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斯坦的事情貌似不是简单的争取民主自由

这个是一个乌克兰记者的采访(因为是乌克兰的,所以舔俄的可能性小不少,但是不能完全排除)

阿拉木图上演了帮派大屠杀——阿拉木图居民接受采访讲述这座城市正在发生的事情

乌克兰记者
亚历山大·哈尔琴科
2022年1月8日

最近几天阿拉木图的局势类似于内战
阿拉木图已经封闭——这座几乎被围困的城市继续清理激进分子,激进分子前一天发动了骚乱和大屠杀。

街上传来枪声,仍然断网,移动通信间歇性工作,许多商店和加油站关闭,当地人去商店主要买面包。

然而,今天的情况比前几天更平静。虽然枪击事件也时有传响,但安全部队正在逐步控制局势。

记者设法联系了阿拉木图居民,询问最近几天街上发生了什么,以及他们对发生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Serik Jamalbekov,企业家

这种情况可以用一个词来描述:惨。感觉像是启示录里的末日战争已经开始了。每个人都待在家里,不靠近窗户,不开灯,祈求早点结束。现在街上没有平民了。

最糟糕的是市中心,但阿拉木图附近的布伦代区等一切都很安静,甚至市场也开始工作了。

我们出去只买面包,那里排着大长队。昨天,我们在附近面包房排队站了两个小时。你可以买到必须品——牛奶、面粉。家里最好有库存——意大利面、罐头食品、蔬菜。不接受刷卡——只能付现金,许多自动取款机被砸碎了。到处都是大屠杀的痕迹——破损的柜台、灯具、烧焦的议会大楼,烧毁的汽车。我们收到短信不要出门,政府有反恐行动。这真的很可怕。尤其是对孩子来说。我六岁的女儿泪流满面的问我:“爸爸,我们会活下去吗?”。我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们与世界隔绝了。

当得知俄罗斯和其他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国家正在派遣军队时,我和我的所有熟人都松了一口气:感谢上帝。终于,这座城市有希望摆脱这群人,他们摧毁和掠夺了路边的一切。

发生的事情有几个版本。有人说,这是一场宫廷政变,据称纳扎尔巴耶夫的侄子萨马塔·阿比什参与了政变。他是安全委员会长官,所有这一切都是事先准备的,也许得到了外国势力(他们都说是美国和土耳其)支持。其他人都确信,托卡耶夫和纳扎尔巴耶夫同意假装“太上皇”被停职,人们对他太不满了。但事实上,他的家族仍然会继续统治。尽管人们相信,在清场后托卡耶夫将宣布提前举行议会选举,并试图进行改革,否则可能会开始新的骚乱。

这座城市被20-25岁的年轻人组成的帮派团伙摧毁了——这就是我们所谓的教育程度低的村民,他们会为了几千坚戈拿一把尖刀刺伤母亲。他们在草原上长大,在大家庭里长大。他们生活在草原,所以即使没有互联网,他们也很容易组织起来。但关键问题是谁组织并资助了他们。

Almira Tursyn,女演员,编剧

我明白:有很多问题积攒下来最终爆发了!但我不明白为什么要摧毁自己的城市,烧毁别人的财产,互相残害?这种行为离内战不远了,人民将遭受更大的痛苦。

最初几天,抗议者和平的走上街头。后来,抢劫犯、小偷和强盗开始在人群中活动。他们实在太多了,以至于他们开始摧毁商店、餐馆,像飓风一样抢劫。这不再是和平集会,而是抢劫者的狂欢。

Nurman Saskibayev,公关专家

难以想像,我脑海中一个平静的、超级平静的城市在几天内变成了地狱,就像蝗灾毁掉一座城市。他们说尸体躺在路中间,我自己没看到。我出去几天了,终于买到了面包。

商店——包括食品店和家电商场——要么被洗劫一空,要么空无一人。银行和购物中心也一样。

她的侄女住在市中心,已经快要发疯了。射击声、爆炸声无处不在。人们讲,从窗户上你可以看到统一着装的人是如何在街上祈祷的,把地毯放在膝盖下祈祷。他说,晚上最可怕的事情是在每一次的沙沙声中等待黎明。还好家里还有水和天然气。

除夕夜,阿拉木图还是一个宁静的城市,人们开着汽车,逛商店,正常的生活流动,每个人都遵守法律,通信、互联网都正常,像往年一样。可是在短短三天内,真正的战斗、内战、抢劫和几乎是没有先决条件的人道主义灾难发生了。

我谴责任何杀戮、强奸、抢劫和破坏行为。他们因为愤怒而去抢劫,我为此感到痛苦。人们闯入了议会大楼却,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我立刻想起了学过的历史教训,革命没有明确的计划、决定,达不到任何目地,只有攻击和破坏。不幸的是,我们甚至没有看到这个国家有真正的领导人,可以让人们冷静下来,当前这种混乱,将导致哈萨克斯坦完全崩溃和破产。我们的朋友甚至不能从新年假期回到哈萨克斯坦。我妻子的朋友说,她回到这样的阿拉木图心里太悲愤了。许多熟人因为抢劫而失去了生意,有人的车被烧毁了。

和平的人们坐在家里,不道德的人抢劫了国家,他们厌倦了腐败和当权者的盗窃,但是现在他们自己做的甚至更糟。昨天有人把所有的商店都偷遍了,现在人们要排队买面包。

市里加油站也因为短缺需要排队,互联网断断续续,但有的地区有移动信号,到处可以听到枪声。

目前还不清楚安全部队是如何行动的。他们本应该像往常一样监督危险信号,现在全国各地的沟通中断,这一事实证明了所有这些事情本来可以早做准备。让我们看看一切都是如何平静下来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部队来了,真高兴,我希望他们能尽快恢复秩序。毕竟,这座城市有好几天既没有警察也没有政府官员。

Rustam Khusnutdinov,国际象棋大师,教练

几天前,一切都很平静。我听说了西部的骚乱——但似乎那是当地的事件。

当阿拉木图也开始有骚乱的报道时,我起初没有太担心——这种情况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了,很快就会结束了。后来,情况恶化了——我看到了催泪瓦斯、火灾和爆炸的视频。然后我意识到了事情很严重了,以前没有过的。

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是查看新闻,首先是震惊——移动互联网不工作了,家庭Wi-Fi也只能通过VPN。立即决定出去吃东西,取钱——我们很久没用现金了。家附近的所有商店都贴着广告——不卖酒,只接受现金。我们找到一个还工作的自动取款机,但当你点击“取款”时,它不起作用——挂断了。我们到达了Mega——这是市里最大的购物中心,它关闭了,门被钉上木板保护。我天真地问:“这是什么?”收到答案:“几个小时后,我们这里会被抢劫,要做准备。”这让我非常不安。我听说还能工作的自动取款机前,人们需要排大长队来提取1万坚戈(约25美元)。但只是听说,我自己也没见过。

我买了点东西,不得不打电话给我在卡拉干达的母亲,让她通过卡斯皮银行(这是哈萨克斯坦最受欢迎的银行)从家里转账(通过Wi-Fi)。

结果,我们回到了家,下午5点的某些地方开始完全数字化隔离——他们切断了家庭互联网,电话也只能用Beeline通信(不是每个人都联通)。

我决定下棋,因为我现在什么都做不了。但脑海中一直在想,“现在发生了什么?”,“托卡耶夫还是总统吗?”完全不知道情况。

互联网在午夜恢复了,立即冲过去读新闻。哦......发生了什么事——市长办公室着火了,机场被占领了......目前还完全不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亲眼看见工人封闭了购物中心的入口,但有人说那里最终还是被完全洗劫一空,有些人说警卫抓到了袭击者。坦白说,亲自去核实一下信息很可怕,尽管离我家只有五分钟的路程

现在我从阳台上看到什么都没发生,一片沉寂。但是在市中心附近有些异样,那里离我大约15 分钟的路程(如果没有交通堵塞的话),但是听不到枪声或爆炸声。我们这里还弥漫着浓雾,这增加了我们与世界其他地区的孤立感。

Aliya Akhetova,老师

阿拉木图街头飘着灼热的烟尘气味,令人震惊的无法呼吸。装甲车纵队给人一种内战的感觉。与此同时,路人被分发水和面包——城市里已经食物短缺。到处是路障不允许汽车通过,它们调头离开。

Daniyar Adilbekov,记者

前天,抢劫者向我的朋友比塔耶夫·萨肯开枪,子弹击中了萨肯的肺部,没等到救护车就当场死亡。据一位和他在一起的朋友说,他们坐在车里聊天,人群从后面走过来,想打开门。他用瓦斯喷了那个男孩,于是抢劫者开始向离开的汽车开枪。一发子弹击中了萨肯,他就和我们永别了。萨肯是最有才华的导演之一,哈萨克嘻哈之父,来自上帝的导演。萨肯的父母不能带他回家,因为没有足够的警察做死亡记录。肇事者也没有被找到,我认为不太可能找到他们。

原新闻链接

https://strana.today/news/370634-besporjadki-v-kazakhstane-zhiteli-alma-aty-rasskazali-kak-v-horode-prokhodit-zachistka-radikalov-.html
0
分享 2022-01-10

8 个评论

民主自由是打不过的独裁专制的,历史上那些和平抗议的和理非不都统统都接受的机关枪坦克车的关照了。

对付独裁专制只能以另一个独裁专制将其毁灭,法国大革命时,整场运动持续了一百年,期间一个个独裁集团打着民主的旗号争相上台然后又被打倒,在不断的毁灭中,民主才有诞生的可能。

哈国这次推翻武装暴动从历史的角度看无法避免,最后结局无非是,被剿灭扣上恐怖组织的名号,或是武装夺取政权成功,当了新一任皇帝
https://upload.cc/i1/2022/01/10/Me1u58.jpg

哈萨克斯坦人民如果没有民主诉求又岂会冒着将近零下十度的严寒涌上街头,然而他们被别有用心的政治人物利用了也是事实,但不应据此否认这是一场民主革命。

哈萨克斯坦人民不过是在争取民主的道路上再一次遭遇了失败,我相信他们会吸取这次血淋淋的教训,今后将采取更加灵活有效的斗争策略。

https://twitter.com/straysmallcat/status/1479103831133024256?s=20

https://twitter.com/ark999/status/1479890507689955329?s=20
>> 民主自由是打不过的独裁专制的,历史上那些和平抗议的和理非不都统统都接受的机关枪坦克车的关照了。...


和理非成功的例子也是有的,比如发生于1989年东欧剧变时期捷克斯洛伐克终结共产党统治的民主化运动即天鹅绒革命,但数量屈指可数。

其触发条件与特定的历史时期、国民性、人民面对什么样的政府以及采取与之对应并行之有效的斗争策略都有关系,不过捷克斯洛伐克人民在此之前也栽过跟头流过血就是了。
为什么争取民主自由一定要简单呢?

颠覆政权是很复杂的事情, 尤其要对付俄罗斯这种在乌克兰搞小绿人的国家. 为什么哈萨克斯坦颠覆政权的人士不可以去找外援?

未来中国搞颠覆活动的人们千万不要应为这种顾虑就限制自己
>> 民主自由是打不过的独裁专制的,历史上那些和平抗议的和理非不都统统都接受的机关枪坦克车的关照了。...


扯蛋 如果是真的贵国就不需要派你们来了
以前是一少撮人奴役著一個國家
現在是一堆國家奴役著一少撮人
革命是沒用的 推翻你球現有秩序才多少有點搞頭
愈爭愈沒有
OlliePowers458 🤬不友善用户
哈萨克斯坦被美国渗透得多厉害:2006年哈国总共有25868个有注册的NGO,同年该国人口1531万。

其中就有索罗斯的Open Society Foundations,该组织在哈国资助了数百名学生前往欧美留学,还资助了700多名记者,总共投入超过1亿美元支持“民间社会倡议”。

如今的哈萨克斯坦出现如下乱象:

1、哈国JC也加入了抗议示威者队伍。

2、商家们为示威者提供免费食物。

3、镇压暴乱的装甲车和军车被示威者追得满街狼狈逃窜。

4、哈国最大反对派领导人穆赫塔尔,在脸书上向示威者喊话“协调行动”。

他发布的联系方式的Whatsapp号码,是乌克兰电信运营商的。这位流亡海外的哈国反派领袖称,要像吉尔吉斯斯坦、乌克兰、格鲁吉亚和亚美尼亚那样颠覆政权。
对于弱者用极为苛求的标准来要求完美受害者,
当然这也是欺软怕硬的支那人一贯风格了,而这个LZ给了我们一个完美的战士样板。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志在挽救各国30岁以下的美貌失足妇女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1-10
  • 浏览: 4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