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跨不过去的九江长江大桥

文/猛哥

https://i.imgur.com/ugFpbqp.png

江西九江和湖北黄梅隔江相望,自古交往频密。

以前坐船,长江大桥修通后,公交车来往,更为方便。

大批黄梅人去九江淘金,以致于有个说法,“一个九江城,半城黄梅人”。

九江人也离不开黄梅人。

在九江的菜市场上,来自黄梅的蔬菜供应量占比超过六成。

饶是两地关系如此密切,但在疫情下,人性最丑陋和自私的一面却完全暴露。


1月24日,黄冈封城。次日,作为黄冈治下的黄梅随即全县被封。

为了阻止病毒的扩散,湖北人居家隔离了60余天。

外媒说,湖北人做出了重大牺牲。

这自然包括黄梅人。


此前,防疫是头等大事,

但国内疫情已被遏制住,目前复工复产则是头等大事。

3月25日,湖北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通告,从3月25日起,开始有序解除离鄂管控通道卡点。3月27日0时,武汉市以外地区所有通道卡点全部撤除完毕。

也就是说,湖北人可以外出工作了。


这对黄梅而言分外重要。

黄梅位于鄂赣皖三省交界,共有120余万人,40万人在外务工,其中10万人去武汉,30万人去珠三角和长三角。

黄梅去武汉的路线是过武黄高速。

黄梅去珠三角和长三角则必须经过九江长江大桥,经江西,往东去长三角,往南去珠三角。

可以说,黄梅人要出门讨生活,九江是必经之地。


接下来,骇人的一幕出现。概述如下:

2020年3月27日下午,九江大桥,雨。

黄梅人意欲通过九江大桥,进入九江,或乘坐火车,或就地务工。

但是,遭到了驻守桥头的九江PC的阻挡,发生冲突……(此处省略三百字)

随后,黄梅PC与九江PC……(此处省略三百字)

更多黄梅人加入……(此处省略三百字)

黄梅县长到场,喊话,无果,现场失控,只见盾飞扬,车翻滚……(此处省略三百字)

当现场小视频刷屏时,两地政府分别发布声明,对事实描述完全相反。

截至当日下午5点30分,现场还是一片混乱。

https://i.imgur.com/RdnHc6O.png

该说什么呢?

是责怪黄梅官员前期沟通不力,还是九江官员力求自保,以邻为壑?

原本同饮长江水,如今大打出手。

悲哀呀!!


苏珊·桑塔格在《疾病的隐喻》中一针见血地指出:人们对于疾病的异化、歧视、妖魔化、神秘化,使得人群被隔离,至今仍然无法全面打破,疾病就逐渐拥有了某种神秘力量,而群体、公共视野对于新型疾病的恐惧,又赋予了诸多隐喻。

身体的疾病从不可怕。

最可怕的是脑子有病。

人有病,天知否?


原文地址:
https://mp.weixin.qq.com/s/VxKZHVn6sTeNkVF4H8GPVA
7
分享 2020-03-29

14 个评论

身体的疾病从不可怕。
最可怕的是脑子有病。
忽然想起了军阀割据。
宁做太平犬,不为乱世人。
删了没?
admin 公共账号 回复 stone记 观察
全国解封,北京却不让湖北人进京。
地方官又不傻。
stone记 观察 回复 admin
是本尊吗?

哈哈,大佬,你看我发帖的风格,我只是个未经证实的小道stone记【狗头】
有很多感染者症狀輕微甚至無症狀,但仍有傳染性,江西諸侯顯然不信終殃政府的說法
对不起苦难民众了,我来开个玩笑。
以后这里做边界桥好了,界河。
湖北政府天天说感染者清零,如果湖北再次引爆病毒扩散,湖北政府是否愿为造假数字承担损失,湖北政府敢做保证,相信江西人不会拦你,上次的老帐,憨厚的江西人也没跟九头鸟政府算呢。
看到最后一段引用的内容,想起以前读过一篇文章。中国古代的“巫蛊”传说,就是伴随着地域歧视而转移的。以前的巫蛊胜地(?)在岭南,随着两广发展起来,类似的传说便转移到西北。
所以说,这些朋友圈文章,都是转移视线,说不上点子

谈不上歧视,大概率是那些官员心里有数,知道数据肯定不对

不愿意放人不肯担责
恐惧虽然向来是最好的动员力,但遇上愤怒的时候,什么恐惧都挡不住。
把大桥炸了就没那么多事了。
和人心么太多关系,主要是对岸的肉食者也不信和自己交界的湖北地方来的人吴传染性,同样信仰那边也不信!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