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社會的實用宗教觀與多位一體神的關係

基督宗教在中國社會被普遍質疑的其中一個神學觀點是天主聖三/三位一體神,認為這種神學觀很難理解,不及東方宗教理論那麼貼近生活且容易跟隨實施。

這個現象其實相當奇怪,千百年來,中國人對佛教的應身報身法身、道教的元神身體二元論、及很多民間宗教的某大神同時化作肉身化身法身三個形狀以同時進行不同工作等等宗教理論從來不去質疑,而是照單全收。屬靈企圖心重的少數人便依法學習並修行,而不大明白其道理且屬世心重的大部分人便將這些理論人間化形象化偶像化,將其轉化成求取世間各種利益的工具,自求利益並互相祝福(大家看看春節期間各廟宇爭上頭炷香的信眾,再看看自己微信朋友圈的祝福圖便可明白),管他甚麼三身二元,反正覺得神佛越多保祐越大。然而,大眾對基督宗教三位一體的神學觀點卻諸多懷疑,甚至詛咒謾駡。這種矛盾的奇怪現象,好像很少人去談論及思考,我對此非常疑惑。

或許是上述東方宗教的戒律或懲罰期限比較寬鬆,或許是這些宗教的理論比較能符合追求世間利益者的想像,如果各位不是無神論者,對上述各宗教的二位一體n位一體的理論尚可包容,那麼我想在此舉一個例子說明天主耶穌基督聖神三位一體的概念:

假設有一個超級富豪,在一個自己擁有的私家島上建立了一個美麗的莊園,並與子女在哪裏過著幸福的家庭生活。但好境不常,其子女因不聽父親告誡,與島上動物行人獸交而發生變異,並誕下異形後代。不多久,富豪的所有後代都異化成了疽蟲,且迅速繁殖遍佈整個莊園,以腐屍、糞便及疽蟲同伴為食糧。

富豪非常傷心,不停地勸告其疽蟲子孫,告訴他們必須要戒吃死屍及糞便,否則基因永遠無法復元變回人類,並通知他們莊園將會進行大消毒大拆建,若不變回人類將沒有存活的機會。但礙於人蟲有別,其子孫聽不明白他的說話。

為了拯救子孫,富豪將自己的變成了一條疽蟲,爬進糞便堆中去用疽蟲的思維、感覺及語言去教導其子孫,並將自己的蟲身供子孫食用以令大家戒吃糞便及腐屍,以拯救子孫回復人身。

雖然這個比喻未必很貼切,但人身蟲身同屬富豪一人的構思,相信並不比上述各宗教n身n元的論述更難理解,但為甚麼中國人比較難以接受基督宗教呢?是否基督宗教告誡疽蟲不戒除吃屍吃糞的惡習便沒有存活的機會這一點,令已失去人類尊榮記憶的疽蟲,不捨糞便的“美味”而加以拒絕,而去熱切擁抱不戒吃糞仍有生存希望的宗教,並將這些宗教想像成求屍求糞的工具?
3
分享 2020-06-17

39 个评论

我個人的片面見解是,中國人信基督教的少,不是因為中國人(因為傳統漢文化)不喜歡基督教的教義,而是因為...

中华文化的本质就是敌基督的,他当然不爱基督教。中华文化讲君子小人二元论,所以各个把自己当君子把别人当小人,而基督教讲所有人都是罪人,所谓君子都是伪君子。圣经里记载有一个妓女要受石刑处死,耶稣就问你们谁没有罪就留下来,结果没一个人留下,放中国早就被乱石砸死了。儒家讲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等级森严,这和基督教讲人生而平等差了去了。基督教讲做人要诚实不可做假见证,中国人最不讲的就是诚实,下了约定就跟放屁一样,你若诚实还要被笑成老实人,中国人各个都不老实。基督教讲不可拜偶像,而中国人最爱拜偶像,把毛腊肉当神来供。基督教讲要爱你的仇敌,中国人讲要把仇人踏在脚下让他永世不得翻身。等等太多了,中华文化就是敌基督反文明的,中国人当然不爱基督教。
我個人的片面見解是,中國人信基督教的少,不是因為中國人(因為傳統漢文化)不喜歡基督教的教義,而是因為...

不,我們基督教會沒有這個顧慮....

路加福音:5:32 我來本不是召義人悔改,乃是召罪人悔改。

不管是金字塔上層人口、你姨口中的費拉、三和大神,都是我們爭取的對象,但信教是要求自己成長和提升,並克制自律過生活,就是要脫費,三和大神估計沒多久還是會逃回去當自己的大神生活。

並非中國教會如此,按照聖經啟示錄的記載,初代西方的教會也慘不忍堵,別說教會,神的選民希伯來人就是這樣,出埃及記中的希伯來人當了四百年奴隸,摩西帶領他們出埃及免了奴役和鞭打,逃到曠野中發現要自立更生,多少人羞辱為他們維權的摩西,叫囂要回到埃及的,說再怎麼被鞭打至少還有肉可以吃,這不是你姨口中的費拉不堪嗎?上述可是聖經的記載。

已脫費帶領未脫費,效率雖然緩慢,但總會為這個世界的局部帶來一點改變,但基督教在中國也面臨嚴打,一來馬列邪教和基督教天然對立,而來萬一人民都脫費了,中國的統治基礎不就瓦解了,唉,難啊,靠神幫助。
我個人的片面見解是,中國人信基督教的少,不是因為中國人(因為傳統漢文化)不喜歡基督教的教義,而是因為基督教會不太願意向中國人傳教。

很多志士都知道,每次大洪水事件,費拉就大比例地死亡。中國歷次改朝換代都有這樣的現象(辛亥革命除外)。很多人可能知道社會學的原因,但是不知道經濟學的原因。

經濟學的原因就是費拉在經濟蕭條的時候,是社會的負擔,而不是社會的貢獻者。即使在經濟景氣的時候,也衹有在特定的環境下、經濟規模效應很明顯的時候(比如說大河流域豐饒的勞動力密集型農業區),費拉對社會的淨邊際貢獻才大於零。

不留情一點講,就是費拉用眼伺機犯罪、用嘴造謠傷人、用耳搜尋比他混的好的人、用心仇恨別人,四肢懶惰,對他人和自己都不負責任。這種人,即使在很好的情況下,對於他們的奴隸主來說,也是一種沉重的負擔。

有一些教會心懷大愛,向中國的費拉傳教,結果雖然幫助了費拉脫費,但是自身卻出現了嚴重的費拉化,以至於基督宗教的強組織受到破壞,瀕臨瓦解。因此,很多教會在對中國人傳教的時候是謹慎的:先考察這個人的道德和行為,再決定是否把他接收到教會裡面來。
這倒是真的台灣民間也有很多『寧可信其有』的,不敢亂說神仙鬼怪壞話的現象(個人感覺這方面台灣比中國或日...

科學也好宗教也好經濟也好......,都是大部分人不甚了了少部分人求真,基本都符合兩邊低中間高那條曲線的趨勢。
這是一種亞伯拉罕諸教獨有的靈性狂妄。憑什麼說只有新舊約是天啟聖言,四書五經、佛經就不是?如果你承認上...

只有出字天主本身的天啟/聖言才是無限的,其他人或靈所唔出的或創造出的任何啟都是有限的、不完全的、或是不正確的甚至是相反於天主的。
XXXtinction他的回复里面说的,拜毛腊肉,把它当神是中国文化。那么,到底是马列文化还是中华文...

中国人拜关公拜妈祖和拜毛泽东没有本质区别,这就是中国文化,中国文化就是该隐式的文化。
其實儒家也有三位一體:
天——聖人——良知
太上老君一氣化三清

印度教三神,梵天,毗濕奴,濕婆

佛教三佛,過去佛燃燈古佛,現在佛釋伽牟尼,未來佛彌勒佛,彌勒即密西亞 / 彌賽亞

古中華儒釋道三教合流


古代周人之帝,上天,昊天上帝即騰格里長生天,人格化的天。基督教猶太教的上帝實際也是父權制度的天崇拜

並且周人之帝deus來自東歐原始印歐人djeus,即羅馬宙斯




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
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我們日用的飲食,今日賜給我們。
免我們的債,如同我們免了人的債。
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你的,直到永遠。阿們!
我個人的片面見解是,中國人信基督教的少,不是因為中國人(因為傳統漢文化)不喜歡基督教的教義,而是因為...

這樣看中國人也太過負面了吧。如果你說的費拉代表人的原罪也可以理解,但所有人都費包括奴隸主。但你對教會的分析與事實不符。
其實儒家也有三位一體:天——聖人——良知

儒家只是一個發展中的人的思想體系,是世界化的,對天的事未想得通,不甚了了,『未知生,焉知死』、『敬鬼神而遠之』。。。
與其說問題在於【基督教神學觀很難理解,不及東方宗教理論那麼貼近生活且容易跟隨實施】,不如說問題是【基督教】對於中國人就是一種帶著外國殖民主義和侵略中華文化純正性的【洋教】,所以才被排斥。

早在景教在唐朝傳入中國的時候,也因爲【本地化】的程度不如佛教和道教的原因被迫要大量參考佛教和道教教義和名稱,借此融入中國的宗教環境而博得皇帝的庇護和批准才得以在上流社會傳教。但還是因爲滅佛而導致衰落。

利瑪竇來華傳教之時,也因爲【神學教義】的問題和當時的官員爭執已久甚至發生一些衝突,雖然吸引了徐光啓等人成爲基督徒,但還是被迫要融入儒學的環境中才能得以傳播。

近代一點的就有俄共和中共當年在地下煽動的針對基督教傳教士和團體的非基運動,打著國家主義的名號去驅逐以英、美國爲代表的外國勢力基督教會對學校文化教育的影響。

如果是其他你所說的【東方宗教】話(其實也不能說以東方-西方宗教來區分,畢竟基督教的發源地便是古敘利亞地區,地理上和佛教也算入亞洲宗教當中),除了道教我還不是太瞭解以外,佛教當時在傳入中國時也因爲【教義】的問題在本地化的問題上做過一些改動,包括積極融入中華的儒家和道家思想的大環境中,而且佛教的經書也和基督教一樣很注重理論和邏輯的問題。我曾經閲讀過幾本佛教的經書,不得不説佛教的邏輯十分的慎密,在這一方面也不會輸於沙漠教父-中世紀早期的典籍。

因此你所說的那種中國人【照單全收的佛教教義】,其實也是經過本地化改造後或者是成爲和民間信仰融合的佛教。換句話説,就是基督教和中華文化的宗教匹配性實在是差了點,本地化不如傳入漢地已久的佛教,另外基督教因爲自身的外來宗教背景而被中共刻意帶動的民族主義抵制,這一點就無解了……
與其說問題在於【基督教神學觀很難理解,不及東方宗教理論那麼貼近生活且容易跟隨實施】,不如說問題是【基...

你的分析角度比較偏向統治者的意志,與我的論述有點分別,佛教自動變形滙入中原信仰文化體系的過程,與我提到的求財求福人心趨向想吻合。然而基督宗教在整個傳入過程中雖然稍作變形,但僅限於形式而非核心價值,故達不到俗世大眾的心理要求。
儒家只是一個發展中的人的思想體系,是世界化的,對天的事未想得通,不甚了了,『未知生,焉知死』、『敬鬼...


不能局限於論語原典,宋明儒談到天的話題會多一些,不過通常是從內在超越角度來探討,對於儒家而言,天道的問題終究還是性理(人性、良知)問題,而人性的最佳樣板是聖人,所以三者之間就構成了三位一體。把這條思路發揮到極致的就是陸王心學——吾心即宇宙,宇宙即吾心。所以儒家不會孤立地去研究天,而是研究天和人心之間的關係,也可以說是心理學的範疇。

你所引述那兩句話,其實也可以有很深刻的解讀,關鍵字是生和敬:以生觀生死,以敬觀鬼神,天道在其中。
你的分析角度比較偏向統治者的意志,與我的論述有點分別,佛教自動變形滙入中原信仰文化體系的過程,與我提...


不啊,這種(求財求福人心的趨向)和傳入漢地的大乘佛教為求「普渡眾生」的修行仍然有一段距離啊。我在內文已經說明了現在(民間信仰)流傳的(佛教)和當地的民俗文化已經融合在一起了,如果你在大陸看到一個老太婆邊撒豆腐邊燒香「念佛」,那其實已經不算入「佛教」,只能算民間信仰和佛教元素的融合體而已。這也是普通民眾所理解的「民間佛教」,和大乘的修行也有很大距離。關於基督教在中國本土的歷史,如果你有看過一些温州基督教的資料,就可以發現當地流行的基督教部分已經變種成為套著基督教皮的薩滿教了,信眾也未必對三一教義了解較深。更何況其他地區的基督教了...你問問大陸基督徒怎麼看當地的家庭教會就知道。這變形到了後面連教義也整個歪了。
不能局限於論語原典,宋明儒談到天的話題會多一些,不過通常是從內在超越角度來探討,對於儒家而言,天道的...

謝謝解釋。雖然如此,需帶善意,儒家還是人本位對宇宙的思考,仍在發展中,與基督宗教的神本位天啟聖言不可同日而語。
一般的普通佛教徒 不会考虑佛教三身的概念 而且三身和三位一体并不一样
三身如何建立的 在佛经论典里面也写得很清楚 也分不同的次第
這樣看中國人也太過負面了吧。如果你說的費拉代表人的原罪也可以理解,但所有人都費包括奴隸主。但你對教會的分析與事實不符。

XXXtinction:
中华文化的本质就是敌基督的,他当然不爱基督教。中华文化讲君子小人二元论,所以各个把自己当君子把别人当小人,而基督教讲所有人都是罪人,所谓君子都是伪君子。圣经里记载有一个妓女要受石刑处死,耶稣就问你们谁没有罪就留下来,结果没一个人留下,放中国早就被乱石砸死了。儒家讲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等级森严,这和基督教讲人生而平等差了去了。基督教讲做人要诚实不可做假见证,中国人最不讲的就是诚实,下了约定就跟放屁一样,你若诚实还要被笑成老实人,中国人各个都不老实。基督教讲不可拜偶像,而中国人最爱拜偶像,把毛腊肉当神来供。基督教讲要爱你的仇敌,中国人讲要把仇人踏在脚下让他永世不得翻身。等等太多了,中华文化就是敌基督反文明的,中国人当然不爱基督教。


把兩位的觀點結合起來,差不多就是我的看法。XD
可能中國距離人類源頭較遠,所以不但語言發音比較簡單單調,思想體系的發展也獨樹一幟,保守而且比較難與外來思相相容。
與其說問題在於【基督教神學觀很難理解,不及東方宗教理論那麼貼近生活且容易跟隨實施】,不如說問題是【基...

在民国时期算是一个比较宽裕的传教阶段,可惜后面经历了文革,再加上黄俄们大肆宣扬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所以现在中国人更加抵触。没必要本土化也不能本土化,可以做一些接地气的释经,比如一些农村教会做的还不错,但是不能吸收异教或者人文的东西,现在被阉割的基督教“进步主义”了仍然衰败了。
人文主义/东方宗教本质上来说就是人靠自己行为成神/成圣,确实很有吸引力,表面上看修行、苦待肉身、远离人世是很“辛苦”的,也是“值得”标榜的。
因为每个人都只可能有一个亲生父亲,真理和事实也只有一种,抱歉看不下去可以离开,你要成为敌基督者也没人...

额我可以问一下吗:为什么基督徒总给我一种气势凌人或者说在恐吓不信教的人的感觉,比如你这条回复,或者路上拦下我传教的人,有一次我停下来听一位女士讲了半个小时,虽然她语气很亲和,但总给我一种我不按照你们说的做我就完蛋了的感觉,我这种感觉是对的吗,还是我的错觉
额我可以问一下吗:为什么基督徒总给我一种气势凌人或者说在恐吓不信教的人的感觉,比如你这条回复,或者路...

语气是否温和因人而异,如果我的话语传递的情绪让你觉得不舒服我很抱歉。至于圣经的话语是否正确,现在世上“没有”人能够拿出令所有人都信服的证据,所以我的意思是等我们结束在世界上的旅程就什么都知道了,每个人都会迎来终结不是吗?我并没有在威胁,毕竟千禧的国度里除信耶稣基督也还有要朝拜新耶路撒冷的万国。

另外我坚定的维护自己的信仰,在我说这些话以先是谁质疑并且攻击呢?
语气是否温和因人而异,如果我的话语传递的情绪让你觉得不舒服我很抱歉。至于圣经的话语是否正确,现在世上...

其实是因为我看到你这条回复,就立刻想到那次很耐心听了的30分钟传教,给我的感觉实在很相似。应该是我关注的重点错了,抱歉啦。不过我其实还是挺疑惑的,那次我也没说什么反对她的意见,她为什么要给我讲叛教的“下场”之类的,这很有可能是我第一次听人介绍基督教义哎,干嘛吓唬我,所以我就想,是不是基督教传教策略有问题,还是仅仅不符合我的口味
香港本地當年長洲衝突也是很出名的,長洲太平清醮被視為魔鬼和異教徒,基督徒登島打聖戰
香港本地當年長洲衝突也是很出名的,長洲太平清醮被視為魔鬼和異教徒,基督徒登島打聖戰

我听说太平清醮巡游的时候会讽刺各种社会事件和政治人物?今年hk政府不允许办?
中国人拜关公拜妈祖和拜毛泽东没有本质区别,这就是中国文化,中国文化就是该隐式的文化。


中国文化是有神论文化。
皇帝年年祭祀昊天上帝,诸侯祭祀昊天上帝身边的先天五帝后天五帝,百姓没有资格祭祀以上,只能祭祀祖先。

1949中国人跪拜毛腊肉,那只是双重思想的体现,一边说没有救世主(否定神),一边跪拜中共邪灵头子毛腊肉。

而拜关公妈祖等,把只是中共不能把人完全洗脑的体现,总是有漏网之鱼。

甚至有有神论者,一边拜神,一边又去拜教义要消灭所有宗教的共产主义的中共邪灵。真的有这种人。

在有神论价值观下,人加入魔,魔就会控制你。所以,没有三退的人,对党文化是糊度的。

当然了,如果你是无神论,那你是很难相信誓言在有神论价值观下代表了什么。

《马太福音》
5:33  你们又听见有吩咐古人的话,说:‘不可背誓,所起的誓,总要向主谨守。'  
5:34  只是我告诉你们:甚么誓都不可起。不可指著天起誓,因为天是神的座位;  
5:35  不可指著地起誓,因为地是他的脚凳;也不可指著耶路撒冷起誓,因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  
5:36  又不可指著你的头起誓,因为你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  
5:37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

所以,宣誓加入魔却不退出?
這個現象其實相當奇怪,千百年來,中國人對佛教的應身報身法身、道教的元神身體二元論、及很多民間宗教的某大神同時化作肉身化身法身三個形狀以同時進行不同工作等等宗教理論從來不去質疑,而是照單全收。屬靈企圖心重的少數人便依法學習並修行,而不大明白其道理且屬世心重的大部分人便將這些理論人間化形象化偶像化,將其轉化成求取世間各種利益的工具,自求利益並互相祝福(大家看看春節期間各廟宇爭上頭炷香的信眾,再看看自己微信朋友圈的祝福圖便可明白),管他甚麼三身二元,反正覺得神佛越多保祐越大。然而,大眾對基督宗教三位一體的神學觀點卻諸多懷疑,甚至詛咒謾駡。這種矛盾的奇怪現象,好像很少人去談論及思考,我對此非常疑惑。

我覺得這不用疑惑的,因為你說的這些人群重合度不大
惡意攻擊基督教三位一體的,往往也不會對其他的宗教理論照單全收
事實上他們會攻擊他們視線可及的一切九年義務制教育的物理課沒上過的東西,稱之為迷信,因為『凡是科學還未證明過的必定不存在』
然後以功利目的求神拜佛,希望得到保佑才信仰的,根本不在乎宗教理論,可能也不知道自己拜的這位神什麼來歷,只要『有求必應』就好
了解不同宗教的宗教理論,又接受其中的某一種卻懷疑另一種的人應該少之有少,至少我是從來沒見過
絕大多數的人都根本不知道宗教理論,別說理解不理解,很多人對元神的概念止於玄幻題材的網文小說,分不清佛教符號和納粹符號的區別,也說不出三一到底是哪個三位形成一體。要說真的懂了某宗教理論,那是很難說的,但是別說懂它的真諦,大多數人連入門常識都沒有
然後這些沒常識的人,有的盲目接受,有的盲目抵制。但因為他們對此連入門都沒有,所以不管做什麼都是盲目的
這個比方可能不是很貼切
但就好比說有的人說微波爐烹飪食物會致癌,所以微波爐不好。有的人說微波爐能在5分鐘內燒好任何料理,所以微波爐好。在家電賣場就要不要買微波爐這個問題吵架的多半就是這兩種人,但這兩種人裡都沒有人是懂微波爐的運作原理的
只有出字天主本身的天啟/聖言才是無限的,其他人或靈所唔出的或創造出的任何啟都是有限的、不完全的、或是...


我姑且承認你這個前提。那麼無限(出自天主的聖言)容不容得下其他有限的事物(異教經典)?如果容不下,那就不是真的無限,無限的本意就是沒有邊界,如果你設定了邊界,說明你仍然沒有觸及無限。如果容的下,那說明他們之間沒有矛盾,本為一體,那麼我承認天主的聖言確是無限的。
我姑且承認你這個前提。那麼無限(出自天主的聖言)容不容得下其他有限的事物(異教經典)?如果容不下,那...


假設人的能力在世界上是無限的,人有能力認識所有細菌病毒,並創造出新型細菌病毒,但同時亦有能力去控制並殺滅它們。因細菌病毒基本上於人有害,所以人懂得搞清潔,建立衛生系統,盡量令自己生活在一個免受病毒細菌攻擊的環境中。儘管如此,躲在溝渠暗角中與老鼠蟑螂為伍的病毒細菌仍然存在,但這並不代表人的智慧對它們鞭長莫及。
以上純屬比喻,人的智慧能力絕非無限,但天主肯定是無限,《默示錄》已啟示了在世界終結時,一切的一切將會在天主的掌控下有一個最終了結,與天主相容的受造物將進入新天新地。
我覺得這不用疑惑的,因為你說的這些人群重合度不大惡意攻擊基督教三位一體的,往往也不會對其他的宗教理論...


在一千多年的歷史長河中,以不懂道理者為基礎的人群從ABCD...各種宗教中選取了拜仙拜佛的方式以求財求健康求功名利祿,這還看不出端倪嗎?
在一千多年的歷史長河中,以不懂道理者為基礎的人群從ABCD...各種宗教中選取了拜仙拜佛的方式以求財...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不只是中國人,台灣人的主流也是說『宗教的用處就是勸人向善』
日本也是每到考大學前去廟裡拜拜的就特別多
都是比較功利的,而且這是正常現象
大多數人都覺得我知道如何使用微波爐、我買得起微波爐就夠了,很少有人關心微波爐的運作原理的
就連微波爐這樣一個運作原理很好理解的人造儀器,都很少有人對原理有興趣
那宗教神學這樣原理都不好理解還眾說紛紜的,會有幾個想知道呢
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不只是中國人,台灣人的主流也是說『宗教的用處就是勸人向善』日本也是每到考大學前去廟...

你說得有點道理,東亞好像都這樣,但也不全對,你去看看台灣四大什麼山(佛山?),再去看看中國四大(五大?)什麼山,然後分別訪問兩邊的香客,對比一下兩者對佛理的理解程度,做好明白兩邊的不同,近相同的地方也不少。另外,台灣「大山」的一些開山祖師爺是遠赴日本學師的。
你說得有點道理,東亞好像都這樣,但也不全對,你去看看台灣四大什麼山(佛山?),再去看看中國四大(五大...

這倒是真的
台灣民間也有很多『寧可信其有』的,不敢亂說神仙鬼怪壞話的現象(個人感覺這方面台灣比中國或日本都要虔誠一些)
個人覺得應該只是程度的問題
像是中國這種單單追求『有求必應』(注意『必』這個字有一定強制性)的,比台灣這種會在日常生活中也要對神明保持尊敬,還會有各種祭祀活動的更加不虔誠一點
但本質上,尋求理解的人還是比較少的
其實不只是神學,科學也是一樣
有的人覺得科學就是為了提升人類生活質量的,其中只是追求短期利益的人和追求『將來可能有用』的人會有不同,但本質上他們都不是真正的求知者。真正的『就算沒有利益,我就是想知道真相』的理論科學家屬於少數而且往往不被大眾理解,短期利益派會說『有什麼用』而長遠利益派會說『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有用』來駁斥短期利益派,但兩者都不是對真相感興趣而是對利益感興趣
我覺得有求必應這句話真的很好的說明了神明在一些人心目中的地位,他們求神拜佛是為了提升自己的生活質量,而不是為了醒悟世界的真理或者什麼的
XXXtinction:把兩位的觀點結合起來,差不多就是我的看法。XD


XXXtinction
他的回复里面说的,拜毛腊肉,把它当神是中国文化。那么,到底是马列文化还是中华文化?

你从他的回复就知道,马列文化和中国文化他还没有区别开呢。
謝謝解釋。雖然如此,需帶善意,儒家還是人本位對宇宙的思考,仍在發展中,與基督宗教的神本位天啟聖言不可...


這是一種亞伯拉罕諸教獨有的靈性狂妄。憑什麼說只有新舊約是天啟聖言,四書五經、佛經就不是?如果你承認上帝是無限的,那麼天啟和聖言也必然是無限的;如果你認為天啟和聖言是有限的(唯獨聖經),那只有兩種可能:1、你的天啟、聖言不足完全以匹配上帝的德性;2、你不是在信仰無限的至高真神(佛經稱第一義),你崇拜的是作為無限至高真神之有限投射的諸神(基督教所謂偶像,佛教稱第二義)。某種高度而言,第二義即是第一義,但拋離了第一義的第二義,則不是無限真理了,你不承認第一義的天啟聖言、上帝,則只剩下孤立的第二義來僭越第一義,這叫靈性狂妄。儒教的上帝首先是一個“無”(無形無象無名無言),然後才談第二義的天命聖道(聖人聖像聖名聖言),這樣第二義的天命聖道可以幫助我們指向第一義,卻又不僭越第一義,這種情況下就可以說“第二義即第一義”。基督教則不承認第二義是第二義,直把第二義全等第一義,所以有了亞伯拉罕諸教間的征戰殺伐。
因为中国发展出了气的概念,这和古希腊的以太概念是一样的,从宇宙最微小粒子入手了。宇宙观是一种非人格神的智能设计论。而且中国还在此基础上搞出了中医,风水,气功之类运用层面的东西。所以外来的一神论,或原始多神论,都不能冲击儒道体系。因为这套体系本质比较高。中国的封建社会也类似柏拉图的理想国。柏拉图将宇宙分为理性世界和物质世界。前者是本体,是精神,是蓝图,是永恒的。后者是耗散的,多变的,临时的,是被投射的。中国的社会结构设计也是如此。道、道统,再人间秩序。所以佛教,妖教,摩尼教,基督教对于士大夫阶层并不具备很强说服力。他们不过是解释从顶面到人间的不同说法。真正冲击大的是科学,因为它很大层面解释了微粒到物质的过程。但是随着量子力学发展,人们很快发现传统物质科学也有很多不足。也仅仅是一种解释。各种新的融合解释很快出现。即灵学和科学融合去解释世界。很快会表现出各类宗教的崩塌,一体化,工具化。如果我们从更高角度去黑命贵,西方左派,他们不是去推翻川普的政权,而是谋求话语权的重塑,谋求推翻民主宪政,解构西方文明,打造一种新的叙述方式。从集体潜意识里面能看出来,基督教主导的西方文明体系在当下的脆弱性。但是在更高角度去看,他们实际也不知道自己最终目标是什么。他们不过是被支配的二元对立思维和二元冲突的傀儡。而这个剧情为打造更高的剧本而准本。你可以看见智能设计论中,确实存在中间层,那些伪神,高维力量。他们不能预测未来,因为蝴蝶效应的存在,但是他们可以利用人类意识的倾向性去塑造未来,借助趋势而方便办事。在这个角度看,人类始终是和内心博弈。人类神识原本是连接着高维,知道真相的,但各种阻碍,变的昏聩。所以一切都像是活在创战纪里面的电脑里面。所以也不要谈什么基督教为什么不吸引中国人,这种低级话题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上主是我的牧者,我實在一無所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09
  • 浏览: 8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