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的力量不在暴力之中(民主的力量不在多数人的暴政之中)

虽然有两位网友反对,思考再三,还是保留标题中【暴力】二字。
正文虽然没有提及任何形式的暴力,但这其实指向的,是一种【多数人的暴政】,因为要涉及太多学术内容,简单的说一句:【多数人的暴政】,只存在于原始的,陶片放逐法的【古典民主】中,现代民主的伦理和契约基础相当复杂,已经抛弃了多数人的暴政这一论点。
------------------------
对重启麦卡锡主义的渴望,简直像是一场狂欢。
 
在这里,我想提醒大家:
美国【反思】麦卡锡主义,是因为它是【错误】的。
但是
美国【终止】麦卡锡主义,是因为它是【失败】的。
 
注意,为了阻止中共窃取技术,遣返留学生,歧视留学生什么的,相对于麦卡锡主义,都是【无足轻重的小事】。
 
而麦卡锡主义,是足以摧毁民主的大事。
 
小年轻,用大词,很多人,包括一些右翼学者,都没有充分理解麦卡锡主义的危害性。
 
这么说吧,现在的中国,就是麦卡锡主义的镜像,一种全民迫害和自我审查。
从伦理上,麦卡锡主义会消解民主的根基:自由和人权。
从功利上,麦卡锡主义会消解掉民主的优势:信用和创造。
 
假如走上麦卡锡主义的老路,美国就变成了一个在人口和好斗性上,都处于弱势的劣化版中国。
 
那时候笑的就不是我和你们了。
 
4
分享 2019-01-07

23 个评论

自由是否能保卫自由本身?人们为什么需要政府?

极端的麦卡锡主义是否存在?

你明明100%知道这个人是共产党但是你没有任何证据,你会放过他吗?

如果是,共产党知道你100%是个反革命,但他没有任何证据他会放过你吗?

若是没有麦卡锡主义,美国今天会存在吗?

如果没有皮诺切特,智利是否会变成委内瑞拉或古巴呢?

今天你为共产党说话,明天共产党来了你说的了话吗?

今天美国的爱国者法案,是否是当年的麦卡锡主义的温和版?

这些问题太深奥,我个人认为我们还是多看别人回答比较好。
反共不能太极端了,在很多民主国家共产党都是有一些席位的,甚至塞浦路斯上一届总统就是来自共产党,你看西方国家都没什么意见,因为他是通过合法的民主程序上台的。民主制度具有包容性,只要在法律范围内允许各种反对派存在,只有专制独裁才不允许发出不同的声音,我们反对的实际上是专制和暴政。
如果,是针对敌国的民众和敌国代理人我觉得无所谓。自由和民主是可贵的,很容易被独裁国家进行干扰和侵蚀,正常生活下麦卡锡主义是不能被接受的,不要忘记赵家时刻都在企图搞乱民主世界,所以我主张对等。赵家偷美国技术不承认,我抓你赵家人也可以不用非要遵守一般程序。
一个医生如果治重症,还要追求完美无缺的温和疗法,恐怕病人的时间不允许。好的医生是对症下药。对付共产主义这种癌症,就得用麦卡锡主义这种化疗方式。
战争是战争,内政是内政,把中共屠个十来遍无所谓,对内搞麦卡锡就是自取灭亡,而且屁用没有。
共产主义的去自组织性,决定了其社会性战争行为必須永久化。你觉得对付共产主义是内政行为,我觉得这是一个社会战争行为。
关键是没用,共产党人又不是弱智,他们比民主人士会隐藏多了,搞大清洗就是遂了他们的意。
你要怎么识别共产党/同情者/共产主义者/共谍?
靠踏绘吗?让他撕马克思全集?
是么?像你这种接纳,包容共产主义癌细胞的方式就有用了?既然受过共产主义的苦,就应该知道,用战争对抗战争,以牙还牙是作为对抗共产主义的思想疫苗的基本原则。从来没有听说,包容,接纳,非暴力可以作为疫苗的。
不要在自己的脑海里打战争,DOD的新财年计划,难道要写:“把所有间谍找出来关起来”么?
你说要抓共谍,至少有个基本章程吧,比如监听全国电话。
说真的,虽然监听全国电话已经够恐怖了,比起麦卡锡主义还是弱爆了,麦卡锡主义是只要你有同情言论就抓起来。
暴力乃文明之父。如果题主能在某种地方文明的存在,那么肯定是在其他的某个地方,有些暴力的人,使用暴力的方式替你守住了边界。 题主生活在羊群中,为了和狼群谈判,居然要先杀掉自己的牧羊犬,很可悲。
你也别脑补了。麦卡锡主义难道一定要像你想象的那样愚蠢的操作么?
西方比你更极端的观点不是没有,但你好歹要从事实和理论出发来说服我吧。
你不能在脑海中单方面宣布胜利啊。

1。我不反对使用暴力,甚至支持使用暴力。
2。我反对的是无效甚至反效果的暴力,你去找一个民主国家大清洗成功,或者部分成功的例子让大家看看啊。
3。不要提共产党的大清洗,共产党本来就是低效的社会,而且苏联大清洗还失败了。
如果你真的能证明一个人是间谍,那就不需要麦卡锡主义,麦卡锡主义和愚蠢不愚蠢没有关系,而是【言论罪】本身。
你非要造一个不是麦卡锡主义的东西,硬说那是麦卡锡主义,没意思。
你明明100%知道这个人是共产党但是你没有任何证据,你会放过他吗?

如果是,共产党知道你100%是个反革命,但他没有任何证据他会放过你吗?

这种太极端的例子,不是我们需要担心的。
兵器有那么多种,治疗方式也有那么多种。如果生病了,我们应该讨论怎么治病。而不是在这里无意义的讨论哪种药太猛。总之,你这个标题错了。暴力乃文明之父。宣传文明,爱与和平,你觉得是羊群的功劳,还是牧羊犬的功劳,抑或是两者的合作?如果你自觉是羊群的话,就不要取这种自断臂膀的观点。
我举个反例吧:终结二战的,是科学的力量,科学需要的,是文明而非野蛮,正是因为德国抛弃了犹太科学家,苏联抛弃了大量数学家,美国才取得了胜利。
如果说十字军东征的时候,暴力还是战争的主要因素,那从黑火药发明以来,暴力的作用就越来越小了。
我从不觉得我是羊群,也不觉得靠刺刀能够保卫自由。
跟共产党拼刺刀,放弃非对称战争的科技优势,才是自断臂膀。
id1984 已停用 ?
麦卡锡不是暴力,扯暴力就有点脱离实际了。
麦卡锡的危害是破坏人与人的信任,捕风捉影等等都是在破坏合作。
但是,我还是要说这个但是,
麦卡锡这样的危害对以互信为社会合作基础之一的美国来说是极大的,
但对一个从来没有互信的社会来说影响反而很小,可以忽略不计。
这取决于美国是否认为自己在“战时”。战争时期对于公权力的临时赋权是可以超过一般情况的底线的,因为保障生命安全是一切自然法的最基本底线。罗马共和国时期曾经有“独裁官”制度可以在几个月的有限时期赋予独裁官无限权力,当然限制非常苛刻。当今的民主国家也有类似的战时紧急状态的制度,更为严格却也不可或缺。当然,这也使得执政者破坏民主成为可能。

现在的美国并不会重启麦卡锡主义。华人也许认为对抗中共就是无比重要的战时,反共是世界生死存亡的问题。但是其实美国人并没有那么想。川普再在各方面打击中国,推翻中共也从来不是他的终极目的,甚至不是个目的。实际上我认为(且我在旧品葱就一直这么说),贸易战的核心并不是打击中国,而是怎样和欧洲日本等国一起,调整国际贸易秩序。无论是对中国的手段,还是对其他国家,都仅仅是为了这个服务的。

中国的威胁相比起当年的苏联,实在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了,作为以右翼民族主义为意识形态的中共也并没有苏联当年在全世界发动颠覆活动的能力。中国对于美国的军事威胁甚至不如军国日本。所以美国并不会就为了对付中共就付出那么大的代价让自己进入战时状态的。
大陆的共产党是恐怖组织,而这些国家的共产党又不是,没有大陆共产党的所作所为。
同意, 不是所有的共产党都是CPC
西方一些国家的共产党没有执政权, 但是在领导工人运动方面还是起到一定积极作用的.
很多时候一些矛盾说白了就是阶级矛盾.
中共暴政与中国民众的矛盾实际上就是官僚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矛盾.
所以人要看清自己的阶级, 我生活条件自己虽然算个"中产", 实际上就是个打工的无产阶级.
所以我是支持领导工人争取利益的共产党的.
我反共反的也是独裁的官僚资本主义中国共产党.
麦卡锡主义就像资本主义国家版本的文革
(钓鱼网站已屏蔽)

我们姨杀队一直在对你们有利的姨韭站里战斗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2-04
  • 浏览: 1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