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与反全球化,大家认真想好了吗?

范松忠

https://i.imgur.com/da4eGGl.jpg

全球化:我的学校门口的一家小店,有一个慈祥的老奶奶,生意做得很好,学生们放学了都去买东西,直到后来有一天,国际连锁店全家、7/11、Circle K来了,它的生意就一天不如一天,大家都去国际连锁便利店看帅哥美女去了?不尽然,它有着更亮的灯,更好的空调、座位,以及24小时营业,那么,本地店竞争不过它,最后过得很惨,很多都倒闭了。无论你与这家老店关系多么好,你还是慢慢会被更好,价格更便宜的大店吸引,这还是熟人,陌生人更相信大店,基本上这样的店不会给你假钞,缺斤少两等问题。民族品牌/国家品牌,竞争力差的话都无法保住。这就是全球化的后果,资金都掌握在一些大佬手里,穷人就成了永久的打工命。

反全球化:各地/各国用的都是本地/本国产品,没得选,你想用Windows 10?那你去美国买,而且还要买一台美国的电脑,否则华为笔记本上装不上Windows 10。在俄罗斯,不需要俄罗斯政府封网,谷歌也没有俄文服务,只能用Yandex,要么你用英文,而且国际互联网也不是谁都能上的,这叫“电子出国”,也要办证,以及限制上网时间。

当年,项羽火烧阿房宫及咸阳时,他为什么没担心国际干预呢?强大的罗马不会立刻发兵来拯救大秦?不啊,不光他不知道罗马,就算知道,罗马也没有卫星,也没有国际协作组织,并没有普世价值,如何干预?这都是华夏族内政,杀得如何惨绝人寰,都无所谓。

你想买可口可乐,当然只有美国有,索尼,只有日本有,韩国人,老老实实用三星、LG,三星公司足够强大,可以买到索尼的感光元件做在三星手机里,可韩国人则不可以买索尼,因为这是外国的,老百姓要买,不被许可。

由于国际间民间往来的中断,当年苏中因达曼斯基岛/珍宝岛几乎开战时,是因为在越南参加胡志明葬礼才让两国领导人有了见面的机会,如今,各种各样的“民间大使”一直在发挥着纽带的作用,如果全球化一旦停止,这纽带/润滑剂就没了,袁腾飞曾说二战时如果发个QQ,也许就不会打起来了。同理,这样的民间联系方式一旦中断,那么军事冲突可能性更大,往深处说,国际婚姻是越多越好,因为不光是他们的后代,就算他们本人,我是A国人,我老婆/老公是B国人,两国为了一个岛屿冲突,我帮谁合适?我爱国还是爱老婆/老公更好?更别说他们的子女了,思想必然更国际化,也不会存在这种狭隘的爱国主义。这就是加强民间纽带,靠近我们一点的例子就是尖阁诸岛/钓鱼岛/钓鱼台,中日台三方争执,而台湾不会和日本硬来,就是因为日台之间的纽带,互相信任的关心,以及50年日属,台湾与日本几乎没有深仇大恨。

更可怕的来了,既然如此,普世价值、基本人权也就没了,各国关门过日子,即便外国有卫星在天上飞,各国切断联系,我想怎么杀人就怎么杀人,外国调查团?谁会允许你来?开坦克上街怎么了?中共政权够流氓吧?中共有敢在香港想怎么杀就怎么杀吗?还不是要用黑警,搞地下送中等手段。要是没有了国际纽带,普世价值就不存在,那么想干嘛就干嘛。我14亿人呢,杀10亿都只是“内政”。外国的正义力量?比如美国发现后,正义人士想挺身而出?也不行,这是外国的事情,我国没有这样的义务。再说了,美国自己也会黑化,因为美国同样不是圣国,如果没有外国的监督,美国就能永久讲人权吗?人心总有弱点的,反过来,美国也是需要外国监督的。

东欧有一些国家的法庭里,挂着欧盟旗,他们并没有加入欧盟,但放着欧盟干嘛?是让欧盟对本国法律体系做监督的,保持公正性。也就是需要外力,如果彻底封锁国门,只能让本国独裁者恣意妄为,这样的后果,爱国者们,你们能承受吗?

乔治·奥威尔,写了《苏联1984》对吧,书名就叫《1984》,但是指苏联的,他有预想到《中共2020》吗?比他的《1984》如何?《中共2035》呢?所以,我这预测只是我能想到的最坏,搞不好比我预言的更坏的多。奥威尔比我聪明,中共的坏超出了奥威尔的预期,那么反全球化的恶,会不会超出我的预期呢?

到时候,全球变成类似几千、几万的小村子/小国,然后他们想干嘛就干嘛,再也没有国际干预,也许中共国还是这么大,但你要去别的省,别的市,没有条子,就不能去,也就类似“小签证”,因为爱国主义可以发展出“小爱国主义”,也就是爱省主义、爱市主义、爱县主义……

我想提醒大家,到时候不是能不能用Windows 10,喝可乐、吃肯德基、麦当劳、必胜客的问题了,学英语等于通敌,中共国人熟悉的味道又要回来了,而且这次是世界性的。爱国主义只能留在小范围里,良性的,比如世界杯、奥运,祖国赢了,我为祖国高兴、自豪。这样的范围内,一旦因竹岛/独岛问题拳打脚踢,这就超过正常的爱国了,更别说反全球化了。不要说人类无法回到这样的时候,就像你知道现在月球上没有人,你一个人坐飞船去了,每天你睡觉睡得很好吧?安全,有一天有一个穿着宇航服的人在你窗外和你打一个招呼,还很礼貌的送了你一个礼物之后走了,你还睡得着吗?你不可能假装他不存在。一个世界第一强国,却要假装其他国家都不存在,这结果也是显而易见的。

最后谈谈爱国主义能干嘛,能让你当炮灰,除了一些非常正义性的战争之外,这数量极少,比如戍边,愚蠢不?为掌权者送死,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死的士兵是不是白死?得便宜的是谁?美国跟加拿大打钢铝税之战,是正义之战吗?用爱国主义最好了,免费炮灰,如果人人都全球主义了,我只爱我的星球,我也爱人权、自由,政府,是服务于人的,让我去攻打另一国政府,没兴趣,谢谢。这样的话,独裁者还有什么独裁的能力?要知道枪指挥党吧?独裁者手里最厉害的武器,不是枪么?

这是我冷静的思考,不带个人情感色彩,也请大家理性的指出我的不足,感谢!
5
分享 2020-12-05

53 个评论

淘宝不也一样,刚开始确实有些屌丝翻身了,其实现在的淘宝就是拼资本,玩价格战,和全球化有异曲同工之妙,当然,好处也是有的,不过相对来说,更多人会失去生计,说白了,整个世界在全球化带领下的经济活力已经到瓶颈了,或者说全球化也是人类大一统的演变方向,弱的就会被淘汰掉,强的留下来,总而言之就是精英化,说的再清楚点,就是全球资本打算打造少数人存活的乌托邦,也就是共产社会,虽然本人觉得,全球权贵其实已经在过着共产社会了,对于他们来说,人口只是资源而已,经济只是为了劳民,世界安宁了,他们才能享受安乐
>> 淘宝不也一样,刚开始确实有些屌丝翻身了,其实现在的淘宝就是拼资本,玩价格战,和全球化有异曲同工...

但不管怎么说,逆全球化的代价恐怕更加大到让人承受不了,因为这样就没有人权了,这么设想绝对不是无中生有,正是因为全世界都在互相看住各国,否则各国的独裁势力就会滋生,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1984裡出現的是英社,不是蘇社
作者沒有特別針對蘇聯,可以理解為針對全世界的赤匪(反正也沒什麼區別)
倒是同作者的動物農場是真的針對蘇聯了
无论你与这家老店关系多么好,你还是慢慢会被更好,价格更便宜的大店吸引,这还是熟

你的說法無法解釋歐洲街頭巷角那些獨立小咖啡店、小蛋糕店、小餐館的存在
不說義大利這種極端,小咖啡店擠得星巴克這種大連鎖店無法立足
哪怕是英國,獨立小店還是能正面硬剛連鎖店。我小鎮中心有costa、nero、starbucks,都有了,但獨立小咖啡店的數量比他們多,地段也都開得更好
為什麼?
因為我認識那家小店的店主,我去了好多年,他也認識我。他出新品時會告訴我『我覺得這個你不會喜歡,因為它可能有點太甜』,這是大店絕對不會有的。我去有時店長會給我一些折扣,甚至免費送我蛋糕,說『記在賬上,下週再來一起付』但我知道下週他又會裝忘記上週的事
我喜歡這位店長,我也喜歡被他優待的感覺,我也的確覺得他們的餐飲比較好值得我介紹朋友一起去。除非有特別需求比方說要蹭網蹭電蹭廁所,否則我就不會去『更好更便宜的大店』,我覺得那太冷冰冰
結論而言,我這種人和他這種店一定很多,不然無法解釋為什麼這些資金不如連鎖店的小店可以在連鎖店的正隔壁開那麼久,生意還比較好
所謂全球化,應該是說我在英國也能喝到來自美國的星巴克,不是說星巴克來了本地店就死光了
>> 1984裡出現的是英社,不是蘇社作者沒有特別針對蘇聯,可以理解為針對全世界的赤匪(反正也沒什麼...


好吧,反正针对独裁者。
我的说法也是最坏的情况,并不是说真的就无法存在。那是往坏处说全球化,当然,有微软、有谷歌,小的搜索引擎不也是照样存在?

当然了,我没说真的会打击到全部,只是大规模的会倒闭吧?如果不会,那么全球化就完美了,岂不更好?

其实这篇文章还是想抨击逆全球化的,但是我尽量以客观的方式两方面好坏都写,才写的尽量两方面都极端一点而已。

我要的就是在中国喝可乐,而你喜欢,你可以在美国喝茅坑酒,随你的便。这种意思就好,哈哈。
我覺得你把反全球化跟反貿易交流混淆了,反全球化並不是完全不做任何的貿易,而是在公平公正公開的情況下取長補短~行使人類最原始的行為模式:交換
現在的全球化已經是壟斷主義的代名詞了..反全球化是反壟斷,撥亂反正,進行公平貿易避免一家獨大.
>> 好吧,反正针对独裁者。我的说法也是最坏的情况,并不是说真的就无法存在。那是往坏处说全球化,当然...

全球化只不過是增加競爭者和生存難度而已
如果外國大公司的戰鬥力普遍不足,那就像義大利的咖啡店一樣,大連鎖店會被小店壓著打,連大規模倒閉都未必有
也就是說會被擠倒閉的本來就是競爭力不足,勉強苟活的小店而已。真的強的小店還是能生存的,甚至能打大店
全球化當然有其弊端。中國人都喝可樂和咖啡以後,傳統茶文化竟然就此衰退了,愛茶的我覺得真是萬分可惜
>> 我覺得你把反全球化跟反貿易交流混淆了,反全球化並不是完全不做任何的貿易,而是在公平公正公開的情...

公平公开当然好,但我就是反对砌墙,当然,不是极端的说立刻全球免签,但至少要往这个方向慢慢走,慢慢欧盟化,而不是逐渐提高签证要求这种邪路。
>> 全球化只不過是增加競爭者和生存難度而已如果外國大公司的戰鬥力普遍不足,那就像義大利的咖啡店一樣...


当然有弊端,但反全球化的弊端更是人命关天,我文里提到的,如果没有境外势力干预,独裁者想怎么杀人就怎么杀人,不可怕么。
全球化就是为了减少交易成本。科斯说企业的本质就是为了减少交易成本,如果生产-销售过程在企业内部就能以较低的成本完成,那么就不用和别的企业合作,但有时候往往企业内部运行成本很高,那么就需要与外部的企业合作。把企业换成国家就是全球化了。企业内部完成就是内循环。
中国内循环只会造成大家生活品质的下降和更大的内卷。首先,技术不发达,创新能力不够,这也是国内高考改革的原因,要实现创新能力突破就只能改变做题模式,哪怕这是穷人阶级跃迁的好方式。所以大家现在享有的高科技高品质生活,大部分是靠西方科技输血的。其次,外资给中国增加了就业,如果不是引进外资,没有经济增长,那么吸收很多人就业的第三产业不会繁荣。大家实现阶级变迁的途径又会单一地回到古代的科举制,也就是考公,内卷加重。
美国等西方国家也从全球化获得好处。第一就是企业降低的劳动力成本,其次人民可以享受更低廉的商品,再者跨国公司利润的重头:技术和品牌部分也基本在给母国纳税,造福本国人民。至于就业当然就不是资本所考虑的问题了,我个人觉得总不能让你们好处全拿吧。
就业在全世界都是难题。中国就业也不好过,资本是逐利的,外资搭了中国政策的东风然后就像嫖客一样流入更便宜的下家,只留下空空的高楼。中国吹嘘的产业链其实是虚的,而中国富起来的人又总喜欢赚快钱,不搞实业,当房地产没有工业增长支撑时,物价就崩了。所以有一些人觉得中国未来只会残存一些农业,产业空虚化,有点悲观。
所以,不要看有人老批华为,如果像华为这样的公司倒了,中国的前端制造业更加一地鸡毛。去找工作时你就会发现,有时候真的是一个大公司撑起一座城。。
>> 全球化就是为了减少交易成本。科斯说企业的本质就是为了减少交易成本,如果生产-销售过程在企业内部...

或者说各取所需呗,谁有特长就谁做一件事,这样可以专注。就像一群动物要做一件事情,造房子。肯定叫鸟类在空中指挥,其他动物负责搬运什么的,这样才能发挥出专长,蚂蚁可能可以探测地震之类的。

对,说了半天都知道内循环不好,还倡导什么爱国主义,尤其是狭义的爱国主义,自己国家万岁,外国都去死,有意思么?

有时候真的是一个大公司撑起一座城,这个,当然,就像当年漕运不能停一样,沿途一路,真的是一带一路啊,都是相关的上下游产业。

华不为可以倒啊,改为三星分部就好,其他产业照旧供货,只要习匪被凌迟了,一切都解决,哈哈。
反正不管怎样最后免不了沦落为社会达尔文主义😩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扬库萨尔 灰名单
>> 反正不管怎样最后免不了沦落为社会达尔文主义😩


反正我想说的是,逆全球化的后果远比我预料的更可怕。😩
可不是倒车回1000年前这么简单的事情。
你以为美国没有大量支那人,台湾人,香港人和俄罗斯人么?感情你以为谷歌进入支那前没有中文版?你支现在装机自带正版系统的是多了,但你以为你支用盗版系统的少么?你支当年win98和xp有几个是正版的?没全球化不是一样用?不全球化也没人会砍断海底光缆,你支自己想要砍断变朝鲜是你支自己的事。所谓逆全球化,本来就不等于是完全否定国际贸易,而是重建全球化体系,以意识形态为全球化边界。民主国家之间的贸易有问题吗?有人反对吗?还倒车1000年,别搞笑了,你在拿你脑子里意淫的全世界所有国家全部建立铁幕这种不可能的极端情况来想象逆全球化而已,感情你球全球化之前出现这种情况了?何况人权普世价值之类的玩意你支本来就没有,外国对于你支反人类行为的制约也越来越低,与其钝刀子割肉,来一场战争把你支彻底摧毁自然也是不错的选择。何况就你支的现状,根本承受不了反全球化铁幕建立的过程,你支在那个过程中就会崩溃。
>> 你以为美国没有大量人,台湾人,香港人和俄罗斯人么?感情你以为谷歌进入前没有中文版?你支现在装机...


我……你肯定没看我整篇文章的意思,抱歉,我里面用了不少比喻。可能你没彻底明白,我说的是如果逆全球化回去,可不简简单单回到过去这么简单,更大的问题会发生。
>> 我……你肯定没看我整篇文章的意思,抱歉,我里面用了不少比喻。可能你没彻底明白,我说的是如果逆全...


我说了啊,你所谓的逆全球化,就是你意淫的全世界所有国家建立铁幕形成孤岛,但实际上根本不可能。冷战的时候不算全球化吧,有这样么?
而且,你球的民主化浪潮东欧剧变是发生在全球化之前的,相反全球化之后发生了全球民主衰退。只有在铁幕存在的前提下,才能更加强硬的进行意识形态战争去彻底摧毁极权国家。
>> 我说了啊,你所谓的逆全球化,就是你意淫的全世界所有国家建立铁幕形成孤岛,但实际上根本不可能。冷...


那最好,冷战,苏联,美国,都有自己的阵营的,而真正的逆全球化,就是比“只许习匪去海湖庄园,不许韭菜访问谷歌网站”一样的,你说的铁幕孤岛模式了,我怕的就是这个。

你要说不会发生,那最好,我希望我说的不对,但我真的怕发生。
>> 那最好,冷战,苏联,美国,都有自己的阵营的,而真正的逆全球化,就是比“只需习匪去海湖庄园,不许...


请问民主国家之间为啥要建立铁幕?为啥不做生意?根本就没这种动机好么。
你球的民主化浪潮东欧剧变是发生在全球化之前的,相反全球化繁荣之后发生了全球民主衰退。只有在铁幕存在的前提下,才能更加强硬的进行意识形态战争去彻底摧毁极权国家。
>> 请问民主国家之间为啥要建立铁幕?为啥不做生意?根本就没这种动机好么。你球的民主化浪潮东欧剧变是...

我就要我球的全球化,民主国家的美国和加拿大打什么钢税战?不是那个热爱万里长城的总统干的吗?加拿大侵犯人权了?偷美国技术了?

白俄罗斯和俄罗斯之间没有边界,这两个独裁国家都比习匪国好,我要是俄罗斯人,对普京不满,我就去白俄罗斯住到死,习匪国,行吗?能让我去朝鲜住到死吗?

我爱我球。
啥反不反的
全球化是生产力落后的原因
等生产力高度发达了
自然就没有全球化
美国自然就见不到天朝生成印度生成越南生产了
不过,到时候,产业工人更没有用了
>> 啥反不反的全球化是生产力落后的原因等生产力高度发达了自然就没有全球化美国自然就见不到天朝生成印...


如果都是高级3D打印机了,你说的有道理,那时候真的都是自己家生产。

我的点赞数从0到2,现在又0了,看来是2:2在这里对打,说明这个观点还是分歧很大的嘛。
>> 我就要我球的全球化,民主国家的美国和加拿大打什么钢税战?不是那个热爱万里长城的总统干的吗?加拿...


民主国家之间就不能有贸易矛盾贸易纠纷了?美国难道过去不是一样打扒过日本?但这等于建立铁幕么?这等于不做贸易么?你脑子一团浆糊,贸易纠纷和反全球化有关么?贸易纠纷等于建立铁幕么?
>> 民主国家之间就不能有贸易矛盾贸易纠纷了?美国难道过去不是一样打扒过日本?但这等于建立铁幕么?这...


对对,我都给搞忘了,是有美日贸易战,而且这次美国还在对德国、对欧盟也是。
>> 对对,我都给搞忘了,是有美日贸易战,而且这次美国还在对德国、对欧盟也是。


所以你是反对一切贸易纠纷?你干脆把脑子摘了那就不会有纠纷了。

美支的贸易战,和与德加日等国的贸易纠纷冲突是完全不同的。当今和德日加的贸易纠纷全部是局部的,根本没有美支的冲突那么剧烈和大规模,这种冲突根本不可能产生断绝贸易建立铁幕的后果。而和过去日美贸易战相比,日美之间也没有意识形态对立和文明冲突。只有支美的冲突被形容为新冷战,你明白这个词的意思么?就是铁幕只有可能出现在支美之间。
>> 所以你是反对一切贸易纠纷?你干脆把脑子摘了那就不会有纠纷了。

不是,贸易纠纷很正常。

我球应该慢慢走向开放,减少边界,慢慢欧盟化,比如东盟10国,朝着欧盟化前进等等……
而不是越来越多的墙。

就问你一句“只许习匪去海湖庄园,不许韭菜用谷歌网站”,你认为很公平吗?
>> 如果都是高级3D打印机了,你说的有道理,那时候真的都是自己家生产。我的点赞数从0到2,现在又0...

目前是打不成
你想资本家美国生产赔本
天朝生产它能赚高达百分之五十以上的高利润
他能回来吗?
将来人类可能就会像你说的自给自足
啥人不靠自己生产制造自己过活
到时候别说全球化会消失,政府也只剩下管治安和秩序的功能了
>> 不是,贸易纠纷很正常。我球应该慢慢走向开放,接触边界,慢慢欧盟化,比如东盟10国,朝着欧盟化前...


美国不会对支那封锁谷歌,哪怕冷战时期,美国照样也会接受苏联难民,也照样会对苏联进行意识形态宣传。只有支那会有可能主动砍断海底光缆。而且习近平能去海湖庄园,那正是全球化的结果,斯大林去过白宫么?
>> 目前是打不成你想资本家美国生产赔本天朝生产它能赚高达百分之五十以上的高利润他能回来吗?将来人类...

那倒也危险了,假设人类真的能3D打印了,或者生活在电脑里了……总之真的没有全球监管了的话,本地独裁者会更凶悍,真的很可怕。

也就是说无论是否全球化,和全球紧密联系是必需的,否则本地恶势力大起来就惨了。
我说的很清楚了,全球民主浪潮出现于全球化之前,而全球民主衰退出现于全球化繁荣之后。只有建立边界和铁幕,才能以更加坚定的决心和更加强大的力量去彻底摧毁非民主政权,然后把它们同化到自己的阵营之中。而就你支来说,你支根本承受不住铁幕建立的过程就会崩溃。
>> 美国不会对封锁谷歌,哪怕冷战时期,美国照样也会接受苏联难民,也照样会对苏联进行意识形态宣传。只...


斯大林去过白宫么?哈哈哈哈,戈尔巴乔夫去过。

说认真的,支那国人口太多真的是问题,美国真的接受过南越难民,但真的不会接受支那难民。

我,我不吹牛,但我这种情况,应该可以去美国驻外机构敲门寻求庇护(先别骂我),但,事实上,不会为我开这个一个口子,因为,“你国”人太多了。唉。

好了,团结起来,一直灭习再说。从小事做起,尽量和习匪唱反调。
>> 我覺得你把反全球化跟反貿易交流混淆了,反全球化並不是完全不做任何的貿易,而是在公平公正公開的情...

公平公开公正下贸易最后的结果就是几个寡头垄断,怎么可能只想取全球化的利却避免全球化的弊。
>> 我说的很清楚了,全球民主浪潮出现于全球化之前,而全球民主衰退出现于全球化繁荣之后。只有建立边界...


那,就按你的思路:
请接受逃出来的奴隶,追求自由的人,比如东德跳墙去西德的,以及韩国无条件接受朝鲜难民,请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安排我到南极,到非洲最穷的国家,行吗?如果你们嫌弃我,可以,但我自己出公务费,比如5000~1万美元,请你们帮我安排出来可以吗?

我这要求低了吧?没打算蹭吃蹭福利吧?
>> 那,就按你的思路:请接受逃出来的奴隶,追求自由的人,比如东德跳墙去西德的,以及韩国无条件接受朝...


等冷战真打起来,铁幕真建起来,美国自然会接收你支难民的,毕竟真能跑出来的数量肯定也不多。等你支变成朝鲜了,美国才会像对待朝鲜一样对待你支。
>> 等冷战真打起来,铁幕真建起来,美国自然会接收你支难民的,毕竟真能跑出来的数量肯定也不多。等你支...


好吧,有道理,你刚才的回复,我认真想了想,我觉得你说的是对的,但我就是怕等不到这一天。

我们都是一个目标,没有冲突的。
>> 斯大林去过白宫么?哈哈哈哈,戈尔巴乔夫去过。说认真的,国人口太多真的是问题,美国真的接受过南越...


习近平像戈尔巴乔夫么?
>> 习近平像戈尔巴乔夫么?


它也配!呸……别恶心我一天吃不下饭。什么玩意儿!
全球化是必然的,某天也许会全太阳系化、全银河系化、全宇宙化…
>> 全球化是必然的,某天也许会全太阳系化、全银河系化、全宇宙化…

正是如此!肯定的!宇宙化可能很难,但我期待银河系化,哈哈。去他妈的爱国主义,呸,爱村主义吧?什么陈全国,陈全村还差不多。
甚麼白左爛邏輯。 請問美國有徹底反全球化嗎? 人家是反對和你個獨裁專制國家同床共枕全球化 明白嗎?否則為甚麼有貿易戰? 你他嗎能來我美國這所謂“全球化” 怎麼共產黨又不讓美帝進去支那國大展拳腳了? 你真以為賣個漢堡 賣個nike 就是美帝強項了 ?就算對等全球化了?

  全球化當然是有好處。關鍵是要和民主普世價值國家全球化,難道和朝鮮 伊朗 中國全球化? 豈不是與虎謀皮 ? 要?全球化可以阿 你先開放互聯網  金融市場 銀行業 自由兌換美元嘛 
飛躍瘋人院 观察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飛躍瘋人院 观察
>> 甚麼白左爛邏輯。 請問美國有徹底反全球化嗎? 人家是反對和你個獨裁專制國家同床共枕全球化 明白...


美國有徹底反全球化嗎?

没有,但美国掌握在墙总统手里,目前还是。拜登人品大家都知道了,因此变成了左右为难。

難道和朝鮮 伊朗 中國全球化? 豈不是與虎謀皮 ?
我当然没这么说,要剥离那些无耻的政权,但这不是本文的重点,因此没怎么提,主要是怕村庄化。

我要的是民主自由的全球化,而不是独裁专制的,也不是中共的韭菜命运共同体。
建议看看窝姨最近几期涉及全球化的访谈,包括论全球资本主义 论秩序经济学(全球化的结束)

00:09:06] 全球主義者所代表的那種大資本和原子化勞動力結合的模式,起源是非常早的。如果不是在美索不達米亞有過的話,至少羅馬後期肯定是有過的。而且它的主要開發者不是羅馬人,而是迦太基人。早期的羅馬人對這種經濟模式極為憤恨。迦太基的資本家每到一個地方都要搞什麼科學橄欖種植園之類的,專門種經濟作物,通過科學管理奴隸勞動來榨取最大利益。而早期的羅馬人是一幫像美國紅脖子那樣的鄉巴佬,在賺錢能力上遠遠不及迦太基商人,對這些人充滿憤恨。他們充滿憤恨的語言,用帶點迷信色彩的方式說出來,讓人不容易理解。但是實際上他們說的是,你搞的是一種吃子孫飯的斷子絕孫式的開發。

[00:12:52] 全球主義的最大弱點是什麼?它是反小共同體的,它是一個柔性解構的機器。它製造出大量進入都市的人,一年掙的錢比你在鄉下一輩子掙的錢都要多,因此你不願意回去。但是你留在城裡就會發現,你雖然比鄉下那些見不到的人掙錢掙得多,但是在城裡面的姑娘看來,你掙錢還是太少了,你根本不要指望娶到她。等你賺到足夠的錢、能夠娶她的時候,你都已經四十五歲了。但是你自己沒有發覺,你以為你實現了階級躍遷,你不知道這個階級躍遷是依靠出賣你本來會有的很多子孫、冒斷子絕孫的危險、人為地實行晚婚晚育和主動自願節育才能實現的。用這種方式,古典的大都市收割人口,創造財富。而因為人口不蕃,被原始豐饒的羅馬人打翻在地。

00:31:30] 我們現在很容易忘記,就像是中國現在這種全民代工經濟,在馬奎斯的拉丁美洲和菲律賓都有過。例如,電子工業在亞洲的基地一度就在菲律賓,而不是在中國或者香港。當然,菲律賓的規模沒有中國搞得這麼大,原因當然是因為他們有自己的地主和教會。地主和教會不容許讓自己的子民 (特別是自己的婦女) 變成年輕的時候賺一點錢、但是組成不了自己的家庭、年老的時候孤苦伶仃的棄民和浪人,因此你能夠開發的廉價物品很有限。
[00:32:05] 於是,就出現了《百年孤獨》所描繪的,馬貢多 (Macondo) 一度極度繁榮,到處都是洋貨,但是突然又衰敗了。為什麼?資本主義來了又走了,留下了一片垃圾。為什麼來了又走了?因為全球資本主義像迦太基的全球主義那樣,它賺的是快錢,它要的是青年和中年男子。對於維持人類種群最重要的家庭和社區,在資本主義意義上來講是一個賠本生意。養小孩就是第一號賠本生意,養老人是第二號賠本生意。然而,社區的存續正如儒家正確指出的那樣,就看養老這件事情了。西伯善養老者,故天下歸之。你年輕的時候賺的錢再多也沒有用處。老實說,你年輕的時候賺的錢少一點,你也照樣過。如果你年輕的時候賺的錢少一點而小的時候和老的時候有人管,那其實你是比年輕的時候賺錢多、但是小的時候和老的時候沒人管要佔便宜。
[00:33:05] 什麼是資本主義?資本主義就是只要中間那一截的你,不要起端和末端的你。那麼這種資本主義是幹什麼呢?它是來柔性滅絕人類的。拉丁美洲的天主教會從國際資本主義當中看到了惡魔的影子,再加上這些惡魔又是講英語的新教徒,他們從馬丁·路德那個時代就早已經認定你們是魔鬼了。現在你們又來了,你們要把我們可憐的天主教徒騙到什麼地方去?這是保守派固有的反應。左派的反應,因為現在已經有了馬克思的思想資源,那當然是,他們會跳起來說,封建地主和資本主義都應該打倒,切·格瓦拉萬歲萬歲萬萬歲。於是,二十世紀的甘迺迪和美國進步主義者推廣的這個拉丁美洲就變成了自由主義、保守主義和左派三者的天下。
[00:34:02] 保守主義者的意思就是,我們就是在做賠本生意的。人存在的目的不是要賺錢,而是要榮耀上帝。生養眾多是上帝的旨意,你受苦是應該的,那是你在樂園裡面犯了罪的結果。上帝就是要你受苦,生養眾多。不要再說二話、違背上帝的旨意了,上帝不是來給你算帳的。這當然都是落後保守的觀念了,左派的看法如上所述。實際上,左派、自由主義者和保守主義者相比,自由主義者是一個弱的人口滅絕機制,它是以緩慢的方式使你的生育率降到韓國和臺灣的水準,但是它不殺人也不整人。共產主義者是直截了當地砍頭,把你的生育率降到俄羅斯現在的水準,比日本、韓國和臺灣還要低。從保守主義者的角度來講,你們都是誘惑,像一個含辛茹苦的母親好不容易把幾個孩子養大了,卻被妓女和賭徒拐去,然後不得好死。

00:37:30] 全球化資本主義像迦太基的科學種植園主一樣,解決不了勞動力來源的問題。奴隸從哪裡來?沒有奴隸,就沒有迦太基出口的高價橄欖油。資本主義需要大量的廉價勞動力,然而資本主義核心國家的人口卻衰退得這麼快,他們需要第三世界的移民。而第三世界的移民如果是穆斯林或者其他什麼異質文化的話,又要引起多元文化和各種亂七八糟的問題。保守主義者討厭這些人,但是除非你們自己有很強的生育率,不讓他們來就等於是資本主義的立刻自我滅絕。例如德國有三分之一的婦女不生小孩,它如果沒有移民的話應該怎樣維持呢?全球資本主義的自殺性,在這方面是表現得非常清楚的。
你大概是搞混了“全球化”与“自由贸易”,今天“反全球化”的主张也绝不意味着各国铁幕政策,而是反渗透、反殖民主义、反同化、反信息安全侵扰、反知识产权盗窃等。

现代“全球化”的概念是上世纪70年代出现,它的设计是由大政府主导,推动贸易、资本的流动、整合资源。虽然国际上对于全球化的门槛并没有明确设定,但是事实上小政府或者小国家在全球化的推行过程中完全是处于不利,这个游戏最终会演化成全球几个政治强人通过操控大政府操控大国玩弄政治、资金和意识形态。这也就是今天我们看到的,几个少数左味的强人在国际舞台上长袖善舞,极力鼓吹和推动全球化的也就是这么一班人:克林顿、奥巴马、中共、默克尔、马克龙等。

而且颇为讽刺的是:全球变暖、气候恶化也几乎是与全球化同步。不难理解,因为资本的流动,制造业也在全世界范围频繁易手,欠发达地区出于对资本的渴望和解决当地就业的迫切,完全是不计环境破坏的代价,中国就是付出着沉重的代价,用无法再生的环境资源换取金钱,最终却流入到红色王八蛋家族口袋,这样的“全球化”他们当然欢迎,而反对他们的我们,是不是该想想这一切是否该结束?更讽刺的是,恰恰是这些推动“全球变暖”的人,却在叫唤着要终止“全球变暖”。

今天的“反全球化”还有了新的思考:一个被中共资本渗透得过于严重的系统,必须要彻底退出才能止损,如果你认为与中共脱钩简单到互撤大使,外交降级就可以,那未免小瞧了中共:就拿这次美国大选来说,中共的渗透简直是超乎想象,安插代理人,收买媒体,让你敌我难分,草木皆兵。而全球都在开始撤出5G合同,也是在通信合作反面意识到了“全球化”给国家信息安全带来的巨大风险。

如果非要把“全球化”理解为“自由贸易”的放大版,确实片面了,“文化全球化”“政治全球化”也是“全球化”的一部分,并且伴随经济扩张在暗中铺开,而影响好坏至今还众说纷纭,至少不是你理解的“无国界、无国籍语言屏障、每个角落都有可口可乐”那么美好,其背后推动的诡异力量和用心用“阴谋论”来解释也不为过。

我个人非常警惕全球化,我理想中的世界是各国恪守相互承诺的准则基础上推行贸易自由化,在相互尊重认可的前提下开展文化等方面的交流,有序且温和,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就搅合在一起,弱势文明迅速消亡,小语种彻底消失,最终形态就是千城一面,千国一面,千人一面。
>> 建议看看窝姨最近几期涉及全球化的访谈,包括论全球资本主义 论秩序经济学(全球化的结束)00:0...


但是在城裡面的姑娘看來,你掙錢還是太少了,你根本不要指望娶到她。
这个逻辑只在中共国有用,其他很多国家不算是这么物质化的,更不要说女性更多的国家了,此作者一定从没了解过其他国家,随便拿中共国社会这么断言。

除了我说的害怕关门后各地区独裁者随便杀人的风险外,因为我的文章写的是全球化与反全球化的负面,说个正面就是,全球化了,大家的身份是什么?对,我们都是地球人,那么,你觉得地球人有打地球人的必要么?还有为了国家而进攻另一国的必要么?那就绝对不会有人类内战,假如多数人认可了全球化,爱国主义再也无法嚣张,各种先进杀伤性武器也就没有了市场,这一点也不应该被忽略。

因此,这不光是钱不钱的问题,这就是一种感觉,就像大城市和农村,不谈空气污染还是什么,假设非常干净,全电动车的大城市,和交通不便,物价便宜,可以住别墅的农村,别的我不多说,旅游可以去,但我肯定选择干净便利的大城市,就是开心,在大城市里当穷人也比在农村当富人开心,出门不方便,做什么事情都不方便。因此这不是简单拿钱能衡量的。

再举个你一定不信的例子,我愿意在纽约流浪,别说纽约了,明斯克啊、开罗啊、巴西利亚、墨西哥城,哪里都行,我也不愿在中共国做丑云这样的富豪,不信就不信,就是不爽,不自由,呆在大城市比起农村也是一个道理,宁愿在大城市做穷人,温饱,也不要去农村当什么富豪,能干嘛?打麻将?赌博?谁稀罕这些无聊的东西。可以这么说,一亿,也买不走我使用电脑权1年。
>> 你大概是搞混了“全球化”与“自由贸易”,今天“反全球化”的主张也绝不意味着各国铁幕政策,而是反...


我说停停,先从这句开始:今天“反全球化”的主张也绝不意味着各国铁幕政策。那最好,我怕这种倾向,如果单纯Made in USA那多好,可问题是没那么简单,我说的铁幕之后,各国独裁者可以随便杀人的风险。

而是反渗透、反殖民主义、反同化、反信息安全侵扰、反知识产权盗窃等。当然应该啊。

呃,中共肮脏的“全球化”,也就是习匪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当然应该抵制。

至少不是你理解的“无国界、无国籍语言屏障、每个角落都有可口可乐”那么美好,其背后推动的诡异力量和用心用“阴谋论”来解释也不为过。那就好,我说了。

警惕全球化,我也警惕全球化啊,其实我也反,因为脸书、油管等独裁了之后,连开纳粹玩笑都没地方开了,我只能在俄罗斯和中共国开纳粹玩笑不会被封,好一点。因此确实需要多方面制衡。

怎么说呢,第一个,我是怕形成几万个小国这样的封锁,再也没有全球旅游、移民以及政治庇护了,第二个,怕这些独裁者在没有全球组织下,就肆意杀人了,中共没敢开坦克上香港,为啥?不就因为国际社会盯着么,否则中共,习匪会手软???

只要不出现我说的关门后的铁拳,早就想Made in USA了,看着也舒服,喜欢!
樓主在這裡不切實際地空想甚麼?冷戰初期為了對抗蘇聯的暴力擴張,北約內部局部貿易人口流動的局部全球化進行得差不多了。川普也不反全球化,他反的是美國大撒幣不以自己利益優先的全球化,放在舊時代川普大概是個左人,矽谷荷里活的偽善極左襯托得好罷了。
>> 樓主在這裡不切實際地空想甚麼?冷戰初期為了對抗蘇聯的暴力擴張,北約內部局部貿易人口流動的局部全...


那就……最好了,因为很多东西就是一早没有想到,今年1月我想多数人都不会想到习肺炎弄成今天这样吧?美联邦政府提出可能死10万人时,我都吓了一跳,今天看看,还10万呢……所以,有些事还是要早点想到比较好。
>> 我说停停,先从这句开始:今天“反全球化”的主张也绝不意味着各国铁幕政策。那最好,我怕这种倾向,...


最后一段的两个担心我觉得有点太过紧张了。毕竟在70年代的全球化之前,全世界也依旧在有序健康地进行着各个层面的交流,只不过今天的全球化却是朝着双向绑定的方向去了,当这种绑定到达一定的程度,就有了敲诈的基础,如果发生在两个有道德的政权之间还好说,但是如果其中一方是中共国这样的地痞无赖,那么能看到的就是今天美国的乱象、澳洲的200%红酒关税、德国的无底线妥协等等。

第二个担心其实无关全球化,中共在香港的畏手畏脚与香港的独特地位有关,香港之于大陆比波多黎各跟美国的关系还要远,出兵屠杀意味着侵略,跟打台湾一个效果,但即便在信息透明的今天不妨碍它先撕毁《中英联合声明》无视《基本法》,通过这种手段绕开声明的限制,而达到降格香港的目的。按照你的期待,全球化的作用之一包括让各国政府的行为暴露在国际社会眼前,可是却因为全球化,各国过度的与中共媾和勾兑,本应该发挥作用的国际舆论小到几乎听不到,也就美国出了个被动的《涉港法案》,英国也只能通过接受移民上做出姿态,其他国家集体噤声,假设没有中共的资本绑架世界,中共还敢这么横?

另外,全球化附带的信息共享恰恰是对你我目前威胁最大的,字面上看全球化造成人才流动会增加各国对移民的需求,从而实现你的移民梦,但是同时过多的信息共享反而使得无论合法还是灰色移民变得更难,加拿大居然还跟中国有资产背景调查的合作,表面上是反洗黑钱,但是这东西在共匪那边还可以用来做什么,大陆人都懂,简直荒唐!

但是无论全球化是继续还是做调整,必要步骤都应该是解决中共,这货破坏的不仅是规则,还有民主,更恶心的是破坏了世界对民主自由的信心,或许剔除了它之后的全球化,也真未必是个坏东西。
全球化和反全球化都是伪命题。

经济全球化自古就有,今天中共念念不忘的丝绸之路就是对外贸易产生的。
二战之后,西方民主国家经济发展得一直很好,并且他们之间的经济往来和今天没有什么不同,实际上今天的全球化经济就是西方民主发达经济体按照原先的规则推广开的。

全球化真正的问题在于:

今天的全球化规则只适合民主国家,不适合专制国家。

当中国进入全球化经济体系之后,福格尔在1992年计算出的奴隶国家比民主国家更有竞争优势,就体现出来了。
中国等第三世界低人权国家,由于拥有大量的廉价劳动力,迅速占领了工业制造业市场。made in china时间成了可怕的存在。

而发达国家的劳工,由于有民主制度,使得他们可以获得更正常的报酬,但也间接造成企业成本高,无法和奴隶制血汗工厂进行价格战。

最后大家出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你不996,你就竞争不过996。可是在美国996是违法的,但是中国不违法。所以我就把工厂开到中国去996,然后美国人就失业了。

而更无奈的是,当初纳入中国到全球化经济体系的,就是美国自己。 说白了,按中共的逻辑,当初是你美国哭着求着让我开发的,今天你又反悔了,你言而无信。

这个错误使得美国从2008年开始就开始反思。注意是2008年,比川普上台要早很多。
所以很多人觉得川普反共,民主党不反共,就是因为川普把这个问题变得人尽皆知。
但是实际上,美国智库开始转向比川普早得多,这一点连中共自己都知道。金灿荣早在2012年的演讲中就有提到。那会儿习近平还没有今天这么疯狂。

如何应对专制国家在全球化体系中的不合理竞争手段,民主国家目前没有什么好办法。


秦晖早在2009年就总结出昂纳克寓言,描述这种情况,他还给出了民国国家三个可能的反应:
1、是关税壁垒。
这就是川普的方法,贸易战本质就是关税壁垒,把低人权优势用关税抹平。
但是这个方法也有缺点,因为你一个国家可以这么做,其它国家并不一定能跟进。只要有一个国家不跟进,那么你的政策就是无效的。比如中共可以转路出口到百慕大,换个标转运一下再出口到美国。

所以川普理想是对每一个国家都采取单独贸易条约,可以精确打击中共贸易链条,比如你转运到百慕大,那么我就提高百慕大的关税。

但是我们想想这最后的结果就是美国对所有国家都提高关税,因为中共肯定会哪里出口美国的关税低就去哪里。最后的结果就是美国自己把所有墙加高而已。

2、是降低本国人权:
也就是我们也996,甚至007。大家一起内卷。
这样的国家比如柬埔寨,最近几年也立法,允许政府强拆等,降低本国人权来应对中国。

这样的无疑也不好,因为比烂最后的结果就是看谁的奴隶多。而且大家也知道内卷的结果是劣币驱逐良币,企业比拼的是血汗工厂,而不是谁的科技创新。最后世界发展停滞,回到中世纪欧洲那样的黑暗年代。

3、是什么都不做,最后共产主义化
这就是民主党的政策。
今天民主党依然坚持全球化的路线,中文自媒体中鼓吹这一点的是周周侃,数次表达了对克林顿和拜登全球化的欣赏之情。认为只要坚持原来的路线不动摇,维持中国的非民主化,静待改革而已。

(过去我认为周周是反共,今天我可以确定他99%是特务,1%可能是真弱智。因为他绝口不提那专制国家纳入全球化给民主国家带来的影响,天天希望美国继续当45年的国民党,把中共养肥做大)。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美国产业空心化,年轻人缺乏工作机会,上升通道减少,最后不得不要求提高福利。使得共产主义思潮开始抬头。

桑德斯就是这样的民意。美国白左的背后,并不是因为白左傻,而是今天的美国社会的确出现了年亲人原始积累不如以前那样自如的问题。而正如川普所说,抢走它们机会的人,的确就是中国这样的准奴隶制低人权国家。

===========================================

那么未来世界会如何呢?反全球化是一个出路吗?

我认为,与其说反全球化,不如说应该是:反专制国家进入全球化。

也就是根本解决方案就是与中国经济脱钩。减少贸易往来到一定程度。

其实民主党当初的TPP也是这个目的,但是tpp非常不成熟,使得美国日本国内有很多人认为,这样的结果依然会使得tpp内部,产业向低人权地区流动。

比如今年曾参选的民主党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就是一个tpp的坚定反对者,她认为tpp会造成更多的美国人失业。逼迫大家在中美之间二选一这样的零和博弈,最后大家只会倒向中国。让美国的世界影响力缩小。

可以说,中国和中共给世界出了一个大难题:

一个流氓跑进了全球市场,为了赚钱无所不用其极,最后搞得大家都没有办法好好做生意。

这个难题,目前依然没有办法解决。

==================================
最后我通过题主的爱县主义脑洞,说一下我的想法。

我认为,解决这个问题的最终出路,是普世宪法
削弱乃至消灭国家的概念。

民主国家目前都有一个理念,那就是普世价值是存在的。如果普世价值存在,那么就可以落实出一个普世宪法。

然后你再根据这个宪法,立出适应你自己本地的法律或者社会规则。如同欧盟宪法一样。
同样,最高法,是普世法庭。高于国家主权,也就是把立法权的最高解释从国家剥离。
你国家可以立法,但是如果你的立法违背了普世宪法,其它国家可以提告到最高普世宪法法庭,要求你修改法律。

若是你不修改,那么我们就不再承认你是一个遵守普世价值国家。

这样,我们就有一个明确的区分:承认并遵守普世宪法的国家,和不承认普世价值的国家。
然后,我们可以规定,承认并遵守普世价值的国家,才有资格进行全球化贸易往来,否则就没有。
>> 经济全球化自古就有,今天中共念念不忘的丝绸之路就是对外贸易产生的。二战之后,西方民主国家经济发...


确实,反全球化几乎做不到,大家所认为的美国“反全球化”实际上是“反中国化”,中国的扩张行为威胁到了其他国家的利益,而且言论也极其恶心人,防止中国同化民主社会相对重要
>> 经济全球化自古就有,今天中共念念不忘的丝绸之路就是对外贸易产生的。二战之后,西方民主国家经济发...


也对哦,当年的丝绸之路其实也是全球化的表现,你看,大元把整条丝绸之路统一在境内,变成了无关卡无关税的“元盟”,多好啊。

今天的全球化规则只适合民主国家,不适合专制国家。

呃,对,我也是这个意思,先要民主化,我没说不是,本文是担忧上面说的“村化”,这样各个独裁实力都会抬头,要知道塞尔维亚和匈牙利都是比较民主的国家,在习肺炎期间都干了坏事。

那就是你不996,你就竞争不过996。这个在欧洲很多商店里就体现出了,周末人家休息,华人“勤奋”,弄到本地人很不爽。

反专制国家进入全球化。太对了啊,我也是这个意思啊!可如今的墙总统不这么想,他打击的是加拿大、墨西哥、德国,在他眼中只有钱,不要以为他揍了他的好朋友,反共人士士气大振,对,但别忘了他的本质,他就是一个墙总统,这是事实,不是故意黑。对吧?

我看你非常有想法!平时在品葱没看你怎么发言,普世宪法是对的,这和我的想法,我还没来得及说,我的意思是全球应该有一个最高法院一样的组织,也就是把联合国升级一下,但仅仅解释人权,不能参与其他事物,比如你看欧盟管得多,连非摄像机限制拍摄29分钟都要管,这就不行了。应该有一个“地球联邦”,不能管其他,只能专管侵犯人权和自由的事件,就像海牙国际法庭一样,要具有执行力,而说详细一点,该“地球最高法院”的法官理论上应该是无国籍,自动退出,或者具有法律、道德意识的全球主义者,因为判案不能“爱国”,你必须爱球,才能公正无误。当然遇到自己母国,该法官可以回避。

或者说,就可以有有一支地球联邦军,就像联合国维和部队一样,但它可以管所有侵犯人权的行为,其他完全不能管,要实现有点困难,但理论上就是和美国联邦政府对州一样,州的正常内务联邦政府不能管。

若是你不修改,那么我们就不再承认你是一个遵守普世价值国家。对,然后踢出去,而想乱扔核武器的,美国的拦截技术应该也算成熟了,勇敢用无人机斩杀习来曼尼之类的货即可,剩下的一定做鸟兽散。

还有就是,真的,停止种族歧视吧,西德人无条件救东德人,韩国人救朝鲜人,而东中国在哪里?西中国的难民怎么办?申请庇护无门啊,因为西中国就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难民署也不安全。惨!

最后,世界老大的美国也好,其他西方国家也好,你们应该记住,行,如果内心你们认为,黄祸,亚洲猪也好,亚洲猴子也好,记住,我们住同一幢公寓,该公寓有人家暴你可以说和你无关,但有人在房间内放鞭炮,制作炸弹,你觉得和你无关吗?道理也就是这么简单。

再者,在拯救人质的时候,特种部队懂,需要顾及人质安全,对吧?那么在打击习匪集团时?是不是因为贸易战而失业,自杀或者其他悲剧的,就和你无关吗?
>> 最后一段的两个担心我觉得有点太过紧张了。毕竟在70年代的全球化之前,全世界也依旧在有序健康地进...


可是要记住一件事情,逆行,和从来没有,并不是一件事,大家反感的太依赖手机、电脑,就是一样的,以前没有,会死啊!不会,现在就难说了,尤其是手术室不能断电,以前没电不是活得好好的?

我特别担心这种逆行后的“村化”,真的不是想黑川普,我当然希望他打击他的好朋友,只是逆全球化比全球化可怕得多。

但是其实也有关,香港,如果8.5万美国人和30万加拿大人、以及英国等国离开了,那么香港大屠杀的几率会更高一点,如此“了不起”的中共都只能用暗杀,这跟天上无数卫星是脱不开关系的,要知道新疆关押300万,那可是天文数字!希特勒都没如此,如此滔天罪行,动静很小吧,新疆人才不值钱,他们不值钱的原因是?是因为和国际没有纽带,没有境外势力。

这也就是我说的跨国婚姻的重要性,减低义和团一样的爱国主义,而且到处都是国外关系,不好动。你发现就连目前欺负的韭菜,比如抓个强奸罪之类的陷害,如果此中国公民与其他任何国家有婚姻关系,即便是东南亚国家、中东、非洲也好,中共也不会先动他们,虽然敢扣押加拿大人,但不会先割韭菜割有海外关系的,即便再次的国家。这就是护身符。

全球化附带的信息共享,是啊,送中条例,美加签证分享,美国不要你了,加拿大也对你拒签,这就是麻烦。当然了,灭掉独裁是最重要的,其他比如柬埔寨和很多国家,包括塞尔维亚和匈牙利,都在习肺炎期间搞恢复独裁,只有中共这最大的毒瘤解决了,其他国家才无法嚣张的跟进,中共当然是万恶之源。没了中共,其他国家不敢乱来,一乱来瞬间给你封了。

中共国太大,美国无法瞬间给经济制裁全封死,而其他小国一乱来就立刻给你封了,那么,地球上将再无独裁国家,人类进入新纪元。
>> 可是要记住一件事情,逆行,和从来没有,并不是一件事,大家反感的太依赖手机、电脑,就是一样的,以...


感谢多次码字回复。

即便是我站在全球化的对立面,也对如何终止以及如何面对之后的不应期毫无概念,我之前所说的仅仅是肤浅的个人分析和假想。思来想去,总结下来大概我对全球化的无法释怀的根源只是中共的因素存在,这是否是一击命中还是一叶障目,是对是错,也许有天会有个相对清晰的答案?

Anyway,让我们保持清晰的思维是确定的好事,而同时对事物坚持积极的态度如你,更是值得珍惜。就希望将来世界会如我所期待的有秩序,也希望如你所想的无界限。其实能否同时实现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能一直带着希望去探讨和等待。
>> 感谢多次码字回复。即便是我站在全球化的对立面,也对如何终止以及如何面对之后的不应期毫无概念,我...


感谢,这是一个趋势,没发展起来时,和已经全球化了再逆回去,那可是天壤之别。

首先,你不喜欢大清,滚啊,孙文就滚了,还有多少人想滚哪里就哪里,然后他们都自由了,而中共国,只许习匪去海湖庄园,不许百姓去美国旅行(签证难),而且你能出去,还有期限,不回,还很难,放在100年前,出去就彻底走掉了。

这就是不同。再说,你说的是对的,当然要排除中共,及其他独裁者的因素,要知道中共目前是全球恶势力的总后台,比如越南2018推出了网络安全恶法,谁干的?学中共啊,俄罗斯是白俄罗斯的后台,但全世界的黑恶势力总后台就是中共。中共没了的话,其他小独裁国家不敢乱动。

有传说柬埔寨都想建墙,难道是它自己想?当然是中共。

当然要保持清醒,总之,支持民主自由的就是我的同一战线,也感谢你阅读完我打的字。

这个帖子我是不谈个人私心的,这里谈一下私心就是,我要随意定居,我不愿意做中国人,中国文化与我格格不入,因此我无法忍受做一个“民主的中国”的国民,再好,我也不要。

我很感激理性的人,大家需要理性,而不是无脑反习,就像习匪2021年要打击彩礼了,那么我们就应该支持彩礼?习匪提倡节约粮食,那我在墙外是不是应该买两份盒饭,倒掉一份以表示反习?那叫反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范松忠 黑名单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2-07
  • 浏览: 4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