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网络审查员的烦恼

  我是一名网络审查员,就是大家所唾弃的,恰烂钱阻碍大家言论自由的审核员。
  先说说我的工作吧,从前年开始入这行,工作就是看图看字,视频或直播会被机器隔几秒截一张图,经过机器识别出可能危险或者不能识别的,推送给审核员判断,文字同理,所以变形字跟乱码隔开是没用的,机器识别不了会推给人看。
  前年入这行时待遇都还不错,年收入大概8万rmb左右,审查力度也不是很大,收入掩盖了我内心的不安。直到去年,好日子到头了,审查力度加大,政府警告,公司利润下降,但人手却需要更多。结果就是我失业了,公司要招更廉价的人代替我们。
  然后到了2019年,尝试换行无果,还是进入了这行,年收入暴跌至4万。恰烂钱的报应,当初不该入这行,自身任何提升,本质是个流水线工人,还是不能创造价值的流水线。
  我渴望自由,渴望法治,最终却变成了共产党极其廉价的工具人。
  有点过于美化自己了,其实这烂钱在收入尚可时心理负担并不是特别重,现在发现整个行业看似蒸蒸日上,收入却一砍再砍。本质还是因为钱啊,钱少了对自己的厌恶就越深,为了这点温饱都不够的钱出卖自己值得吗?
  特别想改行,但经过在审核岗位两年的“深造”,发现自己好像除了做这种流水线之外就没得选择了。可能这也是广大审核员的烦恼吧。
  一直想发的牢骚,但觉得拉低了品葱的水平,品葱也不是发这种牢骚的平台,希望各位葱友多多包涵。
______
  我补充下吧,其实讨论政治的人并不多,敢讨论64之类的一年难见一次,90%被拦截的都是色情,但公司培训第一位永远是政治。
  _____
  这种职业在全球都有,但唯独中国的规模是最庞大的吧,本身并不是不好的职业,所有开放平台都需要内容审核。只是中国更特别,其实最大影响反而不是用户,而是企业,现在我们说的最多的是什么?不是盈利,是自保,政府没说话先自我阉割,就算是这样依然还是防不胜防的被下架应用。这就是我为什么渴望法治,下架只需一纸通知书,有时候你根本不知道自己错哪了。
   大家信也好不信也罢,反正这只是一个毫无营养的小学生水平垃圾贴子。我帮不了大家找出规避审查的办法,我也不可能拿出证明身份的东西
143
分享 2019-07-05

131 个评论

朋友别逗了。
面试过?
你知道阿里云目前公开提供的商业化的AI鉴黄方案的效率和准确率有多高么?
这是商业化了的,公开可查的,还不是达摩院最新的那套模型。
你知道达摩院那几个CTP/CAR和DLP/NLP项目,敏感词识别效率和准确率有多高么?
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什么缩写简写变体都没用。
淘宝买东西聊天时用过联想功能么,这只是最最初级的商业化了的应用。
你在微信发的每份图片视频都会OCR一遍,然后丢到后端的审查接口,有能力做到上述算力的可不止阿里一家。
还可以透露给你的是,他们维护有一套权重算法,AI来判断你是否有违规或者有倾向,而触发特定规则会决定你这个倾向的权重,权重超过阈值则你上重点关注名单,这时才会有人工介入关注你。

抱歉我不认为你是在钓鱼,我也不会在这里暴露我的专业背景和工作经历。
但你这阿里腾讯面试过,真没啥意思。
我硕士导师专攻小语种DLP/NLP,其两个弟子在阿里,其中一个目前P7在达摩院,一个跳了华为。而不巧的是我同门师兄弟的发小在腾讯。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