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文转载】中国主义奇迹、人口红利和张献忠化的隐秘正义

Written By 岛津氏

以吃人肉的方式篡得的岁月静好,终究要用自己的肉来偿还,利息可能是本金的数亿倍。盛如愿,祖流放。


 2008年是中国主义分子蜕变的分水岭。2008年前无论共匪和温和派中国主义分子如何沆瀣一气,鼓吹散播中华民族恐怖主义意识形态,但终究因为翅膀不够硬,内心深处或多或少还存在着对文明世界阵营的一丝丝畏惧,普通中国主义者长期数代人以来的”崇洋媚外”心态其实根本在于此。但2008改变了一切,支纳人凭借着1990年代以来克林顿所赠予的黄金十年外加911事件的顺风车,积蓄了将近20年的所谓人口红利在那一瞬间,借着北京奥运的契机迸发出了耀眼的火光。以至于,巴蜀利亚死伤数万的大震灾反而成了支纳人多难兴邦的兴奋剂,加之GDP总量正在一跃超过日本成为所谓的”老二”的前夕,进一步推动了支纳人对”中国模式”奇迹的图腾般的膜拜。自此,星辰大海成为每一个支纳人的公开话题,侵蚀毁灭文明世界不再是内心深处的隐秘欲望,而是重新定义世界秩序甚至是人类文明本身的炽烈欲火。

支纳经济所谓改开以后的经济腾飞,虽然可以追溯至1978美国二胺肥和1980代日本的巨额援建,但其自身所依赖的根本依然在于共匪官方所说的”人口红利”。所谓的人口红利究竟是什么呢?一句话概括无非是,支纳人浩瀚且近乎免费的劳力和生物蛋白资源。极端派和温和派中国主义分子(尤其是伪装成支纳留学生和移民的恐怖分子)在过去十年内疯狂叫嚣支纳勃起的具体事例,无外乎是日常生活的便利,通过盗窃知识产权和商业间谍维系的瓦房店化的二维码和高铁科技之发达,为任何老牌发达国家所不能及。其中尤其对日本津津乐道,讥讽该国互联网经济的落后和产业模式的”封建守旧”。这一切,可以说不能更符合事实。而正是它们用于叫嚷大国勃起的这些事实细节,恰好无一不精确地验证了支纳过去30年所挣来的价值和财富,刨去各种手段从西方和日本那里坑蒙拐骗来的技术边角料以外,全部都是依靠连共匪都公开认可的所谓人口红利转化而来。

人口红利在支纳这片献忠传统深厚的土地上,包括了干活不要钱和几乎不要钱的廉价奴隶,和构成他们身体的全部器官。


即便是燃烧文革时期出生的费拉婴儿潮一代以及器官创汇的中国奇迹勃起模式,也是建立在前文所述的美日海量输血的基础上。一旦输血管阻塞或断裂,支纳就会回归其本来面目。试想当初贵匪在1976年几乎无法满足大多支纳人的温饱,江湖好汉已经林立民间。若没有冷战便车,支纳绝大多数区域必然随着苏联解体而恢复到它本来的献忠状态,到现在极可能已经诞生了不只一个朱重八或是陈友谅,甚或是黄巢秦宗権的第N代弟子。而即便在冷战便车搭乘成功的条件下,邓坦克仍然需要通过1983严打那样堪比毛腊镇反的大规模屠宰,方能勉强恢复贵匪对社会基层的绝对控制力,来实施精确到支纳人生殖器层面的绝对列宁主义权威。

包括85后在内的支纳人millennial一代伪中产和既得利益群体,把僭越所得的经济成果视为自己理所应当的东西,把自己的所谓(大)城市意淫为贵族阶级的优越感。他们把高楼大厦写字楼吹捧成人生赢家的典范,把咖啡馆健身房的山寨湾区生活奉为时代进步的圭臬,把享受廉价人肉经济链捧作自己在祖国勃起过程中享受到的真正实惠。诚然,世界上没有一个正常国家能够实现24小时无缝廉价外卖,年中无休的隔夜快递,电话客服,遍地过剩的体力劳动力,富士康流水线上的牲畜,更别说还有完全无偿无成本的劳改收容所劳动力,和随机可供活摘的农村大学生和所谓”死刑犯”们所创收的外汇了。

习总书记说得好,头上三尺有神明,帐是记在那儿的,清单也是迟早要拉的。


然而,享受廉价人肉经济的快感和优越感并非是真正无偿的,2008年以来伪中产粉红和既得利益深红群体所分享的人血蛋糕,显然是一张高利息高额度信用卡。支纳人以邻为壑地疯狂透支同类的身体组织的唯一结果,是这张德性信用卡的债台高筑。在支纳人还没有彻底满足(也不可能真正满足)这种酩酊感的时候,信用卡的payment due悄然而至。全然沉浸在淫乱和纵欲的快感中的期货死人,惊讶于上天公义降临之快,哀嚎”明天和意外不知哪个先来”,却又对自己的必然下场无能为力,唯有坠入地狱前一刻那绝望的长叹和自我临终关怀般的麻木了。但即便下了地狱以后,极端支纳人的罪恶本能也注定它们不会,不愿,不可能忏悔,反而只会懊恼自己作恶之手段不够高明,自己的”情商”和”能力”存在欠缺,全然不可能记起自己对”低端人口”的鄙夷唾弃,对外卖和快递劳工的颐指气使,出卖陷害同类而获取的不义之财,对针对文明世界的恐怖主义行为铁杆捍卫,这些件件桩桩点点滴滴零零总总的怙恶不悛了。温和派中国人的罪孽和极端派相比丝毫不遑多让,甚至可谓有过之无不及。通过在文明世界面前扮演红脸,和表面上反对后者,极大地洗白了PRC这一伪装成国家的恐怖组织的真正性质。

在公义已然降临的2020,支纳人的罪状已然不值历数,也不可能历数。因为PRC的路径已经就此锁定,再也不可逆。江湖好汉的世界,已然拉开了序幕。梁山势力在地方豪强的夹缝中已经呼之欲出。共匪这次无论能否渡劫成功,列宁主义的基盘已经不可逆地瓦解了。即便瘟疫在下一秒消失,无论经济还是政治上,PRC也不可能走回原路。如果摒弃以知乎肉畜为主的伪中产所罗织的盛世欢歌,支纳真正能够跻身伪小康的人口,事实上仍然至多1亿。根据共匪官方的统计数据,2018年,即便是所谓的”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一年仅有39251人民币。再瞥一眼盛世支蛆所鼓吹的”人均月收过万””新常态”,不难想象,占人口绝大多数的中下层社会压抑了多少年,遭受了多少欺凌、不公、蹂躏和羞辱,蓄积了多少无法用言语形容的仇恨和怒火。平时不敢想象的大城市里的花花世界,笙歌燕舞,千千万万的盛气凌人的伪中产母豚,在4000万光棍青壮流氓无产生力军眼中,这一切终于有了属于我们的机会。正所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轮到我们当家一回,我们怎么会放弃自己动手给自己讨得一个说法,乃至夺取一片天下的机会呢。

对支纳的草根来说,基本生存是一个不能更简单粗暴的优化问题。优化目标只有俩。第一最大化自己的生还机率,第二最小化同类的生存空间,两者本质上是同一个。这是千年来的张献忠社会法则所训练出的中国主义本能。因此也难怪中国人膜拜刘慈欣,沉迷于黑暗森林的食人法则不可自拔,最终自己也变成一块油多肉满的完美料理了吧。

群雄逐鹿的英雄乱世已经降临了你做好准备了吗?


祈愿诸亚诸夏的全部义人们,存活并见证这次史诗的同时,重新建立一个没有并且永远没有中华的新秩序,新边疆,新天地。

— 写于2020年2月8日
15
分享 2020-07-20

6 个评论

谢谢,我也希望能活着见证诸夏的到来,如果不能,也希望能让诸夏思想的种子在人们心中发芽
好冷清的感觉...自己顶一下帖子吧
人口紅利,人力價格太賤了,人力不值錢,結果城市貧民都不生小孩子了
幫忙頂一下帖吧,雖然不知道這種「好事」會不會降臨。
支共以为自己靠瓦房店技术和人肉电池就能赶英超美、实现地球老大的地位。
但是一旦切断技术输液管就立刻阳痿,勃起不能。
支共以为自己靠瓦房店技术和人肉电池就能赶英超美、实现地球老大的地位。但是一旦切断技术输液管就立刻阳痿...

井底之蛙, 夜郎自大
不過桂枝大部份人口都沒讀大學, 有讀的人也主要是讀三流大學, 也不能期望他們能理解經濟全球化是甚麼東西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