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舊文 共產極權是社會主義的敵人

馬列主義認為國家是一個階級壓迫另外一個階級的工具,法律是統治階級意志的表現,是維護統治階級利益的工具。馬列主義認為本來就沒有屬於全社會的公義,根本就沒有所謂的司法獨立,作為被壓迫的社會成員,只有讓被壓迫的社會成員所隸屬的社會階級的先鋒隊成為統治階級,可以支配國家機器,才有屬於被壓迫的社會成員的公平。蘇共當年自封是無產階級的先鋒隊,根據蘇共的理論蘇共是被壓迫階級的利益的代表,被壓迫階級要上升為統治階級,就必須讓蘇共成為執政黨,才可以專政壓迫階級,被壓迫階級才可以免於被壓迫。

中共的官方意識形態,特別是馬列主義,本質上是把馬克思在特定的歷史時期的部份觀點與列寧的專政思想拼湊在一起的產物,中共的官方意識形態實際上是一黨專政的理論依據。列寧主義只是對馬克思早期的觀點的延伸,并不是完整的馬克思的觀點。馬克思的巴黎公社理論,主張工人自治,主張工人階級內部的一人一票,與列寧的共產黨先鋒隊長期領導國家,國家長期處於過渡階段,長期實行一黨專政的專政理論是不一樣的。馬克思把共產黨看成是革命成功之前的革命工具,而不是長期統治人民的統治工具。中共在政治層面實踐的並不是馬克思的巴黎公社理論,而是列寧主義的極權理論。馬克思反對資本主義社會的民主是基於對政治獻金制度的否定,認為政治捐獻的不受限制會讓民主成為富人的遊戲,可是馬克思本身并不反對普選,列寧是直接否定普選制度的。

馬克思晚年對股份制是高度肯定的,而且認為資本主義社會可以和平長入社會主義。馬克思主張的生產資料的公有制本質上是一種建立在產業民主的基礎上的自由人聯合體,而不是讓共產黨官僚統治國營企業,讓國營企業變成黨營企業。中共建立的所謂的公有制經濟實際上是列寧主義與斯大林主義的衍生物,我覺得不應該把中共與馬克思混為一談,不應該把中共建立的共產極權等同於社會主義與共產主義。

社會達爾文主義者比較傾向於支持自由意志論,所以認為自由競爭的結果是合理的,馬克思主義傾向於認同歷史決定論,強調歷史社會條件的不同造成的差異的不合理性,雖然共匪宣稱列寧主義是對馬克思主義的繼承與發展,可是區別在於馬克思主張自由人聯合體,馬克思認為共產黨只是過渡階段的工具,革命勝利之後應該根據巴黎公社原則實現工人自治,列寧主張堅持黨的領導,列寧主義是對馬克思斷章取義之後拼湊出來的極權主義,根據馬克思的自由人聯合體思想發展出來的西方馬克思主義是認同政治民主的,西方馬克思主義追求政治民主與經濟民主,共匪強調堅持馬列主義,本質上就是不接受馬克思否定黨的領導的部份,列寧主義的無產階級先鋒隊理論屬於標準的精英主義,列寧主義只是肯定馬克思早期的專政思想,不接受馬克思晚年對股份制對議會道路對和平過渡的肯定,不接受巴黎公社原則,也不接受根據自由人聯合體理論衍生出來的經濟民主,雖然列寧主義表面上反對社會達爾文主義,可是卻認同社會達爾文主義的精英主義的思想內涵,馬克思主義與社會達爾文主義才是水火不容的。

馬克思主義裡邊沒有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概念,一黨專政加市場經濟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是共匪創造出來的概念,根據共匪的論述所謂的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就是物質文化水平與精神文化水平高度發達的狀態,是進入共產主義之前的社會狀態,根據馬克思對於共產主義的定義,共產主義是沒有政黨 政府 國家的自由人聯合體,人類可以自由的全面的發展自己的興趣愛好,城鄉差別 工農差別 體力勞動與腦力勞動的差別已經消失,物質文化生活與精神文化生活可以充份的滿足人類的需要,共匪本質上是運用共產極權主義統治奴役人民的專制政權,共匪不會真正的創造共產主義社會,或許人類社會經歷過極權計劃經濟 權力市場經濟 自由市場經濟 社會市場經濟 民主計劃經濟之後會進入共產主義社會,可是東亞大陸要進入共產主義社會必須結束共匪對東亞大陸的統治,因為共匪建立的共產極權統治讓東亞大陸長期處在極權計劃經濟與權力市場經濟互相拉扯的狀態,馬克思認為可以過渡到社會主義社會的資本主義社會指的是實行自由市場經濟的資本主義社會,實行自由市場經濟的資本主義社會存在民主政治與獨立工會,只有結束共匪對東亞大陸的統治東亞大陸才有機會成為允許民主政治與獨立工會以及自由市場經濟存在的資本主義社會,才有機會在東亞大陸建立共產主義社會。

共匪在他們的教科書上闡述了馬克思的理論,說明馬克思是壹個偉大的學者、思想家、哲學家、政治經濟學家、社會學家。不過對中國人來說,關於馬克思了解得最多、最為熟悉的馬克思主義實際上被共匪處理過的馬克思主義。尤其在當前,習近平重新強調高舉馬克思主義,強調全黨全國要深入學習馬克思主義,強調以馬克思主義為黨和國家的指導思想,我們更應該關注關於馬克思主義的問題,更應該說明什麼是馬克思主義、馬克思主義與馬克思有什麼關係。

我們在此簡單扼要地補這個缺。我們壹般所說的馬克思主義是指共匪幾十年來向十多億人民灌輸的、在中國高校教科書中闡述的馬克思主義,它來源於列寧、斯大林所解釋的馬克思主義,其根源是馬克思、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哥達綱領批判》等文獻中闡述的共產主義理論體系,列寧、斯大林所解釋的馬克思主義與原汁原味的馬克思主義之間存在很多不一樣的地方。

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內容概述如下:馬克思創立的剩餘價值理論論證了資本主義制度的本質是剝削,馬克思還論述了資本主義社會的基本矛盾,資本主義制度必然滅亡;無產階級經過暴力革命推翻資產階級的統治,打碎舊國家機器,建立無產階級專政;消滅生產資料私有制,建立生產資料公有制,建立社會主義制度;社會主義是共產主義的初級階段,最終過渡到共產主義;全人類壹定會實現共產主義。

如果我們閱讀馬克思的全部原著,來研究馬克思的理論,那麼馬克思理論的內容必定遠遠超出共匪定義的馬克思主義的內容。而且馬克思和恩格斯在晚年對以前形成的馬克思主義作了修正。馬克思曾聲稱他不是「馬克思主義者」;恩格斯在去世前明確地否定了暴力革命,認為工人政黨可以通過非暴力的手段使資本主義和平進入社會主義。馬克思在晚年也有否定暴力革命的言論。所以馬克思理論不等於馬克思主義,馬克思理論中有正確的成分,有可取之處。

無論用哪種主流的界定社會主義的標準來評價中國都不是社會主義國家,中國既不是馬列主義所主張的那種建立在共產黨的領導之下生產資料社會所有然後在有組織有計劃的社會化大生產的基礎上生活資料按勞分配的奉行科學社會主義的國家,更不是那種托派的共產黨所堅持的實行自由民主的計劃經濟的社會主義國家,也不是社會自由主義者所主張的那種政治上自由民主經濟上建立社會市場經濟的社會主義國家,事實上中國是一個黨國資本主義國家,中國是一個奉行權力市場經濟的國家,共匪在中國建立了最壞的資本主義制度。

中國的國營企業本質上是黨營企業,不生產免費的產品,不讓內部產業工人分享剩餘價值,不生產便宜的產品而是利用壟斷謀取暴利,企業利潤不會成為社會福利而是成為太子黨的商業利潤,不會用社會必要勞動時間來計算國營企業產品的價格然後讓工人根據社會必要勞動時間計算出來的工分進行兌換實行按勞分配。中國的國營企業本質上是共匪用來行使資產階級法權謀取商業利益的商業機構,所以應該用黨營企業來稱呼共匪建立的國營企業。

無產階級的暴力革命的結果往往是帶頭的少數人成為官僚資產階級,革命成功之後因為被除役 被轉業 被重新安置 被黨派去的工作人員取代所以失去國家暴力機器的基層革命者最終會被詐騙,工者有其股被按權分配的工分制度與工資制度取代,耕者有其田被土地黨有與苛捐雜稅取代,無產階級專政被專政無產階級取代,社會主義被極權計劃經濟與黨國資本主義取代,基層革命者沒有機會成為統治階級,只有利用民主制度為無產階級謀取福利的社會民主主義道路最適合無產階級。

在工人階級的解放方面,共匪背叛了工人階級,藍領工人的工者有其股 產業民主 低工時 高工資 充份的社會福利保障 佔有剩餘價值根本沒有在社會制度層面實現,工者有其股屬於黨營企業內部依靠逆淘汰機制升遷的高階經理人,只有參與權力尋租與資本投資的官僚資產階級與紅頂商人才可以享有產業民主,低工時 高工資屬於共匪體制內的職業黨員組成的公務員,充份的社會福利保障屬於政府官員,剩餘價值被參與權力尋租的政府官員與擁有民營企業的紅頂資本家佔有,共匪是工人階級的敵人。

如果馬克思主義經濟學是正確的,工人階級必須反共,因為共匪就是中國最大的資產階級最大的剝削者,從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的角度分析,共匪實際上是維護剝削的統治階級,只有消滅共匪才可以消滅剝削。共匪本質上是壓迫工人階級的,共匪一邊侵犯資產階級的私有財產,一邊在私營企業內部維護資產階級法權。

如果馬克思主義經濟學是對的,中國也有剝削,雖然共匪經常掠奪私營企業,經常沒收資本家的私有財產,可是共匪的掠奪行為與沒收行為本質上是官僚資產階級基於自身利益對非官僚的資產階級進行的掠奪,私營企業在平時的生產與分配的過程中共匪是保護資本主義的生產關係的,共匪是保護資本家剝削工人的權力的,共匪根本不代表工人階級的利益,在中國有工人要爭取建立獨立工會,主張分享企業淨利潤,爭取在私營企業內部獲得財產性收入,訴求分享剩餘價值會被共匪鎮壓,甚至被共匪送進精神病院,中國的資本家擁有的資產階級法權比西方國家的資本家還大,中國的資本家可以長期讓工人階級的工資與企業利潤增長脫鉤,甚至長期拖欠工人階級的工資,雖然中國的資本家會遭受官僚資產階級的壓迫,可是中國的資本家壓迫工人的過程是受到共匪充份的保護的。

因為土地的天然營養能力或負載功能所產生的自然收益,屬於素地租金,在中國成為農業增值稅 村提留鄉統籌被共匪佔有。因為社會進步文明發展而增加的社會收益,社會增值或者自然增值而增加的收益屬於經濟地租,在中國成為土地出讓金的收入與高房價收入,被共匪佔有。因為土地所有權人對土地投入勞動或資本所生之收益屬於改良價值所形成之收益,在中國屬於耕地佔用稅被共匪佔有。共匪根本就沒有消滅土地剝削,而是成為土地剝削的受益者。

鄧右即否定機會平等也否定按勞分配,右派主張抽象的機會平等,毛左主張抽象的按勞分配,他們都是藍領工人的敵人。右派主張的抽象的機會平等對於中國工人沒有積極意義,右派主張的抽象的機會平等根本沒有立足點的平等,本質上是保護財團私有財產的社會達爾文主義,毛左那種抽象的按勞分配對於中國工人沒有積極意義,毛左主張的抽象的按勞分配根本沒有具體的標準,沒有中國工人與中共權貴之間的結果平等,本質上是建立在極權計劃經濟的基礎上的社會達爾文主義,右派與毛左的主張的內在邏輯是一樣的,中國工人不應該成為右派與毛左實現利益的工具。中國工人容忍市場經濟存在的原因,不應該是因為相信市場經濟可以帶來合理的收入分配,而是因為專制計劃經濟本身無法有效的反映供需關係跟組織生產,同時也應該明白市場經濟最大的優勢只是比起專制計劃經濟可以更有效的反映供需關係跟組織生產可是市場經濟所帶來的收入分配未必是合理的,中國工人在利用市場經濟建設國家的同時應該積極的參與社會運動,結束中共建立的壹黨專政,建立民主制度,並投票支持真正的左翼政黨,只是依靠改革開放之後建立的黨國資本主義權力市場經濟條件下的初次分配不會讓工人廣泛的分享社會利益,必須存在左翼政黨追求社會財富的再分配,不然對於工人階級是非常不利的。

我覺得最有利於藍領工人的分配方式應該是每一個生產要素都得到一樣的利潤,比如淨利潤分成五份,土地 資本 工人 稅收 擴大再生產各佔一份,資本家得到五分之一,藍領工人得到五分之一,然後藍領工人內部根據社會必要勞動時間與產量進行按勞分配,資本家通常是一個人或者幾個人,藍領工人通常是一群人,資本家與工人之間依然存在合理的收入差距,同時藍領工人也可以分享到非工資性收入,資本家有錢賺,藍領工人也有錢賺。

我支持社會民主主義,認為工人階級應該利用民主制度爭取利益,共產極權國家的公有制是騙人的,名義上屬於全民所有的財產實際上是自封代表全民的共匪在支配,社會財富根據權力大小按權分配,工人階級在政治上 經濟上 文化上屬於無權階級,無法參與政治生活,無法主導企業的經營與分配,沒有享受亞文化產品的自由,成為共匪統治之下的政治奴隸。
-1
分享 2020-06-18

13 个评论

“我覺得最有利於藍領工人的分配方式應該是每一個生產要素都得到一樣的利潤,比如淨利潤分成五份,土地 資本 工人 稅收 擴大再生產各佔一份,資本家得到五分之一,藍領工人得到五分之一,然後藍領工人內部根據社會必要勞動時間與產量進行按勞分配,資本家通常是一個人或者幾個人,藍領工人通常是一群人,資本家與工人之間依然存在合理的收入差距,同時藍領工人也可以分享到非工資性收入,資本家有錢賺,藍領工人也有錢賺。”

亏损的时候也要均分亏损吗?工人肯吗?
如果亏损的时候工人也要拿正常的工资,为什么有利润的时候就有资格平分收入呢?
通常企業虧損的時候工人會集體減薪,虧損的時候也拿正常的工資的狀況在生活中幾乎不存在。
通常企業虧損的時候工人會集體減薪,虧損的時候也拿正常的工資的論述在生活中幾乎不存在。

我其实把你可能的答复都设想了一遍,最后的答案还是,除非企业是工人和企业主合资办的,否则都有问题。社会主义真的是共产主义的前奏。
我覺得企業增值的部份有一塊屬於工人,應該立法確定工人分享企業增值收入的權利,工人是創造價值的。
ZetaFC 观察 回复 反共左派 观察
我覺得企業增值的部份有一塊屬於工人,應該立法確定工人分享企業增值收入的權利,工人是創造價值的。

不是有给员工发股票的公司么。想法是好的,如果这真是合理的安排的话以后市场里自然会有更多这样的公司。不能立法做这个而已,毕竟不适合所有公司。工人和企业家自发签的合同才是最适合他们的
首先資本主義優於社會主義的根本原因是,資本主義制度下有激烈的競爭。我在這種激烈的競爭下也常常遇到嚴峻的挑戰,但是這些挑戰卻大大提升了我的作風和業務能力。與我在中共國國企的那些老同學聊天的時候,聽他們講他們做事的方法,我可以理解為什麼說私企的投資回報率是國企的三倍。

人是要在競爭中才能生存、在競爭中才能發展的。

不太專制的社會主義制度當然可以實現。歐洲、澳新、加拿大的政府單位和國企,如果擴大到全社會,取代私企,差不多就是不太專制的社會主義制度。然而,人們生活在舒舒服服的社會主義制度下,衹會緩慢地落後於世界潮流,最終實現共同貧困。

再說,在舒舒服服的社會主義制度下,最優秀的人才會流失,尤其是有能力的企業家。
首先資本主義優於社會主義的根本原因是,資本主義制度下有激烈的競爭。我在這種激烈的競爭下也常常遇到嚴峻...

然而资本主义有天然的缺陷。首先,一个完全自律的市场经济必须将人与自然环境变为商品,把人性中的爱恨情仇悲欢离合异化成冷冰冰的数字,从而套用在各种图表之中,这将导致人类与自然环境的双重毁灭。我们不得不在毁掉地球以前找到殖民外星的方法,并继续祸害下一代和下一片星区,直到世界末日……

资本主义的另一个缺陷在于经济有规律的波动性,普通人无法忍受工资的伸缩性以及每5-10年一次的金融危机。

资本主义激烈的竞争观念源于新教伦理,它在某种程度上是被创造、被建构出来的,不一定是毫无破绽的真理。而且优胜劣汰的法则很容易导向社会达尔文主义,它隐含着对社会弱势群体的歧视,仿佛残障者、未成年人、社会底层、甚至柔弱的女性就不配享有一些权利,它会导致人道主义灾难。

当然,“舒服的社会主义”是不完善的,但如果出现一种“竞争的社会主义”,或是“改良的”资本主义,那便是中国大陆目前最需要的。
然而资本主义有天然的缺陷。首先,一个完全自律的市场经济必须将人与自然环境变为商品,把人性中的爱恨情仇...

人的異化是進步主義導致的,不是資本主義導致的。

經濟危機是信貸系統導致的,也不是資本主義導致的。
社会主义就是人类自由与繁荣的敌人。社会主义所谓的财富再分配必然需要一个高度集权的国家机器通过践踏个人自由、侵犯私有财产、否定市场机制及扼杀竞争来实现,其结果就是毫无个人自由可言、资本外逃、丧失对外来投资的吸引力、国家及其白手套们垄断国民经济、经济活力严重枯竭,最终爆发严重通货膨胀,国民经济崩溃,从阿连德的社会主义到查韦斯的社会主义,莫不如是。合理的社会财富分配只能由市场自由竞争及资本家和雇员的自由博弈来实现,政府只能依法对破坏市场自由竞争、雇佣合同、资本家和雇员自由博弈的行为及博弈中出现的对个人自由、私有财产、人身安全的侵犯加以制止和惩处,除此之外政府不得对市场自由竞争及资本家和雇员的博弈加以干预。
我覺得應該允許跨行業的獨立工會存在,應該允許工人參加政治罷工,資本家可以解僱參加政治罷工的工人,政府無權懲罰參加政治罷工的工人,在中國大多數工人只有成功依靠人際活動討好資本家才有機會增加收入,中國不允許獨立工會生存。
人的異化是進步主義導致的,不是資本主義導致的。經濟危機是信貸系統導致的,也不是資本主義導致的。

我记得“异化”这个概念最早能追溯到黑格尔,也许更早的费希特或康德也提到过。那个时代离19世纪末才出现的进步主义有点远啊……我这里说的“人的异化”,主要指法兰克福学派(也就是西方新马克思主义的分支)在20世纪60年代提出的概念,他们声称消费主义已经侵蚀了资本主义的内核,最终会毁灭西方自身。

至于信贷系统,你似乎指的是2008年次贷危机,我指的是资本主义整个历史那有规律的萧条,它被凯恩斯论证过。凯恩斯主义就和马克思主义一样,它们还会徘徊在人类上空好一阵,周期性地警醒那些被仇恨、偏见或胜利冲昏头脑的资本主义拥趸。
我覺得應該允許跨行業的獨立工會存在,應該允許工人參加政治罷工,資本家可以解僱參加政治罷工的工人,政府...

完全赞同,消灭中共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它自己的理论体系打它的七寸,争取它的基本盘:无产阶级。然而真正懂得运用这套理论的知识分子太少了,而有“进步”意愿的劳动阶级也太少了。如果将来“天亮了”,新中国不得不全盘西化,那苏联解体后的休克疗法可谓前车之鉴,公有财产再度私有化的过程中会诞生多少军阀、黑帮与投机者哟……苦的还是劳苦大众。
我覺得應該讓共匪的黨產轉型成為民主公營的公有資產,而不是讓財團收購,因為中國的財團基本上都是紅頂財團,所以讓財團收購就意味著共匪的代理人繼續支配經濟命脈,所以應該避免休克療法,應該在民主政治的基礎上建立混合經濟。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長期在馬克思主義與民主社會主義以及社會民主主義還有社會自由主義之間徘徊,反對毛左共產極權與鄧右共產極權的反共異議人士。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18
  • 浏览: 1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