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港版國安法的實施談港人的出路

(文后附简体版)

2020年6月30日,萬眾矚目的港版國安法終於趕在今年香港立法會大選候選人前實施了,其目的很明顯,近期就是為了阻止香港泛民派贏得多數席癱瘓港府,長期就是為了有效打壓香港的自治地位,港人的命運也從此刻起到了歷史的緊要關頭,那麼港人現在還有出路嗎?如果有,那應該怎麼走?

有些港人認為應當依靠自己對抗趙專(趙家專制派),也就是所謂的攬炒,對於這種看法我是不看好的,因為趙專通過謊言和恐怖操控著大陸的資源,其體量是香港遠遠所不能匹敵的,如果單依靠香港,沒有其他力量的援助,是很難對抗趙專的,就算香港淪陷沒落,也動搖不了趙專的統治地位,更不要說攬炒了。

有些港人認為可以依靠美國的制裁幫助香港對抗趙專,雖然美國在頒布港版國安法前後也推行了《香港人權法》和《香港自治法案》,但也正因為如此,我們通過法案可以看出,美國可以對趙專作出最大的制裁措施莫過於金融絕罰令和簽證管制,簡而言之就是中美脫鈎,雖然中美脫鈎確實會對趙專在經濟上造成一定的打擊,但趙專的基本盤是牆內的韭菜,只要基本盤不動搖,經濟制裁的損失趙專可以通過轉嫁給韭菜抵消,對於趙專統治而言,依然毫無壓力,甚至不排除一種可能,當前的中美脫鈎正是趙專所追求的,因為閉關鎖國反而更有利於專制的統治和愚民馴化,就算因為制裁導致韭菜的生活更加困難,趙專從來也是不在意韭菜死活的,而在高壓統治和洗腦愚民下,韭菜也沒有反抗趙專的能力和意識。

那麼依靠自己走不通,依靠美國也走不通,香港的出路在哪裡?要回答這個問題,首先就要瞭解趙專的根基在哪裡,只有觸動趙專的統治根基,才能讓趙專蒙受打擊,從而放鬆對香港的打壓。趙專的基本盤在牆內,換而言之,趙專的統治根基也在牆內,要對抗趙專,就必須聯合牆內的反對力量,這裡說的反對力量不是牆內的韭菜民眾,他們雖然人數眾多,但由於長年的高壓和洗腦,已經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和意識,這裡說的反對力量是指大陸體制內的高層反對力量,他們擁有威望和人脈,也有自己的領導班底,如果由他們帶頭對抗當權派,成功的幾率就高,並且遇到的阻力也會小很多。

目前牆內的反對派對比當權派,位高權重又能力出眾,當權派一直擔心反對派威脅到自己的地位,長年對反對派進行打壓和管制,反對派只是敢怒而不敢言。反對派之所以敢怒不敢言,是因為他們手中沒有軍權,所以沒辦法和當權派攤牌,如果他們獲得外援的軍事支持,就很有可能發動政變,推翻當權派一家獨大的局面,在體制內相互博弈的環境中,高層自然自顧不暇,香港就能獨善其身。但是香港作為一個自治城市,沒有任何武裝力量,所以香港不可能直接為反對派提供武器裝備,但香港可以作為台灣、美國和牆內反對派之間的紐帶,為之牽線搭橋,只要台灣和美國願意向反對派提供武器裝備發動政變,香港的困局自然就可以化解,此乃圍魏救趙之策也。至於台灣方面,如果香港淪陷,台灣就很可能成為趙專下一個目標,如果趙專發動武統,美國或許會基於協議出兵,但美帝絕不可能因為台灣和趙專死磕,台灣的安危依然面臨較大的威脅,如果台灣願意和大陸體制內的反對派高層聯合,則可以從根本上避免當權派不顧後果發動武統,給台灣帶來更大的災難,只要台灣也同意加入聯合反對派的隊伍,台灣背後的美帝自然也就可以一並拉攏。有些人認為趙專會考慮武統後台灣的經濟收益,所以不會對台發動武統,畢竟兩岸對峙已經有七十載無軍事統戰。但時移世易,以香港實施國安法可知,當前的當權派不會在乎經濟收益得失,只在乎政治正確,只要他們認為統戰不會動搖到牆內的基本盤,他們就沒有顧忌可言。

和大陸的反對派聯合是有這方面人脈和資源的港人去做的,另一方面,對於普通的港人而言,現在可以做的,就是適應新的環境,在法律框架下節節抵抗,增加趙專的統治成本和難度。對此,港人要盡可能拿下今年的立法會大選,給泛民候選人投票,只要能拿下立法會,就能通過否決財政預算案癱瘓政府,逼迫傀儡政府下台,同時為聯合大陸反對派的力量爭取更多時間,為了讓泛民候選人當選,泛民黨派要推出新面孔,讓趙專難以識別無從打壓。另一方面,香港的泛民候選人和市民抗議時千萬不要喊反華(危害國家安全)、獨立(破壞國家統一)、反共(雖然不是危害國家安全,但屬於顛覆政權)的口號,以免觸犯國安法被捕入獄,要留有用之軀投票,不要作自殺式的無謂犧牲。雖然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但別人無目標的巧立名目和自己主動的提供把柄給人,難度還是有很大區別的。但不喊反華、獨立、反共的口號不代表就是不抗議,抗議還是要抗議的,這可以給國安法的推行增加很大的難度,如果抗議大家可以喊「反專制、行憲政、要民主、司法獨立」這類政治正確又不觸犯國安法打擊範圍的口號。總的來說,就是要給趙專的推行國安法增加難度。

最後,致敬港人在危難時刻依然百折不撓的精神,願榮光歸於香港,願憲政天佑中華。

(以下为简体版)

2020年6月30日,万众瞩目的港版国安法终于赶在今年香港立法会大选候选人前实施了,其目的很明显,近期就是为了阻止香港泛民派赢得多数席瘫痪港府,长期就是为了有效打压香港的自治地位,港人的命运也从此刻起到了历史的紧要关头,那么港人现在还有出路吗?如果有,那应该怎么走?

有些港人认为应当依靠自己对抗赵专(赵家专制派),也就是所谓的揽炒,对于这种看法我是不看好的,因为赵专通过谎言和恐怖操控着大陆的资源,其体量是香港远远所不能匹敌的,如果单依靠香港,没有其他力量的援助,是很难对抗赵专的,就算香港沦陷没落,也动摇不了赵专的统治地位,更不要说揽炒了。

有些港人认为可以依靠美国的制裁帮助香港对抗赵专,虽然美国在颁布港版国安法前后也推行了《香港人权法》和《香港自治法案》,但也正因为如此,我们通过法案可以看出,美国可以对赵专作出最大的制裁措施莫过于金融绝罚令和签证管制,简而言之就是中美脱钩,虽然中美脱钩确实会对赵专在经济上造成一定的打击,但赵专的基本盘是墙内的韭菜,只要基本盘不动摇,经济制裁的损失赵专可以通过转嫁给韭菜抵消,对于赵专统治而言,依然毫无压力,甚至不排除一种可能,当前的中美脱钩正是赵专所追求的,因为闭关锁国反而更有利于专制的统治和愚民驯化,就算因为制裁导致韭菜的生活更加困难,赵专从来也是不在意韭菜死活的,而在高压统治和洗脑愚民下,韭菜也没有反抗赵专的能力和意识。

那么依靠自己走不通,依靠美国也走不通,香港的出路在哪里?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就要了解赵专的根基在哪里,只有触动赵专的统治根基,才能让赵专蒙受打击,从而放松对香港的打压。赵专的基本盘在墙内,换而言之,赵专的统治根基也在墙内,要对抗赵专,就必须联合墙内的反对力量,这里说的反对力量不是墙内的韭菜民众,他们虽然人数众多,但由于长年的高压和洗脑,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和意识,这里说的反对力量是指大陆体制内的高层反对力量,他们拥有威望和人脉,也有自己的领导班底,如果由他们带头对抗当权派,成功的几率就高,并且遇到的阻力也会小很多。

目前墙内的反对派对比当权派,位高权重又能力出众,当权派一直担心反对派威胁到自己的地位,长年对反对派进行打压和管制,反对派只是敢怒而不敢言。反对派之所以敢怒不敢言,是因为他们手中没有军权,所以没办法和当权派摊牌,如果他们获得外援的军事支持,就很有可能发动政变,推翻当权派一家独大的局面,在体制内相互博弈的环境中,高层自然自顾不暇,香港就能独善其身。但是香港作为一个自治城市,没有任何武装力量,所以香港不可能直接为反对派提供武器装备,但香港可以作为台湾、美国和墙内反对派之间的纽带,为之牵线搭桥,只要台湾和美国愿意向反对派提供武器装备发动政变,香港的困局自然就可以化解,此乃围魏救赵之策也。至于台湾方面,如果香港沦陷,台湾就很可能成为赵专下一个目标,如果赵专发动武统,美国或许会基于协议出兵,但美帝绝不可能因为台湾和赵专死磕,台湾的安危依然面临较大的威胁,如果台湾愿意和大陆体制内的反对派高层联合,则可以从根本上避免当权派不顾后果发动武统,给台湾带来更大的灾难,只要台湾也同意加入联合反对派的队伍,台湾背后的美帝自然也就可以一并拉拢。有些人认为赵专会考虑武统后台湾的经济收益,所以不会对台发动武统,毕竟两岸对峙已经有七十载无军事统战。但时移世易,以香港实施国安法可知,当前的当权派不会在乎经济收益得失,只在乎政治正确,只要他们认为统战不会动摇到墙内的基本盘,他们就没有顾忌可言。

和大陆的反对派联合是有这方面人脉和资源的港人去做的,另一方面,对于普通的港人而言,现在可以做的,就是适应新的环境,在法律框架下节节抵抗,增加赵专的统治成本和难度。对此,港人要尽可能拿下今年的立法会大选,给泛民候选人投票,只要能拿下立法会,就能通过否决财政预算案瘫痪政府,逼迫傀儡政府下台,同时为联合大陆反对派的力量争取更多时间。为了让泛民候选人当选,泛民党派要推出新面孔,让赵专难以识别无从打压。另一方面,香港的泛民候选人和市民抗议时千万不要喊反华(危害国家安全)、独立(破坏国家统一)、反共(虽然不是危害国家安全,但属于颠覆政权)的口号,以免触犯国安法被捕入狱,要留有用之躯投票,不要作自杀式的无谓牺牲。虽然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但别人无目标的巧立名目和自己主动的提供把柄给人,难度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但不喊反华、独立、反共的口号不代表就是不抗议,抗议还是要抗议的,这可以给国安法的推行增加很大的难度,如果抗议大家可以喊“反专制、行宪政、要民主、司法独立”这类政治正确又不触犯国安法打击范围的口号。总的来说,就是要给赵专的推行国安法增加难度。

最后,致敬港人在危难时刻依然百折不挠的精神,愿荣光归于香港,愿宪政天佑中华。
9
分享 2020-07-06

1 个评论

要留有用之躯投票,不要作自杀式的无谓牺牲!


赞同!这种恶魔,不值得为其丧失掉宝贵的肉体!您们还要亲眼看到:荣光临香港。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守法刁民 黑名单

不知曾幾何時,品蔥就有那麼一群人,他們嘴上說著反專制,事實上卻鼓吹專制政權不可戰勝論、中華永無希望論,他們並不希望專制政權倒台,因為專制政權倒台,他們也就失去了嘲笑生活在專制統治下的民眾,來為自己失敗的人生尋找存在優越感的機會,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請勿對號入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06
  • 浏览: 1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