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核实)近日几条小道消息

〓〓〓近日墙内几条封锁的内幕〓〓〓
阿里篇
阿里高管曲一强奸女下属,因为网络发酵,引发其他20多个阿里女性职员曝光自己被强奸猥琐经历。当局立马封锁消息。网络很多义士围堵曲一家庭住址,要轮奸其家族女性包括他未成年小孩,曲一奔溃,动用所有资源,让家人出国避灾。曲一家属发声,曲一有问题,请通过法律武器维权,请勿滥用私刑,中国是个法制国家,求大家放过他一家老小。
东莞劳务中介篇
因为劳务黑中介在东莞有4000多家,8.2日被砍死的两个中介老板,全网封锁消息,当局怕4000多家劳务中介变成杀戮之地,因为这个消息,会带来更多被坑的打工社交媒体曝光过程,所以全网封锁被杀消息。
8.7日,东莞高埗冼沙加油站,一路人对过往行人乱砍,至少伤及5人,2人当场死亡....
最近舆情宣传系统严控两条消息公开,不管用什么手段,压制住,再牺牲几个吴亦凡也在所不惜。
1,美国调查结果(武汉肺炎起源)消息
2,在美香港同胞获得18个月签证延期消息
28
分享 2021-08-10

33 个评论

感謝消息,看來當局處理消息不外流還是很用力的,阿里那事新聞只報了一女的7月底被送出去當禮物,有大吼大叫的片段,別的20多個女的也是受害人和義士出現根本壓根沒提。東莞那事我根本沒看到過。
怪不得又爆料说成龙睡幼女被抓了。
謝謝樓主
已转移水区,水区内容不会在首页出现。若您认为本次转移有误,请在本帖操作栏中选择「投诉 - 请求移出水区」;发帖投诉或直接回复管理员不会得到处理。
【理由】标题:标题含糊不清/主旨不明、或含有点击诱饵、或与实际内容偏差过大、或含歧视/辱骂性语言
那个不是说公交车上砍人吗
>> 那个不是说公交车上砍人吗

实在公交车上砍人,地点在冼沙
打算轮奸曲一全家女性的人还能算义士吗?且不说强奸犯的家属犯了什么罪,就算犯了罪也有法律制裁,你们直接以牙还牙,用强奸的手段报复,这算什么?墙国的键盘侠、小粉蛆一干人等不就这吊样?把自己放在道德制高点上,看谁不顺眼就喷谁,以道义之名,行龌龊之事,不讲逻辑不讲法律。
我想起当年王宝强和马蓉的离婚事件,一帮暴民跑到马蓉微博谩骂,骂得各种不堪入目,很多评论都是上万点赞的。这帮玩意儿就跟看A片的太监一样,平时没法发泄出来。但一遇到这类社会事件马上就来劲了,立刻慷慨激昂起来,一个个都觉得自己是正义的化身,什么法律全都靠边站,也不过是乌合之众的自嗨罢了。
>> 反贼说到底还是贼

支那人说到底还是张献忠
>> 打算轮奸曲一全家女性的人还能算义士吗?且不说强奸犯的家属犯了什么罪,就算犯了罪也有法律制裁,你...
张献忠预备队,随时准备着为加速主义奋斗不息
>> 怪不得又爆料说成龙睡幼女被抓了。
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矛盾转移
>> 反贼说到底还是贼


拆逆子說到底還是逆子
>> 打算轮奸曲一全家女性的人还能算义士吗?且不说强奸犯的家属犯了什么罪,就算犯了罪也有法律制裁,你...

不同意
唯一的重點就在於罪犯的家屬沒有罪、不能裙帶處罰
重點被你「且不説」了,然後還站著説話不腰疼説什麽法律制裁?
就不知道私刑之所以出現,就是因爲法律系統的失敗嗎?
要是物業能幫你修水管,你犯得着自己學修水管嗎?要是已經叫來的外賣非常好吃,你犯得着放著不吃自己下厨嗎?
如果法律的確能夠制裁所有的罪人,給他們他們應得的懲罰,誰還要浪費那體力去私刑?累不累?
正因爲法律對一些罪人只是輕輕罰一下意思意思,甚至有時根本不罰,民間才會積怨,怨到一定程度才會對法律徹底失望,才會決定私刑解決問題
遇到私刑,該反省的不是民衆怎麽這麽墮落這麽沒有法律意識,而是法律怎麽這麽無力逼到民衆親自動手
>> 不同意唯一的重點就在於罪犯的家屬沒有罪、不能裙帶處罰重點被你「且不説」了,然後還站著説話不腰疼...


未经他人苦,不经他人劝。没在大陆呆过的,不能理解你跟它讲法律,她跟你耍流氓,你跟他耍流氓,它跟你讲法律的无奈。

正义的,透明的声音都无法自由表达和曝光,基础面都是黑恶的,谈什么公平正义...
忽悠下底层差不多,顶层都是怎么无赖,怎么来
>> 不同意唯一的重點就在於罪犯的家屬沒有罪、不能裙帶處罰重點被你「且不説」了,然後還站著説話不腰疼...


首先我要说的是不能“随意”执行自己自以为是的所谓正义。请注意我说的是“随意”,何为“随意”?遇到这种社会性事件,你帮助被害者、谴责不法行为都没问题,但如果因此衍生出一种道德优越感,夹杂着自己的情绪,对不法者进行人身攻击等行为,请问你的这种权力是谁赋予的?不法者就算犯法应该有基本的人权,不能遭受他人的人身攻击,他们的家属在无法证明参与违法行为时与普通人一样,所以更是如此。而且道德是用来约束自己的不是约束别人的,你在批判道德有失的人、并产生道德优越感的同时,请问你自己的内心就不曾有过一点阴暗的想法?如果你自认为你从一出生就是圣人,那就当我没说好了。

然后再说你说的所谓私刑,我个人认为没有任何个人或群体能凌驾于法律之上。法律是滞后于社会的发展的,所以需要不断被完善,但法律的漏洞绝对不是产生私刑的理由,私刑意味着人是可以高于法律的。按照你的逻辑,如果警察审讯时嫌疑人不招供是可以严刑拷打的,毕竟没有法律能让嫌疑人老实交代罪行,而严刑拷打大多数时候确实能提高办案效率,屈打成招是少数,那请问你在没有被法律授权的情况下“严刑拷打”算不算是警察的个人行为,这是不是私刑?如此说来,“严刑拷打”这种法律漏洞的衍生物就是正确的么?

个人或某个组织如果高于法律,这种场景出现过,文革时期的批斗会某种意义上就是这样,一群暴民狂欢的产物。你说“地富反坏右”具体犯了哪条法律?说不出来,反正他们就是反革命分子,就是和广大的人民群众对着干,所以一定要批倒批臭再踏上一万只脚。没有取证,没有辩护过程,直接快进到批斗大会。

现在墙国很多人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缺少法治观念,与几十年前比较实在是没有进步,我的这种观点也是我个人对这类事件的思考。所以你反驳我,认为我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抱歉,至少现在你的观点我无法赞同。
>> 首先我要说的是不能“随意”执行自己自以为是的所谓正义。请注意我说的是“随意”,何为“随意”?遇...


首先「隨意」,任何你不贊同的別人的選擇你都可以稱之爲隨意
如果你反對自殺那想要自殺的人永遠都是不冷靜的,如果你反對奢侈品那買奢侈品的人永遠是衝動的
如果你反對私刑也是一樣
除非你提出一個明確的區分隨意和不隨意的界限,比如「反復思考時間達到N日」「和N人共同討論以後得到一致結果」「制定明確詳盡的計劃」……達到標準者即不隨意,那或許可以認真看待「隨意與否」這個要素
但不然,只要是你不認可的私刑你都説他是爲了道德優越感就對了。我説我不是爲了道德,你信嗎?你不還是一樣會堅持我一定是爲了道德優越感和陰暗的想法?
不還是你的立場嘛,你的立場在你的論點(反對私刑)裏已經得到充分體現了,不需要再多强調

然後,或許是你沒搞清楚或者我沒説清楚
那這麽說吧,法律的漏洞是私刑的市場
本來,人有需求(保護權益、阻止暴力……爲了方便,以下姑且稱之爲「正義」)就會有市場,就需要有業者來滿足這個需求。理想的完美法律就是正義業的壟斷業者,所有對正義有需求的人都會去求助法律,然後法律滿足他們的需求
但當法律不完美的時候,就無法完全滿足人的需求,即俗稱的「正義無法得到伸張」
當法律的問題只有少許的時候,雖然現存業者不能完全滿足人的需求,但大多數人都懶得自己創業,未被滿足的需求也沒大到能養活其他業者,通常就忍了
只有當法律問題足夠大、無法滿足的需求足夠大的時候,才會有人提供私刑這樣的新的滿足需求的途徑
反過來説,私刑的出現是法律問題足夠大時會產生的必然。有了大量需求無法被合法業者滿足,黑市就會去占領那個市場。在這個「正義市場」,法律就是合法業者,私刑就是黑市

然後,你説到人高於法律還是法律高於人,我説人絕對得是高於法律的
説到底,法律是人寫來服務於人的,就不能高於人
爲什麽罪犯也能有人權?爲什麽不能虐待犯人?正是因爲他們是人,你不能以法律之名去虐待人,而不是因爲法律禁止虐待犯人
要不然,如果法律允許虐待犯人,難道就能虐待了嗎?這可不是鉆漏洞,是明言可以虐待哦?要是法律授權警察虐待犯人,你覺得這就可以接受了嗎?
不是這樣的吧

以防萬一誤解,我特別注明一下
俗稱「人治」「無法無天」,説到底還是有的人高於別的人,而不是有的人高於法律
法律就像電視,人造出來以服務於人,是個工具
工具不能挑三揀四,電視不管它的觀衆是男是女,法律也不該管
如果有的家庭成員特別强勢,一直抓著電視遙控器不放,實際上掌控了頻道權,那是家庭成員之間關係的問題。錯在家庭成員之間不平等,有個人的聲音特別大,而不是這個人成爲了電視
是你授權電視,讓電視播放購物節目,你再去買它介紹的東西。不是電視通過播放購物節目,授權你買它介紹的東西

最後,回到警察黑箱操作虐待犯人的問題
我覺得你涉嫌偷換概念了
如前所述,社會上出現的野生私刑,本質上是因爲需求無法得到滿足,本來的客戶(非法律從業者的普通人)開始自行創業(成爲私刑執行者來代替法律伸張正義)的現象
而警察黑箱虐待犯人,是合法業者(警察和其代表的法律系統)違反交易合同,提供劣質商品的現象
本來一個職業的存在意義就在於其專業性。我們養警察是因爲警察有他們的專業性:他們能夠保護無辜、抓捕犯人,並以已知最精確最合理的方式分辨無辜和犯人
如果警察靠屈打成招來辦案,那這種事誰不會啊?要你警察幹嘛
接著那個電視的比方
如果説私刑的產生是「因爲市販的都是黑白電視,我就用廢棄材料DIY了一個隨時可能爆炸但現在還能用的彩色電視」
那警察的拷打就是「去家電店買了台電視,本來該用螺絲固定的地方竟然是用502粘起來的」
能一樣嗎?
新号不能直接回复@NZRdlClr5,评论一下“私刑之所以出現,就是因爲法律系統的失敗”。

首先,这句话是一个descriptive statement,而不是一个 justification of mob lynching。当我们说这句话有道理时,是说这句话很大程度上能正确预测一个缺乏健全法律系统的社会很可能出现的现象,而不是说当我们面对社会不公时,如果法律失效,我们则有了道德基础去对 我们认为的 perpetrator 去实施私刑。如果说法律的失效是社会的不健全,那不经审判的私刑则是 straight up 社会的倒退。

其次,回到这件事本身,声援下被这位用户点了踩的上面 @编号89757 以“打算轮奸曲一全家女性的人还能算义士吗?”开头的评论。我是同意这些人不配称为义士的,即使是在奉行同态复仇的原始社会,也是讲究冤有头债有主的,这种将愤怒发泄到“曲一全家女性”的做法的本质不是行使正义,而是“我没有能力去惩罚恶人,只好找个比我弱小的去发泄一通,找曲一家女性发泄勉强说得过去那我就找她们发泄了”。这种人不应被类比成新闻里那些愤怒侵犯过自己女儿、妹妹的人关两年就被放出来了,于是自己动手杀掉他们的人(which I do think deserves to be called “义士”),而是应该类比于在外受气,回家打老婆打孩子的窝囊废。你我应当庆幸这些人只是口嗨,如若他们付诸实际行动,则不仅不会弥补法律未能行使的正义,反而增加了更多的社会不公。

当然这里我不想假设 @NZRdlClr5 支持上面的做法,我姑且将你的踩理解为 反对“一切等待法律制裁” 这种态度吧,如有误解希望指正。
阿里这个事件的主要矛盾其实不在立法层面,而在执法层面。换言之,如果被害人报案后能正常按现有法律走刑事案件的流程,对生物材料进行取证,对确认犯罪的嫌疑人按刑法量刑判刑,理论上是能够有效行使正义的。这个事情里民怨怨的是官商勾结导致的现有法律无法正常执行。面对这种情况,我们普通人想要帮助被害者伸张正义最有效的方式其实还是尽量靠舆论的力量促使现有法律得到正常实施。悲观点儿说,这种事情就和贪污腐败一样,即使西方文明国家也只能尽量靠提高作恶成本来避免,没法彻底杜绝。这样的事情可能在西方文明国家发生的概率比粪坑低几个数量级,但一旦发生了,民众大多也是靠舆论施压,而不是直接越过司法靠私刑伸张正义。
我想你的评论更适用于 主要矛盾在立法层面而不在执法层面的事情,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刑法》的不完善导致很多未成年人犯下严重刑事案件,即使全部按法律流程走,也常常是象征性关两年就放出来了,而且放出来后的人经过监狱的洗礼反而更加乖戾,武力值通常还有增加,对社会造成更大威胁。这种情况发生在正常国家的话,大多是先舆论发酵,再促进立法机构完善法律的制定。中国特殊国情导致法律的制定不以p民的意志为转移,的确很多时候动用私刑也是走投无路。对于这种中国式悲剧我是同情且不忍谴责的,毕竟设身处地地想,如果发生在自己身上,我大概也只有同态复仇和忍气吞声两种选择。但若私刑超过了“同态复仇”的范围甚至牵连了无辜,那也毫无疑问是不正义的,不能以“法律缺失”作为借口来开脱。
可不可以在香港後面不要加同胞?謝謝。我們可以是朋友,是手足,是兄弟,但不是同胞。
>> 新号不能直接回复@NZRdlClr5,评论一下“”。首先,这句话是一个descriptive ...



他们俩所说的在粪坑里都没有意义,粪坑里唯一有意义是一尊的小本本。
>> 打算轮奸曲一全家女性的人还能算义士吗?且不说强奸犯的家属犯了什么罪,就算犯了罪也有法律制裁,你...

第一是已经预设了自己打不过男人,拿女人小孩报复成功可能性大幅提升;第二就是女性那个部位是权力的本体和最能刺激一个男人神经的地方。强奸他族妇女一直在人类历史中的征服活动中扮演着核心作用--没艹到他族美女,就不是真正的征服。
>> 首先「隨意」,任何你不贊同的別人的選擇你都可以稱之爲隨意如果你反對自殺那想要自殺的人永遠都是不...


首先我必须承认我确实误解了私刑的概念,在我之前的认知私刑可以与严刑拷打画等号,基本上就是警察对犯人的严刑拷打,这是我个人眼界的狭隘,对此我很抱歉,同时也很感谢你对私刑的解释,非常感谢。

对于“随意”这点我没说清楚,我说的“随意”不是以我个人的意志进行区分,而是应该以法律为依据,不以法为依的言行可以看作“随意”。就像我最初举的例子,我不知道这位葱友你是否看微博,当初王宝强和马蓉的离婚事件在墙国内闹得沸沸扬扬,很多人跑到马蓉的微博里面评论。如果是指责或批评,比如“你怎么能做出这么不知羞耻的事?!”这种评论,虽然我还是认为指责别人之前还是应该先管好自己,别随便用道德去评判别人,但要真是发表这种批评意见,我也确实管不着,每个人都有说话的权利。然而事实是很多人说的话就是不堪入目,恨不得让马蓉骑木驴游街示众,或者把她作为性发泄的对象,用各种脏话骂她。我明确反对的是这种行为,你可以指责她批评她,但施以人身攻击这种违法行为在我看来就是“随意”的。

对于法律是否高于人这点我还是坚持我的看法。我认为法律可以看作是整个集体在一种理性的状态下共同制定的,用以约束每个个体,它是符合逻辑且有着科学性的一种规则,法律要尊重民众的情感,但要超越民众的偏见,在这种条件下我不认为会有法律允许虐待犯人。
“无法无天”是人高于别的人,但不也正因为他“无法——在法律上”,而别的人都“有法——在法律下”,才体现出他高于别的人吗?确实如你所说,法律是服务于人的,它保障民众的基本权利,犯人就算犯罪也要享有人权,这是他与生俱来的权利。但如果有人虐待犯人,可视作侵犯他人的权利,法律也能对这种行为制裁。一方面保障犯人的权利体现出法律服务于人,另一方面制裁虐待犯人的人也说明没人能凌驾于法律之上,所以我认为“法律服务于人”与“法律高于人”这两者并不矛盾。
示威者冲击BBC大楼,高喊“你们太无耻”!经调查,示威者拿了中国大使馆每人100欧元!中国大使馆给排队的示威者发钱视频被公开。

这次冲击bbc的行动是由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组织,刘晓明亲自接见了示威者,并组织使馆工作人员给示威者每人发100欧元。
>> 不同意唯一的重點就在於罪犯的家屬沒有罪、不能裙帶處罰重點被你「且不説」了,然後還站著説話不腰疼...


這種喜歡見義勇為的人侵犯女性的可能性基本為0%,無非在強姦犯家人門口張貼大字報、匿名下巨額訂單然後反悔、工作單位打騷擾電話之類的惡俗維基行為。
>> 首先我必须承认我确实误解了私刑的概念,在我之前的认知私刑可以与严刑拷打画等号,基本上就是警察对...


抱歉有點晚回,我需要一點時間來認真想想你説的話
「我不认为会有法律允许虐待犯人」這在我看來只是一種僥幸心理,寄希望於不會有這種法律存在而已。如果真有這種法律存在了,你是覺得「它不符合我心目中對法律的定義,因此它不是法律」嗎?還是會這樣接受?
「一方面保障犯人的权利体现出法律服务于人,另一方面制裁虐待犯人的人也说明没人能凌驾于法律之上,所以我认为“法律服务于人”与“法律高于人”这两者并不矛盾。」
法律是受了原告的委托才會制裁被告
這就好像一把槍是有槍手扣下扳機才會射殺目標
如果沒有原告,法律就不會有所行動
如果不是親告罪,可以理解成爲一種「包月套餐」,就好像如果現在有電玩裏會出現的那種全自動AI炮塔,你買了擺在花園裏並設定成「攻擊所有侵入我花園的人」一樣
小紅可以用一把槍射殺小明,不代表槍高於小明。可能這能代表小紅高於小明,但不可能是槍高於小明
哪怕是自動炮塔射殺了小明,也不代表自動炮塔高於小明。但小紅家的自動炮塔服務於小紅,鎮守城門的那個炮塔服務於全城
我還是不認爲一個工具是能夠高於人的
>> 抱歉有點晚回,我需要一點時間來認真想想你説的話「我不认为会有法律允许虐待犯人」這在我看來只是一...


对于“法律是否高于人”这件事,我尊重你的观点,从某方面来说可能确实如你所说,但我还是持保留意见,对此我不想再争论下去了,因为我们都无法说服对方,不过这样也无所谓,不一定每个人都要有统一的看法。

「我不认为会有法律允许虐待犯人」这句话从我个人来说不是抱有侥幸心理,因为我们现在身处在一个现代文明的社会。当然你可以说我说的这些在墙国行不通,但就算支共这样无耻无底线的政权,它们也绝对不敢有明确的法律条文允许虐待犯人。我很期待你能找到墙国内明确允许虐待犯人的法律条文,那就再次说明了我的无知与浅薄,到时候我一定会向你道谢。
我的上述观点的出发点是“我们身处在现代文明的社会”,如果你想用中东、非洲等极度落后地区的法律来反驳我,那也大可不必了,我个人认为这些地区根本就不是现代文明社会,那里更像是“动物世界”。我本人要是处在这样的环境,不是被暴力的铁拳砸死,就是努力逃离这样的环境,只是就统计学来说被砸死的可能性要大得多。
>> 可不可以在香港後面不要加同胞?謝謝。我們可以是朋友,是手足,是兄弟,但不是同胞。

大陆宣传系统一直这样叫,但我也确实不理解同胞,朋友,手足,应该都是善意的,为何反感,请明示
8.10日消息
1.卫生部前部长高强《人民日报》撕逼张文宏。为何在这个节点开撕逼张文宏,而非钟南山?一般党内都是内部沟通,为何公开挑衅?
2.扬州公务员打牌感染德尔塔病毒,对单位隐瞒牌管行程,造成32位工作人员感染。扬州公务员系统因为恐惧已经出现抵抗上岗,抵触执勤,消极待岗情绪。
3.广西北海渔排侧翻,致8人遇难
4.巴基斯坦当地时间8.8日,一辆客车发生气瓶爆炸,有无中国公民伤亡??没有细说
5.继8月7日东莞冼沙公交车砍人案,造成2死3伤,砍人者颜某已被抓获,但为何砍人,没有曝光。8月8日两地暴力行凶,荆州一男子拿铁锤猛击过路人后脑勺, 广西一男子斧头砍死一人
中国人的毛病中有一个叫作小农意识,其中小家小集体的概念太强。如果搞连坐,那就还是在强调这种小家小集体的关系,非现代社会的关系。

就是这种关系,这种熟人社会,不论在做什么事情上都脱离不了小圈子。这种圈子可以妄顾法律,可以凌驾人权,可以不在乎什么科学道理。小圈子造就了走后门,造就了关系比什么都重要。

最典型的就是,自己家的孩子,怎么都是好的。这种关系害了一代又一代人。

虽然一个人犯错,犯罪,可能是有环境原因的。作为环境因素中重要的家庭以及家庭成员,多少是有些关联,但那不是直接原因。

强盗的孩子就一定是强盗?法官的孩子就一定是法官?一个人成了强盗,他的父母妻儿就要连坐?

私刑亦如此。

不能用谎言打倒谎言,不能用违法打击违法,不能用暴政推翻暴政。
感谢楼主分享
可以祸祸别人的家人,但希望自己的家人被放过,是这么个逻辑。
>> 可以祸祸别人的家人,但希望自己的家人被放过,是这么个逻辑。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是个幌子
>> 反贼说到底还是贼


那些人和反贼有毛线关系?
烽烟四起,谁能分辨那股烟是正义完美的,那股烟是不讲道理的。支人若是懂道理,又何至于被法家和共党踩在脚下这么多年。重要的是火星乱冒,火苗处处,总会爆炸的。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