該發洩掉,負面情緒不能被壓抑,忽略或轉移,否則會造成情緒能量累積,累積太多負面能量,容易受到外在刺激一口氣爆發,所以要適時宣洩負面情緒,說話、書寫、哭泣、運動、打字也算。

說起來共產黨是人民養大的,如今人民自食惡果,我們為何不能評論他們?只因為他們很可憐?一碼事歸一碼事,各人造業各人擔,更多人嘲諷的是無能的政策、無可救藥的黨,人民只是其中之一,中國人民已經脫離不了共產黨這個原罪了。

無論如何,幸災樂禍是人性之惡,無法改變,凡事先有因後有果,沒有因別人也無法笑話你。對於你的弒母仇人遭受痛苦,你會樂於他遭受痛苦的狀態嗎?同樣的,災民有很多種,你不能將所有人混為一談,然後聖人般博愛要我們一視同仁。
我认为,我首先承认,这些人肯定自己有责任,这种责任不因任何同情而推脱。
然后,对中国老百姓的愚昧,受害者身份,我表示人道同情。
最后,表达立场的时候站对方向,不要因为这些同情,而倒向维稳的政府,倒向ccp,我对他们的同情,仅限于私下。
楼主好,

幸不幸灾乐祸我不知道,那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各自思考想法,各自道德观念。

简单的问问吧:
1)新疆人面临的不人道,拉进洗脑营,新疆人过的那么凄惨,被虐被打,楼主有为他们发声吗?您有为这不公的事为新疆人说话吗?祈祷只是一个信仰寄托,现实不是祈祷就可以解决,新疆人民的确水深火热,谁帮了?中国人有站起来声讨吗?您为这伤心吗?还是没感觉?还是因为新疆人活该?这是幸灾乐祸?

2)香港从去年的反送中到今天还未解决,其实中国人民有多少清楚知道来龙去脉?不懂得也可以因为【祖国情怀】因而批评批判香港人民的自身权利,谁在推波助澜的打压香港人?是粉红?权利者?黑警肆无忌惮狠狠打,很多的港人被打得头破血流,多少的滥捕滥告滥打,你为这司法不公打抱不平了?您的感觉是什么?这里道德底线是什么?粉红幸灾乐祸?

3)武统台湾。先不要说现实打仗。精神恐吓着,就不算是霸凌了?是谁伤害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与和谐?虽然这是政治问题,显然一大堆的人还是乐此不疲的【加油武统台湾,留岛不留人】,这是幸灾乐祸吗?

所谓对于人与人不要因为一个人的苦难而去【幸灾乐祸】其实只是楼主您个人要坚持与原则下的一个自我约束,请不要把信仰放进一个政治问题,一个真假灾难问题,没有无辜的爱,也没有无辜的恨,我们大家都不是圣人。与其去说不要幸灾乐祸,就要应该学习如何摆脱这【祸】,别忘了这肺炎发生前后是如何造成,别发生了祸而去说不要幸灾乐祸,在敌人眼中,这是刚刚好而已。

如果今天发生疫症的地方是在美国,您觉得【幸灾乐祸】的中国人民会是多少呢?哪怕中共大力大力加把劲宣导,幸灾乐祸呢。

我又要说了【针不扎肉,永远没感觉】
不好意思 红粉的话活该
那是你自己的事
楼主好,

看来楼主和我一样是佛教徒,但是您这样的表述方式可能有待商榷。我觉得可以建议大家不要幸灾乐祸,但我不建议持续不断地、态度坚决地反对甚至和葱友辩论,原因如下:

1、因为看到自己讨厌的人落难而心生喜悦,其实是再正常不过的行为,甚至是本性中就有的。这就和很多人明知黄片不好但还是想看,明知说脏话不好但还是说没有区别。即使对于很多佛教徒而言,发无量的菩提心都是一件不容易甚至非常难的事情,虽然说起来再简单不过。所以您这个倡议对人的要求其实是很高的,不仅对于葱友们很高,讲实话对我来说也很难做到。

2、这个论坛的主旨,以及您帖子的主旨都不是传教,但您又引用了佛教的教理,却又不完整解释。这个其实是不太好的,因为如果您想让大家从理论上意识到“幸灾乐祸”为什么不好,为什么不应该在自相续中留下不好的因,那也应该考虑大家的观感,从基本的教义引述经典甚至例证逐步推断到这个结论,而不是话说一半又不说完。作为佛教徒应该以理服人,而不是“只让别人做一件很难的事情,但又没法说服别人”。

3、很多上这个网站的人,都是追求自由的性格,不喜欢被管束,大家要互相尊重。我自己遇到过很多传教活动,但对方表示“你不信就要下地狱,哪怕是个好人也不行”,却又无法给出理由,或者理由牵强,不仅没能让我去信教,反而让我对他们的宗教心生反感。其实这个帖子下面已经有人开始反对您的说法了,甚至大家会从心里觉得佛教是个“和稀泥老好人教”,这样您因为自己的行为让别人远离佛法,反而是有罪业的。

4、所谓很多葱友的“幸灾乐祸”,实际上是一种对“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得到落实的欣喜。很多中国民众自身支持政府,甚至支持政府的恶行,至少没有反对政府的不良作为。无论是因为眼界受到蒙蔽的无知,还是因为害怕报复导致的恐惧,或是因为自身三观的扭曲,从广义上来看,这些人都被葱友看作是“恶势力的直接或间接支持者”,就算有些可怜人,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因此,当他们受难时,便让人自然地产生“老天开眼啊,恶人和愚人得到惩罚”的感觉。这种想法太正常不过了,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类似于对“因果业力所说不虚”的认可和支持,所以也不应该得到谴责。

5、我想把楼主的观点作另一方面的诠释,因为他的话听起来好像是让大家做个滥好人,但其实从佛法的观点来看虽然建议大家这么做,但却并不是这个逻辑。所有好人坏人乃至于家禽野兽,在无数亿万年的轮回中都很有可能做过我们每一个人的亲戚、朋友。而他们做出坏事、产生坏心、支持坏人,很大程度上并不是因为人的本质有问题,而在于他们接受了错误的教育、生长在错误的环境下。因此,这帮人其实也是很可怜的,就像小孩出生在毒贩家庭里面,觉得贩毒是很正常的事情一样,然后他也去贩毒,不仅害了别人而且自己被枪毙,实际上追根溯源他是无辜的,但却要为他的恶行而付出代价。所以,哪怕是被铁拳教育的小粉红,我们在幸灾乐祸的同时,最好也可以有一点同情心,因为他可能在漫长的前世中是我们自己的好伙伴好朋友乃至家人,但在这一世却因为生长在墙内这样一个污浊的环境,能成为好人却没有成为好人。在希望他们改邪归正的同时,因为很多大陆葱友自己也是从小粉红过来的,所以我们也需要多一分理解。毕竟,古代打仗也没有说杀掉对方所有人,在抵抗反击敌军实力的同时,很多时候也是能化敌为友的,我们对这些受到蒙蔽的可怜“敌人”可以有一些同情,希望他们尽快“改邪归正”。此外,这样想的话,也是在我们自己内心种下善缘,善良的人会有善良的果报。而这一切,和做滥好人是两码事。

最后总结一下,我自己觉得可以建议大家不要“幸灾乐祸落井下石”,但大家不同意也就算了,不要继续纠结。如果您非要让大家接受您的意见,那就把话讲清楚,道理讲明白,但我个人感觉这需要非常长的篇幅,也不确定您有没有讲法的资格。我也想对各位葱友表明,佛教并不是“费拉不堪”的宗教,至于很多时候为什么要“以德报怨”,是有严格推论和教证的,其它宗教里面也有类似说法。甚至在某些时候完全应该站出来“以直报怨”,绝不是做缩头乌龟。但在目前的末法时代,做不到不能强求,绝大多数人都做不到,何况不和大家讲明白讲清楚就拼命建议也是不太负责的,希望各位不要因此对佛法产生很负面的观感。

也希望楼主站在他人的角度考虑问题,同时大家一起提高佛学水平,这样即使不让别人信服,至少不能让人反感。
只要一天還有罪有應得,過去現在還有未來還會作惡的人受到因果報應或自吃惡果


天都不理你


所謂的應不應該是各人自定的準則,你又憑甚麼沒經過了解就否定別人可能會有的故事?

聖母沒問題,聖母錶就有了,比起惡人更加有害


當然,天有天道,也不是人類能說的,所有人類,那就等最後看結果吧


順便提一下,廢死團那堆混蛋,說支持死刑的人都很冷血,當慘事發生在自己身上又不同講法了,是有一堆人一定要每件事都發生在自己身上才叫故事吧?把自己腦海中的理想建立在他人的血肉上還指控他人正常反應的情緒是冷血,這種才叫TMD冷血
在謊言和無知的擁護歡呼之下,沒有一個逝去的五毛粉紅生命是無辜的。

只有不斷的嘲諷,才可能喚醒那些仍然活著的執迷不悟的粉紅五毛黨。
从理论上讲, 我不反对你的观点.


西藏人民自焚时, 你国人的"至少尝试不对他人的痛苦心怀欢喜"去了哪儿?
维吾尔族被放在集中营时, 你国人的"至少尝试不在他人痛苦时恶语相向"去了哪儿?
香港人为自己的自由和生存权而战时, 你国人的"至少尝试不在他人痛苦时踩上一脚,用行动来攻击对方"又去了哪儿?

谈论业力前, 记得要对得起自己.
可以平和的活那就不要被仇恨和愤怒淹没,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困难.
附上一个生气对身体的影响的说法,先说了,我对论文不熟悉,不知道是否权威。New Study Show...

承认身心科学是唯物主义的一部分……会生气的属于机械论者,不算唯物主义者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