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内务部官方声明来看美国对《国安法》的严厉态度

我原本是从来不看这些官方公文的,今天随手打开瞟了一眼,从用词到列举的示例,语气真是超乎想象的严厉。原文非常短,也没有什么复杂词语和句子,我直接贴在下面。大家可以细细品品这几个我黑体加粗的细节:

The United States condemns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RC)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proposal to unilaterally and arbitrarily impose national security legislation on Hong Kong.  The decision to bypass Hong Kong’s well-established legislative processes and ignore the will of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would be a death knell for the high degree of autonomy Beijing promised for Hong Kong under the Sino-British Joint Declaration, a UN-filed agreement.

Hong Kong has flourished as a bastion of liberty.  The United States strongly urges Beijing to reconsider its disastrous proposal, abide by its international obligations, and respect Hong Kong’s high degree of autonomy, democratic institutions, and civil liberties, which are key to preserving its special status under U.S. law.  Any decision impinging on Hong Kong’s autonomy and freedoms as guaranteed under the Sino-British Joint Declaration and the Basic Law would inevitably impact our assessment of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and the status of the territory.

We stand with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本来我认为一份正式的官方声明会少有一些看似个人化的,情绪化的判断和定义。简而言之,不会出现很多强烈的形容词。因为过于强烈的和极端的判断显然在大部分时候显得对事件本身的复杂性和涉及各方所面临的境况考虑不足,因而会让人感觉是非常主观的态度。但从上面这些用词,诸如unilaterally and arbitrarily,ignore中可以看出“中共是个幼稚,反人性,落后的政权”已经是个广泛认同的事实,也就是说这一事实本身的性质已经毋庸置疑地达成了普遍认同,并不需要客观地去论证,没有其他看法存在。这与后面对香港的形容well-established,high degree形成了鲜明对比。很显然这些叙述看似在说香港,实际上是在反说中共整个政权的幼稚和落后。

从整个声明来看,美国对于香港的支持和关注是毋庸置疑的。最后直接表态We stand with,已经表明了对整个事件中民众的所有反应表达认同和强烈支持。显然这对香港民众来说是非常利好的消息。整个黑暗之中总有些许光明。也希望香港民众能坚持。总有支持者与你们同在。

但除了这个声明外,我有一些比较悲观的看法:美国整体对香港的行动和帮助我认为远不会有品葱主流观点所认为的那么多。北京政府这个时机实际上挑得确实很好。美国现在疫情和由疫情引发的严重社会问题,以及对政府做法的异议,达到了一个高峰。简而言之,美国民意对政府的期待和中国民众对中国政府期待一样:他们希望政府多在国内所面临的危机上多作为,因为这切身关系到每个人的生活;而不是在其它国家的事务上投入资源,因为短期来看这些投入不见得会给国民带来非常切身的回报。这个点实际上长期贯穿在各国政府运作的各个方面。各国本来就是自私的,所以有人认为美国很伟大也就在于此,他们至少愿意去管其他国家人们的疾苦。但核心来看,这就是个善意的施舍,它不做并没有错。做了就是功德无量,你要求施舍太多就是无赖。因此,我不认为美国在这个时间点上能做太多,主要抗争还是需要香港民众自身的努力。况且,美国在政府层面投入太多对外国事务的关注,在这个时间点上容易形成一种转移内部矛盾的形象,并不利于拉拢民意。

其次,我想说一点非常细微的观察:美国对香港抗争的问题上,支持的角度是从民主和人权,而不是反共。这个只是我对各种发布会上的用词和回答方式做出的少量观测而产生的直观感受,可能不准, 欢迎举例论证。品葱主流态度是:“反共等于支持民主和人权。”这个等号很多时候我也会被动和主动的认同,但不代表这在全世界范围内得到广泛认同,而成为一个普世价值。也就是说这个关系是需要去论证和说明的,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二者关系。因此在香港抗争的方式上,不管暴力和非暴力,美国支持的行为是建立在争取人权和民主之上的。从这个角度去抗争更容易得到美国的广泛支持。而如果建立在反共和香港独立这类的诉求下,这些抗争不见得能获得非常广泛的舆论优势。

贴一下BBC的翻译版本: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52774062
我认为这个翻译没有原文语气那么激烈
18
分享 2020-05-22

29 个评论

遣词造句有点像耿爽华春莹,没有行动的话这些都是空谈。

说句不好听的,如果考虑香港人民,对中共就只能停留在谴责的层面。跟对付打自己老婆孩子的流氓是一个道理,办了他就不能顾及孤儿寡母。

现在的问题是,流氓以老婆孩子为挡箭牌,在地球村里四处散播肺炎。这已经不是内部矛盾,注意注意力之类的常规玩法,而是超过911级别,影响别国生死存亡的问题了。
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特郎普在默默酿大招。
毕竟对策需要时间的,慢慢看吧。
若西方国家的再放纵,人类也就没有希望了
你應該要將disastrous proposal也變成粗黑字體。
你應該要將disastrous proposal也變成粗黑字體。

哎呀,漏掉了,这个是最重要的一个。
香港人自己也没办法,正常人都拿一个流氓没有任何办法,暴力手段更是要被扣恐怖分子帽子
Death Knell...?這聲明的確很中國風啊

咳咳,認真的回答。我對美國的表達語氣沒有太多的意見,他們對自己不滿意的東西還是會以比較嚴厲的措辭抒發出來,但我對他們的選邊站的態度比較意外。

美國給我一種感覺是他們很想擺脫世界警察的身份,因爲這個責任大分分鐘孤軍作戰。如果不是對方很明顯侵害到自己的利益,美國不會主動援助或懲罰。如果他懲罰中國幫助香港,我覺得算是非常主動了,不懲罰也沒辦法,的確因爲疫情問題造成困難。遠水救不了金火,香港人要多多保重,反抗之餘要自保,東方的天一定會亮的。
遣词造句有点像耿爽华春莹,没有行动的话这些都是空谈。说句不好听的,如果考虑香港人民,对中共就只能停留...



“伊朗政府的行为影响了世界的和平和人权,可能关系到我国的生死存亡,所以我号召国人每人每年捐款一万元,去改善伊朗的人权状况“ 你同意吗? 你作为中国人如果同意捐,那么才有理由去指责美国人没公德心,不作为。否则,我认为指望美国人民来作为,就没任何道理,道德双标。
Death Knell...?這聲明的確很中國風啊咳咳,認真的回答。我對美國的表達語氣沒有太多的意見...


我比较欣赏他们明确的选边站,至少说明是有一定民意基础的,也说明民众是很有道德责任感的。不过,我支持你的看法,正常国家完全没必要明确表态。比如实际上最该表态的英国,只是派出几个无关痛痒的人,措辞严谨地说了几句,留足了余地。这本就无可厚非。我到不惊讶美国选边站,但是挺感动的。
相当精确的判读。 美国不会无故的反共, 不会为香港人反共, 甚至香港抗争者自己也不会为反共者去反共。 他们争取的是自由、 人权、 民主。

一些朋友或多或少的以为香港抗争者依赖美国的支持, 这是无可避免的, 却不是全部的事实。 至少以「无大台」的主张来说, 虽然也不是所有的抗争者都认同无大台, 但是无大台意味着美国或者任何支持香港抗争者对人权和民主的追求的力量都不会成为香港抗争的主因。 

抗争者自己曾经犯过错误, 他们自己也纠正这些错误。 2019年,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在美国国会通过时, 有香港人说: 要组织集会感谢川普。 其它人立即纠正他们: 不单感谢川普, 美国点都大过川普。

然而确实如许多人所理解的, 抗争者争取每一条国际战线的支持, 并且以键盘战的方式追踪每一份支持, 这些都是手无寸铁的抗争者不可能放弃的。 

就是在当初川普和包子相互抛媚眼的时候, 川普故意不提及香港, 而抗争者也一样坚持下来。 

今后同样命运未卜, 「愿荣光归香港」是人们自己写的歌, 抗争者自己合唱。 同行儿女,为正义,时代革命。 不论中国人如何理解, 香港的抗争烙印在香港这一座城市。

已经有八千人被捕, 超过一千人被判刑, 许多抗争者算是落入了摩掌, 更令人担忧的是无名的尸体, 还有消失的尸体。 相比中国过去一个世纪里不甘心的死者这仍然是一个小数字, 但是显然香港人不愿意让魔鬼继续肆虐。 

不是每一个抗争者都是好的, 相反可以说每一个抗争者都是通常的人, 带有人性的黑白两面, 也就是说, 可以说每一个抗争者都有坏的一面, 而这正是现实中人性的必然。 抗争者正是在这样的现实中汇集良知。

这座城市是在四维时空中的, 每一瞬间都在重叠。 香港和美国的重叠并不仅仅是反共意识, 而是对人性和普世价值的认同。 这样的认同不需要也不值得美国送来一美元, 香港人懂得如何赚钱。 事实也证明了香港人同样懂得如何抗争, 当然也懂得如何逃生和反击。
  我來這樣看吧。其中一個極重要的要素就是今天美國的立場與做法跟過往並不一樣,也因此可能有跟樓主有相反的判斷。

  中共的判斷是美國沒有時間理會香港事務,這其實認真思考一下,跟日本二戰的想法是相似的,他們也以為美國不會認真對待他們,尤其是歐洲還有戰事。

  問題是,要考慮一下美國人的民族性。他們的民族性說好聽是公義,說不好聽是有仇必報。殺了那麼多萬美國人,是不可能這樣就解決的。美國民眾困在家裡良久,正是滿腔怒氣。再加上死掉的家人朋友,然後不論左右,都需要解釋這場不幸的原因。左可能今天怪川普,但如果拜登當選,就不能再吃這套了。左派必須要找個兇手,去承擔國內傷亡和破壞的責任。

  同樣地,川普勝出,自然會繼續反共。但他反過來真的不是追求自由民主而反共,而是完全為了反共而反共,因為中共威脅到美國主導世界的領導地位。過去對中國懷柔,只因為它認為真正敵人是俄國,但俄國今天真的沒有那種野心與能力。

  這樣子,反對中共根本是必然的國策,左右分別只在於川普令美國強盛所以更容易跟中國衝突,而拜登令美國積弱,會選奧巴馬的口部表達法,說了話等於做了事。

  總結來說,對華強硬和侵略性,絕對是符合現在美國人的民情情緒。當然他們是在乎自己的利益,但他們並不是美豬,不是吃飽睡好賺到錢就當無事發生,他們要的是吐出這口怨氣,要中共付出對等的代價。
  我來這樣看吧。其中一個極重要的要素就是今天美國的立場與做法跟過往並不一樣,也因此可能有跟樓主有相...

日本的预判实际上没有任何错误,美国也放任其作为。美国的民族性是:各自管好各自的事。
目前的美国的主流舆论就是:不要拿这些外国破事儿来掩盖疫情经济的种种问题。这点可以从各个部门记者会记者的提问以及主流媒体的新闻侧重点和时事评论下方的回复看出来。这点和你的揣测相反。

我希望美国立场的坚定,但我明确知道这是种自私和不负责的想法。中共的问题是我们大陆每个人的问题,对中国自由民主的争取是我们中国人的责任,并不是美国。期待川普,还是中国领导人有作为只是中国自古的盼个明君的思想。
習維尼再次誤判?我覺得美國應該速度凍結中共在美資銀行體系內的資產。
習維尼再次誤判?我覺得美國應該速度凍結中共在美資銀行體系內的資產。

从他的角度来看,这是这个法律推行的最佳时间点,很明显其他国家大都无暇顾及。而他也在赌美国政府会拿出什么筹码。美国疫情如此严重,如果政府如此强调香港和中国问题,只会营造对疫情应对责任甩锅的形象。显然对大选极其不利。 要达成品葱认为的反共共识,前提是:你需要向美国民众理清楚反共和他们到底有什么利益关系。
日本的预判实际上没有任何错误,美国也放任其作为。美国的民族性是:各自管好各自的事。目前的美国的主流舆...


傳媒都是民主黨的,你可以從鮮有報導拜登負面新聞可以看出。主流評論甚麼的,你一定不是指foxnews,他的觀眾全國最多,比msbnc加cnn的總和還要多。

這也是你執著之處,認為美國為正義而出手。正義脆弱不穩定不可持,所以我用私怨和權力爭鬥來看美國只會想鬥死中共。

美國完全為自己死掉的國民而出手,死三個士兵殺了一個伊朗將軍,死9萬人反而退縮起來? 不太可能。

美國才是真的會「雖遠必豬」的那個國家。
傳媒都是民主黨的,你可以從鮮有報導拜登負面新聞可以看出。主流評論甚麼的,你一定不是指foxnews,...


我不知道,你所有媒体都不可信,那么你认为可信的民意是什么?为什么可信呢?
你的看法恰恰是“美国会伸张正义”,我的出发点恰恰时反驳这种看法,我的观点是“美国的决策理应从美国利益出发,所有牺牲美国自身利益而顾及世界整体的举动属于高于道德标准的高尚举动。”

你国家人格化的看法,在我看来是忽略社会复杂性的。
我覺得現在美國主流民意已經是反中國,政府這時候推這些政策阻力小很多,對美國人來說利益就是恢復製造業,脫鉤。還有美國人得愛國情緒起來會比較強力。雖然習維尼也沒啥可選,他走的每一步其實都是這個組織必然的選擇了。當然美國人也不會送給你什麼,除了加速脫鉤建立廣泛反對聯盟,一系列制裁措施,熱戰是不可能,除非維尼真的走武統路線。我預測美國會實際上取消hk最惠國待遇。
多看幾個UN的GA、SC什麼的resolution
都是常用詞表裡的詞
我覺得現在美國主流民意已經是反中國,政府這時候推這些政策阻力小很多,對美國人來說利益就是恢復製造業,...


主流民意反中国是个非常tricky的点。且不说反中国和反共不等同,最近各国几大媒体突然放出一个民意调查结论,暗示民众反中情绪高涨,很显然和瑞辛咖啡案,神秘无人航天器等等新闻一样,背后有目的性。但整个调查是否说明,美国“民意”支持对中共全面制裁?显然不能。首先是,这里调查的问题只是美国民众对中国是否反感,而并不等同美国民众支持美国动用资源对华干预。其次,我这里所指的民意是指施政的舆论背书,这并不等同于美国民众的普遍想法。综上,我认为美国主流的民众对中共的认知和品葱才是真正脱钩的。部分人认为美国民众利益诉求天然和自己反共需求吻合, 是个完全脱离实际的判断。
所以,如果美国提出来严厉且实质地对中共制裁,是万幸,但不是必然。如果没提出,也不意外。

我非常赞同你的看法,维尼走这一步大致是必然,也没什么可选,他如果有其他选择,组织也不会让他选。 所以去评维尼在此选择是否脑残,没有意义。美国之后会是什么反应,我理性预期和你差不多,但我不排除它会采取其他的应对方式。显然美国政府基本已经形成一个对中共的战略计划,但具体这个计划是什么,在香港问题上具体怎么反应我目前觉得很不清晰。
“伊朗政府的行为影响了世界的和平和人权,可能关系到我国的生死存亡,所以我号召国人每人每年捐款一万元,...

美国以及背后的西方不需要为了中国人民和利益而战,他们只需要意识到:让中共无限壮大后患无穷,西方只需要意识到绞杀中共会有极大的利益就可以了
美国以及背后的西方不需要为了中国人民和利益而战,他们只需要意识到:让中共无限壮大后患无穷,西方只需要...


这个绞杀需要资源的付出,经济学的基本原理就是资源的稀缺性。实质是不见得西方不愿意为中国人民的利益而付出,关键只在于如何论述这种付出所带来的也是自己国民的利益。
我不知道,你所有媒体都不可信,那么你认为可信的民意是什么?为什么可信呢?你的看法恰恰是“美国会伸张正...


  這樣看吧,民意並不是一種穩定的東西,它是充滿著各種變數的。你不能假定民意都是堅定,理智的。一個總統不可能跟著民意去做事。例如雷根,想想他當年跟蘇聯搞瘋狂軍備兢賽,起初一定劣評如潮的,認為他是個好戰份子。但他撐下來了,而蘇聯卻撐不住了。

  然後,我用一個中國的例子去看待民意。在去年反送中時,中國主流民意是很敵對香港的,甚至美藉華人演員出面聲撐香港警察,對付暴徒。這其實真的是中國民意嗎?這可以是也可以不是。因為當年中國人就是這樣仇視爭取自由的香港人。它不是民意的理由是,中共控制了國內傳媒,餵食的是香港廢青和暴民,過往就是香港人如何輕視看賤大陸,培養族群分離和仇恨。然後民眾自然強烈反對「港毒」了。民意很多時候只是數學式,你給他一加一,自然他給你二。不是他判斷二,不是他天性想要二,不是他眼睛雪亮,所以他知道是二,而是你給他一加一,他自然給你二。

  主流媒體一直都是憎恨川普的,至少在利益上不想他連任。川普破壞了一個傳媒和政客之間的不成文規定,那就是政客不攻擊傳媒,蓋一攻擊就是「打壓言論自由」。川普並沒有守這個固有規則,所以傳媒反咬一口,最後變成今天的完全敵視。

  我的內文不是說我不用正義去理解國際間行為嗎?怎麼又變成我又認為美國要伸張正義了?它不是伸長正義,他是要伸張「雖遠必豬」(這句每次看見我自己都笑)政治家除了國事,另一個就是創造門面印像,所以習包子才打算親民吃包子(吃到自己變成了包子),所以習維尼才會禁維尼(結果自己變成了維尼),所以微博才要封薩格爾王,通商寬衣,潑雞。

  同樣地,拜登上台的話,怎樣叫民眾嚥下這口烏氣?川普如果不在,他就需要另一個靶子,去發洩群眾的憤怒,而這個就是中共國。這是中共國應得的,但同時也是人性的自然走向。

  尤其是,有甚麼比發動一場戰爭,更能團結國民,和推動國家供需?尤其中共不是蘇聯,中共的軍事力量其實今天很弱,它擅長的是輕工業而不是重工業。

  更重要是,它對香港的處理令它很不利。如果留下香港,就能威脅美國。但如果香港完全輪陷,美國根本不怕軍事行動做成任何傷亡。過去,香港的精英和商人,會竭力阻止這一局面,但今天他們自身難保,真的要戰,已沒有人會想當中間人談和。

  另外,我想要指出的是,推翻中共,正正是維護美國利益的最重要一步。我們可以去看看第一次鴉片戰爭,它實情不是為了鴉片而打,而是為了貿易和治外法權而打。起初英國對清廷的林則徐,採取的是懷柔和接受的態度,直到林則徐把事情升溫,威脅到他們的商貿才變成了戰爭。

  現在中共,有甚麼甜頭可以給美國了?美國的貿差吃虧(等同白銀流出),它才巴不得打一場戰爭,改變本來就對它不利的局勢。

  (那不是忽略複雜性,而是嘗試理清決定事物發展的最主要力量和方向。因為如果用你的方法,這世界早已經天下太和,人人和樂安康了。因為爭鬥就是兩敗俱傷的,為何人類還會做?用你的角度,甚至不會出現一戰二戰所有戰,因為每場戰爭背後,都損害了自己的利益和性命)

  最後,我不是說戰爭一定會爆發,而是指出,對華強硬,才符合美國的利益。因為對華友好,並沒有好處反而虧大錢。
  這樣看吧,民意並不是一種穩定的東西,它是充滿著各種變數的。你不能假定民意都是堅定,理智的。一個總...

你对民意这个看法在于,你假定了有一种高于平均人群决策能力群体的存在,这个决策群体的决策一定有利于全体人群。这个假定本身就很极端,如果成立,相当于承认全知的神存在,且就在人群之中。但问题在于人类社会这个系统是个高度复杂的混沌系统,也就是说具有高度不确定性。人类对抗这种不确定性的策略非常简单,就是增加多样性。当多样性足够大的时候是能够抵御这种不确定性带来的风险的。

美苏冷战时期,并不是所有人都不支持军备竞赛,这个不需要查证数据,因为连无数的影视作品都表现过这个题材。当时的情况不是你今天这20年的和平,而是真的战争一触即发,形势极为紧张。其次美国在军备竞赛的战略不是囤积兵器,而是让对方以为自己在囤积兵器。你可以去了解下真个冷战中战略的决策。

其他关于中国民意这个问题,逻辑矛盾和事实错误太多不点评了。我建议不如看看编程随想的新闻整理。事实都错误就就变成狡辩了。我注意到的问题是,你经常使用非常极端的判定,这个不是强化观点,而是显得对事物复杂性考虑不足,以偏概全。这个只会使得你的观点显得非常偏激。诸如”爭鬥就是兩敗俱傷的,為何人類還會做?““對華強硬,才符合美國的利益。“我觉得这种表述实质和战狼无疑,很难听,但二者实际上很简单在于都是一种以自我为中心的叙事。有人说是逻辑问题,我认为不是,因为很简单眼界限制了思维。当你只看过黑和白两种颜色时,自然认为世界只有黑白,而你看到黑白可以叠加才会意识到除黑白之外还有数不尽的灰度存在。当你看到还有红色或者蓝色是,你才会意识到整个颜色复杂度有多高。所以,我觉得做判定之前先想想这个判定有没有可以反驳的例子,而不是张口就来。
你对民意这个看法在于,你假定了有一种高于平均人群决策能力群体的存在,这个决策群体的决策一定有利于全体...



  朋友,你太會打稻草人了。你先找出你反對的論調,然後你就說那是我說的。從開始到最後,我的出發點跟你其實是相似的。你認為人民的自私決定美國對中國會退縮,而我認為人民的憤怒決定美國對中國一定要強硬。這裡面的結構,並沒有跟你提出的差很多。
  所以我反而會奇怪,為何出於自私就是民意,出於憤怒就反而是精英主義的產物呢?
  你跟著說的複雜性和混沌性,我並不認為跟主題有關,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可以拉到我承認有全知的神存在,那不就你的論調是否定有全知的神存在?我不覺得你有,所以我無法理解你在說甚麼。
  還是你想跟我說,反中共是好的,但很多人看不懂所以不肯做?我從沒評價它好不好,我只評論美國人會有一個報復反擊的情緒,而你是好像完全忽略掉。今天民主黨不肯提中國,只是害怕幫川普做勢而已。拜登上台,傳媒和民主黨,就要有一個給美國人憎恨的對像,那自然是中共。這不是精英主義,而是很普通的群眾心理表現。
  你以為雷根當年很受歡迎對不對?在他大搞軍備擴張,蘇聯還沒倒台,他又放棄支持英國保住香港的時候,他很受歡迎對不對?
  我隨便找兩篇報紙給你。

LAPSES BY REAGAN PLEASE DEMOCRATS
https://www.nytimes.com/1984/10/01/us/lapses-by-reagan-please-democrats.html

REAGAN SEEKS TO DEFLECT CRITICISM OF HIS SPEECH
https://www.nytimes.com/1987/01/29/us/reagan-seeks-to-deflect-criticism-of-his-speech.html

  他後來變成傳說,只因為蘇聯倒台了。如果中共後來也倒台了,川普也會被人神化。
  其實你後面一大堆字很妙,大概我太非黑即白變成戰狼了,連我都變成戰狼了,哈哈。你後面內容大概又是「只要你多讀點書,就不會這樣」的變奏版。我說,如果你不能做到以理說服人,又要乞求另一個名人的身份(甚至不是他的實際特定文字)去保護自己的立場,我想你只是覺得自己理虧又不肯承認罷了。傷了你的面子我很抱歉。
  你剩下的東西只是一大堆形容詞堆砌的文字而己,裡面並沒有指出實際的內容,所以不回了。
現階段很難指望Trump 會有很大的動作去懲罰中國. 原因是大選. 

美國商人在香港也有著巨大的利益
現在雖然是有很大的不確定性, 但一時三刻共產黨也不敢對美企動手
要是美國直接說廢掉香港關稅政策, 那一部份商人馬上會有重大損失, 變相把一堆商人直接推給對手

如果我是Trump 的話, 會先放著香港不管
一方用它作為議題, 宣揚中國危害自由, 強調中國需要被打, 
另一方面高調的找一些公司如華為之類的繼續打, 強調自己在做事

但不得不說, 中國現在下令過國安法, 的確是最好時機
因為這處境下, 歐美很難做點什麼大動作去罰中國/ 撤資
  朋友,你太會打稻草人了。你先找出你反對的論調,然後你就說那是我說的。從開始到最後,我的出發點跟你...


我没有说他很受欢迎,而是说冷战的军备竞赛是有人支持的,你之前的观点是:“起初一定劣評如潮的,認為他是個好戰份子。”
你你回头去看你提出的各种“所有”“一定”,我不认同你的地方就在于此,没有什么是“一定”没有什么是”所有“,这是事物复杂性所决定的。
至于你说反共有没有利,好不好,我的观点自始至终一致:我支持,但是我不认为美国有充分理由支持。
目前,反共意味最强烈的公开表态,是《中国战略》那份白宫报告。

这只是表态,还远没有化作现实政策与执行。所以包括目前的香港,台湾问题,都仍然是以往的套路,程度在增加,转变还未够。
現階段很難指望Trump 會有很大的動作去懲罰中國. 原因是大選. 美國商人在香港也有著巨大的利益現...

我赞同你的看法,因为这种做法风险最小,现在的美国民意在于对联邦政府措施的认同感不足,原因也是整个社会差异太大,矛盾太多。联邦任何的全国政策都有大量的人感觉没有获益。这种时候,大动作对外就是忽略选民需求。
但我也再猜极小概率,Trump会用大动作,直接将内部矛盾转移到中美对抗,这样的做法优势在于:如果整个美国各阶层有共同的利益诉求,那么内部矛盾可能会缓和。难度只在于短时间如何营造这种共同对抗中国的舆论氛围。
我最近看到的报道是:在香港的企业可以分两种:一种确实是认为香港是个桥头堡,自由港。另一种实质一开始就做好了和中共打交道的准备,并没把香港看作比上海北京特殊的地方。所以相当于此次国安法是个洗牌,想留下的也一定会留下。所以问题在于到底两种企业比例多少。
我没有说他很受欢迎,而是说冷战的军备竞赛是有人支持的,你之前的观点是:“起初一定劣評如潮的,認為他是...


我將成語改成"好壞參半", 你心裡會不會好受一點?

至少我知道的時代, 民主共和都是兩黨互相抹黑的, 失去政權的民主黨, 對一個前演員大搞軍備擴張, 難道又"好評如潮"了? 這是你想我為一個四字成語找citation的節奏? 我這個"一定"的背後就是認為兩黨互相攻擊的前提下, 美國歷史上有幾多次不是如此?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BD%97%E7%BA%B3%E5%BE%B7%C2%B7%E9%87%8C%E6%A0%B9#%E6%94%AF%E6%8C%81%E7%8E%87

1983年1月22日 高失業率 42支持 54反對
1987年2月26日 軍售伊朗醜聞 44支持 51反對

這兩個時期跟現在川普水平差不多,甚至還差一點。說他曾經劣評如潮,也不為過吧?只是幾十年後粉飾過才變成傳說。

  一定和所有,你可能覺得叫做武斷,但做分析也好,做判斷也好,也應該懷著這種態度做基本盤。因為寫官樣文章可以含糊,但判斷不應該如此。你應該去讚同那些選擇使用「一定」的人的決斷。如果你不同意特定某個「一定」,就拿出實質的分析和角度去否定他,而不是兩個人在互相和稀泥,找形容詞。
  我還有很多一定,除了肯定黨爭的一定,我還有二加二等如四之類的一定。錯的從來不是一定,因為必有很多事物一定是「一定」。
品葱主流态度是:“反共等于支持民主和人权。”
我完全没有感受到
品葱用户政治光谱非常广阔,意见非常不统一,在很多事情上根本就不存在所谓”品葱主流态度“,更何况你说的这个争议这么大的claim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