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中國社會的計劃生育

作者 中國網友

邪共開放三胎,貽笑古今中外,又為其在人類歷史上惡棍和小醜的形象增加一個註腳。

如今邪共社會就算開放一百胎也不會有人願意多生孩子。原因如下:

第一,對底層人而言。沒有錢。

現在的底層人,都是在貧困邊緣掙紮的拼命者。感恩於邪共皇恩浩蕩的社會福利政策和勞動法律,他們根本不可能像正常現代社會的公民一樣享有基本的生存保障。

說白了,今天沒了工作,明天可能就要節衣縮食;這個月沒了工作,下個月可能就要餓肚子。

養一個孩子,對他們來說,就是多一張嘴。中國沒有面包券,底層人連自己活著都困難,還別說養孩子。
更何況,底層的男性,現在能找得著媳婦的都算是祖宗積了陰德。不信去農村進行實地采訪,看看一個村裏20-40歲的男性裏光棍比例高到什麽程度。

所以,底層人和生孩子中間的矛盾,是想生但沒錢養的矛盾。

底層人生活比較窘迫,生孩子這件事長期的負擔不算,就算是眼下的需求都會對生活質量造成毀滅性打擊。你很難相信在城市裏每天端盤子到淩晨兩點的服務員、送外賣到半夜的小哥,或者小鎮、縣城上一個月賺兩千塊錢卻要花一千塊抽煙喝酒的保安、一個月賺三千塊錢卻要花兩千塊錢買衣服和化妝品的美容美甲太妹能下決心生兩三個孩子改變命運,這是不現實的。實際上經過前三十年的上升期,真正家風還不錯又有一定優秀基因的家庭,大部分都脫離了底層。

第二,對中層人而言,沒有時間。

中層人和底層人同樣作為韭菜,被收割的程度是一模一樣的,不具有任何身份意義的優越性。甚至可以說比底層被收割的更慘,90後的中產階層基本上所有人都是“無人不加班,無人有休假”的美好狀態。

同時,作為收入進而生活質量和生活保障上優於底層的群體,他們深知現在享有的這點兒工資、工作崗位、社保和公積金這些東西,多麽來之不易,是自己在二十多年內卷大戰的屍山血海裏殺出來的。他們也知道在內卷中失敗落入底層的話,命運會是什麽結果。

所以他們對子女教育要求不會低。眾所周知,高質量地撫育一個孩子,意味著多大的時間、精力和經濟成本。再加上中產階層自出生以來就伴隨自身的內卷習慣,當下中國教育內卷已經開始蔓延到比拼經濟實力的程度,光整天在家輔導已經不管用了,因為所有人都在拼命盯著孩子的學習,乃至於陪著孩子學習。然而,實質上的韭菜身份讓他們根本就沒有多少自由時間。80後的歷史已經驗證了,一個孩子已經讓兩個家長精疲力盡。

所以,中層人與生孩子之間的矛盾,是想生但沒時間、精力培養的矛盾。

第三,對人上人階層而言,沒有興趣。

此處的人上人,不是絕對強勢階層,包含的是所有在國內,足以過得上有錢、有閑生活的人。眾所周知,這是發達國家所有正常人的生活狀態,但是這在邪共國已經是百中無一的絕對優越階級。

有錢、有閑的人上人,在中國基本上就可以覆蓋一定級別的官員、事業單位領導家庭,以及中大規模生意人,及其下一代。

這一類型的家庭,往往孩子從小的生活條件比較優越,教育質量往往也比較高,最終也容易出產兩種類型的後代:要麽是紈絝子弟、生活奢靡的二代,要麽是各行業的精英。讓紈絝子弟踏踏實實地多生孩子過日子,能接受這種設定的人基本上可以判定為精神不正常。而各行業精英,往往事業心極強,或者思想、眼界十分開闊,不會把人生意義和生活視野拘束在小家庭裏,往往能夠徹底跳脫出傳統農業社會的多子多福、天倫之樂等等這種思想桎梏,因此也往往不會基於興趣或者使命感多生孩子。

因此,人上人階層雖然是少數,但與生孩子之間還是存在著沒有興趣生這一阻礙。

實際上,可能三胎政策真的能夠對某群體起普遍作用的,也就是僅僅存在於人上人階層裏的精英青年裏的,思想還不那麽開放的那部分群體。這群人有錢,不差夫妻雙方一個人的收入,其中的一方也可能思想比較傳統,願意多承擔家庭責任,願意放棄個人事業來照顧家庭和孩子。只有這個群體,會有普遍性的能夠接受三胎的想法。但是這個群體本身就是一個金字塔頂尖少數群體裏的少數群體,所占比例可想而知。

所以,邪共這個三胎政策又是一個為其歷史上惡棍和醜角的形象作了完美註腳的腦殘決策。

再次宣傳本人的政治預判理論:勞動人口短缺和老齡化一定是壓垮邪共政權的最終關鍵性因素之一。其他原因包括城鎮化、經濟危機、體製高層的權鬥和體製基層的離心離德,詳見本人之前在品蔥的預判分析論文。邪共在2035-2050年之間必倒臺。
0
分享 2021-06-08

2 个评论

中國社會的工農大眾并不富裕,養育一胎對於他們來講已經是巨大的生活負擔。
基層人民即使生小孩,還是會因為缺少精力與認知以及資本培養小孩讓小孩被共匪的子女碾壓。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