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决反对禁止吃狗令——没有民主决策的政策就是废纸一张。

今天我考虑到有动物保护和非动物保护,吃狗和非吃狗人士所有意见,公开我自认为的最公正的态度,

文章分我个人态度和客观分析。请耐心看完。


禁止吃狗我个人不会赞同,
1.假如你要禁止吃狗,那就请一并禁止吃一切动物。
因为狗也要吃肉粮,为何别的动物注定要被宰杀?
仅仅因为献媚没有狗积极或没有狗可爱吗?
仅仅因为他们肉多吗?
仅仅因为“忠诚”不够吗?
仅仅因为牛耕地不如狗看家有用吗?
这样的话,那简直是人类单方面自作多情,

而这法令,同样包含类似种族歧视的物种歧视。
我尊重别人的意见,但我个人坚决反对禁止吃狗。

2.如果禁止吃狗,请给狗投票权。
人类历史上,曾经把奴隶当做家畜对待。
随着各个民族人性的发展,便逐渐解放奴隶,并给予一定量的待遇。

当初林肯单方面解放黑人,因为善良吗?
不,因为工厂缺工人!
否则,黑人集体抗争也不会一直等到上世纪60年代了。那是因为黑人自我意识的形成决定他们自己解放自己。

因此,倘若禁止吃狗,请给予狗投票权,否则,这同样是人类单方面自作多情。
因为没有政治权的个体,只不过是被动摆布的棋子而已。到时候人类或许不吃,但同样可以随意生杀,并冠以各种借口。

得了吧,你们自己的投票权还没有抗争来呢!

3.“狗”的界定是什么?
狼算吗?倘若养狼仍然可以屠宰,那也就是说,这就相当于白人可以被保护,而黑人可以被屠宰吗?(尽管我讨厌黑人,但是我也客观地这样说)

那哈士奇算吗?哈士奇本身就是狼和狗通过杂交进化来的物种(没错,哈士奇的祖先一开始是杂交,后来演化成现在的样子)。

这样一来,这样是否有类似纳粹的雅利安人的种族主义政策呢?



我的建议。

其实,本人认为在未来,动物终将要和人类平等的。
前提是找到属于动物自己的生产力,只有对社会有义务,才有权利,才能被保障权益。

我尊重并理解动物保护人士的感情,但请你知道,世界是客观的,决策必须考虑多方利益,倘若强行通过,只会无法实行。

为此,我的建议如下
1.倘若要我尊重禁食狗的法令。前提民主决策。
众所周知,你国一直以来用现代化的外衣过着封建社会那一套。

这次禁食狗看似和国际接轨,其实是政府在疫情之下单方面的一拍脑门儿的决定。

我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但除非是民主决策,否则我拒不遵守。

2.建议用软性的方法。
假如我是动保人士,我会选择软性斗争。

比如,我会选择立法肉狗的品种,并实行宠物狗和肉狗双法令。

这或许同样有种族歧视的因素,我得说:政治是坚持原则和相互妥协灵活运用的产物。
与其在无止境的嘴炮中看着狗一条条被杀,不如先救下一批狗。这是一点实际成效。

3.不建议事事用国际标准。
国外也有素食主义者。
今日用所谓“道德”禁止吃狗,明天就会禁止吃肉。
后天呢?
所以,我个人提倡多元化竞争。
与其美其名曰国际道德,倒不如做一些实际意义的包容性政策。
比如有些地方没有食狗习惯,那就通过民主立法,比如香港。
有些地方比如玉林,那就立法允许。




欢迎大家加以独立思考和理性的批判。
13
分享 2020-04-13

90 个评论

我是支持不吃狗的,虽然没到支持禁止的情况,但个人从小到大没吃过狗,也对吃狗生理上厌恶。(有人请我吃过狗肉被我拒绝了)
另外,我非常不认同楼主举例奴隶的事,你现在说是因为工厂缺人才给黑人平等,那是不是工厂不缺人了就可以重新恢复奴隶制了,迟点世界都不缺工人了,是不是可以恢复征战俘虏那套到处收集奴隶了?
倒是在墙内看到一些很奇葩言论,说什么家养宠物狗和肉狗是完全不同的品种,我心想黑人,白人,黄皮都是完全不同品种啊,所以就不是人了?品种不一样就能当成正当理由了?所以是不是某些种族就该天生当奴隶了?
虽然我也不是什么大同世界每个人都不吃肉的理想主义者,甚至自己也很喜欢吃肉的,但是无法否认给动物争取权益是一直在进行的,以后会不会有肉类的纯替代品都不好说(营养口感都一样的那种),肉狗该不该吃我不知道,毕竟我没吃过也不想去吃,而且目前也有足够的替代品。
我個人也是反對用法律去限制人們不能吃什麼東西
假設狗肉的來源合理合法 不存在綁架偷竊虐待等等
實在沒道理禁止
雖然台灣也有法律禁止
但我是不想吃 所以也不會去主動提議廢除
假如有人提議廢除 那我會投贊成票

另外 若區分品種狗 可能會造成非法繁殖場的猖獗
以台灣來說 很多非法繁殖場為了賣純種狗獲利
強迫種狗交配加上衛生環境很差
導致種狗都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
所以現在都有人提倡不要去買純種狗
目前墙内没有什么肉狗,养殖这个亏损,一样是繁殖拿去卖宠物狗多赚钱啊,养大了卖给饭店亏死.说吃的是肉狗心安理得的人只是自欺欺人.
目前墙内没有什么肉狗,养殖这个亏损,一样是繁殖拿去卖宠物狗多赚钱啊,养大了卖给饭店亏死.说吃的是肉狗...

这个好解决,这就是市场竞争问题了,可以提高狗肉价格,给消费者选择权去自己权衡。
黑人和狗是同一個等級的生物嗎,投票權能把這兩個物種放到一塊兒說啊。以前說把奴隸當作家畜,那後來黑人要求投票權,也就是讓有思考能力的人脫離家畜的等級。可是狗本來就沒有人的思考能力,你叫他去投票選擇自己會不會被吃,那和“牛如果不想被吃就要去投票”差不多啊。

在4萬至1.5萬年前,狗被人類馴化作爲人類狩獵的幫手,這兒講的是總體的人類進化史。不同於貓,狗只在人類的社會作爲人類的幫手已經很久了,他們對人類的態度忠誠,原本也不是馴化來食用的,不像牛和豬本來就是養來吃的(耕地的耕牛和水牛本來不是拿來吃的)。可能大部分國家現在要接受食用狗只比較難。

這樣吧,如果狗需要有自己的生存力才有權利在社會上生存,那我建議把所有狗放著自生自滅。狗的祖宗,在遇到人之前,本來就是成群結隊在山林裏狩獵的,至今部分偏僻的地區山林裏還有野狗,那些野狗是會吃家狗的,畢竟從未被馴服。這就是他們真正的形態。人類可以在這個情況下,想吃狗肉就去山裏頭狩獵。

當然,現在一切都是憑空想象而已隨口亂説,畢竟中國已經禁止了吃狗肉了。
这个好解决,这就是市场竞争问题了,可以提高狗肉价格,给消费者选择权去自己权衡。
没有什么竞争可言,饭店收购价跟宠物狗身价悬殊太大.饭店不可能高买低卖,狗也不是什么非吃不可,卖高了没人吃.只有低价收购偷来的毒死的各种流浪狗宠物狗,饭店还能有利可图.
我本来感觉不大的,但看到很多战狼这么如丧考妣的样子,我就支持立法禁止一下吧。
我是支持不吃狗的,虽然没到支持禁止的情况,但个人从小到大没吃过狗,也对吃狗生理上厌恶。(有人请我吃过...

很好,很棒的批判与分析。
首先,关于工厂如果不缺人会恢复奴隶制,这个我得说:假如生产力得不到进步,还真的会。只不过会恢复多余出来的那部分人的奴隶制。
其次,生产力毕竟是不断进步的,另一种不缺人的情况就是自动化生产。
到这个时候,奴隶制并不会恢复,因为一个人可以从事智力劳动创造更大的价值。

至于您说的替代品,这个我非常认同,这就是生产力提高的结果。
现在人造肉到底还是可以让营养与口感不相上下的,只是造价问题而已,一旦提高生产力,人造肉价格下跌甚至比真肉还便宜,营养与安全却比真肉还高,到那个时候,我仍然不排除少部分人会继续吃真肉,但是吃人造肉的会成为主流。

至于您说的黑人,白人与黄人问题,这个我得说,原则上我同样同意您的看法,真的。

但是现实中,很难一步登天人人平等,于是,我们必须在坚持原则与相互妥协中灵活前进。

这就好像英国民主历程一样,一开始是贵族,然后资本家,然后成年男子,然后全民等等。

我说的实施宠物狗与肉狗双标,只是给动保人士的建议。
与其一步登天,倒不如先救下一部分狗。
就是这个意思。
顺便说句实话,我好像也没有吃过狗肉,而且我也反对吃猫肉,但是这毕竟是我个人意愿,我必须考虑各方意见。
没有什么竞争可言,饭店收购价跟宠物狗身价悬殊太大.饭店不可能高买低卖,狗也不是什么非吃不可,卖高了没...

我的意思是,缩小市场规模,但别一刀切,然后提高狗肉价格。
因为总会有一小部分人继续吃狗肉的,假如价格权衡之下仍然想吃,那么我们也要给他们吃的权利。
某些中國人重視狗權,不重視人權。
我从小到大没吃过狗肉,全家人也是,这也证明狗肉并不是肉食的必要选项,人可以在不食用狗肉的基础上很好的生活,所以这个法令我是支持的。
至于你说的要禁止这个,就禁止一切动物的话,我只能说,人不要堕入两边,要么全吃要么全不吃,这是极端行为,当选中道。现代文明所倡导的本来就是慢慢缩减可食用动物的种类范围,循序渐进式的缩减品种这是对的,没有理由反对。
黑人和狗是同一個等級的生物嗎,投票權能把這兩個物種放到一塊兒說啊。以前說把奴隸當作家畜,那後來黑人要...

首先第一,动物能通过高科技提升思辨能力的,甚至未来能够形成语言体系。
第二,人在没有知识,一片蒙昧的时候,和畜生真的没有太大差别。
虽然我们原则上坚持人人平等,但是客观世界同样要考虑。
无非在于人比动物更容易思考,但人并不会直接垄断思维与知识。
第三,动物从事的生产活动要放开思维。
比如太空驾驶,可以让训练过的猩猩或狗前往。
或者狭小的地方侦测,可以让鹦鹉这种高智商的动物代替。
莫名其妙的法令,完全就是强奸民众的自由
首先第一,动物能通过高科技提升思辨能力的,甚至未来能够形成语言体系。第二,人在没有知识,一片蒙昧的时...

好吧……那希望狗狗能通過這些高科技和自然的進化產生人類等級的思考能力,我也很想知道狗狗能説話的時候能説出什麽
"倘若要我尊重禁食狗的法令。前提民主决策。"和“倘若要我尊重残疾人,争取残疾人利益,前提人人平等。”两句话逻辑上没有差别。

都是出于高位,假想某种理想的条件,然后去实施政策。诚然,如楼主所说,一刀切的做法暴露了中国无民主的现实。但这不代表在现状,一刀切的说法是不妥当的。

这里我要特别强调我的一个观点。狗肉问题在中国,他从来不是动物保护问题,他是一个民族主义问题。

我这里引用一下某论坛的高赞评论:https://imgur.com/mmy2YgI

我之前在论坛里也说过类似评论:“现在哪个支持吃猫狗肉的不会扯西方牧畜业的whataboutism的?大部分支持的人甚至这辈子都没吃过猫狗。这不是赤裸裸的民族主义吗?为了反抗帝国主义的毒害,这些猫狗就是泄愤一般活该被吃。

因此,在中国目前的环境里,让大家民主投票吃狗肉与否,是最糟糕的决定。哪怕没有反帝国主义的教育,我也不觉得国内的环保甚至是基础的同理心的教育跟上了应有的水平。
好吧……那希望狗狗能通過這些高科技和自然的進化產生人類等級的思考能力,我也很想知道狗狗能説話的時候能...

会进化的,就像以前白人好奇黑人组成社会会怎么样。
现实是,后发不如先人,但终究一点点进步的。
莫名其妙的法令,完全就是强奸民众的自由

领导一早上起床,脑袋还没反应过来就做了决定了。。。
"倘若要我尊重禁食狗的法令。前提民主决策。"和“倘若要我尊重残疾人,争取残疾人利益,前提人人平等。”...

对,确实有部分人是这样的。
只是没有民主决策,我很是怀疑这条政策是否实行好
对,确实有部分人是这样的。只是没有民主决策,我很是怀疑这条政策是否实行好

你没懂我意思。吃狗肉不是民主问题,这是显而易见的事。
这个国家不会因为吃狗肉而变得民主,也不会因为不吃狗肉变得不民主。不民主确实是原罪,但按你这个说法,不民主的话中国不管实施什么政策都是错误的,这是违反常识的。现在中国的情况,一刀切是最方便最好的做法,他是最高效的。而高效的坏处,除了在伤害本来就不存在的民主本身以外,我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别的坏处。至多是可怜了那些(合法)卖狗肉的?
主要問題是,在現在的制度下,你認為什麼是民主的?全體人大政協會議表決?大家都知道會必然通過也是必然操縱的。但在制度下的民主就只能這樣。想在制度內希望取得進一步的民主是不現實和不理智的,也就只有推翻現有制度才能改變。
我個人認為,在現在體制下,「民主決定」和行政命令其實沒差,而憲法也沒講繞過人大立法會違憲,你很難講得通,要講就是整個中國的制度不民主。
并不存在什么肉狗 养狗的成本也非常高
中国古代把狗列为过可食用的家畜
但为什么没大面积流行起来 还是饲养成本的问题
所以会经常发生偷狗的事情
而偷狗的人往往会使用毒针 他们不在乎吃的人会不会中毒
这继而有可能引发更多的食品安全问题
如果全民投票是否同意继续吃狗肉,怕是吃狗肉派会输得渣都不剩。
这不关民主吧 ~ 别把民主和法律弄砸了。

人类文明在进步,社会在进步,思想也在进步。

二战时期,吃得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现在的年轻人懒惰出去,还要送上门呢。

既然我们可以有选择了,那就不是吃的问题了,别什么都要把自己认为的放大。

那就好像日本坚持捕杀鲸鱼一样,他们也是认为自己没有错。

其实对和错是很模糊的,人类族群那么多,文化也多,但人类会有共同点。

这个共同点就是人类的善和喜,怒和恶。

世界那么多种类的马,为什么人类不养和骑斑马 ? 因为斑马不是驯服动物。

那么多动物,为什么人类选择狗为朋友 ?因为我们的祖先累计下来的智慧。

既然我们发现了这些动物是有灵性的,如果我们可以的话,为什么还要选择杀害他们呢 ?

这是人类的素质问题,与法律和民主没关系。
全国大多数人基本都不吃狗肉,因此如果全国投票,别看那些吃狗的声音大,但实际上人数不多,这条政策还是能通过。

其实比较好的就是各个省分别投票立法,比如广西吃狗的人多,在那边就可以吃,然后规范市场。这种搞法和美国差不多,有的州可以发展色情,有的州不行。但如果广西变成吃狗省,市场就必须严厉监管,不能偷人家的宠物狗吃,这个要杜绝的。
禁令通过说明白左在中南海,希望皇汉立即尊包讨奸
Deatholder 黑名单
人权被践踏的国度,你说他保护狗权,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如果说盗窃抢夺或者是检疫的问题,现在也有非常明确的立法规定了盗窃抢夺投毒要如何处置,并不能说吃狗肉导致偷狗所以要禁止吃狗肉,那用钞票还导致了抢银行呢,伤亡更大,是不是要立法禁止用钞票。

这个国家法律的问题从来不是.EXE如何执行,而是.TXT根本不能执行
学欧美禁吃狗肉,为啥战狼粉红不敢骂政府洋奴了?
我个人是强烈反对此规定的,我不怎么吃狗肉,但是我吃过很多次,有些人也是非常喜爱食狗肉的,狗狗是人类的朋友没错,但这仅限于家庭饲养宠物的范畴,只要是正规途径饲养、宰杀的,我不会反对别人去吃,我觉得国家可以加大打击偷狗、非法屠宰等,但没必要全面禁止。PS:以往看到所谓动物保护主义者的维权保护方式(拦截运输货车强制释放的、放了有没人养都成为野狗了,还看过新闻说有狗肉店的人披着保护主义者的外衣无成本取得狗狗的)我是觉得很无知很过分的。总的来说我是反对禁食的,毕竟五香狗肉很香。
我自己愛毛孩子,我不吃狗肉貓肉。

我覺得可以尊重想吃的人,但是必需把法律規定和執行處理好,吃狗肉的只能吃專門養殖來吃的狗,不能放縱偷盜家中寵物或是流浪貓狗的人,家中貓狗都是人家當孩子當弟妹在疼愛,流浪貓狗則有把病菌帶到人類身上的危險。

這些法律沒有完善,吃貓狗的老饕跟環保人士、護生人士的爭端只會擴大而沒有減緩的空間。
哗众取宠,中共什么时候出过“民主决策的政策“?
别的政策你怎么不出来“强烈反对”?稍微出了还算个有点人性的政策, 特意出来显示你很中立,很独立思考吗?
香港禁吃狗並非什麼民主主法,是英國佬帶來的法律,只是在長期實踐中被社會所接納了。
樓主這些觀點知乎一大堆
这个问题其实挺有意思的,感觉一下子让大家犯了难,究其原因,其实不是什么法律不法律,平权不平权,双标不双标,而是道德约束,仅此而已。

我认识的,接触过的外国人(并不绝对,我是说我的圈子范围),对于吃狗肉,都是绝对的反对的,毫无疑问。也没什么可争的。道理很简单,由于猫狗属于家养宠物的最高普及类别,大家都是有感情的,有共情,有sympathy的,仅此一点也就够了。在这个问题上谈法律是不是有点脑子秀逗了呢。

放大到中国,我们社会中出现的一切问题,用道德都几乎无法解决,最终都只能靠法律来解决。这是最低级的文明社会。简单举例,大街上随地吐痰的,有犯法吗?该用法律禁止吗?需要投个票吗?开车加塞儿的,犯法吗?会被法律惩罚吗?这样的问题太多太多了,什么时候我们能有一个社会道德的相对统一的标准,这些问题就一下迎刃而解了,在大家道德标准,认知水平天上地下的这个阶段,讨论这些问题都显得毫无意义,原因是显而易见的,说禁真的禁的了吗?想吃的真的就吃不上了吗?一切都是瞎掰,还是先自律吧,爱吃的自己吃去,能做到别张扬,别show off就行了。不吃的,抵制的,喊喊口号,表明态度,差不多也就完了,这个问题真的不是需要靠法律来解决的问题。。。。。
簡單說「禁止吃狗」和「中共禁止吃狗」是不同的問題。

食安上應該是取締來路不明的肉品,私有產權上應該是禁止抓補別人的寵物和落實寵物登記,
動物保護上應該是對抓、虐、殺野生動物限制。中共的一刀切式執法問題太大。
范松忠 黑名单
有什么好禁止的,我大韩民国就吃,所有动物不能平等吗,猪、鸡鸭就是活该被吃?不公平,哪个动物不可怜。所以,别尿习贼。
这个问题其实挺有意思的,感觉一下子让大家犯了难,究其原因,其实不是什么法律不法律,平权不平权,双标不...

爱狗爱猫人士对猫狗有感情,不代表别人也对猫狗有感情。即便这种感情在我看来也是非常虚伪的。

比如他们给宠物做绝育的时候考虑过宠物的意愿吗?设想一下科技发达的外星人把人作为宠物,它很“爱你”,以“为你好”这种理由割掉你的生殖器。

人和宠物的关系充满强迫,觉得陪宠物“玩”并把它们喂饱了就是对他们好,和中共管理养殖场般的治国方式没有任何区别。

比起天然产生的食物链,这种虚伪的“爱”才更恶心。
如果要以犬类的历史角色和伦理地位为基础立法保障“狗权”的话

一个“禁吃狗法”只是个笑话

和文明国家的法治水准相去甚远
在我外婆老家旁边就有一个杀猪的屠户  小时候我在外婆家玩的时候看过一次杀猪 产生了阴影 以至于我现在都不怎么喜欢吃荤  鸡鸭鱼是完全不吃  猪肉牛肉吃一点  但也要切的很细碎的才能吃下去  大块一点的能看得出来像是某个生物组织的根本吃不下去
爱狗爱猫人士对猫狗有感情,不代表别人也对猫狗有感情。即便这种感情在我看来也是非常虚伪的。比如他们给宠...

不想说了。一刀切的禁止确实是不正确的,但是不是能一刀切的彻底执行,用脚都能想明白是不可能的,各走各的路线吧,社会多元,需要有不同的声音,不同的立场。总之不管这个管理调理如何,我都是不会吃宠物的。这是我的态度,仅此而已
法律是道德的底线,原则上不伤害他人行为都不该禁止,吃猫狗有没有伤害他人,没有,如果有人要说这样导致宠物猫狗被人偷走宰杀,那应该针对这个偷猫狗的行为进行惩罚,而不是直接禁吃猫狗。类似抽烟这个行为,我不抽烟且厌恶烟味,但如果完全禁止抽烟我仍然认为是恶法,但规定不能在室内或公共场所抽烟就相对合理,因为这些地方可能存在其他人,这时候抽烟可能会伤害他人。强行用法律去规范大众的道德也是一种不道德
我也反对禁止食狗令,食狗这种事情明显属于地方特色,全世界各地都有自己特色的饮食习惯(比如说因纽特人的名菜,腌海雀,相信大多数人也会觉得猎奇,那么我们应该禁止么?),食狗又不是像食人一样违反了公序良俗,为何要去禁止呢?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你严格要求 自己没问题,但是严格要求别人就是你过界了。
你这是墙内粉红的思路啊(无冒犯),当然别人对猫狗不一定有感情,但是此感情非彼感情,打个比方,地上看到...

总结一下你的观点:
1. 绝育是对宠物好的对社会好的一件事
2. 虽然有强迫但产生的感情是真感情
3. 我思维方式“五毛”所以你不会接受

我的回答:
1. 对动物宠物化的养殖和买卖才是一切问题的源头。对于养宠物这种奴役动物的行为本身我是没意见的,我有意见的是爱宠人士虚伪的站在道德高处限制别人的自由。
2. 生育是父母对孩子的原罪,后天产生的感情并不能justify造人本身对孩子的强迫,我非常反感别人把生养描述成无缘由的付出对子女进行道德绑架。但也要意识到生养子女是对社会发展和物种延续的责任,而养宠物纯粹是为了寻找个人精神寄托,这是生养孩子和养宠物的区别。
3. 评判标准应该是merit,而不是我的思维方式。
是啊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不存在什么肉狗,吃狗肉只有偷别人家狗或是毒杀流浪狗.还是有人一直说养殖的就能吃.
总结一下你的观点:1. 绝育是对宠物好的对社会好的一件事2. 虽然有强迫但产生的感情是真感情3. 我...

明白了~~ 我把刚才的回复已经删了,左思右想觉得还是话说的有点过,sorry about that.
我虽然是养宠物也爱宠物之人,但也不是那种狂热者,没有什么道德制高点,你说的第1点那样的人我也烦。
剩下的内容应该还是比较一致的,只是之前我多少有点情绪激动。这个话题就到这儿吧,声音需要不一样,立场也需要有所差别,我们继续看看其他的话题吧。Have a good day
这个问题要解决有那么难吗?通过立法全面禁止吃狗肉不就是加大了能够救下大量狗的几率吗?那么为什么要只追求救下一部分狗呢?
有一说一,我支持这次的立法。
韩国不是禁止了?
目前墙内没有什么肉狗,养殖这个亏损,一样是繁殖拿去卖宠物狗多赚钱啊,养大了卖给饭店亏死.说吃的是肉狗...
吃的狗大多是那些贼从乡下偷的,一到夏天,就有这类人来偷狗,以前我家养的狗,大多都是这么被偷走了。
桂枝真正应该做的不是禁止吃狗,而是禁止偷狗,并且要求一切上市的狗肉必须有严格的养殖和检疫证明。
桂枝狗肉的问题就是实际上绝大部分狗肉都是偷猎来的,正规养殖成本远高于市场狗肉价格,导致实际上根本没多少狗肉真是养殖来的。
直接禁止吃狗属于典型的桂枝野蛮一刀切懒政。
韩国不是禁止了?

惨,反正我觉得动物应该平等的,凭什么狗就高一等,其他动物不可怜吗。滑稽。
莫名其妙的法令,完全就是强奸民众的自由
大陆市场上卖的狗全是偷来了,因为养狗性价比太高,所以大多都是偷来了。记得一次,偷狗的被村民抓住好一顿打,开来的面包车上装满了到各户各村毒死的狗,最后把其中一个人的腿给一锄头敲断了,此后偷狗的就不来这附近了。
但是这次的立法通过法律手段的的确确是保护了宠物,有什么不好的?
按照你的逻辑,中国人的水平高低不齐,道德水准不统一,那么讨论什么问题都是没有意义的,什么问题都是没法解决的,该贪污的贪污,不贪污的人继续过自己的日子,反对贪污的人平常骂骂街,就完事了,别show off.
狗和狼在生物学意义上是同一个物种,可以自由交配产生正常的后代。

另外其实朝鲜族是爱吃狗肉的,说什么国际惯例,那都没有根据。
明白了~~ 我把刚才的回复已经删了,左思右想觉得还是话说的有点过,sorry about that....

看来你是一个可以讲道理的人,虽然这件事意见不同,但是我喜欢这种交流。
说了那么多其实我并不吃猫肉狗肉,我个人食谱里的物种比绝大多数华人都要少。我只是要保护我的自由。
除了人类道德的最大公约数,aka普世价值,其他的区域性的“道德”不过是一种个人喜好,不应该成为对我的限制。
我的意思是,缩小市场规模,但别一刀切,然后提高狗肉价格。因为总会有一小部分人继续吃狗肉的,假如价格权...

提高市场价格还是个市场问题。
目前问题就是偷狗成本低,打击偷狗成本高。
人类的法律本来就是人类为了人类制定的。法律本来就是社会观念的体现。如果人类觉得看不惯吃狗肉,那自然就可能有立法禁止吃狗肉。当然,不同文化看不爽的东西不一样。有些人看不爽吃牛肉吃猪肉一样。还有些人看不爽堕胎之类的。而且其实很多时候双标很正常,就像猫咪和蟑螂都是动物,但是大部分动物保护法只保护猫咪,不保护蟑螂一样。这单纯只是因为大家觉得猫咪比蟑螂可爱而已,即人类的观念就是这样子。
所以就一个国家的感情立法我觉得挺正常的。当然,我们假设的是不吃狗肉是中国的感情。至于是不是,由于中国也没有投票,所以我们也不知道。因此,中国这样立法禁止狗肉,立法的方式是不妥的(当然,中国也没有哪一个是妥的……)。但是至于内容对不对,只能靠猜……。
至于什么算狗,什么不算狗,这种东西,肯定会有一个人为的界限。因此自然会有模糊的地方,例如狼和狗。但是法律是拿来用的,必须要有一个方便使用的标准。类似的还有“屡次”,“大量”之类的定义。如果我们把“大量毒品”定义成50克,那49克和51克确实没什么区别。但是法律是要拿来用的。当然,如果你有闲,自然可以事事请陪审团,按照一个社会里面的一个样本的观念来界定。但是大部分时候我们需要一个方便能用的定义,否则司法成本太高了。
"倘若要我尊重禁食狗的法令。前提民主决策。"和“倘若要我尊重残疾人,争取残疾人利益,前提人人平等。”...

对的……很大一部人认为西方不准吃猫狗->中国和西方不一样->所以中国要吃猫狗。
现在知乎上不少为了这个法案特地宣称要找狗来吃或者开狗肉馆的。毕竟不吃不是中国人……。
不过当然不是每个人都这样。禁止狗肉引起了反感除了民族主义者,还有一些libral,和一些单纯反对中国政府的人。不过音量最大,数量最多的应该是民族主义了……。
桂枝真正应该做的不是禁止吃狗,而是禁止偷狗,并且要求一切上市的狗肉必须有严格的养殖和检疫证明。桂枝狗...

我認為中共不確實保護寵物是為了共產主義反對私有財產的神主牌。
狗在成本上不適合做為食用家畜養殖這點,市場上的狗肉常是偷和抓來的這點,
我認為是中國吃狗肉的人不願意承認的事實。
目前墙内没有什么肉狗,养殖这个亏损,一样是繁殖拿去卖宠物狗多赚钱啊,养大了卖给饭店亏死.说吃的是肉狗...

所谓没有什么肉狗,是您家没有开养狗厂得出的结论?没有看见,就是没有?
逻辑不清晰,平等是人类发明的概念,在自然中本就是众生平等,限制吃狗肉是政策上的一小步,确实观念上的一大步,我赞成禁食猫狗。
所谓没有什么肉狗,是您家没有开养狗厂得出的结论?没有看见,就是没有?


查新聞似乎中國有食用犬養殖,我不知道中國在法律上有沒有把這些牧場列管,有沒有把狗肉列為食用肉品和設定屠宰及衛生標準。如果沒有,那是否可以視為中共忌憚國際輿論不敢把狗當成正式的食肉?不然以法治觀點來看,先把存在的養殖狗肉規範和合法化,取締偷狗和捕獵野狗才對吧?

我想說這段雖然有細部上的不完備,但仍然是在批評中共的法治失敗。
确实是违背民主自由,可是没办法,只有民主自由的民族国家,像韩国日本那种能合法守卫自己的传统文化,又能融入国际社会。中共这样部分表面装的现代文明国际化,实则独裁利益集团的本质,就爱干这种事情。墙内很多动保、仇男女权之类的,不威胁中共统治,中共就不干涉,他们闹得凶也只能成为压迫民间生活、底层互害的一部分。
新奇有趣 比之老生常谈的许多帖子更有价值

至于认同与否我就不说了 反正我是反对还是赞同都影响不了啥
作爲素食者,我也是不懂爲什麽大多數人可以一邊吃肉一邊譴責別人吃狗肉

我知道人類接觸貓貓狗狗比較多,所以容易對牠們有同情心

而家禽家畜被宰的過程大家都有意無意地無視了

吃動物無所謂,這是天性,只是希望大家都有惻隱之心,讓動物走得痛快,別折磨虐待牠們就好了
逻辑不清晰,平等是人类发明的概念,在自然中本就是众生平等,限制吃狗肉是政策上的一小步,确实观念上的一...

根本就沒啥眾生平等,食物鏈金字塔頂端上生物一個個體的存在需要犧牲幾千隻下層生物,往細節講狗說白了就是被馴化過的家狼,跟人體型差不多大的食肉目物種,你會覺得牠們可愛存粹是因為人類馴化的結果,一群沒經過訓練的狗咬死你可一點不會有罪惡感
其实,现在中国也没多少人会去吃狗肉了。
什麽叫狼和狗雜交而來
樓主去瞭解一下,所謂的狗就是家狼
就像家豬和野豬,家鴨和野鴨,家驢和野驢,家馬和野馬……
只不過人類比較喜歡家狼,爲他們起了專門的名字叫狗而已
正如家馬野馬都是馬,家豬野豬都是豬
狗就是狼,不然你也可以說狼就是野生的狗
連狗是什麽都沒搞清楚就不要提狗肉,這種基本動物常識google一下就來,沒必要在品蔥問人類「如何定義狗」
动物是否也平等?狗比牛高贵所以吃不得?西方人讲究人权,人人平等,动物却不是。 吃狗是野蛮,吃牛完全可以。 这是什么逻辑?这是文化霸凌。

如果这世界上最强大、科技最发达的国家是印度,那么也许要有法律禁止吃牛。 印度人成年累月向世界人民洗脑灌输“吃牛肉野蛮”和“吃牛肉丑恶”和“吃牛肉罪恶”。

就这么简单。
根本就沒啥眾生平等,食物鏈金字塔頂端上生物一個個體的存在需要犧牲幾千隻下層生物,往細節講狗說白了就是...

你说的没错,但显然人吃的食物中有越多高生态地位的物种,造成的破坏与健康风险,伦理风险就越大。
白左可以理解,毕竟社会在进步,才有了现在的尊重。但政治正确还是算了吧,拿道德绑架恶心人,用自己的价值观强迫给别人,不同意就要打压标为异类和野蛮和中国特色没区别。主要天朝现在有一个毛病。就是部分人认为他们的宠物高于别人的人权。中国特色是尴尬。但现在所谓的动保组织和猫狗饭圈少妇完全就是极端。非常极端。本来可以按照各省风俗,和发展情况来做决定直接一刀切,那些人如何想?还有他们自己真的爱护动物?拿猫狗当奢侈品认为彰显其阶级的畸形思维。连动物收养所都没有的国家好意思?是不是赵老爷们的孩子在外国人面前被呛你的宠物好可爱!可惜你们国家在吃狗!回家赶紧像赵老爷哭诉,他们欺负我。赵老爷放下今年恩赐粉红豚们的人权修改法案。直接打电话。第二天老外打电话联系XX你真厉害中国竟不吃狗肉了,此时老外旁边一老人碰撞了他,被民警带来诚挚的问候下立马下跪。中国特色的新一天?
禁食狗令純粹舔美
可是美帝還是會繼續追殺支共
乾脆有骨氣一點立法監督吃狗算了
你说的没错,但显然人吃的食物中有越多高生态地位的物种,造成的破坏与健康风险,伦理风险就越大。

然而狗不是高地位的物種啊,看看南島民族和印地安的歷史就知道,當地人往往都會把狗當成食物來源。現存的墨西哥無毛犬原先就是種肉狗
補個相關主題

大家对于【中韩狗肉节】和【欧美的反对声】怎么看?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5586
說實話 我個人覺得豬狗雞 都是生命 都有意志 本來就不分貴賤 人吃牠們的肉 這是我們的原罪 所以我不覺得吃狗肉就有問題 但是有些動物的肉是否存在我們所不知道的危險病菌 
你怎么能怎么说呢,狗是爱狗人士的亲生父母,人家努力点立法保护自己爹娘怎么了
你怎么能怎么说呢,狗是爱狗人士的亲生父母,人家努力点立法保护自己爹娘怎么了

这话欠妥。
我支持多元化社会,包括吃狗的和爱狗的。

我唯一反对的就是没有民主一刀切
中国的爱狗人士有多恶心,罄竹难书!就和满小区不清理的狗屎那么恶心!遛狗从不拴绳,吓唬别家小孩,就说我家狗不咬人,咬了人就说你家孩子招欠,在中国禁养狗其实挺好的



老外没在中国这种环境下生活过!才会对恨狗人士产生误解,如果生活过,能坚持不对着爱狗人士和狗骂街,我就敬他是条汉子
我个人认为,想吃狗肉就继续吃也无妨,但是整个产业必须遵从人道主义。

在欧美有“人道屠宰”的说法,即用电击将猪牛羊击昏,然后再宰杀,会有效减轻动物在临死前的痛苦和恐惧。这种方式常常被国人说成是“伪善”,以此种方式宰杀“肉质不好”等等。这种宰杀方式的出现有两个原因,一是欧美屠宰业的规模化和工业化程度高,二是应动物保护组织的强烈要求。对应地说,第一点,中国的畜牧业同农业一样,没有达到西方的那种发达程度,很多宰杀都是人工实现,大家也都在网上看到过那些血腥的图片。第二点,中国也不是没有动保组织,比如中国有小动物保护协会,但是这种协会势力太小,影响力不足以改变行业。

狗肉市场最大的两个争议就是:第一,供应在市场上的狗,没人能保证都是饲养的肉狗,有很多是被主人卖掉的,有很多是被人偷来的;第二,这些狗被关在狭窄的笼子里,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旁边的屠夫宰杀它们的同类。它们可以理解人类的言行,知道自己会死,会被人吃掉,这种恐惧和痛苦是我们无法想象的。这些被屠宰狗的地位可能都比不上欧美的禽类。所以说,狗肉市场的不人道,不规范,才是人们反对的最重要的原因。如果说,狗肉市场能够确保每一个业者都人道地对待那些狗,减轻它们被宰杀时的恐惧与痛苦的话,这个市场我相信是尚可被大众接受的。

然后我想说说这个平等论。实现平等不是一瞬完成的,必须要有一个渐进的过程。就像民主一样,都先是保证一个群体内的平等,再去扩展群体的边界。“假如你要禁止吃狗,那就请一并禁止吃一切动物。”这句话的逻辑并不对。正确的逻辑是“先不吃狗,然后不吃其他哺乳动物,然后不吃一切动物。”因为狗的确不一样,人类对狗的感情就是很特殊。其他也很特殊的有猫,马等等。狗就是公认的最通人性的动物,理解人类语言,肢体动作,甚至是情感最好的动物,所以当然值得被善待。如果不是狗,而是猪牛羊进入了人类的家庭,那人类也会先从善待猪牛羊开始,然而狗就是适合当宠物,可以说它就是作弊者。现如今西方的素食主义者群体就是走在最前沿的那些人,他们和西方社会共生的很好,没有你想象的那种非黑即白的“今日禁止吃狗,明天禁止吃肉”(除非是极权社会)。如果真的有一天禁止吃肉,那只能说那时候大部分人都已经认为吃肉是不道德的,社会已经发展到不需要吃肉的阶段了。这是很自然的发展,不是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
范松忠 黑名单
不用说的太复杂,动物,猪羊牛,就天生比狗下贱?呸,因此,要保护都保护,不存在狗优先的说法。
吃狗肉是支那陋习,无关民主。
樓主個人要支持反對什麽東西是樓主個人的自由,但樓主的邏輯破綻是破綻,荒謬的邏輯也的確荒謬
1.假如你要禁止吃狗,那就请一并禁止吃一切动物。

因为狗也要吃肉粮,为何别的动物注定要被宰杀?

如果你以爲狗是因爲要吃肉所以才禁止狗肉
那吃草的牛和吃肉的狗不同對待不是很合理?爲什麽牛肉也要一起禁
如果你是說「宰殺別的動物以養狗」,那就更應該禁止狗肉,因爲要狗肉你就要養狗,就要宰殺動物以養狗。真的要減少宰殺,就不該養狗
2.如果禁止吃狗,请给狗投票权。

朝鮮人沒有投票權,所以反對禁止吃朝鮮人
美國人有投票權,吃美國人可以被禁止,但朝鮮人沒有,所以我們應該要能合法吃朝鮮人
兒童也沒有投票權,活該當棋子。如果要禁止吃兒童,請給兒童投票權
你覺得上述言論很荒謬嗎?
因爲把生存權和投票權綁定就是荒謬的
3.“狗”的界定是什么?

狼算吗?倘若养狼仍然可以屠宰,那也就是说,这就相当于白人可以被保护,而黑人可以被屠宰吗?(尽管我讨厌黑人,但是我也客观地这样说)

首先白人不是馴化了的黑人
然後,養狼來屠宰也是一樣不能接受的。狼作爲「野生動物」品種,其飼養和對應方式的標準就和狗這樣的動物是不一樣的。比方説你不能在沒有特殊許可的情況下養狼作爲寵物。如果要狼和狗之間選一個養殖屠宰,法律和社會的角度而言更可能是狗,因爲狼是野生動物而狗不是
1.倘若要我尊重禁食狗的法令。前提民主决策。
众所周知,你国一直以来用现代化的外衣过着封建社会那一套。

这次禁食狗看似和国际接轨,其实是政府在疫情之下单方面的一拍脑门儿的决定。

我不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但除非是民主决策,否则我拒不遵守。

斷章取義地看,我完全贊同你的做法。任何不民主的決策都是不值得遵守的,因爲「又沒問過我」
不過我更反對雙重標準
政府不民主地決定禁止狗肉,你就這麽哀哀叫「拒不遵守!」
政府不民主地決定稅收、戶籍法、外交政策、未來領導人………………的時候,你在哪裏?
如果要拒絕遵守一切不民主的決策,那在中國,你什麽都不該遵守
2.建议用软性的方法。
假如我是动保人士,我会选择软性斗争。

比如,我会选择立法肉狗的品种,并实行宠物狗和肉狗双法令。

这或许同样有种族歧视的因素,我得说:政治是坚持原则和相互妥协灵活运用的产物。
与其在无止境的嘴炮中看着狗一条条被杀,不如先救下一批狗。这是一点实际成效。

這就是爲什麽動保人士要衝到養殖場去救狗:救下一批是一批
雙法令?説的簡單輕鬆啊,你知道修法要多少時間?實行雙法令幾十年,雙法令變成完全禁令又要幾十年,根本白搭
軟性鬥爭?鬥爭就是硬的,軟的叫商量
如果你説政治就是這樣,那我就要說政治家是人類裏最骯髒的人才能做的職業,他們的骯髒手法當然不配拿來做教科書
一個有人品的人,就當不上政治家,不然他的人品就會被腐蝕至盡
哦對了,開頭要高調,然後漸漸放低門檻,是討教還價的基本
3.不建议事事用国际标准。
国外也有素食主义者。
今日用所谓“道德”禁止吃狗,明天就会禁止吃肉。
后天呢?
所以,我个人提倡多元化竞争。
与其美其名曰国际道德,倒不如做一些实际意义的包容性政策。
比如有些地方没有食狗习惯,那就通过民主立法,比如香港。
有些地方比如玉林,那就立法允许。

不建議事事用國際標準
國外也有暴徒
今日用所謂「民主」禁止一黨制,明天就會開始暴動
後天呢?
所以我個人提倡多元化競爭
與其美其名曰國際道德,倒不如做一些實際意義的包容性政策
比如有的地方沒有民主習慣,那就中央集權,比如中國内地
有些地方比如香港,那就允許民主一國兩制
……………………是不是這個意思?
反对,我不吃狗肉,也不吃猫肉,我也不怎么喜欢吃牛肉,猪肉,羊肉,我觉得味道很骚。

但是我不能说因为我喜欢吃海鲜,就反对大家吃牛肉,猪肉,羊肉。都是四足哺乳动物,你好意思吃吗?

只要不是虐杀动物(过于残忍,必要性不大),或者吃珍惜保护动物的肉(物种多元化)。

我虽然对他们的肉没兴趣,但是我支持你吃狗肉,猫肉,牛肉,猪肉,羊肉的权利。你想吃就吃。

如果是一个素食主义者反对,我觉得他反对得还有些理由。如果你都吃鸡鸭鱼,牛猪羊了,你再来这套狗猫禁吃的论调,我反对这种动物种族主义。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