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荣和六四

金灿荣的一个朋友近日告诉我,金灿荣在1989年积极参加了六四学运,并且还在学运中起到了骨干作用。

金灿荣在毕业后因此而受到一些惩罚,后来去了中国人民大学。

他非常感谢共产党在1992年有提干用人的政策,而且不再考虑其在六四期间的表现。

金灿荣曾给朋友们在饭局上说,他现在过了体面的生活,他很满足。

给我说这件事情的人,是一位政治学教授,他和金灿荣有一定的私交,所以不让我透露他的姓名。
24
分享 2019-08-10

26 个评论

还有这事。为了活着,也是很拼命了
刚吃完饭,看到这则信息甚是震惊。根据公开资料和我对这类人的了解,我认为他应该是从小到大都深受共匪洗脑的戈培尔式极红分子,但如果您说的属实,那只能说明中国几乎不再有真正有信仰之人(无论信仰民主还是独裁),独裁者也好,改革派也罢,都是投机分子而已。只有钱和子弹,才是中国人能听懂的语言
胡锡进还是司马南当年据说也上过街的
人生就是这么奇妙深刻 有时候还得看历史行程
一个人的思想在不同年龄段是不同的,有可能前后截然相反,这是客观事实。
但是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思想变化,这和个人性格,阅历,社会环境,历史的进程等有关。。
所以,不要标题党,总搞大新闻。。
rtgzddgh 已停用 ?
这恰好说明,真正的支持大一统的死硬中国人,不管嘴皮上多好听多喜欢民主,最后都会变成共产党的仆从,为虎作伥。
这个不用你爆料吧,他自己在演讲中亲口说过,具体是哪个演讲我不知道,我有尴尬癌,看不下去他的的演讲,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中国大学里面很多这种八十年代参加民运,后来转而反对自由主义拥抱国家主义的学者,应该说是人各有志吧,但中共在其中不断拉偏架,自由派的观点又会被打压,因此这些国家主义的学者其实成为了得益者。

顺带一提,金灿荣是党员
就像周小平一样的投机分子嘛,段位可能高一点,当然最高的当属王沪宁
我是这么想的,在中共这么个奇葩粪坑体制内,能混出头的都是聪明人。
而聪明人一般是看得最清楚的那类人,也是最能看出怎么做对自己最有利,他们也只管对自己是否有利,不论对错,钱理群有个专有名词来形容这类人,叫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所以他们一旦进入体制,运用他们的小聪明就很容易获得成功,比如说一些逢迎上意的话,做一条忠于党国的狗,中间也会给自己捞点好处 ,比如钱或名。
芮成钢,胡锡进,金灿荣,周带鱼,张维为等等一批的都是这类人。
早就是公开秘密,金自己都在电视节目提到过自己当年参加过六四,少见多怪
已删除
但如果您说的属实

给我说这件事情的人,是一位知名的大学教授,因为他和金灿荣有一定的私交,所以不让我把他的名字讲出去。
我以人格跟您保证,这件事情绝对是真的。
刘晓波08年接受香港电视台采访
”有些人回到体制 我坚持…至少我的人性是完整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yLH5p5F45A
就是唯利是图,见风使舵。当年可能也是想捞好处才上街的吧。
能在支那发出声音的党员,都是真正的党内狗奴才,,,,

我也是党员,我就只有匿名在品葱上键政了
他自己也在采访中说过,他当年还是其中的一个小头头,这不是啥秘密。
看过《驴得水》的都知道。
死掉的都是勇士,差点死掉的都是怂蛋。

如果真是这样,也正好告诫一下各位和我本人。
在暴力机器面前,我们都是个屁。
不过我还清楚一点暴力机器的可怕,这里不少人已经愚蠢到不相信了。
还有以为也是这样,孔三妈
还有以为也是这样,孔三妈

施一公当年还拿了六四血卡
這他公開講過很多次吧,事實上參加89民運的人那麼多,一定會有很多人現在在體制內。
至於他們心理對共產黨到底什麼態度,恐怕也不是光憑幾句話或表態就能看出來的。

就像金燦榮他那樣的人,你怎麼確定他心理是支持、認同共產黨?而不是為了功名利祿?

如果是為了功名利祿,那等到美國人打過來了,美國人能給更大的功名利祿,還有牆外的各種價值觀,那這些了解牆外現實的人,還不得一個個反水?
我是这么想的,在中共这么个奇葩粪坑体制内,能混出头的都是聪明人。而聪明人一般是看得最清楚的那类人,也...

对了芮成钢到哪儿去了,现在还没有消息,按道理应该放出来,罪不至死啊
金灿荣现在的状态和当年郭沫若大喊毛主席你就是我亲爷爷一个状态
还有一个王小川,最近也登上这个吊盘
就像周小平一样的投机分子嘛,段位可能高一点,当然最高的当属王沪宁

周帶魚這種把愛國當生意的屑,也就梁家河小學生喜歡他
你是想说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吗?

以下信息来自维基百科: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英語:Stockholm syndrome;瑞典語:Stockholmssyndromet)又稱為人質情結人质综合症,是一種心理學現象,是指被害者對於加害者產生情感同情加害者、認同加害者的某些觀點和想法,甚至反過來幫助加害者的一種情結[sup][1][/sup]。這些情感被認為是不理性的、濫用同理心[sup][2][/sup]。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可以被看作是一種創傷羈絆,不一定只發生在人質身上,只要加害者對被害者實施騷擾,都可能使被害者加害者產生強烈的情感[sup][3][/sup] 。根據弗洛伊德的理論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是一種自我防衛機制,當受害者相信加害者的想法時,他們會覺得自己不再受到威脅[sup][4][/sup]。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並非正式精神疾病名詞[sup][5][/sup]。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更傾向是人們用來掩蓋不想討論問題的假想狀態。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会经历以下四大历程:

  1. 恐惧:因为突如其来的胁迫威吓导致现况改变。
  2. 害怕:笼罩在不安的环境中,身心皆受威胁。
  3. 同情:和挟持者长期相处体谅到对方不得已行为,且并未受到‘直接’伤害。
  4. 帮助:给予挟持者无形帮助如配合,不逃脱,安抚等;或有形帮助如协助逃脱,向法官说情,一起逃亡等。


演化心理学则认为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是人类祖先采集狩猎时代,为了解决所面临的问题而产生心理现象。”[sup][9][/sup]

其中被绑架是祖先面临的严重问题之一,尤其是女性。在人类历史上,妇女被邻近部落夺取是一个比较常见的事件。在其中一些部落(例如:雅诺马马)几乎每个人的前三代祖先当中,都曾有沦为俘虏者。也许有高达十分之一的女性是被绑架而来,并融入了部落。[sup][10][/sup]以色列军事历史学阿扎尔认为,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是为数不多的狩猎采集时代遗留下来的心理现象之一。绑架强奸等致命暴力,是生殖冲突的直接原因[sup][11][/sup],妇女如果反抗,孩子[sup][12][/sup]跟自己[sup][11][/sup]可能被杀。为了适应此情况,妇女产生某种程度的人择[sup][13][/sup]。

阿扎尔盖特认为,战争绑架是史前时代人类常见的活动。[sup][11][/sup]长时间的天择结果,人类发展出适应环境的心理特征。而此特征的产生,可能与受虐待妇女综合征有关[sup][14][/sup],即如果妇女长时间受到BDSMSM,集体虐待性侵害等,也会产生此心理。[sup][10][/sup]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