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的 “异端” 是如何产生的?

今天陪爹去医院,差点揍人。

医院这地方,应该严格遵守秩序。
何况,中共病毒现在还没彻底解除呢。

患者们应该拿号、排队。
轮到谁、叫到谁,谁才有资格进医生办公室。

我爹是12号。
很遗憾,轮到我们时,我们惊讶地发现只有我们是在老老实实排队。
因为医生办公室挤满了人。

医生正在给我爹问诊,我守在旁边准备递资料。
我背后冒出一小伙子,很不客气地问我:“喂,你多少号?”

你觉得我会是什么心情?

外面大厅,起码有三、四个显示器,清清楚楚地告诉了所有人,现在是第几号患者。
如果这货认真看了,根本不需要跑来问我、更不应该出现在医生办公室。
那么我有什么必须回答它的义务?

但我很淡定地回了句:“那你是多少号?”
潜台词是,你都不告诉我你是多少号,凭什么我就该告诉你?
同时也是在暗示它,你他妈肯定是个没老实排队的货。

没想到这货直接炸毛了,改用恐吓口吻复述了一遍:“我问你你是多少号!”

我便阴阳怪气回复道:“关你什么事?”

于是这货当场骂街。

我连在网上都不骂人,生活中嘴又能脏到哪儿去?
我当然不会与之对骂,只是顺势也提高嗓门:“你说什么!”

医生、我爹,赶紧上来劝,这事便平息了。

我想,它一定觉得我很 “莫名其妙”、“脾气很怪”。
因为在共产主义者眼里,看什么都是 “公有”、都是 “理所应当”。
只要自己张嘴,别人就有义务回答。
哪怕它们自己根本没遵守规矩。

而一贯喜欢慷他人之慨的和事佬,肯定也会觉得我 “脾气古怪”。
因为我就算回复一句,也不会少一块肉。

中国社会,不就是被这种 “大盗与乡愿” 给搞乱的么?
一个是一切都觉得理直气壮的巨婴,一个是喜欢靠批评别人不够 “大度” 来变相衬托自己 “很会处世” 的猥琐之辈。

这事真是我 “脾气不好”?
我做错了什么?
我也没说什么重话吖。
但我也只能把这发在品葱,而不敢发在朋友圈……

在疯子们眼里,我才是 “异端”。
34
分享 2020-09-28

77 个评论

像敏感詞這樣的不合理封禁的規則,大家就自我審查,不敢越雷池一步,更不敢高呼反抗審查;
像醫院要拿號排隊的合理規則,大家就恣意妄爲,今天這老頭情況嚴重要插隊,那天這小孩痛了好多天了比較急……

如果中國人認爲自己就是賤,就是需要被管理,那異端就是醫院,醫院不夠硬氣沒出手管理這幫刁民。
如果中國人認爲新時代需要講文明,那異端就是各類破壞規矩的人。

中國是終極雙標大國,所以誰都是異類啊,別看你今天鬧得歡,小心啊
這是中國的日常,世界的異常
於是中國想把異常變日常
於是世界就把異常變日常
不算异端,这种货在我们家这边也得挨揍
>>不算异端,这种货在我们家这边也得挨揍


我是说,这种货太多,导致我们这样的愿意遵守规则的人,反倒成了中国社会的 “异端”。

不能动手的。
不管我有多占理,只要动手,警察必定和稀泥。
就跟网上三无账号喷你一样,你只要还嘴,这就变成了 “对线”,而不是 “被侵犯”。

我原以为,一贯在 “中共” 问题上处处与我唱反调的父母,会觉得这事应该怪我。
没想到,我爹当场还在安慰我,说我干嘛与这种 “农民” 计较,这种 “农民” 连和我说话的资格都没有;回到家,把这事给我妈讲了一遍,连老太太也一反常态没觉得我做错了任何事。
>>像敏感詞這樣的不合理封禁的規則,大家就自我審查,不敢越雷池一步,更不敢高呼反抗審查;像醫院要拿號排隊...


不守规矩,把除自己以外的所有人都当NPC对待、喜欢占别人便宜的,就是 “大盗”;
喜欢在看到守规则的人被侵犯后,不去指责加害者,反而指责受害者不够 “大度” 的,就是 “乡愿”。

它们不是觉得自己该被管,它们是需要有这样一套 “合法” 的机制,能够被自己当成工具、随时用来约束别人......

所有患者都没守规矩,唯独我守规矩,我就是异端。
乱插队的问我多少号,我还必须回答,我不回答就是 “异端”、就是 “脾气古怪”。

如果我真把这货给揍了,警察必定会说 “你回答人家一下又不吃亏”。

中国,哪有老实人和正人君子的活路。
张献忠社会日常
>>张献忠社会日常


关键是这种自己不守规矩,却总觉得只要自己开口,别人的回复就是 “理所应当”。
这是啥呢?这就是劣币驱逐良币。当所有人不守规矩的时候,你守规矩就会吃亏,你吃了亏还会被人骂傻冒,慢慢地你也会加入他们,遵守这种“潜规则”。所以我们经常看到公共食堂一堆人挤一个窗口,一堆人挤办事窗口,包括看病时一堆人拥进门诊室(看病时一点隐私都没有)

这就是公权力没有介入的结果,这时候如果有一个人戴着红袖章(请允许我打这个比方)来监督,抓到破坏规则的人重罚他,是不是会好多了。市场经济也是如此,如果对破坏规则的人重罚,中国就不会出现这么多假冒伪劣的产品。

所以说中共在该管的的地方从来不管,没有利益的事从来不做,这让民间形成一套套潜规则,让老实的人吃亏,最后还把不文明现象怪到群众自己身上,真是厚颜无耻。
正常人放在不正常的社会自然反成不正常了,毕竟正常的定义永远是相对多数而已
怎麼樣的生活環境就會產生多數怎麼樣的人
在法治守序的社會  惡劣不守規則的人就是異類
在混亂無序的社會  善良規矩的人就是異類
有点奇怪,我到过的国内城市也不少,有时也需要看病,没遇过这样的。自从有电脑叫号就安心等叫号了。
>>我是说,这种货太多,导致我们这样的愿意遵守规则的人,反倒成了中国社会的 “异端”。不能动手的。不管我...


这其实就说明你的父母不能容忍其他人侵犯他们的利益,但是对于中共侵犯其他中国人的利益他们并不反对。
>>正常人放在不正常的社会自然反成不正常了,毕竟正常的定义永远是相对多数而已


其实真若较真字眼的话,“常” 就是 “常”,本来没什么问题。
但有人偏偏喜欢在前面再加一个 “正” 字,变成 “正常”,味就变了。

于是,确凿(zuo4改zao2)、骠骑(ji4改qi2)、说服(shui4改shuo1)、呆板(ai2改dai1)、便秘(bi4改mi4),等等等等。
为了迁就傻屄、文盲、不守规矩的劣币们,良币就只好一次又一次妥协。

世上本来没有路,自私自利不守规矩的混蛋多了,也就有了路。

如果有人当年考试因为这些词而丢分,几十年后却发现自己当年的错现在已经变成了对,不知该是什么心情。

就像我们小学时,国家元首是个大学毕业生;
到我们大学毕业了,国家元首变成了小学生。
>>这其实就说明你的父母不能容忍其他人侵犯他们的利益,但是对于中共侵犯其他中国人的利益他们并不反对。


很正常吖。整个汉民族都一样。
汉族文化本来就不是正统华夏文化之传承,而是楚文化之延伸、是东亚土著文化之复辟。

所以我父母这样的,只介意自己的利益受损害,却并不介意去损害别人。
就像当年的楚国猴子,它们只是反暴秦用 “商君之术” 虐自己,却并不介意自己用一模一样的套路去虐别人。

这个反人类的劣等民族骨子里不会计较真正的 “公平”,而只会计较刀握在谁的手上。

所以曹操绑架徐庶的妈、逼徐庶投降,就是卑鄙、无耻;但是诸葛亮用一模一样的套路坑姜维,就是 “大智慧”。
所以诸葛亮可以道貌岸然地骂王朗是 “粗鄙之语”;但是诸葛亮自己却可以用一堆女人的服饰去恶心司马懿(这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是极度下流的)。
所以金家王室把朝鲜弄得民不聊生,就是 “穷兵黩武”;但是刘备 - 诸葛亮 - 姜维团伙把四川的能量都给透支干了,就叫 “匡扶汉室”。

所以只有汉民族能讲得出 “落后就要挨打”。
它们骨子里并不介意 “落后”,而只介意 “挨打” 的是自己。
它们恰恰还很认同 “落后就应该挨打”。
所以一旦发现比自己更弱的软柿子,一定要变本加厉往死里打。
于是,你才会看到楚国猴子们拍出《战狼》、《红海行动》这种辣人眼的东西——把 “华侨、华商” 换成 “在华传教士”,把 “中东、非洲恐怖分子” 换成 “义和团拳匪”,两个场景明明是一模一样的,为什么有些罪大恶极、变态而又反人类的劣等民族,无论挨打还是打别人,统统都是别人不对、自己有理呢?
>>正常人放在不正常的社会自然反成不正常了,毕竟正常的定义永远是相对多数而已


精神病的临床定义里面就有这个:
DSM-IV requirement: to be classified as a delusion, a belief must be discordant with beliefs
ordinarily accepted by the patient’s culture or subculture.
>>像敏感詞這樣的不合理封禁的規則,大家就自我審查,不敢越雷池一步,更不敢高呼反抗審查;像醫院要拿號排隊...


情況嚴重的確是可以插隊,在哪裡都可以,連機場這種都能給快起飛的人走快速通道呢
歐洲約看病,只說我看XX約到好久以後,說我現在就在痛明天就能排到
但是情況不嚴重的裝嚴重來插隊就純屬素質差

話說我也和樓主媽一樣立場:這種人就是『農民』(無冒犯真正的種地農民之意,但當下語境需要發明一個新詞彙來聚集這種不講道理的人)你完全可以不用和他一般見識。除非你真的很閒否則你甚至不應該和他一般見識,因為就算你們吵架了你贏了,贏了一個農民也一點不光榮,反而可能因為你和一個農民吵架顯得你自己都農民了。如果你保持風度冷冷的回,農民惱羞了又不講道理,只會給你添亂讓你做不完事。他可能有很多時間和你耗,所以除非你真的很閒否則他比你能耗(因為你的時間比他值錢,因為你不是『農民』)
男性很喜歡試探,及通過試探逐步推壓對方底綫謀取利益
碰到這種就就誘導他乳包就好。

路人:你多少好號?

回答:我多少號甘你什麼事,在習主席領導的先進開明社會中,人民群眾都應該有隱私權,並且過的有尊嚴,莫非你想要挑戰習主席?
>>情況嚴重的確是可以插隊,在哪裡都可以,連機場這種都能給快起飛的人走快速通道呢歐洲約看病,只說我看XX...


那么后果就是所有人都认为自己 “情况严重”,正如轮到我们进办公室时看到屋子里挤满人一样。我记得当时还有一老头摘了口罩贴着主治医生之助手的脸说话,小妹妹躲都来不及,连忙劝道 “爷爷,您应该排队”。这个场景循环了好几次,看得我都尴尬了。可想而知人家医生天天、时时看这个,很难有好脾气,必然容易对每个病人都很不耐烦。

如果完全公开给这种行为开绿灯,后果就像所有人都会觉得自己无论拿多少工资都会嫌少一样。在反人类的汉族文化这种本来就喜欢鼓吹 “贵柔” 的文化环境,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是 “弱势群体”。

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出手的,至少能给这货留个教训、教它以后应该守规矩。
我不出手,总有一天会有别人出手。
它爱觉得我 “脾气不好”、“不可理喻” 是它的事。
>>男性很喜歡試探,及通過試探逐步推壓對方底綫謀取利益


是嘛,希特勒先拿三个军团试探——
如果法国反抗,那就赶紧撤回来;
如果法国不反抗,那就顺势推过去,占领整个法国。

这不是 “男性”,这是 “人性”。
生活中,恰恰女人更喜欢这么干、一点一点对你切香肠。

你应了,说得好听点,就是富兰克林效应;说得不好听点,就是跨门槛效应或得寸进尺效应。
>>那么后果就是所有人都认为自己 “情况严重”,正如轮到我们进办公室时看到屋子里挤满人一样。我记得当时还...

所以問題在於有的人愛鑽空子裝得自己很嚴重,不在於嚴重者可以插隊
你是可以出手,但就是說這對你自己沒好處。如果你為了他以後不再犯那是社會責任感,那没什麼不好
>>所以問題在於有的人愛鑽空子裝得自己很嚴重,不在於嚴重者可以插隊你是可以出手,但就是說這對你自己沒好處...


我认为这根本不是事。情况确实严重的,逐个找自己前面一位说情就可以了,这还得看人家愿不愿意。
就跟让座似的:让是人情,不让是本分,没谁有必须让座的 “义务”。
凭什么有些人要把中间环节给省了,不去挨个求排在自己前面的人,而直奔医生办公室?

畜生,本来就活在共产主义状态,看什么都是 “公有”,不需要遵守 “秩序”。
它们眼里只有各种 “需要”,而从来没有对等的 “责任”。
想吃了,看哪样都是 “公有” 的食物;想拉了,看哪里都是 “公有” 的厕所。
有些反人类的 “主义”,就是存心在批量制造畜生。

至于出手的问题,我有的是阴招、损招、毒招。
反正对付支那猪,也不需要讲什么道义。
孟子说得好: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
比如我当年在深圳逛超市,结账时偶尔会碰到那种明明带着中学生模样的小孩子在身边,都还要插队的妇女。如果我听到它们的口音是江西、湖南、湖北的,我必出手修理它们——从超市上取下一盒避孕套,塞到小孩的包里去。
你不是喜欢靠占别人的便宜、省自己的时间么?老子就让你把多的时间都赔进去,还给你的家庭关系制造各种不信任。

我不喜欢唱 “社会责任感” 的高调子。
一切有意识的活物,都是 “自私” 的,我认为 “自私” 是种很崇高的品德——前提是为了自己的私,不能损害到别人的私。
“道德” 的本质,本来就是 “自私” 且 “功利” 的,是放弃眼前唾手可得的眼前小利,去博取将来更长远而稳定的大利。
我们平常所痛恨的 “自私”,是为了自己的私,而完全不管别人死活的巨婴;而我们平常所听到的所谓 “道德”,其实是在鼓吹舍己为人。这两种都是不利于保障所有社会个体之 “私” 的。
我整那些混蛋,不是出于所谓的什么 “社会责任感”,那仅仅只是副产品。
>>我认为这根本不是事。情况确实严重的,逐个找自己前面一位说情就可以了,这还得看人家愿不愿意。就跟让座似...

我同意你對道德的論述,這方面我們有同感
但我不同意剩下的

『緊急情況下可以插隊』還是『不可以插隊』,本來都是一種規則。如果規則是可以插隊,則在你緊急情況下不挨個求人就能直接插隊的同時,你也要忍受自己非緊急情況下被別人插隊,所以同時有了責任(被插隊)和需要(插隊)
這套規則本身並沒有錯,還是這句話,在國外這種規則有很多而且並沒造成什麼問題
那為什麼在國外同樣的規則沒問題,也沒很多人惡意插隊,在中國就有問題?只能解釋是中國的問題
是的,我也認為是共產主義讓人變得有問題
但我是說,規則本身沒錯,甚至很人性化,都是人的問題。按照中國網民的說法,就是『不符合國情』『中國人素質太差不配這種規則』
可之所以中國人素質會差是因為他們素質不差就不能維護自己的權益,因為沒有人會維護他們的權益所以他們只能為了保護自己的權益而變得素質更差(比方說,因為沒有人會阻止插隊的人所以只好排隊排很近)而之所以沒有人維護人的權益是因為共產主義就不覺得人有人權了

至於社會責任感,可能我沒說很清楚
這麼說好了
假設有個人結帳時插隊插你前面,你可以選擇閉嘴,這樣你只是損失了一個人結帳的時間。你也可以選擇阻止,如果他和你吵起來,可能會佔用你更多時間,你還可能被旁人認為是個很沒素質的人,因為你可能會生氣就會大聲
如果你選擇閉嘴,雖然你損失的少,但那個人以後還會繼續插隊。如果你希望讓這個人以後不敢插隊而阻止他,你就是通過犧牲自己的時間來維護了將來可能被插隊的人的權益,我說這就是一種社會責任感
另外,如果你完全不介意這個插隊的人渣,任由他表演缺德,你也頂多損失一個人的時間,他以後可能因為他的缺德而損失一些什麼,可那都和你沒關係。但如果你阻止他並成功地讓他以後不再插隊,他就變得素質好了一點,你就讓世界美好了一點,那也是一種社會責任感

順便問一句,為什麼你那麼討厭江西湖南湖北?其他地區口音的就不介意了嗎?
>>我同意你對道德的論述,這方面我們有同感但我不同意剩下的『緊急情況下可以插隊』還是『不可以插隊』,本來...


你压根就没看我的回复、或至少没看懂。
我明明讲得很清楚,我根本就不反对 “插队” 这种 “规则” 的存在,前提是这套规则能够运转得合理。
我还拿 “让座” 举了例:让座(同意被插队)是人情,不让座(不让被插队)是本分。如果你确实有插队的需要,你应该先经过你前面的人同意,而不是想插就插。别人想不让你,你也不能强行地直接站到前面去,就像公交车上你不可能强行把另一个已经买过票的人从座位上拽起来一样。
否则,如果插队不需要经过别人同意,所有人都会认为自己是需要被照顾的 “弱势群体”,就像人们无论拿多少工资都会嫌少一样。那么这不仅会导致 “插队” 失去作用,甚至会导致 “排队” 都失去作用。

机场专门提供了 “插队” 性质的机制,那是因为机场有对应的应对措施。谁想走快速通道,得出示证件资料、证明自己确实快赶不上趟了。你见过只要自称快误点了,就直接往快速通道钻、并且安检人员还给放行的?何况,飞机的起飞时间是安排好了的,不会因为谁插队就单独为这个人提前起飞,这意味着就算耍了小聪明、成功地插成了队,也没什么卵用。

“规则” 能否顺利运行,看的不是犯规后的惩罚有多重,而是看如何增加犯规成本、降低犯规收益。

日本人不是真不想偷井盖去买钱。但是,井盖设计都很美观,你不见得能忍心下得去手;就算你内心像中华儿女一样冷血无情,以日本井盖严丝合缝的设计,你没特殊工具还不一定撬得开;就算你成功撬松了井盖,那动辄几十斤的铁疙瘩,你不见得搬得动;就算你成功把井盖扛到了废品站,你不仅卖不到钱,反而还得额外支付特殊废品的处理费。
请问,日本人干嘛要吃饱了撑的跑去偷井盖?

同理,如果主治医生压根不搭理插队的人、让其即便成功插成了队也产生不了收益,请问还有谁愿意去插队?
医生本来就有自己的专业水品,谁是因为有病而插队、谁是为了插队而装病,医生难道看不出来?
何况,病得要死的人来这里干什么?不会走急救通道?

我那天之所以发火,除了看不惯跑来问我 “多少号” 那个混蛋,同时也是看不惯医生的工作态度。
那医生连插队的都接收,明显不是因为什么悬壶济世,反而恰恰是因为不负责任、没拿人当人——它是想要流水线式地快速完成问诊任务,同时过手的患者越多、自己的提成也越多。
医院没有相应制度约束医生,那谁先来、谁后到当然就无所谓了,反正医生先给谁看都一样,自己又不吃亏。

至于你说的这种所谓的 “社会责任感”,你觉得我会天真地认为自己能以一己之力改造一个人渣?
何况,我又凭什么要以牺牲自己利益的方式去替中国这种流氓国家除害?
在 “私利” 与 “大义” 之间找平衡点,这笔账该怎么算,还用得着别人来教我么?
我在不损失自己时间与利益的前提下,给乱插队的混蛋一点教训,不好么?
不然我干嘛举我在超市整人的例子?
你以为我混互联网二十多年,从不与人用脏话对喷,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我不是讨厌 “江西、湖南、湖北” 这个行政区划,否则我就真成 “地域歧视” 了。
我讨厌的是 “楚文化”,它数千年来都在朝人类的世界输出瘟疫。
其它口音不是不介意,而是我会偏心地认为这种人还没恶到不可救药、会努力地说服自己忍。
最重要的是,我确实从来没在超市这种地方遇到过其它口音的人插队。

“楚”,隋唐宋以前给华夏制造了多少灾难,就不去统计了,就《道德经》这本害人的妖书就够了;
隋唐宋后,有王安石、蔡京、朱熹、朱厚熜、严嵩、严世蕃、杨嗣昌,等等等等,以及以毛遮洞为首的中共元老。
我凭什么应该对楚国猴子有好感?
>>这是啥呢?这就是劣币驱逐良币。当所有人不守规矩的时候,你守规矩就会吃亏,你吃了亏还会被人骂傻冒,慢慢...


请看我楼上的回复以及我所举的例子。

我认为 “规则” 能否顺利执行,重点不是看犯规被抓后罚得有多重,而是看怎样增加犯规成本、降低因犯规而产生的收益。

我特意用日本人不偷井盖举了例子。

哥们需要研究犯罪心理学。
如果只要犯规,就上最重的惩罚,那是朱元璋思维,等于是在逼着想犯规的人一上来就直接去犯最重的规。
>>你压根就没看我的回复、或至少没看懂。我明明讲得很清楚,我根本就不反对 “插队” 这种 “规则” 的存...

我在英國約過看診,電話預約
說我要看醫生,幫你排到下禮拜,還說得好像前面都排隊排滿了似的
說我真的等不到下禮拜,一句我現在就在痛,馬上就變成明天(還是當天?具體我忘了)
當然我人在鄉下,沒幾個病人也不是看什麼罕病,可能大城市看癌症真的要排到初期變末期吧,但這是我的經歷
只要我電話裡說自己現在在痛就能讓自己的預約提前
那現在問題來了:如果大量中國人知道這點,會不會所有要看診的在英中國人都自稱很痛試圖插隊?
我就是覺得給很痛的人預約排前面這個規則很好,但這規則只適用於素質好的環境
>>我在英國約過看診,電話預約說我要看醫生,幫你排到下禮拜,還說得好像前面都排隊排滿了似的說我真的等不到...


楼上有个哥们说了——“男性很喜歡試探,及通過試探逐步推壓對方底綫謀取利益”。
当然,我的回复也很明确——我认同这种现象的存在,但这事跟是否 “男性” 没关系,而是 “人性”。

所以,这个逻辑放在此处同样成立:我认同你所说的现象,但我不认为这事跟哪国国籍有关。
我相信英国本地也会有想靠装病而插队的混蛋。
这种混蛋并不需要非得知道有 “合理插队” 的规则,才会试图去钻这种规则的空子。即便当前环境没有 “合理插队” 的规则,混蛋们仍然会靠着各种试探、开创出能对自己有利的 “规则”。

那为什么你就没能感受到英国乱插队现象很严重?
或许这就是我前面描述的原因:犯规成本过高、犯规带来的收益过低。

即便是中国人去到英国,也得入乡随俗,不可能还像在粪坑那样嚣张。
当然,前提是中国人得是少数。否则后果就会跟香港一样,每天150的单程名额,蝗虫似的扎堆往香港钻,没几年就把香港搞得面目全非。相信再要不了多久,香港也会变得和东北一个德性。满洲曾经可是全亚洲最繁荣的吖,结果江西、湖南、湖北猴子一去,你看看现在的东北是什么状态......

还是晏子几千年前骂楚国猴子时所讲的那个道理:南橘北枳。
只不过,植物的生存得靠土地作为载体,而文化的载体则是一个个的个体。
所以,中国的混蛋去到英国能够守规矩、或不得不守规矩,不是英国这片土地多有仙气,而是人家的文化、制度先进;洋人里素质中等的来到中国(高素质的不见得愿意来这种地方),也得跟着中国人学习乱穿马路、乱插队、公厕拉完不冲等等等等,这同样也不是因为中国这片土地真有什么问题,而是它的文化、制度过于反人类。

所以,我很讨厌你说的 “中国人没素质是为了争取权利” 这种荒谬结论。
没进化好就是没进化好,它们不会区分什么权利该争取、什么权利不该争取。
何况,剥夺它们权利的是中共,可你见过几个 “没素质的人” 是在直接找中共讨要权利?反正我只见过它们在压榨同样被剥夺了权利的人。
就像唐僧,屁本事没有,唯一能欺负的只有一个人,于是就要反反复复、超限度地在这个倒霉鬼身上滥用 “权力”,且丝毫不管人家多次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这种人敢把自己念紧箍咒时的一半狠劲,用在想要吃自己的妖怪身上么?
好好學習日本人教育方式
那個支人夠膽插隊直接砍死
砍個十年大約低劣人口都死光了
>>楼上有个哥们说了——“男性很喜歡試探,及通過試探逐步推壓對方底綫謀取利益”。当然,我的回复也很明确—...


的確和國籍無關,這是一個在互相侵犯的世界長大的人和一個在互相尊重的世界長大的人的區別

我是說一個沒人保證權益的人會變得窮凶,以保護自己的權益,這裡我不是說爭取自己現在沒有的權益而是說保護自己現有的權益
通過觀察歐洲歷史,可以發現隨著法律的健全人的性格也整體越來越溫和,從古代一言不合就決鬥到現在吵了半天頂多提告,這是因為有外力保護自己而不用自己出手了
就和貴族貓不用練習打架是一個意思,沒有使用野蠻技術的需求了
我之前說的可能你都沒聽懂。我說共匪不認可也自然不會去保護人的權益,這就造成了一個沒有外力保護你的權益的環境,所以所有人只能靠自己保護自己,也就是「決鬥的時代」而非「提告的時代」
這樣的環境裡使用「提告時代」的規則就會被來自「決鬥時代」的野蠻人盡情侵犯利用
>>的確和國籍無關,這是一個在互相侵犯的世界長大的人和一個在互相尊重的世界長大的人的區別我是說一個沒人保...


量子力学研究了这么多年,仍然还是基本处于起步阶段。甚至还有人提出应该否定量子力学、回归经典力学呢。

在 “无人权”、“互相侵犯” 的世界长大,并不必然导致 “没素质”。
否则怎么解释我们能跑来品葱这种地方吐槽?

我们都是在 “无人权”、“互相侵犯” 的世界长大的,但我们更能明白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在看到互害现象后,会本能地产生反感、想要改变这种现象,而不是加入。

所以你认为我究竟是没看懂你的结论、还是没同意你的结论?

有小流氓去银行办事窗口无理取闹,骂骂咧咧半个多小时,吓得人家小妹妹赶紧报警,结果警察认为小流氓的行为不构成寻衅滋事,批评了两句就给放了……
因为被恐吓、被耽误工作的不是警察自己嘛,当然可以慷他人之慨。

中共不是空降过来祸害华夏的组织,而是一个由 “汉族文化” 熏陶出来的本土货、套了个洋壳。这样的文化容易造成人们对 “权力” 处于既节约、又浪费的叠加态——当应该用权力去保护别人时,大家会节约这种权力,反正自己又不吃亏;当应该用权力去替自己争取权利时,人人都是飞起来吃人的疯狗……
>>量子力学研究了这么多年,仍然还是基本处于起步阶段。甚至还有人提出应该否定量子力学、回归经典力学呢。在...

品蔥人也有不少沒素質的啊?沒素質和沒大腦還是有區別的,來品蔥只說明他很可能有大腦有思考而已
話說原來馬克思是漢族人啊,蘇聯朝鮮柬埔寨都是被漢族文化燻陶的啊?
既然天下共匪都一樣,那為什麼中共就是漢文化本土產物
>>品蔥人也有不少沒素質的啊?沒素質和沒大腦還是有區別的,來品蔥只說明他很可能有大腦有思考而已話說原來馬...


可能是我的表述与你的理解之间至少有一个有问题,才引起了你的误解吧。
我提到那个明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之道理的 “我们”,显然不是在指一切具有品葱账号的网民。

在这里,由于无缘无故跑来先杠我、再喷我,而被封掉账号的,不是没有。

广义地理解,马克思还真就是 “汉族人”。
正如你自己在前文也提到过 “农民” 不是指一切以务农为生的人,而是泛指那些没教养、不讲理的中国猪。
所以我不理解为什么偏偏到了这个问题上,你会选择性拿血统问题来较真马克思、苏联、朝鲜、柬埔寨是否属于 “汉”。

“农民” 是你了解的、你认可的概念,所以你知道这个词不是在侮辱一切以务农为生的人;
“汉文化” 是我提出的概念,所以你就要以卡尔马克思这类神棍的存在来杠我一把。

反正我能做到越讨厌中国、越要尽量避免自己的言行与之有交集。
不知道你是否能做到三省吾身。

人类的脑子构造都是一样的,同样的想法,你能想得出,别人也能想得出,最多只是给这种想法命名不一样。
比如我老爱举例:王安石、蔡京就是凯恩斯主义者,但一千多年前的宋朝人显然不知道 “凯恩斯” 是什么东西。
再比如心理学上的 “富兰克林效应”、“跨门槛效应”、“得寸进尺” 效应,指的都是一回事,只是名字不一样。
所以,我不认为 “卡尔马克思” 这个害人的智障、神棍、残废、精神病开创了什么。
中国的老庄,虽然看起来与卡尔马克思主张相反,但双方的目的、与必定导致的后果,却是一样的。

《道德经》的作者,这条杀千刀的楚国猴子,才是汉民族真正的教主。
有它在,你一点也不要奇怪为什么这里会扎堆地冒出各种商鞅韩非式的极右法西斯、与墨翟这种脑子有泡的极左射秽主义者。
正如卡尔马克思、尼采也制造出了一大堆希特勒、屎大淋一样。

你现在明白我的签名 “老庄不死,马列不止” 是什么意思了么?

汉族文化,不是高贵而伟大的正统华夏文化之传承,而是反人类的楚文化之延伸、是东亚土著文化之复辟。
它不是什么儒家文化、恰恰从来就容不下真正的儒家。
也不完全是什么 “儒表法里” 文化,而是害人的 “伪道家” 文化。

秦汉以后的所有中国政治,跟 “中共” 有什么区别?
“皇帝” 们难道都是 “卡尔马克思” 教出来的?

中国人,用得着一个脑子有问题的犹太神棍祸害?
老庄,几千年前早就把这里给祸害透了。
中共,无非只是把中国人已经执行了几千年的意识形态,换成了 “共产主义” 这么个听上去仿佛很新鲜的名字而已。
>>可能是我的表述与你的理解之间至少有一个有问题,才引起了你的误解吧。我提到那个明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之道...

你只要說到馬克思是廣義的漢族人這句話我大概就知道你想說什麼了
確認一下我這次有沒有理解正確:你是想把一切這種不把人當人的都稱為漢文化?
如果這樣說的話,全世界的共匪的確都是漢人

不過這句話我要幫皇帝們正名:皇帝裡也有比較好的和比較糟糕的,雖然每個皇帝都多少有點文字獄也都不當百姓是人,但至少不是每個皇帝都會解開褲帶看戲或者強搶他國領海的
>>你只要說到馬克思是廣義的漢族人這句話我大概就知道你想說什麼了確認一下我這次有沒有理解正確:你是想把一...


那我前面提到我爹骂别人是 “农民” 的事时,也并没解释清楚这是否在歧视职业,为什么就不会引起误会呢?

是。但这话只能私下说、只能用来讽刺。
如果连这也较真、把这当成正式概念,等于是帮了共产党。它们完全有理由把所有人全整合起来,那么世界上就又会出现一个比苏联还大的怪物。毕竟我说过它们都是 “汉族” 嘛,所以既然都是 “汉族”,当然就应该合并成一个国家。

我是在拿中共与古代政治对比,而不是在对比具体的个体差异。
显然,我提到的 “皇帝” 指的是皇权制度,而不是指的某个担任皇帝这一角色的活人。
我更没说过所有皇帝人品上都是渣滓。
比如宋仁宗、萌仁宗就是好人。
既然我并没有否定一切具体的 “皇帝”,那么又何需替皇帝们正名呢?
>>那我前面提到我爹骂别人是 “农民” 的事时,也并没解释清楚这是否在歧视职业,为什么就不会引起误会呢?...

因為我父母剛好也是會用農民形容這種人的類型,我就看得懂而已啦w
沒深刻意思
所以说在墙国国内,光头纹身黑衣金链的造型还是很实用的。

至少在社会上行走时,你会发现身边人的素质都猛涨一大截。
>>因為我父母剛好也是會用農民形容這種人的類型,我就看得懂而已啦w沒深刻意思


如果中国人的 “没素质” 真是出于你以为的 “没人权”,那麻烦你给解释下为什么我去公厕,会看到很多男人撒尿不撒在小便池,而偏要尿在大便池,并且尿得一圈都是、让后来人没法下脚,也不处理?
正如在支乎、品葱,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把讨论内容强行写成一条回答,并且一张嘴就是各种阴阳怪气?

因为大便池有隔间嘛,而小便池没有。它们害怕被别人看到自己有多么短小无力。
因为回答区是开放的,而讨论区相对没那么多人愿意点开。强行把讨论内容写成一条回答,可以向更多人展示自己 “很有思想”、展示自己有胡喷的 “权利” 甚至 “权力”。
>>如果中国人的 “没素质” 真是出于你以为的 “没人权”,那麻烦你给解释下为什么我去公厕,会看到很多男...

遺憾的是作為一個虛無,我無法理解短小的自卑。為什麼短小就要怕被看到?不短小就不怕了嗎?

至於討論內容寫成一句回答,我喜歡自己這麼做也喜歡別人這麼做,是因為分開討論會壓迫被回復的人的提醒欄。像品蔥的提醒欄,不點開的話就最多只顯示5條,而且如果我回復你兩次,你就要點開兩條通往同一個貼文的鏈接(或者點已讀)比較麻煩
>>遺憾的是作為一個虛無,我無法理解短小的自卑。為什麼短小就要怕被看到?不短小就不怕了嗎?至於討論內容寫...


意思就是,当你认为别人插队侵犯了你的权利,那么插队的就是 “农民”;
但是当自己把讨论内容强行写成一条回答、把尿撒在大便池一圈都是,就可以怎么方便怎么来?
>>意思就是,当你认为别人插队侵犯了你的权利,那么插队的就是 “农民”;但是当自己把讨论内容强行写成一条...


如我前文所述
首先,我不在大便池小便,我沒有大便池,我有馬桶
其次,我認為把內容整合成一條回答是可以避免壓迫對方提醒欄的與人方便的做法
最後,我這篇回文完全是在重複上一篇的內容,說得白又強硬了而已
>>如我前文所述首先,我不在大便池小便,我沒有大便池,我有馬桶其次,我認為把內容整合成一條回答是可以避免...


欧美人普遍蹲不下去,所以惯用马桶,你可能只是沿用了这个习惯。
但是,我从头到尾一直说的是公厕,没说过是自己家。谁家厕所还给区分大、小便池的?
何况,即便是中国的公厕,也照样有设置了马桶的,照样有人不把尿撒在小便池、而偏要把马桶一圈全给尿上,或者大便的时候把马桶上给你踩一圈脚印。这种事我同样遇见过。
你不去用公厕,所以你就觉得那些在公厕里乱拉、乱吐、乱踩的 “关我屁事”?
你就能保证自己一辈子不会用到公厕?

你说的是网站机制;我说的是把讨论内容写成回答、等同于把尿撒在大便池,所以我才会把两者放到一起谈。我们计较的压根就不是一回事。
我的心态是维护秩序;你的心态是怎样让自己方便、且让自己的方便变得更加 “合理”。

正如上面提到的 “农民” 与 “汉族” 一样。
只有你自己感同身受的,你才会拥护;而你觉得与自己无关的,你就会反对。

我的回复,只是想反驳你 “中国人没素质是为了争取被剥夺了的权利” 这套荒谬结论。
在正常國家病情是隱私吧
絕對不會讓沒到號的其他人進入看診室
所以我在某人民醫院,輪到我的時候發現看診室裡面擠滿人之時
驚訝得下巴都快掉下來
心想這果然是「發展中國家」
>>欧美人普遍蹲不下去,所以惯用马桶,你可能只是沿用了这个习惯。但是,我从头到尾一直说的是公厕,没说过是...


我是女生
>>不我是女生


失礼了。
我一直以为你是男的。
>>在正常國家病情是隱私吧絕對不會讓沒到號的其他人進入看診室所以我在某人民醫院,輪到我的時候發現看診室裡...


楼上还有人说自己去过不少墙内城市、也去医院看过病,但从未碰到过这种现象呢。

我认为至少在这个节骨眼上,病情隐私是次要的,而瘟疫的隐患是主要的。
毕竟病情隐私不要命,但万一被传染了什么是会死人的。
我亲眼见到一个插队老头,摘了口罩,反复贴着主治医生之助手的脸说话,吓得人家小妹妹连连躲闪。

医生也混蛋,压根没把人当人。
明明对那些插队的流氓,就不该搭理,可是医生觉得反正先给谁看都一样,赶紧把任务糊弄完呗。
而且看得越多、自己的提成就越多。
所以谁是老实排队的,谁是插队的,医生又无所谓。
>>失礼了。我一直以为你是男的。


沒事,不過要是你還是態度那麼糟糕我真的會生氣
>>沒事,不過要是你還是態度那麼糟糕我真的會生氣


我是复读机式的人格。别人怎么对我,我就什么态度。
我从不会无缘无故对外界充满攻击性。
我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何况我也没说过什么过分的话,我给你指出的问题,是你自己字里行间暴露出来的,你应该引起重视。
>>我是复读机式的人格。别人怎么对我,我就什么态度。我从不会无缘无故对外界充满攻击性。我不惹事,但也不怕...

我不覺得自己說得有攻擊性
你假設我是男生有些無禮但不是不能理解
你無視我幾次三番的暗示就是你的問題了
你可能比較分不清自己的推測和已知的事實,這讓我不得不把話說得儘量直(作為副作用,可能會比較無禮)
之前說整合在一個回答裡與否也是
我說過我認為這是一種與人方便,我本人不喜歡別人一段話拆三段回來壓迫我的提醒欄,於是我也不會這麼對別人
你或許不喜歡這種方式,你可能覺得分開比較清晰,沒問題。但我這麼做是因為我設身處地為對方想過以後「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行為,而你連想一下「對方可能不會進男廁」都沒有

最後
秩序是為了保證全體每個個體的權利效率最大化而存在的
如果不會給任何人帶來便利那寧可不要
比方說好了,分開太多回答,一段話拆三段回,我認為這既壓迫被回方的提醒欄又不便路過的讀者閱讀
如果你認為長文讓人跟不上難以閱讀而不便那也是一個說法,儘管我不同意(因為閱讀長文是有基本國文基礎的人都應該會的)但維護秩序不是,至少不是在這個情況下
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变成粪坑,重复几千年!
>>我不覺得自己說得有攻擊性你假設我是男生有些無禮但不是不能理解你無視我幾次三番的暗示就是你的問題了你可...


我没说过你有攻击性。
默认你是男性,所以说话很不客气,但没有无理。而如果我知道你是女的,我压根就不会去同你慢慢较真逻辑问题,正如我不会蠢到在医院与那个插队的家伙论理一样。

我正纳闷一个男人怎么会双标到这种程度呢,我还尽量开导自己 “反正中国男人的思维跟女人也没什么两样”。
只许自己骂 “农民”,但是看到别人提出 “汉” 就要搬出马克思之流来杠一把。

我讲得很清楚:我只是想反驳你那个 “中国人没素质是因为没人权” 的结论而已。
没进化好就是没进化好,你给它们全部人权、甚至特权,它们照样没素质。

所以我才会举 “把小便撒在大便池” 的例子,以及顺带用等价的例子吐槽了有些人喜欢把讨论内容写成回答。

如果你看不懂我讲这个例子是想表达什么,你可以不接茬。但不可以无视我的主题,还偏要把我带进你的框架、偏要莫名其妙地去扯什么提示栏的问题。

什么叫没进化好呢?
比如看到插队,就可以骂对方是农民、侃侃而谈 “素质”,因为自己也曾被插队问题伤害过、且将来仍然可能被伤害,所以一定要大义凛然把这些 “农民” 给批倒批臭;
但是把小便撒在大便池周围一圈,就无所谓了,因为自己用的是马桶,别人的死活跟自己无关;把讨论内容强行写成一条偏离主题的回答,不但不反对,还希望大家都这么做,因为自己就是这么做的吖、本来就没讲规则,所以就应该让 “规则” 来顺从自己。

要不我怎么不愿跟女人讲理呢。
>>我没说过你有攻击性。默认你是男性,所以说话很不客气,但没有无理。而如果我知道你是女的,我压根就不会去...

你自己舉了一個不是常識的例子還好意思怪我不懂?還性別歧視?我邏輯比你好不謝
漢和農民這個問題我之前給你回答過了你有沒有看?我說過因為我父母也是會如此遷詞的,所以我剛好聽得懂你說的農民的意思不是真的農民。我沒見過有把漢延伸到血統之外的用法所以聽不懂,僅此而已。你自己硬要把漢語當成Assembly用還怪我?!
沒錯,我就是要玩你可能看不懂的梗
而且我跟你說了沒深刻意思,也說了「要是你是延伸到一切類似現象的話」「你說就像農民不是真農民我就懂了」類似的話,搞不懂你怎麼想到雙標的
到底誰在偏離主題?
你自己去爬文,有前文為證,你自己沒在聽人說話竟然還怪我沒邏輯?
>>你自己舉了一個不是常識的例子還好意思怪我不懂?還性別歧視?我邏輯比你好不謝漢和農民這個問題我之前給你...


嗯,“常” 应该以你的认知能力为标准,你理解不了的都叫超纲。
就像给习胖子写稿子,只能尽量用小学水平的文字。
如果出现 “岿(音 kui)” 这种情况,都应该怪写稿子的人没有以习胖子的水平为 “常识” 的标准。

我看出你逻辑比我好了,而且我看出了全世界就你的逻辑最好。

没错,我就是要歧视中国女人。
>>嗯,“常” 应该以你的认知能力为标准,你理解不了的都叫超纲。就像给习胖子写稿子,只能尽量用小学水平的...


不僅僅是我理解不了,你去查任何一本辭典還是百科,裡面都不會提到漢這個詞的這種用途
還有不要逃避話題,我說我早就告訴過你我是『因為身邊有人使用農民這種說法才正好聽得懂農民』你到底是聽到了沒有聽懂了沒有?聽到了就應一聲好嗎?不要等一下又弄得好像我沒告訴你一樣哦?

話說歧視也能堂堂正正承認自己歧視,可見你不是邏輯和道德有問題,你就是懶
當然我也不指望一個連基本禮貌都做不好的人怎麼樣。在網絡上搞錯對方性別是常有的事,但一而再再而三地錯而且對暗示完全無感的叫什麼來著?
既然不直接說出來叫陰陽怪氣,那就讓我大發慈悲的告訴你吧:第一次錯誤叫無知,第二次同樣的錯誤那叫愚蠢
事到如今那我也挑明了說吧
早在你剛開始的第二第三篇左右回文時我就忍著你那不得體的用詞,也忍著沒說你那不道德的所謂出手方法了,但考慮到樓主來這裡也是現實中感覺自己是異端而沒人理解只能來品蔥這種地方發洩,異端感這種事品蔥的大多數人恐怕都有,包括我自己也不是從沒有過,於是我也就忍著沒說了。可我忍著沒說不是說我沒意見了,真要說的話你那種所謂出手行為不符合世界上大多數地方的道德和法律標準,而且損人不利己。插隊的人損人是損人了,但至少利己了。而你這種暗算既然連利己都做不到,那是連插隊都不如。如果損人利己是自私,那損人不利己就是瘋狂
不要和我說什麼對支人用這種方法剛好,在支性大對抗裡比贏了另一個支人是那麼值得祝賀的事嗎?
我說社會責任感,你說不是,我忍著沒嗆你是給你台階下,因為我看你有異端感可能情緒不好需要在品蔥倒垃圾,你倒拎不清當我在陰陽怪氣哦?
>>不僅僅是我理解不了,你去查任何一本辭典還是百科,裡面都不會提到漢這個詞的這種用途還有不要逃避話題,我...


那天底下有任何一本词典里的 “农民” 会是你想要的那种功能么?
我没有逃避,恰恰一直在耐着性子陪你。
不能因为我不进你的话术圈套、不肯去围着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女人转,我就是 “逃避” 吧?

我也跟你挑明了说:我老早就看穿了你身上的双标属性。
你那张嘴长在身上,只是用来数落别人的,却总能选择性无视自己身上一模一样的毛病。
这跟 “中国人” 有毛个区别。
我记得我前面有某一段文字,已经很含蓄地提到这个了。

你自己看不懂,还在这没完没了地抬杠,那我就歧视你了,咋的?

我最烦看到 “反共” 阵营里出现那种身份上不见得是共产党、但属性上与共产党一模一样的。
这种人即便嘴上号称 “反共”,也绝不会计较公平问题。
这种人只会计较刀握在谁手上。

说穿了,还是那个 “落后就要挨打” 的逻辑——
这种人计较的不是 “落后(不被中共当人)”,而只计较当前 “挨打” 的是自己而已。
这种人恰恰比任何人都认同 “落后就应该挨打”。
所以只要有机会,一定会变本加厉打别人。
>>那天底下有任何一本词典里的 “农民” 会是你想要的那种功能么?我没有逃避,恰恰一直在耐着性子陪你。不...


不會,而且這也不是『我想要的功能』
我再三強調,我是『身邊有人』使用,才『剛好』知道這個用法而已。我自己本來不會這麼用詞,只是既然你父母也會用這種我見過的用法就順著你來而已
看不懂的人是誰呢(聳肩)
我數落你?你自己重新爬文看看,是誰的態度先開始數落別人的?
你跟不上別人的邏輯,沒問題,但你看所有的看不懂的邏輯難道都是話術圈套嗎?
如我前述,我說話已經盡量地直了,全都是字面意思上的了。我說『身邊有人』『剛好』,這就是文面上的『身邊有人』和『剛好』,那個身邊的人不是我,這個『剛好』也不是某種用來掩飾『一直』的用語

我一般不喜歡挑起筆戰,但如果有,大多數情況下我會奉陪
不過如果你是情緒無從發洩,那沒事找茬不是一個好方法
你說我抬摃?我還沒給你開始抬摃呢,我還沒和你撕破臉呢,要來嗎?
『變本加厲打別人』?你自己關節炎痛到了,還怪我打你?
我直到剛才的那篇回文之前可都一直在忍耐,沒有敵意也盡量做到沒有攻擊性。儘管鑑於你似乎不喜歡太委婉的說法就選擇了比較直接的說法,可我還是都有打預防針說明這些直接造成的無禮感都是試圖交流的副作用的
『不會計較公平問題』?從一開始這個話題就是一個公平問題啊
從一開始我就在說了,不論是『允許緊急情況插隊』還是『不允許任何插隊』,在沒有人鑽空子的情況下都是公平的,所以錯在人不在規則,我也有認真給你分析過這如何是公平的。可是是誰在不聽,是誰在堅持緊急情況插隊是不好的不公平的我就不爽被插隊,是誰在把『論插隊等各種素質問題』話題岔開到『論農民和漢的雙標問題』的?是誰在開話術圈套?
『和中國人的區別』?
如果要誣陷插隊的人順手牽羊才叫『和中國人有區別』,那我是中國人我自豪
如果你自認為自己也和中國人沒區別,那你怎麼不看看你自己的毛病呢?
我身上的毛病當然有,我太溫和了,我早該和你撕破臉嗆你一頓的

既然你也告訴我你最煩的人,那我告訴你我最煩的人好了
我最煩說話不好好說的人,包括但不限於兒化音、咱們、wanna,還有咋。大多數情況下我會忍,但我的確煩這種說話方式
>>不會,而且這也不是『我想要的功能』我再三強調,我是『身邊有人』使用,才『剛好』知道這個用法而已。我自...


是嘛,所以我才一直讽刺:只有自己感同身受的、了解的,才是对的;而自己没接触过的、也听不懂的,第一反应不是沟通,而是抬杠甚至攻击。
在这种没进化好的双标巨婴看来,世界就应该围着自己转。

以至于,一边强调自己 “不会这么用词”、还把责任推脱给自己 “身边的人”,但由于这些人不见得是 “外人”,于是另一边又会拼命地帮帮找其中的合理性、拼命帮着圆,然后精神分裂地说出 “但當下語境需要發明一個新詞彙來聚集這種不講道理的人”。

这不就是既当又立的那个啥么。

“我一般不喜歡挑起筆戰,但如果有,大多數情況下我會奉陪” 这种话还是少说。
这不是在申明态度,而是在推脱责任。
你若是真不喜欢挑起笔战,你就不会在这儿没完没了抬杠了。

我还是那句话:你这种人的嘴巴只是长来说别人的,而总能选择性宽容自己身上一模一样的问题。
所以医院那个乱插队、还敢张嘴来问我多少号的,你就认同这是 “农民”,还好为人师地跑来教我 “不要浪费时间去搭理农民”,因为农民就是存心想要胡搅蛮缠、耽误别人时间的;
但是如果你没完没了在这儿抬杠、没完没了输出 “中国人没素质是因为没人权” 这种弱智结论、还自以为自己 “很有想法”,我看不起这结论、不想搭理你,你就要 “奉陪到底”,仿佛现在我就浪费得起这时间似的。

所以,当别人身上出事时,你要么指责别人不够 “大度”、要么指责别人是 “农民”,反正都是评价 “别人” 嘛;
但是当自己挑起了与别人的冲突,你瞬间就会忘记自己给别人的评价,并表示 “奉陪到底”。

“农民” 与守规则的人起冲突,容易害守规则的人浪费时间;另外一些笨蛋与别人挑起网络冲突,最轻也能把抬杠变成对线、害帖子被转区。

你的不满不是从一开始忍到现在,而是从我表示你的 “中国人没素质是因为没人权” 这种结论很幼稚开始的。
我不愿自己的脑子被你拉低到你的水平,你就会觉得自卑,然后就想攻击。
你就还没脱离巨婴状态。

皇权思维、农民思维、女人思维、巨婴思维、小人思维,都是一回事,都是法家思维、法西斯思维,都是没进化好的动物思维。
同样的事,自己做得,别人做不得。
只许自己肆意评价别人,但绝不允许别人指出自己身上的也存在同样的情况。

毛遮洞,就是最典型的。
所以蒋介石日记才评价毛遮洞是 “绵里藏针,阴阳怪气”。
>>是嘛,所以我才一直讽刺:只有自己感同身受的、了解的,才是对的;而自己没接触过的、也听不懂的,第一反应...

我的第一反應是溝通啊,還是這句話,爬文爬文爬文
了解不了解接觸不接觸,從一開始就不成問題。我是女性我不懂你男廁裡的事情,你以為我是男性和我說男廁裡的事情,這我覺得都沒問題
但我一而再再而三地跟你暗示你卻依舊固執地認為全品蔥都是男性似的,甚至不惜假設我是習慣歐美人也不願想到人類有半數是女性這一點,這才是問題(並且,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訴你我有在暗示,你卻一而再再而三的認為我是在攻擊你舉男廁例子這麼一回事,這也說明了你根本沒在看)
所以我剛才要跟你確認,你還沒回應呢:你到底是有看沒有,你到底是有看懂沒有?如果有沒看的,就請先看,看不懂的,就說。你連我的意思都未必了解,怎麼可能能達成溝通?不管我說什麼,你覺得都會像抬摃,因為你根本沒在聽
我反復強調,我本人不會說別人是農民,但你沒在聽
我從沒說過大度這個詞,我也說了不要妄想一些我沒說過的話來當成我說過的,但你沒在聽
就連我跟你說我還沒真的開始抬摃,你都沒在聽
你的確是复讀機,你只是在复讀你之前的想法,我對你說什麼你似乎都拒絕聽。但就算這樣你還是要复讀,我回一篇你复讀一遍,到底是誰在抬摃
我是動物思維?我當然是,就算你的自我認同是植物也不代表你真是植物人了。當然你要是又要重新發明一個單字,說動物不是指真的動物思維也不是指真的思維,那是你的事
語言是一個交流用的協議,你擅自推出你自己的語言是你的事,但其他人只會按照已經決定的既有協議去打開之
>>我的第一反應是溝通啊,還是這句話,爬文爬文爬文了解不了解接觸不接觸,從一開始就不成問題。我是女性我不...


当然是 “沟通” 啦,比如搬出卡尔马克思这个杀千刀的神棍、搬出一堆共产国家,来试图证明它们不是 “汉族”。
若是换个人这么干,我还能理解;但是对你这种人,我绝不原谅,因为你明明夸夸其谈过所谓的 “农民论”,这样的人就不应该误解 “汉族”。
所以我就有必要测试一下你是否是个宽以待己严以待人,无嘴说自己有嘴说别人的双标巨婴。

果然,只许你评价别人,不许别人评价你。
别人不许侮辱你的 “思想成就”,但是你可以肆意去杠别人的结论。

我当场以道理和逻辑驳倒你的 “中国人没素质是因为没人权” 论,就是不给你面子,就是不给你留脸,你就有权利怀恨在心。
你拿卡尔马克思、以及共产国家来否定 “汉”,你可以美其名曰 “沟通”;我拿 “把小便撒在大便池一圈” 类比 “把讨论内容写成回答”,你连听都听不懂,居然有脸强行接茬、还试图论证这种行为很合理,你可以美其名曰 “沟通”;我抛出 “把讨论内容写成回答” 的观点在前,你自己听不懂,居然有脸莫名其妙给我扯什么 “这样更方便用户体验”、还反过来怪我听不懂你,你可以美其名曰 “沟通”。

我骨子里是很支持 “政治贱民” 的,只认为所有人都有人权,但不认为所有人都应该有公民权。
因为权利与责任是对等的,没能力承担起这份责任,当然就不该拥有对等的权利。

比如不纳税,就不该有选举权,连瞎逼逼的资格都不该有。
比如既提不出更好的方案、也讲不出别人到底错在哪,却偏要看别人不顺眼、偏想为了反对而反对,这种人就不该有说话的资格。支乎上一大把 “如何反驳XXX” 的问题,就是这种货提出来的。
比如连别人讲什么都听不懂,这种人就不该有接茬的权利。

归根结底,这种人的心态很单纯:如果能与别人达成共识,那自己就是与别人同水平的 “思想家”;如果通过一步步的试探,找到了或许能扳倒对方的机会,那就要趁机以踩死对方来变相衬托自己 “更有思想”。
所以,如果能在 “农民” 问题上能与达成共识,就是别人跟你想得一样,然后你还有脸去教对方应该如何处世;而如果有任意一处细节出现理解上的分歧,就一定都是别人有错,应该让别人来迁就你;如果对方不肯顺从你,就是对方理解力差、听不懂你在讲什么。

我是真不想和女人讲道理、尤其是满脑子 “汉族文化” 而不自知的中国女人。
因为你们讲的从来就不是道理,而是情绪,且最后一定会发展成讲输赢。
>>当然是 “沟通” 啦,比如搬出卡尔马克思这个杀千刀的神棍、搬出一堆共产国家,来试图证明它们不是 “汉...


怎麼變成我誇誇其談農民論了?最早提出農民這個詞的不是我,是你提到你爸
>>怎麼變成我誇誇其談農民論了?最早提出農民這個詞的不是我,是你提到你爸


我只是提起这么件事而已,压根没去分析 “农民” 这个词。
是你展开的这个话题,还说现如今就应该发明出一个新词来指代某某类人。然后滔滔不绝教我应该如何如何处世才叫 “成熟”、“理性”。
>>我只是提起这么件事而已,压根没去分析 “农民” 这个词。是你展开的这个话题,还说现如今就应该发明出一...


是你父母(還有我父母)在發明新詞,不是我。我一再強調我只是剛好看得懂而已
而且我沒有教你應該如何如何
一開始我只是盡量表示理解,因為(就像我之前說的)我以為你需要一個情緒的宣洩口
但既然你想戰爭,那就給你戰爭,我這才開始批評你不道德的
但我記得我應該沒有『教你』『應該』『成熟』才對
當然如果你自認為不成熟不理性,那真是太好了
>>是你父母(還有我父母)在發明新詞,不是我。我一再強調我只是剛好看得懂而已而且我沒有教你應該如何如何一...


我没说过你在发明新词,我再慷慨,还不至于头脑发昏到去称赞你这样的人。你还没有 “发明” 的能力、以后也不会有。
我只是引用了你自己的原话 “當下語境需要發明一個新詞彙來聚集這種不講道理的人” 而已。

我没有想要情绪宣泄口,也不想要战争。
我混互联网二十多年,从不拿脏话与任何人骂街,你以为自己是谁,有本事让我破戒?
你这么说,只是想为自己能挑起战争找一个借口而已、同时还把责任推给被你胡搅蛮缠的受害者。
还是我上文提到的那逻辑:既当又立。
你跟我在医院碰到那个乱插队的人没区别、甚至更讨厌。

因为你是女人、还是满脑子 “汉族文化” 而不自知的中国女人,撒泼打滚耍无赖是你们的绝招。
>>我没说过你在发明新词,我再慷慨,还不至于头脑发昏到去称赞你这样的人。你还没有 “发明” 的能力、以后...

發明新詞竟然也成了稱讚話
從沒用髒話?你主樓就罵了不是嗎?
還有這些都不重要,還是一樣的這句話:你不聽人說話,只知道重複自己的想法。你說我不看自己缺點說我嘴長著專門說你這種別人,可在我看來這番話更適合你自己。你不僅不看自己的缺點,當別人指出了你也充耳不聞並稱指出為抬槓、圈套
我也不想被你喜歡,也不介意被你討厭。你要喜歡我要討厭我,都隨便。我沒問你喜歡我嗎,也不想知道你討厭我嗎。但既然你告訴我了,那我告訴你,我不討厭你,但我對你那選擇性失聰和幻聽感到厭煩和憐憫
>>發明新詞竟然也成了稱讚話從沒用髒話?你主樓就罵了不是嗎?還有這些都不重要,還是一樣的這句話:你不聽人...


强调你没有 “发明” 的能力而已。
我没说过自己 “从没用脏话”,而是 “从没拿脏话与任何人在网上对喷”。

这话应该说你自己听。你自己才是那种压根不去领会别人讲了什么,只顾自己滔滔不绝的;同时如果别人不肯进你的框架,你还要抓狂。

所以你连想骂一个你所讨厌的人,都只能把这个被你所讨厌的人对你的评价给山寨一遍。
拾人牙慧到这种程度,你怎么可能会有 “发明” 的能力?

我说你比那个插队的更讨厌,指的是你们这类人自身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客观属性,而不是指我主观上是否喜欢或讨厌你们。
我打心眼里就没瞧得起你这种典型的 “中国人”。

怎么交流就这么困难。
就算母语不是中文的人,理解能力也不至于差到这种程度吧?
每句话都能给理解偏了去,居然还有脸在这里不断地 “表达思想”。

我怎么老觉得你生理年龄不超过二十五?
>>强调你没有 “发明” 的能力而已。我没说过自己 “从没用脏话”,而是 “从没拿脏话与任何人在网上对喷...

我不知道啊,我在品蔥也好,其他地方也罷,幾乎沒有像和你一樣交流困難的。應該不是我的表達能力有問題,那會是什麼呢……(笑)
想罵一個我所討厭的人?你還沒見過我罵我討厭的人吧,你要我在這裡表演嗎?
我說過了我並不討厭你,我也沒在罵你
到底是誰在不領會別人說了什麼?是誰在滔滔不絕?
你自己數數看字數,你自己爬一下樓
生理年齡多少管你什麼事?不僅詢問女性的年齡是很不禮貌的,現代連男性一般也不會詢問年齡了
不過扯到年齡、地域、學歷、家境……這種和論點論據本身毫無關係的內容的方式倒是很多粉紅程度的人會用的方式
>>我不知道啊,我在品蔥也好,其他地方也罷,幾乎沒有像和你一樣交流困難的。應該不是我的表達能力有問題,那...


很正常,再下流的人、甚至根本不是人,也会把 “我在其它地方从来没有碰到过XXX,今天第一次碰见你这样的” 挂在嘴上。这种言论它们一辈子可能会说几百万次,每次想咬人时就会使用。

我还是要磊落些,没你那么既当又立,我敢承认我经常遇到你这样的。

也正因为我烦你们 “中国人”,所以我才会翻墙,来到品葱,试图远离你们这些瘟疫般的中国人。
没想到你们中国人民实在是比蝗虫还厉害,偏要追出来扰乱人类文明秩序。

我问你年龄了?
你多少岁关我什么事?
你能听得懂人话么?
我那明显是在赤裸裸地讽刺你幼稚。

你真令人可怜,每句话都能听偏,上学的时候成绩不知得差到多可怕的程度。
你这样的居然都能出国,如果是凭自己的能力,而不是靠家里,我把自己名字倒过来写。
>>很正常,再下流的人、甚至根本不是人,也会把 “我在其它地方从来没有碰到过XXX,今天第一次碰见你这样...

真是抱歉,因為我沒想到連聽到我說不用小便池都聯想不到我可能是女的程度的人,竟然懂得諷刺
>>真是抱歉,因為我沒想到連聽到我說不用小便池都聯想不到我可能是女的程度的人,竟然懂得諷刺


我也抱歉,因为我也没想到我明明说的是很多中国男人喜欢把小便撒在大便池一圈,有人竟然听不懂,说得好像自己从来不用、今后也不会用到公厕似的,说得好像中国公厕的马桶就能干净到哪儿去似的,说得好像中国的女厕就能干净到哪儿去的。

一句 “我只用马桶”,明显是在掩盖自己生活中缺乏观察。

我举那例子,纯粹只是想驳倒有些人自以为聪明而做出的 “中国人素质低是因为没人权” 这种扯淡结论。

有些既愚蠢、又自以为是的双标巨婴,死要面子而已。

中国女人~
老子歧视的就是这种中国女人。
>>我也抱歉,因为我也没想到我明明说的是很多中国男人喜欢把小便撒在大便池一圈,有人竟然听不懂,说得好像自...


https://togetter.com/li/1455162
推薦書單
看完再來給我說這是不是扯淡
我看你書讀太少
>>https://togetter.com/li/1455162推薦書單看完再來給我說這是不是扯淡我看...


这链接,我是不会点开的。
因为我早就说过了,你是一条中国人、而且还是一条中国女人,是明明资质很平庸、偏偏还极度自以为是的双标巨婴。

你若是能靠自己把 “中国人没素质是因为没人权” 这个扯淡论点给圆上,我都不至于会有那么瞧不起你。
连这点本事都没有,居然还有脸发别人的文章。
这跟粉红、五毛、战螂、疯狗有毛个区别。

不就是看到某某观点,就自以为 “深得我心”,然后拿着这个结论四处碰瓷么。
谁敢不进你的框架,谁就是 “没读书”、“听不懂人话”。

往大了看,中共一旦提出什么荒唐政策,这种人照样也会鼎力 “拥护”,然后拿着这种 “政治正确” 满世界搜索自己看不顺眼的人。
谁敢不接受,谁就是被咬的对象。

简言之:这就叫 “小人”、“女人”。

出事了,自己又没本事把话给编圆,于是最后只能灰头土脸把这些观点、政策的始作俑者推到前面。意思是这都是别人提出的,跟自己没关系,自己只是执行者而已。

你想拿着 “中国人没素质是因为没人权” 去胡乱攻击人,赢了利益就是你的,输了责任就是概念提出者的。

既当又立,能到这程度,人品烂到这地步,你有什么资格混品葱、你有什么资格反共?
真不愧是一条中国人,真不愧是一条女人。

你记住,你是一条中国人,你的血脉里就流淌者罪恶。
你们中国人连活着的资格都不应该有。
>>这链接,我是不会点开的。因为我早就说过了,你是一条中国人、而且还是一条中国女人,是明明资质很平庸、偏...

難怪你不讀書
所以你才會以為我說的『沒素質是因為沒人權』是我自己的原創低智商理論
因為有前人做了研究,並出了書,但你不看
所以當你第一次聽說這件事,就選擇了不相信和排斥
看到某觀點就覺得深得我心?你連某觀點都沒看到。你只看得到所謂『真相』,也就是自己的觀點
>>難怪你不讀書所以你才會以為我說的『沒素質是因為沒人權』是我自己的原創低智商理論因為有前人做了研究,並...


够了,支乎上大把大把粉红、五毛、战螂、疯狗,很爱把 “孩子”、“多读书” 之类词汇挂嘴上。

你们所谓的 “读书”,也就习胖子的水平而已。
你们读的不是 “书”,你们读的是 “书名”。
你们照着书名念,能把书名上的字给认对了、认全了,就已经很不错了。

能出书就是 “做了研究”?
你的智力与人品果然令人感动,不愧是一条中国人。

《毛遮洞语录》,也是 “书”。

别再缠着我了,至少你在你满二十五岁前,不要再来骚扰我,你这条浑身瘟疫的中国人。
>>够了,支乎上大把大把粉红、五毛、战螂、疯狗,很爱把 “孩子”、“多读书” 之类词汇挂嘴上。你们所谓的...

你都不看那都是些什麼書,怎麼知道他們沒做研究呢
毛農民(不是發明新詞,他自己都自稱農民了……)出了本書,沒做研究,可以
我推薦幾本日本歷史學家出的歷史書,你也說沒做研究
哦對了,你看都還沒看
看都沒看就說,這不叫瞎說嗎
>>你都不看那都是些什麼書,怎麼知道他們沒做研究呢毛農民(不是發明新詞,他自己都自稱農民了……)出了本書...


别再来骚扰我了,中国人!
>>别再来骚扰我了,中国人!


按照你對我的指控,你說我不檢討自己就說別人,那你自己也是同罪啊?中國人!
騷擾?到底是誰在騷擾?
在我還在忍著打算給你丟垃圾的時候,你丟完走人不就沒事了
>>按照你對我的指控,你說我不檢討自己就說別人,那你自己也是同罪啊?中國人!騷擾?到底是誰在騷擾?在我還...


我没指控你,是你自己说的这叫 “壓迫被回復的人的提醒欄”。所以我当然有权利不想看到你这条中国人没完没了在我眼前跳踉。

从二十楼杠我杠到七十楼,当然是你这条中国人、这条中国女人在骚扰我。

你们中国人把人类文明给祸害了一通,然后还覥着脸把所有责任全甩给别人?
还我丢完走人就没事了?
你们中国人咋那么喜欢慷他人之慨?

你们中国人自己进化好了么?

你们中国人那张嘴,只是长来说别人的么?
>>我没指控你,是你自己说的这叫 “壓迫被回復的人的提醒欄”。所以我当然有权利不想看到你这条中国人没完没...

因為我不像有些人一樣不禮貌,有人回我我原則上都會回應,哪怕是一個沒有生物常識也不懂邏輯的選擇性失明者
本來我也打算在差不多回1、2次就結束的,不知道是誰從中途就開始反復秀下限挑釁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