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罗翔对货拉拉案看法评男性“香槟女权主义者”

从罗翔对货拉拉案看法评男性“香槟女权主义者”

罗翔支持女权主义,在“女性是否诬告强奸”问题上倾向女性,货拉拉事件也倾向于有罪判罚,引起舆论反弹。
从理性和事实而言,罗翔的观点是相对正确的。但是女权问题涉及的东西,远不是这部分事实本身那么简单。
罗翔是功成名就之人,人生赢家,虽不是权贵但是也是精英,物质精神双丰收,倾慕其的女性也不在少数

这样的身份地位条件,当然有“余力”去同情女性、支持女权,讲人道和理性,讲文明进步。
可是,占人口绝大多数的中下层社会是另一幅光景。这里的人们为有限的资源而竞争,物质精神都匮乏,还受到上层社会的压迫剥削,相互之间也是倾轧、勾心斗角的互害,很难体面的从容的生活,往往没有尊严和获得感

在这种状况下,女性作为男性的“性资源”,必然陷入更加激烈的争夺,男性追求女性的方式也不会那么文明和谐。且显然,在压抑变态的环境中,女性更容易成为男性宣泄欲望、释放压力的对象,强迫性行为成为难以阻挡的“大势”。
除了性问题,中下层男性与女性也会为有限资源争夺,且往往是你有我无的零和博弈

这些,是罗翔这样身份地位的人体会不到的。或者,即便罗翔明白中下层社会的匮乏、压抑,仍然会出于理性反对男性对女性的压迫和伤害,因为“无论你经历什么都不是伤害其他无辜者的理由”。而且罗翔言辞很显然是右翼自由主义者,而非左翼工团主义者,反对“整体主义”,谈事情只谈本身而不谈背景环境。罗翔在谈女性问题时,往往回避阶级问题。他总是以纯粹理性主义的态度告诉人们:这样正确、那样错误,“犯罪就是犯罪”。

而客观现实是,整个社会就是你争我夺相互倾轧的,被压迫者往往必然选择去压迫更弱势的人去补偿和宣泄

性资源是一种重要的、垄断性的、相对稀缺的资源,尤其是“优质”的性资源。上流社会有一万种方式获取性资源,甚至不用手段都有各种投怀送抱。但是中下层就反过来了,更准确说,正是上层对性资源的榨取,导致了中下层的性匮乏和性压抑。
这样的情况下,上层男性谈女权主义,中下层男性怎会认同,只会对抗

而女性尤其是中下层女性,总体而言比中下层男性更为弱势。但是她们没有中下层男性的实力和议价能力(尤其在暴力和制造麻烦方面),往往成为利益冲突的牺牲品。
掌权的权贵出于维稳考虑,放任(甚至通过拉偏架方式)让中下层男性欺凌中下层女性,以维持社会“和谐”和秩序,让社会在公开层面和平稳定运转

这些权贵确实挺可恶。但是罗翔那样的支持女权主义、同情女性的上层精英又算好人吗?
并不。罗翔们只是单纯同情弱势女性,但是并不考虑更不想解决弱势女性受害的更深层原因,即上层对性资源的垄断、巧取豪夺,乃至整个社会的结构性不平等、上层对中下层全方位的剥削压迫

所以,从某种角度看,罗翔对女权主义的支持和对弱势女性的同情,是很荒谬可笑的。这就像古代的贵族公子哥,一方面享受着被非打即骂、目不识丁的农奴劳动提供的锦衣玉食,一方面谴责农奴野蛮粗鲁,动辄殴打妻子、虐待孩子。农奴粗野看起来可鄙,殴打妻儿的确是错误乃至是犯罪,但是根上又是谁造成的?

甚至,他们完全可以理直气壮的对斥责他们犯罪的罗翔们说,“难道我们作恶、欺压女性,不正是因为你们吗?”

我另一篇相关文章《底线》与特权、阶级、女权


统一回复一下,我说的是社会一种现实情况,并不是赞同这样的现实。相反,揭露现实的不公和黑暗,各方作恶的必然性,才能更好的反思、追根溯源,从社会结构上、整体上、根本上解决女性遭受各种压迫伤害的情况。

这么多喷我的人,似乎完全没有分清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
-10
分享 2022-12-27

37 个评论

虽然对货拉拉这个具体案件我倾向于无罪判罚(疑点很多,而且对辩方各种打压),也没有搜到罗翔对此案的看法(谁找到了麻烦给个链接),但保护女性合法权益本就是应该,作恶、欺压女性都能甩锅到权贵头上真是恶臭不堪,对权贵有意见当然是想办法去干权贵啊
>>虽然对货拉拉这个具体案件我倾向于无罪判罚(疑点很多,而且对辩方各种打压),也没有搜到罗翔对此案的看法...


我的观点和您恰恰相反。在事实上,我认同货拉拉案男司机有罪;但在态度和判罚上,不应该他一个人承担,他最多承担一小部分,主要责任当然是社会尤其既得利益者。不过,并不止权贵,整个社会结构都有问题,每个人都有责任,但有大小轻重之分

罗翔的看法搜索“罗翔 货拉拉”关键词就有很多
w我是不能认同洼地的这种预先假设的
比如支那的交通法 一个人撞车的案例 即便是人权责 车主出于人道主义也要给予人赔偿
因为车是强势 人是弱势

如果是以强势弱势来划分权责 那么行为是否还重要?
>>w我是不能认同洼地的这种预先假设的比如的交通法 一个人撞车的案例 即便是人权责 车主出于人道主义也要...


货拉拉案审理过程很显然可以看到当事人有罪,很多东西没有特别直接证据,但是即便杀人放火,很多也是没直接证据,但有间接证据链条,就能确定有罪。性侵害案件也一样
>>我的观点和您恰恰相反。在事实上,我认同货拉拉案男司机有罪;但在态度和判罚上,不应该他一个人承担,他最...


搜过了,翻了几页都没找到,你有的话请发个链接
用阁下的逻辑来推的话,有什么罪不能推到整个社会结构头上呢?也就是说一个有完全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可以只为自己的行为负一小部分的责任?和美国极左派对罪犯的大爱真是一脉相承啊
>>搜过了,翻了几页都没找到,你有的话请发个链接用阁下的逻辑来推的话,有什么罪不能推到整个社会结构头上呢...


https://m.bilibili.com/video/BV1xv411H7QU

我搜第一页就有啊。

没错其实我就是极左派,起码一部分问题上如此
>>https://m.bilibili.com/video/BV1xv411H7QU我搜第一页就有啊。...


真的要被你笑哭了,这哪里是货拉拉案啊
哪怕要说暗指,细节都对不上,罗翔举的例子是有人跳向行进中的车自杀被轧过,货拉拉是乘客跳车坠落受伤致死
总结一下你的逻辑,就是:
罗翔只看犯罪本身忽略了整体,我出去杀人抢劫,罪不在我,而是我作为一个底层老百姓要沦落到去杀人抢劫的这个社会。
>>总结一下你的逻辑,就是:罗翔只看犯罪本身忽略了整体,我出去杀人抢劫,罪不在我,而是我作为一个底层老百...


也不是说当事人没有罪,但是起码不能只批判和处罚当事人。而且如果在民主法治的西方国家,个人问题的确多一些(虽然西方更强调社会因素),但中国这种专制和社达社会,显然大环境是主要问题,犯罪的都被逼的啊。而且有杨佳夏俊峰那样勇气的没几个,绝大多数都是将伤害传给弱者包括女性
>>真的要被你笑哭了,这哪里是货拉拉案啊哪怕要说暗指,细节都对不上,罗翔举的例子是有人跳向行进中的车自杀...


他讲的大体情况和时机都和货拉拉案重合。此外你可以看看罗翔在女性问题上的态度
>>他讲的大体情况和时机都和货拉拉案重合。此外你可以看看罗翔在女性问题上的态度


根本就差了十万八千里好吗,而且你标题还硬把话塞罗翔嘴里,真的无语
另外我就把货拉拉案的维基条目贴这吧,有兴趣的自己去看,在我看来是非常明显的冤案,不是心里有鬼为什么强行指派法援,不让辨方自己请律师?
https://zh.wikipedia.org/zh-hans/2021%E5%B9%B4%E8%B4%A7%E6%8B%89%E6%8B%89%E4%B9%98%E5%AE%A2%E8%B7%B3%E8%BD%A6%E4%BA%8B%E4%BB%B6
>>根本就差了十万八千里好吗,而且你标题还硬把话塞罗翔嘴里,真的无语另外我就把货拉拉案的维基条目贴这吧,...



因为担心引发社会冲突矛盾,维稳而已
>>因为担心引发社会冲突矛盾,维稳而已


对啊,不就是为了维稳硬判他输吗?这还不是明显的冤案?
>>对啊,不就是为了维稳硬判他输吗?这还不是明显的冤案?


判正确的案也要维稳啊
什么乱七八糟的大杂烩。
>>判正确的案也要维稳啊


有意思了,辩方自己请个律师会造成怎么样不稳的局面呢?一没聚众闹事,二没劫法场,如果让人辩护两句都怕不稳,那恰恰说明这个案子的证据经不起推敲
>>虽然对货拉拉这个具体案件我倾向于无罪判罚(疑点很多,而且对辩方各种打压),也没有搜到罗翔对此案的看法...

我也觉得就是个冤案,毕竟要拿点东西来给那些女权主义者,让她们继续高呼青天大老爷。这也是中国法家的传统智慧了,拉被统治者的弱者打击被统治者中的强者。
想不到2022年了還可以看到如此惡臭的文,明明是一些垃圾控制不住自己下體,卻左一句階級害的,右一句整體主義來洗白,只可以說案可能是冤的,但某些左翼不受人待見卻真的是一點也不冤

性資源?連萬惡的資本家都不敢直接說異性是性資源。你倒好,直接把人異化成性資源,還怪社會不公不給下層男性分配“性資源“??那你自己先去當個“性資源“被分配分配如何?

甚麼“正是上層對性資源的榨取,導致了中下層的性匱乏和性壓抑“,真的可笑至極,真的當人類會定期發情,不找人做愛發洩就會死嗎?你還是去重新讀讀初中生物課把,還是說你不知道女生也會自慰,會單身不婚?

更好笑的是現實中不少你口中的“性資源“,都是被帥哥,被暖男,被青梅,被智慧等等所吸引,而不是被錢吸引,那請問你想如何解決這些“上層壓迫“?把他們抓去毀容洗腦降智人格改造嗎?
信不信那怕你真的做了,人家女生選擇自己的手指也不會選你,到時你又想甚樣解決女生的手指這“上層壓迫“,斬了女生的手嗎?

對了,順道一說,我就是你口中的下層單身男性,拜託別把你的妄想套在下層男性身上,會強暴女性的是垃圾,而不是下層男性
>>也不是說當事人沒有罪,但是起碼不能只批判和處罰當事人。而且如果在民主法治的西方國家,個人問題的確多一些(雖然西方更強調社會因素),但中國這種專制和社達社會,顯然大環境是主要問題,犯罪的都被逼的啊。而且有楊佳夏俊峰那樣勇氣的沒幾個,絕大多數都是將傷害傳給弱者包括女性


強姦犯是被迫??人不吃東西會死,不睡覺會死,強姦犯不強姦是會甚樣?原地爆炸嗎??

所以當年日軍強姦想必也是不能只批判和處罰日本,而也應該處罰持有大量天然資源個支那人

對了,我把中國人叫做支拿人也是被逼的,呵呵
雄性野生动物:头领把交配权垄断了,我性压抑,我不服,我要咬死头领;
楼主笔下的雄性人类:上层男性把择偶权垄断了,我性压抑,我不服,我要欺压女性。
何等男子气概,令人叹为观止
>>雄性野生动物:头领把交配权垄断了,我性压抑,我不服,我要咬死头领;楼主笔下的雄性人类:上层男性把择偶...



我并不是说这是对的,而是谈现实。中国这个社会就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我并不是说这是对的,而是谈现实。中国这个社会就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这个话术我见得多了,一口一个现实,一眼看去客观的不行,而实际的意思是:现实就是这个样子啦,在解决那个「根本的问题」之前别跟我提性别问题,屌塞嘴里了也都给我忍着
有什么案子居然不能公开审判这就很可笑了。

这个年头还玩有罪推定的,是基本的法治观念都没有了。

货拉拉案能够确认的只有女乘客因为自己的疑心而跳车,警方也并没有发现任何扭打和挣扎的痕迹。可以说你的长篇大论和货拉拉案本身没有任何关系。

这个案子更像是舆论造成了社会恐慌,对陌生人的加害者妄想导致女乘客做出了跳车举动。
统一回复一下,我说的是社会一种现实情况,并不是赞同这样的现实。相反,揭露现实的不公和黑暗,各方作恶的必然性,才能更好的反思、追根溯源,从社会结构上、整体上、根本上解决女性遭受各种压迫伤害的情况。

这么多喷我的人,似乎完全没有分清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
>>有什么案子居然不能公开审判这就很可笑了。这个年头还玩有罪推定的,是基本的法治观念都没有了。货拉拉案能...



你们这些人都回避全部事实。当事人多次提出司机偏航、要求停车,都有录音和导航为证。这样情况下司机仍然拒绝回应,并且将车开往偏远地区,显然有侵害意图。而女乘客跳车是一种避险行为,而制造险情的就是货拉拉司机
>>你们这些人都回避全部事实。当事人多次提出司机偏航、要求停车,都有录音和导航为证。这样情况下司机仍然拒...

这个证词是湖南长沙检察院后来编的,根据一开始的新闻,女乘客要求停车,但是没有多次。偏远地区根本就是无稽之谈,货车司机开车就在大道上,前面就是公安局。
>>你们这些人都回避全部事实。当事人多次提出司机偏航、要求停车,都有录音和导航为证。这样情况下司机仍然拒...


回避事实的是你
1. 根本就没有录音,货拉拉还为此检讨了,不知道你说的证是哪来的
2. 偏航是因为女生搬了15次东西,司机等了34分钟,路上又接了一单,只想着抄近路赶紧把这一趟货拉完,两边都情绪不好,沟通有问题,这一点司机肯定有责任,但侵害是无稽之谈,官方通报都说车内没有打斗痕迹,受害人衣裤完整,体表没有检测出司机的DNA
3. 偏远地区也是无稽之谈,后来有记者去查证过,走的不是某些传言中所谓黑灯瞎火的小路,而是路灯光照良好的大道,旁边就是警察局
大家有大家的道理,我 說一下我的看法。

做服務業,會遇到各種 奇葩,不管對方 多少 奇葩。

你收了錢,你就要解決問題。

對方 就算  本身 要 自殺,在你車上自殺,你爲什麼 沒有攔住,

沒有攔住,不管是 沒有能力 發現和 控制,

或者 主观不想管,懶得管,懶得理會,就是你的問題。
-------------
這案例,司機這孩子是有點冤枉,但是 不這樣判決,

以後 乘客 尋死覓活,司機 只管自己開車,就會有 十倍以上的 跳車案例發生。

這個判決沒有問題。

同樣舉例。

你司機 開車,就算別人 闖紅燈, 你撞了別人,打底10%的責任,人道賠償。

否則,司機 就會 看到 綠燈,不管有沒有行人,都 加速 過路口,

那就會有十倍的 交通案例 出現,反正對方闖紅燈,撞死活該,不賠。
------------------
每個人都是有責任的。

你單個人隨便你,你開車,你掌控了資源,你可以 輕輕一碰 ,就對別人身體產生重大傷害。

那麼你 必須 承擔 超額的,涉及到 管理 的無端 牽連的責任。

所謂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統一回復一下,我說的是社會一種現實情況,並不是讚同這樣的現實。相反,揭露現實的不公和黑暗,各方作惡的必然性,才能更好的反思、追根溯源,從社會結構上、整體上、根本上解決女性遭受各種壓迫傷害的情況。

這麼多噴我的人,似乎完全沒有分清事實判斷和價值判斷


所以就說了,你這套階級論根本不是甚麼追根溯源,只是替黑暗洗白,還往不同階級身上仍屎,這才是你被噴的原因,也是為何不少左翼惹人厭的原因

最後再說一次,低下階層不是強姦犯的生產原因,
一個人不性交虐兒家暴欺壓女性,不會死也不會身體不適,沒甚麼所謂的“作惡的必然性“
>>大家有大家的道理,我 說一下我的看法。做服務業,會遇到各種 奇葩,不管對方 多少 奇葩。你收了錢,你...


你说的道理很对,司机如果不管不顾当然有问题
但实际情况是司机在发现女生探出窗外后马上逐渐减速了,这已经是当时情况下的最优解了,很多网友也早就讨论过,如果一脚把刹车踩死反而会让女生的身体因为惯性飞出去,如果向右探出身体去抓她也很容易在拉扯中让车失控
而且要判决他负有民事责任还说得过去,按过失致人死亡这种刑事罪来判还是过头了吧
“性资源”这种叙事或者说话术本身就挺神奇的…

从直觉上来说,好像确实有性资源不平衡这种事情:女性在结婚的时候为索要高价彩礼作为回报、底层男性支付不起这个价格就不能结婚,同时顶层男性左拥右抱……这种例子在中文互联网上并不少见

但是跟性有关的资源真的很缺乏吗:人有两只手,可重复使用的大品牌飞机杯价格在50-100人民币之间,你能上品葱那必然不缺乏获取色图的渠道

性的虚拟替代品是很丰富的,而只要你不在乎隐私和传染病方面的问题,进行真实性交的门槛似乎也并没有那么高
根据坊间传闻,平价性工作者的开价基本在三位数以内,更何况还有完全合法用手按摩的技师,以及蓬勃发展的各类约炮渠道

那我们讨论“性资源”的时候实际上在讨论什么:

1. 纯粹以双方自愿驱动的短期性行为:大部分所谓“上层男性占用过多性资源”说的是这个。富裕阶层平均来说能提供更好的体验这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是自然的。不过这里其实可以进行差异化竞争:拥有突出的自然禀赋或是绝佳的沟通能力(极端情况下一方可以把另一方骗得人财两空,当然个人反对这种做法)都是有机会约成的。如果缺乏上述条件,花点钱,也并不丢人。

2. 长期浪漫关系:非常神奇的是,“性资源”话题基本不会涉及到浪漫关系(都在讨论往前的约炮和往后的彩礼),但是单身人士的性焦虑基本都会或有或无的投射到这里,属于是两性关系话题房间里的大象。我认为原因在于教育。
你国的基础教育内容是表面理想实际功利的,涉及到浪漫两性关系(先不说更多样的性取向根本进不了教材)几乎都会抛掉“两”一转性话题,根本目的就是让你们没事别乱搞乱搞要带套不要未成年生小孩损害学校声誉。
而你国教育系统的常见手段就是政策层面一刀切,执行层面原子化。教师通过内卷切断学生之间的横向连接,然后用行政力压制维持领导定下的红线,导致你国学生社交技能普遍畸形,想建立健康的人际关系需要自学成才。如果说美国的达尔文校园培养出了nerd和chad,那你国的原子化校园制造的就是nerd++和诡计多端的游击chad,俗称做题家和PUA王。
你国大部分家长对性讳莫如深,一听性相关话题就觉得你要未婚先孕先把你打出屎来,自慰这种话题尚且如此更何况浪漫关系了。
如果正常渠道都对浪漫关系噤声那一般人就只能从大众传媒获取养料了,而大众传媒的尿性你是知道的——后宫王和小公主幻想制造机。


3.婚姻,以及捆绑其上的生育权。两性话题的爆心地,因为太多利益捆绑到了结婚证上。这里有几个利益相关方:
政府:为了贯彻户籍制度和计划生育两条镇国宝器而把生育权捆绑到婚姻关系上。同时,在多种场合向已婚人士倾斜资源:买房要结婚,晋升要结婚,养老要靠子女。毕竟这样能削减福利开销,而互相依赖的人才会有软肋,没办法像独狼那样不计后果地行动。
父母:大部分父母在这里都重男轻女且重视后代传承。这是源自农业生产方式的偏好,男人多,打架抢地有优势,家族便能发展壮大,而女性作为不太划算的那一半,可以卖出去换点钱,这是千年优胜劣汰下来的家族模因。在这种文化下成长的父母显然会有明显的偏好:要多生,生男的。即使是比较开明的父母,也会因为同济压力或者福利原因催着你结婚。由于双方父母都多少认同男性=劳动力=资源的逻辑,那么把女性资源化也是顺理成章的,或者至少作为一种status quo接受下来,由此制造了彩礼市场。
男方:物化的劳动力。以及作为男方家族传承的象征。作为前者,会被社会以婚姻状态为信号加以评判,作为后者,受到来自家庭的压力。
女方:作为和男方的劳动力相对的砝码“性资源”。基于传统逻辑,女方从女方家庭转入男方家庭,由此会带来女方家庭的生产力损失,体现在女方家家务劳动的一部分能力转入了男方家,而男方家应因此将这部分劳动折现给女方家作为补偿,是为彩礼。而基于现代逻辑,女性是和男性平等的劳动者,在就业市场上提供劳动力,既然有市场定价,那一个职业女性(默认如此)转向家务劳动所产生的损失自然应该按照损失的市场化劳动机会成本定价。传统逻辑要求支付损失,而现代逻辑估计出高额损失,两相叠加就产生了高额彩礼。


思路有点发散,总结一下吧。

“性资源缺乏”实际上是三个问题:
1.性交易非法和文化保守导致的性交机会缺乏。
2.畸形教育体制和文化保守导致人们难以建立浪漫关系。
3.婚姻和生育捆绑,导致农业社会传统中的生育军备竞赛投入到了婚姻之中,产生了结婚的社会压力。而从家族式农业社会转向原子化市场经济导致女性的劳动力定价飙升,同时传统逻辑又要求一次性支付这笔钱,导致男性通过结婚抵消社会压力的成本飙升。

说白了,去嫖,不要结婚,放纵一点,就不存在性资源缺乏。
货拉拉那个案子最恶心的地方不单单在于过失致人死亡这个判罚,判三缓二的量刑也体现了这个法律体系的无能,法院不愿意承担把司机多关了一年这种过失,所以量刑必定是判三缓二,这种结果在终审以前所有人都预料到了
看完了,非常赞同
中共洼地权贵确实可恨,但是权贵支配性资源这种事情世界各地都会有,而且不一定接触的到

根本上是需要让女性自我认知清楚,不甘愿堕落成为“性资源”,可是男女之间的硬性区别就是女人劳动力比男人弱(这里说的是普遍),使得一部分女人更有自己的想法去成为“性资源”,在她们看来男女不可能平等,但没有具体的倾倒一方,她们可以“发挥自身优势”去挽回劳动力等其它不平等的损失

我还是觉得男女平等这个话题是不可能消失的,整体和个人又不统一,最好的做法还是视而不见
完全不赞同,不理解楼主为什么能发出这种贴。在整个案件之中,司机完全被公检法打压,合法权益被完全忽视。最后实在定不了罪,判了个缓刑了事。我还以为葱上都是支持法治的人。这案件里我完全看不到法治,只有只手遮天
而且男女比例大概50%,根本不存在什么性资源稀缺这种说法。当然会存在一个男人好几个情人这种情况,但是总体来说,占比不多。
没有关注这个案子,但帖主对“底层男性”的描述和理解(有限资源博弈为根本矛盾,强者欺压弱者为基础,进一步发展为性资源掠夺等)比起描述人类的部分群体之外,更像是在描述没有文明的非社会性动物。

之所以限定“非社会性动物”,是因为“社会性动物”如狮群、猴群等这类有发情期的动物种群生态学研究观察,都比帖主的理解更有社会秩序。

按帖主的逻辑来举例,相当于一群较强壮的扁形虫因有限资源“欺压”另一群扁形虫。同情并支持“被欺压”扁形虫的人是“不对的”,因为产生欺压的根源在于制度/有限资源,而不能完全归咎于强壮的扁形虫。
一,同情并支持被欺压方这一思想/行为本身不能直接或帮助判断得出其行为本身对或错的结论;二,假设“平衡权利”这一行为的本质是正确的,那么支持的方法,解决根源矛盾(帖主的主张)/解决途径/解决问题制造者/加强弱者力量(帖主不认同的做法),不论是什么,只要服务于“平衡权利”这一目的的支持行为在应用上都应是正确的。

以上是建立在帖主描述的情况,墙国底层人民的神经系统无能力发育成基础大脑形态的分析。对于生理事实层面拥有发达大脑的种群并不适用。

大白话是,罗翔在把底层人民当作“人”来对待/分析/支持,帖主在把底层人民当“东西”/“低级生命体”来分析。
用分析垃圾的思维分析人类,本身就是毫无意义且无稽之谈的行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中左翼社会民主主义者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3-01-22
  • 浏览: 6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