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堕胎权,真的很不明白一些人的做法

一、我支持堕胎权的逻辑
1 胎儿在某个时间点前当作一块组织是没问题的,因为从受精卵到娩出的婴儿之间必然有这样一个时间点。
我支持体外存活的标准。
2 而且就算硬要说是生命,就伦理逻辑来说,堕胎权和被发现配型合适的人拒绝他人寄生的权利是一致的。
想想看,如果母亲不能拒绝被一团肉公用血液循环系统,未来你就不能拒绝一个和你配型合适不靠你公用血液循环系统就活不下去的人寄生你身上,人工肺我看就很类似了。
也就是说,即使你坚称受精卵也是生命,堕胎权也是符合伦理的,承认堕胎权才能避免未来医学发展后可能出现的某种道德困境。
3 如果拒绝寄生叫杀人,那所有因为真没钱而放弃治疗重病家人的穷人也叫杀人了.

二、如果不支持堕胎权并宣称是因为关心生命,至少行为应该有一致性,或者说至少能让人看到对所有生命的人文关怀
比如说,如果某些人认为堕胎=杀人,那也得同样支持政府大力惩罚强奸等行为,探讨留守儿童和福利院相关话题,还有给养不起孩子的母亲兜底的福利措施——然而我见到的是,许多人在别的问题下面满口easy girls,却不愿正视那些多是无法得到家庭支持的可怜孩子。
去看看关于留守儿童的报道/研究吧,许多村子里女童受到性侵害(广义)的比例是100%;去看看对pua的调查报道,他们的“原则”是选择“三四线城市家条件不好放养”的“十几岁的”女孩子——不是pua有本事欺骗所有女性,而是他们懂得专挑没有家庭支持社会支持的女孩。
如果现状是普遍贫穷,许多偷窃则必然出于吃不饱饭的穷人;如果现状是性教育在“性是羞耻“的”传统“氛围和TG需要以此为借口黄政一起打之下约等于无,警察中的女性比例极低而大批人认可“某些职业不要女性是合理的”(而非划定标准能者为之),高校搞个阴道说这种学术味并不淡的话剧也能被知乎一群所谓年入百万er(然而至少当年知乎er水准比一般论坛算好了)群嘲,一尊讲的是中华民族家庭美德……精神贫乏的女孩子,如何期待她们对抗各种恶毒的欺骗?
——然而,许多人嘴上说的是胎儿权利和洁身自好,我看到的却是他们要把一切责任都归罪于女性的心态,就像喊着高彩礼罪恶是由于女人拜金的人,无视现状是越穷之地彩礼越高,女性嫁人所得彩礼是被用来给兄弟娶媳妇,以致于一部分人家甚至会动用欺骗绑架的手段把家里女儿弄回去嫁人。

如果一个人反堕胎和女性性热烈,那我希望他至少像这篇文章里的牧师一样,“所以当一个基督徒说同性恋是一种罪时,我想他首先应当出于一种怜悯,而不是出于一种把自己撇清的厌恶感。同性恋的确是一种罪,但并不是同性恋者的存在,就显出了异性恋者的义来。”
我希望他们同时真切地关心这些女性的经济条件和其成长的环境,而不是因为身生为男、可以欺骗引诱愚弄成长环境有缺的可怜女孩而不承担责任,就可以把他所称的罪恶归于女性的“残酷”和“淫乱”的轻佻、撇清责任并自以为义。如果一个社会里女孩遭受不幸是普遍现象,那并不是因为她们“本性堕落”,相反的,塑造了这个社会的所有人都有一份责任。

——————

补充:堕胎固然是不好的,但对堕胎权的讨论可没这么简单,简而言之,不论支持或反对好歹也得逻辑自洽。
2
分享 2019-07-11

42 个评论

不光是女人,大陆的社会问题是它根本就不尊重人。
不尊重人作为每一个都平等的个体。
女人,难民,性少数,甚至乡下人,低端人,印度人。。。
三六九等。

hygld 回复 erqww2

是的,还有不少人满口“黑命贵”呢,都有人发文说遇见警察,受过良好教育的黑人都要避嫌怕被额外怀疑了——普遍情况是熔炉,就有人敢高吼狩猎,也是够恶心的。
堕胎有时是因为处于正面的原因,这些是应当允许的。

但应该施加一些限制和惩罚措施,以免滥用,限制和限制的原因有四:
①、维护“对于生命的尊重”,所以【已经发育成胎儿的】,就应当施加严格限制;
②、维护女性生殖能力的健康,堕胎多了会让子宫壁变薄,对身体是一种很深的伤害。
③、泛滥的堕胎会大幅削减社会对【女性生殖能力】的尊重,此能力可是生命存在的根本。
④、减少年龄过早的性爱,从而导致的未成年人性心理的不健康成长,很多堕胎都是此类原因。

以上:应当对堕胎施加限制和惩罚性措施,但不应当完全禁止。

品葱里的有部分人大概是因为压抑的太久了,心理不太健康,甚至有些扭曲。
不是堕胎,是堕胎权
我回复的意思就是【适度放开堕胎权】,或者说【放开堕胎权,同时施加部分限制】。
堕胎权维护的是堕胎的权利,此权利放开有利有弊,不是一句“是否给予”就能彻底解决的。我的回复就是针对【适度放开】和【适度到何种程度】这两种【规则】的思考。

简而言之:堕胎权不是【是否该有】的问题,而是【该有到什么程度】的问题。
恕我不能赞同。对堕胎权的思考也包含在我对人类伦理思考的体系中,部分放开我认为是逻辑不自洽的。你说的更像是 承认堕胎权,但需要特定的实践方式
那我问你,现在有12岁少女怀孕选择堕胎,这是合理的,但是此消息迅速在同年龄段中迅速传播,于是有了男朋友的少女们,在这个年龄无法搞到合法避孕措施的前提下,开始放纵性爱——反正怀孕了再堕掉就是了,甚至出现了才十几岁就失去生育能力的现象(别想着完全监控她们的行为,这是不可能的)————对于此问题,给出你的解决方案,要注意:

①、此年龄段为了避免被家长得知,会难以获得合法的避孕措施;
②、堕胎权,按你的说法对与这些少女们是完全自由的。

基于以上两点,给出你的解决方案。
第二个案例:某女性已经堕胎多此,以至于医生给出证明“再次堕胎就会导致无法生育”,而此女某日与男友/老公争吵,冲动之下又跑去堕胎,那问题来了:如果堕胎就会导致无法生育,可该选择完全是因为“气在心头”的冲动选择,而不是做好了“一生不再生孩子的”绝对理性的考量,按你的说法,堕胎权赋予女性堕胎权利的彻底自由,此时,堕还是不堕?或者再简单点:是维护“自由堕胎权”的权威,还是维护“此女未来的成长”?
“此消息迅速在同年龄段中迅速传播,于是有了男朋友的少女们,在这个年龄无法搞到合法避孕措施的前提下,开始放纵性爱”——逻辑错误。事实上是,堕胎权的合法性不会削弱堕胎的风险和危害的传播,而放纵性爱根本不是特爹的承认堕胎权搞出来的,去看看研究,是教育、性教育、家庭支持……唯独和承认堕胎权没关系。堕胎权不等于鼓励堕胎,不等于认可堕胎无害。
如果只有两个选择,在某村承认堕胎权+完善的性教育和家庭支持等等,以及保持现状+把堕胎作为犯罪入刑,你用哪种?
医生说有心脏病的人不适合看恐怖片,因此此国宣部有心脏病的人看恐怖片非法——这种家长制做法你也能认可?这不是共匪逻辑?“为了你好”所以“非法”?
你好像还活在梦里:现在十几岁小屁孩怀孕堕胎的太多太多了,你去随便一家妇科医院问下就知道了,这是现实,你还活在上个世纪吗???
堕胎权不鼓励堕胎——新的房产制度也不鼓励离婚,所以那些因为继承房产而离婚的与此制度没关系?
第三【在某村承认堕胎权+完善的性教育和家庭支持等等】——要是能做到这点,我也不会分析这么多了,我的分析就是基于一个现实:性教育的完全的,彻底的不成熟,这是现实,不是你的想象。改变这一现实不是一代人的努力就能解决的,因为此事影响的面太大:大众心理,社会福利制度,教育制度三者的完善,随便一样都是赤裸裸的现实。
现实:如果有心脏病在电影院看恐怖片猝死,那电影院还真需要承担法律责任:你既然选择了赚他们的钱,当然要承担:【你的产品对他们的后续影响】——这你也有问题???
注意,说的是【高猝死风险的心脏病人】,而不是一般的心脏病人,法律应当严格。
那你是认为她们堕胎是由于承认堕胎权??泥国对这玩意儿的讨论都还约等于无呢,难道不是因为性教育?所以说性教育不成熟就是现实,你嘴皮子一碰让政府搞堕胎非法可以惩罚就是更可行的不成?
一个正常人好歹会先期待性教育而不是堕胎惩罚。
【为了你好】在部分情况下确实应当列入法律,比如每个公民都有接受教育的义务,违反此义务的父母就是违法——这也有问题???
自由≠一切,
自由之外,还有【爱】。

有太多太多的人心理根本没有到达能够为自己行为负责的成熟度,不考虑到这一点而建立起来的法律是缺乏人性的。我先前说的【十几岁小屁孩怀孕堕胎的例子】就是典型,这是现实!
动动脑子,堕胎权合法与否是政府认定的,和私人公司电影院没有任何可比性ok?
【一个正常人好歹会先期待性教育而不是堕胎惩罚。】——废话!我也期待性教育,现实有吗???
这一代人努力能力成吗???
你活在“心想事成”的梦里吗?

有的话,或者短期内能实现的话,我就不会说这些了,————说了N遍了,你好像完全看不见这句话????
这个假设的情境问题的根本原因不在堕胎,在于1的「此年龄段为了避免被家长得知」

我们要解决的是到底为什么12岁少女怀孕,显然有性教育的缺失,父母跟孩子的沟通缺失,大家性观念从朋友那获得的缺失。
而不是简单的将放纵性爱直接归结于怀上了堕掉就好。难道不能堕胎,少女们就都会守身如玉?

社会风气,父母朋友间,sex positive很重要。学校的性教育也很重要。少女们才会对自己身体有认知和保护。

简而言之,我们不可以以约束后果来解决问题,重要的是探究原因不是吗?
呵呵,所以性教育在你这里就“是现实”,没见你用这里支持堕胎非法的力度讲性教育强制化,倒讲起堕胎非法话了,真叫我恶心。
【堕胎权合法与否是政府认定的,和私人公司电影院没有任何可比性ok?】——废话,当然是两码事,问题是:这个比较是你提出来的,我只是顺着你的比较进一步分析啊!你不提这事做类比,我又怎么可能去比较这两件完全不相干的事??我傻???
【所以性教育在你这里就“是现实”,没见你用这里支持堕胎非法的力度讲性教育强制化,倒讲起堕胎非法话了】————说的好,跟那些十几岁堕胎孩子的父母说去,这还是现实
十二岁小屁孩,犯罪都得被考虑是被教唆,你这里就特爹的是女孩“放纵性爱”了。十二岁小屁孩犯罪,解决方法就算泥国宣传里也是加强教育,这里就是堕胎犯法了,真是呸!
性教育现实的改变这一现实不是一代人的努力就能解决的,因为此事影响的面太大:大众心理,社会福利制度,教育制度三者的完善,随便一样都是赤裸裸的现实。
在这个现实目标达成之前,你就要不负责任的放开【因为该现实未成达成而引发的诸多负面效果】????
事情有个发展:在什么发展阶段就要有什么样的规则,不是死的。
第二个案例就类似林郑说通过逃犯条例是为了你们好啊,孩子们。
生下来一个你怀孕他还跟你大吵的男人的孩子,天晓得最后哪个痛苦。
医生说有心脏病的人不适合看恐怖片,因此【此国】宣部有心脏病的人看恐怖片非法——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提到电影院了?动用公权力定义有心脏病的人看恐怖片非法、观影人自己需要受罚和电影院受罚有个p关系?!
那这个阶段煤改气,清低端这些靠限制后果而不考虑成因的措施你都赞成吗?
【这里就是堕胎犯法了】——在性教育没有发展到成熟之前,限制堕胎就是了缓冲【不成熟的性教育所带来的负面后果的】。
如果性教育成熟了,规则就要改变了,限制堕胎的规则就不需要了
什么发展阶段就有什么样的规则,你不能将第三阶段的规则用在发展的第一阶段上:
完全放开堕胎权就是性教育发展到成熟阶段的规则!
而在之前,需要“非性教育”领域的其它法律来解决因为性教育不成熟而带来的负面后果!!!
逃犯引渡调理如果在健全的民主国家里绝对是合理的,因为中共黑幕太多,所以才导致它的不合理,你搞错了逃犯引渡条例的重点。
所以这里都特爹的是在讲理论上该如何对待堕胎你是眼睛瞎吗?同样是期待,为什么你认为【理想中】合理的是堕胎非法,正常人理想中是【性教育先上来】?而你的一套逻辑居然是十二岁女孩“放纵性爱”?十二岁女孩这特爹还叫被【强奸】好不好?这个例子首先就显出你【甩锅女性的意识】
清理低端人口这个规则完全错误,因为北京的发展需要低端人口,煤改气要看地域了,具体没有数据,不清楚。这两例与堕胎案都不是一回事,加上刚才你提到的逃犯案例,没有一个是一码事的,我都一一分析过了,有逻辑错误,尽情反驳。
我没有搞错重点,重点在于林郑替七百万人作主,说它是好的。就跟你说你要案例二的女生不能堕胎一样是为她好。
【为什么你认为【理想中】合理的是堕胎非法】——放屁!我从来没有说过堕胎非法!我说的是合理的堕胎应当放开,这是合法,而不是非法,但是超出限制的堕胎应当视情况以法律限制——你自己眼瞎看不见我说的话还怪我???
【案例二的女生不能堕胎一样是为她好。】——那好,小孩子不想上学也是【为他好】,按你的意思,这个为他好不应该存在,小孩按自己的意志可以选择不上学,家长不支持就是犯罪——————你以后就这么对待你的孩子???
是你自己不认可我说的“部分放开我认为是逻辑不自洽的。你说的更像是 承认堕胎权,但需要特定的实践方式 ”ok?
当然不是一码事,都是完全不同的事情,但背后的方针很类似,一都是为了达到某种自以为的效果,强行推行某种政策,限制堕胎可以不让少女怀孕。二都替对方「着想」,表示该女性再堕胎,她就不能生了,不能堕,她肯定没想清楚,是冲动。
是公权力不能打着“为他好”的幌子自决ok?
为女性健康考虑,放开,但限制堕胎,这叫【甩锅女性】,那好,为了男性心理考虑,放开,允许有特别心理癖好的男人在公共场合打飞机,你支持不,你要不支持就是【甩锅变态男】,人家在共共场合打飞机——按你的逻辑,是他的权利啊,笑~~~~~
公权力绝不可以和父母/私营企业类比,建议你好歹有点基本常识
如果我的小孩不想上学,难道我不问原因强逼他去?自然是那天不去学校,先沟通搞清楚状况到底什么原因。然后再来解决问题。
话说青年女性难道对堕胎都是这样拎不清,需要我们替她们着想,决定对与错,好与不好?
你特爹的到底长眼睛没有?堕胎权堕胎权,和你堕胎放开到何种程度有个p关系?不过从你把公权力跟父母/私营企业类比,就知道你没基本常识了,你怎么有脸这么搅混水的?
我的天啊,“在什么发展阶段就要有什么样的规则”,这特爹的叫立法实践ok?!你把这些和法理上对堕胎权的讨论混起来也是服气
你长眼睛没有?我说的是你居然有脸拿12岁女生怀孕的例子说其放纵性爱(12岁女生如果怀孕叫强奸、强奸!)的心理反映你心理倾向“甩锅女性”,长点眼睛和脑子吧
Soulking同志我建议你去冷静下,还有好歹长点对女性的同理心。你是怎么好意思用12岁女性怀孕举例来讨论堕胎权的?这个年纪怀孕的话,是个正常人的第一想法就是法制社会家庭环境了,你咋跳到堕胎权,不,甚至仅仅是堕胎限制是否放开的?12岁还是个孩子啊ok?就算不是强奸我看也可以想想堕胎是不是对她来说是合理的,因为她压根没法养。
而这个孩子怀孕会让周围孩子“放纵性爱”??而不是被吓到??就是别人家父母看到也不会想到自家孩子学会放纵性爱、而是质问我们的社会给了孩子们怎样的成长环境吧?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