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环球时报记者付国豪在香港机场的遭遇及事件后续? - 红盾局长克里斯的回答 - 知乎

【原载知乎,抢救一下,图片没有保留,直接去链接看视频吧】
【借用袁腾飞同志的一句话,“你觉着,是让自己看起来更可爱更有理才更有人愿意接近支持呢;还是让自己看起来更可怕更暴力有人支持呢”——“那你觉着自己该变成什么样呢”】
【低级的反贼只会起反作用,甚至被敌人利用,甚至就是敌人伪装的】
【以下原文】

这篇答案也许会被删,但我希望知乎的运营同学,在可能的情况下慢点删,禁言我
甚至封号,我都接受处罚。


首先,谴责在示威中使用暴力的人,现代文明的底线不能打破。


不讨论当晚的另一个案例(自称游客疑似深圳辅警的徐锦炀),专门说付国豪这件事。


先说一个常识。一般来说,在游行示威中,无论是示威者还是维持秩序的军警,通
常不会攻击记者。记者手里的笔和镜头给予了他们巨大的权力,要挑战这种权力就
可能导致自己所在的阵营道义破产。而且在香港机场的这次示威运动中,记者在外
观上非常容易识别:反光衣加白色头盔,上有“Press”和“记者”字样,很难认错
(如下图右边),而且现场有很多记者,为什么示威者专门袭击付国豪?





根据当地新闻网站HK01(实控人于品海是亲内地人士,他同时还控制着另一个海外
亲内地中文新闻网站多维)的报道,有示威者发现付国豪身穿记者荧光衣,而且在
近距离拍摄示威者,疑似在记录示威者身份,所以上前盘问了他,但付国豪转身逃跑。





之后的过程被在场的其他记者拍摄了下来,例如《纽约时报》引用的这段来自美联社
的视频(需过墙,事件过程大概从6分钟左右开始):

https://www.nytimes.com/video/world/asia/100000006660086/hong-kong-protests-video.html

美联社的视频开始时,付国豪已经被很多示威者包围,而且有示威者用捆扎带把付
的双手反绑了。




此时有很多人在用粤语和英语提问,也有一些示威者在劝说所有人冷静,有人解开
了付国豪的手。



现场秩序稍微恢复一些后,示威者开始询问付国豪,双方用英文对话。被问到“你
是谁?”时,付国豪说“我是一名游客。”但立即被质问“那你从哪里得到这件衣服
(记者用反光衣)的?”后面一段现场太嘈杂没听到付是如何解释的,但有示威者
提出要看他的身份证件,质疑他是“鬼(警察派来的秘密探员)”。


付国豪起身试图离开,但被很多示威者拉住。此时有另外的示威者检查了付国豪的
包,发现了银行卡、内地的身份证和护照以及一件“我爱香港警察”的蓝色上衣。





这是局面恶化的一个转折点。因为机场示威的主题是“警察还眼”,在上周日(8月
11日)的示威中,警察派出了部分警员穿上黑衣混入示威者人群执法,同时有一名
女性示威者右眼受伤,有永久失明的危险。对于这名女性受伤的原因,香港一些媒
体称是被警察的布袋弹击伤,内地一些媒体称是被其他示威者发射的钢弹击伤,而
香港警方在周一的新闻发布会上称受伤原因无法确认,需要进一步调查。


该女性受伤的真实原因目前存疑,但是在示威者中,对于警察滥用武力和隐藏身份
有很大的反感,周一起在机场的示威行动的主题就是“警察还眼”。付国豪疑似假装
记者和藏有“我爱香港警察”的衣服都激化了示威者的情绪。有示威者再次拿出胶带
捆付国豪。

付国豪对一个冲到自己面前的示威者说:“打我吧,无所谓,警察在外面,担心自
己吧。(Beat me, whatever. The police is outside, you take care of
yourself.)”有示威者用灯光照射付国豪的脸,也有人试图拉他的裤子。但是也必
须提到,从一开始就有一部分示威者站在付国豪身边,推开试图殴打他的人,并劝
说其他示威者不要打人,不要脱别人衣服。


示威者此后把付国豪按在一台行李车上捆住了手脚,把“我爱香港警察”的衣服、护
照放在他膝盖上拍照,此时付国豪一直在用普通话和英语交替陈述一些什么,但是
由于拍摄角度和现场噪音,不能完全听清楚。其中有一句普通话“我本来也想支持
民主的,但你们这样让我……(后面没听清)”。


“我支持香港警察,你们可以打我了。”这句话应该就是这时候说的。



此时有两位年长者到场。他们都是香港立法会议员,黑衣小胡子的是张超雄(工
党,新界东选区),白衣背对镜头的是郭家麒(公民党,新界西选区),均属于泛
民派。



两人劝说示威者不要施暴,付国豪也被带到了另一处靠墙的位置。但后来有一段由
于拍摄者镜头距离较远,未能看清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有几名示威者围住已经
倒地的付国豪殴打。



此时现场混乱,有人持续踢打,也有人阻拦打人者(包括前文提到的两位议员),
还有人撑开伞防止投掷物飞来。因为付国豪一直不动,有人喊“打死人了!”随后有
急救人员到场:



十余分钟后付国豪被救护车带走。



后续事件:


前文已经提到,有示威者接受采访说了他眼中付国豪被质疑的理由。


在现场协助维持秩序的议员之一张超雄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自己不想看到有人死
去,也没有看到被围攻的男子有违法行为,因此去劝阻示威者。他认为警民对立的
局面持续下去迟早会酿出命案,届时只会有越来越多的仇恨。他呼吁林郑接受示威
者的五大诉求,如果不行,至少接受正式撤回法案和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两条。



付国豪本人于14日早上出院:


他回应称自己不第一时间出示记者身份是为了自保。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则回应称付国豪不持有正式记者证的原因:他是2018年7
月入职的环球网,因此暂未办理记者证。这一点我作为一个前记者可以证实:2014
年起的新版记者证要求记者入职后一年才可以参加考试(而且如果是在新闻网站而
非纸质媒体可能会更麻烦一点),而且由于考试不是随报随考,所以办理周期往往
长于一年。另外,如果换了新闻机构,必须在新机构任职一年以上才能办证,旧证
件此时无效。我当年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证工作过。这其实就是一个挺不合理的
制度。


14日香港警务处的新闻发布会上,警务处助理处长(行动)麦展豪认为虽然事态持
续升级,但尚不构成“恐怖主义”。此前警方公布13日在机场拘捕了五名男子,同时
香港机场管理处也在14日申请了临时禁制令,禁止在非指定区域进行示威活动。


另外,有部分示威者开始在推特、脸书等网络平台以及机场发起道歉活动,但也表
示不会停止示威。


说说我个人的看法。


再强调一次,我反对暴力,谴责殴打付国豪、限制其人身自由的行为。


1、 部分示威者的几大错:其一,非法限制付国豪人身自由;其二,非法翻检付国
豪的个人物品;其三,以殴打、强光照射等方式虐打付国豪。


2、 有示威者在社交网络上说,付国豪没有记者证或工作签证在香港从事采访工作
属于违法行为,因此可以实行公民拘捕权。但我作为一名前记者不认可这个观点,
内地的记者证制度有其缺陷,付国豪持有的港澳通行证签注也不一定是商务,但应
该给他出示本单位工作证或其他有效证件的机会。


3、 示威者眼中,反警队暴力是一个重要的政治议程,但是他们必须意识到,在世
界的其他地方(包括但不限于中国内地),民众未见得会对整个社会运动的来源和
发展脉络有清晰认知,打着反暴力旗号的暴力行为只会极大地消耗运动自身的道义
基础。无论从道义还是功利角度来说,攻击付国豪都是极端不正确的行为。


4、 我呼吁每一位内地网友,不要局限于“废青报复社会”这一种叙事逻辑去看待香
港正在发生的问题,这种叙事就和“内地人都是蝗虫”一样毫无意义。香港问题有其
独特的历史根源和现实发展脉络,仅以此次的事件来说,就有几条不同的“主线剧
情”在推动,参与到社会运动中的人士极多,彼此的主张和手段也各不相同,无视
这一现实不会对解决问题有任何帮助。


5、 香港这次运动的参与者,也必须审视“不割席”原则了。对于外部的关注者来
说,一百万人的示威中哪怕有一次极端暴力行为,也会被视为这一百万人的集体行
为,更别说目前内地和香港之间有如此深的认知隔阂。


6、 对于北京和HKSAR,也必须考虑如何应对目前已经愈发失控的乱局。哪怕不能
接受赦免示威者的诉求(我本人也不支持这一条),至少以正式的措辞宣布撤回修
正案、成立警务行为调查委员会是值得考虑的。此外,必须尽快重启政治制度改
革,即便是从2014年的几个折中方案中推行一个亦可缓解局面。


7、 2019年运动走向去中心化和暴力,正是2014年中心化非暴力运动失败的必然结
果,这也是我为何呼吁尽快重启政治制度改革的最大原因。
20
分享 2019-08-15

25 个评论

已截图
https://i.imgur.com/smoMGve.jpg
这些话发在墙内真的是没有意义了……战狼们只会更加怒不可遏,认为这是给港毒的辩护,而那些知道来龙去脉的人,也没办法发出任何支持他的声音……就这样吧,我这人很悲观,仇恨,只能用更大的仇恨来覆盖。
不要把人群极端化,中间人群永远存在
不到两小时1.5k赞同顶下几个五毛高赞回答,沉默的大多数还是有的
1、 部分示威者的几大错:其一,非法限制付国豪人身自由;其二,非法翻检付国
豪的个人物品;其三,以殴打、强光照射等方式虐打付国豪。

反驳:在当时特定情形的前提下。
第一,限制付国豪人身自由非常合理,他偷拍盗摄示威者后企图逃串。
第二,翻检付国豪的个人物品非常合理,是排除潜在威胁与确认身份的必要手段。他既无记者证、也无香港工作签证,属违规采访或潜在间谍行为。
第三,付国豪故意碰瓷高喊支持香港警察,挑衅激怒示威者。示威者以身体接触、强光照射等方式,对无证违规采访或疑似间谍行为进行惩规,是实现公平正义的必要手段。而且他主动要求别人打他,那别人只好勉为其难满足他的要求。
newtob 新注册用户
大陸能有這樣的答案,也是實屬不易了
我不同意沉默的大多数,而是墙头草的大多数,与清醒的少数
chzxc 新注册用户
对付国豪的攻击,会让示威者的行为失去正当性和大部分人支持的,现在连外国记者和民主派议员都开始反对示威者的做法了,如果还有人认为示威者做得对,我可以肯定的说,他们只不过是在隔岸观火和希望香港变得更烂而已。
荣誉非国民 回复 chzxc 新注册用户
幸好示威者能及时冷静下来,主动向社会致歉挽回失分。
如果因为情绪化而文过饰非,那就真是自毁前程了。
已经1.9k赞了
知乎找了一圈没找到这个回答,估计是被折叠了。
他自己都说了可以打他了,那就打啊,有什么问题?
重點是,本來就沒有人打他,只是制服了,有人動手也有示威者阻止了。後來突然被圍毆還傷得這麽輕?如果是在中國早就被打死了。九成就是自導自演一場鬼打鬼。
是的,他主动挑衅并要求别人打他,那别人只好勉为其难满足他的要求。
deadend 回复 chzxc 新注册用户
哪些外国记者反对示威者做法?有链接来了解下嘛
chzxc 新注册用户 回复 deadend
https://youtu.be/uibJ_cus9iI?t=1268
“你们都看见了,是他要求我们打他的,这样的要求我一辈子都没碰到过。”——九品芝麻官
其實外國記者除了共匪口舌之外,大多都表示理解,有不足之處,但是這是可以檢討並改進。
已删除
pwd97 新注册用户 回复 支那五毛网评员 ?
怎么说呢,示威者真的有权力这么做吗?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和翻阅他人私人物品并不属于示威者的职责示威者不应该有这么做的权力。至于挑衅行为,示威者们天天挑衅警察政府,也是半斤八两吧
没有记者证就是假记者,没把这个你匪特务干死只能说是现在运动还没到这一步。
vpxuz 回复 pwd97 新注册用户
这个问题在这里讨论过不止一次了,在斗争双方力量和资源都不对等的前提下要求弱势方放弃唯一抗争手段是错误的,陷入了“完美受害者”的逻辑谬误

香港同胞已经非常克制了,你共当初革命的时候可是一贯宣扬武力斗争的,没见它们遵守过国民政府的法律,尊重过投奔延安的小清新的权利。它们疯起来自己人都杀
刚才去看,已经被删了,知乎是一个只允许谎言发声的社区
敢说真话的只会越来越少,这是最令人难受的地方
亩产万斤死全家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这里已经没什么可干的了,目前只能是浪费时间。先撤退了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08-16
  • 浏览: 8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