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乌坎 今日香港」 逃美前村官:郑雁雄如傀儡听命宰港 手足快离开

(新增:內容)「昨日烏坎,今日香港。」這是流亡美國紐約、曾在汕尾烏坎擔任村官的莊烈宏於美國獨立日(7月4日)在Twitter的留言。莊烈宏在紐約家中接受《蘋果》視像專訪時,不屑地恥笑曾處理烏坎事件、即將來港出任國安公署署長的鄭雁雄,指鄭當年只是「跟班的狗腿子」,恨不得把村民「剝皮」、「刀砍」。對於鄭雁雄平調處理香港事務,莊坦言感到驚訝:「北京怎麼會派這種人去呢?」但想深一層,以目前的局勢來看,香港猶如一隻「待宰的羔羊」。

「如果沒有烏坎村民的奮勇抗爭,我可能出不來(美國),現在我已死在中共的黑牢裏。我看到香港的今天,就如看到烏坎村民抗戰,守在每個村口跟中共誓死的抗爭。」莊烈宏憶述,2011年9月21日,當時烏坎村民爭取的只有兩大訴求:「討回土地」和「民主選舉」。不過,陸豐市、汕尾市、東海市政府對村民的承諾並沒有實現,只以「一拖二騙三了」的手段整治烏坎村民。他事後檢討:「拖的成本很低,也就是他們(官員)的工作和公權力,但我們可拖不起,拖的時候我們人心散渙……他們就會對我們秋後算賬。」

莊形容,當年市政府用「流氓的手段」,欺騙目不識丁的老婦在白紙上簽名,再對幾名核心人物扣上「勾結境外勢力」、「打砸搶暴徒」等罪名。2011年12月3日,他被捕;同月9日,烏坎村民選村代表、臨時理事會副會長薛錦波等人也被捕了,薛錦波於兩日後就被「整死在在汕尾市看守所裏」。後來,官員們還編出一些假影片,而薛的女兒曾探望父親時發現有「鼻口有乾的血、身上有瘀青和被毆打的現象」。至今,莊烈宏對事件仍感到憤憤不平,揚言戰友薛錦波是「受到酷刑致死的」,認為鄭雁雄必須負最大責任。

他深深吸一口氣說:「鄭雁雄對烏坎村的處理方法,首先是『忘恩』的,他要以各種方法『一拖二騙三了』的方式,時機到了觸碰到中共的紅線,就會採取一個骯髒的、流氓的、極端的手段來處理事情。」莊認為,鄭雁雄只看眼前利益,不會在乎香港人的利益,只是在中央跟前扮好「傀儡」的角色。

他以烏坎事件為例,當年鄭雁雄動用幾千特警、武警包圍整條村莊,有村民看到迫擊炮被拉到陸豐的黨校來,準備要「屠村」了。後來,包括莊烈宏父親在內的多名村民,經歷過烏坎示威後紛紛被捕入獄。莊烈宏說,當年仍留在烏坎家中的母親曾被兩名所謂的國保24小時監視,家裏的天花板遭安裝竊聽器,門口裝有閉路電視監控一舉一動。

由於父親被囚期間,他曾於聯合國紐約總部抗議,當年就接到來自陸豐公安局打來的長途電話,對方道明來意後就把聽筒交給其父親,當時父親被抓到陸豐看守所內,並對他說:「我很好,你放心,我沒事,你在外面不要亂說話,不要害了我們。」莊烈宏聽在心裏十分明白,這些話都是公安教父親說出來的。直至父親釋放出來後,家裏的情況才和緩下來。他說,今年2月曾向故鄉的家人寄口罩,也有人過來家中打聽。

在訪問中,莊烈宏展示自行列印出來的兩句標語:「香港獨立,眾望所歸」和「昨日烏坎,今日香港」,笑言自己已經觸犯了「港版國安法」,但比起在香港街頭抗爭的年輕人,他所做的只是微不足道。去年反送中運動,莊一直有留意網絡直播,對於香港防暴警對港人的「無理、囂張、不守法」,直指幕後黑手就是北京政權。

他還提到曾參與反送中集會的15歲職訓局青年學院女生陳彥霖死亡事件:「發生在所謂的大都市香港是非常離譜的,當然烏坎有相似的地方,但不同的地方是烏坎畢竟是中國內陸的一個村莊,只不過是一個大的村莊而已,香港跟北京是有《基本法》一國兩制協議,還有《中英聯合聲明》協議,香港是一個大都市,現在不守法的是北京,不守法的是香港政府,不守法的是香港所謂的警察!」他認為,直至今時今日,香港送中條例根本沒有撤銷,反而來了一個更惡的「港版國安法」。

2014年初,莊烈宏就開始計劃與妻兒逃亡,當年準備到美國旅遊並尋求政治庇護。他回望當年20多歲時的決定是「非常正確」的,他說:「我必須想着烏坎一定要留一個聲音,如果沒有一個聲音的話,村民被鎮壓,甚至被屠村,那麼烏坎村沒有一個人可以發聲。」他笑言,當年曾向外媒記者透露有兩個逃亡計劃,一是申請美國簽證,二是獨自開漁船逃到關島,記者指他的決定「太過瘋狂」,但他深信,香港記者當年無論多頑強,都會被趕出烏坎村,當局也會對村民實行大搜捕,「只要有人逃出去,當局至少不會對村趕盡殺絕的地步」。

莊烈宏於2015年透過政治庇護取得美國綠卡,如今,流亡美國近6年的他,與妻子和兩名分別3歲和7歲的兒子生活在紐約,小兒子也在美國出生,他則駕駛Uber維生,月入8,000美元(約6.1萬港元),笑言較其他城市開車收入多2至3倍,較一般華人家庭收入還要高,但因為疫情關係已停業3至4個月,不過當地政府有一些補貼,生活還算挺好。他不諱言在美國生活經常想念家鄉,常常夢見烏坎,夢境中突然畫面一轉就是美國街道,那一刻才驚醒過來。逃美後,莊烈宏還是很想早日回鄉與父老鄉親會面,但想到連累到村民,坦言也不敢與烏坎村村委會前主任林祖戀等人聯絡;而自己的孩子年紀還小、不懂事,日後才跟他們說中國人的身份吧。

「港版國安法」通過後,莊烈雄不擔心觸法被強力部門抓回中國,認為在英美加澳歐等地的國家相對較東南亞等地安全,他說:「不否認共產黨會作出一些野蠻的手段,畢竟面對美國,他們會有所顧忌,如果擔心的話,20幾歲(的時候)就不會發動這些事。」

對於香港年輕人面對惡法紛紛打算離港,莊烈宏認為要尊重每一個人的決定,但還是建議手足「能離開,盡量離開」。他認為,香港幾百萬人離開並不符合現實,而這片繁華的境況,只是北京利用政權、財力對香港作出干預,香港作為金融城市,中共仍會利用財力用盡辦法將資金和人才留下來。


新闻地址:https://hk.appledaily.com/china/20200706/CNQHMCFD65DZVLVOFKDRU7DL3I/

知己知彼,大家要留意这个人会使出什么卑鄙手段。
1
分享 2020-07-06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与热爱自由的香港、台湾市民和众多反贼共进退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06
  • 浏览: 1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