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写的文章 教化的力量

古代的君主要比现在政府的领导人高明多了,因为他们明白‘教化’的作用,这种教化并不指现在中国的党化教育,而是指一种非暴力的手段,对被统治者施以思想上的专政。我们不妨看一下现在的党化社会,我们不禁要问:中国人哪里来的这么强的奴性?大街上你看不到插在各处的红色旗帜,也不见有坦克和军队巡街,更没有什么骚乱与暴动,这是现在的政府袭用了老祖宗的遗产得到的结果,写在儒家经典中的孝、顺与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种上级服从下级的观念,在人学之后会潜移默化地化作一条铁链,捆住了人的思想,这可比成天空喊一句口号要有效得多。

人总是喜欢自己得出结论,而不是被灌输某个观点。这说明教化是至关重要的,就像与其让人背出答案,不如去让人了解解出它的过程,之谓‘受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学习再多的政治概念,也难以动摇本有的思想基础,但如果让人了解历史,在历史中一步一步的看到国家、人民是如何衰败,又一转看到了国家的富强,从而自己得出一个爱国之为,行之有效的结论。

有了文化和历史的双重教化,党化教育可以停止吗?这是万万不可的,一旦党的地位从人的心理开始边缘化,脑子就取代了屁股,人就开始从民族的劣根性、文化的劣根性、历史的偶然性这些角度来进行思考了,不给出路线,不强迫人以党的路线进行思考,最后得出的结论往往是党最不想看到的。

抛开这些,教化有何作用?这就要先问一些其它问题了,比如为什么世界上的几乎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都在发展过程中转型为独裁主义、威权主义、资本主义国家?为什么世界上的真民主国家越来越少?为什么社会主义体制和民主体制的推行都在现代社会遭遇了巨大阻力?这些问题的原由都可以归结为-教化的不足。社会主义国家是因为生产力不足才无法持续发展吗?因为人会偷东西,抢东西,会偷懒,会拖工,这破坏了可持续的生产活动,从而导致生活必需品与其他消费品无法供足社会需求,在原始的农耕社会,一户农民进行生产活动,能种出足够全家所用的粮食,放到现在来看,一个社会如果运行良好,可以用较低的生产力养活很多人口,问题就出在,偷懒、拖工是要产生成本的,所谓‘生产力达到一定程度就能使整个社会发展发生大变化’,是在用物质生活丰富来偷换社会价值观变化的概念,这无非是在表达:如果不用人来种地了,都用上了机器,建起了工厂,生产者偷懒拖工产生的成本就可以忽略不计了;但资源是有限的,人的私欲却是无限的,用提高生产力来填沟,此举可称治标不治本,除非另一种情况出现:突发的技术革命,发生在社会主义国家的技术革命会是带有政治性的,当技术发生革命,而资本没法控制生产,新生的生产系统会被政府完全控制,当这种情况下的社会中本来有劳动能力的人不再劳动,他们最基本的人权-生存权就被彻底剥夺了,现在中国人的政治权利已经被剥夺殆尽,如果发生了技术革命,生存权也会由政权接手,很难想象如果一个人连自己赚钱养活自己的权利都没有了,这样一个威权社会会是什么样的景象。那么要想不施以极权,也不等技术革命,何以让一个社会良性运行?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教化。

社会主义建设的失败是思想教化不足的典型,虚构出的政治乌托邦则给人想象的空间:主权在民、一人一票、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制度的前提就是每一位参议者都接受了足够的高等教育,每个人都有参政必需的素质,如果教化不够,民主共治就会变成‘多数人的暴政’。

那么以接受了教化的人民基础建设的社会会是什么样的?体制本无优劣性,有优劣性的是文化、民族性和国民性,共产共治的社会未必优于资本社会,资本道德有序、政治民主的社会也未必优于社会主义社会,只是社会主义的路线对国民素质的要求要比资本主义高,这就造成了一种社会主义社会其实是‘道德社会’的假象‘有德’说的是人,不是一个政权或一个政党。真正的道德社会,无论是资本主义社会还是社会主义社会,会以个体的素质在二者见取舍,这样看来,历史终结论不无道理,因为受过高等教育的、有素质的人民必然会以普世价值:平等,自由,民主来塑造社会。
1
分享 2022-02-15

4 个评论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33758
如果平等是應當追求的價值,那麼馬克思及馬派學者所推崇的經濟平等是否也應當追求?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44410
如何看待印度宪法里写着印度是社会主义国家?


到這二篇我寫的部分(上方討論區)看一看吧~
不知帖主啥年齡段寫就, 文章挺有意思的. 我嘗試給出意見.

_ _ 在約三百年前, 大部分人沒意識到有其他選擇, 導致大家只能捆綁在王(帝)國上. 極少數特別聰慧者想到有其他選擇, 但未經實證無法勸説別人相信.

_ _ 文中所説教化我觀也是 "統一思想" 的一種較舊形式, 要求個體結論近似甚至一致, 與現代容忍不同結論多數形成共識, 這兩點差距較大. 現在司法系統中通過罪罰相適應, 抑惡揚善等規定了底限. 有 "教化" 小部分特定功能.

_ _ 逃出囚徒博弈之法有但不多, 勞資協作獲利應是工作動力的基礎, 勞方覺得利益不統一應再行選擇, 資方同理.

_ _ 即便是理想國也無法消除深植人性中的惡, 惡性較大者有選擇犯罪的自由並接受懲罰的責任.

_ _ 因自然法則存在, 人的欲望有物理限制的上限, 下限為維持生命和精神, 因此使人的供給處於區間距下限越遠越好. 

_ _ 福利保障應有一定水準, 不參與勞動者也調節雇傭成本, 理想國也無法實現全部就業. 失業在較低至極低水平即可, 强求接近無失業會導致雇傭成本高及投入巨大資源的兩種弊端.

_ _ 社會主義失敗有内在矛盾與舊封建極權同源, 不取決于人, 人盡最大努力充其量也只能增減其失敗速度. 千年帝國不存在也不可能存在, 只有公民起重要或主要作用的國家才能渡過危機.

_ _ 多數人暴政不難解決, 由公民們在不同場景選擇民主制(多數決)或共和制(全體決), 即可避免.

_ _ 有優劣的是政治制度, 不能是文化和民族, 公民社會要避過文化和種族滅絕的陷阱. 文化和民族都是好的, 文化沙文和民族主義是很不健康.

_ _ 重要的是符合人性且合理的規矩, 道德治國難抵貪欲一旦滑坡一潰千里, 過高要求素質、覺悟亦不可行, 二十歲左右清楚基本規則即可融入社會. 人的智慧、理性、壽命、體力...等等這些都太有限了, 恰恰是需要制度遷就人, 而不是人去配合一個過高的教條.

希望沒誤導你且有用. 期盼你成爲公民一起交流思想解決華人的挑戰.
祝: 順利健康
>>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33758如果平等是應當追求的價...

回答帖主的评论打底 by @ismynewmail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736345

0.公平是在競爭中以條件取, 不已人的特質取(有極少例外). 例如招聘員工除極少數例外不可以人不能改變的條件而取. "招聘勛爵貴族一枚只要三代以上世襲" 這種就是明顯反例.

1.卡爾·馬克思等人的主張應當傳承下去, 不可再度運用. 全爲違背人性的非人邏輯, 實屬糟粕應傳承引以爲戒.

2.只要追求自由, 現階段采用民主制度, 其他并不重要. 例如英國還是聯合王國呢, 憲法寫著王為英聯邦最高統治者. 實際是個高福利自由國度, 我常用英社來嘲諷那些僅名字叫社會主義卻行奴役的政權.
人总是喜欢自己得出结论,而不是被灌输某个观点。这说明教化是至关重要的,就像与其让人背出答案,不如去让人了解解出它的过程

我不同意,我當然也希望這是真的,但這似乎不是
世界上大多數的人都連自己想要什麼都不知道。不是我說的,據說是喬布斯說的,更早之前據說福特也說過。反正當主流人群需要廣告來教他們他們想要什麼、會像一群羊一樣跟著媒體的指揮讓媒體得名無冕之王的世界,我不見得這些人會喜歡得出自己的結論
事實上很可能相反。比方說好了,大多數人不關心自己身邊的機械家電甚至自己的身體是如何運轉的,哪怕家附近就有一家博物館
為什麼中醫有那麼大的市場?大多數尋求中醫的都是為了調養,但他們自己也不懂什麼氣什麼性的。反正中醫師對他說你要吃這個丸那個散,就信了。他們不懂背後的理論,卻是最信的人。他們可能受過基本的科學教育,懂西醫體系的基本解剖學,但卻堅持認為西醫什麼都傷腎。西醫提供一堆某藥如何不傷腎如何在別處被代謝的說明,沒人愛聽,卻會被中醫一句反正效果就是保肝養腎說動
占星術、能量石、血型性格論,都是如此。信占星術的人自己也不會占卜,也說不出占星師占卜的理論,卻會信。他們可以不信溫度計每年都在測到的氣溫變遷(且不管它為什麼變了,那是爭議話題,但它在變是沒爭議的吧)卻要信一個自己也說不清的理論
那麼多人愛聽政客的演講,那些演講空無一物,頂多有點不知道什麼時候兌現的承諾。沒幾個人真愛聽大學公開課
說了一大堆混沌理論、人知有限,有的人(包括樓主)就是不懂,寧可聽一點推背圖預言中共必亡(不一定包括樓主)也是同理
可見大多數人都是不愛思考的懶人,他們喜歡現成的結論,只不過不喜歡被強灌結論罷了。正因為他們不喜歡思考,所以才滿足於『說不定有呢,你怎麼知道沒有』程度的神秘
而廣告、媒體、時尚業,就是利用人的這種惰性,通過提供結論來生存的業界。他們之所以能存活至今恰恰是人喜歡現成結論的最佳證明。『我不知道我想要什麼需要什麼,我也懶得分析自己的需求,他們說iphone好,那我就買iphone』『本季流行的顏色是粉紅色,那我就穿粉紅色』
這種懶惰如果停留在買iphone和穿粉紅色的層面,問題還不大。但如果這些人像他們選衣服顏色一樣選政策,問題就嚴重了。所以需要有教化,但既然人本性是懶惰的,要教化並減輕此惰性就是需要花費成本的
這就是民主國家和獨裁國家的不同了。民主國家為了維護民主不惜下血本去教化人,這樣可以減少政界出現『大流行』的可能。獨裁國家就是規定全國人民都穿制服,最好是你要流行制服呢
不是說因為民主國家善良才會教化人,是說因為如果不持續教化,很快就沒民主了。人的天性不是民主的動物,自從猴子的時代開始祖先們就在聽猴王的、霸凌低等猴子。說到底人不過是一種穿衣服的、比較民主的特別猴子而已,如果放棄教化,隨時可能變回普通猴子
体制本无优劣性,有优劣性的是文化、民族性和国民性

這裡有兩個問題,一個樓上已經說了:如果有文化特別惡劣,把他們燒光殺光豈不就世界太平了
然後第二個,就是民族性和國民性是否存在都成問題
共产共治的社会未必优于资本社会,资本道德有序、政治民主的社会也未必优于社会主义社会,只是社会主义的路线对国民素质的要求要比资本主义高

如果說民主還是獨裁是個生物問題,那資本還是共產就是個數學問題了
生物問題還好說,你想當特別的猴子還是普通的猴子,至少是努力一把在幾個世代之後能成的。數學問題,不如請上帝把世界洗了重造還比較快
道德和政治都是皮上毛。大前提的經濟AKA資源分布,是不可能形成共產的。不可能。理論上都不可能的事情實際上更別做夢了。理論上如何不可能,我寫過一篇經濟物理學(我最近忙,有空填坑)可以看,不然看別人寫的更好,反正我也不是原創的
然後,社會主義差不多就是共產主義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