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查屠殺雜感系列-4.薰空-俄羅斯軍-侵略者的士兵都該死嗎?

布查屠殺雜感系列-4.薰空

本篇為布查屠殺雜感系列第三篇: 薰空

主體為 俄羅斯軍-侵略者的士兵都該死嗎?

此系列短文七篇

以七首個人非常喜歡的台灣歌曲為引子
以不同主體的角度及可能心態簡單討論
當然了,台灣人與歌曲看待屠殺平民這種事
往往是以二二八/三月屠殺的歷史記憶作為投射
沒辦法,人要同理他人,終究只能從自身的經驗出發


前兩三篇連結如下

布查屠殺雜感系列-1.嗔癡 受難者親屬/倖存者 - 新·品葱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41830

布查屠殺雜感系列-2. 這該死的拘執佮愛 烏克蘭志願軍-為理想價值而協助的外人 - 新·品葱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41963

布查屠殺雜感系列-3.玉碎 烏克蘭軍-為人子、為人夫、為人父,保家衛國毋須多言 - 新·品葱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42331

這次的歌曲又是閃靈

這篇主題不討喜
因為人們喜歡黑白分明正邪對立
這篇歌曲不討喜
它的旋律癲狂而絕望

但這是我這系列最想寫的篇章之一

影片我也放個不討喜的非官方全日軍軍服版本

翻譯成北京話的部分為黑體
本首歌許多部分我覺得不用翻譯,故僅部分翻譯

閃靈樂團
薰空
https://youtu.be/ZW_E2Z8WKaI

血路殺開 血路殺開
血路殺開 血路殺開

皇恩萬年傳後代
亂世戰士無人知

殺 殺氣 殺氣直衝
血 血脈 血脈奔馳

帝國存亡求神鬼
無留一絲保囝兒

殺 殺氣 殺氣直衝
血 血脈 血脈奔馳

帝國存亡求神鬼
無留一絲保囝兒

機身 積滿哀恨
引擎 催動亡魂

機身 積滿哀恨
引擎 催動亡魂


妳送的批信 我全無拍開
妳送來的信件 我全都沒有拆開
斷袂離的感情 妖魔化意志
無法割捨的感情 侵蝕著意志
毋敢看窗外 纏綿的雲彩
不敢望向窗外 那纏綿的雲彩
用盡所有勇氣 拊掉未來
用盡所有勇氣 捨棄未來
殘忍人間兵器 血路殺開 血路殺開
(我是)殘忍的人間兵器 殺出血路 殺出血路


皇恩萬年傳後代
亂世戰士無人知

殺 殺氣 殺氣直衝

帝國存亡求神鬼
無留一絲保囝兒

血 血脈 血脈奔馳

機身 積滿哀恨
引擎 催動亡魂

妳送的批信 我全無拍開
妳送來的信件 我全都沒有拆開
斷袂離的感情 妖魔化意志
無法割捨的感情 侵蝕著意志
毋敢看窗外 纏綿的雲彩
不敢望向窗外 那纏綿的雲彩
用盡所有勇氣 拊掉未來
用盡所有勇氣 捨棄未來
殘忍人間兵器 血路殺開 血路殺開
(我是)殘忍的人間兵器 殺出血路 殺出血路

(女聲,妻子)
若是黃昏月娘欲出來的時
黃昏那月娘將要出現的時候
加添阮心內悲哀
我的心裡更加悲哀
你欲佮阮離開彼一暝
你離開我的那個日子
也是月欲出來的時
也是月將出現的時辰

(回到男聲,丈夫)
總有一暝 妳攑頭會閣再看見
總有一天 妳抬頭會再次看見
薰轉來 飛過月娘 閃爍雲邊
我(開著戰機)回來 飛過月娘 在雲邊閃爍
飛過月娘 閃爍雲邊
飛過月娘 在雲邊閃爍

妳送的批信 我全無拍開
妳送來的信件 我全都沒有拆開
斷袂離的感情 妖魔化意志
無法割捨的感情 侵蝕著意志


妖魔意志 人間兵器 妖魔意志 人間兵器
妖魔意志 人間兵器 妖魔意志 人間兵器

血路殺開 血路殺開
血路殺開 血路殺開



這是首不討喜的歌
人喜歡單純的二分法
侵略者是邪惡的,保衛者是正義的
在大部分狀況或許是對的
但士兵呢?
侵略者的士兵都是罪該萬死的嗎?
當然,搞出布查屠殺,那些虐殺平民,
姦殺婦女甚至幼女的人渣該死
最好千刀萬剮而死

當然,有個新聞裡俄羅斯士兵的妻子要丈夫盡量強姦烏克蘭女性
“只要記得戴套就好喔” 這樣的畜生我也覺得該死

但當我看著新聞裡部分俄羅斯士兵說自己是被騙到戰場上的義務役
這些人也該死嗎?
他們是自願到戰場上的嗎?
他們是不是也有自己深愛的家人等著他們回去?
在絞肉機戰場上,他們是不是日夜想著是否能在再度活著見到家人?
是像這首薰空敘述般,即使化身殺戮兵器
也要殺出血路,活著回去見家人嗎?
見了家人之後呢?就滿足了?等待再次被強迫侵略他國嗎?


====

二戰時台灣人口僅約六百萬人
其中被日本皇軍徵調為軍人或軍伕,
記錄約二十多到三十多萬人
以三十萬計算,
這動員比例
相當於現在十四億人口的中國出動七千萬的軍隊
(註:現在共軍人數約為200萬人)
可說青壯抽調一空

這三十萬人大多數被送至南洋

而這首薰空,歌詞中藏著一段1946年傳唱至今,
可說是台灣靈魂的歌曲-“望你早歸”(就是女聲的段落)
這首歌是台灣代表性音樂家楊三郎的第一首作品
內容是二戰結束,台灣的妻子等待著,期待著不知生死的丈夫從南洋歸來

望你早歸(1946原唱者紀露霞版本)
https://youtu.be/wu1EtTTcbB4

每日思念你一人 未得通相見
親像鴛鴦水鴨不時相隨 無疑會來拆分開
每天思念著你 卻無法相見
鴛鴦水鴨能隨時相伴 我們卻被拆散

牛郎織女伊兩人 每年有相會
怎樣你若一去全然無回 放棄阮孤單一個
牛郎織女至少每年能相會
但你卻是一去從此無回 讓我孤單一人

若是黃昏月亮欲出來的時 加添阮心內悲哀
你要和阮離開那一日 也是月要出來的時

黃昏那月娘將要出現的時候
我的心裡更加悲哀
你離開我的那個日子
也是月將出現的時辰

阮只好來拜託月娘 替阮講乎伊知
講阮暝日悲傷流目屎 希望你早一日回來

我只好拜託月娘 讓她替我告訴你
告訴你我整天悲傷流淚 只希望你能早日平安歸來



=======

而被派去南洋的這些台灣兵
有的很快就回來了,
然後馬上直面1947年發生的二二八/三月屠殺
僥倖未死也可能再被蔣介石徵調到國共內戰戰場

有的在二二八之後才回來,其中部分聽聞台灣島上發生屠殺,選擇直接到日本,部分投身台灣獨立運動
還有更久之後才回來的,
如陳智雄等台灣兵是參加了東南亞,如印尼獨立戰爭


註:陳智雄,二戰後留在南洋,參加印尼獨立革命,1949印尼獨立後
陳智雄受1947發生的二二八訊息刺激,投身台灣獨立運動
以瑞士國籍身分於日本活動
後由國民黨特務綁架回台後,以叛亂罪槍斃
恩,瑞士籍被中華民國以叛亂罪槍斃
陳智雄獄友表示,陳智雄被槍斃前,國民黨為羞辱他,用斧頭砍去他的雙腳使他無法行走,跟拖狗一樣拖去槍斃




當然,望你早歸成為了國民黨的禁歌
也成為了台灣黨外反賊的象徵歌曲之一
1980年代街頭抗爭四起
台灣反賊們唱著
”補破網”-破碎的願望
唱著“望春風”-盼望著希望
唱著“月夜愁”-失蹤的家人何處尋?只能唱著斷腸詩在夢中相見
唱著“黃昏的故鄉”、“媽媽請妳也保重”-
逃到海外的被列黑名單無法回家的反賊思念故鄉
唱著“望你早歸”-原本是盼望二戰台籍日本兵活著回鄉,
現在是盼望獄中政治犯活著回家
台灣主要的執念是回家
讓回不了家的自己回家
讓回不了家的親人回家



時間來到屬於台灣反賊的的1980年代
1980年2月28日,因美麗島事件正在審判的政治犯林義雄家中
林義雄老母游阿妹,七歲雙胞胎女兒林亮均、林亭均被人亂刀砍死
九歲長女林奐均身受重傷

同年4月18日林義雄被判入獄12年並執行

1983年林義雄妻子方素敏以政治犯之妻身分
參選立法委員,在競選場合獨唱”望你早歸”
為當年黨外反賊象徵,高票當選
從此”望你早歸”成為黨外,及至後來民進黨成立後象徵歌曲之一


俄羅斯呢?當普丁寡頭被民眾衝撞推翻時,俄羅斯人們會唱什麼樣的歌呢?
中國呢?你們諸夏獨立之夢,想伴隨什麼樣的歌聲?

歌聲承載人們的願望,屬於你自己的歌,是什麼呢?
你們各自的執念,願望是什麼呢?
10
分享 2022-07-14

35 个评论

一样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最後嘅設問,適用於烏東克里米亞親俄民眾,同埋香港元朗國居民,唔知適唔適用於台灣軍公教親陸嘅國民黨員身上。
>>最後嘅設問,適用於烏東克里米亞親俄民眾,同埋香港元朗國居民,唔知適唔適用於台灣軍公教親陸嘅國民黨員身...



我討厭國民黨,你應該討厭元朗居民
但如果他們只是立場不同,
不是自己願意跑出來當劊子手

那如果在戰場上見面我會努力殲滅他們
如果不在戰場,那我可能討厭他們


但我不恨他們,每個人有不同的思想價值觀


但如果他們有意識的想傷害我或我的家人
那就是生死仇敵

我的想法啦😀
乱世之中,为人手中棋子,随意摆布,是一件可悲的事。自愿也好,被骗也好,被逼也罢,战争都将人类的恶发挥到极致。 士兵没有战争的决定权,相信没有人想过朝不保夕的日子,大部分士兵既是加害者也是受害者。躲在士兵身后发动战争的政客才是最该被审判的。


今天大佬写的这个主题,对中国的有些情况同样适用。
现在大家都对中国的政治感到悲观,民主化连影子都没有,最可悲的是中国人沉浸在有毒的思想蜜罐中爬不出来,甚至是不想出来。于是有人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态度想走极端“屠支”路线。然而所有的中国人都该死吗? 除了首恶共产党,确实是有些坏人,明知道真相的是非善恶,却为了利益选择助纣为虐,但剩下的大多是思想未开化的奴隶罢了。奴隶以奴隶主的思想和命令是从,犹如士兵以政客的命令是从。虽然奴隶的愚蠢和软弱令人生厌,但他们也是受害者,没有理由不假区分的跟着奴隶主陪葬。 作为身在自由世界的人,有能力唤醒帮助他们最好,没能力帮助他们也无所谓,但落井下石,实非良善。
一群人闖進你家,殺了你家的人.....

你會考慮這些人是自願來的,還是另有隱情嗎?

尤其是,這些人還把槍口對準你.....

我殺你,並不是因為我恨你(動手殺你,我也有風險的)......."我只是自保",因為情況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所以他們不滾回去,不投降....就是該死.....
我管你打哪來的....
>>乱世之中,为人手中棋子,随意摆布,是一件可悲的事。自愿也好,被骗也好,被逼也罢,战争都将人类的恶发挥...


當情況不同了
雪崩了...沒有一片是無辜的
有時,殺生是為護生
對人善良為人著想很好....但是被殺還替敵人找理由....實在是不能理解

想原諒對方,也要自己(事後)還活著才行吧....
在战争之中,罪恶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怕的是,即使战争结束了,这份仇恨也将继续下去。
>>雪崩了...沒有一片是無辜的


Żaden płatek śniegu nie czuje się odpowiedzialny za lawinę. ----Stanisław Jerzy Lec
No snowflake in an avalanche ever feels responsible.
雪崩中,没有一片雪花觉得自己有责任。
雪崩中,沒有一片雪花覺得自己有責任
受害者非雪花,乃被压在雪下之人
>>當情況不同了雪崩了...沒有一片是無辜的有時,殺生是為護生對人善良為人著想很好....但是被殺還替敵...


在战争中,善良的人可能也会做恶。 从你的话来看是把自己代入了乌克兰的立场,我当然支持乌克兰全力抗俄了。 我也没说俄罗斯士兵都是好人啊,我说“大部分士兵既是加害者也是受害者。躲在士兵身后发动战争的政客才是最该被审判的”。 当然,我这话是站在了不相关立场来说的。

可能我们的分歧在于对战争的看法吧。 我把战争状态以及和平状态完全区分对待。 在战争中,双方互杀,已经无法谈善恶对错了,只能谈生死输赢。 在这种状态下去讲道理都没什么意义。 所以你可以理解为我的那些话是对应战争结束,处于休战状态时来讲的。
当然不该死,战争后被判死刑的都是发动战争的人,哪有所有士兵都判死刑的道理。

战场上强者胜,战争结束之后各自都会付出适当的代价。侵略战争不见得会输,反侵略不见得不会死,战场上的正义就是火力强,通讯好,组织得当,训练到位,服从命令。
>>一群人闖進你家,殺了你家的人.....你會考慮這些人是自願來的,還是另有隱情嗎?尤其是,這些人還把槍...

我的意思是
侵略者來了
戰場見面當然你死我活

不滾不投降就是死

但滾了或投降後要不要恨
就是看那些人什麼心態來的了

犯下屠殺或其他反人類罪行的
即使戰爭結束一樣該死

而身不由己的,就算了吧
>>乱世之中,为人手中棋子,随意摆布,是一件可悲的事。自愿也好,被骗也好,被逼也罢,战争都将人类的恶发挥...


不敢稱什麼大佬
我只是喜歡聽音樂的中年人😅

話說都沒人回應屬於自己的歌是哪一&那幾首呢,,我還滿好奇中國各地在選擇自己的歌(夢)間的差異
看看出大佬爱听音乐了,而且很喜欢品味歌词。

我个人的听歌习惯比较另类,基本不听歌词😅  从小时候开始,我对歌曲中的歌词辨识就特别不敏感,
一首歌靠我自己听的话,能分辨出三分之一在唱什么词就不错了,所以习惯把人声当成乐器听,只听
旋律音色和节奏。 我平时如果听歌基本就是听听邓丽君,张学友,蔡琴,王菲等等这些人的怀旧歌,要不就是5年前的欧美,日韩榜单或者acg里挑着顺耳的听😂   我个人应该是没有什么代表性的

如果说中国人的歌曲喜好,可能按地区很难区分,唯一特殊点的是广东地区,有人会更偏爱粤语,我有个前女友就是广东人,喜欢听“帝女花”。 我接触到的其他中国人,年轻的喜欢日系acg歌曲的多一些,再就是直接分爱好圈了,有人喜欢说唱,有人喜欢周杰伦,有人喜欢发烧曲。。。  至于歌曲和梦想的关联,中国人普遍缺乏梦想,我只记得在我中学的时候,同桌喜欢李克勤的红日,好像听了这歌就充满活力的样子,也许歌词中有她的梦想。  总之,中国那么爱“统一”的地方,文化又没落得厉害,想找地区文化差异越来越难了。
>>看看出大佬爱听音乐了,而且很喜欢品味歌词。我个人的听歌习惯比较另类,基本不听歌词😅  从小时候开始...


歌曲承載著夢想與渴望

在品蔥這裡最沒結論的討論就是共慘黨下台後怎麼做

但不管要怎麼做
還是得先捫心自問自己想要什麼

歌曲是很棒的東西,比理論煽情多了

跟大眾演講許多人可能沒心神聽
但唱著同一首歌就不一樣了

這也就是本文裡提到1980年代台灣反賊檯面化,街頭運動四處開花時期
有許多的代表歌曲

1980年代街頭抗爭四起
台灣反賊們
唱著”補破網”-破碎的願望
唱著“望春風”-盼望著希望
唱著“月夜愁”-失蹤的家人何處尋?只能唱著斷腸詩在夢中相見

唱著“黃昏的故鄉”、“媽媽請妳也保重”-
逃到海外的被列黑名單無法回家的反賊思念故鄉

唱著“望你早歸”-原本是盼望二戰台籍日本兵活著回鄉,
現在是盼望獄中政治犯活著回家

台灣反賊當年主要的執念是"回家"
讓流亡海外回不了家的自己回家
讓被關入監牢回不了家的親人回家

台灣人當時的主題與執念是回家

那你們各地區各自的主題跟執念是什麼?

如果共慘黨垮台了
想建立什麼樣的家園?

有了夢想,才能有道路

屬於香港人的執念與歌曲是什麼?
廣東人呢?東北人呢?四川人呢?等等等等


我好奇 ^^
虽然晚了几十年,但是台籍日本兵被发明成类似奥匈帝国的加利西亚军队和民族英雄也是已经开始的事情。狗腿学之耶拉季奇学,乌斯塔莎学和加利西亚学是中东欧现状的关键。因为实际上只要你处在克罗地亚爱国者和乌克兰爱国者的地位上,你不是当俄罗斯/塞尔维亚的狗腿就是当德国/奥地利的狗腿。这话很难听,但是如果台湾没有遇到雅尔塔体系的坚冰和半列宁党+大中华主义,现在已经是斯洛文尼亚了。
>>歌曲承載著夢想與渴望在品蔥這裡最沒結論的討論就是共慘黨下台後怎麼做但不管要怎麼做還是得先捫心自問自己...


我个人觉得答案非常的简单没有新意,分三类人吧,现在中国的主题对第一类人就是“润”,第二类人就是权和钱,第三类人就是求生存 。 和文化情况类似,中国高度“统一化”,不分地区。

如果中共垮台,答案稍微复杂一点点。 有相当大的一部分人会不敢想这个问题,就像不敢想象自己脑袋会掉下来一样。 反贼的期望你都知道,不需多讲,剩下大部分的人也就是想过岁月静好,生活富足的小日子,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还有一部分人会想取中共而代之,变成中共2.0

大部分中国人思想就是这么贫瘠。 如果说有地区差异的,恐怕只有香港,不过香港也不能算传统意义上的中国。
>>我个人觉得答案非常的简单没有新意,分三类人吧,现在中国的主题对第一类人就是“润”,第二类人就是权和钱...

這樣感覺路長且阻啊
「戰爭,最惡毒的禍害和人類最大的原罪,已不再能被控制,只能被廢除。」
War, 
the most malignant scourge
and greatest sin of mankind,
can no longer be controlled,
only abolished.

MacArthur (1977) IMDB

這是1977年的電影《麥克阿瑟》中,在受降儀式上麥克阿瑟演講的臺詞(畫外音)。

「侵略者的士兵都該死嗎」這個問題,讓我想起了上面這段臺詞,想到了它的深刻的道理——一個只有百戰老兵才能總結出來的哲理。

戰爭的恐怖遠不止殺戮和毀滅。戰爭最根本的恐怖是它把人和人性牢牢地踩在次要的位置。

「侵略者的士兵都該死嗎」這樣的反思,任何不在戰場上的人給出的任何答案,在面對戰爭時都幾乎毫無價值。因爲在戰爭中,殺戮首先是一個職務行爲,而且很快就會變成本能行爲。

巴頓將軍說:「沒有哪個混蛋是用爲國捐軀的方式戰勝敵人的。戰勝敵人的方式是讓敵人爲國捐軀!」

在保家衛國之時,手慢一刻或心慈一秒,可能就會導致我自己或者我的戰友失去生命或自由,也可能導致我身後的家園被占領,家人被凌虐。當一個人身處飢渴、恐懼、巨震、失去戰友、同伴、家人和家園的人間煉獄,他就失去了人性思考的必要條件,此時復仇和殺戮就成了本能。對此,我會責備戰爭,而不是身處戰爭中的這個無助的人。

因爲上述種種恐怖,所以開戰是一個很考驗人性和節操的事。下面這句臺詞讓我印象很深:

「我不會參戰。因爲我不參戰,我也不會投票將其他人送上戰場去替我作戰。」

I will not fight and because I won't, 
I will not cast a vote that will send
others to fight in my stead.

The Patriot (2000) IMDB

說這話的老兵在失去兒子之後成了戰場上最恐怖的存在。爲了自己的復仇行動和家庭身份不暴露,他在達到目的之後追上了已經放棄反抗的最後一名英國兵將他砍爛,自己則沾上滿臉的血污形同魔鬼。當晚,他的小兒子囁嚅著 I'm glad you killed'em. I'm glad...這,就是戰爭。而在經歷過戰爭之後恢復正常人的心智和生活,是我所能想象的最困難的,也是最需要勇氣的事之一。
>>這樣感覺路長且阻啊


哈哈哈哈,昨天我和adt大佬讲了讲河南银行的情况,他看完了也是和你一样的感慨。

我都已经对这种绝望感习惯了,中国的教育如果不改,不从根本上转变人的思想,怎么也是没救
>>哈哈哈哈,昨天我和adt大佬讲了讲河南银行的情况,他看完了也是和你一样的感慨。我都已经对这种绝望感习...


我今天稍早才跟他討論了台灣歷史教育現況

台灣史學界的學者與一線歷史老師普遍反對刻意建構民族主義與國族意識

培養學生能對事件建立因果脈絡、
找到發生的合理原因、體察時代的脈絡,
甚至思考歷史事實是否能夠擁有兩個以上的理解
才是我們的期望

但矛盾的是
專制體制不可能放棄教育這個工具讓思想自由

所以實際上都會是小部分人自主的思維推動改變
在民主化之後才會改革教育,讓思想能有自由
>>我今天稍早才跟他討論了台灣歷史教育現況台灣史學界的學者與一線歷史老師普遍反對刻意建構民族主義與國族意...


我原来也想过中国的教育改革问题,总感觉最后就变成了鸡生蛋还是蛋生鸡。。。

我后来胡乱想了个改善可能,就是中国的教育因为不能启发学生的创新思维,在新的一轮科技竞赛中,中国慢慢落后,然后与西方国家的生产力对比回到大约大清晚期的关系,可能中共被迫要教育改革。。。

大佬你说的“小部分人自主的思維推動改變”是不是类似于西方民主进程,从上层开启改革的路线?
>>我原来也想过中国的教育改革问题,总感觉最后就变成了鸡生蛋还是蛋生鸡。。。我后来胡乱想了个改善可能,就...


大佬你说的“小部分人自主的思維推動改變”是不是类似于西方民主进程,从上层开启改革的路线?



別叫大佬啦,我會起雞皮疙瘩@@

我在品蔥這裡主要敘述台灣過去的狀況,做為香港與中國朋友的參考
因為我只對台灣比較熟悉,非常慚愧

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回到之前這篇文章

布查屠殺雜感系列-2. 這該死的拘執佮愛 烏克蘭志願軍-為理想價值而協助的外人 - 新·品葱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41963


1947年發生二二八/三月屠殺後

潤出去的台灣人在1960年代已在各民主國家統合組織
如日本台灣青年獨立聯盟(1960年成立)、加拿大台灣人權委員會(1964年成立)、美國全美台灣獨立聯盟(1966年成立)和歐洲台灣獨立聯盟(1967年成立)等
1970年1月1日統合為台灣獨立聯盟(World United Formosans for Independence, WUFI)

並由聯盟幹部發展不同功能的外圍組織
主要外圍組織如
1. 世界台灣同鄉會聯合會(World Federation of Taiwanese Associations, WFTA簡稱世台會)
1974年9月在奧地利維也納成立
主要功能為召集海外台灣人,透過集會活動宣揚台灣主體意識

2.  全美台灣人權協會(Formosan Association for Human Rights, FAHR)
1976年創立
組織主要工作是展開海外台灣人從事救援台灣政治受難者、關懷政治受難者的家屬、和抗議國民黨違反人權的運動。

主要活動在於與國際人權組織們合作,如國際特赦組織等,並安排外國協助者進入台灣進行人權調查

3. 「台灣公報」(Taiwan Communique)/ 「台灣公論報」(Taiwan Tribune)
Taiwan Communique  1979年創辦,發行至2016
Taiwan Tribune 1980年創辦,發行至2014

定位上Taiwan Communique 由同情台灣之荷蘭人韋傑理(Gerrit van der Wees)執筆,面向外國人士
Taiwan Tribune由台灣人合資,面向海外台人

4. 台灣人公共事務協會(Formosan Association for Public Affairs, FAPA)
1982年創立,至今活躍
主要面向美國國會遊說



======

如何在專制政權下催生思想改變
台灣曾經的狀況是針對海外留學生
透過海外台獨組織的分享

出國方知二二八
出國方知三月屠殺
出國方知二戰台灣是"日本鬼子"
出國方知萬年國代,終身總統父死子繼不是自由民主

然後海外留學生留在國外的繼續參加組織,分享給後來的留學生
回到台灣的參加黨外反賊組織,嘗試在島內分享

逐步一點點改變人們想法
十多年下來
成果大概就是後來民進黨建黨初期得票率-約20%不再認為自己屬於黨國順民的人們


當然,時代條件不同,反賊分享知識比當年台灣簡單
當然,體制與國家體量的差距,推翻專制政府中國遠比當年台灣困難

執行手段面上不一定能做為參考

只是說明前文中"小部分人自主的思維推動改變"可能的狀況
-以針對海外留學知識階層起,逐步將組織推回本土
  逐步將思想從知識分子分享給藍領

或許中國的反賊有天也能找到自己的解法
>>別叫大佬啦,我會起雞皮疙瘩@@我在品蔥這裡主要敘述台灣過去的狀況,做為香港與中國朋友的參考因為我只對...


路长且阻啊,想来目前最切合实际的做法也就是学习“编程随想”这位大佬了
>>路长且阻啊,想来目前最切合实际的做法也就是学习“编程随想”这位大佬了


是的,以現在的環境來說
編程隨想的做法幾乎是單一個人能力能做到的極限了

在能保證自己安全前提下
學他這樣寫科普文掃盲文也是種做法

他確實也做的不錯
他的書單與文章都很有水準

可惜沒機會現實認識為友了
>>是的,以現在的環境來說編程隨想的做法幾乎是單一個人能力能做到的極限了學他這樣寫科普文掃盲文也是種做法...


说不定就在我们身边呢,反正中共倒台之前他都不会公开自己的身份,估计以他谨慎度,永远也不会公开自己的身份。  他的书单我才读了两本心理学的,后面的一懒惰就扔一边了,以后还是得多读书,少玩电脑,论坛里有的人说话我都看不太明白,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哈哈哈哈
>>台灣曾經的狀況是針對海外留學生
透過海外台獨組織的分享

出國方知二二八
出國方知三月屠殺
出國方知二戰台灣是"日本鬼子"
出國方知萬年國代,終身總統父死子繼不是自由民主

然後海外留學生留在國外的繼續參加組織,分享給後來的留學生...


這條路早被中共獲悉,甚至研究過,所以他們一直在以攻代守,通過統戰部和中國學者學生協會(CSSA),甚至通過大使館協調,進行中國在外留學生的控制工作,並進一步滲透自由世界的學術界。

前段時間有個在海外任教的中國籍教授對學生論文中台灣這個稱呼進行刁難,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4crq6p7aFQ

台灣關於中國滲透學界的報導:中國統戰滲透台灣校園拒絕紅色統戰團深入校園 學者:這是戰爭型態

又如,美國政府美中經貿安全委員會的報告(PDF, uscc.gov)

總之,我對這條路感到十分不樂觀。中國共產黨長期執政的法門,除了我常講的社會形態和劣化國民性,還有一條就是為强化執政安全積極學習——他們的虛心和認真全都用在了這上面。學會之後爲了强化執政安全無所不用其極,沒有敬畏,沒有顧忌,沒有對任何事物——宗教、環境、學術、歷史、人文、宇宙——無論任何事物的任何尊重。他們會滲透校園、幼兒園、企業、教會、互助組織、媒體、出版……其實在自由和暴政的鬥爭的現階段,很多時候自由文明的一方是自己選擇處於守勢的,因爲她們有底限。這就引出了我們上次聊過的馬基雅維利話題——保持底綫而輸,或喪失底綫而勝,如何選擇?
>>這條路早被中共獲悉,甚至研究過,所以他們一直在以攻代守,通過統戰部和中國學者學生協會(CSSA),甚...


是的,所以能參考的只有思路
而不是做法

人家共慘黨也不是全都笨蛋
看到國民黨被這樣玩翻過一次
那當年台灣人的造反路線
一定是被共慘黨重點防範的
>>這條路早被中共獲悉,甚至研究過,所以他們一直在以攻代守,通過統戰部和中國學者學生協會(CSSA),甚...


再幫補充一下

去年安倍曾補充他的台灣有事定義
新聞分享與粗淺分析-再談「台灣有事」 安倍晉三:非僅指武力侵略 - 新·品葱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37334

對於「台灣有事」的定義,安倍表示,有很多的可能性,包括實際上是否登陸侵攻,或如大規模的網路攻擊,打擊台灣國民迎戰的意志,引發國內混亂等間接的侵攻,有各種武力與非武力的模式。

他指出,尤其網路攻擊的出現,讓有事與平時的分界變得愈來愈模糊。例如台灣遭到大規模網路攻擊,或是台灣離島遭到武力攻擊,台灣國內因此出現大混亂,都有可能。
====

他的意思不是當台灣有事,
而是台灣正在有事

人家共慘黨以攻代守的求生意志十分強烈
>>我討厭國民黨,你應該討厭元朗居民但如果他們只是立場不同,不是自己願意跑出來當劊子手那如果在戰場上見面...

對呀每個人都有自己思想,何苦逼人接受統一或共產那一套?
其實本賊也不真的那麼討厭共產黨國民黨或類似元朗國居民,只要彼此不騷擾大家就好。
如果他們硬幹,追求自由嘅人就應拿起槍和武器抵抗到底。
>>一群人闖進你家,殺了你家的人.....你會考慮這些人是自願來的,還是另有隱情嗎?尤其是,這些人還把槍...

想想還是回一下

我這篇中明寫的文意是當年因日本帝國主義,
台灣人當了日本兵到了南洋到了中國
暗藏的文意就是專制政府下士兵參戰身不由己,
如果哪天有沒潤出去的中國蔥油被逼著打台灣

戰場上只有你死我活
這是命運的捉弄
彼此知道立場,沒有怨恨
>>想想還是回一下我這篇中明寫的文意是當年因日本帝國主義,台灣人當了日本兵到了南洋到了中國暗藏的文意就是...


让葱油去打台湾,恐怕都是都要借机“润”台湾的吧😂
_ _ 戰爭是人類屠場, 正義在止戰一邊, 通常是防守方. 而普婷(京)俄國侵略軍除了侵略戰之外還屠殺民衆更是邪惡, 烏方軍民在境内的止戰與抵抗讓侵略軍死傷與損失, 會令我為正義彰顯喝彩.

_ _ 若我是俄侵略軍士兵, 正確做法是找機會携帶裝備投降烏軍, 被迫衝鋒的話緊鎖保險不發一槍. 若人連基本的對錯都分不清而又身處戰場, 難道真的不該死嗎?

_ _ 邏輯上說烏國軍民決計不該死, 若俄侵略軍生存與烏國軍民生存矛盾, 那我也只能毫不猶豫的選擇烏國軍民生. 誰讓俄侵略軍自置於這一境地的呢, 要殺別人者沒道理不可被別人殺. 支持烏國軍民儘一切手段防衛, 沒任何附加條件.
>>让葱油去打台湾,恐怕都是都要借机“润”台湾的吧😂


哈哈,可以投降
但其實得先在登陸戰最可怕的部分
1.運兵船面對飛彈
2.登陸灘頭面對多管火箭&機槍火炮

活下來,才有機會投降....

如果真有共慘黨打台灣的一天
會是遠勝至今人類歷史最大規模登陸戰-諾曼地登陸的戰場

我是衷心期盼任何還有人性的中國人類不要來淌這一趟@@
>>哈哈,可以投降但其實得先在登陸戰最可怕的部分1.運兵船面對飛彈2.登陸灘頭面對多管火箭&機槍火炮活下...


你放心吧,都去不了,真去了龙椅不保,太不划算了,宁可学金三胖,关起门来过家家
也有的俄羅斯人『惡意投降』的
我是覺得那是真英雄。他們有勇氣拒絕大多數人不敢拒絕的事。被逼上前線而聽話當砲灰的是凡人,拒絕的是英雄
烏克蘭貌似要判他們有罪,這我是不認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7-15
  • 浏览: 4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