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女權主義概論 中國文化對女性群體的壓迫

作者 中國網友

      婚育篇
  在戀愛篇中,我們講過,大學期間要戀愛但不要畢婚。但是我們參加工作之後,我們大部分人還是要走進婚姻的。我們這個小冊子不是壹個愛情心語指南,不是為了教大家如何選丈夫,如何維護愛情的。我們是要從女權主義的角度讓大家清楚地認識婚姻制度的本質,以便大家自己作出準確的判斷,掌握自己的命運。
  婚姻制度的起源與私有制相連,是男人實現父權的唯壹途徑,本質是犧牲女性自由來緩解男性之間的矛盾,以便男性之間確立合作關系 (我們會在《男權思想的謬誤》 壹章中詳細講述。
  犧牲女性自由是怎麽回事?有人說,我們現在是文明社會了,女人決定不結婚沒有人能把她捆到婚姻登記處去,女人非要離婚不可也沒有離不掉的(除非離婚判決下來之前被丈夫殺死了);那麽是不是可以說,婚姻制度發展到現在,已經不限制女性自由了呢? 不對,現在的婚姻制度仍然在限制女性自由,只不過是壹種更隱蔽的方式。
  首先,‘女大當嫁’幾千年來已經滲透到每個人的思維裏了,盡管這個諺語沒有作任何解釋為什麽女大就要當嫁,但是壹個習俗實行得久了,也就沒人去問它的理由,就會都不由自主地照做。人是社會動物,思想行動不可能壹點也不受社會主流文化的影響的,不可能在全社會都非議妳的時候妳可以做到無動於衷的,女人到了壹定年齡不結婚,在 2007年專門創造了壹個歧視性的詞叫‘剩女’,不僅民間男性集體攻擊妳,磚家們都要合起夥來捏造事實,用蔫壞損的方法來擠壓妳(我們本章後面會講到)。所以受主流文化擠兌而做出的舉動就不能稱為壹個完全自由的舉動。
  其次,讓壹個人壹輩子都和壹個配偶生活在壹起本來就是反自然的。人是沒法控制自己愛誰不愛誰的,在不同的人生階段,壹個人很有可能愛的人不同,結婚的人如果要換愛人,是要離婚的。 離婚是自由的嗎?法律上說是。但是女人離婚之後有好多的不良後果,都是男權社會的歧視造成的,所以才有這麽多女人已經不愛丈夫了,忍受著丈夫的出軌和打罵也不肯離婚---就是因為怕這個離婚的後果。口頭上給妳說離婚自由,然後給妳制造點不良後果出來,這叫自由嗎?壹個社會的男權程度,壹個很重要的標尺就是,女性離開婚姻要承擔多少不良後果。這個標尺不僅適用於壹夫多妻和壹夫壹妻的社會,同樣適用於壹妻多夫的社會。比如尼泊爾的寧壩族就是壹妻多夫制,兄弟幾個為了省錢合娶壹個妻子---妻子不能自由脫離婚姻,就是男權社會,壹點也不比壹夫多妻制的社會強。
  最後,我國規定不結婚的女人不能生育,所以想要孩子的女人就只有結婚,這也是壹種強制女人結婚的手段。
  女人如果不想結婚就想要個小孩,去找醫院人工授精的話,人家不給做的。如果自己找個男人非婚生的孩子,哪怕是她所生的第壹胎,也按照超生處理。
  男權社會喜歡指責自主決定單身生育的女人,說她們對孩子不負責任,讓小孩沒有爸爸。
  只要不是到醫院購買精子生的孩子,怎麽可能沒爸爸呢?有幾個單身媽媽不知道孩子爸爸是誰的?非婚生育的情況下,從法律上來講未婚爸爸和已婚爸爸對孩子負有同樣的撫養義務,未婚爸爸對小孩不負責任,那是他的過失,男權輿論卻對單身媽媽反咬壹口。
  未婚爸爸逃避對自己親生孩子的法律責任,是因為小孩對父權社會來講只是男人實現父權的工具,為了實現父權就要控制住這個小孩,也就是要控制住小孩媽媽。但是小孩媽媽不是爸爸的老婆,爸爸控制不了人家,他對小孩有沒有權威,他自己做不了主,全是媽媽說了算的。於是,小孩對爸爸來講也就變得沒用處,沒用處爸爸就不願意在這個小孩身上浪費金錢和精力,留著金錢和精力以後再生能夠受自己控制的小孩。
  中國有個怪法律,夫妻離婚時女方收入不足可以作為把小孩判給男方的理由。 小孩由媽媽來出力撫養,爸爸出錢交撫養費這種分工情況下,媽媽收入多少又有什麽關系呢?這個怪法律說明了立法者也心知肚明,男人對於自己控制不了的小孩,是不大願意付出的,就算判決了撫養費,他也可以拒絕執行。
  所以男權分子就是什麽都要對他有用處他才幹,哪怕是親生骨肉也不例外的。 但是女人就不同了,孩子是媽媽身上掉下來的肉,就算以後再生的機會再多,媽媽也不願意放棄第壹個小孩。
  不僅是經濟實力差的女人因為怕壹個人養不起孩子,無法單身生育,男權社會還會嚇唬有錢養孩子的女人,說沒有爸爸的孩子心理不健康,說孩子在小朋友們中間要受嘲笑。
  這樣認為的人真是電視劇看多了,小孩子嘲諷同伴的理由五花八門:長相不好,學習成績差,戴眼鏡,會流鼻涕,等等,都可能成為被其他孩子嘲笑的原因,那就不讓孩子上學了嗎?即使有少數小孩嘲笑單親同學,也不是孩子的自發行為,而是因為成年人的誤導而造成的。單身媽媽生孩子真的不道德嗎?遺腹子也是註定生下來就沒有爸爸的,為什麽大家都不說生遺腹子不道德呢?為啥還要在媒體上大加贊揚呢?因為男權社會寧願讓女人為壹個死的男人生孩子,也不容她為自己生孩子。
  男權社會為什麽這麽熱衷於把女性限制在婚姻裏呢?因為婚姻的本質壹直沒有變過,婚姻之家壹直是男權社會剝削女性的社會單位,對男權生存至關重要。
  婚姻剝削的方式主要是兩種:
  第壹是剝削女性的免費家務勞動。 不僅是我國,就算是西方女性地位比較好的國家,妻子做家務也比丈夫多。這些勞動是沒有報酬的。以我國的妻子包攬 80%的家務計算(女性地位排前幾名的挪威是 70%),家務的 50%是為她自己服務和承擔她的那壹半育兒責任,那麽 30%的家務就是她免費給丈夫做的。每個家庭 30%的家務,如果都變成有償服務,那全社會加起來就是壹筆巨款了。女性在免費的勞動中花費了過多的時間精力,於是做社會工作就受到了妨礙,於是加劇職場性別歧視,於是更加需要依賴家庭,這樣惡性循環。
  第二是維護社會穩定。‘光棍多了影響社會穩定’,想必這個說法大家都不陌生。這句話不僅是民間,學術界和官方都承認。這究竟是為什麽呢?
  有人說男人結婚了雄激素降低了,暴力程度就降低了,於是有利於穩定。可是美國已經有研究證明,雄激素不是男人暴力程度的決定因素,單單註射雄激素是不能增加男人的暴力行為的【1】。太監身上沒有多少雄激素,但是很多太監很兇殘的。壹個人的暴力程度是多方面原因共同作用的結果, 在他成年之前就定型下來了,不會因為他以後結婚不結婚就有所改變。沒有暴力傾向的男人光棍壹輩子也不會做暴力事情,但是有暴力傾向的男人如果不能時不時地發泄壹下,給他的暴力找點宣泄口,就可能蓄積並爆發為更極端的行為。
  如果他結婚了,他就可以細水長流的把情緒發泄在妻子孩子身上,於是在外面社會表現為犯罪率較低。
  這種犯罪率‘降低’不是真正的降低。毆打妻子虐待孩子和在街上鬧事打人壹樣,都是犯罪行為,但是前者極少被起訴,極少被計算在犯罪率裏,致使犯罪率看上去比實際要低。丈夫打死妻子不用償命,丈夫強暴妻子不算犯罪,現行的法律甚至是在誘導男人把暴力發泄到家裏。
  有暴力傾向的人如果做了父母,他們的孩子在問題家庭長大,將成為下壹代的問題公民,社會穩定問題陷入惡性循環。為了有利於社會真正長遠的穩定,應該盡量減少有暴力傾向的男人結婚和繁衍下壹代的機會,讓他們的暴力基因絕種,而不是促成他們結婚生子。
  男權寧可犧牲女性利益,犧牲民族未來,來追求壹時的表面風平浪靜,是短視的。
  婚姻之家剝削女性,體現在丈夫是獲得方,妻子是輸出方,女性地位低於男性【2】。
  在家務方面,妻子做的比丈夫多,在情感方面,丈夫得到的慰藉是妻子的兩倍,在自我犧牲方面,女性所作的犧牲最致命。丈夫對妻子的經濟付出,也是微乎其微,連壹個全職保姆/代孕/奶媽都請不起的,更不要說抵償妻子包括情感在內的全部付出,或者補償妻子由於結婚而喪失的事業機會成本。
  口口聲聲說‘女人結婚條件太現實’的男人們,其實全是無利不結婚的: 100 個這種男人說愛妳要和妳結婚,妳如果告訴他妳先天沒有生育能力, 90 個就不想和妳結婚了;妳再說妳不想和公婆同住而且不做多於壹半的家務,又有 9 個改變主意了;妳對剩下的壹個說,我們兩個的事業有沖突的話妳要支持我,那這剩下的壹個也要逃之夭夭。 而且這 100個男人個個都好意思對旁人說‘我這麽愛她要娶她,但她卻不愛我,跟我提這些條件’。
  讓我們看看《2010 年中國人婚戀狀況調查報告》顯示的男女擇偶條件。
  男人的擇偶條件:他們不但追求女方的年齡外貌,也希望女方的工作穩定---也就是可以自己養活自己;但工作不要忙,壹來可以承擔照顧家庭的重任,為夫家省下大筆的家政服務開支,二來不忙的工作沒有發展,免得有朝壹日妻子威脅到丈夫在家的權威。雖然男人們在家務和育兒方面沒打算和妻子 AA 制,但在家庭財政方面男人卻比女人更熱衷 AA制。
  女人擇偶條件:由於剩男的增多,女人也可以對男人的年齡提點要求了。剩男的年齡門檻被女性框定在了 30 歲,而不再是韓寒口中的 100 歲。但是女性其他方面的擇偶條件,卻仍然顯得如此卑微:要求男方收入比自己多壹倍,僅僅是為了保證未來的孩子經濟上不受委屈;希望男方的工作有些發展,是因為她們知道自己婚後將家務纏身不便發展事業;她們要求男方有房,但並未拒絕共同還貸,近七成女性甚至不要求男方出結婚開支的大頭(結婚開支除了房子的首付,還有婚禮,房屋裝修,加具家電等);超七成的女性可以接受婚前財產公證。
  男人和女人的擇偶標準已然如此,有專家居然還站出來說‘有些女性存在弱者心理,覺得男方購房理所應當,這是典型的封建觀念,與現代社會所倡導的女性獨立的精神不符’。
  弱者和弱勢完全是兩碼事。難道女性客觀的認知自己的弱勢處境並自我保護是‘弱者心理’?難道女性在社會上的弱勢只是她們自己的幻覺?難道職場性別歧視並不存在?難道‘女性理應承擔大部分家務’不是典型的封建觀念?難道‘女大當嫁,不嫁就是有問題’
  不是典型的封建觀念?至於該專家提起‘女性獨立精神’,這就更加可笑。婚姻制度就是將男女利益進行捆綁的壹種制度---經濟收入再獨立的女性,壹旦結婚, 就不能再獨立的處置自己的收入,還有自己的時間,也不能再獨立的決定自己的命運---這是婚姻制度決定的。
  現代社會既然倡導女性獨立,為什麽不從告訴女性‘妳們不壹定需要婚姻’開始呢?
  專家們,這句話這麽難說出口嗎?
  我們女性在婚前和婚內捍衛自己的正當利益,經常容易被男人用‘愛情’兩個字來堵嘴。在這裏我們要明確給大家講,愛情和婚姻就是兩碼事。
  愛情是人類本能,不受人主觀意識控制,隨時可能變化;而婚姻是人類生存了幾萬年後才產生的,非本能非自然的東西,是壹種人為的制度,不能隨便想終止就終止, 擡腳就走。愛情不是婚姻的基礎,法定婚姻自由沒有幾年,漫長的過去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當初設計出婚姻這個東西的時候就沒考慮愛情。婚姻也不是用來維護愛情的,愛情是當事人都沒法控制的事情,怎麽可能用制度來控制呢?當兩個人不再相愛的時候最好的辦法就是讓他們能夠分開再去找新的愛情,但是婚姻制度妨礙兩個不相愛的人分開,讓離婚女性飽受歧視,增加她們再次找到愛情的難度。如果僅僅是為了實現愛情,相愛的兩人直接搬到壹起居住不就行了,為什麽國家要鼓勵去辦結婚手續?
  有人說,那是為了兩個曾經相愛的人壹旦不再相愛了,分開的時候需要有制度保障雙方利益。其實婚姻制度確立的時候根本沒有這種打算,舊社會女人被休棄什麽都帶不走,連自己生的孩子都不能帶走。現代社會規定了離婚時候雙方應該得到什麽利益保障,純粹是因為怕女人看到什麽保障都沒有幹脆不結婚了。然而真到了離婚的時候,法律制度根本不能保障女性的利益。
  女性在婚姻中是輸出方的情況占主流,但是離婚的時候有多少情況下法院會判決女性分到多於壹半的財產的?孩子歸女方,是責任多於利益,判決男方付的那點撫養費根本不夠支撐孩子的生活,況且男方不執行撫養費也拿他沒辦法。
  2010 年 11 月 15 日最高法院公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幹問題解釋(三)》征求意見稿,其中有這樣的條目:
  “婚前壹方貸款購房擬認定為個人財產,婚後由壹方父母出資購買的不動產,產權登記在出資人子女名下的,可視為對自己子女壹方的贈與。”
  '婚戀專家’王治國的話挑明了《征求意見稿》就是沖著女人來的,就是來封堵女性可以從婚姻中獲得的‘利益’的。他說,‘當下婚事中不少女性將婚姻視為壹種社會保障,不久前公布的新婚姻法《征求意見稿》,正沖擊著“傍大款”“房子都比男人可靠”等被扭曲的婚戀觀。
  傍大款的女人有幾個?房子比男人可靠是扭曲的婚戀觀?扭曲的怕是現行婚姻制度本身,以及女大當嫁的觀念吧。正是婚姻制度剝削女性,降低女性地位,才導致女性需要尋求保障。
  婚姻制度就是要把經濟利益捆綁淩駕於愛情之上。為什麽這麽說呢?看壹看婚姻法律常識:只要婚姻關系還存在,夫妻之間不再存在愛情也不能成為他們之間經濟權利和義務消失的理由;婚姻中任何壹方不履行婚內經濟義務可稱為違法,但是不愛自己的配偶則不違法;當夫妻中的壹方已經明確表示已經不再愛對方,也就是兩人之間不再存在相互的愛情,也不足以作為判決離婚的充分條件---可見婚姻制度就是把經濟捆綁淩駕於愛情之上的壹種制度。
  婚姻本來就是壹種經濟制度,但是現今的男權社會卻喜歡對女性試圖保護自己婚內經濟利益的行為大加指責。所以拜金女這個詞現在是被濫用的。拜金女的帽子是很好扣的,女人在擇偶時,不僅是追求豪宅名車的會被定義為拜金女,那些僅僅為了不讓自己和將來的孩子過窘困的生活的女人,拒絕了經濟條件差的男人,也同樣被罵作拜金女,成了因為沒錢而討不上老婆的男人的討伐對象。仿佛女性在選擇結婚對象的時候不把愛情放在比經濟更重要的地位就是不道德的。
  根據馬斯洛的需求層次論,經濟安全是比愛情更加基本的需求,壹般的人都是要滿足了最基本的需求才會追求更高層次的需求,所以沒有理由說愛情需要就比經濟安全需要更加高尚。如果有女人願意在求偶的時候把愛情放在比經濟重要的位置,那是她的自由;如果她不願意,也只是順應婚姻制度的本質而已,她們不因為愛了哪個男人就欠了他的,就需要損害自己的其他方面利益與他結婚。
  如果壹定要給拜金女下個定義的話,應該是‘先想到要怎麽謀取經濟利益,然後把結婚作為其途徑’的女人,而不是‘先想到我應該結婚了,然後給結婚對象設立壹定經濟要求’的女人。現在被指斥為拜金女的女人,大部分是上述第二種女人。而第壹種真正的拜金,也不是壹種專屬於女人的思維。自古就有‘皇帝的女兒不愁嫁’的說法,也有蔡伯喈,陳世美,王魁,莫稽等為娶權貴女而拋棄糟糠妻的故事,可見用婚姻來謀取利益同樣是男性人性中的東西。如今又有幾個男人能夠在比自己富有百倍的女人的青睞下,仍然守著窮女不離不棄呢?但是沒有‘拜金男’這個詞。拜金主義這個詞最初傳入中國的時候是沒有性別的,也不是單指婚戀方面的價值觀,而是指壹種對待所有問題的價值觀。而經過了中國式厭女文化和以婚姻制度為核心的男權文化壹加工,就變成了批判女性擇偶條件高的專用詞,成了強迫女性做出無回報的付出的道德大棒。
  可笑的是,當男人們和專家們如此警惕的防備女人從婚姻中‘獲益’的時候,經歷了不幸婚姻的年輕壹代高知女性已經是‘若為自由故,財產皆可拋’了。根據西安市碑林區人民法院民壹庭對近期 80 後離婚案件的觀察發現,女性為了能成功離婚,寧願‘凈身出戶’,孩子的撫養費也不要了。在男權輿論口口聲聲嫌女人太拜金的時候,女人們已經被婚姻制度惡心得沒心思要金錢了,男權對此知不知道羞恥?
  當男人認為他們有了錢有了地位就有資格物化女人,把女人的年輕與美貌當做奢侈品來追求和占有的時候,當現行婚姻制度不能有效保障女性作為弱勢群體的利益的時候,當社會需要依賴女性積極結婚少離婚來維護‘穩定’的時候,是誰如此好意思來討伐女性對未來丈夫的經濟要求?是誰如此好意思給女人唯壹可以依賴的‘自我保險’行為扣上拜金的大帽子?女人擇偶找不到達到要求的男人,頂多不結婚而已,不影響誰的利益;她們不要求占誰的便宜,只希望不要吃虧就好。而被女人淘汰的男人因為不能滿足女人的條件而找不到老婆,就要仇恨女人,指責女人不愛他不道德。
  婚姻制度本來就是經濟制度,不是愛情制度,而且女性處於弱勢連法律也不能有效保護,讓她們放棄經濟保護去走進婚姻,就像資本家要求工人捐款給他。況且,如果女人真的只和她們愛的男人保持夫妻關系的話,結婚登記處就要比離婚登記處冷清好多了---因為在自然界,註定大部分雄性都是沒有雌性去愛的。女人如果真的都以愛情為重,不愛的男人堅決不要,結婚後不愛丈夫了就離婚,男權社會早就垮臺了。可以說男權社會就是靠迫使女人和不愛的男人做夫妻,才維持到現在的---可笑的是,男權分子端起碗來吃飯,放下碗來就罵娘,指責起女人不以愛情為重來了。
  西方早有研究證明,越是與經濟因素無關的‘真愛’聯姻,離婚率越高。【3】 愛情真不真,和它是否持久完全是兩碼事,壹般來講真愛只能維持 30 個月的時間, 30 個月之後夫妻兩人就是依靠共同利益的紐帶維持婚姻(所謂‘親情’就是小孩和財產外加習慣)。缺乏利益紐帶的婚姻,在愛情自然消逝之後就很容易解體。這更加說明婚姻制度的本質是將利益捆綁淩駕於愛情之上。對於那些礙於利益捆綁,明明不再相愛卻不能離婚的夫妻來說,婚姻制度就是反愛情的。
  我們經常聽到,當女方對男方有經濟要求的時候,男方不滿的說‘妳是嫁自己還是賣自己?’這種男人真夠無恥,讓我們看看女人到底是如何‘賣掉’自己的。
  所謂‘賣掉自己’就是收了人家的錢,哪怕只收了壹點點蠅頭小利,也必須放棄自由很難反悔了,是不是?現在我國已婚女人就是這種情況,她們中的大多數甚至沒有收到男方的錢,賣掉自己換來的只是摘掉剩女的帽子而已。
  2010 年秋被提案的《婚姻法解釋三》時隔不到壹年就被通過成為了現實。根據該法,婚前壹方貸款買房,或婚後其父母贈與房產,只要沒寫配偶的名字,配偶就永遠不可能分割到該房產的壹部分。此法壹出,壹度在女性中間引起軒然大波,因為它赤裸裸的暴露了男權婚姻制度坑女利男的惡毒用意。從表面上看, 此法對於男女並無區分,壹視同仁;實際上,它對男女的影響有天壤之別。不可否認,女性在婚姻中付出大於男性,離婚後‘貶值’也甚於男性,所以女性才會在婚前要求男方的財產作為壹種抵押,來償付她將來不可避免的損失。而《解釋三》把這條止損的路給女人堵死了。男家給兒子買了房子之後不給女方寫名字,讓女方拿不到任何抵押;那麽女人結不結這個婚呢?因為沒拿到財產就不結了,那妳就是無良的‘拜金女’,拿唾沫星子淹死妳。妳結了,接下來開始了妳作為妻子的‘義務輸出’:做家務,生孩子跟父姓,為家庭損失事業機會,參與房子的還貸。。。最後如果離婚,即便是男方過錯造成,掃地出門的也是女方。這相當於女人找了個房主租房住,租金要交,還要外帶給房主白幹活,生孩子---這和舊社會長工與周扒皮的關系有什麽區別呢?長工就算被周扒皮趕出去,再找壹個地主家當佃戶也很容易,但是女人要是離了婚,再想找下家,還要面對被歧視的問題。有人可能會說,女方婚後參與還貸的那筆錢是可以要回來的,是有這樣的條文的。但是條文和判決之間是有很大差距的,判決和執行之間也有不小的距離;弱勢的女方想從強勢的男方手裏要回錢來,談何容易。別忘了欠債的是爺爺,討債的是孫子。加上中國的現代婚俗,是男家提供房子的首付,女家負擔裝修,家具和電器的花銷。
  女家出的錢不見得少於男家。但是過幾年如果離婚,只有房子是保值和增值的,而裝修家居家電這些都可能貶得壹文不值了。那《解釋三》對於裸婚,父母也不贈房的夫婦是否就沒有影響呢?不是。我們知道男人通過轉移財產規避財產分割方面是能手,《解釋三》給男人轉移婚內財產提供了絕好的抓手。設想男方婚後偷偷取出夫妻共同財產,交到他父母手裏,讓他父母出面去買壹套房,寫上他壹個人的名字---哇啦,婚內共同財產立馬變成了他的個人財產了。女方想證明這筆房款不是男方父母出的,拿證據有那麽容易嗎?有人認為,如果是女方買房子,找上門女婿,離婚也不必擔心被男方分走房子,所以《解釋三》對男女是平等的。這樣想就太小看民俗的力量了。雖然男家把女方當成外人來提防是‘天經地義’的,反過來女家要是在婚前提防著男方,房產證上不給男方寫名字,那豈不是‘跟老公都要留壹手,必定不是個好女人’,‘還沒結婚就想到離婚,沒有誠意,不愛丈夫’?而且婚後丈夫可以以‘妳家防著我,給我帶來心理壓力’為由去出軌,甚至虐待妻子。這樣,即便法律賦予女家不在房產證上寫男方名字的權利,妳敢不給他寫嗎?
  《解釋三》不僅適用於該法通過後結婚的人, 也用於以前結婚的夫妻。 新法實行當天,就坑了壹個 2007 年結婚的女性,她丈
  夫多次出軌,離婚時凈身出戶的卻是她。接下來不知道還有多少早先的結婚的婦女要受其害。那麽現在的未婚女,就不需要親自結婚去領悟男權婚姻制度的罪惡了,看看老大姐們的遭遇就該長點記性了。這種法律是防不勝防的---妳今天為《解釋三》采取了防備手段,然後結婚了,認為自己很精明;但是人家以後可以給妳蹦出來壹個《解釋四》,把妳為《解釋三》所作的防範全部歸零,妳怎麽辦?除非妳不結婚,不然說不定哪天婚姻法就要坑到妳頭上。
  中國已婚女性婦科病發病率在三分之壹到二分之壹以上,在高校和機關工作的高知已婚女性也不例外---因為她們很難拒絕丈夫的性要求,不潔性行為時有發生,丈夫強奸妻子不算違法。我國已婚婦女人工流產率在 25%以上,有的地區則高達 60%以上---因為妻子意外懷孕需要墮胎,只有她獨自承受痛苦,對丈夫的名譽卻並無損害---所以丈夫往往會把避孕的責任全放在妻子壹人身上。
  已婚婦女面對的另壹個問題就是在夫家的壓力下,違背自己的意誌多生育。女人在可以完全自主的情況下,自然而然的生育意願是不會造成人口過剩的。比如北歐女權發達的國家,女人可以完全自主決定生育與否和生育數量,則國家人口數量不存在過多的危險;日韓雖然男權嚴重,但是男人迫於養孩子的經濟壓力和孩子沒有贍養義務的現實,也不再逼迫女性多生育,於是國家人口面臨負增長;在我國母系摩梭民族,女人生育與否,生育數量也不受男權勢力幹涉,所以摩梭族的生育率也壹直維持在低水平。可見當女性的生育意願不受幹涉的時候,不管是現代化社會還是原始社會形態,人口都不會有過剩的危險,都不需要強制計劃生育。
  我國的人口數量是如何到了需要用計劃生育來強制控制的地步的呢?因為已婚婦女壹直在夫家的壓力下,違背自己的意誌多生育。有些時候,表面上是已婚婦女本人想要多生,實際上是男權長期灌輸錯誤的女性價值觀的結果,加之女性被剝奪了取得其他成就的機會和自主獲取未來經濟安全的機會,所以不得不把希望寄托在生育上,希望通過生育換取在家庭中的地位和未來的養老保障。對於那些完全沒有生育意願的女性,壹旦和有生育意願的男人結婚,出路往往只有妥協生育或離婚;那些只想生育壹個子女的女性,壹旦和想要‘多子多福’的男人結婚,也就開始了漫長的抗壓之路。已婚女性如果在夫家的壓力下超生了子女,不但要承擔更多的子女負擔,還面臨被計劃生育法規懲處。
  2003 年婦聯的調查就顯示, 40%的已婚女性不願意生育;而她們中的絕大多數最終還是生育了子女,再加上本不願意生育二胎,最終卻生育了二胎的女性,已婚女性違背自己意誌生育的比例至少也有壹半左右。
  2011 年的新婚姻法《解釋三》首次以法律的名義認可,妻子不願意生育丈夫無權強迫她生育。 但是,與之搭配的是丈夫以‘妻子不願生育’為由提出離婚可以受到法律支持。兩個意見不合就分開,看上去公平合理;但是反過來為什麽不說‘不願生育的妻子可以以丈夫不斷糾纏她要孩子為由提出離婚’呢?可見主動權還是放在男人手裏的,妳不給我生我就休掉妳,但是我非讓妳生妳卻不能離開我。筆者可以肯定地說,如果女人們到法院說‘丈夫逼我生育’,單方面提出離婚的話,她們得到的答復肯定多為‘這是妳們的生活瑣事不合,感情尚未破裂,不允許離婚’。要知道,女人以丈夫是同性戀,或夫妻間無性為由提出離婚,尚且不能保證被法院支持,何況逼迫妳生個孩子這種‘小事’呢。
  家庭暴力對於我國已婚女性來說,仍是壹個無解的問題。 夫妻關系是施暴者的護身符,丈夫打妻子,連警察都不愛管。我國大約 30%的家庭都存在對女性的家庭暴力。不打死打殘,打了就是白打;就是打死打殘了,丈夫判得也不重(28 歲被丈夫打死的董珊珊,報警 8 次不起作用,死後丈夫判了 6 年半了事);而受虐的妻子反抗殺夫,判的卻不輕。在 2000 年前,受虐婦女以暴制暴殺死壞人,多被判死刑。 2000 後此類案件開始減輕對婦女的判決,但是女性殺死暴力丈夫仍然比殺死陌生施暴者的情況判的重。已婚女性犯罪率高於未婚女性, 獄中服刑的女性殺人犯不少是因為反抗暴力殺夫。有些人責備受虐婦女為什麽不離婚,但是妻子向暴力丈夫提出離婚的後果是很嚴重的,有可能使丈夫喪心病狂的將家庭暴力升級為殺人。中國是唯壹女性自殺率高於男性的國家,每年有超過 15 萬女性自殺,主要是已婚女性由於夫妻矛盾和姻親矛盾自殺。
  從有些方面來看,現在中國妻子生命受到法律保護的程度,還不如古代妻子。古代丈夫殺妻,只有‘因奸殺妻’才能能免罪,其他情況壹律要償命。古代小說《左維明巧斷無頭案》
  中,陳濟川供述‘因妻忤逆不孝,將刀殺死,拽屍門外。。。’結果被判了死刑。可見因妻子對婆婆無禮而殺妻也是不能免死罪的。現在丈夫打死妻子,就算是沒有任何緣由,也不會償命。古代丈夫如果由於袒護小妾,致使妻子自殺,那也是要判刑的。《金瓶梅》中的陳敬濟就是這樣因‘逼死’妻子而被判刑的。換到現在,丈夫包二奶致使妻子自殺,那是不會判任何罪的,因為人是自殺的,不是他殺死的嘛。
  我國已婚婦女面臨這麽多無法解決的問題,可以想象她們的心理健康是堪憂的。但是我國尚無壹項研究把已婚和未婚女性的心理健康狀況進行對比。
  西方從 70 年代到 90 年代的研究多發現已婚女性的心理健康程度低於單身女性【4】;而且,把男女分成未婚組,已婚組,離婚組和喪偶組來看,只有在已婚組內女性的精神疾患發生率高於男性。【5】 如今的西方,女性處境相比上世紀 90 年代已經改善,女性婚內權益可以得到良好的保護,已婚女性的身心健康已不再比單身女性差;但這並不意味著中國已婚女性的境遇也比 20 年前有所改善。我國已婚女性自殺率遠遠高於未婚女性,犯罪率也高於未婚女性。
  但是不少受害的已婚婦女往往表現出對婚姻制度的積極維護,對主要過失方的丈夫的積極維護,有時候不惜打擊無辜者和次要過失方,表現出‘我離開婚姻就活不成’的心理。
  這是為什麽呢?這就近似於斯德哥爾摩綜合癥。 什麽是斯德哥爾摩綜合癥呢?舉個例子就像奧地利被囚禁在地牢裏十幾年的那個女孩:她被和外界隔絕,她的生命就在綁架者手裏捏著,她活的每壹天都是綁架者讓她活的。而且她和綁架者成了拴在壹條繩子上的螞蚱---綁架者每天送食物給地牢裏的她,如果他外出出了什麽事不回來了,女孩也就會餓死。久而久之,女孩對綁架者產生了感情,不但不恨他,還在被解救之後買下了當初被囚禁的房子,獨自住進去追憶過去。斯德哥爾摩綜合癥產生的根源,就是被隔絕外援之後對施害者產生的依賴。女性在婚後會壹定程度的被與外界的支持隔絕。女性受到夫家的不公正待遇,即使涉及暴力或嫖娼這樣的犯罪行為,女性也得不到什麽外界精神支持。主流輿論常見的反應是‘誰叫妳自己選人選的不好’‘男人這樣很正常’‘離婚再找也找不到更好的’‘妳自找的’‘活該’‘好好檢討壹下自己 ,改進妳自己’
  久之,不少女性會意識到,
  數說夫家的不是,不但不能給自己換來支持,反而會使自己的名聲更差,受到傷害更多,還不如打落門牙肚裏咽,家醜不可外揚,轉而向外人‘曬幸福’來換取尊重。 而已婚男人吹毛求疵的批判妻子的既不違法也不違反道德的所謂‘不是’,卻能引起主流輿論的共鳴,對妻子口誅筆伐
  當女性在婚內遭遇問題的時候,連外界的精神支持都被如此隔絕,更不要談其他的實質幫助了。加上長時間與丈夫之間的法定利益捆綁關系,於是受害的已婚女性患上斯德哥爾摩綜合癥就不奇怪了。
  已婚女性的境況如此種種,不壹而足,如果這不叫‘把自己賣了’,什麽叫‘把自己賣了’?就算是壹分錢沒有收,也相當於把自己賣了---出賣了。
  現在的男權輿論上下壹心,不謀而合的擠壓剩女討伐拜金女,第壹是要敦促女性快結婚,第二要求她們放棄自我保護,從而實現男性利益的最大化,可見維護男權,婚姻是關鍵,女人結不結婚如果不影響男權,就不會有這樣的反響---這更說明婚姻之家是剝削女性的基本社會單位。
  我們談戀愛,只談愛情不考慮婚姻的時候,沒有必要太計較得失,順其自然即可,哪壹天不愛了,同樣順其自然的分開;但是要進入婚姻的時候,就應該謹慎付出, 理性權衡對方的條件---畢竟婚姻不等同於愛情,不是哪壹天不愛了就可以擡腳走掉,妳可能還要和妳已經不愛的配偶共同生活相當長的壹段時間。要走進婚姻制度,就要順應婚姻制度的本質。擇偶的時候,我們應該做到‘信愛分離’。男人出軌的時候不是經常喜歡用‘我們男人可以性愛分離’來辯解嗎?我們提出信愛分離,就是不要因為愛壹個人就相信壹個人。信和愛完全是兩碼事,愛是不受自己主觀意識控制的,是沒有緣由的;而信任從來就沒有白來的道理。信與愛的距離,要比性與愛的距離大得多。‘愛我就信任我,不然就是不愛我’
  是個無理要求,因為理性是不應該被感性所幹擾的。女人也絕對有信愛分離的能力。考察妳所愛的人,頭腦要保持清醒,不能盲目信任。要知道那麽多結婚後發現結錯的女人,婚前都是信任丈夫的,都認為不幸的事情都是別人家的事情,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妳越認為不可能發生在妳身上,將來就越可能發生在妳身上。
  如果妳壹輩子不想生育,妳則沒有結婚的必要,談壹輩子戀愛就可以了。婚姻是不能用來挽留愛情的,當相戀的任何壹方不再愛另壹方的時候,最符合妳的利益的結局就是妳可以方便的分手以便妳另覓知音。對不想要孩子的女人來說,婚姻只有羈絆沒有用處。不想生育的妳如果結了婚,就難免被夫家強迫生育了。
  結婚為了老來有人照顧的說法,也不適用於不想要小孩的女人。首先老太太想找壹個老公公談戀愛並不是什麽難事,其次,同齡的老公公和老太太,往往是老太太的身體好,需要照顧老公公,而且老公公去世早,女人晚年基本享不上丈夫的福。(任何國家任何年代奴隸制的時候,同齡的老年奴隸,都是女的價格高於男的,奴隸主不是傻子,老太太身體比老公公強是常識。)
  如果妳想要小孩,目前妳只有結婚壹條路。擇偶的第壹個原則應該是:結婚後生育前,妳的生活總體狀況要比婚前強,這個婚才值得妳結。具體怎樣才算生活總體狀況比婚前強,需要妳運用理性自己來判斷。第二個原則就是,妳生孩子是為妳自己生的,不是為了妳丈夫生的,丈夫有壹天可能就不是妳的了,但妳的孩子永遠是妳的,要陪伴妳壹輩子的。生育成本高的是妳,生孩子反正要吃這麽大苦,為什麽不為自己生壹個高質量的孩子來傳承母系血統呢?所以選擇丈夫的先天資質馬虎不得,他的家族病史,直系親屬壽命,他的長相,體格,和性格都要看,看他是否適合給妳未來的孩子提供基因。
  不論妳生下女孩還是男孩,把 ta 教育成女權主義者都不會錯。女孩子成長為女權主義者,男權分子都接近不了她,她壹輩子不吃別人的虧,不上當,會保護自己的利益,媽媽多放心。男孩子成長為女權主義者,他的心理總是平衡的,外在就有不患得患失,大氣的魅力;而且思想層次高,最能受上層女性的尊重和青睞。
  為了說明男權輿論的可怕,我們來揭穿壹些長久蒙騙了我們的謊言。這些謊言,專家和大眾顯得眾口壹詞,導致女性們壹直深信不疑。他們的口徑如此統壹,難道僅僅是巧合嗎?
  母親大齡比父親大齡對孩子不良影響更大?錯!以 86 類主要的和嚴重的新生兒缺陷的總和發病率來看,高齡父親對新生兒健康的負面影響大於高齡母親。 【6】 40 歲以上的男性生出缺陷兒的幾率比 40 歲以下的男性高出 20%。然而,研究未能找到母親年齡與新生兒缺陷總發生率的關聯。母親高齡的確會使孩子患唐氏綜合癥的機率增大,但是嬰兒先天性動脈導管未閉和幽門肥大性狹窄發病率隨母親年齡增大而直線下降,先天性胯骨脫位的發病率則與母親年齡構成鐘形曲線---母親 30 歲以前,隨母親年齡上升;母親 30 以後,隨母親年齡下降。【7】 所以各種先天病機率的升降抵消,最後的結果是母親年齡與新生兒先天病發病率無關。中文網文都咬住唐氏綜合癥不放,但對其他主要由高齡父親造成的病種閉口不談,是何居心?
  年輕女人和大齡丈夫生育還有什麽不好?父親的年齡與胎兒的流產幾率有明顯的關系。
  【8】 壹個女人與 35 歲以上的男人懷孕,她面臨的流產風險約是與 25 歲以下的男人懷孕的 3 倍。當然,女人自身的年齡對她流產的幾率影響要比她丈夫的年齡顯著得多;但是不管是誰的問題造成的流產,帶來的生殖健康的創傷都是由女性壹方承擔的,因此女人選擇與大齡丈夫生育,不利於降低自己的生育健康風險。
  女人生孩子越早越好嗎?錯!女性在 20-24 歲所生的孩子,比 30 多歲所生的更容易在壹年內夭亡。 【9】 而且女性生殖能力最強的時期並不是她們生育的最佳時期。【10】 由於生物社會學因素的影響,從性成熟到 34 歲的女性,產後長遠健康狀況遵循‘生育越晚越健康’的規律。【11】 在中低收入國家,在母親 27 歲以前,新生兒的健康程度壹直是隨母親年齡遞增的。【12】 所以,考慮我國國情,女性最佳生育年齡在 27-34 歲之間皆有可能,是壹個比較寬的範圍。
  生孩子有利於女性健康嗎?錯!不生育不會縮短女性壽命。【13】
  女人不生育不哺乳導致乳腺癌嗎?錯!終生不生育的女性乳腺癌幾率與 25-29 歲初育者壹致 【14】;終生不生育的女性,得乳腺癌的可能性小於 35 歲以後生育的女性。【15】 健康飲食是預防乳腺癌的首要途徑,生育只能算次要因素。【16】
  壹次完整妊娠使女性提高十年免疫力嗎?沒找到!我們試圖尋找這個結論的學術文獻出處,終無所獲。
  剩女生理心理健康容易出問題嗎?沒人做過研究!網上不乏‘剩女健康’類文章,如‘剩女健康隱患多’‘婦科病最愛戀上剩女’‘小心剩出婦科病’‘乳腺病總是鐘情剩女’
  ‘剩女易成乳癌高危人群’ ......種種嚇人的標題直指大齡未婚女。但是,不論是中國還是外國,都沒有做過剩女健康方面的研究。(剩女特指 27 歲以上從未結過婚從未生育過的女性)
      性騷擾和性暴力
  我們在戀愛篇中講過,性自由權利是女權的重要組成部分。性自由不僅包括選擇戀愛和性愛對象的自由權利,也包括拒絕任何人的性騷擾,拒絕任何人的性要求的權利。
  男權既不認可未婚女性發生性的權利,也不認可已婚女性拒絕丈夫的權利,因為男權是把女性的身體或‘貞操’當作男性的財產來‘保護’的,他們對女性的身心健康毫不關心。
  違背女性意誌的性行為給女性帶來的傷害,除了身體方面(疾病,意外懷孕,以及在強迫過程中被毆打等),更加罪孽深重的是其對女性精神的摧殘。當女性感到對自己的身體都失去主權的時候,伴隨而來的是自尊心自信心受挫,對施暴者的仇恨無處發泄,對自己的厭惡感蓄積,最終她的心靈會留下永久的傷痕。
  性暴力不僅包括使用體力來對女性實行傷害的行為,也包括用語言威脅或趁女性意識不清而得手的情況。性暴力的受害者,在事情過去並重獲安全之後也不能完全恢復,受害的陰影會時不時的浮現,困擾她壹輩子。違背女性意誌的性行為給女性帶來的傷害,不因女性是否有過性經驗而改變,也不因施加著者是誰而改變。所以女性面對丈夫, 男友,或曾經的性伴侶提出的性要求,不願意就是不願意,堅決不可以妥協。
  性騷擾給女性帶來持續的焦慮,恐懼和厭惡感,更直接的影響女性的日常生活,使她不敢去某地,使她心驚膽戰沒法正常做事情。但是性騷擾的問題並未受到普遍的重視,很多人認為小事壹樁不理他就過去了。其實,性騷擾並非指偶爾壹次的不良行為,而是指反復多次的行為。壹種看似輕微的不良行為,如果對人持續重復多次,給人造成的痛苦可以是令人發瘋的。 性騷擾不見得含有身體的觸碰,可以是跟蹤,語言,信件,也可以是無休止的眼神瞪視和打量。性騷擾的語言也不壹定是黃色或恐嚇的語言,如果壹個男人在妳已經明確表示不想和他外出的情況下,還不斷的重復同樣要求,很明顯其目的就是為了惡心妳或者攪渾妳的腦袋,這就是壹種性騷擾行為。由此看來,‘死纏爛打’式的追求行為,如果引起了妳的反感,那就是性騷擾。但是我國法律不健全,很多明明是性騷擾的行為在法律上並無認定,所以我們靠不到法律要靠自己,要主動的自我保護,而不是壹味的忍讓和息事寧人。
  未婚女性受到性暴力和性騷擾的主要來源,不是陌生人而是熟人和男友。
  責備受害人是男權的傳統,女性遭到熟人的性暴力和性騷擾時,往往有以下男權輿論歸咎受害者,為壞人開脫:‘妳打扮得如此暴露和風騷是為了什麽,還不是自找,男人誰能抵擋那種誘惑的’,‘誰叫妳和他相處那麽近的,也難怪他會誤會’,‘妳對他本來就有好感,還不是妳想這樣發生的’或者‘妳對他拒絕得不夠明確,有半推半就之嫌’。
  ‘女性打扮得性感就是為了誘使男性作出行動’是典型的對女性思維的錯誤揣度。 女性想要展示美麗是為了心理滿足感,是壹種增強自信,得到好心情的方式,和希望不希望男性作出行動是兩碼事。甚至在不出門的情況下,女性也喜歡把打扮自己作為調劑。美國有位醫生說,當他巡視女病房,詢問每個病人是否好壹點的時候,如果看到哪個女病人拿出化妝品和小鏡子開始化妝,就不用問也知道她今天身體好轉,心情舒暢了。
  沒有哪個正常女性會故意光著身體跑出去,所謂的穿著暴露不暴露都是相對的,是男人心理的問題。比如古代女人穿得嚴嚴實實的時候,女人如果解開第壹個上衣扣,只把脖子(粉頸)露出來就可以引起男人想入非非。現在到了遊泳池,每個人女人都穿泳裝也不會導致整個遊泳池的男人都瘋狂。校園裏的女學生穿得再暴露會比泳裝更暴露嗎?即使如果壹個女生真的穿著和泳裝壹樣暴露的衣服走在校園裏,男人正常的反應應該是感到她很可笑,而不應該是有什麽性沖動---因為她的穿著很不符合場合。話說回來,壹個女生的穿著舉止再怎麽傻,妳可以笑她傻但是不可以侵犯她---因為傻和笨不是壹種罪,不能以此為由去侵害她的人身權利。
  如果要求女生不要打扮得性感來避免性侵害的話,就是要女生在美麗的自由和人身安全之間做出抉擇。而這兩種權利本來就是每個人都應該同時具有的。比如妳家電路被電工接錯,妳每次開電視都要被電壹下,妳找來電工要他改正這個問題,電工對妳說‘誰叫妳想看電視的,妳不看電視不就不挨電了嗎?’妳是不是要問‘我憑什麽沒有權利在不挨電的情況下看電視?’同理,女性憑什麽沒有既性感美麗又安全的權利?
  男權還有壹個有趣的邏輯:把女性的所謂‘缺點’作為壓迫女性的理由,而把男性的缺點當作男性作惡的通行證---男性天性如此,不可改變,所以男人作出這種舉動很正常。
  比如辯解說男性很難抵抗性感女性的視覺誘惑,所以女性被性侵她自己也有責任。這就好比我帶著很貴的鉆石項鏈走在街上,項鏈被人搶了,對簿公堂的時候強盜說‘是人都很難抵抗金錢的誘惑的,她戴著這麽值錢的項鏈招搖過市才導致我心生歹意,所以她也有責任,我請求輕判。’是不是很可笑?人人都應該有自控能力,如果妳自控能力差說明妳有毛病,妳自己去治療,不要把妳的毛病轉嫁成為我的責任。
  女生想交男性好友,想與有好感的男生多交往,或者主動追求喜歡的男生都是正當的。
  這些都不意味著女生想和這些男生發生身體關系;如果她因而受到了性侵,絕不可以說她是自找的。在戀愛篇中我們講過,女性拒絕男人不需要講第二遍,她講壹遍男人就應該明白和尊重。可是偏偏有的男人喜歡自作聰明,壹廂情願的認為女生是在半推半就,明拒暗迎;或者明知女生的想法,還要試圖用別的辦法讓她失去判斷力。我們壹定要先明確性侵的責任人不是我們自己,才有辦法去反抗這種現象並保護自己。
  預防熟人性騷擾和性侵害的方式就是---防微杜漸,勿存幻想,廣而告之。女生要相信自己的直覺,在感覺到自己不喜歡的端倪和小動作的時候,要直言表達自己不喜歡,請勿如此。不要因為怕誤會了對方,或者給對方造成傷害,或者把關系搞僵就不好意思明說。
  如果他是壹個性格健康的好人的話,妳的直言是不會把妳們之間的關系搞僵的。這個時候有少數男人會惱羞成怒說妳自作多情,說我怎麽可能對妳有想法,妳的條件沒有那麽好之類的話。這就正好暴露了他是壹個心理極其陰暗的人,必須要終止和他的交往,並及時把他讓妳不舒服的事情告訴其他好友。 第壹時間告訴他人是最好的證據,是防止事情被扭曲傳播而變味的最好措施,是防止以後發生更惡性的事件的保險鎖。將來說起哪個傳說版本才是真?打開電子郵箱看時間,最早的述說最受信賴。在妳明確表達過妳的想法之後,如果他第二次做出妳不喜歡的事情,就已經說明他人品不好,內心對女性絕無尊重之意。不要對他再抱有幻想,不必再對他勸說解釋,應該直接斷絕交往。如果由於學業安排無法做到絕交,也應該不再與他在任何非公共場合會面。後續可能發生的每壹次騷擾,都應該及時告知妳周圍的人和他周圍的人(如果有證據則也應該出示給他人),切勿幫他保守秘密。
  妳把他的行為搞得越透明,他終止的就越快。有時受害女生反而名譽受損是怎麽造成的呢?
  就是因為事情剛剛發生的時候女生不願意得罪人,不好意思說,沒有及時告知旁人,等到忍無可忍告知了旁人的時候,作惡的壹方可能已經傳播了壹個不同版本的故事了,或者可以質問妳,‘既然這麽早就發生了,當時妳為什麽不馬上反對,還不是妳自己願意?’妳豈不是更有口難辯?
  性侵害的實施者是男朋友的情況更為普遍,常見性僅次於婚內性侵,受害女生更難得到旁人的理解和支持,施害者受到輿論譴責的可能性更加趨近於零。但是受到男朋友的性侵害給女生帶來的痛苦要比壹般熟人的情況更嚴重,因為對妳實施殘酷傷害的人正是妳最信任的人。不良的男朋友對女友實施性侵的借口往往是‘妳沒有盡到女朋友的義務’‘妳的拒絕給我的生理心理帶來了傷害’‘妳不是真心喜歡我的’---把錯誤都放到女友的頭上去了。
  首先女朋友沒有滿足男朋友的義務;其次如果被女士拒絕就可以傷害到妳的話,說明妳有毛病請去治療;最後,如果妳說我拒絕了妳就說明不是真心喜歡妳的話,那麽恭喜妳說對了,我從現在開始不喜歡妳了,請妳滾出我的生活。
  在原則上,預防男友的性侵和預防壹般熟人的性侵方式是壹樣的:防微杜漸(從他的第壹步使妳不喜歡的行為開始明確拒絕,不讓他發展成為第二步),勿存幻想(妳明確反對過的行為第二次發生的時候就足以證明對方的人品惡劣,應該立刻終止交往),廣而告之(除了妳和他周圍的人,還應該告之自己的父母和他的父母)。但是由於男女朋友關系,女生更容易原諒不良的男友;而且由於‘熟不講理’,男友更可能死纏爛打迫使女友原諒。這就只有靠女生自己提高判斷力,需要認識到這種男人是不可能改正的,他現在所暴露出來的自私與無恥可以在將來給妳帶來更深重的災難。
  為了讓不良男友終止對妳的無理要求和騷擾,可以在他做出令妳反感的舉動時用臟話高聲惡罵,讓他喪失興趣;在他企圖侵犯妳的時候,直接伸手在他臉上制造越明顯越好的傷痕,讓他知難而退。
  男性是終止性暴力的責任人,任何男性對女性施加性暴力的事件皆是男性的責任。
  有研究表明,男人飲酒和性犯罪之間有直接的關系;而女人飲酒和遭到性侵之間卻找不到數字關聯---所以不要責備女人醉酒招致性侵,應該戒酒的是男人。
  有壹種‘強奸’文化:當女人不願意答應性關系的時候,男人往往想辦法讓她放松點,勸誘她答應下來,然後認為他們的行為就不是強奸了,就正當了。 但是我們說的女性要‘自願’,是完全主動的自願,不是人為制造的自願(don?t manufacture consent)。在‘被自願’
  的情況下發生了關系的女性,將來必會產生懊悔,自責,而且投訴無門,這種痛苦是很嚴重的。
0
分享 2020-12-28

4 个评论

父權社會是支持專偶制的,專偶制壓迫了女性的自由,專偶制衍生出來的家庭觀念讓婦女成為男性的工具,父權社會是中國儒教極權主義的產物。
婦女不應該是生育工具,婦女不應該是家庭的工人,左派傾向於支持這種觀點,右派傾向於支持傳統的家庭。
wetoo 新注册用户
左右派都應該支持選擇自由。夫婦是兩人結合,商量著辦最好
反共左派 黑名单 回复 wetoo 新注册用户
是呀,應該反對父權對女性的壓迫。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反共左派 黑名单

認同社會民主主義的反共異議人士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2-29
  • 浏览: 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