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一下Rebecca的迫真发言。

品葱上存在的所有可以称为知识的东西,都是我早就知道且绝对不需要再看一遍的。

2049有很多暴民说我在品葱混等于我也是吔屎爱好者,让我哭笑不得。研究屎壳郎的习性当然不等于吃屎。

我是web全栈,这些话可以略过。

从我翻开那本书的一刻开始,我就知道继续混品葱完全是浪费生命了,不过即便是我当时主动离开并且积极培养接班人以及找人接手一些未完成的事,过后还是被那群废物传成突厥人和败走。

这就是为什么紧密围绕在站长身边的人,没有一个真正会写代码的(这一点我可以保证,欢迎举反例)


会写两行代码就觉得自己无所不知了,全栈?
https://i.imgur.com/j8g6xVV.jpg
在互联网上有超过十万甚至九万个壬吹自己是全栈。
有几年代码经验就敢说自己是全栈?
全栈有你这么闲啊,天天玩网,不觉得fw吗?
3
分享 2020-04-05

25 个评论

哇塞,挖黑材料整人,恁野式窝的小号?

Scala影响力有这么大吗
这有什么可说的,窝佬给恁来个劲爆的补刀哦。
https://i.imgur.com/4AG40HQ.png
私信内容大概是说,我鹿儿观察你,和站长观察你,没有区别。鹿儿的行动都是站长批准的。

解读如下:

  1. 站长实在是不好意思再亲自观察rebecca(因为已经有超过两个品葱管理员公开表示了反对,而站长面对反对时大脑会死机,进入错乱模式,这个是有证据的,所以才需要靠懦夫斯基和鹿儿来治理新品葱),所以让鹿儿来观察rebecca。
  2. 鹿儿给我添加观察状态之后,对外可以宣称是站长的旨意,但实际效果是增加了鹿儿的实权,从前没有人敢反抗鹿儿(这是我在品葱管理员群体内调查的结论),此后更没人敢反抗鹿儿了。根据规则,由于鹿儿声望数值高,所以普通管理员没法解除对我的观察。今后,我们会越来越多地看到鹿儿用【站长的旨意】做事,而完全不会也不敢怀疑站长到底有没有发布过这样的指令。
  3. 新品葱站长极度不善社交、不善政治,于是把权利外包给鹿儿和懦夫斯基,这并非我臆测,而是有多次实践检验+多次截图证据。前品葱最高管理员BE4也可以证实这一点。



作为做过新品葱护法的俺,知道所谓外包站长权力,其实是个混淆发言风格的传话位置罢了。

到Rebecca那里还真吹出宫斗的柑橘了。

大侦探这么能考古,难道不知道鹿儿非常晚才介入站务吗?
@阿離 #11 你太给rtg面子了。虽然rtg确实是馆长,知识渊博不假,但是离掌权派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馆长啊,理论和实践还是要结合。你永远不实践,当然就能立于不败之地,但不足以让别人真正尊敬你。当然,我仍然很感谢你当时给我的科普。

rebecca at 2020-04-05


@周小平 #16 你可以吃屎了,因为你的友善价值为零。

rebecca at 2020-04-05


吐露真心。俺亲自示范被PUA的样子。
发一发吧,毕竟我一直没等到大师的子弹。

关于rebecca指控的意见。

主要针对他「一只鹿儿随意指控他人是BE4,擅自霸凌rebecca」。如果熟悉品葱的一些历史,应当明白BE4这名争议性相当高的管理。他有曾经开了小号与马甲的纪录,并被揭露出来。然而,他的争议性并不是开小号本身,而是他透过小号,以及身为Admin帐号共享者的身分在针对用户的投诉或法庭中,一个人身兼了裁判与球员的功能。

无论身分究竟是什麽,抱了怎样的目的。即使BE4有许多贡献,但对于社群的伤害,太大了。尤其是破坏公平性的这点,违反了我一些处事原则。

我一直认为,品葱需要提防这类的现象再次产生。

我只说明有关rebecca的部分。

rebecca(惩处:两次观察)

我给rebecca的一次观察,是因为他在水楼,发了两条中国的电话号码。事后查证,这两条来自于正规机构,可以说只是开玩笑。但由于我并不信任这位用户,所以先以钓鱼令下了观察,后编辑了文章,最后才开始搜寻这两支电话是什麽。

不信任的理由,BE4并不是主要原因。而是rebecca发表的站务文章,可以说是多次违抗站方的命令。特别是先前有水军的问题,这些机器人,已经明显到複製贴上答案与评论的地步,但他却公然指认那些都是活人用户。在当时的管理纪录,他更多次在并无告知他人的情况下,擅自解除这些水军身上的观察。从这之后,我就认为他非常有问题。

后来,他又多次包庇有辱骂与人身攻击的用户。甚至直指与之进行对线的路人,要这些用户「去死一死」。这类行为,再次验证了我对他的判断。跟他是什麽BE4没有关係,rebecca并没有担任管理的素质,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他近期所收到的另一条观察,是由后台所下的惩处。中间一度由中国网警所解除,而后由本人所补上。理由相当简单,我相信站长的判断,也认为品葱所有管理员,应当尊重站方的指令。

另外,就我所知的是,他虽然公然宣称并不是BE4。但在与我的私信之中,却多次显示出他对于BE4的熟悉。譬如「他(的年纪)比我小,性格也更多缺陷」。这让我非常疑惑,BE4明明是去年10月就退出品葱,怎麽今年1月才开始活动的rebecca,却对这位管理如此熟悉?简直是现实之中认识的友人?

此外,在私信之中,他所展现的却是与品葱不同,几乎是另外一种人格。像是他试图说服我,支持他的黑名单政策,然而内容却是「陈士杰和lisa都准备退葱(lisa直接就退了,还是找我亲自办的)」,因此「形势并不乐观,你如果想救品葱,我建议你就亲自表态支持【黑名单】」

以其他人退出品葱这件事情,挟持我尽快进行表态。在信中,还批评我「气量太小」,譬如「气量太小这个事情,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我认为,要推行任何政策,这种态度,只会让人心生恐惧,唯恐又被辱骂。说实在话,有人愿意替这样的管理进行辩护,认为站方的观察太重。

本人认为,品葱不能冒这个险。

以上。
整黑料誰還不會了。
https://i.imgur.com/LICpusk.jpg
整黑料誰還不會了。

这种SB(友善度),真是活生生的废物。
这种SB(友善度),真是活生生的废物。

淦,你这么发言,签名【此号专注碰瓷和带节奏】,岂不是坐实了在仗着新品葱黑幕肆意辱骂其他高声望用户不受处罚?
唉,一声叹息(黄牧师语,,,

最新回复中Rebecca说俺不能在他被封的时候帮他。。。
你的善意,只能在我没事的时候起作用。我有事了,你其实帮不到我任何。我是这个意思。


俺都快忘了,据说新品葱所谓姨学黑社会的传统艺能就是相互包庇,,,
freedomaisa和巴巴罗萨的辩护现场就是十月战争的导火索吧

除了站长强硬推动,只靠前台管理员本该很难观察Rebecca的。。。
据说新品葱所谓姨学黑社会的传统艺能就是相互包庇.


跟BE4退出時很像了,那這次沒有姨學黑社會了,只有女子高中生在下我了。

此外,本帖已轉移爭議對線。
鹿阿姨你转贴回水区吧,窝觉得下面并没有对线啊。


放水區很快會有投訴的,不如早點放。

另外,我不會與大師進行對線。對我而言,這件事情早已經結束。如果不是他私信求人撤除站方觀察,並在其他社群宣稱要搞人。大概也不會有這一篇回覆,也不會收到進一步的懲處(限縮更多發言與寄信權限)。
你搬运的就不对,有句话明明是be4说的,你却说是我说的。

其次,这种发在别处的内容,与品葱根本就无关,你搬运上来,无非就是希望看我和品葱吵架罢了。

某人是不是web全栈之类的问题,不是你说了算的,也不是我说了算的,站长心里清楚的很。
整黑料誰還不會了。

不错不错,立纱风评被害。
鹿儿啊。

我跟你真是无冤无仇,你不搞我我懒得理你。

两个电话号码的事情,懦夫斯基也发了一模一样的号码,却没有受习惯法惩罚,也没有被你观察,这个事情你是不会提的。你一提大家就明白,是你滥权和徇私枉法。

水军的事情,我被人投诉是因为我封了三个用户,不是因为我解封了三个用户,你连基本事实都搞不清楚,还说人家管理水平差。

【rebecca要是再封,就把他白名单】,这是你鹿儿的原话吧。你当时明明是嫌我封禁水军太多,现在却说我帮水军解封,这让我很难做啊。

你把我加观察,说不定你的本意也是想解除我观察呢。

陈士杰和lisa的退,难道是因为rebecca退的?我好心告诉你罢了。你继续黑我有什么用,我就是一个普通的账号,大不了你就永久观察我嘛,按照你的原话是【搞爆我的账号】嘛。

我就算不在品葱说任何话,品葱也仍然会按照既定的轨道发展下去的。现在我不是已经没有发任何文章了吗?你为什么还念念不忘?有什么好担心的?就继续当你的管理员不就行了,干嘛要理我。

同意解封我的管理员比你和懦夫斯基加起来多好几倍,仓鼠只是第一个看到而已,你们是不是也要迫害仓鼠呀?如果是的话,听我说一句,仓鼠和这个事情无关,他只是路过顺便。懦夫斯基说【没人敢帮rebecca】呈一时口快罢了。我可是听说,有谁敢帮rebecca,会被站方严肃处理呢。鹿儿你私信里自己说的,现在你是替站长在做事,谁敢反抗你?反抗你账户都报销了。

所以现在一切都很符合你的口味,我不写文章,别人也不会帮我撤销观察,最多就是馆长当我的跟屁虫,从主页到水区没有Rebecca的任何一篇文章,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品葱吗?现在你不是已经实现了吗?

实现了就可以了。
后来,他又多次包庇有辱骂与人身攻击的用户。甚至直指与之进行对线的路人,要这些用户「去死一死」。这类行为,再次验证了我对他的判断。跟他是什麽BE4没有关係,rebecca并没有担任管理的素质,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所谓包庇现场,鹿儿也不发个链接。

我只建议仓鼠必须死,说过一次,我已经向仓鼠道歉,仓鼠已经原谅我了。

我建议站长去死,这话我已经被观察了。我也向站长道歉了。听说在水区说话没有这么严格的规则啊,你们临时发明一个规则出来搞我,我除了事后道歉,保证不犯之外,有什么办法。

当然,我可能确实没有担任管理的素质,那站长已经把我白名单了呀。你观察我再警告别人不得解除有什么用,不就是满足你个人私欲嘛。合法的操作需要你口头警告人家?

品葱【没有担任管理素质】的人,数量有点多啊,你这一下子得罪了一批人。

我治理喷子的站务建议可是有好多管理员点赞,你这么擅长管理,什么时候你也治一治喷子?上次masao_date事件,你可是建议当事人继续互相说服呢,不要忘记你自己说的话。
鹿儿啊。我跟你真是无冤无仇,你不搞我我懒得理你。两个电话号码的事情,懦夫斯基也发了一模一样的号码,却...

术业有专攻,善于技术不代表善于站务。站务工作除了需要了解习惯法,协调和其他站务人员的关系也是很重要的一环。看了您老和其他站务人员闹出的一长串又一长串的争论(从品站水区一直到2049树洞),我感觉您老可能真的缺少与人相处方面的直觉。

听隔壁小二一句劝,不管是在哪个平台(品站、2049、Matters等),您老专注写技术文章多好(比如写写你的开发经验,或者学习数学的技巧之类的)。既能拿赞拿声望,还能博得大家的好感和敬佩。
看了您老和其他站务人员闹出的一长串又一长串的争论(从品站水区一直到2049树洞),我感觉您老可能真的缺少与人相处方面的直觉。

陈同学没有认真读。

不过,出于对陈同学的尊重,回复一下。

首先,我没有与其他管理员闹矛盾,我的矛盾主要是我和鹿儿,懦夫斯基和站长的矛盾。

比如我跟你就没有矛盾。

其次,欢迎你解除我观察状态,解除了就一切可谈。不解除就没啥好谈。

最后,品葱没有我也挺好的,何必挽留。

谢谢陈同学。

传送门 https://2049bbs.xyz/t/4100
陈同学没有认真读。不过,出于对陈同学的尊重,回复一下。首先,我没有与其他管理员闹矛盾,我的矛盾主要是...

品葱去年十月之所以陷入混战,(我分析起来)原因是大家空有一些好的RFC理念,却没有实现这些理念的强有力的站务团体,仅靠小二一人的魅力和耐心苦苦支撑。那么结果你也看到了,品葱险些分崩离析,许多高赞用户愤而出走。

现在的站长-鹿儿-懦夫等葱友组成的站务团体,就是使RFC理念能够得以实现的载体。因为他们的工作,RFC中抽象的理念得以贯彻到了一件件具体的站务工作中,这反过来也使RFC能够进一步完善。这些工作是纷繁琐碎的,比起坐而论道谈一些形而上的理念要苦得多累得多。

现在这个站务团体的出现,是大家对去年十月悲剧反思的结果。目前来看,它是比靠小二个人魅力更加稳固、也更加有效的一个运作机制。它调停了许多过去无法调停的矛盾,把许多可能的危机消弭于无形。过去吵得不可开交的泛独立派和泛民主派,也在当前的站务机制下达成了暂时的妥协。

虽然在你看来是一些个人矛盾,但是你所反对的对象,恰恰是品葱当前宪制的核心所在。如果没有他们的努力和付出,你、我、以及你我在品葱认识的那么多形形色色的ID,都将烟消云散。

我尊重站方的决定,也希望你能够理解这一切背后的良苦用心。
品葱去年十月之所以陷入混战,(我分析起来)原因是大家空有一些好的RFC理念,却没有实现这些理念的强有...

你根本没有认真读。https://2049bbs.xyz/t/4100

你如果不介意的话,我用同样方法骚扰你,看你能坚持几个月。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