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沙尼亚宪法学习笔记

以下是学习爱沙尼亚宪法过程中所作的笔记。爱沙尼亚在1941年之前就受德国法律制度影响很深,至今仍然几乎全满继受德国法。


零、宪法历史

1、爱沙尼亚独立

1917年3月30日,俄罗斯成立爱沙尼亚省,爱沙尼亚临时议会开始运作。

1917年7月7日,爱沙尼亚议会选举。

1917年11月15日,布尔什维克推翻俄罗斯临时政府后,爱沙尼亚议会宣布自己是爱沙尼亚最高权力机构,只有议会认可的法律在爱沙尼亚才有效,事实上独立。

1918年2月24日,爱沙尼亚议会宣布独立,但次日德军攻占爱沙尼亚,实际控制了爱沙尼亚

1918年11月11日,德国投降,爱沙尼亚正式独立。

1918年11月28日,苏俄入侵爱沙尼亚。

1919年4月,爱沙尼亚举行制宪会议选举。

1919年4月23日,制宪会议开会。

1919年6月4日,制宪会议制定了临时宪法,7月9日生效。

1920年2月,爱沙尼亚击败苏俄,苏俄承认爱沙尼亚独立。

1920年6月15日,爱沙尼亚宪法通过,12月21日生效。该宪法规定了诸多人权,并参照法国1875年宪法的“人民代表大会制”。


21920-1940年独立时期

随后,爱沙尼亚进行了土地改革,手段与其他欧洲国家相比,较为激进,没收大地产分给无地、少地的人。

“人民代表大会制”下,像葡萄牙、立陶宛、奥地利、拉脱维亚等其他国家一样,在爱沙尼亚,议会党派林立,导致内阁频繁倒台、政局不稳。

1924年布尔什维克发动暴动,开始尝试修改宪法,实行总统制,但未能通过。

1932年再次提出总统制改革,但仍未通过。

1933年10月宪法修改通过,加强了总统权力。1934年总统派茨政变,禁止其他党派活动,建立了法西斯独裁统治。

1937年8月17日,派茨制定了新的总统制宪法。

1939年8月23日,苏联和德国签订条约,瓜分欧洲东部,1939年9月28日,苏联按照条约派兵入驻爱沙尼亚。

1940年6月15日,爱沙尼亚并入苏联。


3、退出苏联、恢复独立

1988年11月16日,爱沙尼亚最高苏维埃发布主权宣言,确认爱沙尼亚有退出苏联的权利。

1989年11月12日,爱沙尼亚最高苏维埃确认苏联1940年对爱沙尼亚的吞并非法。

1990年2月24日,举行了爱沙尼亚国会(Eesti Kongress)选举,并于3月11日召开第一次会议。

1990年3月30日,爱沙尼亚最高苏维埃宣布进入独立前过渡时期。

1990年5月8日,爱沙尼亚最高苏维埃恢复1937年宪法的部分条款。

1991年3月3日,爱沙尼亚公投赞同独立。

1991年8月20日,爱沙尼亚正式宣布退出苏联、恢复独立。

1992年6月28日,爱沙尼亚公民投票通过新的宪法。


一、宪法原则

1、民主(第1条、第10条)

民主含义:“在人民的参与下行使权力,并在尽可能广泛和协调的基础上做出重要的管理决定”(最高法院1994年11月21日III-4/A-11/94号裁判)。

民主链条理论:国家所有机构的合法性都来自人民(最高法院2012年7月12日3-4-1-6-12号裁判第127段)。

实质性民主:政治决策过程要尽可能代表各种社会利益(最高法院2005年4月19日3-4-1-1-05号裁判第26段);政党自由必须保障(最高法院2005年5月2日3-4-1-3-05号裁判第39段);选民知情权(最高法院2010年7月1日3-4-1-33-09号裁判第67段)


2、法治(第3条第1款、第4条、第10条):

法治的核心内容:比例原则、分权、法律确定性、行政合法性、法院独立。

1)法律优先(seaduse prioriteet

上位法优于下位法

2)法律保留(seadusereservatsiooni,重大及侵害保留说,与德国、台湾类似):

重要事项的立法不得授权给行政机关(最高法院2002年12月24日3-4-1-10-02号裁判第24段);

一般事项的立法可以授权给行政机关(最高法院2015年5月18日3-4-1-55-14,第46页)

一般事项的立法也可以授权宪法未提及的机构(最高法院2016年4月26日3-2-1-40-15号裁判第51-53段,例如授权律协制定律师管理规定);

对基本权利侵害越严重,授权就必须越详细(最高法院2011年5月31日3-3-1-85-10号裁判)

国家核心权力不得授权给私人(最高法院2008年5月16日3-1-1-86-07号裁判第21段,刑事犯罪的起诉不得授权给私人);

侵害保留(最高法院1994年11月2日III-4/1-8/94号裁判,塔林市政府对违章停车强制拖车、锁死车轮没有法律依据;2000年10月31日3-3-1-41-00号裁判第4段、2008年6月2日3-4-1-19-07号裁判第25段)

3)分权制衡:各权利分支原则上应当自治(最高法院2005年5月2日3-4-1-3-05号裁判第42段)。各分支人员不得互相兼任,政府成员不得兼任议员(最高法院1994年11月2日III-4/A-6/94号裁判第2段)。

4)法律确定性:(最高法院2012年4月10日3-1-2-2-11号裁判第66段)。

5)溯及既往原则。禁止溯及既往是信赖保护的一部分(最高法院2016年11月18日3-1-1-89-16号裁判第35段),然而在符合比例原则前提下可以溯及既往(最高法院2009年10月20日3-4-1-14-09号裁判第50段;2003年3月17日3-3-1-11-03号裁判第33段)。

6)信赖保护:(最高法院2004年12月2日3-4-1-20-04号裁判第12段)。信赖保护的四个要件:公共机关授予个人权利、个人开始行使权利、权利发生了对个人不利的变化、个人利益超过公共利益(最高法院2014年6月26日3-4-1-1-14号裁判第116–127段)。

7)法规范必须公开。

8)其他内容:尊重基本权利、比例原则、平等(最高法院2001年12月20日3-3-1-15-01号裁判第12段)。


3、单一制:

最高法院1993年8月11日III-4/A-2/93号裁判;1993年9月6日III-4/A-3/93号裁判。


4、国际法和国内法的关系(第3条第2款、第123条)

宪法高于国际法,国际法高于普通法律。


5、国籍

出生取得国籍:血统主义。

不存在归化的宪法权利(最高法院2003年12月10日3-3-1-47-03第23段;2008年1月3日3-3-1-101-06第18段)


二、基本权利(总论)

1、概念

区分基本权利(põhiõiguse)、自由(vabaduse)、义务(kohustuse)的概念:

1)基本权利是主观权利(subjektiivsel õigus)而非客观法(objektiivsel õigus)。

实质上的基本权利概念:宪法上个人享有的权利

形式上的基本权利概念:基本权利一章中规定的权利

基本权利的分类:

第一,传统上的基本自由权,即禁止国家干涉自由、生命和财产;

第二,请求国家保护自己免受第三人侵害;

第三,参政权,即选举和担任公职的权利;

第四,生存权,即得到最低限度的生活保障的权利;

第五,程序权,即确保以上四类权利得到实现的程序性权利。

2)基本自由:

本质上是基本权利的一类,是指做或不做某事的决定权。

法律自由和事实自由,宪法只保障法律自由,不保障事实自由,也就是宪法为个人做或不做某事,在法律上不设置障碍,但不保证个人有事实条件(例如足够的资金、技术、人脉)去做某事。

3)基本义务:

分为两类:保护他人基本权利的相应义务、保护公共利益的相应义务。

基本义务的特点:

第一,不能直接适用,个人并不会根据宪法直接承担义务,而承担为此制定的法律的义务;

第二,产生议会保留,基本义务属于重大事项,由法律规定,不能授权给行政机关;

第三,可以作为立法者限制基本权利的理由(例如《宪法》第53条第1句)。


2、基本权利的权利人:

(1)爱沙尼亚公民(某些基本权利限于爱沙尼亚公民);

(2)外国人;

(3)法人和其他组织,在符合其总体目的和性质的范围内享有基本权利。非法人组织,如合伙,根据《宪法》第9条第2款享有基本权利(最高法院2006年11月26日3-3-1-43-06号裁判第22段)

国有独资公司:除诉讼权外,国有独资公司也不受基本权利保护(最高法院2017年1月24日3-3-1-65-16号裁判第19.2段)


3、基本权利的义务人:

(1)公共机关;

(2)私人,即基本权利的第三人效力(kolmikmõjust),法律依据:《宪法》第19条第2款。


4、人权内容开放性:

《宪法》第10条,根据该条解释出社会福利、人性尊严等权利。


5、基本权利的保护范围和限制

保护范围:尽可能宽泛的解释(最高法院2003年3月17日3-1-3-10-02号裁判第26段、2008年4月9日3-4-1-20-07号裁判第29段)

干涉概念:现代干涉概念,即“受到公共机关任何不利影响”(最高法院2002年3月6日3-4-1-1-02号裁判第12段、2011年11月22日3-3-1-33-11号裁判第23段)。间接影响也属于干涉,例如开设药房会间接侵犯药品批发商的商业自由(最高法院2013年12月9日3-4-1-2-13号裁判第110段)。

权利限制的三种类型:

普通的法律保留(lihtsa seadusereservatsiooni):可以为任何不违反宪法的目的限制该基本权利(最高法院2004年4月3日3-4-1-3-04号裁判第27段);

特殊的法律保留(kvalifitseeritud seadusereservatsiooni):宪法规定只能为特定目的限制该基本权利;

无保留(nullreservatsiooni):保护其他基本权利或其他宪法价值可以限制该基本权利(最高法院2012年7月30日3-3-1-44-11第72页)。其他宪法价值,包括国家安全、司法系统有效运作、法律安定性等。


限制均需要符合比例原则(proportsionaalsuse põhimõte,最高法院2009年3月26日3-4-1-16-08号裁判第28段);然而对平等权的限制,目前判例并未要求符合比例原则。

比例原则包括:

合目的性;

必要性,即有一种同样能够实现目的的手段,并且对基本权利限制较小(最高法院2002年3月6日3-4-1-1-02号裁判第15段);

适当性。


6、基本权利案件判断公式

公式一:对基本自由的干涉

1 存在对基本自由的干涉

1.1 基本自由的保护范围

1.1.1 事物的范围

1.1.2 人的范围(《宪法》第9条)

1.2 存在干涉

2 干涉的合宪性

2.1 形式上的合宪性

2.1.1 行为机关的管辖权、行为程序、行为方式(注意《宪法》第3条第2款、第104条、第108条)

2.1.2 符合法律确定性原则

2.1.3 符合议会保留的规定(注意《宪法》第3条第1款、第86条第6项、第94条第2款)

2.1.4 该基本权利对干涉行为的形式有无特别规定

2.2 内容上的合宪性

2.2.1 行为具有合宪的目的

2.2.1.1 普通的法律保留:任何不违反宪法的目的

2.2.1.2 特殊的法律保留:宪法规定的目的

2.2.1.3 无保留:保护他人基本权利或宪法价值

2.2.2 符合比例原则

2.2.2.1 合目的性

2.2.2.2 必要性

2.2.2.3 适当性

公式二:对平等权的干涉(《宪法》第12条)

1 对平等权的干涉(即区别对待)

1.1 保护范围

1.1.1 事物的范围

1.1.2 人的范围(《宪法》第9条)

1.2 干涉(即区别对待)

2 干预的宪法依据(区别对待的合宪性)

2.1 形式上的合宪性

2.2 内容上的合宪性(合理且适当)

公式三:侵害请求保护的基本权利(《宪法》第13条、第14条)

1 不履行保护义务

1.1 保护范围

1.1.1 事物的范围

1.1.2 人的范围(《宪法》第9条)

1.2 不履行保护义务(公共机关不作为、未适当保护)

2 不履行义务具有宪法依据(比较两项相互冲突的权利)

公式四:侵害生存权(《宪法》第28条第2款)

1 不履行生存保障义务

1.1 生存权的范围

1.1.1 事物的范围

1.1.2 人的范围(《宪法》第9条)

1.2 不履行义务(公共机关不作为、未适当救助)

2 不履行义务具有宪法依据(裁量违法)


三、基本权利和义务(分论)

1、人性尊严(《宪法》第10条、第18条)

1)含义

禁止将人作为国家权力的对象。

人性尊严是基本权利的基础和目的(最高法院2006年3月22日3-3-1-2-06第10段、2006年3月28日3-3-1-14-06第11段)。

2)具体内容:

第一,对人身完整保护。禁止酷刑和侮辱人格的处罚(最高法院2014年6月20日3-4-1-9-14号裁判第30段)。监狱应当提供适当的生活条件,监狱没有桌椅、没有足够的通风、厕所有异味,系对人性尊严的侵害(最高法院2006年3月22日3-3-1-2-06号裁判第14段)。

第二,国家有义务满足人的基本生活条件(最高法院2004年1月21日3-4-1-7-03第14段;2014年5月5日3-4-1-67-13号裁判第31段)

第三,禁止等级制度。禁止奴隶制、阶级制、人口买卖、种族歧视等。

第四,人的身份保障。非法监视且不通知,即侵害人性尊严(最高法院1994年1月12日III-4/A-1/94号裁判)。

第五,自决权。例如安乐死,再如将身份不明的人安置在驱逐中心(最高法院2006年5月9日3-3-1-6-06号裁判第28段)。

第六,过错原则。无过错不受惩罚。

第七,充分参与行政程序(最高法院2002年10月8日3-3-1-56-02号裁判第9段)。

第八,禁止酷刑和不人道待遇(《宪法》第18条)

酷刑的概念,参见《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第1条


2、平等权(《宪法》第12条)

平等权不仅包括法律适用的平等,也包括立法上的平等(最高法院2002年11月14日3-1-1-77-02号裁判第22段)。

2011年起,最高法院判例不再区分一般平等权和特别平等权,即《宪法》第12条第1款第1句和第2句不做区分(最高法院2011年6月7日3-4-1-12-10号裁判第31段)。


最高法院的可比性理论(võrreldavuse teooria):必须寻找一群与原告状况相似的人,与之相比,原告的状况较差(最高法院2014年4月22日3-3-1-51-13号裁判第69段)。

最高法院的可比性理论具体适用广受批评:提前进行了价值判断,缩小了保护范围:

存在区别待遇的前提是,有两个具有可比性的人、群体或事件,所谓可比性,就是出于类似情况(最高法院2005年6月27日3-4-1-2-05号裁判第40段),因此:

处罚时,醉酒驾驶的犯罪与超速行驶的行政处罚不具有可比性(最高法院2005年6月27日3-4-1-2-05号裁判第50段);

恢复爱沙尼亚国籍时,为外国情报机关工作和没有为外国情报机关工作的人不具有可比性(最高法院2008年1月3日3-3-1-101-06号裁判第23段);

醉酒驾驶没收行为人所有的汽车时,车主和非车主没有可比性(最高法院2008年6月12日3-1-1-37-07号裁判第24段)。


但是,不得以平等权为由,将不正确的行政行为扩大到所有人(最高法院2004年5月6日3-3-1-19-04号裁判第13段)。


区别待遇的正当理由:简单的法律保留,可以为任何不违反宪法的目的限制平等权(最高法院2001年6月7日3-4-1-12-10号裁判第31段),区别待遇应当“合理且适当”(mõistlik ja asjakohane,最高法院2008年9月30日裁判 3-4-1-8-08第32段)。


允许以法律上的不平等纠正事实上的不平等,即采取积极的促进平等措施,有时这是强制性的,例如对听力障碍者,应当免除入籍爱沙尼亚的语言考试(最高法院2008年10月20日3-3-1-42-08号裁判第27段)。


3、请求权

1)请求国家保护的权利((《宪法》第13条、第14条、第15条、第29条第6款):

基本权利的保护权,要求国家建立公正的保护制度和程序,具体包括:第一,私法自治;

第二,诉讼权:需要创建救济程序和公正诉讼程序。行政法院必须对侵犯基本权利的行为进行实质性审查(最高法院2004年1月6日3-3-2-1-04号裁判第27段)。

第三,创建相应组织,例如创建学校以保障教育权;

第四,创建选举制度。

 

保护个人免受第三人侵害(《宪法》第13条):三方法律关系,权利人有权对国家提出请求;国家有义务对第三人采取措施;在符合比例原则的情况下第三人应当服从该措施。

 

诉讼权:

第一,合理期限内进行审判(法律保护的有效性,最高法院2005年5月11日3-3-1-22-05号裁判第10段)。对于合理期限的判断,必须结合案件的复杂性,诉讼当事人的行为,诉讼当事人的行为,当局或检察官的行动以及为申诉人带来的利益(最高法院2015年6月3日3-3-1-78-14号裁判第16段)。

第二,未在合理期限审判,应当给予赔偿(最高法院2011年3月22日3-3-1-85-09号裁判第125段)。

第三,法官应当行使释明权,协助当事人选择适当的诉讼程序(最高法院2002年4月3日3-3-1-14-02号裁判第25段)。

第四,法律保护的平等性。


2)诉讼程序中的权利(《宪法》第24条)

法定法官:管辖权由法律规定。法律规定的管辖权,应当考虑法院系统的运作和当事人的诉讼机会(最高法院2006年5月10日3-4-1-31-15号裁判第40段)

程序参与权:当事人提出意见和证据以及查看其他当事人意见和证据的权利(最高法院2015年9月22日3-3-1-40-15号裁判第40段)。为了确保法院正常运作、合理期限内审理案件,可以限制该权利(最高法院2016年3月30日3-1-1-24-16号裁判第6段)

公开审判和宣判。

上诉权。

 

3)损害赔偿请求权(《宪法》第25条)

本条包括国家赔偿,也包括民事赔偿。该条宪法规定可以直接适用(最高法院)。

赔偿原则:差额原则。

因果关系:允许立法者排除遥远或难以预测的损害。

行为人:第25条不包括自然力量或野生动物造成的损害。

考虑受害人过错。


4)社会福利(《宪法》第10条、第28条第2款至第4款)

国家有义务照顾无力谋生的公民。虽然预算原则上是国会的权限,但如果社会救济低于最低限度,则法院应当干预,也就是说,社会福利是个人可以主张的主观权利(最高法院2004年1月21日3-4-1-7-03号裁判第16段、2014年5月5日3-4-1-67-13号裁判第31段)。


无法得到谋生手段的,首先应当求助于其家庭照顾,也无法从家庭成员中得到的照顾的,方可申请国家救济(最高法院2014年5月5日3-4-1-67-13号裁判第32段)。


5)工作权(《宪法》第29条第3款)

国家有义务促进就业,协助求职者寻找工作。


6)雇员保护(《宪法》第29条第4款)

国家对雇员的保护义务。


7)教育权(《宪法》第37条)


8)请愿权(《宪法》第46条)


5、法益保护

1)生命权(《宪法》第16条)

内容:

国家不应剥夺人的生命;

国家应当将杀人定位犯罪并予以调查。


2)名誉权(《宪法》第17条)

禁止侮辱和诽谤


3)犯罪嫌疑人的权利(《宪法》第22条)

无罪推定、拒绝作证


4)刑罚(《宪法》第23条)

罪刑法定、一罪不二罚、从轻原则


5)一般人格权(《宪法》第19条第1款、第26条)

例如自我决定权(最高法院2001年5月3日3-4-1-6-01号裁判第15段);形象权(最高法院2010年1月13日3-2-1-152-09号裁判第11段);终止妊娠决定权(最高法院2011年5月11日3-2-1-31-11号裁判第11段)。


6)隐私权(《宪法》第26条)

强制医疗措施也构成对隐私权的干涉。


7)家庭权(《宪法》第27条)

非婚同居同样受家庭权保护(最高法院6月19日3-3-1-16-00号裁判第1段),《同居法》(kooseluseadus)对此提供保护。


家庭成员之间有扶养权(最高法院2005年6月27日3-4-1-2-05号裁判第64段)。


8)健康权(《宪法》第28条第1款)

国家有义务保护人的健康。

对于传染病患者国家可以采取隔离措施(《宪法》第20条第1款第5项)

由于精神障碍无法自己作出决定的,国家可以采取医疗措施。


9)财产权(《宪法》第32条)

财产权的意义:财产的自由拥有,使用和处置权以及财产的平等保护权确保了市场的自由(最高法院2004年4月30日3-4-1-3-04号裁判第24段)。


未经权利人同意而转让财产(omandi omaniku nõusolekuta võõrandamisteks,简称OONV适用《宪法》第32条第1款;其他限制适用《宪法》第32条第2款(最高法院2012年4月17日3-4-1-25-11第35段)。


OONV的外延比征收(sundvõõrandamiseks)更广(最高法院2007年12月3日3-3-1-41-06号裁判第27段)。


国家命令权利人将财产转让给第三人使用,也构成OONV(最高法院2005年3月18日3-2-1-59-04号裁判)。


一个人的财产权受到严重限制,以致于他或她实际上被完全剥夺了行使其所有权的机会的情况,为“事实上的OONV”,例如城市规划导致土地难以使用。


OONV的条件:第一,法律依据,仅仅有议会决议不行(最高法院2012年11月20日3-4-1-4-12第76段);第二,只能为公共利益,不能仅为另一个人的利益而强制转让;第三,需要公平的补偿;第四,必须立即补偿;第四,权利人有向法院起诉的权利。


OONV以外的限制:普通的法律保留(最高法院2012年4月17日3-4-1-25-11号裁判第37段)。


继承权:需要有普通法律规定,方可产生继承权(最高法院2005年2月22日3-2-1-73-04号裁判第33段);对继承权的限制适用普通的法律保留(最高法院2005年2月22日3-2-1-73-04号裁判第18段)。


遗嘱自由是继承权的内容。特留份合宪(最高法院2005年2月22日3-2-1-73-04号裁判第34段)。


10)住宅权(《宪法》第33条)

法人也享有住宅权(最高法院1993年11月4日III-4/1-4/93号裁判)。


11)著作权(《宪法》第39条)


12)通信秘密(《宪法》第43条)


13)国籍权(《宪法》第49条)


14)少数民族权(《宪法》第50条)


15)语言权(《宪法》第51条、第52条)


16)环境权(《宪法》第53条)


6、自由权

1)一般行为自由(《宪法》第19条第1款)

《宪法》第19条第1款包含一般行为自由(üldine vabaduspõhiõigus,最高法院2001年10月11日3-4-1-7-01号裁判第13段);对一般性为自由的限制是普通的法律保留(最高法院2001年10月11日3-4-1-7-01号裁判第14段)。


合同自由:最高法院2004年4月30日3-4-1-3-04号裁判第21段。


持枪自由:(最高法院2010年12月14日3-1-1-10-10号裁判第45段)。对有故意犯罪记录者一律不签发持枪许可,不符合比例原则(最高法院2001年10月11日3-4-1-7-01号裁判第24段)。


冒险行为:骑摩托车不戴头盔、裸晒日光浴、酗酒、吸毒、抽烟……对自己利益可能有损害,但不影响他人利益,均受一般行为自由保护。


2)人身自由(《宪法》第20条、第21条)

须区分剥夺人身自由和对人身自由的一般限制(如警察临检)。

剥夺人身自由需要法院许可,未经法院许可最多48小时。


3)职业自由(《宪法》第29条第1款和第2款、第31条)

国家保障选择职业的自由,但不保障这些职业实际存在。


法人同样受职业自由保护(最高法院2007年1月25日3-1-1-92-06号裁判第24段、2012年3月27日3-4-1-1-12号裁判第35段)。


对职业自由的限制:普通的法律保留。例如对某些专业工作要求教育经历和工作经验,对某些教师工作要求掌握爱沙尼亚语等。


禁止强迫劳动。


经营自由:涵盖一切为收入而进行的活动(最高法院2002年3月6日3-4-1-1-02号裁判)。该权利为普通法律保留。经营自由也保障市场不受政府干预的权利(最高法院2000年4月28日3-4-1-6-00号裁判第11段、2013年9月12日3-4-1-2-13号裁判、2014年12月22日3-4-1-30-14号裁判)。


4)雇主和雇员的结社自由和罢工权(《宪法》第29条第5款)

雇主和雇员分别有结社自由。


5)迁徙自由(《宪法》第34条)

迁徙自由保护人的移动,但不保护为特定方式的移动,例如禁止特定类型的机动车进入某市,不是对迁徙自由的干涉(最高法院1998年12月22日3-4-1-11-98号裁判)。


对人身自由轻微限制,是第34条规定的范围;对人权自由严重限制,是第20条规定的范围(最高法院1998年1月28日3-1-1-21-98号裁判、1999年4月13日第3-1-1-36-99号裁判)。


6)离境自由(《宪法》第35条)


7)入境自由和引渡(《宪法》第36条)


8)科学和艺术自由(《宪法》第38条)


9)信仰自由(《宪法》第40条、第41条、第42条)


10)信息自由(《宪法》第44条)

行政机关之间不受《宪法》第44条第2款保护(最高法院2004年11月4日3-3-1-55-04号裁判)。


11)言论自由(《宪法》第45条)

言论自由的意义:没有言论自由,就无法对抗公权力侵害;没有言论自由,就无法寻找解决社会问题的合理方案。


12)集会自由(《宪法》第47条)


13)结社自由(《宪法》第48条)


7、参政权

1)担任公职的权利(《宪法》第30条)

也包括担任地方公职的权利。


2)投票权(《宪法》第56条、第57条、第58条)

包括选举国会议员和公民投票两项权利。


四、国家机关

1、概述

爱沙尼亚的政体被称为“弱监督式半总统制”。之所以“弱”,与典型的监督式半总统制的葡萄牙、捷克、秘鲁等国相比,爱沙尼亚总统没有主动罢免总理的权力,只能通过否决法律的方式进行“监督”。但与议会制相比,爱沙尼亚总统对法律有否决权,并非完全没有实权。因此这种政体称为“弱监督式半总统制”,与之类似的还有蒙古、格鲁吉亚、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等。

 

2、国会

1)职权:立法、监督、任免。

实质意义上的立法权,系制定一般性规范的权力(最高法院2012年11月20日3-4-1-4-12号裁判第45段)。

国会的立法权并非垄断(最高法院2016年4月26日3-2-1-40-15号裁判第48段)。

2)选举:

101人,分选区比例选举制。

3)会议:

常会和特别会议。

4)立法程序:

特殊法律,需要绝对多数通过(《宪法》第104条)。类似比利时的特别法(法文loi spéciale);巴西的补充法(lei complementar);西班牙的组织法(西文ley orgánica)。

公民投票方式立法:国会决定进行公民投票;注意:不得进行公投的事项(《宪法》第106条第1款)。事实上国会自身有权立法,并无动力进行公投,爱沙尼亚仅在2003年加入欧盟时举行过公投。

5)宪法修改

提案:总统或五分之一的议员;

程序:第一,公民投票(第一章、第十五章的修改只能通过此种方式;其他情况下国会五分之三多数可以决定采用此种方式);第二,连续两届国会通过(前一届只需要绝对多数,后一届需要五分之三多数);第三,五分之四多数同意列为紧急修正案,三分之二多数通过修正案。


3、总统

1)总统选举

国会如果无法以三分之二多数通过,则需要特别会议选举(事实上每一届总统选举都需要特别会议选举)。

2)总统职权:

第一,在国际关系上代表国家(然而,不需要批准的条约,根据《外交法》(Välissuhtlemisseadus)第8条,应当由政府签订);

第二,根据政府提议任免外交代表(无裁量权);

第三,宣布国会定期选举和解散国会(无裁量权);

第四,召集国会首次会议和国会特别会议;

第五,公布和否决法律(总统实权,2004年总统曾基于非法律原因否决法律):否决后,国会可以重新通过,否决被推翻后,总统尚可提请最高法院审查是否合宪,因此,总统否决实际仅有拖延的意义;

第六,紧急情况下颁布法令(总统实权,但需要国会议长和总理同意,《宪法》第109条、第110条);

第七,提出宪法修正案(总统实权,2001年、2007年行使);

第八,人事提议权:提出总理候选人、最高法院院长、爱沙尼亚银行董事长、审计长、总检察长(均需国会批准);

第九,人事任命权:根据爱沙尼亚银行董事长提议任命董事、根据最高法院院长提议任命最高法院法官;如果提议违反法律或国家利益,可以否决(实权,但仍可由最高法院审查);

第九,根据总理提议任免部长(无裁量权);

第十,授予国家荣誉、军衔和外交衔级(实权,最高法院1994年2月18日III-4 / 1-3 / 94号裁判);

第十一,军队总司令(象征性地位,无实权);

第十二,向国会提议宣战、动员、复员、紧急状态;遭到侵略时宣布宣战和动员;

第十三,特赦(实权,但受法律约束,最高法院1998年4月14日3-4-1-3-98号裁判)

第十四,担任军队总司令(仅为象征性权力);

第十五,提议对总检察长提起刑事诉讼(国会批准)

总结:总统实权极小,几乎没有可以单独形式的权力,但总统有基于政治理由否决法律的权力,因此爱沙尼亚属于弱监督式半总统制。


4、政府

(1)总理任命:总统提名总理、国会批准;国会两次不批准,则国会自行提名总理;国会无法提名,则总统应解散国会。不允许少数政府存在。

(2)政府其他成员由总理决定,总统没有否决权;

(3)政府决策方式:合议制;总理的指挥权(《宪法》第93条),宪法并无具体规定,根据政治事务决定。

(4)政府职权:制定法规,需要法律授权(最高法院1994年1月12日III -4 / A- 2/94号裁判)

(5)倒阁:可以对总理个人或个别部长表示不信任,也可以对整个政府不信任。

(6)政府自治权:最高法院1998年4月14日3-4-1-3-98号裁判、2005年5月2日3-4-1-3-05号裁判。

(7)财政制度:

货币制度:爱沙尼亚加入欧元区,《宪法》第111条与欧盟条约抵触,不再适用。

税收:法律保留,纳税人、税收对象、税率、纳税程序、税收优惠都只能由法律规定,不得授权给行政机关(最高法院1998年3月23日3-4-1-2-98号裁判)。

预算:防止民粹主义、任意扩大支出(《宪法》第116条第1款)。预算年度开始,未通过国会预算的,按每月上一年度预算支出1/12的比例支出;预算年度开始二个月没有通过预算,可以解散国会从新选举。

(8)审计制度:国家审计院。

(9)司法监察员:

对国会议员、总统、政府成员、审计长、最高法院院长或最高法院法官提起刑事诉讼须经司法监察员同意。

对法律提起抽象审查。


5、法院

1)法院体系:一审:县法院和行政法院;二审:巡回法院;三审:最高法院。

2)诉讼权保障:诉前程序时间不得太长,且允许法院审查(最高法院2004年3月3日3-4-1-5-04号裁判)。

3)违宪审查:

各法院均可进行负责违宪审查,不得适用违反宪法的法规范(分散模式),但仅有最高法院可以宣布法规范违宪而无效。

对于国际条约违反宪法的问题,最高法院尚未明确表态。

对于欧盟法,最高法院无权审查(最高法院2008年6月26日3-4-1-5-08号裁判第30段)


6、地方制度

所有地方性事务都属于地方自治权的范围,不得废除地方机构(最高法院2016年12月20日3-4-1-3-16号裁判第86段)。

只要系地方性事务,就属于地方自治权范围,无需法律授权,例如禁止汽车进入塔林老城,系地方自治权范围(最高法院1998年12月22日3-4-1-11-98号裁判第2部分)。

对地方自治的限制:法律保留。

对地方财政的不利影响,也属于侵害地方自治权(最高法院2009年6月26日3-4-1-4-09号裁判第20段)。

(2)受委托执行国家事务:通过法律;或通过协定。

(3)地方独立预算、征税权(《宪法》第157条)

(4)对地方活动的监督(《宪法》第160条)
1
分享 2020-08-07

2 个评论

爱沙尼亚共和国宪法

爱沙尼亚人民以坚定不移的信念和意志将巩固和发展国家,
这个国家是爱沙尼亚人民根据不可剥夺的自决权于1918年2月24日宣布成立,
这个国家基于自由,正义和法治,
这个国家保护内部和外部和平,保证今世后代的社会成功和普遍利益,
这个国家保障爱沙尼亚民族、语言和文化的长期存续——
根据1938年生效的《宪法》第1条,爱沙尼亚人民经1992年6月28日的公民投票通过了以下《宪法》。

第一章 一般规定
第1条    爱沙尼亚是一个独立和主权的民主共和国,人民是国家权力的最高所有者。 
  爱沙尼亚的独立和主权是永恒而不可剥夺的。
第2条    爱沙尼亚国的领陆、领海和领空是不可分割的整体。
  爱沙尼亚是一个由人民组组成的单一制国家,其领土的行政区划由法律规定。
第3条    行使国家权力应当遵守《宪法》和法律。公认的国际法原则和规范,是爱沙尼亚法律体系的组成部分。 
  法律按照规定的程序公布。只有已公布的法律具有约束力。
第4条    国会、总统、政府和法院按照分权制衡的原则行使职权。
第5条    爱沙尼亚的自然资源是民族财富,应当可持续利用。
第6条    爱沙尼亚的官方语言是爱沙尼亚语。
第7条    爱沙尼亚的国家色是蓝色、黑色和白色。国旗和国徽的样式由法律规定。
第二章 基本权利、自由和义务
第8条    父母一方是爱沙尼亚公民的,出生时有爱沙尼亚国籍。
  成年前丧失爱沙尼亚国籍的,有权恢复爱沙尼亚国籍。
  因出生具有爱沙尼亚国籍的,国籍不得剥夺。
  不得因信仰而剥夺爱沙尼亚国籍。
  爱沙尼亚国籍取得、丧失和恢复的程序,由《国籍法》规定。
第9条    《宪法》所列的适用于所有人的权利、自由和义务,同等适用于爱沙尼亚公民以及停留在爱沙尼亚的外国人和无国籍人。
  只要符合法人的总体目的以及该该利,自由和义务的性质,《宪法》所列的权利,自由和义务适用于法人。
第10条    本章规定的权利、自由和义务不影响其他源于或符合《宪法》的精神并且符合人性尊严原则和社会民主法治的权利、自由和义务。
第11条    权利和自由只能根据《宪法》进行限制。该限制必须是民主社会必要的,并且不得扭曲被限制的权利和自由的性质。
第12条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得以国籍、种族、肤色、性别、语言、血统、宗教、政治或其他见解、财产、社会地位或其他情况为由歧视任何人。 
  禁止煽动民族、种族、宗教或政治仇恨、暴力和歧视,上述行为应当受到法律处罚。煽动社会各阶层之间的仇恨,暴力和歧视,同样应当受到法律处罚。
第13条    人人有权享有国家和法律的保护。爱沙尼亚同样保护海外公民。
  法律保护所有人免受国家权力的任意支配。
第14条    保障权利和自由是立法、行政和司法机关以及地方机构的职责。
第15条    权利和自由受侵犯时,权利人有权向法院提起诉讼。任何人在庭审中都可以请求宣告法律、其他法规范或行为违反《宪法》。
  法院应遵守《宪法》,对于任何侵害《宪法》规定的权利和自由的法律、其他法规范或行为,应宣告其违反《宪法》。
第16条    人人有生命权。该权利受法律保护。任何人都不得被随意剥夺生命。
第17条    不得损害任何人的名誉。
第18条    任何人均不得遭受酷刑或者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
  任何人不得违反其意愿进行医学或科学实验。
第19条    人人有自由发展的权利。
  每个人在行使自己的权利和自由或者履行义务时,必须依法尊重他人的权利和自由。
第20条    人人有权享有人身自由和安全。
  只有在以下情况下,根据法律规定的程序,才能剥夺自由:
  1)执行法院作出的有罪或羁押的裁判;
  2)不执行法院的裁判或为确保其遵守法律规定的义务;
  3)为预防刑事犯罪或行政处罚,将合理怀疑涉嫌盖行为的人带到国家管理的机构或阻止其逃脱;
  4)实现对未成年人的教育监督,或者为将其送交国家管理的机构以决定进行这种监督;
  5)在对自己或他人造成违宪的情况下,拘留传染病人、精神病人、酗酒者或吸毒成瘾者;
  6)为将非法进入爱沙尼亚的人驱逐出爱沙尼亚或者引渡到外国。
  任何人都不能仅因无法履行合同义务而被剥夺自由。
第21条    被剥夺自由的人,应立即以其可理解的语言和方式,告知剥夺自由的原因及其权利,并有机会将被剥夺自由的情况通知其亲属。犯罪嫌疑人有机会立即选择律师并与之会面。犯罪嫌疑人向其亲属通知被剥夺自由的权利,在法律规定的情况和程序下,为预防犯罪行为或在刑事诉讼中查明事实,方可受到限制。
  未经法院许可,任何人不得剥夺人身自由超过48小时。法院的决定应以其可理解的语言和方式立即通知被剥夺人身自由的人。
第22条    在法院判决其有罪之前,任何人均推定为无罪。
  任何人均无须在刑事诉讼中证明自己无罪。
  不应强迫任何人为自己或亲人作证。
第23条    在行为时的法律未规定为犯罪的情况下,任何人不得因作为或不作为而被认定为犯罪。
  任何人不得受到其犯罪行为时的规定的处罚更严厉的处罚。如果行为后法律规定了更轻的处罚,则应受到更轻的处罚。
  任何人的作为或不作为已经被依法定罪或认定为无罪的,不得再次被起诉或定罪。
第24条    不得违背本人意愿将其案件从法律规定的管辖法院转移到另一个法院。
  人人有权在诉讼中发表意见。
  审判公开进行。在法律规定的情况和程序下,为保护国家或商业机密、道德、家庭和个人生活,或者为未成年人利益,受害人利益或公正审判有必要时,法院可以宣布庭审全部或部分秘密进行。
  判决应公开宣布,但为未成年人、配偶或受害人的利益另有要求的除外。
  人人有权根据法律规定的程序,就对其做出的法院裁判,向更高级法院提起上诉。
第25条    人人有权就任何人非法造成的精神和财产损害获得赔偿。
第26条    人人有权家庭和个人生活受尊重的权利。在法律规定的情况和程序下,为保护健康、道德、公共秩序或他人的权利和自由、防止犯罪或逮捕罪犯外,国家机关、地方机构及其官员不得干涉任何人的家庭或个人生活,
第27条    家庭是国家和社会生存与发展的基础,受国家保护。
  夫妻平等。
  父母有扶养和照顾子女的权利和义务。
  对父母和子女的保护,由法律规定。
  家庭有责任照顾有需要的成员。
第28条    人人有健康受保护的权利。
  爱沙尼亚公民在年老、工作能力丧失、失去扶养人和贫困的情况下,有权获得国家救济。救济的类型、范围、条件和程序,由法律规定。除法律另有规定外,在爱沙尼亚居住的外国公民和无国籍人,享有与爱沙尼亚公民同等的权利。
  国家提倡志愿的和地方政府的福利。
  有多个儿童和残疾人的家庭,受州和地方政府的特殊照顾。
第29条    爱沙尼亚公民有权自由选择其活动、专业或工作。法律可以规定行使该权利的条件和程序。除法律另有规定外,在爱沙尼亚居住的外国公民和无国籍人,享有与爱沙尼亚公民同等的权利。
  任何人不得被迫或违背其意愿进行工作,但根据法律规定服兵役或替代役、防止传染病传播、发生自然灾害或灾难时或者被定罪的人进行工作的除外。
  国家组织职业培训,并协助求职者找到工作。
  工作条件由国家监督。
  参加工会和协会是自由的。工人、雇主协会和工会可以通过法律不禁止的一切手段捍卫自己的权利和合法利益。行使罢工权的条件和程序,由法律规定。
  劳资纠纷的裁判程序由法律规定。
第30条    爱沙尼亚公民有权根据法律担任国家机关和地方机构的职务。法律可以规定,这些职位由外国公民和无国籍人担任。 
  法律可以限制某些种类的公务员从事商业活动和加入商业协会的权利(第31条)以及参加政党和某些种类的非营利性组织的权利(第48条)。
第31条    爱沙尼亚公民有权从事经营活动并组建商业协会和联盟。法律可以规定行使该权利的条件和程序。除法律另有规定外,在爱沙尼亚居住的外国公民和无国籍人,享有与爱沙尼亚公民同等的权利。
第32条    任何人的财产都不受侵犯并受同等保护。仅在为符合公共利益、根据法律规定的程序并且给予公平而即时的补偿的群情况下,才可以不经权利人同意而转让其财产。未经同意而转让其财产的,权利人都有权向法院提起诉讼,并可以就转让、补偿或其金额提出异议。 
  人人有自由占有、使用和处分其财产的权利。其限制由法律规定。财产的使用不得违背公共利益。
  为了公共利益,法律可以规定在爱沙尼亚,某些财产类型只能由爱沙尼亚公民、特定法人、地方机构或爱沙尼亚国家取得。
  存在继承权。
第33条    住宅不受侵害。除根据为保护公共秩序、健康或其他权利和自由、防止犯罪、逮捕罪犯或在刑事诉讼中查明事实的法律规定的程序进行外,任何人均不得进入或搜查他人的住处、财产或工作场所。
第34条    在爱沙尼亚合法居住的每个人都有权自由迁徙并选择居住地。为了国防、防止自然灾害和灾难,防止传染病的传播、保护自然环境、对未成年人和精神病患者的监督、保护他人的权利和自由,根据法律规定的情况和程序,可以限制自由迁徙的权利。
第35条    人人有权离开爱沙尼亚。为确保法院和预审程序以及执行法院判决。根据法律规定的情况和程序,可以限制该权利。
第36条    不得将爱沙尼亚公民驱逐出爱沙尼亚或者阻止其在爱沙尼亚居住。
  除国际条约另有规定并根据条约和法律规定的程序进行外,爱沙尼亚公民不得被引渡到外国。引渡由政府决定。每个被引渡的人都有权在爱沙尼亚法院对引渡提出异议。
  每个爱沙尼亚人都有权在爱沙尼亚居住。
第37条    人人享有受教育权。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学龄儿童必须接受义务教育,国家和地方机构开办的普通学校不收学费。
  为实现教育,国家和地方机构应当保障必要数量的学校。依法设置和维持其他学校,包括私立学校。
  父母对子女的教育具有决定权。
  人人都有接受爱沙尼亚语教育的权利。少数民族学校的教学语言由学校选择。
  提供教育受国家监督。
第38条    科学和艺术及其教学是自由的。
  大学和研究机构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自治。
第39条    作者对其作品享有不可剥夺的权利。国家保护著作权。
第40条    人人有道德观、宗教和思想自由。
  加入教堂或宗教组织是自由的。不存在国教。
  只要不损害公共秩序、公共卫生或道德,每个人都可以自由的单独或与他人共同进行宗教活动。
第41条    人人有权保持自己的见解和信仰。不得强迫变更其见解和信仰。
  不得将信仰作为定罪的理由。
  任何人不得因其信仰而被起诉。
第42条    国家机关、地方机构及其官员不得违背爱沙尼亚公民的自愿同意,收集或存储有关的信仰的信息。
第43条    人人享有信件、电报、电话或任何其他公共手段进行通信的保密权。为了防止刑事犯罪或者在刑事诉讼中查明事实,根据法律规定的程序,经法院许可,可以限制该权利。
第44条    人人有自由获取用于一般行用途信息的权利。
  所有国家机关、地方机构及其官员均应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根据爱沙尼亚公民的要求,向其提供与之有关的信息,但法律禁止提供的信息和仅供内部使用的信息除外。
  爱沙尼亚公民有权根据法律规定的程序,查看国家机关和地方机构以及国家机关和地方机构档案中所保存的与之有关的信息。为保护他人的权利和自由以及子女血统秘密、防止犯罪行为、逮捕罪犯或在刑事诉讼中查明真相,可以根据法律限制该权利。
  除法律另有规定外,在爱沙尼亚居住的外国公民和无国籍人,享有与爱沙尼亚公民本条第2款和第3款同等的权利。
第45条    人人有权以语言、文字、图像或其他方式自由传播思想、观点、信念和其他信息。为了保护公共秩序、道德、他人的权利和自由、健康、荣誉和名誉,法律可以限制该权利。为保护国家或商业秘密,或者机关作为秘密收到的信息和秘密取得的信息,以及为了保护他人的家庭和个人生活以及出为司法公正,法律可以限制于国家和地方机关的雇员行使该权利。
  不存在审查制度。
第46条    人人有权向国家机关、地方机构及其官员提出意见和请愿。答复程序由法律规定。
第47条    人人有权无须事先许可和平集会和举行会议。为保障国家安全、公共秩序、道德、交通安全和参加集会人员的安全以及防止传染病的传播,根据法律规定的情况和程序,可以限制该权利。
第48条    人人有组建非营利性协会和联盟的权利。只有爱沙尼亚公民方可参加政党。
  成立持有武器和进行军事训练的协会和联盟,需要事先取得许可,其条件和程序由法律规定。
  目的或活动系暴力改变爱沙尼亚宪法秩序或违反刑法的协会、联盟和政党,予以禁止。
  只有法院因犯罪方可终止或中止协会、联盟或政党的活动并对其处以罚款。
第49条    人人有权保留其国籍。
第50条    在符合《少数民族文化自治法》规定的条件和程序的前提下,少数民族有权建立符合民族文化利益的地方机构。
第51条    人人有权对国家机关、地方机构及其官员以爱沙尼亚语交谈,并有权要求以爱沙尼亚语回复。
  在永久居民中少数民族不少于半数的地区,每个人都有权从国家机关、地方机构及其官员得到少数民族语言的回复。
第52条    国家机关和地方机构的工作语言是爱沙尼亚语。
  在大多数人口的语言不是爱沙尼亚语的地方,地方机构可在一定范围内并根据法律规定的程序,使用该地区大多数永久居民的语言作为机构的内部语言。
  在国家机关、法院和预审程序中使用包括少数民族语言在内的外语,由法律规定。
第53条    每个人都有义务维护生活和自然环境,并赔偿对环境造成的损害。赔偿程序由法律规定。
第54条    爱沙尼亚公民有忠于宪法秩序和保护爱沙尼亚独立的义务。
  如果没有其他手段,每个爱沙尼亚公民都有权主动抵抗对宪法秩序的暴力改变。
第55条    在爱沙尼亚居住的外国公民和无国籍人,必须遵守爱沙尼亚的宪法秩序。
第三章 人民
第56条    人民,由有投票权的公民按照下列方式行使国家最高权力:
  1)选举国会;
  2)公民投票。
第57条    年满18周岁的爱沙尼亚公民有投票权。
  被法院宣告无行为能力的爱沙尼亚公民没有投票权。
第58条    对于被法院认定有罪并在羁押场所服刑的爱沙尼亚公民,法律可以限制投票权。
第四章 国会
第59条    立法权属于国会。
第60条    国会有101名议员。国会议员根据比例代表制通过自由选举产生。选举是普遍、平等、直接的。实行秘密投票。
  任何年满21周岁并有选举权的爱沙尼亚公民,都可以竞选国会议员。
  国会的定期选举,应当在上一届国会选举后的第四年的3月的第一个星期日举行。
  《宪法》第89、97、105和119条规定的情况下,应当举行国会特别选举,且不得早于选举公告后的二十日且不得迟于选举公告后四十天。
  国会的选举程序,由《国会选举法》规定。
第61条    国会议员的资格自选举结果公布之日开始。前一届国会议员的资格自该日终止。
  国会议员就职前,应宣誓忠于爱沙尼亚共和国及其《宪法》秩序。
第62条    国会议员不受任何指示的约束,其在国会或其机构中的表决和政治发言不承担法律责任。 
第63条    国会议员不得担任国家的其他职务。
  国会议员任职期间,免服兵役。
第64条    国会议员被任命为政府成员时,其职务中止,免除政府成员职务后,议员职务自动恢复。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国会议员的职务在任期届满前终止:
  1)担任其他公职的;
  2)经生效判决定罪的;
  3)根据法律规定的程序辞职的;
  4)最高法院认定其永久无法行使职权的;
  5)死亡的。
  国会议员的职务被中止或提前终止的,根据法律的规定,由递补的议员行使职权。递补的议员享有国会议员所有的权利和义务。
  国会议员职务恢复后,递补的议员的职务自动终止。
第65条    国会的职权包括:
  1)通过法律和决议;
  2)决定进行公民投票;
  3)根据《宪法》第79条选举总统;
  4)根据《宪法》第121条批准和退出国际条约;
  5)授权总理组建政府;
  6)通过国家预算及批准执行报告;
  7)根据总统提名,任命最高法院院长、爱沙尼亚银行董事长、审计长和司法监察员;[载《国家公报》第I部分,2011年4月27日,第1页,2011年7月22日生效]
  8)根据最高法院院长提名,任命最高法院法官;
  9)任命爱沙尼亚银行董事;
  10)根据共和国政府提议,决定向国家提供贷款并承担对国家的其他专门义务;
  11)发表声明,以及向爱沙尼亚人民、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讲话;
  12)设置国家荣誉、军衔和外交衔级;
  13)决定对政府、总理或部长的不信任;
  14)根据《宪法》第129条宣布国家紧急状态;
  15)根据总统的提议,宣布战争、动员和复员;
  16)决定《宪法》没有授予总统、政府,其他国家机关或地方机构的其他国家事务。
第66条    新一届国会的首次会议应当在选举结果公布之日起10日内举行。国会首次会议由总统召集。
第67条    国会常会,从一月第二个星期一至六月第三个星期四,以及从九月的第二个星期一至十二月的第三个星期四举行。
第68条    总统、政府或不少于五分之一的议员提议时,国会议长应当召开国会特别会议。
第69条    国会从议员中选出一名议长和两名副议长,其根据《国会议事规则法》和《国会工作规则法》工作。
第70条    国会的法定人数由《国会议事规则法》规定。国会特别会议,过半数议员出席的,即满足法定人数要求。
第71条    国会设委员会。
  国会议员有权参加党团。
  委员会和党团的程序和成立,由《国会议事规则法》规定。
第72条    除国会三分之二多数同意外,国会会议公开举行。
  国会采用记名投票。仅在《宪法》和《国会议事规则法》规定的情形下,选举和任命官员可以进行无记名投票。
第73条    除《宪法》另有规定外,国会决议以简单多数通过。
第74条    任何一名国会议员均有权向政府及其成员、爱沙尼亚银行董事、爱沙尼亚银行董事长、爱沙尼亚银行行长、审计长和司法监察员提出质询。 
[载《国家公报》第I部分,2011年4月27日,第1页,2011年7月22日生效]
  质询必须20日内在国会会议上答复。
第75条    国会议员的报酬和取得其他收入的限制,由法律规定,仅能为下一届国会议员修改该法律。
第76条    国会议员享有豁免权。只有在国会议员过半数同意并经司法监察员提议时,方可起诉国会议员。
第五章 总统
第77条    总统是爱沙尼亚元首。
第78条    总统的职权包括:
  1)在国际关系中代表爱沙尼亚共和国;
  2)根据政府的提议任命和罢免爱沙尼亚共和国的外交代表,并接受获得到沙尼亚认可的外交代表的全权证书;
  3)宣布国会的定期选举,并根据《宪法》第89、97、105和119条的规定,宣布国会的特别选举;
  4)根据《宪法》第66条召集新当选的国会议员,并举行第一次会议;
  5)根据《宪法》第68条的规定,向国会议长提议召开国会特别会议;
  6)根据《宪法》第105条和第107条公布和批准法律;
  7)根据《宪法》第109条和第110条公布法令;
  8)提出《宪法》修正案;
  9)根据《宪法》第89条任命总理;
  10)根据《宪法》第89条、第90条和第92条任免政府成员;
  11)向国会提名最高法院院长、爱沙尼亚银行董事长、审计长、司法监察员;
[载《国家公报》第I部分,2011年4月27日,第1页,2011年7月22日生效]
  12)根据爱沙尼亚银行董事长的提议任命爱沙尼亚银行董事;
  13)根据最高法院院长提议任命最高法院法官;
  14)[废除——载《国家公报》第I部分,2011年4月27日,第1页,2011年7月22日生效]
  15)授予国家荣誉、军衔和外交衔级;
  16)担任爱沙尼亚军队总司令;
  17)根据《宪法》第129条的规定,向国会提议宣战、动员和复员以及紧急状态;
  18)在爱沙尼亚受到侵略时,宣战和动员,并根据《宪法》第128条任命军队总司令;
[载《国家公报》第I部分,2011年4月27日,第1页,2011年7月22日生效]
  19)赦免被定罪的人,或者按期要求减轻刑罚;
  20)根据《宪法》第145条,对司法监察员提起刑事诉讼。
第79条    总统由国会选举,或者在本条第4款规定的情形下由选举机关选举产生。
  不少于五分之一的国会议员有权提名总统候选人。
  年满40岁的爱沙尼亚公民可以被提名为总统候选人。
  总统以无记名投票方式选出。每一名国会议员一票。如果国会议员三分之二多数投票赞成,则候选人当选。如果没有候选人获得要求的多数票,则应在次日重新投票。在第二轮投票之前,应当重新提名。如果没有候选人在第二轮投票中获得需要的票数,则应同一天在第二轮投票中得票最多的两名候选人之间举行第三轮投票。如果在第三轮投票中仍未能选出总统,则国会议长应当在一个月内召集选举会议选举总统。
  选举会议由国会议员和地方议会代表组成。每个地方议会至少选举一名代表,该代表必须是爱沙尼亚公民。
  国会应当提名两名在国会选举中获得最多选票的候选人作为选举会议上的总统候选人。选举会议不少于21名成员也有权提名总统候选人。
  选举会议应以参加投票的多数选举会议成员选出总统。如果在第一轮中没有任何候选人当选,则应同一天在获得最多选票的两名候选人之间举行第二轮投票。
  总统选举的具体程序,由《总统选举法》规定。
第80条    总统任期五年。总统不得连任。
  总统选举时间,不得早于现任总统任期届满前六十提案,不得晚于届满前十天。
第81条    总统应在国会宣誓就职:“担任总统一职后,我,(姓名),将坚定不移的保护爱沙尼亚共和国的宪法和法律,公正、无偏见的行使我的权力,并对爱沙尼亚人民和共和国,尽我的能力和最佳认知,,忠实履行职责。”
第82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总统职务终止:
  1)辞职;
  2)法院关于职务终止的判决生效;
  3)死亡;
  4)新一届总统就职。
第83条    最高法院确认总统永久无法履行职责,在法律规定的情况下总统暂时无法履行职责的,或者总统职务提前终止的,国会议长应当代行其职权。
  国会议长代行总统职权期间,其国会议员的职权应当中止。
  未经最高法院同意,国会议长无权无权宣布对国会特别选举或者拒绝公布法律。
  如果总统连续三个月不能履行职责,或者在任期届满职务终止,则国会应当在14日内根据《宪法》第79条的规定在选举总统。
第84条    总统就职后,所有当选和任命的职务中的权利和义务都终止,并中止其政党职务。
第85条    只有在国会议员过半数同意并经司法监察员提议时,方可起诉总统。
第六章 政府
第86条    国家行政权属于政府。
第87条    政府的职权包括:
  1)执行国家的内政和外交政策;
  2)指导和协调政府机关的活动;
  3)执行法律、国会决议和总统决定;
  4)向国会提出法律草案,以及提议签订和退出国际条约;
  5)拟定国家预算草案并提交给国会、执行国家预算并向国会报告国家预算执行情况;
  6)根据法律或为执行法律而制定行政法规和命令;
  7)处理与其他国家的关系;
  8)在发生自然灾害或灾难或为了防止传染病蔓延的情况下,宣布全国或国家部分地区处于紧急状态;
  9)执行宪法和法律授予共和国政府的其他职能。
第88条    政府由总理和部长组成。
第89条    政府辞职后十四日内,总统应当任命总理候选人,负责组建新政府。
  接到组建政府的任务之日起的14日内,总理候选人应当向国会报告组建未来政府的基础。
  经国会授权成立政府的总理候选人,应在7日内将政府名单提交给总统,总统应当在3日内任命政府。
  总统任命的总理候选人未获得国会议员的多数票,或者未能组建政府或拒绝组建政府,则总统有权在7日内提名另一位总理候选人。
  如果总统未在7天之内提名或拒绝提名另一位总理候选人,或者第二名总理候选人未根据本条第2款和第3款的规定获得国会授权,或未能组建政府或拒绝组建政府,则提名总理的权利移交给国会。
  国会提名的总理候选人,应当向共和国总统提交政府名单。如果国会提名的总理候选人在权利移交给国会后14日内未向总统提交政府名单,则总统应当宣布举行国会特别选举。
第90条    总统根据总统的提议,任命政府成员。
第91条    政府成员在国会宣誓就职。
第92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政府辞职:
  1)新一届国会成立;
  2)总理辞职或死亡;
  3)国会对政府或总理作出不信任决议。
  总统应当在新政府就职后解散原政府。
第93条    总理代表政府,并指挥其活动。
  总理指定两名部长,在总理缺席时代行职权。代行职权的程序由总理决定。
第94条    政府的各部由法律设立。
  部长领导该部,负责该部职权范围内的事务,根据法律或为执行法律而制定行政法规和命令,并根据法律规定的程序执行分配给它的其他事务。
  部长由于生病或其他障碍暂时无法履行职责的,总理应将其职责委派给另一名部长。
  总统经总理提议,可以任命不管部部长。
第95条    政府设总理办公室,由国务秘书领导。
  国务秘书由总理任免。
  国务秘书有权参加政府会议。
  国务秘书管理总理办公室,享有法律赋予管理各部的部长同等的权利。
第96条    除政府另有决定外,政府会议不公开举行。
  政府根据总理或有关部长的提议作出决定。
  行政法规须由总理、有关部长和国务秘书签署。
第97条    国会可以通过议员过半数同意,对政府、总理或部长表示不信任。
  不少于五分之一的议员可以在国会开会时提出不信任案。
  除非政府要求更快作出决定,否则不信任案最早应当在提出后次日表决。
  如果对政府或总理表示不信任,经政府提议,总统可以在3日内宣布举行国会特别选举。
  如果对部长表示不信任,国会议长应通知总统,总统应将部长免职。
  上一次不信任案提出后三个月,方可以相同的理由重新提出。
第98条    政府可以将其向国会提交的议案与信任关联。
  该议案最早应当在提出后次日表决。如果国会没有通过该法案,政府应当辞职。
第99条    政府成员不得兼任其他任何国家机关的职务,也不得担任企业的董事或监事。
第100条    政府成员有权列席国会及其委员会的会议。
第101条    只有在国会议员过半数同意并经司法监察员提议时,方可起诉政府成员。
  法院对政府成员的有罪裁判生效时,其任期届满。
第七章 立法
第102条    法律根据宪法制定。
第103条    法律提案权属于:
  1)国会议员;
  2)国会党团;
  3)国会委员会;
  4)政府;
  5)对于《宪法》修正案,总统。
  经国会多数成员决定,国会可以请求政府提出起建议的法律提案。
第104条    通过法律提案的程序,由《国会议事规则法》规定。
  以下法律只能由国会多数议员通过和修改:
  1)《国籍法》;
  2)《国会选举法》;
  3)《总统选举法》;
  4)《地方政府选举法》;
  5)《公民投票法》;
  6)《国会议事规则法》和《国会工作规则法》;
  7)总统和国会议员的报酬;
  8)《政府法》;
  9)《对总统和政府成员起诉法》;
  10)《少数民族文化自治法》;
  11)《国家预算法》;
  12)《爱沙尼亚银行法》;
  13)《国家审计院法》;
  14)《法院法》和各诉讼法;
  15)关于国内外贷款和国家财产义务的法律;
  16)《紧急状态法》;
  17)《和平时期国防法》和《战时国防法》。
第105条    国会有权将法律案或其他国家事务交付公民投票。
  公民投票应以多数票作出。
  总统应立即公布公民投票通过的法律。公民投票的决定对国家机关有约束力。
  如果提交公民投票的法案未获得多数票,则共和国总统应当宣布举行国会特别选举。
第106条    与预算、税收、国家财政义务、批准和退出国际条约、开始和终止紧急状态以及国防有关的问题,不得进行公民投票。
  公民投票的程序,由《公民投票法》规定。
第107条    法律由总统公布。
  总统可以拒绝公布国会通过的法律案,并将该法律案附理由发回国会,由国会在十四日内重新审议并作出决议。如果国会重新通过总统退回的法律案且未进行修改,总统应当公布法律案或向最高法院请求宣告该法律案违宪。如果最高法院宣告该法律案符合宪法,则总统应当公布。
第108条    除非法律本身另有规定,否则法律在《国家公报》公布后第10日生效。
第109条    国家发生紧急情况而国会不能开会时,经国会议长和总理签署,总统可以发布具有法律效力的法令。
  国会召开后,总统应将法令提交给国会,国会应当立即以法律批准或废除该法令。
第110条    总统法令不得制定、修改或废除《宪法》或《宪法》第104条所列的法律,也不得规定涉及国家税收或预算的法律。 
第八章 财政和国家预算
第111条    发行爱沙尼亚货币的权力,专属于爱沙尼亚银行。爱沙尼亚银行组织货币流通,维持国家货币的稳定。
第112条    爱沙尼亚银行根据法律行使职权,并向国会报告。
第113条    国税、不动产负担、费用、罚款和强制性保险金由法律规定。
第114条    占有、使用和处分国有财产的程序,由法律规定。
第115条    每年预算收支由国会以法律的形式批准。
  政府应当在预算年度开始前三个月之前,将国家预算草案提交给国会。
  经政府提议,国会可以在预算年度内通过补充预算。
第116条    修改国家预算或其草案的提案,导致收入减少、支出增加或支出重新分配的,必须附有财务计划,以说明支出所需的收入来源。
  国会不得删除或减少其他法律规定的、包含在预算或其草案中的支出。
第117条    编制和通过国家预算的程序,由法律规定。
第118条    国会通过的国家预算,在预算年度开始时生效。如果国会在预算年度开始之前未通过国家预算,则每月支出最多为上一个预算年度的十二分之一。
第119条    国会在预算年度开始后的二个月内未通过国家预算的,则总统应当宣布国会的特别选举。
第九章 外交和国际条约
第120条    爱沙尼亚共和国与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的交往方式,由法律规定。
第121条    爱沙尼亚的下列条约由国会批准和公布:
  1)变更国界的;
  2)需要制定、修改或废除爱沙尼亚法律的;
  3)加入国家组织或联盟的;
  4)爱沙尼亚共和国承担军事或财产义务的;
  5)国会要求批准的。
第122条    爱沙尼亚的陆地边界由1920年2月2日《塔尔图和平条约》和其他国际边界条约确定。爱沙尼亚的海上和空中边界,由国际条约确定。
  修改爱沙尼亚州边界的国际条约,须经国会议员三分之二多数批准。
第123条    爱沙尼亚共和国不得订立违反《宪法》的国际条约。
  如果爱沙尼亚法律或其他法决定违反国会批准的国际条约,则适用国际条约。
第十章 国防
第124条    爱沙尼亚公民应当根据法律规定的程序服兵役。
  由于宗教或道德观的原因拒绝服兵役的人,应当根据法律规定的程序服替代役。
  除非法律为国防的特别目的另有特别规定外,军人和替代役人员有宪法的权利、自由和义务。《宪法》第8条第3款和第4款、第11条至第18条、第20条第3款、第21条至第28条、第32条、第33条、第36条至第43条、第44条第1款和第2款以及第49条至第51条规定的权利和自由不受限制。军人和替代役人员的地位,由法律规定。
第125条    现役军人不得担任选举或任命的公职,也不得参加政党活动。
第126条    国防事务由《和平时期国防法》和《战时国防法》规定。
  爱沙尼亚军队和国防机构的组织,由法律规定。
第127条    总统是军队最高指挥官。
  总统设咨询机构国防委员会,其组成和职权由法律规定。
[载《国家公报》第I部分,2011年4月27日,第1页,2011年7月22日生效]
第128条    国会根据总统提议,宣告战争处于战争、动员和复员,并决定使用军队履行爱沙尼亚国的国际义务。
  在爱沙尼亚受到侵略时,总统应当宣布战争和动员,而无需等待国会决议。
[载《国家公报》第I部分,2011年4月27日,第1页,2011年7月22日生效]
第129条    在对爱沙尼亚的宪法秩序构成威胁的情况下,经总统或政府提议,国会过半数议员可以宣布全国处于紧急状态,但不得超过3个月。
  紧急状态的事务,由法律规定。
第130条    在紧急状态或战争状态下,为了国家安全和公共秩序,在法律规定的情况和程序下,可以限制人的权利和自由,并对其施加义务。《宪法》第8条、第11条至第18条、第20条第3款、第22条、第23条第24条第2款和第4款、第25条、第27条、第28条、第36条第2款、第40条、第41条以及第49条至第51条规定的权利和自由不受限制。
第131条    在紧急状态或战争状态下,不得选举国会、总统或政府,也不得终止其权力。
  如果国会、总统和政府的任期在紧急状态或战争状态下或在紧急状态或战争状态结束后的三个月内终止,任期应予延长。此时,应在紧急状态或战争状态结束后3月内举行新的选举。
第十一章 国家审计
第132条    国家审计院是负责独立审计的国家机关。
第133条    国家审计院审计:
  1)国家机关、国有企业和国有组织的经济活动;
  2)国家财产的使用和保管;
  3)地方机构拥有的国有资产的使用和处置;
  4)国家有超过半数股份表决权,或者由国家担保贷款或履行合同义务的企业的经济活动。
第134条    国家审计院由审计长的领导,审计长由国会根据总统提议任免。
  审计长任期五年。
第135条    审计长应向国会提交上一个预算年度的国有资产使用和保管的情况,供国会审议国家预算执行情况报告。
第136条    审计长有权参加政府会议,并有权就其职权范围内的事项发言。
  审计长管理其办公室,享有法律赋予管理各部的部长同等的权利。
第137条    国家审计院的组织由法律规定。
第138条    只有在国会议员过半数同意并经司法监察员提议时,方可起诉审计长。
第十二章 司法监察员
第139条    司法监察员独立行使职权,负责监督国家的立法和行政以及地方机构的立法行为是否合法。
  司法监察员审查向他提出的有关修改法律、制定新法律和国家机构工作的建议,并在必要时向国会报告。
  在《宪法》第76条、第85条、第101条、第138条、第153条规定的情况下,司法监察员应当提出对国会议员、总统、政府成员、审计长、最高法院院长或最高法院法官刑事诉讼的建议。
第140条    司法监察员由国会根据总统提议任命,任期7年。
  司法监察员只能通过法院裁判方可免职。
第141条    司法监察员管理其办公室,享有法律赋予管理各部的部长同等的权利。
  司法监察员可以参加国会和政府的会议,并有发言权。
第142条    司法监察员认为国家立法机关或行政机关或者地方机构的法规范,违反《宪法》或法律,则应当向制定该法规范的机关提出建议,由其在20日内使之符合《宪法》或法律。
  如果该法规范在20日内未符合《宪法》或法律,则司法监察员应当向最高法院申请宣布该法规范无效。
第143条    司法监察员应当每年一次向国会提交国家立法机关或行政机关或者地方机构的法规范与《宪法》和法律是否符合的报告。
第144条    司法监察员的法律地位及其办公室的组织,由法律规定。 
第145条    只有在国会议员过半数同意并经总统提议时,方可起诉司法监察员。
第十三章 法院
第146条    只有法院可以进行司法活动。法院独立行使职权,并应根据《宪法》和法律进行司法活动。
第147条    法官任期终身。罢免法官的理由和程序,由法律规定。
  法官只能通过法院裁判方可免职。
  除法律另有规定外,法官不得担任其他任何选举或任命的职务。
  法律的独立性和法律地位,由法律保障。
第148条    法院系统包括:
  1)县市法院和行政法院;
  2)巡回法院;
  3)最高法院。
  法律可以为某些类型的案件设立专门法院。
  禁止设立特别法院。
第149条    县市法院和行政法院是一审法院。
  巡回法院是二审法院,审理对一审法院裁判提起的上诉。
  最高法院是全国的最高法院,负责三审裁判。最高法院负责违宪审查。
  法院组织和诉讼程序,由法律规定。
第150条    最高法院院长由国会根据总统的提名任命。
  最高法院法官由国会根据最高法院院长的提名任命。
  其他法官由总统根据最高法院的提名任命。
第151条    法院诉讼中代理、辩护、公诉和法律监督的组织,由法律规定。
第152条    法院审理案件时,认为法律或其他法规范违反宪法的,不得适用。
  法律或其他法规范违反《宪法》的规定和精神的,最高法院应宣告其无效。
第153条    只有经总统同意,并由最高法院提出,法官才在其任职期间承担刑事责任。
  只有在国会议员过半数同意并经司法监察员提议时,方可起诉最高法院院长和法官。
第十四章 地方机构
第154条    地方生活的所有事务,由地方机构决定和处理,地方机构根据法律独立行使职权。
  只有根据法律或与地方机构订立协议时,地方机构才承担义务。地方机构承担国家义务的,相关义务由国家预算支付。
第155条    地方机构包括镇和市。
  根据法律规定的程序,可以设立其他地方机构。
第156条    地方机构的代表机构是自由选举产生的议会,任期四年。由于地方机构的合并、分立或议会无法运作,根据法律可以缩短议会任期。选举是普遍、平等、直接的。实行秘密投票。
[载《国家公报》第I部分,2003年第29期,第174页,2005年10月17日生效]
  在地方议会选举中,永久居住在地方领土内且年满16岁的人,在法律规定的条件下有投票权。
[载《国家公报》第I部分,2015年5月15日,第1页,2015年8月13日生效]
第157条    地方机构有独立的预算,其预算的制定依据和程序由法律规定。
  地方机构有权依法设立和收取税款及费用。
第158条    未征求地方机构意见前,不得改变地方机构的边界。
第159条    地方机构有权与其他地方机构组成联盟和合作机构。
第160条    地方机构的活动及其监督,由法律规定。
第十五章 宪法修改
第161条    不少于五分之一的国会议员或总统有权提议修正《宪法》。
  在紧急状态或战争状态下,不得提议或修改《宪法》。
第162条    《宪法》第一章“一般规定”和第十五章“宪法修改”只能通过公民投票进行修改。
第163条    《宪法》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进行修改:
  1)公民投票;
  2)连续两届国会通过;
  3)国会通过紧急修正案。
  国会应当对《宪法》修正案进行三读辩论,一读和二读之间至少间隔三个月,二读和三读之间至少间隔一个月。《宪法》修改在三读时决定。
第164条    国会议员五分之三多数可以决议,将《宪法》修正案交付公民投票。公民投票应当在国会有关决议通过后三个月内举行。
第165条    采用连续两届国会通过的方式修改《宪法》的,提案须经过半数通过。
  上一届国会过半数通过《宪法》修正案后,如果新一届国会一读以五分之三多数通过,则该《宪法修正案》获得通过。
第166条    经国会议员五分之四多数通过,可以将某项《宪法》修正案作为紧急修正案。此种情形下,《宪法》修正案应当经国会议员三分之二多数通过。
第167条    《宪法修正案》由总统公布,并在法律规定的期限生效,但不得早于公布后三个月。 
第168条    《宪法》修正案被公民投票或国会否决的,在一年内不得针对同一问题提出《宪法》修正草案。
很不错 楼主用心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东国女孩,长期在中国工作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06
  • 浏览: 6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