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当今大陆年轻人“贩卖犬儒”的现象

现在大陆年轻人的网路空间中经常流行转发一些非常“犬儒主义”的文字,这种文字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读起来让人感觉作者非常深刻、成熟,仿佛有一种看穿一切的感觉。

例如:“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居然还相信这句话”,“有时你不努力一下,都不知道什么是绝望”,“不要觉得自己年纪轻轻就到了人生低谷,你还有很大的下降空间”,“丑小鸭为什么会变成白天鹅,因为人家本来就是”,“有些人表面上风风光光,可是你不知道人家背地里也混得风生水起。”

这种文字确实让人读起来不禁赞叹作者真的好深刻,啥都看穿了,如同《韩非子》一样,但仔细想想会发现,其实读这种“犬儒”的文字除了能宣泄一下情绪以外,并不会对人生带来任何积极作用,反而和那些宣传“正能量”的“毒鸡汤”并无实质区别,因为按照作者的意思,这个社会的一切秩序、规律就如同物理定律一下那么稳固、那么无法挑战,那么还存在任何怀疑甚至于挑战社会秩序的可能性吗?

事实上我们这个社会就是正在起飞速变化的,很多事情表面看似非常稳定,但实质上非常不稳定,就像当年林彪被毛泽东在党章中列入接班人的地位,谁能想到短短几年后这位“林副统帅”就一下子成了“叛国者”,死无葬身之地呢?谁又能想到毛泽东看起来要延续千秋万代的“阶级斗争”、“文化大革命”路线,在毛一死就立即遭到了清算,历史这一页就一下子翻过去了呢?

我觉得比起表达这种非常世故、“犬儒”的话,我们更应该表达我们的怀疑、不满。这个社会如此不公平的秩序并不是看起来的那样固若金汤,反而是脆弱的,是可以被质疑甚至于被挑战的。的确,生活在共产党一党专政的严酷时代,大家都是非常痛苦的,但我觉得我们还是需要继承一些孔子的“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那种不放弃理想主义的精神,大家都知道,在孔子生活的年代,他并非什么“圣人”,反而四处碰壁,沦为“丧家之犬”,但孔子一直都为坚持自己的理想而奋斗。在距离春秋时期大约2500年、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我认为要改变现实的可能性肯定是比孔子时期要更有条件,更有希望的。
9
分享 2020-09-07

21 个评论

你能看到的,都是他们想让你看到的,换句话说,这就是洗脑程序的一部分,精神毒品。大部分韭菜是深信这些东西的,他们不见得觉得痛苦哦
比起犬儒,四处贩卖利益至上的唯物主义历史观的废物才该消灭,这群废物无视法律事实胡诌极大误导了支那人
現在中共的儒家文化真的是在污名化孟子和孔子
当今支那的文化问题,并不仅仅是“犬儒主义”的话术,也不仅仅是民粹主义的喧嚣,而是“一言堂”的形成和压迫。

从某种角度来看,所谓的“犬儒主义”是彻头彻尾的“负能量”:例如,有时你不努力一下,都不知道什么是绝望。从语义角度来看,这种不思进取的话术是妥妥的负能量体现。

那么为什么这种话术在当前言论打压日益激烈的情况下,仍然能够得以广泛流传?

最根本的原因,是这种话术充满了对当权者的无奈和妥协。

也就是说,当局所谓的“正能量”不仅仅包含了对于当权者的吹捧,他们也接受对于当权者的认命和跪拜,只要按照这种方式说话,就不会遭受到当局的打压。而当局反感的“负能量”,则仅限于对时局的批评、甚至于思考。

支那文化可以说是早熟的,在两千多年前,诸夏的洪荒年代,各种思潮奔涌,而强调集权的法家最终通过军事手段让整个社会解体重构,但由于太过于违背人性,也就是说法家的思想中,缺乏中间阶层,全天下只有一人一姓可以思考,可以坐享其成,其他所有人都得变成“奋斗逼”才能存活下来。这种暴政必不能长久。

秦二世而亡后,汉代痛定思痛,董仲舒剔除了儒家思想中的民本,更强调了儒家思想中的秩序,利用了儒家中脱胎于封建时代,原本对于社会各阶层丰富的表述和行事内涵,开创了臭名昭著的“新儒家”,并且将儒家思想的解释权直接收归当局。这其实是堪比秦始皇“焚书坑儒”的思想禁锢。从此以后的两千多年,思想的研究就被限定在当权者手中,民间思潮再也不能像春秋战国时期一样广泛影响政局。

支那至此,失去了最后一点“平等”思想,彻底沦为高度内卷的蘑菇人,两千多年的思想始终在原地打转。
打暴習包子 🤬不友善用户
會不會是有人故意引倒,讓人任命,方便既得利益者穩固階級地位,方便永遠割韭菜,讓韭菜以爲是天經地義
希望大家有看到幫我按個贊,新手謝謝大家
歐美這樣子的Facebook Page和IG也很多,一個背景就放一下這樣的金句,還騙得很多like。可能在粉絲眼中跟我們在鍵政是沒啥分別的
我觉得这并非犬儒主义,而是精致利己主义者的矫揉造作,属于心灵鸡汤的范畴。这些人根本不关注政治和社会,只在乎个人的成功与失败,是政治冷漠者,是岁月静好者。
我倒不覺得這有什麼問題,這只不過是大家在自嘲而己。
这不是犬儒主义,这是心灵鸡汤。主要受众是一些受教育程度不太高的岁静。这些人一般都意识到自己能力有限,所以也不太希望这个社会变得太过精英主义,完全按能力来论资排辈。某种程度上说,这些人本身比较现实,不太关注一些道德范畴的东西。他们反而希望共产党能够统治得久一点,各种后台多一些,这样对他们才更有利。
犬儒这个词已经用烂了,定义我先不谈,你大概是想说这种人:"你要民主自由干嘛,又不能当饭吃,我现在过得凑合就行吧,觉得生活一天天变烂,你看美国也烂"。
你如果用民主自由派的思维方式去思考,你就会非常痛苦,你会意识到绝大多数中国人是终其一生不可能觉醒的。但如果你用姨学的角度思考,你就会知道,菜人就是菜人,都是要被张献忠吃掉的。不知道承担政治责任的人迟早要付出代价。为什么民主自由派越来越少,姨学家越来越多,原因大抵在此。
不过我也得提醒姨学走火入魔甚至变成屠支魔怔人的人,屠支就像鸦片。姨学也强调要有德性,想过得好还是要主动培养武德,当张献忠是不可取的。
帖主的观点也适用于小粉红吗?这里好多人都劝说不要和小粉红辩论,因为他们什么都能洗,所以省省力吧。
專制下的社會,犬儒主義盛行是非常正常,這個在各時代已經証明。越極權越多。

專制的目的是把人變成犬儒,而犬儒卻以為只有他們才看透了專制

絕對的權力令人腐敗,絕對的無權也令人腐敗,因為兩者都容易使人相信權力就是一切。

當然我有時覺得說中國人是犬儒主義都有點侮辱了犬儒主義,畢竟以前的犬儒其實大多都曾經努力、曾經思考、曾經積極過,多數是中年人得病,如果年輕人對未來也是這樣,可以肯定的是這個社會絕對已經是病態,甚至無可救藥。
这些字句都是停留在表象的,为什么却没有解释
其实就有点像二次元动漫里面的台词
任何停留在表象的东西都是绚烂的,他们不深刻,他们只是绚烂引人注目而已
这个不是犬儒,这个也不是心灵鸡汤,这个是反对心灵鸡汤的"毒鸡汤".

首先,任何"鸡汤",不管是好鸡汤还是毒鸡汤,都是在以偏盖全,都不是真正完整的现实.

其次,毒鸡汤存在的作用,是提醒相信心灵鸡汤的那些人,两个都不是好东西,两个都只说出了部分现实或者是可能的现实.

真正有用的是心理学,而不是鸡汤.

再多说一句, 当你明白"人生苦难重重"这句话(来自<少有人走的路>),才是你人生真正的开始.不要把什么希望,奋斗挂在嘴边,一个人的能力和这个人能够承受的痛苦成正比.而不是口号喊的响不响
我倒是觉得,这种自暴自弃的态度很现实,对个人有积极作用。得过且过总比相信全民创业然后父母的钱也被骗走要好。

而且这种态度的蔓延,跟夺走奶头乐的加速主义相辅相成,当得过且过遇到剥夺仅有的乐趣,就会更容易滋生不满。反过来说,如果一片积极,觉得努力就有收获,首先这是假象,王侯将相本就有种。其次积极的人更难被加速主义打击策反。
>>犬儒这个词已经用烂了,定义我先不谈,你大概是想说这种人:"你要民主自由干嘛,又不能当饭吃,我现在过得...

这种就是犬儒啊,顺便提一句,我讨厌姨学,我也永远不会用姨学的角度思考。
用负能量解构正能量是正确的事情
但是绝对不是躺在床上刷抖音的理由
>>用负能量解构正能量是正确的事情但是绝对不是躺在床上刷抖音的理由

我同意用“负能量”解构“正能量”,但“负能量”也是有区别的,像这种“犬儒主义”的“负能量”其实语气是站在统治者这边的,暗示出的涵义就是“你休想改变现状,你只能接受”,但有的“负能量”的语气是站在老百姓这边与统治者对抗的,这种我比较支持。
其实读这种“犬儒”的文字除了能宣泄一下情绪以外,并不会对人生带来任何积极作用,反而和那些宣传“正能量”的“毒鸡汤”并无实质区别

首先糾正樓主:毒雞湯和雞湯你搞反了
一般現代用詞是稱那些『滿滿是正能量的人生大道理』為心靈雞湯,所以所謂的毒雞湯就是『雖然一點也不正能量但是聽聽還很有道理』的反雞湯
舉個例子的話,『只要有努力就已經成功了99%』就是雞湯,『只要有努力就有99%的成功,但99%永遠不是100%』就是毒雞湯
樓主說的犬儒主義文字,其中有不少應該只是平時稱之為毒雞湯的東西,當然不會有區別……
歸類一下,『醜小鴨本來就是白天鵝』『表面風光背後也風光』就是屬於這種毒雞湯,而『不努力就不懂絕望』給我的感覺更接近於QQ狀態裡中二病想要耍帥寫的內容(我中二時也做過這檔事,黑歷史了)
個人覺得這個毒雞湯現象沒必要上升到老百姓和統治者的層面,可以用簡單的市場邏輯去理解
因為有毒雞湯的市場,所以有毒雞湯
毒雞湯,如其名,是相對於正面向上的普通雞湯的存在,如果沒有普通雞湯就不會存在
也就是說,因為雞湯太強勢導致物極必反才出現了『反物質版雞湯』也就是毒雞湯
比方說,從小聽人家說『不要看某某人表面風光,人家背後都很刻苦努力!』聽得耳朵生繭的人,聽到『他們背後也很風光』這句話時就會感覺很解氣
真要說有什麼用,能給人什麼改變人生的大影響?兩句話都沒有,只是個爽而已
毒雞湯不是官方喜歡聽到的主旋律,證據就是主旋律還是正雞湯,但因為有強大的正雞湯主旋律才會產生對毒雞湯的需求。歸根究底問題在於有的人極度崇尚正能量雞湯
......也许只是人家真的就过不好,真的就觉得努力什么的没太多意义,所以就这么想了吧?

首先,只要有最基本的逻辑思考都能得出来,人能努力变得特别富有是因为他首先持有变得富有所需的禀赋及助力,也就是做出努力的能力。

这反倒和共产党的统治有关,但不是共产党故意的:确实,共产党这样一种极度依靠关系的体制会加剧这个状况,但不是只有共产党才会导致这个状况。

只要有一定程度的阶级和贫富差距,这样的思潮会非常快速的生长出来。

另外,我想之所以年轻人也开始继以前的中年人之后贩卖犬儒的原因,并不是他们过早的放弃了希望,或者装模作样的炫耀自己智能上的优势,

(毕竟复读几句负能量屁话,哪怕当事人自己应该都知道称不上智慧,他们要是拥有智慧兴许早就过得更好:会用负能量屁话的人可能比谁都知道他们自己智力的极限,至少是基于学历这种可以一种程度上直观层面看出的,似是而非的智力。

它诚然不能代表一个人完全的智能,但很容易让人这么觉得,而这就直接的影响了他们的自我评价。)

而是当代信息传递的发达致使他们得以在亲身经历奋斗的下场前先行看到未来的、让他们不安且厌恶的可能性。

“我也没有多强,比我强那么多、努力那么多的人之后都只能找到屎一样的工作,我何德何能?我将来肯定更惨啊!”

就像这样。这不是岁月静好,这是对未来的不安和厌恶衍生出来的怠惰,哪怕它带着利己主义的色彩,也仍是一种微弱的对公平的渴求。

虽然它,当然肯定,没有什么用,不过它仍然可以算是普通的情绪宣泄,想来还不至于被批判,我们还不能冷酷到去批判人家抱怨的权利,哪怕他们自甘堕落——

我们既不是对方,也没因对方的行为受到伤害,本来就既不理解他们的遭遇又没有动机批评他们。
如果土共宣传的是正能量,那这些玩意就是妥妥的负能量,两者都很极端,都不可取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