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我们所憎恨的思想的自由

很显然,品葱很多人认同一个德国二战后发明的“防守型民主自由原则”,如下:
為了保障所有人的民主自由繼續存在,導致民主自由不繼續存在的主義不受民主自由保護。(人話:不能用民主自由反民主自由)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575864

作为一个倾向于美国传统的自由意志主义者,我当然不能认同这一原则,因为我认为这显然是违反第一修正案的精神的。

美国作为第一个在宪法上确保言论自由的国家,其传统一定有其学习之意义。所以,我建议各位反贼了解一下这一传统,即使各位到最后仍然选择接受的德国原则,我的目的也达到了。

在此,我推荐一本书,Anthony Lewis所著的Freedom for the Thought That We Hate,此书名称翻译为中文也是本文的标题(另外吐槽一下此书大陆译为《言论的边界》)。此书介绍了美国历史上各个有关第一修正案的最高法院判例和当时的社会情景,并以此来表达作者对美国无可比拟的言论自由的认可。
libgen链接:


书中包含了大量大法官,政治人物,和哲学家对言论自由的维护,我在这里摘录几个:
布兰代斯大法官:
那些为我们争得独立的先辈们相信,国家的终极目的是让人自由发展自己的能力;政府行为应该谨慎而不是随意。他们看重自由,认为它既是目的也是手段。他们相信自由是获得幸福的秘诀,勇气是获得自由的秘诀。他们确信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是发现和传播政治真理不可缺少的手段;没有言论和集会自由的讨论将会是徒劳的;而有这些自由的讨论自然就足以防范有害思想的传播;对自由的最大威胁是惰于思考的人民;公开讨论是一项政治义务,这应该是美国政府的基本原则。先辈们认识到所有人类机构都会面临威胁。但他们知道,只靠对违规的惩戒是不足以维系社会秩序的;压抑思想、希望和想象力是危险的;恐惧导致镇压;镇压滋生仇恨;仇恨威胁政府的稳定;通往安全的道路在于有机会自由讨论不满和补救措施;而对邪恶思想的最佳补救措施就是好的思想。因为相信理性的力量在公开讨论中的作用,他们避免了用法律制造沉默这种最恶劣的强权说话方式。他们还意识到,多数人的统治有时会带来暴政,于是修改联邦宪法以保障言论和集会自由。

那些经过艰苦卓绝的革命终于赢得独立的先辈绝不是懦夫。他们不惧怕政治变革,也不会为了秩序而牺牲自由。对于勇敢而自信的人来说--这种自信源于民主政府所具有的自由而无畏的理性,言论所诱发的危险不会被认为是明显而即刻的,除非人们感到危险如此迫在眉睫,甚至在有机会充分讨论之前就会降临。如果有时间可以通过讨论揭露错误和谬论,通过教育的方法扭转邪恶的话,那么对付言论所可能诱发的危险处方应该是更多的言论,而不是强制的噤声。

塞缪尔 亚当斯:
我们的先辈来自地球上各个角落,正是关乎良知的思想自由和独立判断引导着他们,聚集到了这块新大陆,建立了快乐的国度。这里,是他们最后的避难所

约翰 密尔:
即使一个荒谬的信仰也是有价值的,因为对其争论的过程本身即可检验和进一步证明相反观点的真实性

霍姆斯大法官:
希望达成的终极理想最好能通过思想的自由交流来实现,对真理的最好检验是在市场的竞争中让思想的力量本身为人们所接受。

如果宪法中有任何一项原则比其他的都更势在必行,那就是思想自由的原则——这不仅仅是那些与我们志同道合者思想的自由,还包括那些我们所憎恨思想的自由。

《经济学人》:
巨大的危险在于打着阻止顽固分子的旗号限制言论,其最后的结果往往只能是扼杀所有批评

托马斯 杰弗逊:
如果其他人能自由地展示其的错误,而且法律能准备好惩罚第一个由其所造成的犯罪行为的话,我们对某些人误导的逻辑没有任何恐惧。这是比法官的良知更安全的纠错方法。

如果我们之中有任何人想要解散联邦或者更改它的共和体制,请不要干扰他们,让他们成为我们安全的纪念碑。在这安全下,错误的理念是可以被允许的,如果如果理性可以自由地与之对抗的话。


总之,中国革命成功之后,不管是分成各地政府,还是会有一个新的联邦政府,我希望新政府(们)的民众们会选择采用美国传统,而不是德国传统。
2
分享 2021-01-05

1 个评论

品葱很多人以为在西方德国那套“防卫式民主”是用来反共的 其实不然 那就是一套打着反纳粹旗号打压右派的手段 在很多西方国家你可以随意举着镰刀锤子旗  那你敢举万字旗?随随便便以仇恨罪逮捕你 

所以你要么都禁 有么都不禁 别打着“防卫式民主”的旗号 搞明显双标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在下自由意志主义者,无政府资本主义者,奥地利经济学派;点踩传送:https://pincong.rocks/article/27804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1-06
  • 浏览: 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