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中国国歌、辱骂演说嘉宾 美国校园里的中国“小战狼”

https://i.imgur.com/0GeLr8Z.jpg
旅美维吾尔律师莱汉·阿萨特(Rayhan Asat)在参加美国布兰迪斯大学的一场视讯研讨会时屏幕被黑

华盛顿 —
2020年11月13日,周五。

旅美维吾尔律师莱汉·阿萨特(Rayhan Asat)正在参加美国顶尖私立大学布兰迪斯大学的一场视讯研讨会。研讨会的题目是:“文化灭绝: 中国新疆的维吾尔政策”。

就在阿萨特正在进行演讲时,她的电脑屏幕突然被黑客切入,她的PPT(讲稿投影片)上被绿色和红色的笔写道:“虚伪”,“谢谢你的两个小时的放屁、谎言”,“全是假的!”

“太可怕了。我试着不去看屏幕,因为全都是用红笔写的大字,”阿萨特对美国之音回忆。

这场研讨会由布兰迪斯大学的学生组织,邀请五位来自学术界和法律界的专家来讨论目前中国的新疆政策。

作为演讲嘉宾之一的新疆问题学者、乔治城大学历史系教授米华健(James Millward)告诉美国之音, 在研讨会之前,该校的校长办公室、组织学生的导师以及学校的多元平等办公室(Office of Diversity,Equity & Inclusion)收到了许多中国学生的抗议信。

号召这些中国学生发信的是该校的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CSSA)。CSSA在微信中发表声明,指出研讨会的题目“文化灭绝”(Cultural Genocide)是非常严重的措辞,并说这是一次“面对中国片面的、带有批判性的学术活动”,将“让中国学生群体感到不安全(insecure)。”并提供了一份抗议邮件的模版,鼓励中国学生致信学校管理层取消这次活动。

放中国国歌、辱骂演说嘉宾 中国留学生干扰校园演说

校方并没有取消活动,研讨会如期举行。“但是当印第安纳大学教授鲍文德(Gardner Bovingdon)开始演讲时,有人播放了中国国歌,”米华健回忆到,“然后就是在阿萨特演讲时,我想是有人用了Zoom视频软件的书写功能,在她的PPT上乱写乱画。”

“过去几年我就这个题目进行了数十次演讲,这是第一次遭遇这样的扰乱。而最令人反感的扰乱是针对维族人阿萨特女士,她探讨的是其中的国际法涵义和她被当局错误监禁的弟弟,”米华健在推特上写到。

阿萨特平日在华盛顿特区担任国际诉讼律师,专门处理反贪污与国际调查案件。她同时也积极地在替自己失联四年的弟弟发声。

她的弟弟伊克帕是一名来自新疆的创业家,在2016年代表中国赴美参加美国国务院举办的领导力培训项目。但是他在结训返回新疆后失联,阿萨特通过美国议员了解到,伊克帕被以“煽动民族间的仇恨”判刑15年。

目前还没有人站出来对这起校园演说遭干扰事件表示负责。

一名来自布兰迪斯大学的中国留学生A (为保护其隐私使用匿名)对美国之音说,他80%肯定这是中国学生做的。他说,CSSA在很多他所在的微信群发布了上述的抗议邮件模版,一些群里对话原文出现包括“兄弟们去zoom冲了他”“拉个群?如果如期举行就冲了他”的字眼。

“做这两件事的人没有在群里公开露面。我也不太能想出别的国家的学生有什么理由去hack这个panel,”他说。“CSSA的公众号简介是‘注册于驻纽约总领馆’,但不知道这件事有没有使馆示意。”

记者联系了布兰迪斯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主席,截至截稿前没有收到回复。该校媒体办公室也没有回复美国之音的采访要求,阿萨特表示学校正在对此事进行调查。

类似事件凸显北京插手美国高教

最近几年,在西方大学里频频出现中国学生抗议事件,他们反对并试图阻挠在校园内传播不符合中国官方立场的观点。

2月11日,维吾尔族活动人士突多什(Rukiye Turdush)受邀在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发表关于新疆“再教育营”的演讲,期间遭到中国留学生的抗议。

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2018年发布的一份由32位学者撰写的报道称,中国使领馆通过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CSSA)阻止西方校园内关于被中国官方视为敏感的活动;CSSA还充当了中国学生政治“同伴监督”的渠道,甚至会对学生的家庭成员施加压力。

美国威尔逊中心2018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对美国大学施加的影响与干预正在逐渐增加 。

报告指出,中国政府插手美国高教的现象包括:通过中国使领馆的工作人员抗议美国学校邀请的演讲嘉宾、要求取消涉及中国政治“敏感问题”的讨论会,通过留学生搜集高校师生言行,用威胁拒绝研究者的签证以换取研究者改变学术议题等等。

阿萨特说,她的经历就是这份报告的一个体现。

“我认为这次事件是中国政府的长臂插手美国校园的最佳例证。虽然我们不能证实这与中国使馆或政府有关,但是我认为肯定有人在背后给这些学生开了绿灯,”她说,“我不认为有人会愿意牺牲自己的学术或是职业生涯,从事这种显然是侵犯他人言论自由和个人空间的行为。”

CSSA的影响力让一些美国高校感到头疼。中国学生群体已经成为一些高校的经济命脉,他们通常缴纳昂贵的全额学费,也有助于促进校园的多元化。很多高校CSSA会在网站上提到他们获得了中国领事馆的支持或指导,但否认他们参加任何政治活动。外界很难找到他们明显与中国官员协调的书面证据。

中国留学生A说,他不喜欢被CSSA代表。“我不认为这个平时没做啥事,公众号里堆砌着求职和GRE备考广告的组织可以代表我。我认为他们的发声和他们与官方的关系让我感觉我对我政治倾向的表达会是危险的,以及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不能在公开场合反驳他们,制止他们,这让我觉得很无力,”他说。

阿萨特说,虽然这次经历让她难过,但是在研讨会进行问答环节时,有中国学生站起来对她表示歉意,还有中国学生在推特上向她留言道歉并鼓励她,让她感到暖心。“我希望受到过西方教育的中国学生能够跟我们站在一起,而不是帮助中国政府压迫我们,” 她说。

米华健教授也表示,此次研讨会的中国名字很多。“我很开心看到这些中国学生。因为他们是一个重要的群体,他们需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表示,虽然看到了很多有关中国留学生民族情绪的新闻报道,可是就他个人的经历,“中国学生经常给我最大的惊喜。”


文章地址:https://www.voachinese.com/a/brandeis-student-2020-11-20/5669226.html

西方国家有必要进行新一轮麦卡锡,将隐藏在美国校园里的中国战螂留学生全部开除并全体扭送回国。
13
分享 2020-11-22

34 个评论

以我经验之谈,去干扰的都是红二代和大使馆的匪谍干部。一般留学生就算心里真爱国也没胆量没精力去生事的。
我以前大陆留学生和学生会基本没有太大联系。经营那些组织的都是使馆的挂牌工作人员。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这东西,根本没几个正经在校教授在校学生,全当匪谍抓了可能有无辜的。但十个枪毙九个一定有漏网之鱼。
很low 比那群当面指着你鼻子骂你是纳粹的SJW还low 人家SJW好歹敢在大庭广众下尽显丑态 这种垃圾就是躲在阴影角落里的蟑螂
再一次验证了支性无双
中国战狼为何不学韩国人用自残来表达反对的精神呢
求求他们别再用Zoom这种匪谍软件了
就是一群一个个的红色滞国小狗逼们罢了,就这还“狼”?
请别侮辱狼。也别抬举了牠们这些自以为很屌的滞国红色小狗逼们

狼是高贵 骄傲的,狼行千里,吃肉。这些小狗逼们呢(好好扒扒这件事里这些小狗逼们的家庭背景就会发现,原来都是一群吃着韭菜味儿屎长大的小狗逼们)即 他们父辈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共产红色老狗逼 放在自由世界的“探路,和逃跑”用的海外锦衣玉食的“红色宠物狗逼”罢了,还“狼”??能别侮辱狼么。。。
        狗站在真正的狼面前 是害怕和发抖的,就像antifa左膠站在极右派proud boys面前变得十分“正常”而不敢喊打喊杀打砸抢烧一样瑟瑟发抖。什么是狼什么是狗要区别开,狗逼滞国红卫兵即使在红卫兵最疯狂的年代 都是日本极右翼为了一瓶红酒而可以轻易砍下的一颗头颅罢了,说白了 喜欢在和平时代撒泼打滚的自以为自己是进步并且逼格格调高的嬉皮士以及左派们,在真的混乱非和平的时代下 不过就是他们自己口里所说的“一块肉”,而在和平时代里仗着因在现代文明(即 法律宪法限制和道德抑制约束下)而被遏制的右派不敢“轻举妄动”的和平时代下,也就会有左派这些叫嚣着大部分无病呻吟理由着的无中生有的失败者左派会在被养大养肥然后倒过来干一些曾今中国红卫兵会干的事,如果再次发生大的世界战争或是动荡,请大家让我们到时候再看。若是真的发生在如他们所希望的那样真正的无秩序无政府混乱状态之后,那时候的左派和右派,究竟谁是真的能干能打 谁是混吃等死的真loser!就一目了然可,左派可以尽情破坏秩序,因为这是给极端右派抛开最后“束缚”,毫无顾忌放飞自我的砍下你们狗头的必经之路。既然大家都以为可以无视法律道德一味的一哭二闹三上悠亚的冲击秩序,那就战场上再比一比,上一次二战 极右派输给了拥有坚定对神信仰和自由精神保守与道德底线保守的普通右派!
这次如果再发生大的动荡,我看还有谁会为你们像普通淳朴红脖子右派拉着极右派 并对抗极右派那样 而再次反过来保护你们这帮人!并且 左膠们要是偷换概念的认为打 二战如果就是为了保护你们这帮左膠那才是根本性的错误!


同样的话送还给左膠和这些事件里的这一群红色小狗逼,是狗逼千万请别装大尾巴狼。
>>以我经验之谈,去干扰的都是红二代和大使馆的匪谍干部。一般留学生就算心里真爱国也没胆量没精力去生事的。...


以前是這樣的 現在這批 特別是2009/2010年留學大潮開始的 還真有不少 志願戰狼的 「我們交了那麼多錢 你還敢傷害我們感情?」前年吧 UC San Diego畢業典禮 請達賴 就差點搞出事
“西方国家有必要进行新一轮麦卡锡,将隐藏在美国校园里的中国战螂留学生全部开除并全体扭送回国。”

👍
還是這句話,不懂單字意思就別用
所謂麥卡錫,就是一種地圖砲,一種能把包括昨天還在品蔥上訴苦『我在國內真的日子沒法過,粉紅堆裡快要抑鬱症,想出國留學』的人打回粉紅堆繼續抑鬱症的地圖砲
戰狼要打,但不是使用地圖砲

話說CSSA既然可以發投訴信,那支持的學生是不是也可以去發支持信和感謝信?
要是我的話會想發
>>還是這句話,不懂單字意思就別用所謂麥卡錫,就是一種地圖砲,一種能把包括昨天還在品蔥上訴苦『我在國內真...
敝人强烈支持麦卡锡主义在美国乃至在世界范围的回归和进行!👍🏻
只有这样才能对抗红色残余的领头羊中共狗逼共匪在世界上的嚣张和渗透。
>>敝人强烈支持麦卡锡主义在美国乃至在世界范围的回归和进行!👍🏻只有这样才能对抗红色残余的领头羊中共...


要是納粹和蘇聯裡選一個,抱歉,我選蘇聯
>>要是納粹和蘇聯裡選一個,抱歉,我選蘇聯


纳粹主要是杀外国人,本国人中只屠杀了一两个名声不太好的少数民族。
要是納粹和蘇聯裡選一個,抱歉,我選德意志社会主义工人党
陈启泰:“支那人冇一個係無辜嘅。”
>>纳粹主要是杀外国人,本国人中只屠杀了一两个名声不太好的少数民族。要是納粹和蘇聯裡選一個,抱歉,我選德...


還殺了很多反對屠殺的本國『散客』呢
至少選蘇聯,你知道一定時間後它就會解體,天知道納粹要是活下來會活幾百年?
>>要是納粹和蘇聯裡選一個,抱歉,我選蘇聯

苏联有谢谢当年资本主义美国和英国的物资援助么,极右派和苏联对抗 苏联赢了 第一靠天气 第二靠英美右派的援助,除此之外我并不觉得苏联和纳粹德国相比 苏联“强”。我觉得纳粹德国如果为了国民可以在别人没有做出过分举动时候先发制人是对的,就像美国也会以自己利益为出发先发制人那样,但是没人指责曾今的美国政府是“纳粹主义”,这是为什么?因为人家不极端,可是面对极端的左派,我觉得你们不是认为自己很屌么,那就极左和极右 再干一次呗!看看极左战斗机强还是极右战斗力强!就准你们极左派乱来,极右派一出来就是法西斯?那抱歉,Better red than dead,我宁愿纳粹化和罗马帝国化的美国,也不要红色共产社会!因为共产社会干自己人捣乱磨人磨自己人折腾自己人是最劲的!这点可以参考你刚才推崇的苏联 在德军日他们之前还在左派的批斗和自我批斗的共匪式肃反和“大清洗”传统中看出。
>>還殺了很多反對屠殺的本國『散客』呢至少選蘇聯,你知道一定時間後它就會解體,天知道納粹要是活下來會活幾...


纳粹 1934-1945
苏联 1922-1991
>>敝人强烈支持麦卡锡主义在美国乃至在世界范围的回归和进行!👍🏻只有这样才能对抗红色残余的领头羊中共...

建议直接排华!进集中营再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蒋经国都说 专制结束专制的方法,

其实不止可以用于政治制度,还可以用于共匪的反渗透,要不然和禽兽是不能讲道理的,我宁愿自己变成禽兽先(没错)!就像魔兽世界里的 恶魔猎手 那样 自己本身就是魔鬼恶魔,可自己变成魔鬼恶魔的原因就是以相同和了解的手段去同归于尽!周处除三害也有同样的意思,如果只有这样才能抵挡无耻奸诈的魔鬼,那我愿意先变成这样的恶人,然后抱着恶人与他同归于尽!!!!因为你们(那些标榜文明的人和国际社会国家)都不愿当恶人,伪善虚伪和爱惜自己的翅膀和羽毛!


而我愿意做这样的大家不敢做的恶人并提出这样的观点!!!因为这个恶人总需要有人来当!蒋经国做了这个恶人,国际社会上也应该有势力在面对中共再次挑衅的时候像我这样态度的选择做这个恶人 并与其他恶人同归于尽!留下来的美好世界留给你们这帮爱惜自己羽毛的“好人”继续建设和揽功劳吧!
>>苏联有谢谢当年资本主义美国和英国的物资援助么,极右派和苏联对抗 苏联赢了 第一靠天气 第二靠英美右派...


納粹化的美國和瓦房店赤納粹,我看不出有什麼孰優孰劣可言的。美國正是因為它不納粹不羅馬才有其存在意義,變成失去靈魂的殭屍就和死了沒兩樣,甚至更糟:美國人的價值觀似乎大都認為『在變成殭屍前應該求隊友斃了自己』
推崇蘇聯?兩個爛的裡面選一個比較容易丟進垃圾桶的就算推崇了嗎?這麼非好即壞,是紅衛兵嗎?
哦對了還有,納粹為了自己『國民利益』先發製人當然是錯的啊?集中營就是從這裡開始的,就是從共產主義者抓起,然後就開始為了國民利益抓非國民了
無罪當然不能抓,先發製人怎麼會是對的?你的前提就大有問題
>>纳粹 1934-1945苏联 1922-1991


嗯,我是說選一個二戰贏家的意思
我不是說『要是活下來』了嗎?
現在來個納粹2.0你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死
>>納粹化的美國和瓦房店赤納粹,我看不出有什麼孰優孰劣可言的。美國正是因為它不納粹不羅馬才有其存在意義,...

共产主义者该抓!极右翼纳粹抓共产主义者进集中营就是鬼打鬼,但我认为确实对付共产主义者就得自己先变成鬼 然后和这个鬼对打才行!你不愿意变成这个恶人(鬼),你爱惜自己的羽毛所以你会举刚才那个例子,“即 变成僵尸之前希望自己死掉”  这是你个人的看法,不过这样死了你确实保护了自己的名誉(羽毛)和晚节以及纯白的象征,但是你的牺牲只是保住了这些(晚节),但确是 无意义!!的


而我的做法就是面对鬼,我也变成鬼!没错,我做这个坏人,名誉羽毛什么的 你们不论是真的高道德还是伪善的“道德感高”的爱惜羽毛的人保留就是了!我选择做了这个鬼(恶人)  就像魔兽世界里的 恶魔猎手 们一样,然后我会抱着那个恶人一起同归于尽,这样至少对我来说(我的陨落和背负恶名我来背就好了的牺牲来说)也有意义,这也是魔鬼最害怕的和无法抵挡的,没错我自己也变成了魔鬼也不假,可我变成魔鬼之后选择和其他魔鬼同归于尽,然后我自己也了解了,不给你们这些不愿意当恶人站出来的“高道德者”添麻烦,至于这种情况下我的评价和名誉 我觉得不重要, 我也觉得没人愿意丢掉晚节和爱惜羽毛不愿意做这个恶人,那恶人总归是有人和语需要人和势力来做的!


英美一开始也是希望纳粹和苏联鬼打鬼,无奈的是纳粹没有选择鬼打鬼 这就是纳粹和我提出的观点的重要区别!如果纳粹当年只杠苏联 不搞其他的,我觉得 这样的结局结果,可能现在会有更多的人赞同当时的纳粹德国(虽然也觉得他很傻),但德国纳粹作为鬼没有选择只杠另外一个鬼(苏联)并选择和那个鬼(苏联)同归于尽,这是和我的观点的区别!


我这么解释你懂了么!?
一般這種場合,世界上其他的文明人要是無法認同演講者的觀點,就會起身體面的離開現場來表達反對。只有中國粉紅——這群大腦還停留在南方古猿程度的野人,才會在那邊亂抹些髒東西在牆上、猴子一般的鬼吼鬼叫、唱些遠史的巫術歌謠想嚇唬人

他們也確實把現場的人嚇得夠嗆,因為沒人會想到都21世紀了,地球上居然還存在這種未開化的野人
>>一般這種場合,世界上其他的文明人要是無法認同演講者的觀點,就會起身體面的離開現場來表達反對。只有中國...


巫術歌謠都比中國國歌好聽多了
>>共产主义者该抓!极右翼纳粹抓共产主义者进集中营就是鬼打鬼,但我认为确实对付共产主义者就得自己先变成鬼...


不懂
反正我就是不想要鬼,不管你是紅鬼還青鬼,我就是不想要鬼。你變成鬼了我也不想要你,就這麼簡單
最好你是同歸於盡,但萬一你沒能同歸於盡成,那之後你就是世界上唯一的鬼了,到時候你要不自殺,不還是繼續欺壓人類?
所以桃太郎必須是保持人類的狀態去打鬼
>>不懂反正我就是不想要鬼,不管你是紅鬼還青鬼,我就是不想要鬼。你變成鬼了我也不想要你,就這麼簡單最好你...

你对我这种观点的厌恶和恐惧是很正常的,我也不需要被你理解。谁解决问题就行 能解决问题就行,跟魔鬼同归于尽!

以下资料引用于魔兽世界《军团再临》的百度百科资料。

魔兽世界:《军团再临》最具亮点的内容之一便是全新的英雄职业——恶魔猎手,并且在发布会现场公布了恶魔猎手的6个技能信息。而关于这个职业的基础信息也随之曝光。
无情的捕食者
作为伊利丹·怒风的追随者,恶魔猎手继承了他黑暗的遗产。无论是敌人还是盟友都对他们的力量心怀畏惧。伊利达雷自愿接受了邪能和混乱魔法,正是这样的能量长期威胁着艾泽拉斯,但他们相信这是抗击燃烧军团所必需的。他们驾驭着死于自己手下的恶魔的力量,同时身上也带上了恶魔的特质,这让他们的精灵同胞们感到厌恶与恐惧。





同样以此方式对抗魔鬼的角色 还有著名游戏大作《毁灭战士》(即 《DOOM》这款游戏)的主人翁!这个魔鬼都怕的“魔鬼”!

以下是毁灭战士这款游戏的剧情介绍!https://m.youtube.com/watch?v=xHMkLgRWNNM



还有这一则剧情背景介绍    “” 那個捅穿地獄的男人 “DOOM 毀滅戰士”的傳說”:    https://m.youtube.com/watch?v=LaouE6-bGMo&list=PLe1YdiKWcqPR3FacgqjyMc0XyYtANh9ys&index=1
>>中国战狼为何不学韩国人用自残来表达反对的精神呢


没那胆子,动动嘴,敲敲键盘,捣个乱还可以
>>你对我这种观点的厌恶和恐惧是很正常的,我也不需要被你理解。谁解决问题就行 能解决问题就行,跟魔鬼同归...

居然用百度百科和暴雪作品作為資料,可見程度
>>居然用百度百科和暴雪作品作為資料,可見程度
用这些做资料只是通俗易懂,没什么可被抨击和羞耻的。
Zoom吹的这么牛逼怎么就随随便便被黑了?莫不是有后台接入吧
>>巫術歌謠都比中國國歌好聽多了


每次聽到非洲歌謠,都有彷彿身處原始狂野,浩瀚無邊廣大非洲草原的感覺。

「喔~伊汗呀~~」
>>用这些做资料只是通俗易懂,没什么可被抨击和羞耻的。

但想太少值得
美國不跟支那國/你媽死了國斷交真的是沒天理

還給支那人/你媽死了國人發任何類別的美國簽證那是自己拿苦來吃 害人害己

美國不把美國境內的支那人/你媽死了國人全部一個個政治審查不合格的全部剝奪身分驅逐出境 那是對這個國家的埋下一個特大定時炸彈
>>以前是這樣的 現在這批 特別是2009/2010年留學大潮開始的 還真有不少 志願戰狼的 「我們交了...


没有大使馆在后面挑唆我是不相信真有那么生猛的脑残红主动出击。
>>中国战狼为何不学韩国人用自残来表达反对的精神呢

你太看得起他们了,他们宁愿叛国也不会自残的。
感同身受,我学校也有个和文中差不多的战狼。他就因为听见他老师说中国人权低,硬是和老师吵了5分多钟,期间用的都是粉红最喜欢的诡辩,最后一怒之下把老师给举报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与热爱自由的香港、台湾市民和众多反贼共进退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1-22
  • 浏览: 23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