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大V,经济学者李子陽Lee发表惊人战狼言论,从转发看出加速主义已经登堂入室

经济学者、铅笔社成员李子陽Lee在微博发布惊人言论称:
私有财产在中国从来就不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要为国家社会的发展大计让路。这是中国的历史传统和核心价值观。
希望中国的资产阶级能理解并接受这一点。不理解不接受的,趁早移民。


点评:1.铅笔社作为奥派学社,按理来说不可能讲出这样的话。
2.观其微博近日转发,却感觉是一个真战狼,并且红的要命

结论:1与2的观点简直相矛盾,一个信奉自由主义的学社成员,竟然说出这样的话,究竟是低级红高级黑还是真战狼?葱油们来讨论讨论

(另外,该博文转发充斥大量加速主义者言论,第一次发现加速主义在微博已经泛滥了,登堂入室,战狼小粉红与我们融为一体,简直大快人心)
21
分享 2020-05-07

26 个评论

他是个有名的国奥,‘国家奥地利主义’。你熟悉奥地利学派就知道这个称呼的荒谬。

他一个野狐禅学问不断碰瓷想去当国师的。这种奇葩估计也就当今中国能找得着。

中国经济学界也应该对他敲打敲打,他打着经济学的名号出去胡说八道不给你们经济学家招黑吗?
他是个有名的国奥,‘国家奥地利主义’。你熟悉奥地利学派就知道这个称呼的荒谬。他一个野狐禅学问不断碰瓷...

原来还有国奥这种奇葩,有没有什么代表人物,这么碰瓷哈耶克和米塞斯要从坟里爬出来了吧
这货经常发一些加速言论,比如什么“知识分子过一段时间就应该整一次,要不不老实”,真是加速带师,不过有人扒出他在六七年前经常发表公知言论,不知道这几年怎么了
原来还有国奥这种奇葩,有没有什么代表人物,这么碰瓷哈耶克和米塞斯要从坟里爬出来了吧

刘仲敬在豆瓣跟他们打比仗的年代,国奥很火的,以铅笔社为据点,以碰瓷秦晖为主业。
当时几个豆瓣上的:布尔费墨,谭书,空空追梦。。。
他是个有名的国奥,‘国家奥地利主义’。你熟悉奥地利学派就知道这个称呼的荒谬。他一个野狐禅学问不断碰瓷...

國家...甚麼來著?國家奧地利學派?讀經濟的不知道這互相矛盾嗎?
凱因斯就凱因斯,重商主義就重商主義,亂講甚麼國家奧地利...
不是“中华田园奥地利学派”吗?
一词多义嘛,他们的主张就是拿奥派为国家主义辩护,他们的实质呢,就是奥派的中华田园主义
國家...甚麼來著?國家奧地利學派?讀經濟的不知道這互相矛盾嗎?凱因斯就凱因斯,重商主義就重商主義,...
奥派要求政府不干预市场,相应地,政府对经济和社会的责任也较小。这帮人只抓住后半截为国家的卸责。最有名的就是布尔费墨那句‘失独母亲都是活该’,一下就把国家伟大的计生政策的责任给卸掉了,你说高不高。李子旸有一次脑子发热,说了句什么‘文革对中国经济有巨大贡献’,那逻辑,你都不知道从哪开始反驳。
这些人不是论证【中国应该走奥派路线】,而是论证【中国走的正是最好的奥派路线】
正常的经济学家给社会提供建议,野生国师经济学家负责给政府舔屁股
那个什么铅笔社,极其一条线上的所谓国奥学派,完全是不值一提的货色。不必担心这种人的言论。普通人千万别被他们的言论误导即可。
这家伙貌似是个加速大师。
之前还说过“知识分子隔几年整一次”,底下评论区一大群为文革摇旗呐喊的(不过是叶公好龙罢了)。
不过在8、9年前,他也有过公知言论,说“八国联军侵华是为清政府排忧解难”,被扒出来了。
那个什么铅笔社,极其一条线上的所谓国奥学派,完全是不值一提的货色。不必担心这种人的言论。普通人千万别...

这也是我想说的,他们里面有几个人也不是纯粹地胡说八道,比如那个波斯小昭,是一个激进的无政府主义者,今天已经彻底沦为了国家主义者,在为中国的极权唱赞歌。品葱里也有几个提倡罗斯巴德和弗里德曼的,希望要跟铅笔社保持距离。经济学如果缺乏现实感走到无政府主义那一步,离乌托邦,极权主义也就不是很远了。
说起国家奥地利学派让我想起了一个外号叫秋风的姚中秋。因为翻译过几次奥地利学派的书,哈耶克的书就自命奥派大师,还是天则的人。但其作风论道根本就是一个三流政论作家的水平。而且私货极多,先前鼓吹“儒学复兴”,可能他后来看清了习特勒只是叶公好龙就放弃了儒学,开始鼓吹法家和共产党党国体制那一套。我甚至怀疑天则被当局端掉跟他有关。
说起国家奥地利学派让我想起了一个外号叫秋风的姚中秋。因为翻译过几次奥地利学派的书,哈耶克的书就自命奥...

他虽然三脚猫,但估计小学生还是看不懂,觉得是在骂他,索性就给他抄家了。
其實奧派也是有不少挺有骨氣的
包括之前出走了的夏頁良(簽署了08憲章)
臺灣的夏道平和殷海光(創辦自由中國,被國民黨打壓)
一个聪明人,良心变坏了呗,不这样哪能混啊
国家奥地利主义真的是神奇。奥地利学派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反马克思经济学理论的。
布哈林曾经说过:奥地利学派是马克思经济理论最强大的敌人。
中国这些自创脑残理论和傻逼主义,从来就是断章取义的缝合怪。
在中国无政府资本主义者本来就是亲共派,香港也是这样的
曾今马屁拍到了马脸上,现在当然慌不择路口不择言力:http://www.impencil.org/p/54408
笑死我力。
国家奥地利主义?

这不又是一个从上疯到下的中国式“既要又要”精神病典型吗?
国家奥利奥学派,扭一扭,舔一舔,泡一泡。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