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對台灣阻止中生返台這一事件的暴論

那個,我在這篇文章的文字會非常的不客氣。
因為我很火大,也很不悅。所以使用的文字會很暴力。
如果讓人感到困擾的話,我得先在此致歉。但我並不因此感到後悔。


那麼就來回答我個人對台灣阻止中生返台這一事件的感想吧。

老實說,我是不支持中生返台的。
於此同時,我也非常討厭那些嚷嚷著『受教權』的傢伙。
因為啊,所謂的權益,往往是建立在他人的犧牲之上。

想要維護受教權的人們,我想在這裡詢問你們幾個問題:

你們敢對醫護人員說:「為了保護學生的受教權,如果真的發生問題,希望你們保護學生健康。」嗎?

你們敢對台灣警察說:「為了保護學生的受教權,如果真的發生問題,希望你們付出心力整理學生移動路徑與密接人員名單。」嗎?

你們敢對藥廠說:「為了保護學生的受教權,如果真的發生問題,希望你們能提供病情治療需要的藥物。」嗎?

你們敢對衛生局說:「為了保護學生的受教權,如果真的發生問題,希望你們能到學校進行消毒與管制。」嗎?

你們敢對政府說:「為了保護學生的受教權,希望你們能撥出人民的納稅錢讓校方應對可能的情況。」嗎?

你們敢對學生說:「為了保護你的同學的受教權,請你們背負遭到感染的風險,一起力挺學校。」嗎?

你們敢對台灣人民說:「為了保護學生的受教權,即使你們需要背負遭到感染的風險,也請一起力挺學校。」嗎?



吶,你們敢對他們說出這些話嗎?(笑)


這些話很自私?
如果你們會覺得這些話無比自私,那麼總該明白了吧?你們所謂的『維護受教權』,就是建立在他人的犧牲之上喔。
不過,如果你們連這些話都說不出口,那你們又有什麼資格談論公平?


所以啊,我非常的鄙視教育部、以及那些說自己有準備防疫宿舍的大學喔。(笑)
他們真的能負起因為開放而讓學生遭到感染的責任?
他們能明確的對學生、學生家屬、社會大眾說:「對不起,為了維護學生的受教權,讓你暴露在被感染的高風險環境,全部責任都在我身上,我會盡一切努力做補救。」嗎?
他們能在不使用學校的公費、教育部的經費情況下,自費提供全部的醫護品質與病例追蹤嗎?


你們能在學生遭到感染的情況下,負起全責獨自善後嗎?

如果不行,如果需要其他人員的協助,如果所謂的『維護受教權』是建立在別人的犧牲付出之上──那麼憑什麼別人非得要為了你的權益而犧牲付出呢?


吶,可以告訴我嗎?

你們有為那些在堅守職場與職業道德的人們著想嗎?

你們是在明確理解「即使會增加醫護與防疫壓力」的情況下也要『維護學生受教權』嗎?

你們是在明確理解「一旦發生感染即使能獲得治療身體機能也不見得能回到以往水準」的情況下也要『維護學生受教權』嗎?


如果是,那麼即使再怎麼自私的話,應該都能說得出口吧?

那麼請你們務必對台灣人說:「即使你們必須背負遭到感染的風險,必須背負失去健康、性命與金錢的風險,也請你們為了維護學生的受教權而背負這些風險。」



我想說的就是這些。
老實說,我真的、真的、真的......非常的生氣,非常的憤怒。
34
分享 2020-08-09

80 个评论

已隐藏
海星大胖呆 新注册用户
_這件事感覺討論的論點是在『為何開放除中國以外的國家返台就學的情況下,唯獨禁止中生返台就讀』吧?
樓主的論證感覺跟我認為這個事件的爭論點好像不太切合?
China的检测试剂、检测手段无法让人信服,出于防疫考虑,不应该认可China检测结果放China的学生入台
受教權不是天赋权利(人权、物权),是人授权利。学校并未收了学费不给学生开课,台湾政府是民选政府,也有权禁止特定外国人入境。
卡卡里 回复 海星大胖呆 新注册用户
_這件事感覺討論的論點是在『為何開放除中國以外的國家返台就學的情況下,唯獨禁止中生返台就讀』吧?樓主...


這個論點只是其中一派喔,也有一派是以『應該維護學生受教權』作為討論的喔。
而我這篇文章談論的是後者。
hjg7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China的检测试剂、检测手段无法让人信服,出于防疫考虑,不应该认可China检测结果放China的...


呃,其實我不太想討論中國的檢測數據是否值得信任。
因為感覺會歪樓……

就我個人來說,我只是對那些嚷嚷著「應該維護學生受教權」的傢伙們非常憤怒。
我啊,真的非常討厭那些明明沒有能夠承擔責任的能力、卻逕自要求他人犧牲給予權益的傢伙們。

真的、非常的討厭……
Elvis9999 回复 海星大胖呆 新注册用户
考慮到中共以往的信用和沒底線的超限戰,個人覺得任何事情對中共個別考慮是有其必要的,畢竟絕大部分時候中共對事情的應對方式本就和全世界不同
_這件事感覺討論的論點是在『為何開放除中國以外的國家返台就學的情況下,唯獨禁止中生返台就讀』吧?樓主...

禁就禁囉,支共什麼時候講道理了?這件事毫無爭論點,台灣和匪國本來就是敵對關係,天天被導彈恐嚇留島不留人,為毛還要考慮這幫土匪感受?
這溢出螢幕的日文翻譯腔令人分分鐘出戲
這溢出螢幕的日文翻譯腔令人分分鐘出戲


是喔,那真是抱歉了,我平常的確喜歡看日輕,在文字表達上也傾向於這種寫法。
如果你覺得出戲,那真是非常遺憾。
我觉得那位仁兄想表达的意思是 本来感觉应该很剑拔弩张 气愤非常的事 用这种“口气”说出来 变得有点不那么强硬了 还有点“撒娇”的感觉 哈哈
其他外國學生也是有受教權益的問題,為什麼獨獨針對中國留學生?

在沒有合理理由前,我覺得不應該把中國學生與其他外國學生區別對待。
我觉得那位仁兄想表达的意思是 本来感觉应该很剑拔弩张 气愤非常的事 用这种“口气”说出来 变得有点不...


喔,那就沒辦法了。
如果是小說的話,我是會特意明確角色的口吻跟文字語感。但如果僅限於個人觀感的部分,其實就會很近似於我平常的說話方式與用字遣詞。

......也就是說,即使我再怎麼生氣,我的用字遣詞好像也只到別人眼中的「撒嬌」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好像也只能放棄了......
首先,我就是一名在台灣上學的中國留學生。

就我的個人觀察,中生群體裡面確實有粉紅,但並不完全都是粉紅,還有大量對政治冷感的一般學生,也有反賊存在。極端粉紅不多,畢竟極端粉紅看不起台灣,根本就不會去台灣上學。

會選擇去台灣上學的學生,有的是因為喜歡台灣,有的是因為渴望自由,更多的單純就是因為用相同的高考分數,來台灣能接受到比中國大陸更好的教育,僅此而已。他們又做錯了什麼?

2019年9月24日的傍晚,發生了陸生撕毀港生連儂牆的惡性事件。在事件發生後,我找人打聽到,那些撕連儂牆的學生大部分是剛去台灣不到一個月的交換生和大一新生。這些人的粉紅思想還沒有來得及被淨化,就遇上了衝擊性巨大的香港民主運動,造成他們強烈的排斥反應。

思考一下,讓這些粉紅接受自由世界的教育,在接受自由世界的價值觀之後,粉紅的思想是不是會得到改變呢?粉紅的數量會變多還是變少呢?

2020年1月26日,因為武漢肺炎的爆發,寒假回家過年的中國留學生被暫緩入境台灣。3月初,台灣的學校正常開學,我們無法返校的學生只能給教授發Email,然後對著ppt自學,半年的時間就是這樣度過的。在此期間我們始終沒有放棄,同時也有很多熱心的在台留學生幫我們去教育部陳情。

但是從2020年8月5日開始,與政治立場無關,我們都被台灣政府的這項政策牽連,很有可能以後再也回不去學校。

如果讓我從台灣人的角度去看問題,讓所有滯台中國留學生滾回去就好了,反正他們對台灣人沒有任何好處,對吧?因為台灣沒有幫助中國民主化的任務。

我能夠理解台灣人的心情。台灣與中國是敵國,兩岸來往最頻繁的學生受到牽連,被兩邊互相當成棋子的結果也是必然的,我在去台灣上學之前早就有覺悟。

最後,我還是要感謝台灣。我在台灣第一次聽到中華民國的國歌;第一次親身體驗到民主運動;第一次在現實中遇到蔥友同學。台灣人也是我見過的所有人中最熱情的,包括陌生人。

我只是感到有些心寒,但我無力改變什麼。渴望自由的中國人,移民海外是唯一道路。正是這次經歷讓我堅定了這份信念,所以我要再次感謝台灣。

我們可能就要永別了,
感謝台灣,感謝台灣人。
其他外國學生也是有受教權益的問題,為什麼獨獨針對中國留學生?在沒有合理理由前,我覺得不應該把中國學生...


你想聽的終究是政府的合理理由,而不是我個人的合理理由吧?
即使我能在這裡說服你,那也不具有政府的公信力與權威性。

換言之,我是不可能說服你的。

只是,即使我不能給出合理理由,你也無法一概而論全盤否定我主樓的論述,不是嗎?
我承認--這是詭辯,這是耍詐,這不可能讓人信服、也不可能為事情帶來轉機。

但是啊,我只是想要在傾斜的天平上添加使其平衡的砝碼。
我只是想要讓你意識到,當你在替別人爭取權益的同時,背後是需要有眾多的人力、資源來支持的。
我希望,你是在明白這一點的基礎上,也要堅持你的理念。
就只是這樣而已。
本人不認同這種做法,特註冊帳號

若政府不願開放對岸學生,不應該在公文發函學校後一小時即刻反悔,造成政府的失信和民怨。學校國際處老師在收到政府公文後第一時間通知學生訂房和機票,最後面對質疑指責只能叫苦連天。

即使美國下令驅逐中國問題學生,也僅僅針對明確的人或者實證,例如畢業於軍民融合學校,服務於中共情報單位,在辦簽證時說謊掩瞞軍方身分等。台灣政府早先以疫情爲由,後來直接以政治因素無差別的限制來自特定地區的學生,實在說不過去。近年來每個地方的中國留學生或多或少都存在着小粉紅行爲,爲何做不到對事不對人?去年對香港學生動手的不是已經法辦了嗎?

人不患寡而患不均。對岸學生長期以來在很多事務上和正常外籍生有差距。TA不能擔任,科技部計劃研究計劃不能接,沒有健保,不能打工,學費最貴,沒有補助等等。即便如此很多學生在對岸政府的壓力之下依然選擇台灣的大專院校,相信台灣的自由民主。這樣針對性無差別的操作,將之前的矛盾尖銳化,他們之後在面對兩岸議題時,更有可能倒向中共的那邊。
首先,我就是一名在台灣上學的中國留學生。就我的個人觀察,中生群體裡面確實有粉紅,但並不完全都是粉紅,...


……呃,你真的是在台灣上學的中國留學生?

你在今年的2月20日,回了這個問題。
大陆有没有因为立场问题和朋友决裂的? - 回复 by @Kaede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tem_id-157636

內文──
我就有个室友是五毛。那家伙隔三差五在寝室里外放红歌,打农药打输了就无能狂怒,开始骂娘。猪叫声全走廊都能听到。
道不同不相为谋,但也不至于就是敌人,我就当不认识他罢了。
这是人的素质问题,和政治观点无关。
可惜五毛这种东西往往本身就又坏又蠢,不仅思维逻辑极度混乱,而且丝毫没有同理心。
我喜欢善良的人、讲道理的人,我纯粹是讨厌傻逼。


你在當時使用的文字是簡體,現在則使用繁體。
不過老實說這也不算什麼,我就單純回答『你現在的留言』吧。


感謝你的包容與理解。
我也理解到我們每個人都只能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無論是你或者是我,都走在鋼絲上搖搖欲墜。
再見。
すなわち日本からの留学生がコロナヴィルスの携帯者になって台湾の大学で他人を感染した場合も
日台友好のポリコレで問題なしってわけですね?(笑)
 首先声明我认识的陆生不能代表所有陆生. 

我在生活中认识的或者朋友认识的去台湾读书的陆生, 都不是真正去读书的, 全都是官二代. 过去就随便读读,想想办法弄到学分毕业就好了. 大多沉迷在各种party和其他课余活动中.  据我所知, 他们去都经过了严格的政审.

另外, 国台办之前每次寒暑假, 都会组织安排在台陆生去世界各地旅游. 杜绝陆生因为在台谈恋爱被策反的情况. 估计他们平时还要经常摸底陆生的感情状态吧.  所以大部分陆生要政审而且大都是来自富足家庭就可以理解了, 这样至少让台湾情资部门比较难用金钱收买, 接下来只要防止"美人计"就好了.

再次重申我了解的不代表所有. 无意冒犯那些真心去台湾求学的孩子们.
……呃,你真的是在台灣上學的中國留學生?你在今年的2月20日,回了這個問題。大陆有没有因为立场问题和...

此人在被揭穿后已经光速删帖,同时还在将这篇统战文复制粘贴到其他问题下。
所以说中国人没有一个无辜的,毫无问题。
すなわち日本からの留学生がコロナヴィルスの携帯者になって台湾の大学で他人を感染した場合も日台友好のポ...


那個,雖然對你感到抱歉。
雖然我會看日輕作品,但其實,我看不懂日文。
真心感到抱歉。
回樓主:
這種程度根本不算什麼暴論,只是正常台灣人的正常反應而已。

中國的疫情數據不能信任,光這點就足以作為區別中國居民的合理理由了。

@hulanmx
「ヴィルス」は何語か?
此人在被揭穿后已经光速删帖,同时还在将这篇统战文复制粘贴到其他问题下。所以说中国人没有一个无辜的,毫...
防止被社工,所以我剛刪了。知道你懷疑我,如果你要證據的話,需不需要我把入台證拍給你?
……呃,你真的是在台灣上學的中國留學生?你在今年的2月20日,回了這個問題。大陆有没有因为立场问题和...
對的,為了防止被社工,所以我自己刪掉了。我確實是在台留學生,如果你也像樓下那位因此懷疑我的話,我可以把入台證或者學生證給你看,就這樣
解答你們的疑惑:因為學校裡的中國留學生全都住在同一個宿舍,這是學校特意安排的。簡體繁體本身可以一鍵切換,如果就是要糾結這一點那我就真沒辦法了,對不起......
對的,為了防止被社工,所以我自己刪掉了。我確實是在台留學生,如果你也像樓下那位因此懷疑我的話,我可以...


那就不必了。
我對涉及他人現實隱私的事物不是很感興趣。

我只是覺得如果現在的你跟二月是同一個人的話,那麼你的室友真的很厲害耶。
雖然我也理解留學生的宿舍跟台灣學生的宿舍通常不屬於同一棟(至少我大學是那樣),但那個被你稱為五毛的同寢室友,即使來到台灣也會在寢室播放紅歌......

我覺得很厲害,真的非常厲害,即使到了台灣,五毛對中共的忠誠心仍然沒有改變。
......嗯,真的覺得很厲害。
此人在被揭穿后已经光速删帖,同时还在将这篇统战文复制粘贴到其他问题下。所以说中国人没有一个无辜的,毫...
一直潛水品蔥,第一次發帖就被當成統戰文,挺無奈的,真要統戰那還來品蔥幹什麼。我是覺得無腦魔怔支黑才是小學博士統戰的最佳幫手
解答你們的疑惑:因為學校裡的中國留學生全都住在同一個宿舍,這是學校特意安排的。簡體繁體本身可以一鍵切...


那個,其實不用道歉喔。
反而是我該向你道歉才對。

我沒有那種即使出問題也能獨自承擔責任的能力,所以我只能做好我自己能做到的事情。
那麼,祝你順利。再見。
回樓主:這種程度根本不算什麼暴論,只是正常台灣人的正常反應而已。中國的疫情數據不能信任,光這點就足以...


可是,我在平常狀態下是不會使用這種帶有尖銳性、批判性的文字的。
所以這種程度對我來說已經算是暴論了(哪裡不對
两百零一斤 🤬不友善用户
本来台湾就应该在挑选陆生的问题是谨慎再谨慎。。。
不知道里面混了多少粉蛆和间谍
Kaede 回复 两百零一斤 🤬不友善用户
本来台湾就应该在挑选陆生的问题是谨慎再谨慎。。。不知道里面混了多少粉蛆和间谍
報考台灣高校,只需要語數英三大主科的高考成績和財力證明就可以,沒有政治審查,所以就可能會有間諜趁虛而入。至於海外粉蛆在哪個國家留學的都有,也不足為奇了。
不管報紙 媒體 講什麼天花亂墜說一堆

為什麼都在互相推託

什麼小明 什麼陸生

不能來台的問題

簡單講問題就在共產黨

它們面對疫情的透明程度

台灣對大陸方面的問題

就是充滿問號

倒底是否控制的疫情

感染率是多少  有多少人有抗體

這個世界都對中共控制的區域充滿問號

其他國家現在還是沒有徹底控制的情形

為何部分國家還是開放了航線和入境

問題就在各國的信任程度 

這個國家的面對疫情的公開的透明度


我也知道有些國家控制的很糟糕

但是它們實質都還是上報感染人數治癒人數

中共有嗎?

這才是重點

不要覺得台灣對它們的差別待遇

就中共不肯透明的數據出來

口頭講控制得宜 感染人數大幅下降

我們政府要相信什麼 

中共的假數據假資料嗎
你想聽的終究是政府的合理理由,而不是我個人的合理理由吧?即使我能在這裡說服你,那也不具有政府的公信力...


你的確是詭辯,但我很欣賞你說的爭取別人權益是要依靠大量人力和資源,尤其是健保醫療制度與資源還有一堆弊病沒處理,要再有什麼外來壓力,想必會產生更多問題。

你的論述是以防疫為考量,我是不太贊同,因為其他外國學生進來也會產生同樣的防疫壓力,為什麼只針對中國留學生?

如果從戰略層面來考量就比較能接受,畢竟現在已經進入緊張狀態,如果留學生有間諜疑慮,那拒於門外理所當然。
在台的中生表示,我支持禁止某些中生入境。中生的某些腦殘群我看都不想看,還有陸聯會的招生群,裡面全是不堪入目的言論。即使有台灣人,這些中生也毫不顧及他們的感受。當然反賊也是有的,但是很少。
我覺得受過政治審查的某些人就是來搞破壞的,我一個同學因為平時不小心爆露了一部分觀點竟然被同宿舍的中生直接翻抽屜書包,fb也被重點關注,他現在都不敢回國。。。。
我自己的話,因為校區中生不算多,躲著就好。不過有的中生會故意問一些政治問題,然後打開錄音機,有“不當”言論會直接報告。所以我們這些反賊中生幾乎是一邊防諜一邊讀書。。。
我就等着幾年後肉身翻牆了。一翻牆成功我就不用這樣躲躲藏藏地表達觀點了,生在支共國說白了還是原罪。

最後自我介紹下,我是中生,但我是精神台灣人😃
你的確是詭辯,但我很欣賞你說的爭取別人權益是要依靠大量人力和資源,尤其是健保醫療制度與資源還有一堆弊...


你能接受的理由,並不是我主張的觀點。
即使是我能接受的理由,不見得是你能認同的想法。
因為即使最終我們能彼此妥協,並不代表能說服所有人。

這樣很好,這樣也不打緊,因為對話本來就不是贏家全拿。
並不是什麼都非得要建立在勝負之上。

再說了,我打從一開始就沒打算用這種方式取勝。
如我前面所說,我只是想要讓你知道而已。
所以,我用了非常亂來的詭辯手段。
其實我也不知道不給中國學生進入台灣有什麼問題

中華民國是事實上一個主權國家. 愛給什麼人入不愛給什麼人入, 是國家主權範圍內的事.
中華民國政府是一個民主政府, 政府有根據法律做事就行了. 

中華民國政府只需要保護中華民國自由地區內的公民權益, 其他人關中華民國政府鳥事? 又不是殺了你, 不給你入境而已嘛.
本人不認同這種做法,特註冊帳號若政府不願開放對岸學生,不應該在公文發函學校後一小時即刻反悔,造成政府...
「TA不能擔任,科技部計劃研究計劃不能接,沒有健保,不能打工,學費最貴,沒有補助等等」
——-這些都是當初開放中國學生進來就談好的條件啊,如果不能接受就不要來,接受了來了然後又靠北是什麼意思?就好像我說了你來我家不可以用我的洗手間,你說OK,結果來了之後再來罵我不公平看到你尿急也不讓你用~
這樣合理嗎?就因為這樣我就要對你懷抱愧疚然後想辦法討好你補償你?
如果我是台湾人,我会考虑中共会不会在返台学生中夹杂间谍,携带病毒进入台湾散毒,把本来还不错的台湾防疫局面打乱。
如果我是台湾人,我会考虑中共会不会在返台学生中夹杂间谍,携带病毒进入台湾散毒,把本来还不错的台湾防疫...


他們上次在台灣武漢撤僑的時候,就幹過這種事了,再來一次我也不會覺得意外
你能接受的理由,並不是我主張的觀點。即使是我能接受的理由,不見得是你能認同的想法。因為即使最終我們能...


我不喜歡政府不公平的作為,這是我的主張。

我沒打算取勝,每個人的觀點本來就有不同,但我也不喜歡詭辯的方式,我覺得對就對,錯就錯,有理者自有理,理念立場不同就停止對話。

我也不會再繼續這個話題下去,你沒打算好好說就算了,我也『只是想讓你知道我覺得不合理』而已。
我不喜歡政府不公平的作為,這是我的主張。我沒打算取勝,每個人的觀點本來就有不同,但我也不喜歡詭辯的方...

兩邊就是敵國怎麼會有公平,原本開放中國學生進來就已經是一個錯誤了,不要以為粉紅會轉向,不會的,就算有人真的轉了,也改變不了中國台灣之間敵對的關係,只要中共存在一天,就永遠會對台灣虎視眈眈. 共產黨對台灣的打壓從未有過公平和公正.
我不喜歡政府不公平的作為,這是我的主張。我沒打算取勝,每個人的觀點本來就有不同,但我也不喜歡詭辯的方...


所以,即使我沒有政府的公信力與權威性,只要我能提出合理解釋說服你,你就能接受囉?
如果不行的話,那麼無論我說什麼,對你來說,終究只是詭辯而已吧?

而在此基礎之上,我呢,『只是想讓你知道你在爭取他人權益時,也必須仰賴他人的心血才能維持』。
僅此而已。(合掌)
他們上次在台灣武漢撤僑的時候,就幹過這種事了,再來一次我也不會覺得意外

噢噢,有证据吗?我比较关心事实和真相。对土共刚才的推测是基于其一惯的表现。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這篇口氣好像一個快尿褲子的小男孩夾著雙腿在那裡顫抖著說話。

老實說你是不是很憤怒,這跟整件事的邏輯並沒有關係。我不關心,也沒人關心。請不要自作多情覺得別人在意。你只是找個整件事裡面你覺得最是破綻的地方打。實際上,那並不是。

現行狀況就是中生是有學籍,並且也取得簽證,正常情況下應予入境。

別跟我說什麼主權國家有權拒絕。台灣的移民官向來不是真的會刁人的那種,基本上文件齊備就不會擋。別以為像美國英國那樣。

之前在疫情一切未明朗的情形下,為了公共利益而暫時禁止入境,那ok。我想這合理。

但現在中國籍配偶是可以入境的。然後一堆來自嚴重疫區的人也可以入境。

就算假設這些中生人人有病好了,加起來也才多少。並不是幾百萬人一下要湧進來那種難以監控的巨大風險。

在這種風險並非不可控的情形下(另外要求正規醫院出具的核酸檢測,入境檢測,集中管制住宿),有學籍、繳了學費、有短期居留資格的人,要求入境求學,我想並不算過分的要求。

這些人當初的學籍和居留資格也都是政府同意,政府自己發的,不是他們搶來的。

中生可能是匪諜,台灣政府又不是第一天才知道。但還是發許可給人家了啊。

今天才突然禁止他們。說是政治考量也很可笑。

說是疫情考量,也不是很站得住腳。一堆重大疫區來的,有病的有居留權的外國人也都放進來了啊。

我個人並沒有很喜歡中生,因為來台灣的中生有些確實是會撕國旗的那種討人厭的神經病。

但他們受教權,這的確是台灣政府,當初允諾過他們的權益。並不會因為我喜不喜歡,或是你憤怒到快要尿褲子而改變。

以上。

Ps. 所以他們嫌貴的防疫旅館到底是多貴?外面四星飯店也就四五千。算是住十四天好了七萬台幣。對大部分人來說貴是貴了點但咬咬牙也不是付不出來。難道給他們配的防疫旅館一天一萬嗎?
民主社会就是会有不同声音的,习惯就好。

总有人能让你愤怒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這篇口氣好像一個快尿褲子的小男孩夾著雙腿在那裡顫抖著說話。老實說你是不是很憤怒,...


真是感謝你形象生動的評論,那麼我也來說說即使你不喜歡也不會改變的幾件事實吧。

你說「但現在中國籍配偶是可以入境的。然後一堆來自嚴重疫區的人也可以入境。」,他們絕大多數都是在台灣法律保護下合法擁有台灣國籍的人對吧?

那麼──從一月下旬到八月初已經過了半年的現在──讓合法擁有台灣國籍的人返台,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當然啦,我就不對那個以五個一政策把自己人民擋在國外的國家有什麼評價了。(笑)


接著,我們再來談談你所謂的「在這種風險並非不可控的情形下,有學籍、繳了學費、有短期居留資格的人,要求入境求學,我想並不算過分的要求。」這件事吧?(笑)

我想問個問題,今天如果是其他國家,比如說日本、美國、澳洲等國家來台的留學生,在入境後檢驗出陽性確診,你覺得這些國家會把全部責任都丟給台灣嗎?
難道他們不會盡其所能地提供醫療資源、醫療專業人士、甚至是負起責任為自己的防疫漏洞做出補償嗎?

我想是會的吧?
因為他們確實擁有國際信用。

但這個世界上,存在著不講道理、即使來台的留學生出現陽性確診病例,也會倒打一耙,說出「全部都是你們的責任」這種話的國家喔。(笑)
難道在世界各國爆發武漢肺炎大流行的時候,中國、WHO有負起任何責任嗎?

你說「風險並非不可控」?
那麼,中國敢做出任何擔保,一旦返台的中生出現陽性確診病例,願意盡一切可能提供醫療協助嗎?
那可是能在03年台灣爆發SARS的時候,能阻擋聯合國、WHO的醫療救援,放任台灣自生自滅的中國喔?
那可是能說出「誰理你們」的中國喔?

啊哈,上述的內容,會因為你的喜不喜歡、或是我憤不憤怒而改變嗎?(笑)
──以上。


PS.我也不知道耶?
兩邊就是敵國怎麼會有公平,原本開放中國學生進來就已經是一個錯誤了,不要以為粉紅會轉向,不會的,就算有...


不是所有留學生都粉紅,臺灣沒有政治審核這一關,也是對多元政治觀念的一種尊重。不過這點被中共利用的挺徹底的。

臺灣若是要跟美國一樣打補丁防間諜防統戰我很歡迎,但不是用這種理由來拒絕中國留學生。

如果規定是『文件上學校名稱須以臺灣認定的正式全名,否則不得入境。』這樣的說詞來制止中共吃臺灣豆腐,而不得不卡入境,我都覺得比『他們擋我們跟風擋』的理由好。
所以,即使我沒有政府的公信力與權威性,只要我能提出合理解釋說服你,你就能接受囉?如果不行的話,那麼無...


他人的權益也是我心血的一部分,我有權對於政府的政見與權益維護發聲。不管我是少數或是多數,我都會開口說出我的想法。

是沒錯啊!只要你是認真思考過,而不是用所謂詭辯的理由,我會比較能接受你的想法,立場不合就是停止對話罷了。

我是不能接受用防疫理由來『只阻擋大陸學生』,其他國家的學生一樣會有防疫上的風險不是嗎?
支那人值得特別對待,尤其是看看這些人怎麼在台灣撒野的,搞各大學連儂牆基本上就讓人不能忍受,你說這只是少數人的行為,不好意思,考慮到支那跟台灣的關係,沒支那學生跳出來反對這些破壞行為的話,我只能當全部都是粉紅戰狼了
他人的權益也是我心血的一部分,我有權對於政府的政見與權益維護發聲。不管我是少數或是多數,我都會開口說...


關於「我是不能接受用防疫理由來『只阻擋大陸學生』,其他國家的學生一樣會有防疫上的風險不是嗎?」
你可以看一下上面我對Justitia的回覆。主要在第二點。
個人對台灣阻止中生返台這一事件的暴論 - 评论 by @卡卡里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464745

當然我會在這裡簡潔的回答。
你說得沒錯,其他國家的學生一樣會有防疫的風險。
但是,『如果其他國家的學生真的出現陽性確診』--你覺得其他國家的政府會不會盡可能向台灣提供醫療資源、專業人士,共同承擔造成防疫漏洞的責任?
會吧?因為這些國家已經在國際上締造出良好的信用關係。

那麼,中國呢?
如果返台的中生真的出現陽性確診病例,你能保證中國願意承擔當初是他們把學生放出國門的責任嗎?我希望你想一想,當初世界各國爆發武漢肺炎大流行的時候,中國做了哪些事情。
如果連跟中國應該是對等關係的國家都無法從中國獲得責任歸屬、賠償與補救方案,那麼在國際關係上必須仰賴其他國家關係才勉強能跟中國對話的台灣又能如何?

那可是能在03年台灣爆發SARS時,阻止聯合國、WHO對台灣派出醫療支援的中國喔。
那可是能對台灣說出「誰理你們」的中國喔。

最後容我做出總結。
確實,你說得沒錯,無論是中國或是其他國家的學生都一樣會有防疫的風險。
但是,我能相信其他國家願意跟台灣共同承擔一旦發生問題的責任歸屬。
至於中國,我想都不敢想。
我相信,在品蔥上的中國蔥油,也無法為中國說情,說出「中國怎麼可能會撇清責任?」這樣的話吧?

那麼,請你做出抉擇吧。
你認為我上面說的話,是詭辯嗎?或者可以稱為正當理由?
这件事本来就没什么好说的,台湾一贯对大陆有敌意,这是自1949年以来余波未平的事。其他国家逗准许进去只有陆生不许进入这分明是区别对待,大大方方说出来就好,拿其他理由推诿反而显得猥琐了,有敌意就干脆说出来有敌意,何必这样不敢承认呢。
噢噢,有证据吗?我比较关心事实和真相。对土共刚才的推测是基于其一惯的表现。


喔,你大概不曉得那時候撤僑包機的情形。
簡單講解一遍給你聽:
台灣跟中共說要撤僑,結果中共一直沒回應,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在後面。

後來終於中共回應了,說撤僑可以,“一次性”全部撤回來,問題是台灣檢疫能量那時候沒辦法支撐那麼多人,所以又喬了很久,最後變成兩架包機,最後“雙方說好”條件:
1.台灣會派醫護人員過去
2.要上包機的人必須穿防護服,防護服我們會提供
3.要上包機的人必須“提早到中國當地機場”,先經過檢測不能放中標的人回來,中標的就在當地接受治療,“體溫不能高於幾度”
4.台灣會提供兩架包機的名單,老弱婦孺要在第一架包機先回來

結果勒,第一架班機的人有一半不符合台灣提供的老弱婦孺名單,而且第一架包機的人還沒穿台灣提供的防護衣,甚至中國也不允許台灣的醫護幫忙他們穿防護衣。連台灣醫護量體溫也不行喔~結果醫護只能站在旁邊。

最後等到第一架包機的人在台灣下飛機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傻眼啦,因為其中有一個中標發燒,還沒穿防護衣。真的很精彩啊~
这件事本来就没什么好说的,台湾一贯对大陆有敌意,这是自1949年以来余波未平的事。其他国家逗准许进去...


這麼說也對,那麼我就直說了--
抱歉,我沒有那種即使發生問題也能獨力承擔責任的能力,我只能做到我能做的事情。


ㄅㄅ
在一些沒必要的地方搞政治操作,簡直無聊透頂。
陸生本來就應該按照外國學生標準來,根本沒那麼多屁事,其他也就算了,入境上課是最基本的吧。
關於「我是不能接受用防疫理由來『只阻擋大陸學生』,其他國家的學生一樣會有防疫上的風險不是嗎?」你可以...


好吧!
中國確實信用差到爆炸,這次也是完全不相信中國才逃過一劫的,這樣的說法很有說服力。(抹臉)
好吧!中國確實信用差到爆炸,這次也是完全不相信中國才逃過一劫的,這樣的說法很有說服力。(抹臉)


非常感謝你的理解。(鞠躬)


那麼最後補充一下我個人對中生的想法。
老實說,我對那些被阻止返台的中生真的感到抱歉。
不是不願意相信他們,而是沒辦法相信中國能夠在「維護權益的同時也一併承擔責任」。
明明這不是他們的錯,而是身不由己的無奈。無論是他們,或者是我,都是如此。

……但是,即使如此,我也沒辦法說出對不起。
因為我明明知道這一定會傷害到某些人,卻還是這麼做了。
如果還要乞求他人原諒,那麼這跟「希望你能為我而犧牲」是一樣的。
我說不出那種話。那麼、即使因為這些想法而被怨恨──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我是認為檢測有做好和隔離是可以讓他們到台灣的
但既然拒絕了,那只能說是時代的無奈
他們成為犧牲品,因為出自一個不受信用的社會
台灣不願為此承擔風險,是很合理的

只要看一下共匪的航機政策
刻意減班,抬頭票價
不讓大陸學生回大陸
那就沒有什麼好指責的
回家尚且不能,何況去台灣讀書
這個大概就跟香港難民法一樣是個很為難的選擇吧!


......因為不在我這篇文章想討論的範疇,而我實際上也不太清楚香港難民法,所以我無法回答。
但我覺得,無論是哪一件事情,往往都無法盡如人意。
大概是這樣吧。
管他用什麼理由,擋住那群可能潛在的傳染源就好了。吱納的檢測能信屎也可以吃了。套一句粉紅說的,臺灣一蕞爾小島容不下那群佛爺。
非常感謝你的理解。(鞠躬)那麼最後補充一下我個人對中生的想法。老實說,我對那些被阻止返台的中生真的感...


这种状况可能只能要求来台的陆生再接受一次检测和隔离了。虽然是额外的麻烦,但至少比一刀切禁止要好一些。
这种状况可能只能要求来台的陆生再接受一次检测和隔离了。虽然是额外的麻烦,但至少比一刀切禁止要好一些。...


……呃(僵硬)
我、我……我究竟該怎麼做才好啊……
為什麼明明已經跟Daredeer取得共識了,卻在這裡倒退一步……?
那、那麼,我們……重新來過吧。(抹臉)

那個,我在意的並不是陸生來台後再接受一次檢測和隔離,而是『在那之後的事情』。
如果是其他國家遇到「自己的人民出國留學把疫情帶到其他國家」的情況,他們必定會檢討自己的責任,並為造成其他國家的疫情負起責任,也許是謝罪、也許是醫療物資與專業人員的運輸、也許是經濟上的賠償。

但是,如果遇到這種情況的國家是中國,情況又會是如何呢?
您能向我掛保證,對我說「中國絕對不會推卸自己的責任」這樣的話嗎?
……老實說,很遺憾地,在這半年以來,中共在面對國內外關於武漢肺炎的事態時的種種表現,已經讓中國失去了國際之間的誠信。


這是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
我認為──當人在要求自己的權益應當被他人尊重時,也必須背負與權益相對的責任。
其他國家的留學生,我可以基於國際誠信方面,相信他們的國家願意背負相應責任。
但是中國留學生,我沒辦法相信中國願意為了這些留學生背負相應的責任。

當然,我能理解中國人民並不等於中共,我也覺得不應該讓中生承擔所有責任。
但是即使如此,我也必須問您一個問題:「如果來台的中生被檢測出陽性確診病例,他們有能力且願意支付醫療過程中的所有費用嗎?」

如果在看到帳單之後,沒有能力、或是不願意支付醫療過程中的所有費用,那麼您認為台灣有多少手段可以反制這種行為?
禁止後續中生返台?把所有返台中生驅逐出境?拒絕提供醫療協助?

……無論哪一種都顯得不切實際呢,也會被譴責「違背人道主義」吧?
而且,到了這種時候,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只剩下收拾善後這一選擇。
但是即使是收拾善後,真正負起責任的名單裡面,一定沒有中國的名字吧?


老實說,我覺得這對中生來說真的非常沒道理,我對中生也感到非常抱歉。
這不應該是中生必須負起的責任,真正要負起責任的應該是「把人放出國境的中國」。
但是,我根本無法信任中國願意為這一事實負起責任。

既然如此,比起後續用廣大的人力與資源收拾善後、就此深陷於追責的迷沼之中──
──就我個人來說,即使必須背負傷害別人的責任、承受他人的怨恨,我也寧願選擇一刀切。
因為,我只能做到自己力能所及的事情。
……呃(僵硬)我、我……我究竟該怎麼做才好啊……為什麼明明已經跟Daredeer取得共識了,卻在這裡...

為什麼你還要解釋那麼多呢? 中華民國不想給中國人進而給其他國家的人進, 到底有什麼問題? 還需要什麼理由? 合法就行了.
之前我也說了, 中華民國政府是民選政府, 她只需要為中華民國自由地區的國民負責. 要給什麼人進不給什麼人進, 只有中華民國政府跟中華民國自由地區國民可以說吧. 一個有民選國會的民選政府, 只要不犯法,對非(自由地區)國民拒絕入境, 是一件天經地義的事情呀.
我是香港人, 我也希望中華民國政府可以網開一面收容香港的義士, 但希望歸希望, 中華民國收是人情不收是道理, 中華民國政府首先要考慮的, 就是中華民國自由地區的國家利益與國民利益, that's it.
為什麼你還要解釋那麼多呢? 中華民國不想給中國人進而給其他國家的人進, 到底有什麼問題? 還需要什麼...


某方面來說,是因為我只會做這些事情吧。

(那個,你可能覺得這個回答太過簡短,但這其實是我盯著電腦螢幕、開啟的word,雙手碰觸鍵盤敲敲打打刪刪減減半個多小時之後唯一能打出來的話……抱歉我想不到該怎麼表達我的想法)
單純根據你的論述方式回答:

你這個是很典型的「情緒勒索」
而且任何一方都可以用

例如:
美國官員來台,如果造成台灣病毒大流行,誰負責?
你讓美國官員來台灣,你願意冒這個風險,但你有問過其他台灣人嗎?
(我個人不反對外國官員來台)

然後你之後提到的,你無法相信中國願意為了這些留學生背負相應的責任
可是,其他國家的學生來台灣,假設泰國學生好了,泰國政府會需要負什麼責任?

前陣子一位台灣女性去香港後確診肺炎,台灣政府有賠償給香港醫療費用嗎?還是有去接回來?

你對於「其他國家絕對會負責到底」的依據是什麼?只因為誠信?
什麼鬼啊?有任何國際規範或習慣提到這個嗎?
菲律賓觀光客將病毒帶到台灣,菲律賓要負責?國際上有前例可循嗎?

(至於我對中生來台的看法:I don't really care)
管他用什麼理由,擋住那群可能潛在的傳染源就好了。吱納的檢測能信屎也可以吃了。套一句粉紅說的,臺灣一蕞...
教育不应当被政治影响这是其一,其二是去台湾留学的人大多是喜欢台湾、喜欢民主自由的学生,你迫害他们,然后自嗨说搞了很多共产党的人,这跟杀良冒功没什么区别,手段下作的迫害学生只会招致反感。
所以说两岸真是一家人啊。
大部分人(比如这位)管他什么合法合理,先爽了再说。
政治上很幼稚,结果上很一般,也就是个发泄。
既然是发泄,自己开心就好,还有什么可讨论的,求认同而已
教育不应当被政治影响这是其一,其二是去台湾留学的人大多是喜欢台湾、喜欢民主自由的学生,你迫害他们,然...

我的訴求很簡單:不希望中國人浪費臺灣的醫療資源。
既然中國的檢測和疫情控制那麼糟糕,為什麼臺灣要開放他們來?其實最好的方式是每個非台籍人士都交健康保證金並簽切結書,隔離和重病的費用都自行負擔,並且有發病就無條件遣返,不過想也知道官方絕對不會這樣落人口實,所以找個理由擋住最好。
我的訴求很簡單:不希望中國人浪費臺灣的醫療資源。既然中國的檢測和疫情控制那麼糟糕,為什麼臺灣要開放他...

要么就对所有国家一视同仁,要么就大大方方承认自己歧视、有敌意。中国的防疫不会比印尼、越南这些国家更烂,可台湾只拒绝中国学生,又不大大方方说,找各种奇怪理由拖别人学习进度,非常可笑。
要么就对所有国家一视同仁,要么就大大方方承认自己歧视、有敌意。中国的防疫不会比印尼、越南这些国家更烂...


拿中國跟越南比⋯⋯越南防疫之好,可是阿中部長都認證過,當時甚至還說越南可能比台灣好

既然中國好,為什麼中國不讓粉紅回國?難道中國歧視美國澳洲?
要么就对所有国家一视同仁,要么就大大方方承认自己歧视、有敌意。中国的防疫不会比印尼、越南这些国家更烂...

台中兩國有很多事只能說不能做,也有很多事只能做不能說。在臺灣主權正常化之前也只能這樣找理由了。
……呃(僵硬)我、我……我究竟該怎麼做才好啊……為什麼明明已經跟Daredeer取得共識了,卻在這裡...


其实我不太认同把这个问题转移到谁应该负责,或是值不值得信任上面。

「如果來台的中生被檢測出陽性確診病例,他們有能力且願意支付醫療過程中的所有費用嗎?」

遇到同类问题,比如说英国的NHS是会cover的(无论是已有慢性病还是不幸得到传染病)。但这个前提条件是,英国留学生在申请签证时就已经付了NHS的相关费用,而且所有人一视同仁,每年300镑,折合新台币大概11500圆。

我查了一下卫福部网站,目前外籍生(应该是包括陆生)每月自付749元,政府补助500元,加起来其实和英国标准差不多,只是自付部分少一些。我认为,如果学生已经支付了自己的医疗保险,那么就不应该因此多收一笔额外的医疗费用,否则相当于在原有规定上另立新规,不符合程序正义。当然,这个保费自负部分是否过低,政府是否应该承担500元这么大比例,是可以有讨论空间的(个人认为政府补助将近一半似乎是有些多了)。

学生目前是否需要自负隔离费用,我看台湾新闻是需要的,而且这符合国际惯例。向学生收费这部分,只要价格合理,按照当地市场价标准,我认为完全可以接受。如果学生接受隔离检疫,配合台湾政府的政策,那么可以认为,他们已经承担了自己的责任和义务,也早就为他们可能产生的医疗成本付了钱。在现有的规则下面,不应当再为此付额外的代价。

但最后这里又有一个实际问题,我猜测这可能才是你真正想问的:如果入境学生受感染人数过多,导致医疗系统不堪重负,该如何处理?但民主国家遇到这种问题,可能也只能暂时认栽,事后检讨并且提出更好的法规来修补漏洞。但在此之前,我们恐怕也不能去做有罪推定,否则就会变成专制国家的那种随心所欲的政策。说实话,在这个问题上我没有更好的答案,这或许就是民主制度和专制体制相比的一个特点。
其实我不太认同把这个问题转移到谁应该负责,或是值不值得信任上面。「如果來台的中生被檢測出陽性確診病例...


我能理解你前面所說的內容,你說得也很有道理,但是即使如此在這方面我也無法退讓。
你說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名詞:有罪推定。
誠然,有罪推定是錯誤的,但從今年一月下旬開始台灣已經做了不少涉及有罪推定的政策,而這些政策隨著時間過去也被證明是正確的。

比如說,口罩禁止出口、由政府統一定價、增加產線。
比如說,關閉小三通、減少中國到台灣的班機、在湖北武漢封城時堅持由台灣派專機接滯留在湖北的台灣人與身患重大疾病的孩子。

當然,我得直言──在專機這件事情上,台灣做得不夠好。
因為發生了上面Acca0429所說的情況。
個人對台灣阻止中生返台這一事件的暴論 - 评论 by @Acca0429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464784
而除了他所說的情況,撤僑專機這一系列事件還發生原本應該到的名單臨時不能來、中國希望由不在名單之上的人遞補搭機這種完全不在規範之中的事情。

我承認,你說得有道理,我們不應該犯下有罪推定的錯誤。
但是中國在這半年期間、甚至是更早之前,到底做了多少讓台灣不得不以『有罪推定』來審視的事情?如果台灣以『無罪推定』的角度跟中國對話,不禁止口罩出口、不關閉小三通、不對撤僑專機做出審核──那麼現在台灣真的能這麼從容地開學、經濟跟去年相比也沒有受到太大影響嗎?

如果在這個問題上你沒有更好的答案或是解決辦法,那麼即使你說得再怎麼正確、即使你無法認同我的想法,我也不會因此改變我的看法。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