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各位还是太乐观了,低估了墙国人的忍耐力和共匪的恶毒

    我同意现在经济问题是中共的命门,但就算国内经济崩盘,我也不认为中共会倒台。
    首先对外上,在核武器时代,没有哪一个国家敢主动攻打中共这个目前世界第一号流氓,否则就是拉着整个地球揽炒。这种政权在濒临倒台时是不会顾忌其他人类的感受的。
    对内,各位纵观下历史,中国历朝历代的覆灭的主要由两类因素构成:一是大规模饥荒+高压政策,民不聊生,然后爆发农民起义。这点在如今的热兵器时代已经不可能发生,军队是中共基本盘,只要控制好了军队,任何反抗都是徒劳。况且农民受教育程度低,相对于城市人更容易满足,三年饥荒都没有让他们起来反抗,现在更不可能了。城市可能会爆发一些示威游行,但是因为暴力镇压很快会消亡or转入地下,说实话,共匪对“资产阶级软弱性”这一点摸得可是太透彻了,同样只要保证不大规模饿死人,哪怕生活水平倒退50年,我也不认为在一段镇压后会继续出现足以撼动中共政权反抗。
    另一个可能的因素就是中共内部派系斗争,但这种派系争斗并不会像古代一样发展成军阀混战甚至改朝换代。一是因为包子目前是三位一体,加上其上任后加深对军队的洗脑,大搞个人崇拜,我觉得很难出现大规模叛变的情况。二是中共其他派系也惧怕清算,就算斗倒了包子,也只是换另一个“庆丰帝”上台而已,况且在共党存在的这个大前提下,不太会出现彻底撕破脸的情形。
   真出现上面第一点的情况,在无法收拾内部矛盾的情况下,我认为中共会首先采取对外战争的方式来转嫁国内问题,这点台湾的朋友要尤为注意,因为两岸现在理论上还处于“战争状态”,中共打着统一名号进攻台湾对国内五毛粉蛆来说合情合理。其次就是香港,目前匪共媒体发现靠着造假造谣的手段来欺骗粉蛆和国内其他无知群众的办法失败后,必然会改变战略,继续挑动扩大两地仇恨,把香港作为以后发泄国内情绪的第二个突破口。
   
11
分享 2019-11-30

29 个评论

农民起义本来就很难成功
刘邦,刘秀,朱元璋;刘备算半个。
腊肉靠着苏爹再算半个
權力集中于一點并且沒有可靠的繼承法,那就是天然的不穩定,歷史已經講述過無數次了。

熱核戰爭不用太當一回事,運氣好的話甚至沒有一發核彈能夠落在美國本土。
农民起义本来就很难成功刘邦,刘秀,朱元璋;刘备算半个。腊肉靠着苏爹再算半个

刘秀是地主联合乡绅加绿林 不算农民
我还是很乐观。89年学潮的时候邓小平调用的是外地军队,因为他们“不像北京军队那样了解北京城里的腐败“...
首先89的时候,军队的洗脑原没有现在严重。第二,我说了共党的基本盘是军队,在经济崩盘的时候他必然会保障军队及其眷属这帮人的生活,作为“既得利益者”,很难发生东欧那种场景。第三,中共如果打印度就真是失心疯了,那是赤裸裸的宣战,而且不同于共党对所谓“台独”以及统一的宣传,国内大部分人对印度无感。在经济崩盘的时期,中共不会惧怕国际制裁,反而害怕国际社会直接出兵干涉。关于党内其他派系,作为共党高层,对于外人来看,其都是垮台后清算的对象,改革派也需最大限度维护自身利益,并且为了中共政权的延续,不会和包子等其他“倒车派”翻脸。
其实共匪也是有忍耐度的,就算有一天共匪闭关锁国,也不可能眼看着政权垮掉。
權力集中于一點并且沒有可靠的繼承法,那就是天然的不穩定,歷史已經講述過無數次了。熱核戰爭不用太當一回...

所以变局也只可能发生在包子自然死亡后,而非如今大家迫切幻想加速主义能催生共党倒台。
所以变局也只可能发生在包子自然死亡后,而非如今大家迫切幻想加速主义能催生共党倒台。


“自然”死亡
刘秀是地主联合乡绅加绿林 不算农民

刘秀家就老三刘演是混混全家务农
——我种了一辈子地,我太了解农民了
——你说我不是,那你上来,咱俩比一比
——什么是千古农民啊/后仰
不用这么悲观,三年饥荒有起义的,杀官员抢粮仓,但是都被军队镇压下去了,同时为了防止暴动扩散军队把各个饥荒地区给封锁起来不让逃荒,造成很多村子人都死光了,听老人说当年长江就被军队封起来,运气好提前逃走的基本上有一半能活下来。

你说人不反抗,我觉得不可能,现在人是被洗脑的很厉害,但是同时也比过去更自私。同时金融崩溃也有个很不稳定的因素,羊不够了,狼又这么多,要不然继续杀更多的羊,要不然就狼杀狼,狼少了羊也就够了。
王公公說得很好:中國人吃草都能活下去。
攻台不大可能,那样会爆发大规模热战,不说是美国,对日韩、东南亚都是极大威胁,贵匪没胆做苏联的,核武是拿来吓人的,更何况隔壁也有军事、核武大国印度呢。贵匪只会加强国内维稳,新疆都可以完全控制,放在其它省也不会成问题的,列宁党认为保住政权会比一切重要,经济垮了就走回计划经济的,再给共产政权输血。
这诸位里指不定有中国问题专家。比如指出哈金是曹长青同学哪位, 爆料金灿荣当年六四是学运分子, 我觉得这些人乐观一些是不是比普通老百姓有说服力?

沈大伟教授研究中国共产党(值得乐观的部分)多年, 前几年论断党国要玩。我建议你多听听专家的意见。https://elliott.gwu.edu/david-shambaugh
有個小問題        如何保證不餓死人        這個有確切的執行辦法了嗎?          誠心請教一下
有個小問題        如何保證不餓死人        這個有確切的執行辦法了嗎?        ...
实行计划分配,回到以前的粮票制度。大力发展杂交水稻等次等口粮。抓人上山下乡开荒等。
香港部分上,本人認為中共老早已經開了仇恨戰線,至於加大不加大看你怎樣看。
從6月尾的和平抗爭開始就已經加了香港人是港獨是暴徒是恐怖份子的名號,現在香港人會玩火會私了可是中共已經沒名稱可以再用。說明了中共太早將香港人描到黑的盡頭,主動為香港人解除所有底線。同樣煽動香港內地仇恨也是,一早已經報了香港人會追打來香港的中國旅客。你要是來恐怖份子的地方能活著走算你大命的概念在粉紅中慢慢建立,香港人暴力不暴力看的是外國不是中共。然而黨媒一次又一次錯判香港形勢出醜只能叫多數大陸人隔岸觀火。慢慢就會麻木了香港,到那一天出大事也不會覺得和香港有太大關係
没有永远的政权。不是我说的。我只想说恶人自有恶人磨。朱元障不是什么好人,金也不是什么好人,满人也不是什么好人。内部没有恶人治的了你,外部总有恶人排队想要收拾你。当然他们不是因为什么正义。而是利益。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弱肉强食。小到个人,大到国家。你强你有理,你弱了一堆人痛打落水狗。也许地球上会多了一个像日本,韩国一样的附属国,但我就喜欢看丧心病狂不要脸的流氓被人收拾。落后就要挨打,忘了谁说的。举个例子:当年清庭被八国联军按在地上狠狠的摩擦,是因为它残暴不人道吗?不是,是因为它残暴,昏庸导致的弱啊。
我还是很乐观,时代已经变了,中国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封闭的国家,而是深度参与国际贸易的国家。为应对几乎是必将出现的经济危机,中共已经做好重新闭关锁国的打算,尝过中国市场甜头的、和中国贸易联系太深的资本主义势力,会像晚清的英帝国一样再度用武器敲开中国的大门,而被市场经济惯坏的国民,也不会愿意跟你中共过苦日子。

发动战争不是不可能,但在南海、台湾发动战争属于加速自我灭亡,在中东搞事倒是很有可能,尤其这两年中共频繁和塔利班接触,可能私底下的确在谋划点什么。然而,川普昨天去哪过感恩节?阿富汗。
苏共都能解散,苏共不比中共厉害啊,虽然中共经济体量大,巨人倒下震动大些罢了,结果肯定是党内分裂,矛盾不可调和,最后自行解散。
我不是很乐观,一是大陆人太能忍了,到死都不会反抗,二是匪共太恶毒太残忍别说死几千人了就是死几千万人也不会当回事,三年饥荒死多少人,文化大革命死多少人,计划生育死多少人,还有一些没有公开的秘密死亡的人,加起来多少人?,死在共产党手里的中国人要比死在日本人手里的中国人不知道多多少倍,而且这些人都是在和平年代死亡的。现在司法、媒体、暴力机关,还有其它几乎一切资源都掌控在匪共手上,突破口在哪里?指望经济崩溃就能让匪共下台不太现实。
加速的目标之所以是全面脱轨
因为全面脱轨是最难的一步
但是脱完就一切好办了
不过是像对付苏联一样慢慢给你解体了罢了。
墙内的民族矛盾南北差异东西矛盾可一点都不少。
其实加速分裂也可以是一个大方向。不过这个问题墙外还没达成大共识罢了。
刘秀家就老三刘演是混混全家务农——我种了一辈子地,我太了解农民了——你说我不是,那你上来,咱俩比一比...

刘秀出生于官宦世家,就算务农也是个大地主
个人认为命门还不是经济问题,我同意你说的国内经济崩盘中共也不会倒台,正因为如此,经济问题才不是命门,如果是命门那么经济崩盘了中共就应该倒台。
我认为命门还是网络封锁,新闻审查,文化管制。网络,媒体,文化产品决定了每个人接受的信息,这些信息塑造了每个个体的思想。在中共控制的中国大多数的人还是是真心维护共产党的,这些人就算在大变动中有所疑惑但由于本身接受的教育以及资讯的闭塞及虚假还是会选择共党,所以在这样的人群中别说经济可能战争都不会改变他们。按照中共的话说就是没有群众基础。
我还是很乐观。89年学潮的时候邓小平调用的是外地军队,因为他们“不像北京军队那样了解北京城里的腐败“...
印度有核武,北京那帮人还不想死的那么快
印度有核武,北京那帮人还不想死的那么快


提醒了我
已隐藏
黄金神棍虽然是神棍,但是他说过的一些话我觉得还是很有参考价值的
比如说,下面这个滞后论的观点(不太记得原文了,大意是,
一家公司已经开始亏损了,老板可以支持半年才开始克扣工资,而员工被克扣了工资,也可以顶住半年,才开始觉得不满抱怨,这样一来二去,一家公司的亏损到员工的不满可以有一年的缓冲时间,因为链条上的每一个人都可以为了保持这个系统不变而忍一阵子。14亿人,每个人都可以忍一下子,中国人有这么能忍,就算共党下台是个迟早的问题,但是我觉得还在很遥远的未来
所以说推翻中国共产党统治,要靠国内的军人武装政变,肉体消灭中共最高政治军事头目,这就是最少流血最有效的推翻独裁方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生产总值万八千,十里山路不换肩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1-30
  • 浏览: 4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