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中国文化是不是与民主相抵触

作者 方绍伟

第一,中国文化是不是与民主相抵触?

  第二,中国在制度上该不该要民主?

  第三,中国在制度上能不能实现民主?

  这里讨论的是第一个问题,不是第二、第三个问题。所以,“中国文化反民主”说的是“中国文化是与民主相抵触的”。如果你认为“中国在制度上应该要民主”、“中国在制度上能实现民 主”,那很好,但这不是我这里要争论的问题。

  中国文化怎么会是反民主的呢?中国文化怎么会与民主相抵触呢?让我先定义一下“民主”和“中国文化”。民主指的是平等的政治规则得到平等的执行,中国文化指的是中国人身上的那些 核心的行为观念和行为规则。

  民主的概念很清楚,它涉及的是平等的政治规则,个人平等导致多数表决规则的确立,多数表决规则又可以进一步确立其他规则,主要的规则包括政权归属和政权治理的政治规则,选举和被 选举的政治规则等等。现代民主的另一个要点是平等执行平等的规则,即民主以法治为基础,以限政为体现。如果平等的规则被不平等地执行,那就是有民主制度而没有民主运行。当然,这 样定义出来的民主在西方也是渐进的,是随着权利渐扩而从精英民主演化到大众民主。

  解释中国文化的含义要更费力一些。文化本身包含物质、精神、物种、技艺和制度五个方面,制度包括政法制度和行为规则,所以,广义的文化有上述的五个方面,狭义的文化只涉及行为规 则(如潜规则)。当我们提起文化这个概念时,最主要的含义一定是我们身上的行为规则,不是老祖宗那里的道德训诫。

  如此,中国文化指的就是中国人身上的那些行为观念和行为规则,不是儒家道德所宣扬的“仁义礼智信”,因为,“仁义礼智信”是“书面观念和书面规则”,不是现实公共领域里真正被实 践的“行为观念和行为规则”。道理其实很简单,如果“仁义礼智信”已经是我们中国人每天每夜都在实践着的“行为观念和行为规则”,那么,我们当然就不会愚蠢地每天每夜都要去提倡 “仁义礼智信”。提倡,说明我们缺乏;而缺乏,说明很少存在;很少存在的东西当然就不是“现实文化”。这是一个“一说就懂、不说就忘”的简单道理。

  我们中国人的行为观念和行为规则不是“仁义礼智信”,那又会是什么呢?是“亲疏贵贱”,是“为尊者讳耻,为贤者讳过,为亲者讳疾”,程度独特的“亲疏贵贱”观念和规则,才是中国 文化的核心观念和规则。也就是说,我们身上的“仁义礼智信”不是一点都没有,而是在按“亲疏贵贱”的身份距离,不同程度地体现出来,一视同仁是很难存在的。我们有父子、君臣、夫 妇、长幼、朋友的“五伦”,而“非亲非故”的“第六伦”就被另眼相看了。

  中国文化的最大特征就是程度较高的“亲情文化”,由此衍生出的是程度较高的“中国人九大难”:一是没有“关系”的人信任合作难(“关系文化”),二是有“关系”的人遵从外在规则 难(“犯规文化”),三是“圈外人”施用“圈内人”的道德难(对内“小圈子文化”、对外“强盗文化”),四是子女叛逆家庭难(“孝顺文化”),五是实惠至上的“小忠”使“大忠” 的保全难(“投机文化”),六是“现实文化”没有“书面文化”的掩饰难(“面子文化”),七是社会要有所作为离开“人格化单一权威”的强力难(“集权文化”),八是制度的正常运 行没有“人格化单一权威”的保证难(“单一权威情结”),九是政权争夺靠皇族身份而不靠暴力优势难(“虎斗文化”)。

  我们怎么知道这些就是核心文化规则呢?观察,是观察表明难变的还没变,能变的早就变了。说“中国文化反民主”,说的就是程度较高的“中国人九大难”与民主格格不入。民主是平等的 政治规则得到平等执行,“中国人九大难”却是关系文化、犯规文化、小圈子文化、强盗文化、孝顺文化、投机文化、面子文化、集权文化、单一权威情结和虎斗文化,这平等规则还怎么可 能平等执行?这中国文化还怎么不反民主?

  世界上有多种文化,但文化差别的要害,是行为特征组合的程度差别。所以,你不能拿别的文化也有类似的行为特征,去反驳说中国文化与别的文化毫无差别。道理同样很简单,如果各种文 化毫无差别,我们这个世界早就已经大同了。世界没有大同,世界也才这么绚丽多彩、生机勃勃。文化差别的存在是这个世界绚丽多彩的根本原因,行为特征组合的程度差别是文化差别的根 本体现。

  所以,这里不是在说中国文化一无是处,而是说,别的文化也一样有这些看上去似乎一无是处的特征,只不过大家的“程度差别”不一样而已。简单地说,中国人没有能够原生出立宪民主, 连派生出立宪民主也很困难,这正说明中国文化反民主,这正说明中国人的行为特征组合在程度上不利于民主。要是中国文化不反民主,中国早就象英国那样原生出民主,或者象日本那样派 生出民主,而不是仅仅局部出现派生的台湾民主而已。

  “中国过去不适合搞民主”是肯定的,“中国将来适不适合搞民主”就是另一回事了。那么,中国文化怎么才能不反民主呢?这个道理跟中国足球哪一天才能起飞一样,反正现在是“说不好 ”,将来则是“不好说”。
15
分享 2019-04-20

57 个评论

终于有人提出一个比较有水平的问题了

没错,中国文化确实不太适合民主,因为中国文化的本质就是用礼来管理国家,而不是用讨论和投票,这是两种思维,其实我觉得没有什么高下之分,但是中国文化确实没有民主的土壤

为什么台湾推行民主水到渠成,大陆推行民主就是民不聊生,最后还是要共产党收拾残局,就是在这里,除了大陆的道德水平确实是比较低之外,更重要的就是中国文化里面,一直都有崇拜权力者,并且将权力者神圣化的传统

台湾人本来就是一群流民,后来又被日本人统治过,我们不可能认为领导者有什么神圣,我们也没有把问题交给权力者处理的习惯,不服就干,生死看淡,这是台湾人的传统,所以我们自然会使用民主的方法解决问题,这是我们的历史造就的文化,不可复制

而大陆则刚好相反,虽然鲁迅说礼教吃人,但是礼教确实构成了中国文化的行为逻辑,也成为了权力者和平民百姓的权利义务结构,但是文革以后,礼教也崩溃了,变成我说的灵魂腐烂,变成一个连人性都没有的可怕群体,唯一保留下来的,就是对权力者的神圣化,这样的文化,不要说民主,就是连文明都算不上

大陆今天变成一个反世界潮流的世界,当然和大陆人的责任脱不了关系,中国文化虽然确实有一部分责任,但是最重要的还是大陆人自己的选择,很多人选择了基督教,也就放弃了统治者神圣的思想,但是更多人选择了跪舔红太阳和习近平,这样的地方,当然不能有什么民主,就是一百年以后都不可能

信仰和文化对民族的道路非常重要,可以看看新疆和西藏,西藏被共产党统治,结果风平浪静,新疆到今天都搞不定,要是有一天共产党完蛋了,你们觉得哪一个比较容易实现独立和自治呢?这个问题,你们可以想一想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