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际上,这次支那逼捐反映了共匪地方和北京财政的捉襟见肘

这次井盖挨洪水,不同于以往的是,官方在暗地带节奏,逼那些企业捐款,这种趋势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洒家认为逼捐反映了近几年共匪地方和北京政府财政的捉襟见肘。
看到洒家盆友圈各种捐款、支持薨腥尔克的图片,我就很想笑,诸位韭菜长在县里面,一个月就能挣三四千,居然要给新一线的郑州居民捐款,真是贻笑大方。你看看多如牛毛的,被水泡坏的奥迪、宝马、奔驰,对于郑州居民来说只不过是洒洒水,换辆车罢了,你这辈子能买得起BBA吗?还不如攒点钱给你那干了一辈子农活的爹娘攒点钱,别到时候得了病没钱只能在乡镇医院等死,那时候郑州人会给你老爹老娘捐款吗?再说了,你怎么确定你那点钱能够到灾民手里?井盖人该做的,就是去洪水里淘点东西,万一能从洪水里掏出点金镯子银项链,还是很赚的。
说归正传,我认为这次井盖挨泡,不同于以往,官方亲自下场“指导”自干五逼大企业、大明星捐款。看来共匪财政吃紧,尤其是地方,没了卖地的收入,私企又半死不活,连公务员和事业编制的工资都发不出来,又遭此大难,郑州政府根本没钱去灾后重建、灾中治理,更别提郑州周围县市了,它们遭遇的可不比郑州好。没办法,河南只能请示北京老爷们,老爷们哪能满足河南的要求,老爷们的钱都去建航母、下饺子、供小三留学了,所以心生一计,稍微带带节奏,让底下的企业和明星多捐点钱,这不就出来了吗。
最后我个人预测,匪匪的财政会越来越恶化,体制内的工资将慢慢的拖迟甚至不发,一些财政都不能自给自足、统战价值又不高的省份(江西、甘肃、四川、云南等)体制内将哀鸿遍野,以后再遇到这种“天灾”,逼捐大企业和明星将成为一种常态。
1
分享 2021-07-28

3 个评论

中共还是很有钱的,逼捐只是为了显示中共治下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假情谊,人人都是乐于助人的小能手。再一个就是为了转移话题,从水灾死人转到什么鸿星尔克上,国人就是逗比,党让往哪看这帮傻逼就真的跟着往哪看,韭菜就是韭菜,张不成大树。
财政问题已经很明显了。一些现象:
1、部分公务员取消/收回绩效
2、1-6月基建投资均下滑,地方新增城建项目大大减少
3、土地出让金划归税务系统
4、银保监会15号文,“严禁以各种形式增加”地方隐性债务
5、行政处罚权下放到乡镇街道

至于原因?
咱认为,2020-2021年是本轮【经济周期】走向衰退的拐点,也是共匪灭亡的开始。一方面,历次经济周期即使能够平稳度过,也会不可避免地积累问题,尤其是共匪这种大量搞政府投资的,债务问题会在历次经济周期中积累的越来越多,最终彻底爆发。经济下行,财政收入就会减少,此乃自然之理。
这次不同以往的是,维尼彻底搞烂了共匪的出口,也就等于搞死了经济。共匪喜欢说的“三驾马车”里,消费基本不用考虑,看CPI跟死一样。人本来就穷又叠加疫情影响,今年储蓄率明显更高,绝大多数的穷人消费不起,再加上人口严重下滑、未富先老;投资,财政没钱拿啥投资?出口本来可以指望一下,但维尼及其手下大小战狼的骚操作彻底把路堵死了。
三驾马车都被维尼一手摧毁,还拿啥去发展经济?咱不得不怀疑维尼才是真正的反党人士。
经济不好,人心自不会稳。人心不稳,按共匪的尿性,肯定要【加大维稳支出】。又是一个巨大的财政窟窿,咱认为上面的第5条,下放行政处罚权,算是一种【补救措施】,但长期来看无论对共匪还是老百姓都有坏处,这就需要另说了。

但无论如何,共匪现在面临几个【悖论】——经济下行财政缩水、人心动摇又需要拨款维稳;急需消费出口促进经济、极权战狼体制却反富裕反开放。这些定时炸弹可以拖延,但无法解除。
再加上明年换届,对美关系还不知道如何,【政治上内外承压】,情况对共匪来说应该很严峻了。

但咱认为,共匪会使出一切手段挣扎,短期可能出现各种各样的坏情况,大家要做好准备。


编程随想这篇2019年的文章看的很清楚。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9/10/70th-anniversary-of-PRC.html
補充一個不大引人留意的小現象:北京二還路隔離帶的雜草已經超過19個月沒清理過了,2020年冬天,也沒爲綠植安裝防凍罩。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07-29
  • 浏览: 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