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家数亿财产一夜清零 粉红变坚决反共

原文:https://www.backchina.com/forum/20230905/info-2049024-1-1.html

日前,流亡加拿大的中国企业家杨先生向《看中国》讲述了他由一位粉红转变为坚决反共人士的心路历程。

杨先生目前居住在多伦多,出国前他担任中国南方某省地级市一家大型公司的董事长,旗下有20多间分公司,数百位员工。

杨先生在商界经过20多年的打拼,在当地成为获奖知名企业家,积累了数亿人民币资产,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落到身无分文的惨境,直到有一天被社会主义铁拳彻底砸醒。

因房地产项目被政府迫害

事情要从2014年说起,杨先生的公司通过土地招标买到一块市中心的土地,准备建设商业、办公、居住三用大厦,但没有马上动工。

2017年,因为土地价格飞涨,当地政府为牟取利益,想收回该土地,于是将该项目的容积率降低近一半,建筑面积因此会减少很多,造成此项目亏损数亿资金。杨先生多次与政府交涉未果。

“政府为达到其目的,给我罗织莫须有的罪名,然后再搜集所谓的证据。”杨先生告诉《看中国》,“当局通缉我,没收我的全部财产。还冻结我家人、亲戚的财产。并抓捕了我的哥哥。用绑架亲人的手法来威胁我。”

杨先生的表姐殷女士说,今年4月下旬,对杨的大哥(杨先生房地产开发公司的法人代表)、他和大哥共三位司机、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集团公司总经理、信息产业化公司总经理、财务等人开庭,她就在场,很多亲属去旁听。当时被告律师做了有力辩护,把所有人讲的哑口无言,但当地法院最后还是以莫须有罪名将杨的大哥判了六年零八个月监禁。其他人以同样罪名判了14个月至4年不等的刑期。

殷女士说,判决书下来,杨的大哥立即提出上诉。上诉状递交当天,法院院长威胁他大哥,如果上诉就加刑(到10年以上),整个案子任何人不得上诉。   

“在中国,法律就是儿戏,就是一种过场,太恐怖了!”她说。

至今杨的大哥被关在一所省城监狱,家属探监时,杨的大哥告知监室里没有床,只能睡地铺。每天5点多起床,一直到晚十点做制衣加工,中间半小时吃饭,上厕所需打报告。家属担心他吃不消,也不敢抗议。监狱告诉家人,如果在外面找点订单,就能让他少吃点苦。

当局还三天两头去80多岁的父亲家中骚扰,把中风的老人家吓的够呛。 老人现在孤苦伶仃,膝下两子一个坐牢一个流亡海外。“他们(威胁)你儿子要回来配合,不配合的话他跑哪里都没用,我让你们上红通。最奇怪的是,还给老人抽血,我们也搞不明白为什么要抽血。”杨先生无奈的说。

事件本质

杨先生认为,该事件背后有更深层的原因。

首先,他拿下那片土地后,很快就增值,几年间就翻了几倍。当地政府看到这块肥水,因此通过更改容积率让他认识到项目亏损,进而把此项目退回去。“政府想收回自己开发自己牟利。为他们自己的利益集团,积累更大的财富。”他说。

其次,杨先生后来去省委巡视组告状,巡视组转回当地市政府解决,市政府恼羞成怒,开始想尽办法惩治他。

另外,事件的大背景是习近平上台后以政治挂帅,以党的利益为中心,执行“国进民退”的政策,打击私营经济。

未审先判 一夜倾家荡产 株连亲友

杨先生告诉《看中国》,像他这样被迫害的企业家在他所在的省份乃至全国都很多。统一特征是先罗织罪名、抓捕、向社会公开征集线索、株连亲属被抓、本人和家属公司帐户冻结、所有房产被冻结、个人银行帐户冻结,没收所有资产。

2022年夏天,当局突然抓了数十人,都是20多家分公司的管理层,包括总经理、公司股东、经理等,数百家店面被查封。当时杨先生公司帐上数千万现金被冻结。第二天在全网宣布,要群众举报。

当局没收杨先生超过5亿的财产,包括妻儿名下的资产。殷女士说,杨的案子从头到尾没有一个受害人,属于典型的“一罪从有”、“未审先判”。

“你公安有什么权力定性?应该是法院定性的是不是?这叫做未审先判,先设定莫须有罪名,然后征集线索,这叫疑罪从有,公安怀疑他有罪就定性他有罪,所以说法律是一张空白纸啊,由他们当权者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你老百姓根本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啊!”殷女士气愤的说。

殷女士说,自去年夏天起,所有亲属受株连,银行帐户被冻结,目的是不让亲属支援他请律师。最后没办法通过私人关系从外地请了一位律师义务辩护(当地律师没人敢接该案)。

杨先生还告诉《看中国》,数十人当晚被抓后,并没有被送到看守所,而是被关在一个看守所以外的一个临时设立的办案点“监视居住”,这一关就是小半年。“手脚铐在铁椅上,天天不让他们睡觉,一个月不让你下来,大小便全在上面。我有个公司的合作股东,没收资产,搞刑讯逼供,肋骨都被打断了,后来判了三年多。”他说。

他说,所在省份和他一样成功的企业家(资产过亿)被迫害的例子很多,资产被没收,家人被判刑,公司和个人名产资产全部充公,本人逃亡海外。政府最终目的就是为割一批富有企业家的韭菜。

从“粉红”到反共的转变 分清爱国不是爱党

杨先生透露,幸运的是自己有香港身份,2019年初到市政府上访无果,就去了香港,后来辗转来到了加拿大,终于踏上了自由的土地。杨于2022年9月加入了中国民主党加拿大分部,积极参与各种抗议活动。他表示,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看到共产党早日倒台。

他向《看中国》讲述了自己从一位拥护共产党的“粉红”,如何成为一位坚定的反共人士的思想转变历程。

杨先生说,虽然从小就听父母讲外公在文革时被迫害致死,但没有什么深的感受,79年文革平反时政府还批了一套房子,家里人还高兴了一阵。

到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刚成年的杨先生天天看电视,“电视上说这个这暴徒啊,我因为不懂吧,从小被洗脑了。哪怕对政府有意见,我都觉得还是政府不作为,官僚主义什么的。”

2013年,杨先生在香港看到了《》一书,那时就认为书里说的就是个笑话,没认真对待。

“我到国外(加拿大)才彻底清醒,看了这么多人受到共产党迫害才知道问题的根本出在共产党这个一党专制的制度上。从小就是(被教育)爱党(就是)爱国,我相信大家都是爱中国,我们都是中国人,但是共产党不代表中国,我现在才知道共产党不代表中国。”

来到加拿大后,杨先生才了解到很多真实的历史,“我们从小就讲共产党抗日,其实是国民党抗日,他(共产党)在背后窃取这个果实。我们原来不知道。

现在国内绝大部分人也不知道。我们到这才知道。三年灾害饿死多少人?死了甚至3,000万人!人吃人!我们都不知道,国内那里哪敢给这个新闻给你看吗?不可能的。”他举例说,“还有法轮功冤案,原来法轮功在国外有这么多人炼,天安门自焚是假的。”

“我到了香港,看到香港人举行占中行动,我就当好笑,我在看热闹。我真的那时候还觉得这些人很傻,我想这中国政府这么好为什么要这样呢?现在明白了,香港人就是要他们的权利,要自由,为什么要反送中呢?不反送中的话,只要他想要的人都要带回中国,那谁不怕啊?你看现在新的国安法出来以后,这么多人被秋后算账。”杨补充道。

“所以共产党如果这样下去的话,一定会完蛋。”他说,“(经历了这么多)我的感受就是,原来是被骗了这么多年突然醒悟。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被他搞的倾家荡产。”

杨先生认为,中国共产党下台是历史的必然。特别是近来中国经济急剧恶化,百姓对社会的不满情绪猛涨,凸显中共的执政危机。习近平对内搞国进民退打压民企,对外搞“战狼外交”,中国和西方事实上的脱钩使中国在资金、技术、市场、人才方面都受限。

杨先生说,现在中国正处于社会大变局的前夜,作为中国民主党的一员,他希望尽微薄之力促成中国的巨变,早一天看到中国实现民主和法治,中国人也能像加拿大人一样过上自由的日子。
15
分享 2023-09-22

18 个评论

倪匡先生語:愛國就是要反共
轮子编造的水文  
假名假地址假判决书
天安门自焚是真的
抗议共党暴政 法轮功学员自焚涅磐

如果按法轮功所说 王林东自焚是假的
那么西藏自焚的一百多喇嘛怎么不是假的?
其实现在的支那有一个情况就是,这些资本家,正是因为共党的这种独裁模式获得机遇。也就是说享受了独裁带来的好,自然这种不受控的东西能带来好,也就能带来不受控制的不好。只是他们觉得自己不会是那个不幸的人。没想到自己一下成了那个不幸的人,当时唱赞歌的他们也是最卖力的。这下子又这么卖力的反共,这种人真的是骑墙派。也就是说没有良知,谁给好就舔。
我给你翻译成英文,可以拿到报酬吗?英语水平嘛,跟领导现场口头翻译
说实话,个人对强国的企业家还是持相对负面态度的,在强国的经历告诉我,在强国要成为“企业家”而不与权力机关勾结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这类企业家如果被抄家,很难同情。不过大概也有没有勾结的吧,但真的太稀有了。

个人经验,并不一定正确。
在中国这种吃人社会,如果杨先生不巧取豪夺,能成为亿万身家的房地产商人吗

现在只是轮到,食物链的更上一层掠食杨先生了而已
没有政府或者红色背景,是不可能拿得到地的,他现在被搞,说明上面的肉不够吃,要吃他的肉了
把钱还给他,他又会变为粉红。

这类人,即便他不是粉红了,但骨子里,还是没有灵魂的,依然是“粉红”。
>>把钱还给他,他又会变为粉红。这类人,即便他不是粉红了,但骨子里,还是没有灵魂的,依然是“粉红”。

没错,他只是被更高级的掠夺者吃肉了而已。
還提愛國表示根本沒醒悟,支國已經跟支共分不開了,要反共,只能把支國滅了
温和派中国人
已隐藏
我聽過一個套路是這樣的,妻子暴病死了,控告商人丈夫謀殺,然後充公沒收家業
搞笑么,连最高法的摄像头都能失灵,最高法的法官电视认罪,那时候就可以知道中国法律是怎么回事。

这位杨先生,莫不是像郭文贵一样,神仙打架 打输了,输给了更有能量和后台的人,现在就来控诉法律不好了。

在中国能发财 做到那么大规模企业的人。要说他不懂中国那些事,不懂利用中国潜规则。谁都不信的。
已隐藏
利益受损了开始反共了,之前干什么去了,哪天共产党再赏他一根骨头又开始坚决拥护党了。
>>说实话,个人对强国的企业家还是持相对负面态度的,在强国的经历告诉我,在强国要成为“企业家”而不与权力...


孫大午是個好例子﹗不勾結做不大的,真的有做大了的一巴掌拍死。
>>孫大午是個好例子﹗不勾結做不大的,真的有做大了的一巴掌拍死。


这是很老的话题了,确实,孙大午可能没那么配合,于是被抄家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IT男,生于北京,痛恨共匪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3-10-28
  • 浏览: 6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