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理下疫情以来的网络舆情、并推测下一步变数。

民心我们从下往上的视角是比较难看清的,管窥蠡测是很正常的,我简单罗列一些facts:

1.到目前为止我所看到的墙内网络得到官方背书的共识有:
湖北政府前期犯有错误(没有提追责,但是提到了改革卫生系统);李医生是悲剧色彩的人物(没有提言论自由,更多的是普通人的命运多舛);国外的体制导致他们不重视人的生命权,或者效率太低;强国体制有利于集中力量办大事,控制住疫情;承认本次瘟疫导致经济下滑,但是国外更惨;外国人行事散漫。

2.网络重要意见与呼声:
反贼:追责湖北政府;给老百姓发钱减税减租;减少对国外的碰瓷;
中立:尽快解封已封锁的地区;断航以及排外
粉蛆:各种花式的丧事喜办;清算财新、三联、方方等媒体和公知。

3.按时间线的网络意见爆点:
1月末:湖北政府各种脑残操作+患者求助,2月上半月:李文亮医生去世+患者求助;2月下半月:湖北换将+更多的方舱+227+外国人永居;3月上半月:武汉的脑残操作+国内疫情缓解+追责+发哨子的人;3月下半月:国外疫情爆炸+国人和留学生、外国人的矛盾加剧+清算VS保护公知 4月初:烈士、哀悼、医护补贴

下一步的几个变数:

1.外国疫情进入平台期,这一点或许使得国内没什么可报道的消息。先是韩国,然后是意大利西班牙,然后是英国美国。人们能够喜欢看的不是外国人情况有多惨,而是他们的情况遥遥无期地变坏。因此只要外国情况没有持续的变坏,那么这种外国就没有太大的报道价值。

2.国内完全解封遥遥无期、封锁反复无常、中小企业维持困难导致的失业人群增长;开学考试等原来计划被打乱导致的人群普遍焦虑。这几点是联系到一起的。这几点可能在微博上的热搜不会太多,但是在微信等圈子、包括别的用户年龄更大的社交媒体上,是有充分的体现的。这种焦虑会使得基层行政人员的任何错误有更大的可能形成网络爆点。

3.中共无脑丧事喜办导致的哀伤情绪反弹。目前,国内的政治正确没有堕落到对能够在国内死的人面前光明正大地笑出来。所以中共这次选择先哀悼,然后闭嘴是很正常的。煽动民族情绪这么简单的事情,就没有必要搞丧事喜办表彰的高难度操作。但是不排除梁家河博士发疯非要大搞特搞表彰,这种时候就容易导致民意反弹。民意反弹不会直接冲击梁家河博士本身,但是会冲击基层政府,会带来更大的要求补贴、补助、报酬的呼声。

目前反贼判断形势容易陷入的几个误区

1.片面夸大西方对中共的仇恨。这一点不多说了,我看到好多好多说清算的、说赔款的。清算赔款,王师还剩几个连呢?就不怕中共赔过去几发东风?冷静下来慢慢看是最有好处的。犹太佬、资本家比我等聪明得多,他们知道怎么从中共身上勾兑来钱快。

2.把微博当整个网络,把网络当整个社会。我所看到的民心分布也大多从微博热搜+实时动态中总结。对比来看,朋友圈的去中心化是一把双刃剑,导致了一方面朋友圈的煽动作用变差,但是删除社会呼声的能力也变差。通常,网络中发声的人都更为激进,温和的仍然是社会主流而不是网上激进的声音。

希望我等反贼不要陷入左倾激进的机会主义的泥沼、也不要被中共无敌论的阴影笼罩。以上抛砖引玉。
29
分享 2020-04-06

23 个评论

武汉封城前三周的舆情汹涌应该是把土共吓到了,于是才有了现在歇斯底里的压制。

我并不认为是“武汉爆发让小粉红跳反了”或者“甩锅外国让跳反的人又粉红了”。这两种人一直存在,只是舆论管制下谁能发声的问题。现在白色恐怖,于是只有热衷猎巫、给白色恐怖添砖加瓦的人才能安全发声。

由于长期的舆情管制,没人知道民间意识形态的分布到底是什么样的,但反过来说,连土共自己也不知道。
片面夸大西方对中共的仇恨。这一点不多说了,我看到好多好多说清算的、说赔款的。清算赔款,王师还剩几个连呢?就不怕中共赔过去几发东风?冷静下来慢慢看是最有好处的。犹太佬、资本家比我等聪明得多,他们知道怎么从中共身上勾兑来钱快。
-----------
反贼这里的西方主要不是指的和中共交往的既得利益者,而是受疫情影响的普通民众,不只是个人还包括经济,一旦民众几个月没有收入生活水平下降,那么有投毒嫌疑的中共就可能被拿上台来,中国有东风可是权贵是最不敢同归于尽的人,真要被和平了,党内出现叛徒卖党求安是必然事件,更何况针对海外资产权贵二代的打击已经足够党内出现叛徒了
土共自己应该是调查过得,但是以中国人的个性这种结果是不稳定的


压制会导致很多人什么都不说,于是这些人就成了调查盲区。所以土共自己也没法掌握完整可靠的民意数据。
很多墙内人不只是观点不稳定,他们基本上是没有自己的价值观的,一切都依赖于党媒、社会、家庭从各个角度的灌输。我甚至觉得大部分人的自我都很残破。
总结得很到位,很中肯,很理性,目前西方政府的反应是有很大问题的,漏洞百出,给了中共很多可趁之机,英国首相让大家准备好失去亲人,医院同样面临优先拯救谁的艰难选择,让天天讲人权的人无地自容,自由民主是唯一的优点,但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在这种大流行下,美国各州各行其是,自由民主反而成了严重的缺点。
关于病毒起源问题,也没那么好摔锅给中国,理性分析,武汉爆发后,美国最早开始切断和中国的航线,但感染人数却占全球三分之一,欧洲是多个国家组成,每个国家的政策不一样,没有切断中国航线像美国那么快,目前虽然也很严重,但和美国比起来还算好的。各国传染病专家包括美国自己的专家都不敢保证就是起源于中国,美国自己人还有专门分析起源于美国的,流传最广的是5代病毒分析。再说中国人吃野生动物也不是一两天了,都可能是几百上千年的事了,为啥会在19年爆发大流行病毒。针对这个问题,中共的真用这些观点论据拉起同美国的民族仇恨,让反共和向往美国人士被肃反,是完全说的过去的。针对这种传染性很强、隐蔽性极好的大流行病毒,我们必须要承认,不自由、不人道的极端隔离策略是有效的。就目前全球的情况,中共到处派专家到其他国家救人,全国恢复生产,全球大部分国家需要从中国购买医疗物资,这一波操作真的是名利双收。
就如搂住所说,不要陷入左倾激进的机会主义的泥沼,要理性分析,反党反共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和拥有极权控制、任意支配全国所有资源的习刁刁比起来,我们一无所有,靠喊喊口号、揭露黑点是干不倒的,目前像泰国皇帝后宫佳丽三千的奇葩政府都还存在,中国的特色社会主义和西方的资本主义除了政治权力结构不一样,其他的基本一样,中国政府的腐败问题和其他国家比起来,也不是差得很远,老百姓的生活和西方的比起来总体也不是很差,就没有信仰只有钱的中国人来讲,我们能不能靠自由民主赢得支持还是个问题,同时完全寄希望于西方政治家也不是绝对可靠的,政治家往往只为自己的政治需要服务,只有我们对他有政治影响才会按我们的意愿行事,我们要尽可能壮大自己,这有可能是一场持久战。
同时通过目前全球的政治发展情况来看,没有一个政治结构是完美的,我记得文昭先生说过,极权结构发展到最后会产生极度自大、为所欲为的统治者,分权结构最后会产生为了迎合民众夸夸其谈、碌碌无为的平庸统治者,我感觉现在这种情况已经出现了。我觉得我们不要局限于现有的政治权力结构,可以试着寻找一条新的、更好的路。
同意网络不是整个社会,但反贼们好像没有什么线下的活动可以开展......
我觉得韩国在疫情中的表现真的是最好的,连墙内粉蛆都说不出什么
比尔盖茨以前在TED上说过新冠爆发的可能性,他资助的研究机构在18年就拥有新冠病毒相关的疫苗专利,所以有些人说是他资助的人研究出来的新冠病毒,虽然不可能,但流言可畏,别有用心的也可借题发挥。
https://www.usatoday.com/story/news/factcheck/2020/03/27/covid-19-fact-check-bill-melinda-gates-foundation-did-not-patent-coronavirus/2919503001/
大部分文化高的朋友,几乎都是理智且清醒的人。少部分高知识分子也只是维护老毛或者中国这个抽象的概念。而粉红几乎都是穷光蛋或者底层人民。
樓主的分析太精闢了,總結了從瘟疫爆發到現在的輿論環境的演變過程。
只需要不停重复告诉大家,新冠病毒无法治愈,是空气传播的艾滋病,得了之后会导致生出的下一代残疾,而且疾病根本没有治愈,几年后就会像艾滋病一样完全破坏免疫系统,人就死了。怕死的中国人绝对会支撑到最后一秒才去上班,到时候,经济绝对会先崩溃,共产党自然就回归清八旗状态了。
说这话的朋友你肯定没做过北京的出租车

愿闻其详,一直都有所耳闻北京出租车司机特别厉害,甚至其中有目睹过64的,可惜我那几次到北京基本上都是搭乘公共交通和网约车的,而网约车全程监控,所以司机几乎一言不发
个人认为全球反华趋势已经无可避免.

这还真感谢总加速师
我已經聽好幾個人信誓旦旦地說韓國日本疫情造假。在China No1的先入為主認識裡,承認別人好是最難的事
新冠疫情结束后一定是对独裁政权的全面封锁和制裁。全球化从经济一体化时代跨入政治一体化时代。长远来看我是乐观的。只是黎明前的黑暗可能会长过很多人一生发展的黄金期。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4-11
  • 浏览: 7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