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目前墙内的网络舆论态势

躺平吧再次被封,等来的不是反抗言论的销声匿迹,而是将反贼和冲塔言论分散到其他吧,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一种去中心化和游击式反抗,也是包括现在隐匿在国内的武装反抗组织提议的。

有关武装反共的内容,在油管自由圣火栏目和v字旅的视频中都有较强的计划性,有兴趣者可以自己去看。

v字旅最近没有更新视频,应该主要是包子计划在今年11月执行清剿行动,反抗势力正在准备迎击,获得反“围剿”的成功。

下面就舆论问题做一些简单的分析。

自包子掌权以来,网络言论的压制程度仅次于毛时代,这一点有目共睹。五毛和战狼的崛起,间接导致西方与中国关系恶化,2019年香港抗争及2020年的武汉肺炎则直接将二者推向了对立,这种双方的交错所达成的结果,并非是让五毛战狼更加猖獗,而是将言论管控之前的隐匿自由派人士重新召了回来。

这一点无容置疑,尽管有些人并不相信。

试问共匪没了防火墙、删帖控评小组,还能活吗?马上倒台我都认为是大有可能的。



最近百度的舆情发生了一些变化,是本人作为转反之前有十年账号经验的总结。顺便一说,本人的原账号在2019年初被封,原因至今为止(并未发布任何不当言论)。小号隐匿至今主要用于观察百度舆情和风向。

一切的的起始是“躺平主义”在今年五月的提出和兴起。应该说,躺平的出现是自六四运动以来的中国大陆地区的首次非暴力不合作的尝试,尽管它对触动统治根基还没有特别大的影响,但以防卫过度著称的共匪显然信奉“将一切反抗消灭在萌芽状态”,自然有点风吹草动就大搞镇压。

在躺平之前,2015年-2016年兴起的膜蛤则可以看成是一次前奏和试点,(膜蛤行为在2017年后受到重点打击,所有隐晦贴吧基本全部被封,剩下的偶尔在出现膜蛤元素时以图片和图标的方式进行隐膜,至今如此)有人认为膜蛤是影射讽刺包子的小学文化及长者的风范远比包子高不知道哪里去才兴起的,反对者则认为因为讨厌一个独裁者转而膜拜另一个独裁者是换汤不换药。我认为前者极有可能的,尽管膜蛤有时其实是一种恶搞。

回过头来谈“躺平”。和膜蛤不同,躺平涉及到了现实生活,确非膜蛤简单恶搞更容易让官老爷惧怕,毕竟韭菜是统治的根基,意识形态则是根基中的根基,十四亿人都躺平,中共也就亡了。

躺平吧在今年6月被限制为只允许吧务团队发言,附带将其他隐晦拆分的贴吧也都封掉了。但耐人寻味的却是躺平吧又在今年7月解封,一个月来,舆情大变,该吧由第一次建立时主要秀躺平的帖子变成了冲塔抹黑的基地,晃眼甚至如同上了半个品葱,直到前几日再次被封(彻底封禁,吧都消失不见)

但是,躺平吧的被封并未让抵抗消失匿迹,反抗被带到了其他贴吧,诸如杨超越、地狱笑话、反躺平等地方都发现了反抗的踪迹。

究其原因,我认为可能跟百度的“大数据推送”有极大的关系,毫无疑问,这种分析捡送已经间接帮助了反贼聚集,从这个角度上讲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

正因为数据推送,才能让冲塔帖子被算法推到首页,在帮助粉红喷的同时,也帮助聚集了反贼。

躺平吧被封,只能将他们再推到其他零散吧去,去中心化是当今的反抗方式。

目前,简单浏览一下冲塔帖子,五毛和反贼的争辩基本上是五五开,“坦克车法不责众”等隐晦言论甚至让下面的回复直接开始讨论六四,赵紫阳用“赵子洋”等规避审核都搬了出来。

五毛似乎并没有形成压倒优势,线情况是势均力敌


结论

墙内的舆论和思想倾向可能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坏,这是随着包子倒行逆施的结果,无形中也在把一些人逼到反贼的行列中。当未来真的和美国台湾开战,共是没有能力将举国之力用于打仗的,人心所向现在已经初见端倪。

当然,也不可由此过于乐观,反贼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茶余饭后也可以尝试将一些中立人士拉入反抗队伍,以成为未来的反抗力量。
12
分享 2021-08-28

17 个评论

如何分辨便衣
以下所有规则都是一般而言,主要指安保任务(比如遇到重要人物出访、民间事件等)而不是抓捕和搜查任务。而且安全级别越低的场合越适用,比如省领导或老美某州长到某某市视察这种档次的,越高等的场合可能越有例外。
1,便衣很少喝水,纯保卫任务要求任务期间滴水不沾,但是可能会抽烟、吃东西尤其是高热量食品。
2,便衣绝大多数会带一个包,而且会习惯于把包放在一边,便于任务突发情况时出手。但是一般是没有枪械的,即使有也多半没有子弹。
3,便衣倾向于远离人群和障碍物以便方便活动和视野,但不绝对。
4,便衣往往皮肤偏黑,有日晒痕迹,但不绝对。
5,便衣一般不带耳麦,个别可能有隐藏式的耳机。

另外,无论发生什么情况,请配合便衣的工作,不要试图干扰甚至袭击警察同志。不是说让你同情他们,而是各种角度说针对他们都是弊大于利。如果你一定要对他们表达你的不爽,可以在他听的见的地方说一些很草根的很自然的骂官老爷的话。
还有经常搬“家”的神友…………
最近躺平吧又活过来了。
是很坏了,吴亦凡给匪区带来那么多红利,仅仅为了带动文革2.0就把他做了,以前大众吃瓜吃的是娱乐现在吃的是政治瓜有些人还在里边探讨别的鸡肋,磨光最表层的鸡毛后就会对更深层的艺术圈动刀子,这不是纳粹是什么?

习近平作为电脑白痴,网信办控制舆论,控制网信办的发言权那一撮为最终的侩子手,

搅屎棍能看出是春秋学院/观察者网里的人,再准确点是像李世默这类的老狐狸,李多年前曾在一个小型学者聚会里说过什么形势好我就跟着,而张维为这种学术呆逼现在被封为国师,可见匪区里能拿得出的人没了,

匪共内部是没有应变当下事物判断的能力的,习的智囊团是建国以来数量最多的精致利己主义者帮他出谋划策,恰饭恰到了匪中央,可以想象匪区环境的恶化公务员都不是稳定的,老板不需要精明深算只需要有一定凝聚力,最高领导人也是这样,打掉那些人,中共自然只剩头部,

一直在思索为什么那些人会扶持一个腐旧的政权呢?他们想帮助习打造一个什么样的帝国?相当不解,如果作为一个游戏,我认为这个游戏的结局极其讽刺,最终BOSS打着打着忽然黑屏了重回第一回合再来
现在看知乎只看知乎评论区
共匪没了防火墙、删帖控评小组,还能活吗?马上倒台
几个菜哦喝成这样
缅甸看过没有,网络切了轻而易举,你能怎么滴?键盘起义啊?
你指望网络集结力量是绝对不可能的,颜色革命需要的不是网络,是对经济政治不满到即使武力反抗和死亡都在所不惜的民众,以及大量的外援和煽动(没有外援你还想翻盘?做什么梦)
网络舆论是最不可信,最容易在表象上改变而欺骗自己,最不靠谱的意淫适用领域,我可以保证即使没有网警,你也没有任何组织武装的可能,因为管控有杀伤力物资的流动根本不需要网络。
题主观察如微,甚是精甚细腻
若干年前,中國共產黨好像變得越來越好,中國好像是越來越開放,但共產黨這個黨的性質決定其不可能真正的開放,最近的政策又開始斷崖式下跌

文革又開始了
一直在想什么样的社会可以爆发颜色革命,为啥革命大多从西方开始(就算中东北非,地理上也是和希腊罗马靠近的地区),那里的人有什么和东方人不一样的特性,我觉得,东方人的内敛,导致东方人的群体很难自发的集结,中国不是有句老话:各人自扫门前雪,性格的差异,东方一般以家族为聚合中心,不同姓的人群很难自发聚合起来,颜色革命,先看看你家家谱和我是不是一样,一样的话,再看看我们是不是有啥共同利益先,如果都没有,拜拜
Orca1045 新注册用户 回复 生如夏华
>> 如何分辨便衣以下所有规则都是一般而言,主要指安保任务(比如遇到重要人物出访、民间事件等)而不是...

不喝水是为了不用去上厕所?那吃东西不是也该禁一下以防万一吗
马上倒往哪儿倒。我觉得用舆情来推测时事没什么准头,某副统帅当年在飞机被打下来之前还是被山呼千岁万岁的吧。
生如夏华 回复 Orca1045 新注册用户
>> 不喝水是为了不用去上厕所?那吃东西不是也该禁一下以防万一吗

我也不知道,但我确实看到他们在那嚼奥利奥,或者车上放着士力架,不知道什么原因
就算惡搞,跟隨長者亦可賽艇,還可以學英語學法語,有文化有自信,看維尼只能滿臉噴糞,瘋狂宇宙,大海掀翻小池塘
>> 我也不知道,但我确实看到他们在那嚼奥利奥,或者车上放着士力架,不知道什么原因


什麼都不吃就太假了,而且很餓啊沒力氣
xiaotengzi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异教徒 回复 xiaotengzi 新注册用户
>> 我去貼吧看了看,所謂的“躺平”的人,對CCP的反意並不太大,大多只是發發牢騷而已。

对ccp有反意你就看不见了
提膜蛤有人会说李毅吧,其实膜蛤的巅峰是 华莱士吧 ,因为这吧彻底沦为了专职的膜蛤贴吧,暴力膜蛤至少半年都没人管,原因是华莱士吧的吧主奶瓶班长下野,再无吧务能删除膜法师的高雅创作了(华莱士吧原本是华莱士快餐的贴吧,不过蛤丝会入侵和创建一切跟长者沾边的贴吧),贴吧瞬间进入无政府状态,粉蛆,反鳖人士,还有各路神仙都奔走相告争相涌入,膜法师一度占领贴吧曝光台进行高雅创作,我在华莱士吧当年都玩的很happy,膜法师因为路线斗争甚至还分成了两派,文膜派和武膜派,文膜派为了华莱士吧的长治久安提倡隐晦的膜蛤,要文膜不要武膜,暴力膜蛤不可取,也就是只以文字的形式例如长者语录之类的进行膜蛤,抵制一切长者图片影像资料的上传。武膜派正好相反,怎么暴露怎么来,上传各种PS长者的影像和动图,所以也叫图膜或暴力膜蛤派,武膜派批判文膜派是右倾投降主义,文膜派批判武膜派是左倾激进主义。当然了,不管文膜还是武膜,被橄榄是早晚的事,封吧之后蛤丝又转进哈尔滨啤酒吧,懒羊羊吧,夏威夷吉他,上海膜法传奇,娃哈哈吧等等,这时候整顿力度加大了,也续不了多久,陆续都被橄榄,现在再也没听说什么专门膜蛤的贴吧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