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帝国与普通民众觉醒

突发奇想,觉得黑客帝国故事可以套用在墙内民众觉醒这件事上。

当男主Neo频繁“做梦”,对虚拟的现实开始出现排斥反应时,女主Trinity找上门,帮他排除体内的数字寄生虫。母体视Neo为异常,将Neo的意识排除出数字矩阵(虚拟世界),将Neo的身体排出到垃圾回收处,被现实中的人类反抗组织的船长Morpheus救下。Neo从此告别虚拟世界,开始在现实世界的艰苦求生。在现实世界中,吃着寡淡无味的食物,到处躲闭着机械警察,并数次返回数字矩阵寻求反抗上帝(此上帝应该是就是一台巨型服务器的数字管理员,维护着数字矩阵,并控制着现实世界中的无数机器警察)的良方。人类反抗组织的成员有一些,经历不住现实的痛苦,宁愿麻痹自己,放弃觉醒的意识,重回数字矩阵,享受虚拟的奢靡生活。

这与墙国的现实好像呀。墙国中的大部分人,快乐的生活在领袖阶层创造的虚假历史、虚假口号中。而少部分觉醒的人,克服很多困难出国生活。然而国外的生活也有各种艰辛、不如意。受不了这份苦难的人,又放弃独立的人格、思想,回到墙国怀抱,过着不那么真实的幸福生活。

我不知道我的表达是否足够清楚。但2021年的生活体会,给了我这种认识,记录在这里,供大家讨论。
4
分享 2021-12-27

2 个评论

大部分中国人不在乎中共的统治,最多疫情后关注一下经济,这个国家的人民是随波逐流的,现在中国年轻人的心态大概等于美国的嬉皮士(局部),醒着的装睡,依于工作、家庭冲淡了理想、移民、现实冲塔的想法
我倒是覺得真正覺醒的人就算國外環境再艱苦也不可能回到鬼國,除非去的地方是其他極權國家(但又有多少有能力出國的人會蠢到從一個坑跳到另一個坑?),否則你口中說的那些人更像是到海外泡幾年鍍金又或發展的人,就像是港漂由生活習慣到社交圈子等範疇,他們從不會融入當地文化,心中始終以過客自居,壓力更多源自寄人籬下的心理而並非真正受到整個大環境的歧視/壓迫。

另一方面,覺醒的人如果已經身在海外,是不可能為了物質生活而甘願忍受重回牆國接受對身心的摧殘的。就像我一個在監控相對寬鬆的環境中都會出現生理不適了,不少在牆內的覺醒者面對的折磨可想而知,這從那些新蔥友談自己經歷的分享中也看得出。假如沒到那種地步,就只能說那人根本從來沒有真正思考過,連眼睛也沒有睜開。

有能力還選擇留在牆內的例子還是不少的,數數墓碑的數量就知道,只不過支共在操控資訊上是老手,使我們都產生了自己孤軍作戰的錯覺(好吧不是錯覺,行動的反賊們基本都被分割對付了,但至少阻止不了思想反賊的交流)。別想得太負面了,像Neo一樣的人還是很多的,只是默默無聞而已。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1-12-27
  • 浏览: 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